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看到科恩近似瘋狂的舉動,城牆上的人發出一聲整齊的驚呼。 光明神殿騎士團是用來干嘛的?那是神殿用來殺人的!如果這些光明騎士真是菜鳥的話,那菲謝特當天也不會被輕易的擄走了! 而科恩呢!他只是個用不出三級以上魔法、武技馬馬乎乎的普通人。雖然說近段時間他的能力有所長進,可那也不足以應付近百名光明騎士啊!更何況他現在還沒有恢複神志。 就在科恩沖向對手的時候,身為市政監督之一的溫絲麗,只覺得前一黑,人已經暈了過去。這是今天暈倒的第二位女士了,早在菲謝特中箭的時候,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就暈了倒在溫特哈爾懷里。 “這近科恩長官的騎兵回援!”連卡羅斯頭上都是冶汗淋淋,一聲大喊:“快點!” 樓車前,看著手下三組光明騎士們自信滿滿的沖上去,帶隊光明騎士一直緊抿的嘴角略微向上翹了點。 他也聽見了卡羅斯的叫喊,但他心里早就打算奸了:就算黑暗騎兵的回援再快,他們都趕不上這場搶奪,只要有一個短短的空隙,手下們就能搶到菲謝特的身體走人……而這個野獸般沖過來的科恩,說不定也會被順便料理掉。 沖到中途的科恩突然咧開嘴,吼出了一句震撼整個全場的話——“密傳分身術!” 科恩身體一陣急顫,左右憑空出現兩個幻影,三個一模一樣的科恩分別沖向三組光明騎士。就在雙方接觸的前一刻,三個科恩的身體再次顫抖,三個方向上同時出現了九個科恩! 左路最先開打,沖在最前的光明騎士不慌不忙,抬手就是一記直刺。按他的想法,自己面對這個科恩手里沒有武器,只不過是個幻影而已。 面對他沖到的科恩身體一頓,腳尖勾起一把掉落在地上的戰刀,單手持握著直直劈下——金屬嘶鳴響起,光明騎士連人帶劍被一刀兩段! “這就是本尊!”大片血霧才噴濺出來,後面的兩名光明騎士又呼喊著殺到,一劍一槍直取“本聳”前胸。“本尊”身體猛的後躍,險險避過這一擊,兩名光明騎士快速搶上,攻勢更加凌厲。 “嚓、嚓!”兩聲,兩顆人頭飛上了天。 科恩的“本尊”沒事,反倒是兩名自以為快得手的光明騎士身首異處,他們至死都沒明白這是為什麼。 分身術可以分出很多幻影,最重要是找到本尊——這應對方法本來沒錯。但大干世界無奇不有,科恩使用的這個密傳分身術,分出的都是能打能殺的實體!他們自以為找到本尊,注意力全放在“本尊”身上,對左右兩個“幻影”不管不顧,自然就被這兩個分身輕松料理掉. 也不單是他們上當,三組光明騎士都上了當,只這一個照面下來,光明騎士團這邊不但折損了八人,三處沖擊也都被同時攔了下來。 帶隊的光明騎士怒火中燒,提劍沖上的同時放聲大喊:“敵人魔法怪異,半沖半殺!” 眾騎士轟然答應,一半人留下纏斗著,一十人從旁繞渦一面向樓車對上了總督近衛隊。 早就嚴陣以待的岩石一聲命令,後面的魔法師依次向沖來的光明騎士釋放閃電魔法!|閃電魔法速度奇快、殺傷力大且能麻痹敵人身體,最適合用在這種混亂的場面上。 光明騎士們紛紛召出小型結界抵禦,更有強悍者喚出斗氣,對著閃電直沖而上! 但他們低估了自己的對手,戰士出身的近衛隊員們最善于吸取教訓,這次攻擊並不只是魔法那麼簡單,在光亮奪目的閃電掩蓋下還有數十枝羽箭跟著飛到|!光明騎士再怎麼厲害也都是血肉之軀,當場就有十數人中箭倒地! “上!”站在樓車階梯上的岩石舉起戰刀虛砍一次,刀尖遙指著敵人,近衛隊前列的戰士們沖了上去。 身穿白衣的光明騎士與身穿黑色戰甲的近衛們殺成一團,戰線上刀來劍往,流箭亂飛,空中更閃現出各色魔法光芒,被召喚出的藤蔓張牙舞爪的纏繞而上,地上躺滿被光明騎士用斗氣震散的泥人、石人、元素人。 