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非常時期,婚禮的准備時間很短,但總算請到了所有應該請的客人。 當然,因為科恩陛下的堅持,祭司不在客人或見證人之列。但在每個神屬聯盟的城市里,光明神殿都是必須的設施,于是在當天,黑暗城里唯一一個光明神殿的大祭司寫了份措辭強硬的文書送呈天堂島光明神殿,對斯比亞帝國新任皇帝這種藐視神權的行為做了激烈的抨擊。 舉行婚禮──這就是斯比亞第十七代皇帝,科恩.凱達上台後干的第一件事。 叛軍、其他行省總督勢力、各國皇族、甚至是魔屬聯盟,他們隱藏在黑暗城的情報系統也在最短的時間把這個消息傳遞出去。 在婚禮議事開始之前,科恩.凱達的三位妻子為迪爾.梅林小姐舉行了一個小小的歡迎會。 “順便還有個小小的問題需要協商解決。”反正菲琳是這樣說的。 在迪爾.梅林跟隨科恩的母親到達黑暗城之後,三位夫人(現在還不能稱為皇妃)就跟迪爾.梅林小姐見過幾次面,此後還在一個房間里辦理公務,除了身份的差異之外,相處的倒也還融洽。 那麼在今天,在迪爾.梅林即將成為科恩正式的妻子前,菲琳覺得有必要告訴迪爾一些事情。 三位夫人和一位准夫人圍桌而坐,眼下的情形,這氣氛多少有些尷尬。 “迪爾,請妳相信,我們沒有絲毫的惡意。”菲琳首先開口:“只是在妳成為科恩的妻子之前,有些事想讓妳知道,我想科恩還沒機會向妳說明。” “妳請說,菲琳姐姐。”新娘打扮的迪爾顯得很嫻靜。 “是這樣,對一般人來說,科恩是個舉止怪異的人。”說到自己的夫君,菲琳臉上的神情有點無可奈何:“但他是我們的夫君,我們都愛著這個男子,所以作為他的妻子,我們要比一般人承擔更多的責任與義務。” “我明白。” “科恩曾經跟我說過,在舉行婚禮之後,妳正式的職務和我們一樣,是帝國的市政監督。”菲琳說:“那麼,妳將主要管理商業,以前在萬普發展的私人流通體系依然歸妳管理。” “關于這方面,夫君上次也跟我說了。” “但誰也沒想到事情會發生這麼大的變化,”菲琳苦笑著:“科恩近來的情緒很不穩定,我們還好點,但真怕妳會不習慣。” “那麼,以前也曾發生過這樣的事嗎?”迪爾輕聲問。 “我們,我們是和科恩一起長大的,”凱麗接過話:“在成為科恩的妻子之前,我們三個都是他的朋友。” “我知道了,”迪爾點著頭:“科恩也對我說過。” “凱麗這話沒有其他意思。”溫絲麗急忙解釋:“只是相對于其他人,我們對科恩的性格更了解一些,承受能力也更強一點。” “是這樣,”菲琳說:“科恩身上的缺點不少,作為他的妻子,我們一直在努力的幫助他往正確的方向。也許在外人看來,我們的決定或行為有些難以理解,但我希望妳能理解我們。” “我想問……”迪爾低著頭:“妳們都愛他嗎?” “是,”菲琳點著頭回答:“這是肯定的。” “那麼,我想我能理解妳們。”迪爾抬起頭,平靜的注視著菲琳:“三位姐姐跟科恩十多年的感情是深厚而真摯的,我跟科恩兩年的感情也同樣是深厚而真摯的。對我而言,科恩是我唯一傾心的男子,在愛他的基礎上,我願意為他付出。” “這樣是最好的結果,”菲琳握住迪爾的手,柔聲說:“那麼,讓我來告訴妳,我們跟科恩的秘密……” 然後,門外的百合就聽到迪爾發出聲聲驚訝的低呼,阿布在一旁蹦來蹦去,甩頭搖尾玩得十分開心。 中午的時候,婚禮正式開始。 因為剛剛組建的內政體系還沒來得及發放薪金,國相大人事前就一再申明不收賀禮,所以官員們大都以賀詞代替。 其中又以皇家學院院長、帝國軍紀總監提夫.