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夜風徐徐吹拂,帳幕波浪般蕩漾起來,被火光映照在帳幕上的影子也跟著一陣晃動。 “不是要殺我嗎?”侵入帳幕的陌生人睜開眼睛,輕輕的上前一步,黑色衣襟和腰帶邊角隨風掀動:“那麼,就一起上吧!” 被自己追殺的目標突然現身在眼前,帳幕里的人一片慌亂,而胖子、瘦子在其中還算鎮靜的,兩人一左一右穩住陣形,留出敵人的正面給鳳凰。 “原來是科恩.凱達閣下啊!深夜來訪,”鳳凰微睜著迷蒙的雙眼,誘人的聲息里略帶點顫音:“想怎麼樣啊……” 科恩又上前一步,眼神掃視著身邊的人,臉上露出一抹怪異微笑,熟悉科恩的人都知道,這微笑之下潛藏的是無盡的殺機。 科恩連走兩步,無形的心理壓力籠罩了在場的所有人,站位靠前的胖子更是首當其沖。 雖然胖子把一面圓盾捏得緊緊的舉在胸前,可還是不能消除心中的恐懼,他不由自主的把嘴一張:“你、你就一個人?” “後面還跟了個怪物。”在這時,科恩表現得相當誠實,他用大拇指向上比劃一下:“在那飄著呢!看見了嗎?” “你少來了!我們又不是被嚇大的!”瘦子張口喊:“你頭上哪、哪、哪有什麼東西……” 在瘦子說話的時候,他身後的一名手下卻突然私自行動了。這位傭兵猛的向後飛掠,選擇了一條距離最短,在科恩的角度來看障礙最多的路線,如閃電般沖出……而科恩則饒有興致的看著他。 這名打定主意逃跑的傭兵毫不回頭,幾乎是腳不沾地的沖到帳篷前猛一揮手──帳幕裂開了大口子,在他開始行動到沖出,整套動作一氣呵成,沒有半點猶豫和停頓! 科恩的左手原本是放在腰帶上,這時候已經倒提了一把匕首,就在那傭兵沖出帳幕的一刻,他突然手腕一甩,五指舒展開來,匕首旋轉著飛出,從瘦子的眼前飛過,從篝火的焰頭中飛過,破開幕布! 幕布外隨即傳來一聲悶哼,一股液體被強勁的噴濺到幕布上,發出一陣細微的“沙沙”聲。撕破的幕布像旗幟一樣被夜風吹起,眾人都看到一個人體的模糊輪廓,他在無力的掙紮抽搐,最終又無奈的寂靜下來…… 瘦子被那道從眼前飛過的冷冽寒光嚇到,再也說不出話來,嘴角還冒出一絲血跡──他咬到了舌頭。 全場靜寂無聲,只有那堆篝火還在賣力的燃燒著。 “打個賭好了,這里還剩六個人,如果有一人從我手里逃脫的話……”科恩氣定神閑的把手收回來,還撮了撮手指:“我就輸你們一個銅板。” “嘿……那個……這是誤會!”胖子結結巴巴的說:“閣下走閣下的,我們走我們的,大家都可以互不干擾……” 科恩沒有理會胖子,他一眼就看出這人的地位在這三位首領中不上不下,真正主事的應該是那個差不多已經脫光衣服的女人。 “除了一個銅板,我們還能得到什麼?”鳳凰嬌弱無力的上前兩步:“閣下就這麼吝嗇嗎?” 沒等科恩回答,鳳凰嘴里又發出一聲哀怨的歎息。 聽到這聲號令,帳幕里的人同時展開攻擊,胖子就地一滾,圓盾護住頭部上方,戰刀貼地砍向科恩雙腿;瘦子的一柄細長刺劍也朝科恩前胸刺去;隔著火堆,鳳凰把手一揚,把她身上僅剩的那塊衣料向科恩丟來……余下三人同時抓起弩箭,瞄准了科恩。 科恩放聲大笑,右腳猛的踏上胖子的盾牌,借力騰空。一聲悶響,黑鐵劍連鞘擊打在瘦子的細劍上,然後科恩在空中拔劍,挑開那塊飛來的遮羞布。 胖子噴出一口鮮血,變得笨拙的身體向前撲倒,瘦子也如同遭到電擊一樣,身體打著晃的向後退,三人合擊的陣形已經崩潰。 