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這一刻,城上城下,幾十萬人鴉雀無聲。 因為自己手上有菲謝特這個人質,左相很是有恃無恐,軍隊前軍也是處在科恩一方的弓箭攻擊范圍之內——誰都知道有皇帝在手上,科恩一方是不敢亂來的。事實上也的確是這樣。在科恩一方來說,雖然上上下下的官員都很不情願,但卻無一不是做好了跟左相談和的准備。就算是科恩本人,他在朋友的生命受到威脅的情況下也已經做好了讓步的准備。這原因很簡單,在他心中,菲謝特的生命勝過一切。 一直以來,科恩都認為菲謝特不但是自己的皇帝,而且還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這其中也有科恩自己也沒注意到的一點、那最重要的一點:到目前為止,在這個比斯大陸上,只有菲謝特一個人能理解科恩的意識形態,也只有菲謝特寬闊的心胸能包容科恩的行為方式。其他的人或許能容忍科恩,但卻不能理解他。 現在的科恩,他心里只能肯定一點,那就是沒有了菲謝特,自己將是一株在怒濤中隨波沉浮的浮萍:水遠沒有了知音…… 但是,大家都低估了菲謝特。低估了這位在平時溫文爾雅的皇帝,低估了他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所表現出的極大的智慧跟勇氣!為了自己的朋友,為了自己的家族,他跟他的父母一樣選擇了玉碎。 誰都沒想到菲謝特會這樣做,更沒人會想到,這位年輕的斯比亞皇帝會立即死在左相方面的羽箭之下。 當象征著王權的菲謝特.夏麥倒下之後,整個麗桑城憤怒了。 “把科恩長官拉下去!”城牆上,總參謀官卡羅斯第一時間接替科恩的指揮權。再一聲令下,城牆上無數士兵拉開手里的戰弓,將憤怒的羽箭傾瀉到敵軍陣營里。 雖然左相方的部隊裝備了大盾,但卻不足以阻擋這種魔屬聯軍都害怕的羽箭,叛軍前面的輕步兵陣列血雨飛濺,響起連片的哀號。 但這僅僅是開始,在滿天箭雨攻擊之後,連綿不斷的魔法接踵而至。 站在城頭的精靈魔法師們含恨出手,銀白色的連環閃電在敵人隊列里奔突,血紅的爆裂火球在仇人身體上肆虐! 只在瞬間,大片的黑灰與焦臭開始彌漫在叛軍隊列里,伴隨著淒厲的慘叫,極度的恐懼感籠罩在叛軍士兵心頭…… 從菲謝特倒下起,這一切都發生的如此突然,面對這一連串猛烈的、突如其來的攻擊,本來自信滿滿的叛軍毫無思想准備。在瞬息之間,前軍遭受了大量傷亡,最前面的輕步兵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 排列在前面的叛軍今天算是倒黴透頂,前是城牆,後是己方排列緊密的軍隊,他們根本無處躲藏,面色蒼白的士兵們只能在原地驚恐萬狀的擠來擠去,就如同魔法訓練場上的靶子——不,跟靶子不同的是,他們會拚命的把同伴往前面擠,並且把自己的腦袋最大限度的低下。 看到這一切的混亂,神情恍惚的左相還待做點什麼,卻早被手下護衛架上了戰馬,離開崩潰的前軍去往後面的指揮所。 幾聲巨響,麗桑城正面城樓下的三座護城河吊橋全被放下,所有城門大開。震天的喊殺聲里,黑暗行省軍隊中最精銳的近衛騎兵沖了出來,揮舞著手中的武器,彙成一道鋼鐵的洪流,向著叛軍前隊猛撲過去! 城牆上,總督近衛隊的隊員企圖制服科恩,要把他帶下城牆。 科恩雙眼變得通紅,他怒吼著,摯打腳踢甩掉拉住自己的近衛,再一步登上城牆,在眾人的驚呼聲中跳了出去——在他躍離城牆的那一刹那,科恩的貼身魔法師至少在他身上加持了五、六個魔法。 沒抓住長官的岩石一聲大喊,護衛們紛紛向城下丟出繩索,滑下城牆去保護自己的長官。 “砰!”