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說起來呢!陛下來聖都也不是一兩天了,為什麼今天才想起到我這來?難道凱達陛下認為我的官職還不夠重要嗎?”看科恩不理會自己,年輕的丞相自嘲似的一笑:“如果陛下是這樣的想法,那還真是傷我的自尊啊……” 在此之前,科恩花了很多時間詳細偵察府邸,花園周圍更是布下了陷阱。他現在敢肯定,此刻的花園中除了丞相不會再有其他人,但這個丞相的反應怎麼會如此的奇特? “請陛下過來坐吧!不管您要什麼都好,您總歸是要過來的。”可丞相的聲音偏偏聽起來又是那麼的真摯:“陛下就不要再繼續傷我的自尊了,其實我個人對陛下充滿了好奇與期待。” “你的自尊我並不關心,我想要的不是這個。”科恩再次分析眼前的形勢,除去身上的偽裝,暗暗戒備著踏上了花園中的小徑,筆挺的身影一步步走進丞相的視野:“我想要的東西,就一定要得到。” 看到科恩,丞相微斜的身體立即正了正,明亮的雙目流露出一絲欣喜神色……但科恩本人的心思不在這上面,他現在一心所想是怎麼才能讓眼前這人血濺命斷。 “陛下不需用這樣強硬而冷漠的口氣說話吧?你想要的東西我有,我也沒說不給啊!”丞相露出親切笑容,用平和的眼神打量科恩,就像是在對待一位分別多年的老朋友:“請過來坐吧!我一直期待陛下的到來,我們可以喝上一杯。” 面無表情的科恩走入涼亭,在丞相對面緩緩坐下,長劍放在手邊。 丞相把一只酒杯推過去,自己拿起另一只:“陛下喜歡嗎?這可是好酒。” “不習慣。” “不勉強。”丞相自己喝了一口:“天還沒全黑,距離科恩陛下動手應該還有點時間,我們來談點什麼吧!” “這段時間以來,”科恩冷冷的看著眼前這個不知死活的人:“我習慣了沉默。” “請不要拒絕我的好意,我這官當得很沒意思,簡直可以說是乏味到極點……倒是一直希望能跟凱達陛下見面。” 科恩一時不清楚這人在想什麼詭計,也懶得去計較,不過手指卻搭上了劍柄。 “做事不能著急,現在還不到殺人的最佳時機。”丞相看看天色,仿佛洞悉科恩的全盤計劃:“城門還沒關呢!” 科恩沖丞相一揚頭:“看來,你知道我要做什麼。” “當然了,我清楚陛下的所有計劃,並且我可以告訴陛下,以前我從未在那個糧庫調運過糧食,這次之所以動用這個糧庫,就是想把它送給您。”丞相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怎麼樣?我的科恩陛下,這份見面禮准備得還合適吧?” “我沒打算放過你。” “但我打算幫助你。” 科恩心中的疑慮越來越濃,這種脫軌的場面讓他感到不安。 “雖然于事無補,但我還是得承認。”科恩淡淡的說著話,手指壓上了劍鞘上的機簧:“你的求饒方式有新意。” “你還是不肯接受幫助這個形容嗎?可惜我做出了如此友好的表示。”丞相遺憾的搓著手:“好吧!我承認幫助這個形容不是很恰當……應該怎麼說呢!這實際上是我對你的施舍。” “施舍?”科恩的嘴角向上一翹,久違的詭異笑容浮現臉上:“有意思。” 手指一壓機簧,黑鐵長劍的劍身彈出一點,科恩右手握住劍柄,緩緩的拔出了長劍。 “不要生氣嘛!我們的第一次見面不要搞得如此緊張。”丞相優雅的伸出一根手指,修長的手指點在指著自己的劍尖上,輕輕的撥開:“事實上,你就是殺了我也沒辦法做到你想做的事。” 科恩的腦袋微微一偏,凌厲的眼神逐漸變得狠辣。 “讓我們來做個交易好了。”