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總督府前廳里,菲謝特親手書寫的遺命在諸多文官手中傳閱。 自從魯曼叛亂以來,斯比亞帝國境內敢于反抗的行省總督中只有凱達家族最具實力,所以僅剩下的一批還忠于王室的文官就相繼逃到暗月或黑暗行省,到現在菩不多聚集有近五十幾人。 雖然不是出身顯赫的貴族世家,也不是手握大權的行省大員,可這些文官同樣不是小角色。他們大多是帝國各部司的副手,也是最了解帝國行政運轉的人,論能力他們不比各部司的頭頭差,很可能還要強過他們的上司各部司的主管最擅長的可能還是交際,至于管理、文書等等都是副手幫他們做的。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沒有他們的話,帝國的運作就會出現問題。魯曼只注意拉攏各部司的主管而沒注意到這些副手,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很大的失誤。 維素.凱達靜靜的坐在桌子後面,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水,菲琳、羅娜也靜靜的站在他旁邊——兩個人都在絞盡腦汁考慮接下來的說詞,這些人對科恩的態度可不怎麼友好。 遺命在眾文官手上轉了一圈,最後又回到維素.凱達手里。 “諸位的意見呢?”維素.凱達把布條攤在桌面上:“在現在這樣危急的情況下,如果大家沒有異議,我們就依照這份命令去執行。” 眾官員沉默著:如果要公開反對的話,這是菲謝特陛下的遺命;如果不反對的話,這樣的一個“流氓總督”將會把帝國帶往怎樣的一個境地?這樣一個性格惡劣的人,真值得信任嗎? 看著這樣的情況,菲琳.羅娜心中暗暗著急,眼下正是己方最危急的關頭,哪怕是多一個人為斯比亞帝國服務都是有益處的。如果說這些文官現在就提出不同意見的話,自己還可以想辦法開解,但如果他們把這份疑問埋在心里並帶到自己的職責中去,局面就會變得不可收拾…… 而在維素.凱達眼中,這沉默的氣氛非但沒有改變,反而愈加嚴重,逐漸變得讓人難以忍受……昨天、就在昨天,這些官員們還和自己密切的合作著。而現在,因為菲謝特陛下的離開,自己與這些文官的立場已經在一定程度上變成對立的了…… “有什麼辦法呢!這是菲謝特托付下來的事情,我已經辜負了克里默的囑托,再也不能辜負菲謝特……”維素.凱達心里這樣想著,一直扶住額頭的手也放到了桌面上:“不管他們怎樣想,先保持正常的運轉吧!” 維素.凱達正准備發言,一個神情慌張的內侍跑到門邊:“維素總督,科恩總督聽了陛下的遺書後,口吐鮮血暈過去了!” “什麼!”維素.凱達一驚,轉頭說:“菲琳,你去看著,我馬上就過去。” “是的,父親。” 菲琳才出門,羅倫佐院長就上前兩步,小聲向維素.凱達說:“維素總督,你去看看吧!他的傷不輕。” 維素.凱達看著羅倫佐院長,腦子里一時有些迷惑,他不知道這個臭脾氣的人在打什麼算盤。 “去看看吧!”羅倫佐院長又上前一步,向維素.凱達露出一個蒼涼的苦笑,低沉的說:“不管怎樣,我們不能再失去他。” “那麼,這里拜托了。”維素.凱達心里明白了些,點了點頭,果斷的離開了前廳。 維素.凱達一離開,前廳里的文官們就三二兩兩的低聲議論起來。 羅倫佐院長走到桌邊,在官員們迷惑眼光的注視下,他好半天才轉過身,面對著前廳里的官員們。 “你們都認識我吧!”羅倫佐手撫著桌沿,老邁的身體在微微顫抖:“斯比亞帝國的官員們?” “羅倫佐院長……”文官中有人說:您在說什麼啊?