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魯曼登基的消息,在短時間里就傳遍了神屬聯盟。比斯大陸上的每一個帝國、每一個貴族世家甚至每一個異族首領,都在第一時間得到了這個既在人意料之中,卻又讓人惶惶不安的消息。 各個魔屬帝國也在專心關注著事態的發展,他們把這當成一場難得的喜劇。 神屬的各個帝國,他們的君主已經從神殿高層的變動中,看出神族對待這件事的態度有了變化,不再像以前那樣一味的偏袒魯曼。 而貴族世家和異族首領們,多少也從撤軍及物資禁運上看出些不好的苗頭……在隨後的會議上,各方勢力都無法正確判斷神族最終的想法,只好做出靜觀其變的決定。 在他們看來,斯比亞帝國里現在一邊是硬著頭皮登基的魯曼,一邊是苦苦抵抗的凱達家族,在這其間還夾雜著無數兩邊討好的小股勢力…… 兩方最後誰勝誰敗,又有誰敢拍胸脯保證?而魯曼的手下高官又一個接一個死于非命,對這些以享樂為終生目標的貴族來說,一份血淋淋的威脅比任何外交手段和戰爭勝負更令人恐懼…… 斯比亞帝國的命運,還真不是一般程度的變化多端。 科恩帶領的手下一直游弋在聖都周圍的幾個行省里,這里能最大限度的獲取情報。當然,魯曼登基的一份情報也會傳到科恩.凱達手中。 但科恩只談談一笑,把這情報撕碎丟到一邊,叫人在地上攤開地圖。 “魯曼一登基,為鼓動士氣就必定要對黑暗行省用兵,就算是不立即開打也會先調兵運糧。”科恩指著地圖說:“告訴天照,把魯曼的後勤基地找出來,保持和黑暗必要的聯系。” “長官,我們還不到一百人,魯曼的後勤就算被找出來我們也無法打擊……” “照我的話做。”科恩站起來:“就這樣。” 看著科恩離去,近衛隊里的幾個隊長面面相窺。 岩石想了想,還是先把命令傳達下去。 “長官是想做什麼?”一個隊長小聲問大家:“難道要襲擊後勤基地?” “大家不要做無謂的猜測。”黛納說:“長官自然有他的想法,我們盡力去做就好了。” “那我們……”一個隊長看了看遠處的科恩,然後壓低了聲音說:“要不要在適當的時候把長官架回去?” “看情形,我能力有限,可長官的狂暴程度越來越劇烈,我的魔法已經無法壓制。”黛納回答說:“長官差不多鬧夠了,等這次行動一結束,我們就這樣做……” 幾個手下在商量怎麼把科恩打暈運回黑暗,岩石靜靜的旁聽著,一句話也不說──大家早就知道他也有這個意思,不過以岩石近衛隊長的身份,他不能帶這個頭。 “禁聲!” 一名樹上的望哨打出手勢,不一會,派出傳遞情報的近衛隊員就來到幾個隊長面前。 科恩面無表情的聽著最新的情況。 由于其他神屬國的雇傭兵退出,魯曼自己培養的嫡系部隊終于閃亮登場。一支支裝備精良的部隊,從十來個行省的苦役場開出來,分散于各國的匪徒,也一批批聚集到聖都的軍營里套上了軍裝。 再加上被重金招募而留下的各國士兵,他手上可以調動參與進攻的部隊足有三十萬。 但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有跡象表明,魯曼有一支部隊已經開拔很久,沿著國境線繞向暗月行省後方。 魯曼的真正勢力顯露出來,也不可等閑視之,三十多萬人,集中的話是很大一堆。 “長官。”傳回情報的近衛隊員喘著大氣說:“這些情報是剛剛到達的,黑暗那邊應該還不知道。” “如果他們前後夾擊,暗月行省肯定危險,但情報傳回黑暗起碼需要十天,這情報還要花時間中轉。”岩石抬起頭來:“那樣會出事的。” 科恩的手指在地圖上緩緩滑動著,最後停留在聖都的標志上。 “打人要打痛處。”科恩淡淡的說:“我們去聖都。” “聖都?” “現在去阻止那支繞路的部隊是不可能了。”