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天色漸漸亮起來。 雖然科恩一直無法入睡,但他仍然堅持閉上眼睛養神,不去想菲謝特,也不想自己,什麼都不想……盡力讓思緒洶湧的腦海得到片刻的甯靜。 他清楚,當他再次出發的時候,等待自己的必將是連場的厮殺,而自己需要積蓄足夠的體力來應付……想到這里,他有點後悔,為什麼不把那套黑色盔甲帶出來呢?那樣的話,自己將會輕松很多。 不遠處的樹枝上傳來一聲鳥鳴,科恩明白,自己應該起床了。 他緩緩張開眼睛,卻發現自己的視野完全被一張臉占據,這張臉跟他雙眼的距離非常接近,科恩甚至從對方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的發型。 兩張臉都保持著沒有表情的狀態,這很糟糕。 雖然說不出原因,但科恩知道這就是昨天緊跟自己的黑影,怎麼才一會沒見,她就把自己漂白了? “靠!”科恩對這種偷窺行為很不滿意:“閃一邊去。” 黑影……不,她現在應該是一個白衣少女才對。她緩緩飄起,坐到一根樹枝上,面色平靜,繼續打量著自己的“玩具”。而她的玩具呢!也在同時打量著她。 科恩撐起身體,用淡漠的眼神看著眼前這個女性。 她有細膩白淨的皮膚,挺拔的鼻梁,清秀的雙眉下是兩只清澈的大眼睛,一張美幻絕倫的瓜子臉,嫵媚誘人。端莊的表情中帶著天真,誘惑中又有著清純……于是科恩一邊檢查著裝備,一邊在心里下了結論──這女的古靈精怪。 “神佑騎士很沒禮貌。”少女眨眨眼:“你從來都不問別人早上好的嗎?” “沒心情。”科恩掏出一塊昨夜繳獲的干糧,放到嘴里細細的嚼。 少女好奇的看著眼前這個神佑騎士,她的神態在天亮之後仿佛也變得和藹了一點。至少從目前看,她想表現得和藹一些。 “要紅酒嗎?”她微笑著說:“干咽會不會困難了點?” 在任何時候,美貌都能起到淡化隔閡的作用,就算對方是科恩這樣的人。 “妳又不是人,何必關心這個。”科恩回答她。 “你憑什麼判斷我不是人類?”少女用纖細的小手托著下巴:“造詣高深的人類魔法師一樣可以化為幻影。” 科恩咽下粗糙的食物,跳到地面上:“憑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你沒有問題要問嗎?”一切如同昨天,少女又飄到科恩頭上:“一個問題都沒有?” “有哇!”科恩抬起頭:“怎麼才能跟妳上床?” 少女一楞,立刻就紅了臉:“你──大膽!” “妳漂亮,我強壯,男歡女愛有什麼好氣憤的?”科恩冷哼一聲:“難道妳也在意自己不是人?反正我不介意妳是個什麼玩意,男人都愛偶爾玩個新鮮……” “放肆!”少女臉上冷若冰霜,只伸出手來在空中一晃,科恩的身體就橫飛起來,重重的撞到一顆樹上。 少女收回手,臉上的表情稍微平靜了些,她顯露出絕色容貌,本是為了順利魔化科恩。但沒料到科恩口出穢言,讓她的信心大受打擊,也明白到漂亮的容貌並不是在所有人身上都無往不利。科恩也因此暫時逃脫被魔化的命運……由此可見,任何東西,哪怕是粗魯的語言,只要用對了地方,也不見得一無是處。 “呸!”科恩翻身站起,發現自己沒受傷,抖落身上的塵土,也沒再說什麼,轉頭就向樹林外走去。少女冷著一張臉,照舊跟個形影不離……這個回合的爭斗看來是結束了。 科恩本打算抄近路回斯比亞,可走了沒多久,他就發現這很困難。天上有很多偵察用的飛鳥,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盤旋在天空中,好走一點的道路分布著崗哨,還有人牽著獵犬在樹林穿梭。再往前一點,居然發現了漫山遍野的軍隊…… 想在這樣的情況下闖關──那是不現實的。 科恩沒有其他的辦法,只有躲回密林中去等待再一次的天黑,順便想想走哪一個方向安全些。 