的一聲巨響,躍下城牆的科恩雙腳著地,以他落下的地點為中心,一股強烈的圓圈狀氣浪席卷出去,就連他身前的護城河里都被激起大片水浪。 他的身體在黑色的盔甲下戰栗著,眼睛死死的盯著地面,喉結湧動,一次次的收縮又頂出,嘴里發出陣陣野獸般的低鳴,聲音像是哭嚎,又像是狂笑……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他受傷的時候,科恩卻突然抬起頭來,直直的看著不遠處的叛軍,就算是他戴著頭盔,他的敵人還是看到了他那雙翻滾著洶湧怒火的眼睛! 這不再是人類的眼睛——因為人類無法擁有這樣瘋狂的眼神! “菲謝特……啊!” 仰天發出一聲悲痛欲絕的長嘯之後,科恩反手抽出戰刀,縱身一躍,身體掠過了二十臂寬的護城河。 看到這一幕的人無不瞠目結舌,就算有加持魔法,身體強壯的人從三十臂高的城牆上跳下也會受傷的,而科恩不但屁事沒有,還突然擁有了這份嚇人的跳躍能力。 近衛隊里的幾個精靈魔法師也在面面相窺,因為他們看到有一個巨大的、若隱若現的火紅色光圈籠罩在科恩身體外,雖然科恩自己沒有察覺,但這些魔法師知道,這個紅色光圈所代表的魔法,絕對不是任何一個精靈或者人類能用出來的。 因為那是神魔才有能力使用的魔法——禁忌魔法! 人類或者精靈加持的魔法,其光圈都是緊貼在被加持者的身體上,都不可能像現在科恩身體上這個光圈——雖然它是套在科恩身上沒錯,但它距離科恩的身體至少有十臂的距離,並且在呈現出固定花紋的同時還會緩緩轉動。 科恩每跨出一步,在腳著地之時,火紅色的光圈就會清晰的顯現出來,並且還劇烈的向外擴張一次,在此擴張范圍內的敵人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被彈開,掉下地之後再也不能爬起來。 “怒之咆哮,這是怒之咆哮魔法的第一級——怒火燎原!”一個精靈魔法師發出驚呼,但語氣卻是那麼的肯定:“這是只有神魔、只有神魔才能使用的魔法啊!” “為什麼在科恩總督身上出現這樣的魔法?”另一個精靈突然醒悟過來,驚呼一聲:“快告訴己方部隊不要靠近科恩總督——第一次使用怒之咆哮的科恩長官會不分敵我完全傷害!” 事實上不用她叫,因為後面的岩石等人根本追不上科恩。 幾個大步越過零散的敵軍步兵,科恩直接沖進了敵軍前隊里。這怒之咆哮的魔法是來自科恩腳上所穿的戰靴——就是神族長公主當天送給科恩的。 怒之咆哮共分五級,第一級能以身體外的光圈彈開敵人並殺死他們,但威力相對較弱,武技或者魔法精湛的敵人可以加持相應的護體斗氣或者結界來保護自己。 當到了第五級的“怒之咆哮”之後,被加持者的一聲咆哮就可以奪去身邊敵人的性命,可以說除了神魔兩族的佼佼者之外再無人能抵擋。 但因為科恩自身的能力不夠,他現在只能被加持第一級的“怒火燎原L。雖然對神魔來說這個第一級的怒之咆哮只能算個無聊的小把戲,但科恩現在面對的敵人卻只是些普通士兵,就算後面的光明神殿騎士沖上來,他們也一樣是人類,還是不敢對這魔法掉以輕心。 從此刻起,怒之咆哮戰靴已經覺醒,它變成科恩身體的一部分,魔法加持收發由心——當然,是在他神智清醒的時候。 卡羅斯在聽過精靈魔法師的報告之後,大聲向部隊下令:“地面部隊不要靠近科恩長宮,總督近衛隊伺機保護科恩長官,魔法師大隊支援……全部翼人出擊!” 沖過吊橋的黑暗騎兵部隊收到了卡羅斯的命令,稍微調整了一下沖擊方向,帶隊沖鋒的軍官把戰刀一壓,整個騎兵隊形逐漸展開,就好像一把緩緩打開的折扇扇面,各隊騎兵一邊調整著位置,一邊從腰後掏出強弩向敵軍靠近。 跟在騎兵後面的步兵就叫喊著沖向另一邊!把中間正對樓車的位置讓給了科恩和他的近衛隊。 而剛剛跑到叛軍指揮所的左相,他也在馬背上向光明神殿騎士團帶隊騎士狂呼:“快出擊,去搶回菲謝特.