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維素·凱達靜靜的聽完了卡羅斯的彙報,沒有立刻說話。 “父親,”菲琳不無擔心的問,“我們該怎麼辦?” “就照科恩說的做,”新任國相站了起來,背起雙手在房間里走了個來回,“雖然還沒有舉行登基大典,但現在的科恩已經是帝國實際上的皇帝了,在這件事情上我們不能違背他的意志。” “可是……長官的思維是處在混亂之中啊!” “你難道想鬧開、讓大家都知道這點嗎?事實上,你就任前線指揮官這本身是個很好的決定。”維素看著卡羅斯和菲琳,“至于召集各族長參加的會議也是有必要的,我們需要在會上安排很多事。在各族首領那里,我多少有些影響力,還能夠讓他們保持冷靜。內政方面,菲琳你們幾個人的身份已經改變,肩上的擔子可是很重的。” “我明白的,”菲琳點了點頭,“但不為菲謝特陛下舉行葬禮,這怎麼能行呢?” “對科恩來說,菲謝特陛下是一個很特殊的存在。事實上,我多少能猜到一些科恩現在的想法。”維素用緩慢的語氣說,“我們是科恩的親人和朋友,我們能包容科恩的行為,但我們卻不能理解他……一直以來,理解他的只有菲謝特陛下而已。” “可是……” “如果承認菲謝特陛下死亡,這個世界上唯一理解自己的人都沒有了--科恩心里就是這樣想的吧,”維素接著說,“如果換了是我,這個結果我也不能接受,科恩只是更直接把自己的想法用行動表現出來而已,沒人能夠阻止他的……所以菲謝特陛下的事就由著科恩去,文官們那里我會去解釋。” 既然維素都同意了,菲琳也只好接受這樣的處理方法。 “那就這樣決定了,”維素走到桌邊拿起水杯,“作為斯比亞最重要的大臣,我們要完成的第一件事就是--悄悄阻止未來皇帝的出兵計劃。” “真沒想到,我們做的第一件事會是這種性質,棘手啊,”菲琳苦笑著說,“父親,關于其他的文官……” “雖然文官的數量不多,但我們現在也只有三個行省,運轉上不會出現問題,我們還能抽調人手去學院,”維素放下手中的杯子,“不管怎樣都要先撐過這一段再說。卡羅斯,我們回黑暗之後這里的防務就交給你了。” “是!” 當夜,科恩把所有人趕出房門,一個人待在停放菲謝特身體的房間里。 明亮的光線中,菲謝特的身體包裹著一層層的寒氣,以至于他臉上的微笑顯得很模糊。科恩呆坐在一邊的地板上,腦子里一片空白。 外面的人雖然擔心,但也別無辦法,菲琳悄聲吩咐外面的守衛和魔法師,科恩再有任何異動,一定要立即阻止。迪爾輕輕推開門,悄悄把懷里的阿布放進去。 阿布搖搖晃晃的走到科恩腳邊,乖巧的蹲下。一人一獸保持著同樣的姿勢,眼神直直的看著菲謝特。偌大的房間里,再沒有其他東西,也再沒有一絲聲音。 “我的感受,”很久之後,科恩才在心里向阿布說,“你也了解到了……” “是的,主人。”這一瞬間,阿布變成了人形,倆個科恩並肩而坐。 “你知道我的過去,”科恩的聲音很低沉,“你能理解嗎?” 阿布無奈的搖頭,“不能,我的主人。” “他就能……”科恩舉起手來指著菲謝特,手在戰抖,“盡管他不了解我的過去,但是他能理解我。我從來沒有想到,失去他,我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 “主人,可您還有很多其他的朋友和親人……”除了這句,阿布也找不出其他的話來安慰科恩。 “他們不同,”科恩露出一個枯澀的笑,“他們不同。” “朋友、家人,我似乎有很多,但有誰真正了解我?