羅倫佐的賀詞最有特色,長達十五頁的賀詞在第二頁就變成了奏報公文,在第九頁後又變成了批評文書…… 此賀詞也成為唯一一份被內政廳抄錄副本保存的皇帝婚禮賀詞。 以此為開端,皇帝的婚禮充滿了“務實”的氣氛,各位官員和異族首領們手拿酒杯,三三兩兩的商量著政務,秘書們把書桌搬到花園里,書寫著長官剛剛下達的政令。軍官聚在花園的角落,折樹枝在地上畫著地圖,對比敵我雙方優劣,互相詢問軍糧的解決方法…… 最符合婚禮氣氛的,還是美麗的新娘。 在某一天,成為心愛的人的新娘,這應該是每個女孩最綺麗的夢想,迪爾.梅林小姐當然也不會例外。 作為萬普最大的走私商人,迪爾.梅林小姐為自己准備了最合乎身份的婚紗,戴著母親留給她的那套首飾,挽著已經“浪子回頭”的父親的手臂,緩緩步入總督府前廳──俏麗的容貌,高雅的儀態,一出現就征服了前廳所有的客人。 身穿禮服的科恩走過去,迎接自己的新娘,但在這時候,又發生了第二件讓以後的民眾津津樂道的事──新娘的父親,新進伯爵伊瓦.梅林死不放手不說,還用一種奇怪的、仿佛包含著恨意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女婿。 至于事情接下來的發展有各種說法,有的說是新郎硬掰開了岳父的手,有的說是新娘踩了父親的腳……反正伊瓦.梅林伯爵沒能阻止婚禮的進程。 沒有祭司,就由官銜最高的國相和斯比亞帝國學院總導師共同主持,他們同聲宣布科恩.凱達與迪爾.梅林成為夫妻,此合法夫妻關系立即被帝國內政廳書記官記錄在案,標示著迪爾.梅林自此成帝國皇帝的四位妻子之一。 接著,就是新郎吻新娘。 稍後,國相還宣布原黑暗行省的三位市政監督升職為帝國內政監督,同時,迪爾.梅林也成為了第四位帝國內政監督。四位內政監督地位崇高,除了輔助國相管理政務,還肩著負監督內政廳的職責。 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客人們在議事之後繼續商量政務,連換過衣服出來的新郎新娘也加入了這個行列──在這個婚禮上,到天黑為止,帝國內政廳一共發出了二十七項政令,軍部向軍隊下達二十五次命令,其余做出的決定、取得的共識更是不計其數。 總而言之,這是個奇特的婚禮。 在婚禮舉行的同時,通往黑暗城的幾條道路上都有馬隊急馳而來。他們分別是已經升任帝國總參謀官的卡羅斯少將、帝國第二軍團指揮官海爾特准將、還有帝國第三軍團指揮官莫亞准將。 總參謀官每經過一道關卡,都會發布一道相同的命令:接報,有奸細冒充科恩.凱達陛下,自黑暗城偷走極為重要的文件,即時起,關卡封閉,如果有人自稱是科恩.凱達陛下,立即擒拿。活捉,絕對要活捉! 至于海爾特准將和莫亞准將,也向路過的關卡下達了內容差不多的命令。 這三個人本身就絕頂的聰明,而且他們跟科恩.凱達在一起的時間最長,近幾年來幾乎是形影不離,只有他們發現了問題,而身處黑暗城的人們──比如科恩的父母和他的四個夫人反而沒察覺到。 黑暗城總督府里,為婚禮而來的客人們逐漸散去。科恩到父母的房間道了晚安之後,准備回新房休息。在路過花園的時候,科恩還跟菲琳談了話,一切都顯得是那麼的正常。 新房里,魔法燈放射出柔和的燈光,再次換過衣服的迪爾.梅林正等待著夫君。 敲過門後,科恩.凱達走進房間,並回頭吩咐岩石等護衛早點回去休息,並表明自己明天還要去軍營視察。 乖巧的百合為新婚夫妻准備好一切,抱著阿布就要離開。 “百合,把阿布留在這,我很久沒跟阿布玩了。”