您是我們的導師啊!” 羅倫佐抬起手來,制止了吵雜的聲音。 “我是提夫.羅倫佐,自從我三十六歲執掌聖都學院,至今已經是整整二十年了。回想起來,當年的我比現在還要固執,本身又不是貴族名流之後,因此受盡了同僚的排擠與非難,足初登帝位的克里默.夏麥陛下力排眾意,堅持任命我為院長。”羅倫佐緩慢的述說著:“在那個早上,克里默陛下召我到皇宮花園,陛下對我說‘提夫.羅倫佐,如果帝國全是一致的聲音,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所以我需要你這樣固執的人,想必在你那固執的信念下教育出來的人,信念也是很堅定的吧!’……這樣的我、就算這樣的不討人喜歡的我,還是當上了聖都學院的院長,以三十六歲的年紀成為斯比亞帝國的總導師……” “院長……” “在此之後的每一天里,我都這樣提醒著自己,我是斯比亞帝國的總導師,我有責任為帝國、為陛下培養有用的人才!”羅倫佐院長一拍桌面,聲音突然提高:“你們、你們還記得學院畢業的誓言嗎?” “記得!”數十人同聲回答:“以我等之全部生命,效忠光明神族、效忠帝國、效忠王室!” “看看,我沒有失敗不是嗎?克里默陛下也沒有失敗不是嗎?”羅倫佐眼中淚光閃爍:“至少你們還記得誓言,並且在這樣做。至少你們從叛亂的聖都來到了這里,在堅定的信念支援下繼續履行著自己說過的話……我提夫.羅倫佐沒有失敗,克里默陛下沒有失敗!” “導師……”不少文官同樣雙眼含淚。 “說到科恩.凱達,你們只是不了解他、不喜歡他、不信任他。但對我而言,我恨他,我從心底里恨這個人。我甚至不想提及、不想聽到這個名字,從來沒有改變過。”說到科恩,羅倫佐的眼光複雜起來:“但是,在今後的日子里,我會毫無保留的效忠此人,毫無保留的付出努力。”有官員吃驚的問:“院長,為什麼……” “為什麼,因為那是菲謝特陛下的命令、斯比亞帝國皇帝的命令!”羅倫佐院長以斬釘截鐵的語氣說:“執行此命令,輔佐新的皇帝科恩.凱達,就是效忠帝國、效忠王室的行為!雖然、雖然夏麥家族已經無人存在,但夏麥家族的意志還存在著!這個意志……這個意志,必定會、會永遠存在下去!” “不管執行這個命令有多困難,也不管個人感情能不能接受,我都會去執行,這是我仔細考慮後做出的選擇。”羅倫佐高聲說:“作為一個斯比亞帝國的官員,這是分內職責!”官員們從震驚中逐漸平靜下來。 “我提夫.羅倫佐起誓,以堅定的意志,繼續效忠著我王……繼續,直到我牛命的終結。”兩行清淚從羅倫佐臉上流過:“雖然我恨這個人,但我同時也了解他,他有能力完成菲謝特陛下的囑托……而且、而且我相信菲謝特陛下的眼光。” “院長……” “你們,如果不願意的話就離開吧!這是一件需要付出個人所有的選擇,帶有一絲的不情願都會壞事,我不能強迫你們加入。”羅倫佐平靜的看著昔日的學生:“人生,需要做出很多的選擇,誰都無法知道自己的選擇是否絕對正確……” “院長,我加入!”一個文官上前幾步:“我會盡全力輔佐皇帝科恩.凱達,光複我斯比亞帝國,清剿叛逆,為夏麥家族報仇!” “我加入!” “我加入!” “個個淚流滿面的文官站了出來,以沙啞的聲音宣誓效忠…… “這樣的話,我宣布:菲謝特.夏麥陛下的特別命令即時生效!”羅倫佐難以抑制自己激動的心情,握拳的雙手抖動得厲害:讓那些無恥的叛逆看看,克里默.夏麥、克里默.夏麥的意志還存在著,夏麥家族沒有失敗!” “我,僅代表凱達家族,感謝各位的信任。”手握著效忠名單,年邁的羅倫佐在門口回過身,向房間里的眾官員行了一個禮。各位官員流著淚,鄭重還禮。