倒是那塊被科恩挑飛的布料,在空中晃悠著膨脹起來,長出手腳腦袋,然後迎風一個跟頭折飛到鳳凰身邊……科恩仔細一看,才發現這是家犬大小的一只動物,除了肚子比較大之外,牠的皮毛極短而且光滑,四爪細小,正用一雙火紅的眼睛盯著科恩。 “沒想到吧!閣下,我這只幻獸已經十歲了呢!”赤裸著身體的鳳凰玩弄著一縷長發,臉上故做媚態:“都是你啦,知道了人家這個秘密,所以一定要把你留下來。” 說完,鳳凰手臂一抬,幾絲銀光向科恩飛射過來,伏在她腳邊的幻獸低吼一聲,也跟著向科恩撲來,撲到中途一張嘴,一道紅色光球向科恩射去。 科恩閃身躲過光球,一劍刺向幻獸,但劍身卻被銀絲搶先一步纏上,鳳凰手一收,黑鐵劍被拖歪了去勢。 幻獸的身體在空中回旋著,爪尖指甲伸了出來,顯露著點點慘綠。 右手猛的回手,科恩又一次借力騰空,左手抽出一把匕首逼退幻獸。猛力的拉扯下,那幾根銀絲不住震顫,發出陣陣尖銳的裂空聲。 小小的幻獸揮舞著染毒的利爪,快速的圍繞著科恩的身體旋轉,繞到科恩防守的死角上就攻擊,而科恩被銀線限制了躲避的空間,不能靈活移動,只能以一柄短短的匕首抵抗,但幻獸的爪子似乎非常堅硬,不怕刀鋒的傷害。 科恩只有猛力劈砍,以強悍的力量將這只體形小巧的幻獸一次次的震開。 地上的鳳凰發出一聲短促的喘息,幻獸的身法跟著加快,匕首的猛力砍劈被連續躲過,科恩無奈,只得跟這只幻獸比起了速度。 一人一獸在空中厮殺,地上的人只看到他們在空中一次次撞擊分離,刀鋒與爪尖連續相擊著,雖然都是小動作以快打快,但卻是驚險萬分,夜空中響起一陣細密的“叮叮當當”的聲音。 科恩是吃虧在幻獸在空中可以如意飛翔,原本嚴密的防守在這只體形小動作靈活的幻獸面前變得有些疏漏了,但幻獸一時也無法建功。 在鳳凰的又一聲嬌喘聲傳來後,幻獸一個跟頭飛離科恩,重新匍匐在女主人的腳下,腹部不住的鼓脹,看樣子是在調整呼吸。 科恩的身體在空中急速翻轉著落下,著地站穩之後連呼了幾口大氣……他臉上流露出少有的謹慎,還有那一閃而逝的慌亂。 “怎麼樣啊?閣下,你還以為傭兵都是無能之輩嗎?”看到科恩臉上的表情,鳳凰輕啟紅唇,輕描淡寫的攏攏頭發:“如果我沒有實力,也不會帶人來爭那五百萬金幣的賞金了。” “五百萬金幣。”科恩低頭考慮一下:“妳有命拿到手?” “那是我的事啊!”鳳凰“咯咯”的笑著:“不過嘛!如果閣下願意配合,我也不反對啦。畢竟帶個死人頭在身上也不好玩。” “哈哈,妳在想什麼?”科恩啞然失笑:“知道我的身份了,還敢跟我這樣說話?” “人家想活捉你嘛!賞金加一百萬呢……有什麼不行呢?誰叫我是強勢的一方。”鳳凰炫耀的擺弄著手上的銀絲:“別人都以為我僅靠這誘人的身體與容貌才取得一個傭兵團的首領位置,而不清楚我真正的實力,就因為這樣,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我的銀線和幻獸之下。” “我是第幾個?”科恩擦去頭上的汗水,黑鐵劍插入地下,長長的呼了口氣:“這麼多傭兵殺手對我尾追堵截,魯曼還真舍得出價!” “當然了,誰讓你擋在魯曼的富貴路上?人家老早就得到消息,一路從班塞帝國趕到這里來的呢!”幻獸跳到鳳凰手中,被主人的小手輕輕撫摩:“現在就看你的意思啦,別耽誤我的時間,神魔分界線上的天氣可冷呢!” 科恩眼神一凝:“這里是神魔分界線?” “難道閣下還不知道?”