科恩緊了緊腰帶:“我們唯一可做的,就是打亂他們正面的安排。” “我們還不到百人,無法對敵人造成任何實質性的打擊。”一個隊長接過話:“長官你也常常教育我們,遇事不能沖動。” “這可不算是沖動。”科恩對這個手下投去贊許的目光,開始強調這次行動的正確性:“我們只是去傳遞一個訊息,讓敵人以為我們了解了一切就可以……” “那這是……” “敵人會認為我們知悉了他們的一切,從而改變計劃也有可能……老辦法,讓敵人自己打敗自己。出發!” 當天下午,順著運輸車隊留下的痕跡,科恩找到了位于聖都城外的一個叛軍糧庫。 這個糧庫是整個叛軍五大儲備糧庫中最大的一個,曆年來儲備了大批的糧食。糧食平時全部放在地下倉庫,外圍守衛相當嚴密。 這次為了給即將調動的叛軍提供糧食,地下倉庫的糧食被逐批取出,全部露天堆放著,正等待車隊裝運。 看著遠處地平線上堆放得像小山一樣高的糧食,科恩非常吃驚。叛軍第一次竟然就要調運這麼多的糧食,他隱約可以推測出進攻軍隊的規模。 “聽好了,叛軍一定還有其他的基地,軍械、衣被、木材、馬匹等等……”科恩對身邊的岩石說:“通知天照和瑪法,在靠近聖都的地區,只留夠必須的情報人員,其他的立即集中。” “是。” “再命令他們,所有通往黑暗、暗月兩個行省的道路,必須徹底破壞。”科恩抹去頭上的冷汗:“一站一站往回傳遞,一站一站的給我破壞掉!橋梁、隘口、峽谷,給我挖坑、用洪水沖、引發山崩……” 岩石一邊記,一邊提醒:“聽說國相大人也派出很多小部隊……” “讓他們破壞各地的補給站。”科恩說:“不要再暗殺重要官員了,襲擊各個補給站和運輸車隊!” “是!”岩石說:“那我們做些什麼?” “我們要盡量破壞敵人的計劃……人手不夠,我們要分開來行動。”科恩想了想:“我會把你們要做的事安排好,我去聖都里轉轉。” “長官,這可是在聖都,守衛很嚴密的。” “不管怎麼嚴密,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聽說叛軍新任的丞相是個很重要的人物,魯曼非常倚重他……這件事真正的重點應該是在他身上。”科恩拍拍岩石的肩膀:“沒事的,我會好好的給這位年輕人安排一個節目。干完這事我們就回去。” 三天後,聖都皇宮。 新任丞相手拿大把公文,快步走進了魯曼陛下的書房。在魯曼的書桌對面,一字排開站了好幾個將軍,正在討論著軍務。 “陛下日安。”丞相把公文放到書桌上:“這些都需要陛下的簽字。” 魯曼一邊拿過筆,一邊問著丞相後勤進度。 “各方面都很順利,陛下的計劃非常有效。”丞相謙卑的說:“敵人的暗殺行動也得到了遏制,近幾天來再沒有接到主要官員被暗殺的消息。” “停下來就好啊!這段時間讓幾個暗殺者鬧得人心浮動。”魯曼出了口大氣:“但我們不能放松警惕,集中到聖都的獵殺者不能解散,要隨時做好出動的准備。” “是。” “我們的軍隊正在向前線開進,但是新年之後雨水多起來,道路泥濘了些。”魯曼站起來,在房間里來回走動:“要確保行軍的進度。此外,聖都官員的安全你也要多費心。只要撐過了這段時間,這個棘手的問題就算解決了。” “明白。”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科恩跟手下剛剛分配好任務,一隊隊緊急集合到聖都的情報人員分散開來,喬裝打扮後向預定的目標靠攏。 這些都是年輕人,大多數人還曾經在黑暗行省軍事院校受過訓,一聽說要干回老本行,又是“老板”帶隊,一個個差點沒歡呼起來。 