當羅倫佐帶著效忠的名單來到後院的時候,搶救科恩的精靈魔法師們正忙得滿頭大汗,科恩身上的傷口很多,致傷的原因也不一樣,裂開後的處理非常麻煩。 “維素國相,”羅倫佐把名單遞給了維素:“菲謝特陛下的特別命令通過並即時生效,這是效忠官員的名單。” “辛苦了,院長。”維素.凱達接過名單:“但在以後的日子里,還有很多事情會麻煩你,拜托了。” “效忠帝國是我的意志,再說這也是官員們自己的選擇……但還是有兩位官員選擇了離開。”羅倫佐看了一眼床上昏迷的科恩:“希望他沒事才好。” “你不用擔心,科恩會沒事的。”維素.凱達苦笑著回答:“作為科恩的父親,我已經是第三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了,也許在我們都死去之後,他仍然會活著。” “國相……” “我還能怎麼想呢?事實上我算是非常幸運了。”維素.凱達把名單放進懷里:“在這樣的時刻,還有這麼多戰士跟官員陪伴我一起奮斗。還有你院長,在危急關頭你顯得那麼的堅定,那麼的值得信任……” “國相,我是因為……” “因為什麼都奸,重要的是結果。”維素.凱達站了起來:“既然被大家稱呼為國相,我就要承擔起相應的職責。走吧院長,我有事跟你商量。官員會有大的調動,還有那麼多政策要發布……” “那這里呢?” “交給她們三位吧!”維素.凱達看看三個兒媳:“總不能都坐在這里。” 羅倫佐點頭:“是啊!我們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當務之急是菲謝特陛下的葬禮。” “那需要科恩來決定,”維素.凱達搖著頭向外走去:“如果不想出什麼意外的話。” 羅倫佐歎口氣,又看了昏迷中的科恩一眼,跟著維素.凱達走出去。 不久之後,昏迷中的科恩睜開了雙眼。 “科恩,你覺得怎麼樣?”一直注視著科恩的溫絲麗關切的問。 科恩轉動眼珠,不再盯著天花板。 溫絲麗撫摩著丈夫的額頭,溫柔的勸解:“心里難受的話,就哭出來。” “扶我起來,”科恩艱難的說:“去菲謝特那。” 溫謎麗轉頭看看菲琳,菲琳無言的點點頭,于是溫絲麗和凱麗扶著科恩來到放置菲謝特身體的房間。 菲謝特已經換過了衣服,雙手交錯放在胸前,臉上依然是微笑的表情。 “你們說說看,”科恩端詳著菲謝特的臉:“他在笑什麼?在那個時候,他為什麼還在笑?” 一陣沉默,三位夫人都感覺這問題難以回答。 “也許當時,是菲謝特心里想著什麼美好的事吧!”好半天,溫絲麗才開口說:“也許是在那一刻,他心里想到以後,或者是回憶起從前……因此露出這微笑。” “可是我,可是我連最後的微笑都那麼勉強,”科恩顫聲說:“我還算是他的兄弟嗎?” “換了是誰都無法笑出來,”凱麗流著淚說:“夫君你不必為這個責備自己。” “是啊!”科恩點點頭:“不必為這個責備自己。” “坐下來科恩,”菲琳拿過一張椅子:“有事跟你商量。” “是這樣,父親要我們跟你商量,你要怎麼安排菲謝特的葬禮?菲謝特是皇帝 “葬禮?什麼葬禮?”科恩抬起頭,雙眼直直的盯著菲琳:“只有死人才需要葬禮。” “可是科恩,菲謝特他已經……” “沒有!菲謝特沒有死!”科恩圓睜著雙眼:“菲謝特沒有死,一個臉上露出那麼幸福的微笑的人怎麼會死!他沒有死!” “科恩,雖然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可你也不要再任性了。”菲琳的眉頭皺了起來:“讓菲謝特陛下安靜的離開吧!” “離開?什麼離開?誰離開?”科恩的瞼怪異的扭曲著:“他沒有死,他永遠在我身邊。” “清醒一點科恩,菲謝特陛下已經走了。”