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我又在城里轉了一圈,回去時是從側門進入總督府,直接去了我後面的房間。 而那些總督派來跟我談判的特使,卡羅斯正在前廳接待他們。 之所以要卡羅斯先出面去接待,一方面是因為這些特使的地位還沒高到需要我親自迎接的地步;另一方面,作為今後幾天輔助我談判的第一人選卡羅斯,他可以通過這次接待先粗略的了解一下對手。 按約定,我應該在後面房間待到午宴完畢,然後卡羅斯才會回報他對這些特使的看法。可我終于還是按捺不住,帶著岩石悄悄的靠近了前廳,在後牆的窗格找了個合適的角度繼續偷窺--申明一下,我並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有什麼不妥之處。 富麗堂皇的裝飾,琳琅滿目的美食。 可恨啊!就他們在前廳里的這頓午飯,已經足夠我手下一個營的士兵敞開肚子吃個眉開眼笑了。可有什麼辦法呢!為了預定中的目標有所付出是必須的。 而我的參謀官,卡羅斯准將閣下就手拿酒杯,面露“真誠”的微笑,額頭上仿佛還頂著一塊“人畜無害”的標記,正在跟特使們大套近乎。 卡羅斯比我們都年長,跟這些老爺們拉關系的經驗自然比我們要老到……當個參謀官,也不容易啊! 另一邊是陪同接待的莫亞,雖然也肩負接待的使命,但這小子卻不怎麼會說話,還外加滴酒不沾。 特使們即使想跟他交流也找不到什麼話題,面容平和的他也就自得其樂的坐在一個最不顯眼的角落里,雖然他的神態就跟平時一模一樣,可身上那套合體精致的金黃色神族盔甲,卻讓他成為眾特使關注的焦點。 “莫亞准將,您的大名我早就聽說了。”一位正當壯年的特使舉著酒杯說:“不知道我能否有這個榮幸跟您干一杯?” 他知道莫亞的名字,看來卡羅斯已經介紹過莫亞了。 “抱歉。”莫亞臉上的神情沒有絲毫變化:“本將今日當值,依軍法不得喝酒。” “是這樣。”勸酒的特使有些尷尬,又不能放下酒杯,只有自己喝了杯子里的酒:“那就不好勉強准將閣下了。” “你得理解我們的莫亞軍團長,他的責任感非常強。”卡羅斯拿著酒壺走過來為這位特使續酒,安慰著他:“今次討逆戰爭前夕,陛下也有設宴為我軍高級將領壯行,挨著個的干杯,可我們的莫亞軍團長也是用剛才的話回絕了陛下。” “呵呵,原來是這樣。”特使釋然的點頭:“莫亞軍團長真是忠于職守的軍人,本人佩服之至。” 我心里覺得這家伙的話不對,卻一時想不出來這問題出在哪里,可一向給大家木訥感覺的莫亞已經開口了。 “拒絕陛下的酒,是為了更能夠為陛下效命。”莫亞不管是在說什麼,反正臉上的表情是絕對不會變的:“在我心里,陛下的地位是至高無上的,我並不以當時拒絕陛下的酒而自豪,其實在這件事上,我對陛下抱有很深的歉意。” 特使干笑著,打擊陛下威望的意圖被揭穿,只好連喝兩杯酒掩飾自己的窘態。 以一個准將的身份,卻敢拒絕陛下,那這陛下也不怎麼樣--這就是特使話里隱含的意思。 “說得好!”我心里暗暗喝彩。 事實上,莫亞是個很聰明的家伙。因為從小要照顧弟弟的關系,他把自己的感情完全隱藏起來,也從不在人前顯露自己的心機,相對于被他一直照顧和寵愛的弟弟而言,他就給人一種反應遲鈍的感覺。 想想看,一個真正反應遲鈍的小孩子,他能在荒郊野外流浪那麼久,並且還能養活自己和一個小弟嗎? 答案當然是不能的,所以我敢肯定,在以後的日子里,還會不斷有人被莫亞的外表欺騙--以至于付出不小的代價。 “對了,參謀官閣下。”另一個特使放下手里的刀叉,看似隨意的問:“怎麼還沒有見到神佑騎士科恩.凱達總督呢?傳聞中的另一位軍團長、海爾特准將也不在這里啊!” “大家別急嘛!既然幾位都能在來此的路上巧遇並結伴而至,科恩長官跟海爾特軍團長有事外出也是很正常的事。”卡羅斯轉過頭,微笑著回答:“不過嘛--只要是在戰時,科恩長官就要求別人稱呼他為少將或是長官,各位可要注意這一點。” “是嗎?”問話的特使淡淡一笑,毫不在意的把玩著酒杯:“如果叫了其他的稱呼會有什麼狀況發生嗎?” 卡羅斯的臉色快速而清晰的沉寂了下去,他這神態的快速轉換讓我吃驚,幾位特使被他的表情深深吸引,前廳里的氣氛無可避免的緊張起來。 只有莫亞,他還自顧自的吃著面前的小面包,連頭都沒抬一下。 “為什麼,為什麼您會問這樣的話呢!”卡羅斯微低著頭,話語里帶著無比的痛苦:“那悲慘的場面……那血淋淋的大地……那飽含痛苦與絕望的眼神……那些違背長官意志的人不會再痛苦了……永遠不會了……”” 莫亞拿著餐刀,非常專注的將自己面前那份烤肉切成厚薄如一的肉片…… “當!”的一聲,一個特使手里的酒杯掉下了地。 “那些違背長官意志的人,他們也不想想……”卡羅斯眼光迷離,仿佛還沉浸在回憶中,喃喃的述說著:“科恩長官是個怎樣的人?一個跟紅衣祭司平起平坐的神佑騎士;一個上任伊始就吊死三百多個神殿下派軍官的軍團長;一個在神屬聯軍中橫行無忌的少將;一個打得魔屬聯軍抱頭逃竄的指揮官--違背他的意志,會有什麼後果?” 那邊的莫亞又叉起一片五分熟的、帶血絲的烤肉片,以贊許的目光凝視片刻後放到嘴里仔細品嚐起來。 隨著他臉部肌肉的起伏拉扯,一直保持平和的面容也變得猙獰…… “咯咯”,有特使的喉頭在響。 “啊……真是抱歉,是我的錯,怎麼能讓各位聽我這無聊的感受。”好像是突然醒悟過來,卡羅斯不好意思的笑著:“那都是過去的事了,各位不要介意,請喝酒,喝酒。” “喝酒、喝酒。”一名特使瞄了一眼正在用餐巾抹嘴的莫亞,心緒不甯的打著哈哈:“這只是宴會,宴會嘛……” 我是看不下去了,拉拉岩石的衣角回去後廳,一路上不能大聲笑,憋得好辛苦。 說真的,我是比較驚訝莫亞剛才的表現。 平時不聲不響的他,竟能在關鍵的時候和卡羅斯配合得這麼默契……我以前還真是小看他了。 在我心里,他的性格還停留在為了保護弟弟而情願忍受一切的程度上,遇事從來不主動。 這就是成長的跡象啊! 不得不承認,殘酷的戰爭很能鍛煉人,看著伙伴們一天天的成長,我心里很欣慰。相比之下,我那越來越惡劣的名聲反而變得無關緊要。 午宴之後,我跟他們仔細的商議了針對這些特使的談判策略。 “長官,我想他們既然能來,就已經在各自的總督那得到了一個談判底線,而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把他們所能接受的最低底線摸清楚。”卡羅斯一臉的嚴肅:“這樣的話,我們就能以最小的代價完成預定目標。” 一邊的莫亞點著頭:“我們還可以改變一下要求。” “我已經想好了,今天不用跟他們見面。”我呵呵一笑:“早先我跟海爾特商量過了,決定明天舉行一個軍團級別的閱兵,我們就在閱兵儀式上見面吧!談判的事一次就敲定好了。” “一次敲定?會不會有些急躁?”卡羅斯有些擔心,因為我們原先商定的步驟是按行省分別談判的。 “沒關系,既然有這個機會就不應該放過,你們可以在今晚分別跟他們分別接觸,把我們的要求概略的透露一下。”