整個計劃安排得相當周密,十幾隊人,突襲時間、突襲手法、撤退路線、彙合地點、隱藏地域……科恩全部叫他們背了下來。 擔心各個小隊的戰斗力不強,科恩還打散了自己的近衛隊,把他們分派到每一個小隊中去。 當岩石對科恩的安全表示擔憂的時候,科恩說:“我就不去了,做完事,你到聖都城里跟我彙合。” “長官你干什麼去?” “我要觀察叛軍高層的反應。”科恩說:“他們已經更換了一批最重要的官員,體制也跟從前不大一樣,不看看的話以後打起仗來我心里沒底。” “帶些護衛吧!” “不用!你們要做的事關系到兩個行省的安危,多一個人就多一分把握。”科恩低聲說:“如果你們的行動失敗,我們的軍隊會有極大的損失,你記住,拼了命也要給我完成命令!” “可是……” “可是你媽的……”科恩破口大罵:“你懂什麼!滾!” 岩石還想反對,可看看科恩的臉色,還是沒說出來什麼話。 換上便裝,科恩一搖三晃的進了聖都的城門。 走在聖都的大街上,看到那些店鋪、那些行人,周圍的一切景物都是那麼的眼熟,幾乎不可抑制,自己與菲謝特一起經曆的那些快樂往事在科恩腦海中一一浮現……可現在,這已經是叛軍的首部了。 一想到叛軍,科恩心里就翻騰起能吞噬一切的怒火。 但做為一個指揮官,他也保留著那一絲起碼的理智……雖然調集了聖都周圍所有的人手,但這點力量是無法完成自己交代的全部命令。就算他們好運完成任務,也沒命全身而退……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聲東擊西,以自己為誘餌,把聖都警戒隊伍牢牢的粘在城里,為手下贏得時間。 至于自己的安全,科恩沒考慮過,一來沒那個空閑,二來他的心已經麻木。連他自己都沒想通,為什麼菲謝特一倒下,自己眼中的世界就變得一片昏暗。 這是什麼樣的世界啊!發生的一切再與自己沒有絲毫的相干,科恩對所有的一切再沒有喜歡與厭惡的情緒…… 不,這話不是很正確,應該說,他整個人、整個心,都停留在菲謝特倒下的那一刻。這個世界對他而言只有以前,沒有現在,也沒有未來…… 除了血液的殷紅,他的視野再不能感受到其他顏色。除了渴望殺戮的狂暴,再沒其他情緒能支配他的身體…… 從那刻起,科恩沒把敵人的命當回事,同樣的,他也沒把自己的命當回事,反正自己早該死了,在菲謝特倒下的那刻,自己就該死去。 在街道拐角買了一瓶劣質紅酒,科恩當街狂灌一口,可除了感覺到液體的冰涼之外,舌頭沒有給他的大腦發出任何其他的感覺。 之後科恩拐進一條小巷,只是幾個圈子下來,他就甩掉了偷偷跟在他身後的一組近衛。 天剛黑的時候,辛苦一天的丞相終于離開了皇宮,一隊護衛踏著整齊的腳步,把這位帝國新貴送回他的府邸。 在前庭安排了瑣事,丞相帶著幾個仆人走進花園。建在水池上的涼亭中已經擺放好了晚膳,他每天的晚飯都在這里吃。 “大人,禮儀大臣的管家上午來過。”細心的管家為主人披上一件藍色外衣:“說是請您明晚去他的府邸做客……” “替我回絕掉。”丞相輕柔的聲音響起:“我不想看他的臉。” “是的,還有幾位將軍……” “一起回絕。”丞相的語調里很明顯帶有不滿的情緒:“那是一群粗魯的俗人。” 聽到丞相的話,一位看起來像是侍妾的女子走來,一路抿嘴笑著:“從您來到聖都,還沒看到您開心的笑過。” “如果換了是妳,妳一樣不會開心。”丞相對身邊的人解釋著,毫不介意的袒露自己的心情:“早就聽說聖都是個好地方,可來了才知道,聖都現在和占據他的人一樣──都是那麼汙濁不堪。” “看你說的,難道這個帝國就沒有你感興趣的人物?”侍妾笑笑,兩只手整理著丞相的衣帶:“你的陛下呢?他怎麼樣?” “陛下?你說魯曼?”丞相淡淡的說出句大逆不道的話:“那是一個快活到頭的瘋子。” “好啊!