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啊!太陽已經出來了。”特使們撫欄而立,其中一個家伙開口問道:“說是演練,可將軍你的部隊呢?” “各位別急嘛!每支部隊都有自己的風格。”卡羅斯在一邊解釋著:“而這個軍團是由海爾特准將統領,他們擅長進攻。” “是嗎?海爾特准將的部隊啊!”有人發出了感歎,看來海爾特這家伙至少在斯比亞帝國內已經有了點名氣。 平靜的草原上空,隱約響起了低沉的號角聲。 “來了呢!”一個略微年輕點的特使問:“將軍,不知道今天演練些什麼呢?” “應該是攻城吧!”雙手抱在胸前,我漫不經心的回答。 “那個……”我的回答立即就招來非議:“平原上演練攻城?” “嗯。”我繼續著自己漫不經心的態度:“特使先生,你行省主城的城牆有多高呢?” “那個……大概三十臂高。” 我對卡羅斯點點頭,卡羅斯向一邊的值星官說:“高度三十臂。” 這句話馬上就傳到高台下,傳令兵快馬奔出,繞到山坡後面去了。 特使眨巴著眼睛,表情迷惑的問我:“將軍,你問這個有什麼用途嗎?” “你會明白的。”我說:“馬上。” 從山坡後沖出兩支隊伍,幾乎同時出現在我們視野里。與一般的部隊不同的是,這兩支快速行進的部隊里有大量的馬車,簡直說得上是兩支車隊,所有馬車的樣式完全相同,在載物後連高度都一樣,一看就知道這是配備給軍隊用的。 “報告長官,演練第一部分開始。”值星官大聲解說:“最先進入的是第二軍團工兵團,任務是建築高三十臂、長兩百臂的護牆。” 還沒等我說話,旁邊就有人被震驚了:“什麼?現在建護牆?” 我看著他淡淡的問:“有什麼不對嗎?” “但是……將軍閣下,那需要花很多時間啊!”他漲紅著臉,就好像我在騙他似的。 “不用太多時間。”我沒有生氣:“相信我好了。” 特使們不再說話,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前方。 工兵團已經到達了修建城牆的位置,正在展開。軍官們開始拉線標位,士兵們正在取下馬車上的蓬布。有十幾輛馬車首先出列,靠近了軍官們拉線的位置。 數百名沙族士兵從馬車上取下工具,在標線下努力挖掘著。這些沙族士兵只要一出了沙漠,戰斗力就會變得很一般,唯一突出的就是干這個--他們在地上做手腳的速度實在快得讓人驚訝。 與此同時,一部分士兵就在馬車邊忙呼著,一條條滑道把標線與後面的馬車群連起來,而剩余的士兵就把事先准備好的圓木從馬車上卸下,再用鐵制的卡榫連接,就在馬車下組裝起護牆來了。 不一會,前面挖掘的士兵已經完成了手上的工作,在標線上,數十根高大粗壯的立柱被支了起來,立柱間的距離都相等。 我身邊的值星官看著手上的文件,不停的解說著:這溝壕有多深,護牆用的木料有多重……幾個特使盯著前方一副全神貫注的樣子,可心里一定把這些數據記了個爛熟。 後面裝好的護牆被放置在滑道上推到標線處,下部插入地上的土槽,背面再用原木支撐,護檣之間以卡榫固定……不久之後,護檣主體已近完工。 工兵團高效率的工作讓特使們再無疑問,當然,在他們的行省軍隊里,是找不出這樣的工兵團的。 “啊!長官你看。”卡羅斯指著遠處:“第二支部隊來了。” 轉頭看去,幾個排列成進攻隊形的步兵方陣正在翻過山坡頂端,清一色的黑旗黑甲,如同黑色激流一般漫過山坡,向著快要完工的護牆而來。 “看來工兵團的手腳還是不夠快啊!”我的話里帶著一絲不滿:“還要加強訓練才行。” “是的,長官。”卡羅斯微低著頭:“這是我的錯,我一定會制定出更有效的訓練計劃的。” 遠處奔來的部隊越來越清晰,他們在距護牆兩里的地方停下整隊。而護牆的修建工作已近尾聲,除了一些人還有護牆上忙乎之外,後面的士兵正在收拾裝備准備撤離。 “報告長官,演練第二部分開始了。”