我歎了口氣:“我們這里多等上一天,敵軍就多了一天時間准備--等不起啊!” “明白了。”莫亞輕聲問:“老大,需要我做什麼嗎?” “你去告訴後勤官,把我們城里幾個倉庫的物資互相調換一下,後勤的運輸隊都給我動起來,把參謀部營地的物資向城里運,稍事停留之後再運去第二軍團……周而複始。”我低聲說:“連夜干,偷偷摸摸的干。” “為什麼要偷偷摸摸?”莫亞眉頭一皺:“這麼大的運輸規模,再怎麼偷偷摸摸也會被人發覺。” “當然了。”我哼了一聲:“就是要他們發現,我軍在偷偷摸摸的調運大批物資。” “讓他們認為這次的談判是我們的一個迷惑策略嗎?”莫亞點點頭:“明白了。” “是啊!雖然我們急,但絕對不能表現出來。”卡羅斯:“讓他們去著急,我們就有了主動。” 莫亞點點頭,走出去安排。 卡羅斯看著莫亞的背影,輕聲對我說:“已經慢慢成熟了。” “嗯,更讓我欣慰的是,我的參謀官還沒熟過頭。”我笑著說:“你在前廳的表演真是恰到好處。” “比起我們來,老板你才讓人擔心呢!”卡羅斯拿起一份公文:“隔窗偷看,可不是一個長官應該做的事。” …… “哎呀……長官你看,今天的天氣真是好得出奇啊!” “長官好!”一大群的軍官在馬下向我行禮。 我下馬還禮,向臨時修建在小山坡上的高台走去。 “准備好了嗎?”我邊走邊問:“特使們一會就要到了,都是些老混混,你們有本事震懾他們嗎?” “沒問題,海爾特長官已經安排好了。” 我登上了高台,觀察著四周的的環境。 “海爾特呢?” “海爾特長官在演練部隊中。”一個聯隊長回答我說:“他堅持要帶領騎兵團。” “是嗎?”我在正中的座位上坐下來:“不用陪我,你們去安排吧!” “是!” 當東方地平線上的霧氣被即將升起的朝陽染成紅色的時候,從城里來的車隊載著特使們來到高台之下,特使們在卡羅斯的陪伴下走了上來。 在昨天下午到晚上,卡羅斯已經分別跟這幾個人接觸過了,基本上肯定了我們先前的推斷--這些人已經得到全權處理談判事宜的權力,也就是說,不必就談判的細節再與各自的總督聯系。 只要不超過他們所能承受的底線,就可以達成協定。 “報告長官,卡羅斯參謀官與特使到。”值星官在一邊大聲報告。 “知道了。” 我從座位上站起,轉過身面對著他們。 “科恩.凱達少將,早上好!”幾個特使動作一致的向我行禮,以軍職稱呼我,看樣子昨天午宴的“陰影”還籠罩著他們。 “各位早安,不用拘禮。”我淡淡的說:“讓大家一大早的跑來這里跟我見面,真的很抱歉。” “哪里哪里……”一個特使謙虛的說:“我們來此的目的就是跟少將您見面,不要說是這里,就算你在沙漠里練兵我們也得跟著去不是嗎?” “哈哈……”我笑了起來:“你有樂觀的性格,我喜歡!” “哪里哪里……” “大家坐。”我指著身邊的座位,請他們坐下:“本將軍不喜歡兜圈子,在這樣的情形下也不可能有很多機會跟各位見面,所以嘛!客氣話我們就不要再說了。” “是的,將軍。” “至于目前的狀況,相信各位心中都很明白。”我活動著手腕:“我的要求已經明確的告知了你們,現在嘛!幾位就給我交個底好了。” 幾個特使相互看看,一個家伙驚訝的問:“將軍的意思是要在這里談判?不是讓我們來參觀閱兵嗎?” “沒有關系嘛!只是場地不同而已。”卡羅斯在一邊說:“本來科恩長官是要跟各位分別討論的,但因為時間太趕……不,是因為煩瑣的事務,所以只能一起接見了。大家不要客氣,有什麼要求提出來就好了。” “是啊!