入夜之後,科恩先依靠星座判明了方向,然後投身于黑暗的夜色中。 繞道波塔帝國! 才出發不到兩個鍾頭,飛奔中的科恩就發現自己側後方也傳來飛掠聲。暗自歎了一口氣,科恩找到一個對自己比較有利的地形停了下來。 雖然星光微弱,但對科恩來說已經足夠。來人同樣是用劍,也是全身黑衣,兩人一對眼,根本沒有什麼好說,拔劍就殺。 “嗆!”的一聲,黑暗中迸出幾粒火星,微弱的星光下,兩條黑影交錯而過。 這人身手不錯,足尖在地上輕點,身體騰空倒翻,又連續刺出幾劍。 “嗆!嗆!嗆!” 都是一言不發,兩人的身影在空中交錯糾纏,每一次靠近都是為生存下去而搏殺,都是在生死邊緣徘徊。 “叮……噗!” 科恩的劍勢突然加快,劍尖從對方喉間切過,然後抽身後退,冷眼看他倒下。夜風卷過,帶起淡淡血腥氣息。 “沒有同伴,這人是獨行殺手。”飄在科恩頭頂的少女並沒有隨著夜的來臨而變回黑影,在科恩收劍的那一刻,她的聲音又響起來:“前面的路上,會有更多的人等著取你性命。傭兵、殺手,甚至游曆魔法師。他們也是神屬聯盟的人,如今卻要拿你的人頭去換取幸福,不是你對不起他們,是他們負你……” “看到妳的大腿了。”科恩抬起頭來,打斷少女的嘮叨:“雪白。” “你的敵人越來越強大了,總有那麼一刻,敵人會變得比你還要厲害,到時候你怎麼辦?”少女的身體晃動幾下,長裙變成武士服:“你孤身一人,誰來幫你?唯有我才有能力救贖你……” 科恩緊緊衣帶,重新出發。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氣喘不已的科恩奔入一條山隘,想稍微休息一下。 但四周卻突然燃起大量的火把,這里是另一個傭兵團的伏擊地域。 “好!等了三天,你終于來了!” 火光照不到的黑暗中,一個狂放聲音大喊:“本人重金標下這幾座山,就是猜到你要從這里過,傭兵不殺無准備之人,站起來!” 科恩平靜的站起,解下水袋喝了口水,腦子里卻考慮著對方的話,看樣子,這里每一個地區都有敵人駐紮搜索,難道他們是分區域行動的? 幾排勁裝武士從四方逼近,科恩深吸一口氣,握劍在手。 “不愧是軍人出身,有種!”狂放的聲音下令:“殺!” 左鞘右劍,科恩迎面沖了上去,在火把的照耀下,他身後一襲黑色披風飄飛起來,如同激蕩在空中的羽翼。 “殺!”科恩喊出聲來,身體晃過一片槍頭,長劍在一人喉頭掠過。這名武士的鮮血還未噴濺出來,科恩又連續放倒他三名同伴。 血沫橫飛,一片哀號。 科恩的身體翻轉騰挪,黑鐵劍寒光閃閃,那襲黑色的披風在場中左右飛揚,而周圍的火把卻一枝枝熄滅,明亮的光線逐漸暗淡下來。 “嚓!”的一聲,科恩的長劍沒入最後一個傭兵的胸口,就是那名擁有粗狂嗓門的傭兵首領。他是個強健高大的人,科恩一看到他那張憨厚的臉,就免不了想起自己的近衛隊長。 “以你這樣的水准,自己來送死也就罷了。”科恩盯著他,冷冷的說:“何苦要帶著手下一起死?” “誰願意死?可你……值五百萬金幣。”首領用手按住胸口,看著滿地尸體,面露苦澀笑容:“你不會知道,我一個兄弟辛苦一年,到手的還不到十個金幣。” 科恩默默的拔劍出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一死。”首領長長的呻吟一聲,聲音越來越微弱:“可以讓……很多人……吃飽。” “于是你就不分對錯?”科恩不甘心的追問一句。 目光渙散的首領笑了笑,笑容里滿是悲涼和嘲弄:“誰對?誰錯?誰知道?” “你本不用死的。”很難得,科恩用惋惜的語氣說:“只要你不向我攻擊。” “兄弟們……死光了,沒臉,再……活下去……” “蠢貨!”科恩臉上的肌肉抽動著,一拳把面前的首領打得凌空飛起,接著拔劍在手,將他的身體絞成肉糜。 神情恍惚的科恩繼續叫罵著,身體搖搖晃晃:“蠢貨……蠢貨!糾集幾個賤民,也敢稱兄道弟!” 科恩的黑鐵劍在空中亂揮,飄在空中的少女冷眼旁觀。 “我說得沒有錯吧!