值星官盯著手里的文件:“是三個野戰團跟一個近衛團,一萬人在奔行二十里後准時到達!” “知道了。”我答應一聲:“工兵團撤離之後就開始第三部分。” “是!” “真是有效率的部隊啊!”一個特使用贊歎的口氣說:“這護牆看起來很堅固的樣子。” 我笑得很真誠:“特使先生,你不是帶了護衛來嗎?叫人過去試試就知道了。” “可以嗎?” “當然。” 幾匹馬奔到護牆前,馬上的魔法師立即釋放出一個中型的火球向護牆砸去,一聲巨響之後木制護牆正面木屑紛飛,但護牆本身動也未動。 “還有疑問嗎?”卡羅斯也笑著問。 中型爆裂火球,這種魔法威力較大,完全可以震動沒有魔法結界保護的石牆,特使們搖著頭,再沒人懷疑護牆的堅固。 至于為什麼木制的護牆能抵擋住爆裂火球,我才不會解釋給他們聽。 “報告長官,請求進入下一項演練!” “開始。”我回答了值星官,再轉頭對身邊的一位特使說:“你對自己行省的軍隊一定很了解吧?” “是的,將軍閣下,那畢竟是本行省的軍隊。” “那以你的看法。”我指著就要開始沖擊的野戰團說:“你的軍隊與我的軍隊組成聯軍的話,配合上有無問題?” “將軍你是說,你的要求是讓我們出兵,聯合討伐叛軍?” “當然了。”我看著他說:“難道你的總督不想出兵嗎?” “那個……” “特使先生們。”在野戰團震耳欲聾的喊殺聲中,我也開始了攻擊:“你們能保住自己家族的爵位、封地、財產,甚至是魯曼賄賂你們的大筆資金,是不是應該為我做點什麼呢?” “那個,出兵的話。”有人吞吞吐吐的說:“有些困難……” 要一個人付出總是艱難的,談判也由此進入最關鍵的一步,我深知這些家伙的自私與謹慎,于是就獅子大開口的要他們派出軍隊。 我把自己真正需要的東西隱藏在這要求之下。 但作為一個亂局中求存的貴族,那點軍隊卻是確保自己權利的基礎,沒有了軍隊便沒有了一切,無論如何他們也不會拿出來的。 我們有了分歧,談判氣氛也變得有些冷,于是在卡羅斯的暗示之下,有特使提出用物資來替代。 “物資啊……”我裝模做樣的抱怨:“我不是很缺乏啊!” “那就折衷一下。”一邊的卡羅斯又來調停:“你們不出兵,但物資方面就由幾個行省出了。長官你說怎麼樣,這樣的話也省得從後面往前線運東西不是?” “嗯。”我很勉強的點了頭。 “那各位先生。”卡羅斯轉頭對特使們說:“長官已經讓步了,你們是不是也多擔待些?” 幾個特使一頭霧水。 “是這樣。”卡羅斯攤開地圖:“物資我們不缺,各位僅出點物資的話完全顯示不出誠意來……大家大方一點,幫我們修建幾個前進營地吧!” “前進營地?” “是的,所謂前進營地,就是保證我軍攻擊順利的後勤基地。”卡羅斯解釋說:“也就是說,仗我們來打,其他的事情你們全包了。” “全包了?” “是啊!這樣總比派軍隊要簡單吧?營地的地址由我們來決定,需要的物資目錄會有專人交給你們。” “物資的話沒多大問題,可營地要建在哪里?” “這里、這里、還有這里……” “太多了。”有人反對:“我們無法承受。” “一點都不多……” 卡羅斯在地圖上指著,幾個特使更是打起來精神應付,在幾個野戰團演練完畢的時候,一張好好的地圖已經快被他們的手指戳爛了。 我幾乎沒怎麼說話,事實上以我的身份實在無法參加這種細節的討論。 卡羅斯一點一點爭取著,特使們一點點退讓著,他們有時候甚至在用手指頭在地圖上頂來頂去,等他們爭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我就會打斷他們,讓大家看看演練的部隊緩口氣…… 當穿著一身金黃色神族盔甲的海爾特帶著騎兵團出現的時候,他們正為幾個最靠前的前進營地爭個沒完。 海爾特帶著四個騎兵團,一萬騎兵就在我們眼前演練各種隊形,時而以營為單位分散穿插,時而積聚在一起強行沖擊。 