鳳凰警覺起來:“那你怎麼來這里的?” 科恩輕笑一聲,臉上原本那些細微的謹慎表情被一掃而光:“怎麼來的,這個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他媽的總算是知道這是哪里、是誰要殺我了!” “你!”鳳凰變了臉色:“你先前的吃力是裝出來的?” “妳說呢!” 驚慌的鳳凰抬手想收回銀線,順便拖走科恩的武器,但插在地上的黑鐵長劍紋絲不動。 “妳以為自己一頭豬的身材,就能迷惑男人?以為用一只老鼠那麼大的幻獸就能打敗我?妳他媽的還真不是一般的笨。”科恩用惡毒的語言挖苦著眼前的裸身女人,上前一步拔起黑鐵劍。 鳳凰雙手平伸,數十股銀線從指尖飛出,從各個角度向科恩纏去。同時嘴里發出一聲尖利的嘯叫,她腳下幻獸挺身一躍,再次向科恩撲來。 科恩手握黑鐵劍,輕輕一震劍身,上面纏繞的銀線發出幾聲脆響後全部斷掉。然後一劍豎劈,金黃斗氣自劍身噴湧而出,不但將漫天飛舞的銀線一掃而光,還把撲到身前的幻獸撕得粉碎。 幾枝弩箭飛來,也被科恩用長劍挑飛。 “就你們幾個,”科恩冷笑一聲:“吃屎去吧!” 還活著的人一個個嚇得屁滾尿流,連逃跑的意志都幾乎消失了。 猶如一股刮過的風暴,科恩的黑色披風圍著篝火轉了一圈,引發一陣淒厲的慘叫。最後,科恩的腳步停留在鳳凰的身前。 逃跑中的鳳凰被飛來的同伴腦袋擊中脅下,斷了三根肋骨,痛苦的輕咳著,苟延殘喘。 “賤人!”科恩面無表情的看著她:“妳還知道什麼,有價值的話可以用來換妳一命。” “我……”鳳凰裸露的身體被噴上戰友的鮮血,紅白相間顯得猙獰無比,她張著一雙驚恐的眼睛,用戰栗的聲音回答:“我不告訴你……” “乖。”科恩靠近她,用手捏到鳳凰的脖子,布滿殺機的臉上勉強擠出一抹笑容:“說吧!說了我還給妳一個銅板呢!” “我不告訴你!”剛才還意氣風發的鳳凰無助的狂嚎一聲,語氣中充滿了恐懼和掙紮:“我知道,你絕不會饒了我的!” 殺戮狀態下的科恩無法保持原有的理智,手指一緊,引發一聲骨骼脆響。 “那……”科恩瞪著那對已經沒生命的眼睛,輕聲補上一句:“就去死吧!” 女性纖細的四肢漸漸松散了,科恩一放手,這具軀體就無力的癱在地上。 科恩看了看自己的手,神情恍惚的退了一步。 殺個人,對在戰場上馳騁縱橫、九死一生的將軍來說,根本沒什麼要緊的。問題是,科恩沒殺過幾個女人,就是在此前一系列的暗殺活動中,對于那些不得不殺的女人,他都讓其他人去動手,甚至、甚至在捏碎這個女人的脖子之前,他還想著要放她一條生路的…… 可為什麼、為什麼在那一瞬間,就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了? “啊!神佑騎士傷心了。”飄在空中,一直與科恩形影不離的黑影開了口:“就是因為這個女人嗎?” 科恩抬起頭來,迷茫的眼睛白了黑影一眼,沒有搭理。 “神佑騎士難道是貪戀這個女人的身體嗎?” 貪戀這個女人的身體?不、當然不是,科恩身邊有那麼多侍女,隨便從歡好過的侍女中拿出一個來,都比這個死去的女首領漂亮不知道多少倍……但科恩實在懶得去爭辯什麼,在現階段,他對這個讓他極端厭惡的黑影是毫無辦法。 “要我救活這個女人嗎?現在還來得及。”黑影在繼續著無聊的話,仿佛這個黑影出現的一切意義,就是為了讓科恩心煩意亂。 “不想救她嗎?這樣說來,你還是喜愛殺戮的吧?想想看,生命是多麼脆弱啊!