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該帶的都帶上了吧!還有什麼呢?”我一一檢查著:“黑鐵刀、吸血鬼之觸、夫人送我的戒指、項煉,還有讓天照給我准備的藥粉……齊了!” 我將隨身的零碎物品收好,看看窗外,天都還沒有亮。只要是沒有其他人在,這里的凌晨就變得非常寂靜。不過,我好像是個喜歡熱鬧的人,出去走走好了。 這里以前的總督毫無疑問是個混蛋,但同時也是個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後花園的布置相當講究,我最喜歡小徑上兩邊一些低矮的、四季常綠的植物,還有再過去一點的各種花草。 我一邊感受著這難得的清靜時光,腦袋里一邊在盤算著。 談判成功了,討逆的物資不再是問題,如果是趁著新年期間進攻的話,我有十成把握可以在明年春天結束這場戰爭。 本來我還在擔心菲謝特的心情,但是在前幾天接到了老爹的來信,說我們這位陛下近幾天和那位被我擄來的公主進展得很順利,菲謝特臉上已經時不時的有了些真正的笑容。 真是……太好了! 比起眼前的戰爭,我其實更在意菲謝特。等這仗一打完,我就跟老爹說,干脆讓菲謝特舉行大婚好了,雖然對方是公主但這問題不大。省得我和菲謝特每次談到女性時,他都用酸溜溜的眼神看我,他也不想想,雖然我有四個夫人了,但這里面也有他搗亂的因素…… “長官。”卡羅斯的聲音在背後響起:“車隊差不多都准備好了。” “嗯,謝謝你。”我輕聲說:“你又一晚沒睡嗎?” “偶爾這樣沒關系的。”卡羅斯走過來和我並肩站著:“我這個年紀,正是精力最為旺盛的時候。” “抱歉啊!不能讓你跟我回黑暗。” “沒這回事,不要把我們的玩笑當真了。”卡羅斯笑著說:“老板你發現沒有,最近你的脾氣變了一些。” “變了嗎?我不覺得。” “生氣的時候少了。”卡羅斯點著頭說:“人也顯得成熟許多,難道十八歲的年紀真的有魔力嗎?” “你說什麼呢?”他的話把我逗笑了:“這只是個普通的十八歲,什麼魔力不魔力的?” “可我剛才是說真的呢!”卡羅斯收起了笑容,很正經的問我:“但做為你的參謀官,我現在想知道老板你對眼前戰局的看法,你有怎麼長遠的安排?” 我招呼卡羅斯蹲下,找了幾塊小石子在地上擺開。 “這是魯曼實際控制的行省,這是我們現在的控制的四個行省。”我指著石子說:“而現在這場戰爭,無論如何不可能在新年前結束。” “是,以現在的情報來看,魯曼那邊也需要安排。”卡羅斯點頭說:“叛軍人數比我們龐大,需要的物資更是比我們多幾倍,所以他們在新年後都不能准備好。” “就是這樣,那些前進基地在新年時就會完工,叛軍方面必定會有所察覺,所以敵軍一定會駐紮在我們的正面……”我在石子中畫了一條線: “聖都側後必定是防守空虛的。” “老板你的意思?” 我面帶笑容的看著卡羅斯:“我並不認為這些總督會完全忠于我們,前進基地的地址一定會泄露出去,你想敵軍會怎麼做?” “他們提前進攻嗎?”卡羅斯拍拍自己的腦袋:“但他們是以消滅我們為最主要目的,提前進攻只能搶到那些物資啊!如果他們還要一路打過來的話,以他們的戰斗力那根本就沒有勝算。” “正是如此,我想魯曼這雜碎會讓我們先進攻的,他會讓我們出去,再用大量部隊從正面牽制我們。”我盯著卡羅斯:“然後才是精銳部隊奔襲我軍後方,甚至從其他帝國繞道,攻打我們的黑暗和暗月行省。” “他……”卡羅斯呆了一下:“他有這膽子?” “有紅衣祭司撐腰,他還有什麼不敢的?”我拍拍手上的泥土:“這對他來說,就算是最後一戰了。” “對我們來說也一樣。”