最後,海爾特一聲暴喝,一萬騎兵對准我們所站立的高台就直沖過來,嚇得特使們面色蒼白。 “將軍……”看著越來越近的騎兵,有人提醒我說:“要不要命令他們轉向啊……不然就來不及了。” 漸漸的,我們的距離已經離得比較近了。 威武的海爾特沖在最前面,一身燦爛的金甲反射著陽光,金線刺繡的披風在身後飄飛,騎兵們裹著煙塵越來越近,密集的馬蹄聲彙集成巨大的聲響,連高台的地板也在輕微的震顫…… 有個特使用接近懇求的語氣說:“將軍,快下命令吧!晚了真的會來不及啊!” “有本將軍在。”我橫了他一眼:“你怕什麼?” 在距離高台非常近的地方,海爾特終于發出了轉向的命令,騎兵沖擊面的前方立即就有了變化--右邊的騎士在減速,左邊的騎士在加速,數百騎寬的沖擊面在我們面前來了一個漂亮的大回轉! 最左邊的一隊騎士,他們轉過去時距離高台僅二十臂的距離。 “怎麼樣?”我開口問:“沒傷著你們一根頭發吧?” 有人問我:“那位穿著金黃戰甲的將領,就是海爾特准將嗎?” “是。” “難怪了。”這家伙搖著頭說:“與傳聞中的一模一樣。” “傳聞?”我好奇的問:“傳聞中怎麼說?” “那個,說他……就不說了吧!”他打個哈哈敷衍過去:“參謀官閣下,我們繼續談吧!我建議這個營地就建在這里……” 卡羅斯向我微微一笑。我意識談判大致上已經沒問題,自己也該離開了。 “你們慢慢談,我還有事,就不陪你們了。”我轉身向台下走去。 “啊!將軍,請您等等。”一個最老的家伙叫住了我。 我轉過身:“還有什麼事?” “是這樣,我想這談判已經沒有多大問題。”他走過來,壓低了聲音說:“您知道,我們還有一些朋友,因為他們的行省距離叛軍太近,所以這次不能來,但他們拜托我向您問好。” “哦?”我摸摸下巴:“向我問好沒有用,他們必須有所表示才行。” “這個當然,但是他們就在魯曼的眼皮底下,有什麼動作都瞞不過去,這點還要請將軍體諒。”他從懷里掏出一張名單給我:“這是名單,他們托我告訴將軍,只要將軍的軍隊一到,他們會為將軍提供方便的。” 我接過名單:“是這樣,但他們有什麼保證?就用這張紙可不夠。” “當然不是。”老特使笑著說:“聽聞陛下近日就要舉行一個盛大的舞會,所以,這幾個家族的小姐們希望參加。” “這樣啊!”我有點驚異:“想參加的話當然歡迎,可怎麼來得及?” “這些家族的小姐們已經到了邊界,和我們家族的小姐們在一起,只要將軍點頭,立即就能出發。”老特使湊近我說:“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為陛下的舞會壯個聲勢而已。” “我同意。”我拍著老特使的肩膀哈哈大笑:“我當然同意!” 下了檢閱台,我叫過一個傳令官耳語幾句……有必要調查那些貴小姐的身份。 是日,談判完結,四個行省特使答應為我們修建十二個前進基地,再用物資堆滿。而他們以此換得家族的平安。 至于在我方與叛軍的戰爭期間,他們的軍隊將不出行省首府,我們的軍隊也不進入對方行省首府一百里的范圍,如有需要,將事先通報…… 之後我派人送他們回去,聯絡處也派出大批聯絡官陪同,以便監督和協調他們的營地建設。出于多方面的考慮,我沒有停止天照的滲透計劃。 一切都很順利,不是嗎? 針對上次攻擊行動暴露出來的問題,卡羅斯做了突擊訓練計劃,九萬人的部隊在麗桑城外的三個營地展開熱火朝天的訓練,就算是負責守衛的第三軍團也在訓練。 與此同時,兩個新占領的行省與後面兩個行省的後勤線也更加完善。 就在我驗收城牆加固工程的那天傍晚,載著貴族小姐的車隊緩緩駛進麗桑城,幾個行省總督的回執也一同到達,他們認可了談判的結果! “干!”幾只金杯撞擊在一起,杯里的酒汁濺得到處都是。 這是我進入麗桑城之後第一次喝酒。 “真是不錯。”