我在他們眼中,只是一個行為怪異的人,因為是朋友、因為是家人,所以才容忍我吧,”科恩輕聲的述說著,聲音越來越淒涼,“菲謝特,他是把我與這個世界聯系起來的人……現在,這聯系斷了。我生存于世的意義在那里?我是什麼人?誰能證明我生存過?” “主人,或許你可以請那一位……就象你來時一樣。” “棉花糖?我找過了,我甚至召喚出閃電打自己……”科恩搖了搖頭,“可是我感覺不到她的存在,每次見她,事前總有一種很奇異、很強烈的感覺,但是這次沒有。” “那,我們怎麼辦?”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科恩看著菲謝特,“我……我不知道我要干什麼,我還能做點什麼……我只能保存他的身體,期望他能象我一樣醒過來……” 三天之後,精靈族長帶著幾位長老風塵仆仆的趕來,幾位大精靈是在跟維素商談過之後才去面見科恩的。 果然,科恩叫她們來的目的是保存菲謝特的身體。 精靈族長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在與族中長老商量之後,鄭重的向科恩提出一個穩妥的方案--將菲謝特的身體運回黑暗後以黑暗森林出產的魔晶礦石保存。 這是個非常複雜、而且代價極高的方案,幾乎需要黑暗森林一年所產之全部冰屬性魔晶礦石。 想都沒想,科恩就同意了。 于是,在離新年還有二十天的時候,斯比亞帝國下任皇帝科恩帶著上任皇帝菲謝特陛下的身體回到了黑暗城。 對黑暗城而言,這的確是有史以來最黑暗、最悲傷的日子。 在返回黑暗城的當日下午,科恩就與各異族族長舉行會議。當然,在某些人的多方斡旋之下,科恩的出兵計劃在會上遭到了一致的、堅決的反對。幸好會議內容連帶科恩的出兵計劃本身都是嚴格保密的,不然的話,那些剛剛表示效忠的文官恐怕會以“皇帝陛下是瘋子”為借口而集體辭職吧! 之所以不能出兵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糧食缺乏,用來填飽肚子的糧食無法憑空變出來。加上逃難過來的難民在內,三個行省的人口加起來過早就過了千萬大關……養活這些人已經成為一個非常沉重的負擔。上次出兵的時候,內政廳的官員們是在計算了每一粒糧食之後才湊齊了軍糧的,現在再出兵的話只有吃人了。 “就算不出兵,軍隊的口糧從現在起也得減半,”作為內政監督的菲琳說話非常直接,“不這樣的話,我們根本撐不到明年第一季收獲。” 科恩問了一句,“湊足出兵所需的糧食要多久?” “需要倆季收獲,”菲琳回答,“沒有天災的話。” “也就是說,要等到明天的秋後才能出兵?” “是這樣。” “知道了。” 出兵計劃被擱置,科恩變得更加的沉默,在這之後他整整一天都待在放置菲謝特身體的房間中,一天都沒有說話。 在近百名大精靈的努力下,菲謝特·夏麥身體被完好的封進魔晶礦石,上萬顆價值不菲的魔晶礦石融合成一塊巨大的透明長方體,保護著這位年輕皇帝的身體。 面上凝結著微笑,閉著雙眼的菲謝特如同在睡眠,一只小小的幻獸蜷曲在他胸前。 每一次,當岩石走進這房間的時候,都會發現科恩縮在房間的一角,眼睛盯著散發著寒氣的魔晶礦,臉上流露出非常怪異的表情。雖然岩石說不清那是一種怎樣的表情,但每在這個時候,他都無法正視科恩的臉。 對科恩來說,失去了最親密的朋友,所有的語言都不能形容那種痛楚吧。 夫人們整日在房間外徘徊,所有的勸解都以失敗告終,所有的朋友在科恩眼中形同陌生人,完全無視。 