我要去告發大人。”侍妾繞到丞相身後,用溫柔的雙手撫著丞相的脖子:“可憐的丞相大人啊!你會被你的陛下嚴厲的處罰呢!” “魯曼的處罰有什麼特色?不如被妳處罰好了。”丞相坐下,臉上出現柔和的笑容:“不能吃到妳為我准備的食物,就是對我最大的處罰。” 漂亮的侍妾微紅的臉上露出欣慰的表情,坐在丞相身邊,叉起一塊食物放到丞相嘴里。 “清淡、柔和、細膩……”丞相發出一聲由衷的贊歎:“能吃到這樣精美的食物,也算是我到聖都來辛苦的唯一酬勞。” “謝謝誇獎。”侍妾歪著腦袋:“老實說出來吧!你今天為什麼會這麼高興?” “被妳看出來了呢!”丞相靦腆的一笑,臉上隨即出現很向往的神情:“今天早上魔獸密探傳來消息,我們的那位朋友好像來到聖都周圍了。” “你是說他。”侍妾握著銀叉的手凝在身前:“神佑騎士科恩.凱達?” 丞相微微點頭。 “他終于來了聖都,我做這些事也就不覺得冤枉。”丞相取過侍妾手中的銀叉,把食物放到嘴里:“不過有些奇怪,他此前一直做些莫名其妙的事,如果不是安排一支部隊突襲暗月,還不知道他要拖到什麼時候才來。” “真是任性,把正當的複仇行為說成是莫名其妙。”侍妾毫不客氣的擰了丞相的肩:“當心他來取你的人頭……” “嗯……要是他來取了我的人頭。”丞相壞笑著,用手托起侍妾的下巴:“妳要不要為我複仇?” “討厭。”侍妾打掉丞相的手:“不准再調皮。” “真擔心他直接去找魯曼啊……”丞相站起身來,走到圍欄邊:“魯曼的宮廷護衛已經換過,實力不可小視。雖然我做了些安排,但科恩.凱達的心思難以捉摸,如果他胡來,那可就影響我們的計劃了。” 在距離涼亭不遠的假山處,在層層枝葉掩蓋下,科恩血紅的眼睛正盯著丞相,在他手里,一張引弦待發的連射弩正對目標。 早在今天下午,他就潛入了丞相府,偷偷摸摸的在花園里完成了好幾個陷阱,也為自己安排好了撤逃的路線,現在就只等天黑。 “不用擔心,魯曼對于他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仇人,他必定會為魯曼好好安排一番,不會讓這個人死得太快太容易。”侍妾轉頭說:“我想他會先找上你的。” 丞相笑著正要回答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卻微微停滯了一下。 “嗯,開瓶上好的紅酒。”丞相吩咐:“都退下去吧!” “不是說討厭喝酒嗎?” 丞相的身子沒動,但語氣有點細微的變化,不再有調笑的隨意:“凡事皆有例外。” “明白了。”侍妾站起來,招呼管家拿過紅酒:“不打擾你了。” 丞相轉過身,面對假山坐了下來,一邊把飄散著淡淡香味的美酒倒進兩只精美的銀杯中,一邊微笑著說:“有貴客光臨,我感到非常榮幸。” 科恩心跳保持著正常,丞相剛才的言談舉止已經讓他很奇怪,現在這句話對他反而不會有什麼震撼效果。 “聖都物是人非,心情不好是必然的。可就算心情再怎麼不好,也不必學流浪漢,去喝那種下三濫的東西啊!”丞相神態專注的倒好了酒:“高貴的,始終是高貴的,說話做事都應該符合才對。我說的對嗎?斯比亞帝國正統皇帝──科恩.凱達陛下。” 科恩還是沒動,手里的弩箭依舊對著丞相的臉。 丞相神態自若的對著假山而坐,俊俏的臉上掛著淺淺的笑,飽含英氣的劍眉下,明晰的雙目正閃現出難以捉摸的眼神。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殺戮之魔2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