卡羅斯笑眯眯的說:“完成了談判,我們有了充足的物資,聖都的叛軍就等著死吧!” “喂喂……”某人很不樂意的摟住了卡羅斯的肩:“好像你忘記了,我海爾特才是進攻主力啊!” “海爾特准將,你是主力沒錯。”卡羅斯撥落海爾特的手:“我沒打算爭。” “你神氣什麼?” “我是一個參謀官而已。”卡羅斯輕描淡寫的說:“只負責些芝麻大的小事,一點也不神氣。” 這兩個家伙一個是硬邦邦的拳頭,另一個是軟綿綿的沙袋,私底下就喜歡互相抬杠,我說過他們多少次了,可一點效果都沒有。 “你……”卡羅斯無所謂的態度讓海爾特很氣憤,五官都幾乎擠成了一團:“是男人的話,到外面一決勝負!” “外面冷,我才不想出去。”我的參謀官臉上一副懶洋洋的表情,嘴里有氣無力的回答:“至于本人的真實性別--好像還沒有向准將你證明的必要。” “混蛋……” 我和莫亞笑呵呵的看著他們斗嘴。 “報告長官!”岩石走了過來:“黑暗城來的信箋。” “哦?”我接過來,迫不及待的打開看。 “長官,是陛下的信箋嗎?”卡羅斯問:“是什麼事啊?” “卡羅斯。”我笑笑:“你說你的慢舞跳得非常好?” “是啊!” “陛下的舞會就快舉行了。”我揚了揚手里的信箋:“你想參加嗎?” “想,當然想……”卡羅斯點著頭。 “可惜啊!我得親自回去。” “長官你親自回去?”卡羅斯無辜的眨著眼睛:“也就是說……我要臨時代替長官你的位置守在這里?” “真不愧是參謀官。”我打了個響指:“你說對了!” 某人捂著肚子大笑:“哈哈哈……老大就是老大,不是卡羅斯你能斗得過的。” 卡羅斯雙眼無神的看著海爾特,用毫無生氣的聲音說:“第二軍團,明天突擊訓練加倍。” “公報私仇!”海爾特大聲抗議:“你這是公報私仇!” 卡羅斯一臉無辜的表情…… “好了,卡羅斯你去安排一下,我帶著那些貴族小姐一起走。”我把信箋放進懷里:“我回黑暗這段期間,叛軍應該不會有什麼反應,但你們的訓練絕對不能松懈……還有海爾特,我不管你們私底下怎麼開玩笑,但軍務上要聽參謀官的命令。” “知道了,老大。” “准備好了的話,就來叫我。順便去告訴那些貴族小姐們,路上會比較辛苦的。”我坐回到躺椅上。 “是!” 在關鍵性的決戰之前,是應該回去跟菲謝特和老爹碰個頭。因為,與魯曼的這一仗打起來,大家就會忙得腳不沾地了。 聖都,皇宮花園。 在戰亂中毀壞的花園如今已被修複一新,再一次用怡人的景色陶醉自己的主人。但因為自己的計策一個接一個的被破壞,走在花園里的魯曼很有些氣急敗壞。 一干手下跟在他身後,連大氣都不敢出。誰都知道,魯曼大人近日的舉止有些瘋狂。 “有多少行省跟凱達家暗中往來?”魯曼停下腳步:“多少人送兒女過去?!” “為數……不少。”一名手下遞過手上的名單。 “好樣的……好樣的……你們這些婊子養的,一邊拿著我的錢,一邊跟凱達家眉來眼去……”魯曼把手上的名單捏成一團,牙縫里擠出的話透著陰冷:“這是你們逼我的……嘿嘿,是你們逼我的……” 一群走狗神情茫然的望著這個處于半瘋狂狀態的主子。 “大人,我們怎麼辦?要想辦法阻止這種事……” “啪!”的一聲,說話的走狗臉上挨了一記結實的耳光,走狗捂著臉看去,他的主子額頭上還沁出細密的冷汗,正用狠毒的眼光盯著他。 有些手足無措的魯曼繞著一張石桌走了十幾個圈子,才找地方坐了下來:“你送信回封地,告訴我的管家,就說月亮被掩蓋了……回來!這樣不行……你!你去請光明神殿騎士團的幾個帶隊騎士到我這來……請不到你就去死!” 手下忙亂的身影消失在視野里,魯曼用微微發顫的手拿起酒杯,目光死死的盯住杯中的紅色液體……很久之後,滿頭大汗的魯曼終于一口喝干紅酒,再把酒杯狠狠的砸到了桌面上。 一聲脆響,玉石酒杯的碎片四下飛濺。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