不斷有近衛隊員被打得口吐鮮血翻著跟頭飛出去……但偶爾,還是會有一個光明騎士被擊倒。 戰力是比不過,但他們完全是用以命博命的打法,舍死忘生的近衛隊員在氣勢上占了上風。第一線的戰士圍堵近戰,第二線的精靈弓箭手連連偷襲,第三線魔法師手里的花樣更是變化多端。 在岩石的指揮下,總督近衛隊默契的配合著,在城牆上的精靈魔法師和弓箭手的支援下,終于以三百之眾擋住了四十來個光明騎士! 這可以說是光明騎上團自成立以來最淒慘的一天,留在後面的人被科恩截住,沖到前面的人被個看不上眼的總督近衛隊纏住,遠處的黑暗騎兵已經越來越近……也活該是這隊光明騎士倒黴,他們本是來保護左相的,沖鋒陷陣不是他們擅長的事。 原本受命來幫助左相叛亂的光明騎士一共是五隊,每隊一百人。其中有三隊最厲害的一級光明騎士在叛亂成功後的第二天就返回神殿,另一隊二級光明騎士現在還駐紮在聖都,他們這隊是戰力最差的三級光明騎士,而且真正的帶隊核心——那個冷瞼白衣人不在! 樓車下的戰況越來越激烈,每一刻里總督近衛隊都有人傷亡,而前面的九個科恩到現在只剩下了兩個。相應的,短時間里光明騎士的數量也減至五十人左右…… “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看著手下不斷倒下,帶隊的光明騎士心里止不住的一陣後悔:“就不讓他離開了……”想歸想,這場厮殺可還沒完! “噗!”的一聲,在激烈的搏殺中,科恩最後一個分身也消失了,余下的二十來個光明騎士一湧而上,把真正的科恩團團圍住。 而在樓車下,也有兩個光明騎士在同伴掩護下突破總督近衛隊的防線,身形接連晃動,他們非常驚險的避過接踵而來的魔法而沖上樓車階梯,岩石死命纏住一人,但另一人已經快踏上樓車平台了! 岩石無奈,只得大聲告警,但樓車下的人卻沒法幫忙。 紅著雙眼的科恩砍翻一名敵人,回轉身體把手里的黑鐵刀擲出——黑鐵刀在空中旋轉幾次,不偏不倚的插進那位光明騎士的後背,刀尖穿出胸口,將他的身體牢牢釘在階梯上! 距離科恩最近的光明騎士看到他擲出武器:心中不禁竊喜,悶不作聲的揉身上前,一劍刺向科恩背心,科恩矮身避過這一劍,在披風掩蓋下,一個肘擊就把想偷襲他的敵人擊得倒飛回去。 偷襲者口噴鮮血,眼見是沒救,但後面一槍一劍又直奔科恩而來。 斜沖一步,科恩戴著騎士手套的右手抓住槍身,把長槍硬生生的拖過來架住長劍,底下飛出一腳踢中用劍的光明騎士胸口,“喀嚓”一聲碎響,這個光明騎士胸骨盡裂,整個胸部都塌了下去。 再暴喝一聲,科恩左拳重重擊打在槍身之上,在長槍劇烈震動下,持槍的光明騎士再也把握不住,長槍終于脫手——科恩順勢奪過長槍,掃開幾件快要臨身的兵器,之後再回身一槍在這長槍原來的主人腰里開了個大洞,抽槍出來時順便急蕩槍身,用槍尾砸爛了另一敵人的面孔! 自從科恩的黑鐵刀脫手,雙方在電光石火間完成這一連串的厮殺,共有四個想撈便宜的光明騎士命喪當場,處在包圍中的科恩持槍而立,凌厲而又詭異的氣勢從盔甲下彌漫出來,震撼著身邊的每一個敵人。 能在剛才的場面中存活下來,一方面是科恩用盡了刁鑽怪異的手法,另一方面卻是這隊光明騎士不擅混戰,配合上有疏漏。 但科恩自己也不好受,力拼這麼久他的神智已經恢複,身體也早被敵人的斗氣傷害,全身上下已有多處血管被震破,好在有盔甲掩飾,敵人暫時還沒有察覺。 余下的光明騎士目露凶光,一個個緊閉著嘴唇再次圍殺上來。 科恩強打精神,長搶如流星般急速刺出,槍頭點開一人手中長劍,跟著槍頭一壓洞穿他的前胸,一片血光噴濺出來,但這個光明騎士卻未立即死去,反而用手死死抓住槍身。 科恩只得放手後躍,雖然以左臂上的小盾擋住另一人的長劍攻擊,但右脅下的盔甲處還是閃出一道白光,跟著濺出幾粒火星,他中了一劍! 雖然盔甲未破,但科恩額頭上卻已冒出了顆顆冷汗。 