在科恩的母親、凱瑟翎·海格來了之後,這樣的情況終于有了好轉的跡象。 雖然還是那樣麻木的表情,但科恩開始說話了,也會時不時下一些命令。在這之後,科恩再一次翻看的菲謝特的信,決定跟自己的未婚妻、迪爾·梅林舉行婚禮。 “現在不是應該先登基嗎?”當時站在一邊的學院院長提夫·羅倫佐這樣說,“陛下,不要做不合禮節的事。” “陛下!什麼陛下!”科恩猛的站起來,右手就往腰上摸去,“你再叫一聲看看!” “科恩,”凱瑟翎指著椅子,“坐下。” 雖然坐了下來,但科恩凶惡的眼神沒有絲毫改變,而“死里逃生”的提夫·羅倫佐無所畏懼的眼光一直與科恩對視著,至少在表面上他的氣勢不亞于科恩。 “羅倫佐院長,請你原諒,”凱瑟翎有些無奈的說,“這孩子……” “那麼,總得給個時間吧,”羅倫佐搜腸刮肚,總算找上了一個代替陛下的稱呼,“長官?” “在打到聖都、殺掉魯曼之前,我決不登基,”科恩看了羅倫佐一眼,“我受夠了,不要再逼我。” 菲琳拉住了還要反駁的院長,微笑著對科恩說,“我們會准備好的,夫君你打算什麼時候舉行婚禮?” “這是菲謝特交代我的事,盡快辦,”科恩想了想,“明天。” “明天?”菲琳求助的眼光看向凱瑟翎,“會不會太快了?” “就明天吧,”凱瑟翎愛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該在的人都在這里,儀式應該不難辦。” “還有,我不想在婚禮上看到任何祭祀,”科恩補充說,“我與迪爾的夫妻關系記錄在案就可以。” 當天晚上,克盡職守的羅倫佐和菲琳以籌備婚禮為由召集官員們開會。 先由菲琳說明了舉行婚禮的原因,因為是菲謝特的命令,所以官員們沒有異議。之後羅倫佐還專門對科恩·凱達的稱謂做了說明。 “大家心里都明白,科恩·凱達已經是斯比亞帝國的十七任皇帝,目前皇帝陛下已經明了自己的使命,正在努力承擔起自己的責任,”羅倫佐對官員們說,“但菲謝特陛下的死對科恩陛下造成了嚴重傷害,在科恩陛下的心中,這是一份難以割舍感情。所以,科恩·凱達陛下聲明,在消滅叛軍、光複帝國之前,他不舉行登基儀式,也不接受陛下這個稱呼。” “這……這怎麼能行?” “不使用陛下的稱呼的話,會出現很多問題……怎麼保證平叛的號召力?軍隊的凝聚力不會出問題嗎?” 官員們發表著自己的看法。 “就我個人而言,這是一件不怎麼合乎禮節的事,但科恩陛下的傷痛我卻能理解。換個角度來看,這不也證明我們的陛下是一個重感情的人嗎?再說了,現在不舉行登基儀式,那麼科恩陛下還是神佑騎士,各種行動也方便點。”羅倫佐接著說,“至于對外、對軍隊,我們還是以陛下和皇帝稱呼,但對陛下本人,現階段一律稱之為‘長官’。” “這樣叫,真的沒問題嗎?”還是有官員表達了自己的擔憂。 “沒問題,任何事情都要有適應的時間,”羅倫佐暗暗歎了口氣,“科恩陛下跟有繼承權的王子不一樣,跟無恥叛亂的逆賊也不一樣。他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得到這個帝位,所以一時難以接受是可以被諒解的。” “如此說來,”一個官員若有所思,“雖然時常做出一些不被人理解的事,但我們的科恩陛下的確是一個本性善良的人啊……” “這個,你以後會知道的,”羅倫佐想起科恩要殺人的眼神,臉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散會吧。” 第二天,科恩·凱達與迪爾·梅林的婚禮在總督府舉行。 