本將軍也明白,當個總督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更何況是這兩難的選擇。”我溫和的他們說:“大家說吧!只要是合理的要求,本將軍能夠做到的……那我就能滿足大家。” 聽了我的話,幾位特使將信將疑,他們應該想不到多方談判還可以同時進行吧! “那麼將軍。”一個特使無可奈何的說:“您希望我們從那方面談起?” 哦,原來是缺少一個開場白。 “這樣吧!我請大家來是為了避免可能發生的戰爭。”我站起身,在高台上來回走動著:“那麼我們就先來確認一下,幾位是不是也跟我有一樣的想法。” “是的,將軍。”剛剛問話的特使說:“我忠于我所代表的家族,我這次的使命就是盡量避免戰爭--但將軍你也明白,和平並不是一廂情願的,這需要雙方都投入誠意。” “說得好。”我贊賞著,問其他幾個特使:“大家也是一樣的想法嗎?” “是的,將軍,我們都是這個意思。”另一位特使點著頭回答:“我個人並不想隱瞞什麼,在來這里的路上,我們就已經交換過意見了。” “既然你們這樣坦白,那我也明白的說出來好了,現在的形勢,在魯曼和我之間,你們必須要選擇支援一方。”我看了一眼卡羅斯:“我當然希望你們能支援我。” “是啊!各位所代表的行省就近在眼前。”卡羅斯在一邊敲著邊鼓:“對我軍來說,那是進軍的必然通道,各位都是深知軍務的人,不會不明白吧?” “我們當然明白。”有人說:“請將軍閣下原諒我的現實,魯曼的勢力您也知道,支援您的話有風險,您又有那些優勢讓我們放心呢?” “呵呵,就如同我剛才說的,你的行省就近在咫尺,你要是支援魯曼的話不是更加危險嗎?”卡羅斯笑著回答:“用不到十天的時間就拿下兩個行省,你對防守一支這樣的軍隊有幾分把握?也許各位特使不知道,在我們攻打這兩個行省的時候,魯曼方面是沒有任何反應的。” “十天的時間就打了下來,魯曼就是想增援也來不及嘛!” “是,魯曼也許是想增援來著,但沒來得及。”卡羅斯腦袋轉得很快:“各位的家族勢力那麼龐大,自然是知道魯曼方面的很多事的。那麼,請告訴我,魯曼那方面的部隊到現在為止有什麼調動嗎?” 幾個特使沒有說話。 “他根本就是放棄了這兩個行省,大家應該知道吧!這兩個行省的總督都是魯曼的貼心人,這樣的人都被放棄,各位所屬的家族在他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卡羅斯趁熱打鐵:“而我們的陛下呢!陛下的品格是非常高尚的,不會放棄任何忠于他的人--這點大家沒懷疑吧?” “可是……”一個特使欲言又止,眼睛看著我。 該我說話了。 “你是想問,本將軍是否能夠代表陛下嗎?”我輕聲回答他:“在這件事上,我全權代表陛下,談判結果陛下是認可的。” 幾個特使者把頭湊到一起,小聲商量了幾句,我和卡羅斯相視一笑。 “好吧!將軍。”他們終于商量好了,一個家伙向我看過來:“我們已經達成了一致的協定,現在請將軍說出你的要求。” 我正要開口,值星官已經跑上了高台…… “報告長官。”他行著禮,朗聲說:“第二軍團閱兵儀式准備完畢,請長官下令!” “開始。” “是!” 我站到高台邊沿,招呼著幾位特使:“大家過來看吧!我們可以邊看邊談。” 遠方的地平線上,火紅的太陽剛剛露出了一點。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