卡羅斯看著我:“老板你一副氣定神閑的摸樣,是有對策了嗎?” 我嘿嘿笑。 “快說吧!” “他想捉我們的尾巴。”我用手指在地上畫了一條線:“難道我們不能捉他的尾巴?” 卡羅斯看著那條線,好半天才抬頭問:“老板你是說從海上?” “我們的海軍這段時間可沒閑著,已經具備同時運送兩萬部隊的能力。”我站起來,用腳抹掉地上的痕跡:“讓海爾特帶領兩萬人,你認為他能做到何種程度?” “我同意,基本的策略就這樣定了。”卡羅斯也站起來:“我會做出計劃的。” “那就拜托了。”我笑笑:“作為感謝,這仗打完之後我為你舉辦一次舞會。” “我很期待。”卡羅斯做了個“請”的姿勢:“小姐們一定等急了,長官你出發吧!” “我一去一回最多用十五天的時間。”我走出幾步,轉過頭去說:“當我回來時候,進攻就要准備好。” “看來,長官你是不想讓這個新年平靜的渡過啊!”卡羅斯向我行了個軍禮:“請放心,我會安排。” 我戴上頭盔,走出了總督府大門。門外是我的貼身近衛,遠處是一個近衛營護衛著十多輛輕便馬車。 “長官,都准備好了,還有四個近衛營在城外跟我們會合。”岩石走過來:“你是要騎馬呢還是坐車?” “我是少將,當然是騎馬了。”我把頭盔護臉放下:“告訴後面的人,要小心的看好馬車里那些小姐,她們掉一根頭發都是傷腦筋的事。” “是。” “出發!” 雖然縱馬馳騁是我最喜歡的事之一,但在帶著車隊行進了兩天之後我終于無法忍受了,有這些小姐們同行,速度奇慢不說,還非常麻煩。好在這里現在是我的地盤,于是我帶了一個營先行,剩下四個營保護著這些嬌嬌女慢慢走。 又回到黑暗城了。 是不是我身上的裝束太顯眼了呢?混在那麼多護衛中的我,進了黑暗城的城門之後還是被街上的人認了出來,差點就被一大群小孩子圍在街心不能動彈--因為是午飯後的時段,各族孩子們都在去學校的路上。 還好市政監督羅娜這段時間沒閑著,黑暗城有警備所這個機構存在,一隊身穿新制服的警備所士兵接到消息,跑來為我解了圍。 照理說,我作為一地之總督,總督府應該是我倍感親切與溫馨的地方才對,但事實不是這樣,現在的總督府對我來說有種種危險存在著,所以我走進總督府的大門第一句話就是--“老混蛋在哪里?” “啊!長官。”這衛兵顯然是新來的,根本不明白我在問什麼:“那個……” “一邊去。”當值的衛兵隊長一把推開這個菜鳥,然後對我耳語:“長官,羅倫佐院長在學院里,聽說今天不會回來。” “哦?”我邊走邊問:“學院修建得怎麼樣了。” “修了一小半了,但是人太多,還搭建了好些帳篷。”衛兵隊長回答我說:“羅倫佐院長每天都忙到很晚才回來。” 看來羅倫佐這家伙還挺盡心的。 眼睛一轉,看到遠處走過的內侍長,手一招他就匆匆忙忙的跑過來,跟我說夫人們在前議事樓,老爹在後議事樓,陛下在花園。 先去哪邊呢?好難決定哦……算,照著先後順序來好了。 “總督大人,那個。”內侍長吞吞吐吐的說:“您的母親也來了,還有一位……” “知道了。”我心里一緊,知道這又是一次巨大的危機:“你滾蛋。” 迪爾來了! 走在前議事樓的樓梯上,我的心情是相當沉重的:在上次離開的時候,我和菲琳她們就迪爾的事談過,她們當時勉強接受了。但不是有人說過,女人的心是世界上最難以捉摸的東西嗎?她們四個人是不是真的合得來呢!只有天才知道了。 在此之前,我三位夫人的融洽關系不是沒有原因的,我、菲琳、凱麗還有溫絲麗都是兒時的玩伴,相互之間都很了解,菲琳和凱麗也都明白我對溫絲麗的感情,她們姐妹倆接受溫絲麗是必然的。 可迪爾呢!對我原來的三位夫人而言,她是個後來者吧?她們能原諒迪爾這種“插隊”的行為嗎…… 如果四個人不能和睦相處的話,以她們的性格,受害者必定是苦命的本總督。 