科恩接著阿布:“妳也很累了,回房休息去吧!” “是的,少爺。”百合還是用老稱呼,這也是科恩一再堅持的。 迪爾笑笑,走上去幫著科恩脫下外衣。 “菲琳他們跟妳說了嗎?”科恩隨意的問著:“我很驚訝,她們允許我進妳的房間。” 迪爾微紅著臉,小聲回答:“菲琳說,你和她們的約定不涉及我。” “原來今天的四夫人會議就是說這個。”科恩少見的笑笑:“我白擔心了。” “科恩,大家都在為你擔心,你可一定要振作起來啊!”迪爾輕聲說:“為了你,我們都很努力呢!” “我知道……”科恩點點頭,抱過迪爾:“讓我看看我的新娘。” 四目相對,迪爾的雙頰羞得通紅,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 “迪爾,我想告訴妳,我非常的愛妳。”科恩用手撫摩著迪爾的臉:“妳能成為我的妻子,我覺得自己非常幸福。” “我……我也是一樣。”迪爾回答著,她聽到了自己激烈的心跳聲。 “我常常管不住自己,還會常常做些傻事。”科恩在迪爾耳邊低聲說:“就算是那樣,妳也會原諒我吧?” “我……我原諒你。” “謝謝妳,我親愛的妻子。” 但是,接下來的卻不是深情的熱吻。 科恩把左手食指點在迪爾的額頭上,一臉嚴肅的詠唱出一段咒語。 察覺到不對的迪爾只來得及睜開眼睛,但整個身體已經被魔法禁錮,不但動不了,連聲音都無法發出。 迪爾的眼中流露出疑惑。 科恩把迪爾抱到床上,從懷里掏出幾封信。 “迪爾,妳聽好。”科恩把信一封封的放到迪爾身邊:“這一封是給父親的,這一封是給母親的,還有給菲琳她們的;給內政廳的命令和給軍部的命令在這個信封里,最後一封是給總參謀官的。” 說完,科恩站起來脫下身上的衣服,穿起一套不知道從哪拿來的侍衛服。 “阿布,去那邊變身,換上這身衣服。” 當阿布變身,兩個科恩同時站在房間里時,迪爾的眼中已經是淚光瑩瑩。 “阿布,我走之後,迪爾就是你的主人,所有的事情都要聽迪爾的。”科恩把黑色盔甲的胸甲套在阿布胸前:“在官員們面前,你就是我,明白了嗎?” “是的,主人。” “現在,送我出去。” 走到門邊的科恩遲疑了一下,又回身走到迪爾床前。 “這是給妳的,”科恩親吻了迪爾:“丈夫的親吻。” 迪爾的淚水湧出了眼眶。 因為有了上次的意外,所以總督府的守備相當嚴密,黑暗城里的守備力量也加倍。但在阿布變身的“科恩陛下”叫過一名當值軍官,命令這名軍官把一名“身負秘密任務”的侍衛送出黑暗城的時候,當然就不成問題了。 這名侍衛取了馬匹,在手持科恩的親筆通行信的軍官護送下,一路出了黑暗城的城門。 城外的田野一片黑暗,科恩避開了商路,順著一條鄉間小道繞過了出黑暗城的第一個關口──這小道上也有士兵把守,但科恩有通行信箋,一切不成問題。 但在一個小小的隘口上,科恩遇到了真正的問題。 一個魁梧的身影占據著道路,周圍還有更多的人影,看來他們在這里等了很久。 科恩慢慢的拍馬上前,心里想著對策。 魁梧的身影也向前兩步。 “長官,你來得有點晚。”一個低沉、堅毅的聲音說:“我們已經等了好一陣了。” “嗯,不是讓你回房間休息嗎?”科恩說:“岩石,你帶著近衛隊跑這來干嗎?” “長官在哪里,近衛隊就在哪里。”岩石又上前一步:“在我們死光之前,近衛隊不會讓長官面對危險。” “這樣說來,你們只是要陪我一起,而不是要把我弄回黑暗城嗎?”岩石的話科恩有點意外:“是這樣嗎?” “我們不是內政廳的人,我們也不屬于軍隊,我們只是長官的近衛隊。”