混戰在繼續,在敵人的圍攻中,沒有了武器的科恩險象環生,盔甲上不斷有火星冒出,他的行動也越來越慢。 眼看時機成熟,帶隊光明騎士又是一聲暴喝,圍在科恩身邊的幾個光明騎士同時出劍,從各個方向上攻擊科恩的要害,要是中了這麼多人的聯手一擊,科恩想不死都難。 沒有別的辦法,科恩只能破釜沉舟,怒吼一聲爆開護在身體表面的斗氣。 一聲悶響,密集的、點點金黃的斗氣向四周激射而去,參與圍攻的幾個光明騎士沖得太快而來不及躲避,身體上下被斗氣穿出無數血洞,一個個慘叫著倒飛出去!但科恩已失去了最重要的護身斗氣。帶隊光明騎士等的就是這一刻,立即搶在其他人之前提劍向科恩頭部刺去。科恩舉起左手,以手臂上的小圓盾擋住這一劍。帶隊光明騎士再刺,又被科恩用盾擋住,但科恩同時被強大的沖力擊退一步,背面盔甲火星濺出,他又中一劍。 被疼痛刺激的科恩發出怒吼一聲,身體閃電般的後躍,一肘撞碎傷害自己的敵人胸口,再一拳打在旁邊一個敵人腦袋上——這個倒黴的光明騎士連慘叫聲都沒機會發出,就打橫砸到了地面上,身體在泥地上砸出一個人形深坑。 “殺……!”而帶隊光明騎士的劍又到了。 剩下的光明騎士分成三波,寒光閃閃的武器對准了科恩——他們知道,這個人已經是強弩之末! 來不及轉身,科恩左手猛的揮出,劍盾相擊,發出一聲震動整個戰場的金屬鳴響!. 帶隊光明騎士的長劍被彈回,而科恩則倒退幾步,喉頭一仰,頭盔護臉的孔洞中噴出幾顆血珠。“死吧;” 帶隊光明騎士終于等到這一刻,手里先長劍虛剌一次,劍身瞬間就被斗氣包裹,劍尖更是發出耀眼白光。 怪嚎一聲,這位武技下凡的光明騎士用盡全力剌出這最後的一劍。 “神光劍!”大魔法師威伯心里二涼,知道科恩現在就是有一百個盾牌都沒用。 “不!”城頭上,數百人同時發出驚呼! 劍盾相擊。 無聲無息。 劍尖點在盾牌中心,劍身的斗氣已經消散。 帶隊光明騎士的身體懸在空中,整個人還保持著躍起攻擊的姿勢,而科恩則是雙臂相交用小盾護在胸前,兩個人的身體就仿彿是被什麼東西凝固了——連帶周圍的所有光明騎士都一動不動。 “聲輕響,帶隊光明騎士的長劍劍身出現了一絲裂紋。 再一聲輕響,科恩的圓盾上也出現一絲裂紋。 裂紋逐漸擴散開來,布滿了長劍及盾牌……終于,長劍跟圓盾在同一時間裂開. 隨著殘塊四下亂飛,仿彿剛剛被暫停的時間又回來了。帶隊光明騎士的身體終于開始下墜——但科恩的身體還是沒動。 “神祐騎士又怎樣?看來你的實力還是不足以與我對抗,這樣的死法也算符合你的身分吧!”下墜中的帶隊騎士在心里感慨著,調整著自己的姿勢,一只腳尖已經點到地面:“不過還是要感激你,因你的頑強,我的武技會提升一大步……” “蠢貨。”科恩的聲音隔著頭盔傳出來。 帶隊騎士被嚇得魂不附體,還沒來得及有什麼反應,一股突如其來的力量就把他彈得倒飛出去二十臂遠——周圍的光明騎士也跟他差不多。 科恩活動了一下左手,久久看著手臂上只剩下一半的“殘破”圓盾。 “這不止是一面盾牌……” 想起當天戰神的話,科恩伸出右手去撫摩盾牌,手指才剛一觸到盾面,一面橢圓形的白色光盾就在左臂上顯現出來,這面接近透明的光盾被“殘破”的圓盾支援著,邊緣如水紋一般不斷變換著形狀……靠近手腕處還伸出一個刀柄模樣的東西。 “你、你、你這個怪物,被我神光劍刺中,你怎麼可能沒事?!”被彈到一邊的帶隊光明騎士爬起身,接過手下遞來的武器:“殺了他,一起上!” “這是刀柄嗎……?”科恩沒把叫囂著沖來的光明騎士放在眼里,右手握了上去:“刀身在哪里?” 圍在最前面的一圈光明騎士沖殺上去,或長或短的各式武器臨身的那一刹那,科恩手臂上的光盾突然變形拉伸,圍繞在他身邊,擋住了所有攻擊! “原來是這樣的……” 科恩嘶啞的聲音傳到幾個光明騎士耳中,恍然大悟似的語氣嚇得所有人冷汗直流。 “雜碎……你們都給我死!”