可能是因為有母親的安慰,科恩顯得冷靜了不少,他一早就換上了正式的禮服,還擠出時間跟各族的族長們碰了個面--讓各族族長安心的是科恩沒再提出兵的事,他關心的事物已經轉到內政上了。 迪爾·梅林的父親、伊瓦·梅林男爵,對這位一直待在黑暗城里瓦帝國貴族來說,今天將是神經遭受極大刺激的一天。 自從他“中了那個卑鄙的奸商的詭計”而來到了黑暗城之後,伊瓦·梅林男爵再沒跟別的什麼貴族玩過一次牌,在一班班護衛的嚴密“保護”下,他通常是吃著面包、喝著白水、自己跟自己玩。至于以前生活中必須的風流韻事,更是想都別想。 不得已,他只得一天五次照看自己住宅後花園里的花卉,使其成為黑暗城里最美麗的花園,他的花園里,每個季節都有不同的鮮花開放。常常有各族的小女孩站在柵欄外發出驚歎,每當這個時候,伊瓦男爵都會慷慨的送出花種,並指導栽種方法--不為別的,他只是想起了自己的女兒。 想想當初,他可是帝國里最擅長種植野外花草的人,就連皇帝陛下的禦花園里都有一個角專門栽種自己培育的野生花草……但在妻子去世之後,這一切也就過去了。 這天早上,一隊護衛簇擁著幾位文官來到他的住宅。男爵有些驚訝,因為在此之前,還沒有一位官員來給這里。 “里瓦帝國男爵、伊瓦·梅林,我奉命通知閣下,”在介紹過自己後,一位文官打開一個卷軸,“您的里瓦帝國貴族身份早于一年前就被里瓦帝國取消。” “大人,這事我已經知道了,”伊瓦·梅林不無尷尬的笑笑,“我已經沒有再使用男爵的名號了,事實上我也不經常出門。” “那麼,您的住宅要另行安排。” “請聽我解釋,”伊瓦·梅林說,“大人,這住宅是我自己的財產。” 官員的態度強硬,“我們是按照命令做事。” “那要我去那里?”伊瓦·梅林回過頭,非常不舍的看著花園里的花,“大人,我真舍不得我的花園。” “請你換換衣服,我們的時間比較緊,行李什麼的有人為你收拾。” 伊瓦·梅林明白貴族階層的規則,沒有再多說什麼,無奈的換過衣服後,他登上了門外的馬車。 但官員吩咐車夫的一句話嚇壞了他,“總督府後門。” 眾所周知,現在黑暗行省的前景可不怎麼樂觀,伊瓦·梅林甚至想不通自己在黑暗政權眼中還能有什麼利用價值,再說、再說那總督的名聲可不怎麼好。在這樣的情況下,伊瓦·梅林很自然的就想到自己的生命是不是要終結了。 奇怪的是,在這時候的伊瓦·梅林並不是很恐懼,洶湧在他心中的,只是一種對女兒深深的內疚感…… 才走下馬車,一個儀態優雅的中年男子就迎了上來。 “伊瓦·梅林先生嗎,”這位神情和藹的男子自我介紹說,“我是斯比亞帝國國相、維素·凱達。” “是的大人,”伊瓦·梅林手忙腳亂,“我、我……大人日安。” “這位是帝國皇家學院院長,提夫·羅倫佐,”維素又熱情的介紹著身邊的一位學者打扮的老人,“他有一份任命給你。” “國相大人,這到底是什麼回事啊,我真不明白。”伊瓦·梅林的腦袋里滿是疑惑,他知道,不會有無緣無故的好運氣降臨在任何人身上。 “你的感受我明白,但還是先聽完這份命令好嗎?”羅倫佐院長上前一步,“從某個角度來說,我們都是某人胡鬧行為的間接受害者。” “好的,院長大人。” “斯比亞帝國內政廳任命書,黑暗行省居民伊瓦·梅林先生,精忠愛國,意志堅定,其家族對帝國貢獻甚大,經國相大人提議,並報請科恩·凱達陛下恩准,現在決定授予伊瓦·梅林二等伯爵的貴族頭銜。此令,斯比亞帝國內政廳。” “二等伯爵?”伊瓦·梅林查點沒倒過去,聲音高了不止一個調,“我?” “是的,就是你,”維素握住他的手,“恭喜閣下,你現在是二等伯爵了。” “能說明一下嗎?”