菲琳強忍著悲痛:=坦是人力不可及的事情。” “嘿……嘿嘿,人力不可及,哈哈哈哈,人力不可及……欺騙、欺騙!”科恩仰頭大笑,臉上的表情變得陰森:“你們欠我的……你們欠我的!” 這笑聲傳遍總督府,前廳的維素.凱達只是側著頭聽了聽,轉頭繼續著內政會議。 卡羅斯和岩石站在門外,兩人大眼瞪小眼,根本不知怎麼辦才好。 笑夠了之後,科恩低呼一聲:“卡羅斯!” “到!” “叫十個魔法造詣最高的精靈魔法師來。”科恩下令:“另傳召精靈族族長和長老,以最快的速度趕來這里。” “是!”卡羅斯行禮的時候眼睛看著菲琳,希望這位夫人能阻止科恩的行為,但菲琳卻沒開口。 菲琳不是不想管,但怎麼開這個口?再說了,還有更棘手的問題在後面。 不大一會,卡羅斯帶著十個精靈魔法師來了。 “用魔法把菲謝特冰凍起來,”科恩指著菲謝特的身體說:“就像以前冰凍我一樣。” 看樣子是卡羅斯事前交代過,魔法師們沒有廢話,圍著菲謝特的身體就開始釋放魔法。 “在精靈族長到來之前,一直保持這樣的狀態,誰敢動菲謝特的身體……我絕不饒恕。”科恩拒絕了夫人的幫助,以自己的力量站了起來,艱難的走向門口:“卡羅斯,跟我來。” 看著科恩行走的模樣,岩石忍不住過去扶住他的手臂,這次科恩倒沒拒絕。 “姐姐,怎麼辦?”凱麗擔心的望著菲琳。 “就這樣吧!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對自己的丈夫,菲琳同樣感覺無可奈何:“在溫絲麗的母親來之前,大家不要再提這件事,父親那里我會去說的。” “好吧!” 另一邊的庭院中,卡羅斯的汗正從額頭沁出。 因為科恩坐在他對面的一個石凳上,滿是血絲的眼睛直直的瞪著他。 “長官,我是你的參謀官。”卡羅斯的喉頭干咽了一下,困難的開了口:“這樣的眼神,長官你是想吃了我嗎?” “少來這套,”科恩冷冷的問:“我們還有多少部隊?” “我們,我們今次的損失不大,”在科恩目光的逼迫下,卡羅斯無奈說了實話:“在短暫休整之後,大概還有十萬人的部隊可以運用。” “十萬人嗎?”科恩抬頭,看了看天空:“應該夠了。” “長官你想干什麼?” “還能干什麼,當然是出擊。”科恩淡淡的說:二路打到聖都去。” “長官,你這是說的什麼胡話!”卡羅斯豁出去了:“長官你不是不知道我軍物資匱乏,在這樣的情況下出軍是不可能的,還沒看到聖都的邊我們就會餓死!” “我是誰,你是誰,”科恩看著自己的參謀官說:“你在用什麼語氣跟我說話?” “那都無所謂了,現在我是一個理智的人,而長官你的腦袋卻是在發昏。”卡羅斯挺起胸膛說:“我認為,現在你不能對軍隊下達此命令。” “不能?這是我的軍隊。” “這軍隊是長官你一手建立的沒錯,但長官卻不能讓他們去做無謂的犧牲。”卡羅斯毫不退讓:“一個指揮官,一個好的指揮官應該把軍隊帶向勝利,而不是相反。” “真是變了,嘿嘿……”科恩的眼光讓人膽寒:“什麼都在變。” “沒辦法長官,我得忠于我的職責……你可以撤了我、殺了我,甚至吃了我都可以。”卡羅斯淡淡的說:“但你別想,你別想在這樣的情況下動用軍隊去攻打叛軍。” 科恩“哼”的一聲,在岩石的幫助下站了起來。 “部隊五天後返回黑暗城,你做為前線指揮官留在這里。”科恩冶著臉說:“通知黑暗城,准備召開各部族首領會議。” “長官!”卡羅斯叫了出來:“你真想把部族也拉進這個漩渦嗎?” “這與你無關。”科恩說:“如果不想背上罵名的話,就看好你的前線。”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