施加一點微弱的力量,都會令其消亡。過來,神佑騎士,宣誓效忠我,我會給你強橫的力量,讓你縱橫在整個大陸之上,一切都隨自己心意……” 科恩呼出一口氣,搖晃一下腦袋,開始在帳幕里翻找,看看有沒有什麼能用得上的東西。 幾把短弩自然就帶上了,再從女首領脫下的衣服中找到幾卷堅韌的銀線,糧食和水也帶上了一點……他完全當黑影不存在。 可黑影卻不這麼想,依舊固執的飄浮在科恩頭頂,說著無聊的長篇大論,偶爾也會“好心”的提醒一下科恩,又有一件有用的東西被他遺漏掉了。 科恩極力控制自己暴躁的情緒,收拾好東西,抬腳走出去。帳幕外面,也橫七豎八的倒著十幾具尸體。 “看看你都做了些什麼,那邊的人,這邊的人,都是你殺的。”黑影不緊不慢的跟著飄來:“你原來就沒想到要饒恕他們,你恨他們,你屠殺他們以獲得快感。這一切的一切,都顯示出你的本性……” 科恩拔足狂奔。 “其實你自己也明白,你不是一個慈悲的人,你的肉體、你的血液、你的靈魂都是渴望殺戮的。”黑影的聲音依舊清晰的傳來:“這不可恥、這也不可悲、這就是你,真正的你。世俗的偏見,別人的冷眼,憎恨你的、被你所憎恨的……去殺吧!抹掉那些罪惡,還世界一個清淨……” 科恩繼續狂奔。 “你沒有能力保護你自己,更沒有能力保護你的摯友,你沒所愛、也不被愛,你沒有未來、將永遠跋涉在迷茫之中,看不到一絲希望、虛無永遠陪伴左右,直到永遠。但我能救贖你,我能給你力量,讓你揚眉吐氣,只要你向我伸出求助的手,匍匐在我腳下……” 科恩突然停下腳步,穿行進一片密林,挑了棵不大不小的樹,然後爬上樹冠開始睡覺。 黑影沒打算放過科恩,以無盡的毅力在他耳邊孜孜不倦的說著,直到察覺科恩真的進入了夢鄉。 沉默了一下,黑影升上了高空,有那麼一點垂頭喪氣的模樣。 “為什麼不行呢!”黑影歎了口氣:“這不就是魔化的步驟之一嗎?” “公主大人。”另一個黑影顯現出來,也是女性形體:“不如我們回去吧?” “我們是偷跑出來的,早點回去晚點回去反正都要被罰,還不如帶個玩具回去解悶呢!”被稱為“公主大人”的黑影回答:“妳要怕了就先回去,要不然就幫我想想,這魔化的步驟是哪里出了錯。” “我想……應該是公主大人沒有以利益來誘惑吧!那些神族不是常有很實際的承諾嗎?” “比如呢?” “公主大人,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信我,賜汝永生之類吧……” “啊!對啊!”公主驚喜:“那要是他還不答應呢?神族是怎麼做的?” “不信我,就動用神罰,用洪水淹死你。” 聽了這話,公主笑得在空中翻滾。 “不過公主大人,我倒是聽說過,最簡單的魔化方法就是精神魔法打擊了,為什麼您不試一下?” “不行啊!用魔法的話,他就變成一個傻子了,傻傻的玩具有什麼好玩的?”公主輕聲說:“不過嘛!既然我說了要魔化他,就一定要徹底魔化,不然這好玩的事就輪不到我了……魔將那邊有什麼新的消息?” “第一魔將回話,安排的追殺人選都到齊了,不會有問題。” “嗯,這樣就差不多了。”公主咯咯笑著:“等他一醒過來,就看我施展手段。如果還不行,就趁他被人追殺得身心疲憊的時候,一舉建功!” 這時候,一夜最黑暗的時刻已經過去,天邊已經隱現出一線曙光。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