夏麥的身體!” 在左相的命令下,光明神殿騎士團也夾雜在幾個步兵團里向樓車所在的位置沖去。雖然菲謝特已經死了,但他的身體仍然有一定的利用價值,至少左相還想靠這個再做點什麼文章。 整個戰場人聲鼎沸,但樓車附近卻還相對平靜,因為雙方沖擊的部隊還沒到,而先前待在樓車附近的叛軍全被黑暗軍隊的弓箭送回了老家。 “再發令——告訴左右兩營,攻擊絕不能留手!L站在一群參謀中間的卡羅斯大聲喊著:“請文官們趕快退下城牆,這里現在是戰場,不是他們應該待的地方!” 就在第二波傳令魔法球飛上天空的時候,敵我雙方正樓車附近遭遇。這邊是孤身一人的科恩,那邊是整隊整營沖向樓車的普通士兵。 “哦——哈!”眼睛血紅的科恩一聲暴喝,迎面就沖了上去,手中的刀攪起漫天的血光,無數敵軍在刀下化為肉泥。 科恩的神智已經陷入迷亂與瘋狂之中,現在根本不會去考慮任何事情,強烈的傷痛在他心里澎湃,摧殘著他的理智,腦中殘留的那一絲本性告訴他,必須為自己的傷痛找到一個發泄的出口! 而現在科恩眼前是大把的敵人,殺戮|!就是最好的發泄! 除了殺,科恩什麼都管不了,這樣一來倒是把城牆上的卡羅斯給忙得半死,才剛剛給部隊下了命令,他就幾步沖到魔法傳音的區域中大喊:“岩石……搶樓車!” “彭!”的一聲,前面的十幾個普通叛軍士兵被拋上了天,怒目圓睜,科恩再一次撞進了叛軍陣列,手里的黑鐵刀掄起大大小小的圈子,殺得身前的叛軍哭爹叫媽。 在叛軍中左沖右突,科恩用的是最簡單、也是最有效率的橫掃。每跨出一步,科恩身體外的光圈就會伸縮一次,周圍總有十數人被彈上天,當魔法光圈一收,後面的叛軍才剛剛逼近一點,帶著死亡氣息的黑鐵刀已經砍了過來,長長的黑鐵刀在空中一揮而過,卷起一圈圈死亡旋風——叛軍士兵身上的盔甲哪能頂得住黑鐵刀鋒? 在科恩的沖擊方向上,刀身所及之處無人能保住小命;而在科恩身後,又沒人能追得上他。 不斷有人被彈上天,地上全是半截的尸體,殺到後來,那些整隊整營沖向科恩的叛軍已經心驚膽顫,無人再敢面對這個瘋狂的野獸,如果看到科恩沖向自己所在的方向,斗志被奪的叛軍士兵會哭叫著閃避,先自相踐踏一陣子…… 他們哀嚎,他們哭喊,他們死亡。 “嗆!”的一聲巨響傳來,終于有人架住了科恩的黑鐵刀!;這人布巾蒙面,沒穿盔甲,手里握著一柄劍身隱現神族銘文的單手劍,是個光明騎士! 科恩是陷入迷亂沒錯,但那並不是說他就變得遲鈍了。 口中發出一聲低吼,科恩立即抽刀後躍,同時把身後幾個想偷襲的叛軍一刀兩段,然後再回身過來時,黑鐵刀上已經被催出金黃斗氣! 雖然剛才擋住了科恩的刀勢,但光明騎士也被強大的沖擊力逼退了一步,他呼出一口氣,再次搶身上前,劍尖化做一點寒星直剌科恩額頭。而科恩還遠在十臂之外時就已舉起手臂,包裹在金黃色斗氣之中的黑鐵刀一個豎劈! “聲輕響過後——這個沖在最前面的光明神殿騎士手中長劍已被劈斷,他自己更是立即了帳。 但神殿的光明騎士並不是不堪一擊的軟蛋,其中更不少見識廣博之輩,在科恩再次利用怒之咆哮彈開前面的±兵之後,沖過來的光明騎士中就立即就有數十人大喊起來:“快加持神恩光環……敵人使用了禁忌魔法!” “禁你媽個XX!”科恩嘴里嘶啞的叫罵著,身形猛的前沖,手中的黑鐵刀接連揮舞。慘叫聲中血珠四下飛濺,又有幾個來不及用神恩光環的光明騎士身首異處。 “剛隊搏殺,後隊搶樓車……L一個加持了神恩光環的光明騎士大聲喊叫著,手中長槍向科恩刺過去,槍身在空中一陣急晃,幻出數十個槍頭罩住科恩。 “搶?搶你媽啊!”科恩根本沒把這個光明騎士放在眼里,手腕一轉,黑鐵刀搶在對方長槍臨身之前就是一記重劈,金黃斗氣自刀鋒逼出,將這個光明騎士從頭到腳剖成兩半!然後刀身一晃,又一股斗氣直沖上天,一名想從空中掠過的光明騎士的左腿被齊根砍下,慘叫著跌下地。 