岩石再次強調自己的話:“你是我們的長官,長官在哪里,我們就在哪里。” “既然如此,”科恩笑笑:“我們一起出發!” “是的,長官!”岩石一個立正,向科恩行了一個標准的軍禮,然後轉身命令:“牽馬,准備出發。” 岩石騎上他那匹特別“健壯”的花馬,跟科恩肩並肩的緩慢前進。 科恩問:“你帶了多少人來。” “六個近衛小隊,幾乎是所有的精英。”岩石回答說:“因為長官你說明天要去軍營,所以我們就以提前勘察路線的藉口出來的。” “怎麼猜到我的想法的?”科恩又問。 “每一個有血性的男人都會這麼做,”岩石回答說:“不難猜。” 科恩默念幾聲“有血性的男人”,沒有再開口說話。 “目標邊界。”出了隘口,科恩吩咐岩石:“要快!” 當東方的天空有淡淡的白色出現時,苦命趕了好幾天遠路的總參謀官駐馬黑暗城城門下。一臉的疲憊、滿腔的焦急,讓這位一向沉穩的軍官變得非常急噪,差點就給了開城門手腳不利索的小兵一馬鞭。 但卡羅斯終究是卡羅斯,雖然心急如焚,他進城之後仍然沒有聲張,連進總督府也是走後門。 在這個時候,偏偏就有人敢無視他的軍銜和職務阻攔了他,而且還是個女人。 這個女人,當然就是新任總督府內廷主管,露西小姐。 這個“臉上永遠都帶著淺淺的笑、但永遠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女子,帶著四個侍女,就是不讓卡羅斯進入科恩.凱達休息的院子。 “這里不是軍營,也不是內政廳,這里是陛下的內院。”露西輕聲細語的說:“請軍官先生體諒陛下連日的辛勞,讓他睡到天亮。” “緊急軍務。”嘴唇干裂的卡羅斯這樣說。 “請找國相大人。”露西小姐說:“除了陛下的父母,以及陛下的四位妻子,誰都不能在這個時候進入。” “科恩長官,晚上沒出去吧!” “不能告訴你。” “我……饒不了妳。”卡羅斯有生以來第一次威脅別人,而且在此同時揮舞拳頭:“妳的行為不能原諒!” 然後,卡羅斯一陣風似的跑步去了國相大人居住的院落。 當維素國相帶著卡羅斯再次回到這個院門時,露西小姐又把帝國第二軍團和第三軍團兩位准將指揮官擋在了院門外。 不過這一次,卡羅斯少將頓時對這位看起來比較嬌弱的小姐有了新的認識──海爾特准將的配刀就架在露西白嫩的脖子上,即便是一位堅定的軍人,也很少能在這樣的情況下臉色如常。 維素國相走進科恩的房間,不一會就被身著便裝的“科恩”和迪爾.梅林送了出來。 站在院門外的三位將軍同時呼出一口氣,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維素國相看著三個人,一副又好氣又好笑的模樣。 “你們三個啊!我要怎麼說你們才好?”國相挨個數落著三位軍官:“什麼時候能不這麼冒失?如果是你們進去,還不知道會被科恩修理成什麼樣子。皇帝陛下的新婚之夜,你們都不肯老實點?” “是,是我們的錯。”三人異口同聲的道歉,特別是卡羅斯,他總覺得露西總管的眼光有些難以面對。 “前線沒事吧?”維素國相教訓完了三個人,隨口問了一句。 “短期之內,叛軍難以組織起成規模的進攻。”卡羅斯馬上回答:“他們新近慘敗,至少需要一個半月的時間。” “這樣就好,正好我也有事情找你們,路上辛苦了,還沒吃早飯吧?”維素國相手一招:“走,去我那坐坐,科恩在中午的時候會接見你們的。” 三個人乖乖的跟在國相後面。 國相大人背著手走著,幾封信被他捏在手里。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