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走在麗桑城的街道上,卡羅斯的心情非常沉重。 今天發生太多的事情了,在其中任選一件,都會對眼前以及今後的局勢產生重要的影響。而一直職責在身的卡羅斯根本就沒辦法抽點時間去考慮一下,現在,眼前的戰事一結束,自然也有了考慮這些事情的必要。 可僅僅只是推測一下這些事情以後的發展,就讓一向精明的卡羅斯覺得疲累不堪,他甚至覺得與其受忍受這份壓力的折磨,自己倒不如死在戰場上利索點。 菲謝特陛下殺身成仁,他心中同樣很不好受,但眼前更重要的是要解決菲謝特陛下留下的難題。 跟很多忠于夏麥家族的文官一樣,理智多于沖動的卡羅斯並不認為菲謝特陛下在最後一刻把帝位傳給科恩是個好主意。雖然科恩長官在某些方面比所有人都厲害,但要讓一個連總督都不想當、也當不好的人去繼承帝位,這多少有點讓人擔心。 更別說那些文官了,雖然他們聚在凱達家,但那是因為他們忠于夏麥家族。這當中沒幾個人對科恩有好感,更多的人對科恩連了解都談不上……這些人肯定會為了科恩繼承帝位是否合理的問題吵來吵去,一個得下到官員支援的皇帝還怎麼當? 這些事情,菲謝特陛下應該考慮到了啊!可他為什麼不把帝位傳給受文官愛戴的維素.凱達呢?不同樣是凱達家族嗎?那樣會好很多吧? “非謝特陛下到底是怎麼想的呢?這樣的安排是否有什麼更深一層的打算?難道菲謝特陛下了解到科恩長官是最合適這個位置的人嗎……這或許正是我跟陛下的差距所在吧!” 在實在想不明白的情形下,卡羅斯也只好這樣安慰自己,強迫跳過這個問題,把注意力放到其他事情上。 根據這些日子傳回的情報推斷,左相這次敗回聖都之後,叛軍將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再對己方發起攻擊,但他們還是有足夠的兵力,整體防守上不會有大的漏洞。 先前那些立場搖擺不定的總督們,他們現在全都旗幟鮮明的站到了左相一方,在這樣的形勢下,僅以己方兩個行省的兵力去攻擊叛軍是根本不現實的。 因為行省憑空多出來差不多兩百萬人,己方的物資早就處于捉襟見肘的狀態,能確保在明年收成之前不餓死很多人已經是萬幸了,哪還有余糧用來打仗? 科恩長官的情況怎麼樣了呢?至少生命是沒問題的,但根據以往的經驗,這種情況下要安撫好他可不容易,等一下一定要跟維素總督和幾位市政監督商量一下……如果科恩長官實在不聽勸,必要時就把他關起來! 真不知道如何跟科恩開這個口啊!“長官,忍忍吧!我們沒糧食打仗了。”暴走下的科恩長官不翻臉才怪。 要不然就說:“長官,等等吧!快過新年了。”還是算了,科恩長官會把說這話的人給活生生的吃進肚子里。 “反正就確定一條,絕不能答應科恩長宮出兵!”身為總參謀官的卡羅斯下了這樣的決心,王于其他的事,就順著科恩長官的意思好了。 寬闊的街道兩邊躺滿了受傷的士兵,魔法師和巫醫正忙著給傷兵們治療。卡羅斯走上去看了看,無法挽回的重傷不是很多,看來新式的盔甲很有效。 看到卡羅斯的軍銜,能行禮的傷員們都硬撐著向他行禮,看著強忍痛楚不呻吟的傷員,卡羅斯心里一陣感動。 “都放下吧!”卡羅斯還著禮說:“傷員不用向長官行禮。” “沒事的長官,這點傷不算什麼,”一個少尉倔強的行完禮,歪著嘴說:“近衛團里可容不下孬種。” “不要耍嘴皮子,”卡羅斯微笑著回答:“好好調養。” “是!”少尉追問一句:“長官,那事是真的吧?” “什麼事?” “就是皇帝陛下在樓車上說的命令……” “住嘴!”卡羅斯臉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非常嚴肅的表情:“你們以後不准再議論這件事,至于這事如何發展,馬上會有通告出來!” “是!”少尉被卡羅斯的神情嚇到,想行禮時又被卡羅斯按住了肩。 卡羅斯站起來,緩聲說:“不能談論此事。若被科恩長官聽到,他會很難過。” “是……” 快要進入總督府時,卡羅斯的副官快馬趕上,告訴他一共抓到四十來個叛軍俘虜,都是上校級別的,還有兩個准將。 “帶去軍法處,告訴總軍法官杰克,一定要取得口供。”說完這句話,卡羅斯進了總督府,去跟維素總督報告戰況。 在前廳說完戰況及以後的安排,卡羅斯硬起頭皮最進總督府後廳,當然,他第一眼就看到了科恩。