那那那……如果四個人和睦相處呢?如果她們很投緣呢?要是她們一條心的話,她們就會達成某種默契,會不會聯合起來對付我呢……那受害者不也是苦命的本總督嗎? 天啊!我為什麼會娶四個妻子,真是傷腦筋。 不行,這樣下去可不行,本少爺是什麼人?怎麼可能敗在四個夫人手上?打起精神來,絕不能向女人低頭! 快到頂樓了,我放輕了腳步,也取下頭盔。 樓梯旁站著幾個侍女,我以手勢阻止了她們的通報,慢慢的站到了門邊。 三位夫人面窗而坐,她們一人一張書桌,正在處理公文的樣子。 長發被仔細的盤在腦後,上面插著一模一樣的發簪,發簪上鑲嵌的可是來自神族長公主羽翼上的羽毛。除了溫絲麗,我一時之間還分不出誰是誰。 “哼!部族的族豪們又鬧事了。”左邊的凱麗低聲抱怨:“這次居然有三個家伙被抓到了警備所。” 坐在中間的菲琳頭把頭微微一抬:“為什麼?” “還能有什麼事?”凱麗說:“都說自己部族的女人最漂亮,引起爭辯,最後當街打架。” “我這里也有報告。”右邊的溫絲麗接著說:“部族族豪們申請早日結束在學院的學習,他們說羅倫佐院長快把他們逼瘋了。” “凱麗,你那里從輕處罰,他們剛安頓下來,是需要一些時間適應,免得處罰重了他們跑去向夫君哭訴。”菲琳想了想,做出了安排:“溫絲麗,你那邊絕對不能放松,現在不精通為官之道,以後會給夫君帶來更多的麻煩。” “好吧!”溫絲麗回答著:“說起來,夫君現在走到哪里了呢?已經快到了吧!” “不會那麼快,夫君還帶著一大群女孩子,他對女孩子一向遷就……” 我微笑著靠在門框上,一面聽他們猜測我一路上會有什麼舉動,一邊仔細欣賞三位夫人纖細的後背。 我不在的時候,這麼多煩瑣的事情都是她們在處理,市政監督的職責也好,總督夫人的身份也罷,都是因為愛我才會這樣盡心的幫助我吧! 那麼,就算是我會偶爾被她們捉弄,就算是她們向我發發脾氣又有什麼關系呢?因為,我心里畢竟也愛著她們…… 愛與被愛,在我的前生里,這曾經是多麼奢侈的東西,可現在的我居然得到了,有這些就足夠了不是嗎? “姐姐我做完了。”凱麗拍拍桌上的文件,然後伸了個懶腰:“你們呢?” “我這里還有幾份,等一下就好。”菲琳回答著:“我們先去母親那找迪爾,然後去看看陛下。” “為什麼要去找迪爾。”看來凱麗對這個安排有點不滿:“每次都是先去找她。” “迪爾現是夫君的未婚妻,因為沒有夫人的身份所以不能和我們一起處理公務,會比較無聊吧!大家早點熟悉就不會讓夫君擔心……不過說起來,陛下跟貝爾妮小姐還真是合得來呢!”溫絲麗也處理完了公文,站起來、轉身、看到在門邊微笑的我,然後一聲低呼:“科恩?” “科恩?”凱麗半信半疑的轉過頭,看到我之後一聲歡呼:“你真的回來啦!” “當然是我。”我笑眯眯的走過去:“很驚訝是不是?” “驚訝什麼?”在短暫的驚喜後,凱麗又鼓起了眼睛:“你又偷聽我們說話!” “不算偷聽吧!湊巧而已。”我拉著溫絲麗的手:“看到你們在很認真的處理公務,我怎麼能打斷呢!是吧菲琳?” “偷聽就偷聽,還要找藉口。”菲琳站起來,微笑的臉上一片嫣紅:“好了,我的公文也處理完了。” “那我們就去母親那吧!”我提議:“我們一起好嗎?” “不好。”真是讓人想不到,菲琳拒絕了:“你一個人去母親那,我們三個要去父親那談今天的公務。” “為什麼?”我楞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那就這樣吧!我們一會在陛下那見面。” “好,那我們過去了。”菲琳拖著凱麗和溫絲麗走掉,凱麗和溫絲麗邊走邊回頭對我笑。 讓我先單獨去跟迪爾見面,菲琳是這樣安排的……我搖搖頭走下樓梯,看來情況不妙啊!