丞相笑咪咪的說:“我幫科恩陛下把聖都攪成一鍋粥,讓陛下的人有機會突襲那幾個基地。” “我承認,這條件對我來說很有誘惑力。”科恩不置可否的反問:“那我又必須為此付出些什麼?” “唯一的條件,就是耽誤陛下一點點的時間。”丞相舉起酒杯,將里面的液體一飲而盡:“用這一點點時間,陛下可以跟我聊聊人生、聊聊理想。” “人生……理想?我跟你談?”科恩的眉毛一挑:“你***唬我?!” 科恩忍無可忍的出手,手中長劍隔著桌子激刺而出,劍尖那一點寒星奔向丞相的喉頭! “叮!”的一聲,丞相手腕翻轉過來,用酒杯套住劍尖。他依舊保持滿面的笑容,對科恩的舉動是既不驚訝也不生氣,但在眼神中卻隱含一種“你的能力僅是如此?”的疑問。 科恩什麼時候被人這樣輕視過? “去你媽的!”科恩一聲怒罵,整張桌面被他一腳踢起,桌面翻滾著向上飛去,菜汁盤盞被甩得到處都是,通體發光的黑鐵長劍向丞相發起一系列閃電般的連續刺殺。 “叮叮叮……叮!” 看著科恩向自己發起攻擊,年輕的丞相臉上出現一種與他的年紀毫不相稱的沉穩神情,溫柔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胡鬧的小孩,他左手背在身後,拿著酒杯的右手在身前移動,雖然動作看似緩慢,可科恩凌厲的連續刺殺就被這一只酒杯化解掉…… 一只銀制酒杯算什麼?要知道在科恩手上,這柄黑鐵長劍可以貫穿五層鎧甲! 等科恩迅雷般的十五劍刺過,丞相左手伸出,曲卷的中指彈在黑鐵劍身上。 “鐺!”的一聲,科恩向後一個空翻,穩穩站在涼亭邊,面色凌重之極。 石制的桌面掉落下來,丞相左手一扶,厚重的桌面輕輕一震,分毫不差的落在原來的支架上……一點響聲都沒有。 “十五道裂痕,可惜了這只酒杯呢!”丞相端詳了手里的酒杯,惋惜的說:“這是我在聖都最喜歡的東西之一,我要你賠。” “以你的本領,魯曼手上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吸引你。”科恩雙眉緊擰,手中長劍緩緩的抬起,一字一句的問:“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這問題不重要。”丞相再看了看天色,把酒杯放下:“差不多要到科恩陛下行動的時間了,你到底要不要我幫你呢?” “你媽的大西瓜。”在這一刻,科恩有些哭笑不得:“你要怎麼幫我?” “我可以……”丞相非常認真的想了想:“我可以幫你在城里放火,幫你在城里殺人,干脆這樣吧!我叫人去割一只魯曼的耳朵給你好不好?” “你他媽瘋啦!魯曼是我的!” 科恩懷疑自己是在做夢,因為像眼前這麼討打的人,也只能在夢里才有可能出現。 丞相微紅了臉,不滿的輕哼了一聲:“在旁人看來,我這行為的確與瘋子無異,如果凱達陛下也用這種俗人眼光看待我的話……真是可惜,我是以如此友好的態度迎接你……” 話似乎沒錯,可科恩覺得這人的神態就像是一個嬌嬌女,正在向她心愛的情人撒嬌……以科恩的脾氣,哪受得了這個陰陽怪氣的人,他差點一口血噴出來。 暴喝一聲,頭皮發麻的科恩猛的向前躍出,再一次攻向丞相──金黃色的斗氣布滿黑鐵劍身,鋒利的金屬刃口撕裂空氣,劍尖在異樣的嘯聲中奔向丞相的前胸! 丞相右手攏住衣袖,左手伸出,單單用兩根手指就穩穩的夾住了呼嘯而來的劍尖,整套動作是那樣的輕描淡寫。 “差一點就讓陛下偷襲得手。”丞相微微低頭,注視著眼前身體前傾,一張臉漲得通紅的科恩:“我們的打斗就到此為止吧?” 