科恩用右手猛力拔出刀柄,照著身邊幾個光明騎士就是一記橫掃,然後舉步向帶隊騎士走了過去。 那幾個光明騎士既沒有躲避,也沒有招架,就呆呆在站在那,身體已經凝固。 在科恩跨出幾步之後,火紅色的刀身才從手中的刀柄前端伸出……其實也不能說是火紅色,仔細看的話,那刀身中間幾乎是透明的一束白光,外面有火焰纏繞彌漫著,幻成一把戰刀的形狀。 直到這時,一道紅色的扇面軌跡才在剛剛圍住科恩的幾個光明騎士身體間閃現,都是從胸部橫著切過,在紅光散盡之後,幾個光明騎士的身體“呼”的一聲同時燃燒起來。 “米斯拉、米斯拉、米斯拉之牙!”帶隊光明騎士戰栗著,身不由己的後退幾步,嘴里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是米斯拉之牙!” 聽到這句話,前面和近衛團殺得正起勁的光明騎士立即後撤,緊緊護在帶隊騎士身邊,不過一個個的臉色變得跟身上穿的衣服一樣。 “錯!”科恩沒有停下腳步,他只是取下頭盔,隨便擦去嘴邊的血跡:這是菜刀。” “快、快加持諸神護體……不,還要加持晶體結界,來不及了,干脆跑吧?大家自盡、要不燒死……”帶隊騎士語無倫次,臉上的表情變得很詭異。 “去死!” 科恩雙手持刀,用盡全身力氣劈下,刀身上的火焰突然暴長! 刀尖的火焰沒進了地面,一道手掌寬的紅色軌跡順著刀勢在地面延伸出去,轉眼間就突進光明騎士所圍成的圈子,一直到達帶隊騎士的腳下。 爾後,以帶隊騎士為中心,方圓三十臂的地面在瞬間全部變成紅色,一股柱壯火焰從地上猛沖出來,劇烈的燃燒著、直上半空! 爆烈的火焰在盤旋著向上升騰,帶隊騎士和護在他身邊的十幾位手下變成灰燼飛揚四處。旁邊沒被燒到的光明騎士眼中都流露出絕望的神情……但他們互相看了看,仍然固執的沖向了眼前的野獸。 在明知無法傷到科恩的情況下,這幾乎算是一種自殺式的的沖擊。科恩一次次揮舞著手里的米斯拉之牙,像征著死亡的明亮紅色線條在他身邊圍繞擴散,翻滾旋轉的火焰也在不斷的吞嚼肉體,一直到前仆後繼的光明騎士死個精光為止。戰場上的人,都被這異象所震驚。 也是在這個時候,前後來援的部隊才趕到,還站住科恩身後的近衛隊員們看著自己的長官,人人心里都有一種死里逃生的感覺。 事實上,三百來人的近衛隊為了擋住四十個光明騎士,在短短的時間里付出了一百多條人命,還有幾十個重傷躺在地上的——總督近衛隊得招人了。 科恩掃視一眼面前的焦土,轉過身把刀柄插回手臂,然後邁步向樓車走去。撤掉所有魔法之後的科恩看起來很憔悴,勉強挪動幾步後他身體晃了晃,一頭栽倒在地上。 “長官!”同樣是傷痕壘壘的岩石沖過去,把科恩的身體翻過來:“魔法師、快來個魔法師!” 負責貼身侍奉科恩的魔法師忙跑過來幫助科恩解除盔甲,盔甲一收,圍在科恩身邊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科恩長官身體上下全是斑斑血跡,穿在里面的武士服有多處被斗氣撕裂,從衣服破損處看進去,下面的皮膚沒一塊是好的。 幾個魔法師全力釋放治療魔法,奸歹止住了幾處大傷口的血。 “快送回去,我們的魔力不夠了,”魔法師急切的說:“長官身上傷口太多……” 面色蒼白科恩抬起手來指著說話的魔法師,然後看著岩石,手指再指向樓車,眼神冷得讓人身體麻木。 岩石眼含著熱淚點頭,抱著科恩走上樓車平台,再把他輕輕放在菲謝特旁邊,幾個魔法師一湧而上,用白色的治療魔法罩住科恩全身。 科恩伸出血跡斑斑的右手,摸向菲謝特蒼白而潔淨的臉頰……發抖的手在菲謝特面頰上猶豫了一下,最終向下握住了菲謝特冰涼的手。 他的嘴唇哆嗦著,眼神里什麼東西都沒有。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