菲琳都在為迪爾考慮了,我已經預見到她們聯合起來對付我的樣子。 雖然以前我已經知道,但這感覺從來沒有現在這樣強烈……菲琳是個統率力很強的人,她喜歡把所有事情都掌握在自己手里,甚至可以說,她對權利的熱衷超過了我。 而凱麗和溫絲麗在這方面就沒什麼追求,讓菲琳可以輕掌大權。如果她再聯合迪爾的話…… 希望這個夫人聯盟不會比魔屬聯軍難對付。 不過說到老媽,那可是另一道難關啊!我在外面做什麼事,老媽是一點消息都沒收到,但這次一收就收個兒媳,老媽一定覺得自己的權威大受打擊,在這位偉大的母親面前,我的戰功政績無法將功折罪…… 哎,看來一頓折磨是免不了啦…… “最最最偉大的母親大人……”把手上的頭盔丟在一邊,我硬著頭皮走進房間:“我回來了。” “大呼小叫的做什麼。”精神奕奕的老媽沒給我我好臉色:“還不過來坐下!” “啊……遵命,母親大人。”我趕緊走過去坐著,討好的笑容掛在臉上,雙手垂放在胸前,乖的像只家里養的……寵物。 “回來啦?”老媽先平淡的問了我一句。 “是是,回來了。” “舍得回來啦?”老媽笑了。 “母親大人。”我心里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我一向都很乖……” 可這位暴力母親無視我的乖巧,翻臉比翻書還快,一把就揪著我的耳朵大聲問:“這是怎麼回事?” “那個,沒什麼問題吧?”我陪著小心對老媽說:“這段時間以來,前線捷報頻傳,我軍勢如破竹……” “噗!”的一聲,本總督尊貴、高傲、聰明外加線條流暢的腦袋被人敲了,雖然是這樣,但是本總督還得繼續保持微笑……在老媽面前,我可做不了怪。 “前線的戰事去跟陛下講,政務去找你父親商量,他們一定很期待。”老媽改捏我的鼻子:“我現在問你的,是關于你的未婚妻迪爾.梅林的事,你怎麼能把人家一個乖乖女晾在萬普那種鬼地方?而且還是兩年之久!” “老媽饒命啊……”鼻子被捏,本總督眼淚汪汪:“我知道錯了。” “准備什麼時候娶迪爾?”老媽仍然不放手,捏著本總督鼻子的手還在緩緩轉動:“婚禮在哪里舉行?打算請那些客人?” 為了我不可或缺的鼻子,本總督不得不妥協:“一切都由老媽說了算……哎呀!” “算你聰明。”老媽放過了我,一臉無可奈何的神情:“既然你一再懇求,更主要是看在迪爾的面子上,我就勉為其難替你們操辦一下好了。” 什麼嘛!明明就是想好了算計我的。 “迪爾,科恩回來了。”老媽對著里間喊著:“出來吧!” “是。”輕聲的回答之後,一身便裝的迪爾.梅林從里間走了出來,有些害羞的臉上掛著幾絲淺淺的笑容,頭發也放下來了,真是漂亮啊…… 不對,迪爾一直在里面的話,那本總督剛才被拷打的場面不就被她知道了? 我的大腦幾乎失去進一步思考的能力…… “楞在那里干什麼?”老媽看我半天沒動靜,又發威了:“科恩,還不和自己的未婚妻出去走走?” “啊……是!”我苦著一張臉哀求:“不過在那之前,老媽,能讓我這個疲累的將軍喝口水嗎?我從前線回來,又累又渴又餓……還外加全身僵硬呢!” 把杯子里的水喝了個乾淨,我長呼出一口氣。 “我說老媽,為什麼要這樣摧殘我?”我支著下顎問老媽:“難道我不是你的兒子嗎?” “誰讓我是你母親呢!”老媽微笑著看了我一眼:“戰事政務我管不著也不想管,只有在兒子娶妻這件事上才能體現一個母親的權威,這可是我家的傳統呢!” “權威……”我把水杯遞給迪爾:“親愛的,再來一杯。” 迪爾,她用什麼辦法贏得了老媽的關愛?女人還真是可怕啊……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