科恩一咬牙,雖然長劍被夾住,但附在劍身上的斗氣突然暴長,聚成拳頭大的一股向丞相撲去。 丞相把夾著黑鐵劍的手指晃了晃,撲去的斗氣就消散在冰涼的夜色里。在一陣輕響聲中,劍身上纏繞著的斗氣也猶如被冰水澆到的火焰一樣向四下消散,只是瞬間,整枝長劍恢複本來顏色。 “再次偷襲是沒禮貌的行為。”丞相笑著說:“現在到我了。” 一抹紅色光帶在丞相白皙的手指上顯現出來,環繞著攀上劍身,並向劍柄蜿蜒而去。科恩知道這事不妙,但一股吸力已經把他的手掌牢牢的吸在劍柄上,根本無法掙脫…… 紅色光帶終于觸到科恩的手。 身體先是微微一顫,然後科恩整個人像是被台風掃中一般,翻轉著向後飛出,撲通一聲掉進花圃,壓塌了一大片名貴的花草。 科恩單手撐地,翻轉的身體猛的加速向圍牆靠攏,途中還不忘引發幾個陷阱──丞相先被一團煙霧籠罩,“嗖嗖嗖!”又有幾枝弩箭在煙霧中穿過! 煙霧中響起一聲輕笑,本應該被弩箭插成刺猬的丞相憑空出現在科恩逃逸的路線上,衣帶飄飄,笑容可掬。 科恩悶不著聲,用出吃奶的勁,臨時改變方向,向圍牆飛掠而去。 丞相手指一彈,紅色光帶再次飛射而出,尖端纏住科恩腳裸──又是一聲巨響,科恩被再次丟進花圃。 “哎呀!”再次站到涼亭里的丞相以手掩口,大驚小怪的叫了一聲:“一時錯手,請陛下原諒……” “……” 一言不發的科恩在花圃中撐起身體,再彎腰撿起掉在身旁的長劍。黑暗的夜色中,這個驕傲的年輕人被屈辱所包圍,一顆年輕的心劇烈的跳動著,怒火熊熊的燃燒起來,使得他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陛下?凱達陛下你沒事吧?”丞相關切的眼光投射過來:“請原諒……” “原諒你媽的……!” 伸手抹去泌出嘴角的血絲,還掛著草藤殘葉的軀體從花叢中穿行出來,一個耀眼的火紅色光圈出現在科恩身體五臂外的距離上,正以科恩的身體為中心緩緩轉動著。 這時候,天空已經完全黑了下來,火紅光圈所散發出來的光芒映紅了整個花園──科恩是不得以才用上這一招,誰能想到殺個文臣還會這麼費勁? “禁忌魔法之怒火燎原嗎……”丞相一眼就認出這光圈所代表的魔法:“陛下還真打算跟我拚命啊?” “混帳東西……拿命來!”科恩躍上半空,夾帶著雷霆萬鈞的氣勢,全力刺出這一劍! 丞相的面色也凝重起來,他雙手平伸,手心向外交疊著護在胸前,十五層白色光幕在身體正面展開──巨響聲中,涼亭被狂暴的氣流沖擊得只剩下一個空架子,紛亂的氣流裹帶著碎石瓦片,以涼亭為中心向四周激射,花園里的假山、草木、圍牆全被打得一塌糊塗…… 稍後,一陣清脆的,如玉石破裂般的聲音回響在花園里,科恩那把包裹在斗氣中的長劍連續刺破四層光幕,但還是在第五層光幕處停了下來……雖然科恩還圓睜著雙眼,可丞相知道他已經力竭。 好整以暇的收回右手,丞相的左手五指一緊,余下十層光幕的邊緣開始向著科恩擴散,就像是一張撒出的漁網,把科恩從頭到腳罩了個嚴嚴實實。 “呵呵,科恩陛下,也只有這樣才能讓你安靜下來。”丞相臉上帶著沾沾自喜的神情:“不過陛下擁有的武技能破開我四層魔法屏障,你的實力就整個大陸來說都很難得……” 光幕中的科恩冷笑著,持劍的手臂微微回收。 “不要再試圖反抗,我們好好談不行麼?”丞相歎了口氣:“我是真心想幫助陛下,難道您真的不明白嗎?” “明白!但本少爺不爽!”光幕中的科恩怒吼著:“就算是要和你談──也要打完再說!” 黑鐵長劍再次挺刺出去,但劍身上包裹的不再是金黃色斗氣,取而代之的是一層薄薄的、淡藍色的亮光──劍尖瞬間刺破余下的光幕,劃開一個大口子! 