這世界上,追究誰對誰錯沒有意義,滿足自己的欲望才是正途。”歇斯底里的科恩才剛剛安靜下來,少女就不失時機的插話:“科恩.凱達,你的欲望是什麼?” “我的欲望?”科恩頹坐在地,低著頭:“早上已經說了。” “你以為用這樣的語言,我就會生氣嗎?”少女掩上嘴,輕聲嬌笑:“難道你不思念你那最親密的朋友?” 正站起身,准備舉步向前的科恩抬起頭問:“妳說什麼?” “我說,你想不想讓你最親密的朋友活過來?”少女一本正經的說:“想的話,求我,跪下求我。” 最後那枝掉在地上的火把,在這一刻也熄滅了。 “口氣不小,妳混哪里的?” “聽說過魔族嗎,我是魔族小公主。” “魔族……”黑暗中,科恩轉過身來:“妳?” 小公主點點頭,身後的長發飄浮起來,逐漸變成紫色,一對巨大的黑色羽翼擴展開來,整個身體向外散發著淡淡的紫色光線。 “雖然你不為他舉行葬禮,但事實上你也清楚自己的朋友死了吧?”少女並沒有在身份上多談,而是直切科恩心中的要害:“菲謝特.夏麥對你而言,是一種怎樣的存在……” “不准叫他的名字!” 聽到這個名字,科恩暴怒,拔劍直刺,劍身從少女的身體中一劃而過。 “這樣的攻擊,對我有用嗎?”少女不無蔑視的說:“估量一下自己的實力吧!人類如何與魔族抗衡!” 科恩再試著刺了幾劍,終于明白自己的能力無法對她造成傷害。 “總有一天,總有那麼一天!”他抬頭憤慨的喊:“我會讓妳跪在我腳下!” “那就看看誰跪在誰腳下吧!我不介意等上一段時間。”魔族公主被科恩逗笑了:“為了這個目的,我不會讓你輕易死去。” 憤怒與不甘交織在心頭,憋氣到極點的科恩扭頭就走。 天上,偵察用的飛鳥還在盤旋著。 科恩被傳送到這該死的分界線上,已經四天了。從第一晚上開始,他就左沖右突,試圖在路線上擾亂追殺者的視線,可每天拚殺打斗不斷卻連一點效果都沒有。在此期間,唯一的變化,就是追殺他的人變得越來越厲害。 科恩想盡辦法活捉一名殺手,用酷刑得到一些資訊,得知追殺自己的人是來自神屬聯盟,每個帝國都有人來。不知是誰在組織策劃,但這些獵殺者們提前分化好了區域,而且互通資訊,這張圍捕他的大網,編織得非常嚴密。 難道就沒有出路了嗎?應該有的…… 魔女正悠閑的哼著歌,在空中繞著科恩轉圈子。 科恩用憤怒的目光瞥了她一眼,微微掉轉身體,面向魔屬聯盟的方向。 “愚昧啊!現在才想到出路。”魔女看著科恩:“這真是指揮土城之戰的神佑騎士嗎?不會是冒充的吧?” 科恩向地上淬了口唾沫。 “真的決定去魔屬聯盟嗎?你可想好,有很多事情,做了就回不了頭啦!” “魔族的,妳廢話真他媽多。”科恩冷笑著:“妳欠我的,必定要償還。” 地獄島,魔族長公主宮殿。 小公主眾多侍女中的一位正伏跪在地,向長公主回報自己主人失蹤的消息。 “早幾天就不見了,妳現在才發現,不處罰說不過去。”長公主淡淡的說:“自己去血池,三天。” 處罰了侍女,長公主才無可奈何的歎口氣,向父親的宮殿走去。小公主離家出走不是小事,必須要讓黑暗魔王知道才行。 與他的老對手一樣,黑暗魔王也從不親自管理魔族與聯盟屬下各個帝國。都是把權力分發下去讓兒女們操勞,自己每天待在宮殿里悠閑的度日。 因為誰都不能在黑暗魔王的宮殿之內使用魔法,所以長公主放輕腳步,慢步走進高大雄偉的主殿。 “我的女兒,妳有多久沒到我的宮殿來了,管理聯盟真的那麼繁忙嗎?” 金碧輝煌的王座上,一身盔甲的黑暗魔王抬起頭來看著長公主。他沒戴頭盔,一頭怪異的紫色長發披在肩上,同樣怪異的紫色瞳孔正向外散發著淡淡光芒,白皙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就連這輕柔的話語里,也聽不出有一絲情緒波動。 長公主跪了下去:“父王安好。” “起來。”黑暗魔王抬抬手:“妳來這應該是有事,但願是一件有趣的事。” “是的父王,小妹離開宮殿已經五天,只隨身帶了一名侍女。”