科恩連殺數名光明騎士,令叛軍士兵目瞪口呆。早先他們懼怕科恩,但傷亡再怎麼大他們卻一直在跟科恩游斗。支撐他們的,就是隨後會趕來的光明神殿騎士團。 他們深深的崇拜著光明神族,相信光明神殿,知道光明騎士的戰績,所以他們才沒有潰逃——但現在,光明騎士們是沖上來了,可從目前的情形來看,他們除了死得比普通叛軍稍微好看一點之外,什麼屁用都沒有。 仿彿士兵都是有默契的,原本准備沖向樓車的叛軍一哄而散。他們再不肯面對那個叫科恩的野獸,不、不是面對那麼簡單,待在這個野獸視野之內都是非常危險的。他們甯願去面對黑暗騎兵跟自己的督戰隊,因為那至少還有活下去的希望! 而這個時候,越來越多的黑暗軍隊沖出城來,他們現在已經在其他地點跟叛軍殺得熱火朝天。 精銳的近衛團騎兵猶如一把鋒利的尖刀破開了叛軍前沿,在向叛軍陣營內部突擊的同時,近衛騎兵們還分出一股部隊打橫繞了過來——雖然沒有直接沖來支援科恩,但卻切斷了叛軍突前部隊的退路,讓科恩的壓力大減。 在科恩身後不遠處就是岩石帶領的總督近衛隊,他們正在零散叛軍的攻擊中保護著那架巨大的樓車。 看到偷襲的時機已經過去,光明神殿騎士團的帶隊長官發出一聲呼喊,散在各處的光明騎士聚集起來站在他身後,就連圍著科恩的幾個光明騎士也不例外。 “噗!”砍掉身邊最後一個敵人,沒了對手的科恩手腕一轉,長刀拄在地上,兩眼直直的看著刀尖。 這一刻,以樓車為中心的這個圈子里再沒有雙方其他士兵,敵我雙方還短暫的沉寂了半晌。也許從一個外人的眼光看來,在處處鏖戰的戰場上出現這樣的景象顯得太過詭異,但任何一個身處其中的人,只要他這刻待在這個圈子里,都會感受到一份巨大的、沁透著死亡氣息的壓力……普通人絕對待不下去。 敵對雙方,幾百號人的殺氣混雜在一起,無數犀利凶橫的目光在空間里交錯。 差不多百來名的光明騎士們分成了三堆站立著,這些人習慣了暗殺,單打獨斗很強,二人三人的小配合也要得滾瓜爛熟,但像現在這樣數十人合為一組的情形從來沒有發生過。 站在科恩身後的是人數接近三百的近衛隊,他們分為兩個防守方向,後面的魔法師正為前面的戰士加持魔法,而弓箭手就用眼睛瞄著科恩身前的敵人,羽箭就搭在弓弦上。 這邊是黑暗行省總督近衛隊,是在戰場上摸爬滾打,從死人堆里爬出來後成為科恩.凱達的貼身近衛的近衛隊;那邊是光明神殿騎士團,是一直躲藏在神殿的陰影之中,專門從事暗殺,戰斗力極強的秘密騎士團。 甚至在這次見面之前,雙方就已結下血仇——十個光明神殿騎士在科恩眼皮子底下擄走了菲謝特!雖然不是直接在總督近衛隊手里搶的人,但總督近衛隊里的所有人霾M把這當戍是自己的恥辱! 此時此刻,誰勝誰敗還猶末可知,但雙方的眼睛,都慢慢紅起來。 帶隊的光明騎士深吸一口氣,手中長劍遙指科恩,嘴里發出一聲號令,光明騎士的三組攻擊同時展開! 就在帶隊光明騎士發出號令的同時,科恩也抬頭狂呼一聲,身體電閃般疾射而出,向著敵人正中那隊猛沖過去。 帶隊指揮的光明騎士不喜不怒,任由身邊的同伴越過自己迎向科恩。 他已經想過了,因為科恩有怒之咆哮這個魔法相助,己方騎士為了防禦需要耗費大量斗氣,實力上是打了些折掃。但就算是科恩以一己之力擋住中間這組人,左右兩組一樣可以攻上樓車搶到菲謝特的身體。 只要拖住科恩,以光明騎士的實力,在亂罩中大部分成員要全身而退並不成問題——自己這方還是穩操勝卷的。 暴喝聲中,科恩越沖越快,金黃色的斗氣彌漫在科恩全身,他整個人已經變得如黃金鑄就一般……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菲謝特的微笑2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