丞相這次是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真正的驚呼,更不敢再待在原地,在長劍臨身之前,他的身影一閃而逝。 “嘿嘿,干你媽的。”科恩長劍杵地,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用戲謔的眼神看著飄浮在半空中的丞相:“就算你是個不男不女的怪物,也會有被本少爺打飛的一刻……” 做到目前這個地步,科恩已經是花招用盡,看來還是不能占到便宜,他拿定了主意,手上不行,嘴上可得爭口氣。 “我是自己飄起來的!”丞相大聲抗議:“因為我不想讓你受傷……” 科恩站直身體,單手叉腰,只用一根手指指著丞相:“去你媽的,你人都被打飛了,還要嘴硬是吧!” “儀態,凱達陛下要注意儀態。”丞相皺皺眉頭:“身為一個正統皇帝,怎麼能隨便罵人呢?” “不敢說實話的雜碎。”一連串的粗魯髒話從科恩嘴里噴出:“你准備好受死吧!” “好吧!我是被你打飛的。”丞相緩緩降落地面,做了個無可奈何的表情:“你滿意了嗎?” “哼!” “我原本想先和你好好談一下,拉近我們彼此之間的距離,還可以建立一點信任。”丞相上前兩步,大度的笑笑:“但你開口閉口就是殺,頑固不化。出于善意我想提醒你一句,你認為此時此刻,是你危險和是我危險?” “有屁就放,不要耽誤我的時間!” 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科恩向丞相丟出一把匕首,同時躍起身來,向圍牆外翻去。丞相含笑接住飛到的匕首,卻並不阻止科恩的逃跑行為。 科恩越過牆頭,順手引發目前僅余的陷阱,刹那之間,花園中又一次流箭亂飛,煙霧騰騰。 可腳還沒著地,科恩就陷入一片刀光劍影里,先前在花園里出現的那位侍妾帶了幾個仆人,早已在牆外恭候大駕。在發出一陣喝罵之後,灰頭土臉的科恩又被趕進了花園。 侍妾跟著躍進圍牆,收起手中兩柄短劍,向丞相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雖然她只是遠遠的站在科恩身後,可科恩剛才已經領教了她那詭異的劍法,此刻更是覺得如芒刺在背…… “陛下就那麼恨我的花園嗎?”丞相看看一片狼籍的花園:“說到破壞,您可真是擅長啊!” “呸!”科恩大口的喘著氣:“你以為你又是什麼好東西?” “至少聽聽我的計劃吧!在我的印象里,陛下應該是一個理智的人。” “說吧!”科恩靜下心來,以無所謂的口氣回答他。 科恩已經明白以自己現在的本事殺不了丞相,甚至逃都逃不掉。 而丞相呢!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他絕不會殺自己…… 這個丞相是如此的奇怪,身份、武技、魔法都是謎團……所以在肯定丞相不會殺自己的情況下,科恩也樂得聽聽他的計劃,順便用語言消遣一下他。 “看來你是願意談了。”丞相也不再兜圈子:“這只是一個簡單的交易,我可以幫你搞定聖都的一切,但你要接受我的一個挑戰。” “呸!”科恩往地上吐了口唾沫:“你這不男不女的家伙說出的話能信嗎?” “我可以先交貨,你以後再付錢。”丞相哈哈一笑,好像覺得自己的話很有幽默感:“這條件夠優厚了吧!” “好,你做給我看。”科恩以守為攻,當即就收起長劍,背靠在一根殘存的涼亭立柱上,看丞相能做出點什麼事情來。 