長公主站起來:“此前,魔將曾回報,小妹命她將神佑騎士科恩.凱達送上了神魔分界線。” “科恩.凱達,一個不容易看透的人類,一個有趣的人類。她是想魔化此人吧?”黑暗魔王放下手里的卷軸:“別小看妳妹妹,這孩子雖然調皮,但也逐漸懂得為父王的生活增添樂趣了。” “是。”長公主恭順的回答:“但小妹一向沒有參與政務,也並沒有任何魔化殺戮之魔的經驗,我擔心她做得不好……” “不管做什麼事總會有個開始,不會就學,任何事情都需要學習。”黑暗魔王站了起來:“就讓我們來看看,這個孩子究竟做得如何?” 一片巨大的光幕在供頂上出現,慢慢的降下。魔王揮揮手,一片一望無際的密林在光幕中呈現出來,逐漸清晰、逐漸擴大,最後固定在一小塊空地上。 這塊草地上散布著幾具殘缺的尸體,血跡處處可見,地面一片狼籍,幾條人影正糾纏在一起激烈打斗。而魔族小公主呢!她正以優雅的坐姿飄浮在空中,一面踢著腿,一面關注下面空地上的情況。 “這孩子,”魔王淡淡的說:“似乎對眼前的事一點都不擔心呢!” 長公主嘴里答應一聲,眼光卻放到那名身穿黑衣,身體外還套著紅色魔法光環的年輕人身上,這個人類,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科恩.凱達吧! 各色魔法球和金屬鋒刃從各個角度向他發起攻擊,而他的身體就在這當中敏捷的穿行著,不時以手上的那柄黑色長劍帶給敵手傷亡。 無論攻守,他的動作都很怪異,但這怪異的動作卻很有效,每一次匪夷所思的動作組合施展出來,敵手中必定會有人飛濺出鮮血,付出生命的代價。 但他的這些對手也不是平庸的人類,科恩.凱達已經累得氣喘籲籲,背後那襲披風上也布滿烏黑血跡,還破了幾個大洞。 對手倒下一名,後面立即有人加入補充,此外還有弓弩手和魔法師趁亂偷襲,科恩.凱達應付起來非常吃力。 “就是他,一個能讓我思考,能讓我感受到思考樂趣的人。”黑暗魔王臉上終于出現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我本來還在考慮要怎麼玩這場游戲,卻讓我們的小公主搶去機會。” “父王,要召小妹回來嗎?”長公主有些擔心的開口:“我會好好管教她。” 黑暗魔王搖了搖頭:“不,不用。” “可是讓小妹來做這件事,會比較困難……” “做任何事都要有始有終,這是我的信條。”從剛才起,魔王的目光就沒有離開過光幕:“她既然已經在做了,就要做完,做到最好。既然這是她選擇的路,她就要負責到底。” “父王您的意思是?” “科恩.凱達與以前的人類不一樣,他是最好的殺戮之魔人選,我要他心甘情願的成為殺戮之魔。我要看,看他究竟能做到什麼地步……為此,我甚至考慮過親自去魔化他。”黑暗魔王以很少見的期待語氣說:“但是現在,這件事就要由我們的小公主去完成了,時間不是問題,我可以等到她成功的那一天。” “這樣……真的好嗎?” “妳有異議?” “不,我的父王,我沒有異議。” “我的女兒,妳不需要擔心。”黑暗魔王輕聲說:“就算科恩.凱達再怎麼厲害,也是一個人,一個小小的人……而人類是貪婪的奴隸,短短幾十年的生命卻想吞噬一切,掙紮一生追求夢幻……看他們表演吧!雖然數萬年來我已厭倦。” “是!”長公主回答著,目光回歸到光幕上,剛好看到科恩.凱達張嘴咆哮,正在向他最後的對手發起致命的一擊。 “以人類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場精彩的搏殺。”黑暗魔王揮手退去光幕,轉頭對長公主說:“但他的力量還不夠,他需要提升,妳去安排。” “明白了,父王。” “喜歡這個觀察魔法嗎?我教給妳,但只能看到發生在魔族成員周圍的事。” “謝謝父王。”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