除了一張臉之外,坐在椅子上的科恩全身上下,包括腦袋和手指都被繃帶纏得嚴嚴實實,看起來神智還算清醒,就是臉上神情麻木。 平躺在科恩對面的幾案上的,就是菲謝特冰涼的身體。 看到卡羅斯進來,菲琳向他點了點頭,又悄悄打個眼色,卡羅斯就明白事情比自己想像的還要糟糕。 “科恩,”雙眼微紅的菲琳走到科恩身邊蹲下,握住科恩的手:“雖然這很難讓人接受,但菲謝特已經離開我們了,我們都很難過……” 科恩的表情沒變化,甚至連眼珠沒轉一下,倒是旁邊的人又開始默默流淚,特別是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從卡羅斯進來到現在,她的眼淚就沒斷過. “科恩,你還是去休息一下吧!要給菲謝特換換衣服……”菲琳還要繼續勸說什麼,可說到最後連自己也忍不住眼淚了。 最後,三個夫人都過去勸說科恩回房休息,可科恩麻木的眼神還是沒什麼反應,仿彿沒有聽到她們說話,臉上既沒有悲傷的表情,更是一滴眼淚沒流。 “長官,城外戰斗結束,我軍擊潰了所有三處叛軍,正在追擊中……此外,前廳里聚集著文官,他們像是有點情緒……” 沒有辦法,卡羅斯只好走到科恩身邊報告起戰況,想看情況再勸解,那怕星讓科恩哭出來也好啊!科恩一向的性格都是很張揚的,這樣麻木的神情可很不正常!!不,應該說這樣的神情是相當可怕。 聽到卡羅斯的聲音,科恩的眼神第一次離開菲謝特的身體,他看著自己的參謀官,用嘶啞的嗓音問著:“他們有什麼情緒?” “好像是關于帝位的問題,他們有點疑問。還有軍隊里也有些議論,長官你最好先去露個面,或者寫個布告……” “菲琳,”科恩打斷卡羅斯的彙報:“看看菲謝特的衣領里有什麼。” “哦……”菲琳走過去,仔細檢查著菲謝特的衣領,幾乎立即就低呼一聲:“衣領里面有東西!” 科恩困難的點了一下頭:“那是信……念。” “是寫在布條上的,有兩根布條……一封是命令,一封是寫給你的私人信箋……”菲琳看到自己熟悉的字體,已經泣不成聲:“字體很小,是陛下寫的。” “念。” 菲琳擦擦眼淚,拿起命令念了起來:“斯比亞帝國第十六世皇帝、菲謝特.夏麥之特別命令……” “自我夏麥家族入主斯比亞帝國,距今已有三百余年。祖先為這塊土地取名斯比亞,正是希望她遠離殺戮浩劫,國民能夠平靜的生活,這也是每一代皇帝努力的目標。但是在今天,我們卻不得不面對這樣一個殘酷的現實,神殿下派官員謀反叛亂、斯比亞陷入內戰的漩渦、國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值此帝國內亂之際,為肅清叛逆,收複國土,我、菲謝特.夏麥以皇帝的名義詔令如下,各文武官員不得違背,否則將被視為叛逆同黨。” “黑暗行省總督科恩.凱達,即刻起接任斯比亞帝國第十七世皇帝,發兵討逆,收複國土。” “暗月行省總督維素.凱達,即刻起接任國相,參與監國。” “任命馬丁.路德為帝國第一將軍,主持軍務。” “任命羅倫佐為帝國學院院長,第一軍紀監督。” “此令斯比亞第十六世皇帝菲謝特.夏麥” 後廳里的人聽完這份命令,誰都沒有說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菲謝特陛下早就決定這樣做了。 “菲琳,你把命令拿到前廳去讀給他們聽,卡羅斯去盯著。”片刻的沉寂之後,科恩說話了,他的聲音仍然沒什麼變化:“凱麗讀第二封信,其他人出去。” 眾人不敢違背科恩的意願,全部退出。 聽到要讓自己讀信,凱麗的眼神有點迷惑,但還是從菲琳手中接過了布條,這是一根很薄的、折過好幾次的布條。看得出來,菲謝特在這上面花了很多時間。 “走出房門,菲琳就向卡羅斯做個手勢,卡羅斯趕緊安排人手把後廳圍個水泄不通——在這個時候,科恩留下最沒心計的凱麗來讀信,當然是有其他打算。 “你不用去前廳了,那邊有我。”菲琳小聲的對卡羅斯耳語:“看緊科恩,他剛才說胡話,還想用閃電魔法打自己。” “知道。”卡羅斯點著頭,站在台階上聽著里面的聲音,恨不得把耳朵豎起來。 “現在就念嗎?”房間里,凱麗小心翼翼的問著科恩:“夫君?”科恩點點頭。凱麗站在科恩身邊,看著窄布條上那幾乎看不清的小字,低聲念起來:“致斯比亞帝國第十七世皇帝、我親愛的兄弟科恩.凱達。” “嗨!科恩,當你看見這封信的時候,我想我已經回到你身邊了。”