伊瓦伯爵再次要求,“如果國相大人不嫌麻煩的話。” “這樣說吧,我有一個頑劣的兒子,他是現在的斯比亞皇帝,”維素小聲說,“他今天舉行婚禮。” “皇帝陛下的事,我也略微聽說了,可這與我有關嗎?” “恐怕是有關系,”維素的笑容中帶著歉意,“因為皇帝陛下的新娘是你女兒,美麗而又聰明的迪爾·梅林小姐。” 伊瓦·梅林腿一軟,身子倒在便道上。 稍事休息後,伊瓦·梅林被帶到總督府前廳,雖然受封儀式比較簡略,但還算很正式。戴上伯爵綬帶的那一刻,伊瓦·梅林的臉色變得非常蒼白。 “伯爵,一會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你就把這當自己的家,不必拘束。關于你的職務、住所等等,在明天會有具體的安排,”儀式之後,維素國相還給他指定了新的近衛和貼身內侍,“今天我會非常忙,你先在花園中坐坐,各方面都會有人關照的。” “國相大人事務繁忙,不用招呼我。”伊瓦·梅林回答著,有些魂不守舍。 “照顧好伯爵。”維素對內侍交代幾句後,匆忙離開。 伊瓦·梅林坐在花園中,聽著剛分派給自己的內侍詳細講解總督府里的規矩,臉色已經緩和了不少,至少在目前,這些內侍和近衛對待他的態度還不錯。 花園過道中,一個個內侍個傳令官跑前面跑後,為了不影響其他人,在伊瓦·梅林的建議下,一行人坐到了一個相對比較安靜的角落。 因為無事可做,伊瓦·梅林的注意力被花園中的草木吸引,一邊站起身仔細辨別著花卉的種類,一邊歎息著栽種方法的錯誤之處。 而在這個時候,忙碌的科恩剛剛結束跟幾個下屬的會面,正急匆匆的走過花園去前廳。 “那是……”伊瓦·梅林正好看到,大喊一聲,“特納!” 科恩很久沒有使用這個化名,正確的說他只使用過一次,所以並沒有立即反應過來,還在繼續向前走。 伊瓦·梅林伯爵雙眼噴射出憤怒的火焰,緊握著拳頭,直接就從花叢中穿行過去。當然,在他距離科恩二十步左右的時候,已經被科恩的近衛按在地上--如果不是看到他身上的伯爵授帶,這樣冒失的行為已經要了伊瓦·梅林的小命。 “放開,”科恩停下了腳步,認出了他,“他沒危險。” “你這卑鄙的小人!”近衛剛放開伊瓦·梅林,伯爵先生的身體就從地上“彈”了起來,嘴里不斷咒罵著,“我把女兒嫁給你,是希望你給她幸福,不是讓你把她轉手他人!伯爵什麼的我不稀罕,你還我女兒來!你這卑鄙的奸商,無恥之徒,我要掐斷你的脖子!” 伊瓦·梅林一副要生吃人的樣子,紅著眼要撲上去“掐斷”某人的脖子,科恩也不急于解釋,實際上科恩一時想不到要怎麼解釋這件事。近衛隊長岩石只好不斷的移動著腳步,阻擋在科恩與伊瓦之間。 分派給伊瓦·梅林的近衛們急得額頭冒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沒有命令,他們不得上前。 “喲,這是怎麼了?”一身宮廷禮服的凱瑟翎·海格出現在花園中,“科恩,你怎麼得罪你的岳父大人了?” 伊瓦·梅林的動作在瞬間凝固,艱難的回轉身,看到自己的女兒正挽著一位貴夫人的手臂走了過來。 “科恩,去處理你的事吧,”貴夫人微笑著走來,“伊瓦伯爵,孩子們年紀小,有什麼得罪的地方還請你原諒啊。” “這個……這個……” “擦擦,”迪爾·梅林走上去,遞過一張手帕,低聲埋怨著,“你還真是不讓人省心呐。”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