丞相伸出手,炫耀似的在空中打了個響指。 一個極其丑陋的黑色腦袋從丞相腳下的陰影處浮出來一點,橢圓形的腦袋表面完全被暗紅色的血管纏繞掩蓋,之間有幾個看起來是眼睛的小孔,正在散發著淡綠色的光亮……就算是現在對一切都麻木不仁的科恩,乍看這丑陋的生物,還是忍不住偏過頭去吐了口大氣。 “我的寵物還不錯吧?”丞相沖科恩一揚頭:“很稀有的品種。” “的確,稀有的如同你本人一樣。”科恩沒好氣的回答,再不懷好意的追加一句:“長得也一樣。” “凱達陛下,”背後的侍妾插話:“請不要這樣對待我的夫君,我會難過。” “沒關系。”還沒等科恩說點什麼,並不生氣的丞相已經釋然一笑:“我個人認為,陛下這話是在贊美我的寵物,而不是在貶低我。” 驕蠻的侍妾有些氣惱的盯了一眼丞相,很有點怒其不爭氣的意思。 丞相低下頭盯著腳下的生物,嘴里發出一陣低沉的咕嚕聲。那丑陋的生物眼睛連眨,用一聲嘶啞的低鳴回應了,然後迅速的在沉進陰影中。 “跟你的同伴開完會了?”摸到了丞相底牌的科恩雙手環抱胸前:“這次又給我准備了什麼節目?” “一刻鍾之後,聖都城內十處地點將會燃起大火,包括最高軍事指揮官在內,魯曼手下的五位高官會被殺,若你的手下沒有足夠實力,我甚至能幫你料理那幾個後勤基地。”丞相收起笑容,臉色變得慎重:“對這樣的條件,你覺得怎樣?” “你是魯曼手下第一官員,卻要幫我收拾魯曼,你覺得這毫無廉恥的背叛游戲很好玩嗎?”科恩沒給丞相好臉色:“本少爺最看不起的就是這種人,下賤!” 自從兩人見面後,丞相這是第一次豪爽的笑了出來,差點就笑出眼淚來:“你認為魯曼憑什麼指使我?” “你們這批官員不是由魯曼收養的嗎?”科恩呸了一口:“養只狗、養只豬牠都要認主人,背叛的雜碎養出來的,也只能是背叛的雜碎。” “很遺憾,你這種激怒的方法對我無效,而通常,只有處于強勢的人才會使用這樣的計謀……”看到科恩臉上有點掛不住,丞相立即轉換話題,還做了個請的手勢:“聖都城馬上就會熱鬧起來了,我們換個地方觀看會比較好。” 看科恩點頭同意,丞相以一片薄薄的光幕圍繞在兩個人的外圍,光幕逐漸合攏,從上到下將兩人包裹起來,一陣輕微的顫動之後,這個光球緩緩的升上了天空。 “沒在這樣的高度俯視過聖都吧!”丞相俯身向下,伸開雙臂抒發著自己的感歎:“好一個宏大的城市啊!可惜被汙濁的人類所占據。” “聽你的口氣,你不是人類吧?”科恩的眼光流連在城內各處。 “這就是我欣賞你的地方,如果換成是其他普通人的話,一定會先為自己的安全擔心,問些會不會被發現的蠢問題……不過我只說這城市被汙濁的人類占據,並不是說所有的人類都是卑汙的,所以,陛下僅此推斷我是不是人類不夠穩妥。” “就算你是個人好了,你認為你聖潔嗎?” “你說呢?”丞相毫不做作的聳著肩,臉上顯露出期待的神色:“我想聽聽陛下對我的評價。” “對于你嘛……”科恩臉上露出一個真摯的笑容:“我缺乏評價的熱誠。” “陛下這冷淡的態度真傷人心呢!”丞相的臉色終于冷了下來,換上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我要放棄與你友好交流。” 科恩稍微呆了一呆,深深看了丞相一眼,他沒想到一句不怎麼失禮的話會讓眼前這個怪異的家伙動氣。自己在此之前說了那麼多過分的話,丞相可都是笑咪咪的。 這個丞相,還真是怪異啊!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