這文字的風格跟凱麗念出來的語氣顯得格格不入:“我就在想,我的兄弟不會笨到連個人都搶不回來的地步……” “蠢、蠢貨……你這蠢貨……”科恩用嘶啞的聲音罵了一句。 “罵我了吧?我就知道,以你的臭脾氣不可能不罵人。看來是我的決定讓你難受了,但是我又能怎麼樣呢?難道你真想讓我被關在聖都,三年五載之後被人像殺雞那樣干掉?拜托,好歹本人也算是個皇帝,那樣的話也太窩囊了……”凱麗繼續念著:“不要再責怪我丟下你一個人,這就算我欠你一次好了。” “你也有說過,在這世界上很多事情我們無法去要求完美,當時我是不信的,但現在我不得不信。你看吧!在這件事上,我自己就是不完美的那一點。但我並不後悔,畢竟我經曆過完美的事,我的心里也沒有遺憾。對了,我在想,你是不是應該在這個新年和迪爾.梅林舉行一個婚禮,可愛的迪爾.梅林小姐還沒有正式的名分,這可不好。” 科恩低下頭,喉頭發出一聲低沉的嘶吼,身體在微微顫抖著。 “在遇到你之前,我是個很單純的王子。在眾多導師的教育下,我很小的時候就明白自己的身分,明白自己將來會繼承帝位,所有那些同齡人的生活與我毫無關系……無論何時何地,我都在催眠自己:所有小孩都跟我一樣,所有王子都跟我一樣,童年、少年、青年、甚至一生全都是暗淡無光的,生活于我,沒有精彩可言。” “但從我們一起躺在那輛破馬車上聊天的那刻起,我的生活就開始轉變,世界變得前所未有的那麼精彩,很多以前沒注意到的、美好的東西都一一出現在我眼前。我不知道你身上到底有什麼東西吸引著我,我曾經思索過,也曾經迷惑過……或者是我所有不能擁有的東西你全都擁有。你不是王子,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嫉妒、多想把你的一切據為己有,你真應該慶幸我一直保持著清醒。而我也應該慶幸,能跟你一起在這個世界上生活,這本身就要算是一個奇跡。” “後來我逐漸明白,分享你的快樂、這對我而言也是一種快樂,所以我從不制止你的胡鬧行徑,盡管我知道你的行為是荒唐的,但是看著你胡鬧,我從中得到的快樂遠超過你的想像。很奇怪是嗎?在此之前我也不很肯定……” “說真的,我能接受你也經過了一段時間,你可能從沒注意到你的性格給我很大的壓力,有時候你的行為還讓我很難堪、很憤怒,好在我還有父皇的開導。你看,其實做皇帝並不難,只要有容人之量、能站得比其他人同、能夠更全面的考慮問題就是一個合格的皇帝了。以前是我包容你,但是現在,我的兄弟,你得去包容別人了,不要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你應該表現得成熟一些,哪怕就是為我而這樣做。” “和你相遇直到現在已經過去很多年了,我們有過那麼多令人難以忘記的回憶,也許對你這家伙來說那些事情很平常,但我每一天、每一刻都珍惜了,或者是深夜的暢談、或者是你的惡作劇,我每一件事都記得。毫不誇張的說,是你補全了我的夢想,所以我分給你的那半個夢想你就接受吧!那原本就是你的,就當是幫我完成也好,總之……完成它!” “我真想告訴你我此刻的感受,但卻不知如何才能更好的表達出來,這布條太小,我心里想得卻很多。再想想,我何必寫這麼多?你是科恩,你必定明白我心里想些什麼……做出這樣一個決定是艱難的,你要接受就更加艱難,特別是獨自一人接受。真不好意思,以前都是你任性亂來,也請允許我任性一次,這唯一的一次。” “科恩,以後的日子你就要一個人去面對了,可不管環境如何艱難,我都確信你能堅持下來。答應我科恩,把我們的夢想握在手里,一定牢牢的握緊它!雖然你只是一個人,道路也不免有些坎坷,但你不需要彷惶,你有家人,還有很多朋友,而且我還把夢想給了你,有夢想的人是不會空虛的。作為一個皇帝你不能悲傷,你還有職責在身,好好的以此為起點,向著我們夢想中的目標努力吧!” “再過兩天,我就會站在麗桑城下宣布我的決定,我唯一的希望是你能站在城牆上對我笑一笑。雖然這要求有點不合時宜,但我仍希望你對我笑笑,在我生命的最後一刻,我希望有你的微笑陪伴著我,給我勇氣、讓我無所畏懼的迎接死亡……所以,兄弟,對我笑笑吧!我已經祈求了所有能祈求的東西,你不要讓我失望……” 科恩的身體搖晃兩下,噴出一口鮮血,在凱麗的驚呼聲中倒了下去。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