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血與汗在手背上混合,順著手指滑向刀柄,最後滴落在片片草葉上。 四個喘著粗氣的人包圍著同樣喘粗氣的科恩,每個人的胸膛都在劇烈的起伏,用仇視的眼神瞪著科恩。 “你,跑不了。”一名用刀的武士艱難的開了口,他用這句話給科恩制造壓力,同時也用來鼓勵自己的斗志。 科恩輕咳一聲,沒有說話。 他額頭大汗淋漓,身上衣衫襤褸,披風早就不見了。右手緊握著黑鐵長劍,左手卻倒提一把不知什麼時候搶奪到的短刀,不願丟棄的黑鐵劍鞘被他胡亂綁在背上。 三天以前,他甩掉了其他殺手,卻又被這個不到十人的小組合追上。對方自稱是神屬聯盟里最出色的獵殺隊,每個人的實力都跟光明騎士很接近。 事實也證明了這點,整整三天的時間里,科恩出盡花招,付出受傷三處的代價才殺掉對方五人。 現在剩下的這四個人都是其中的精銳,有三個武士,一個魔法師。 他們有備而來,再加上科恩先前的搏殺耗費了大量體力,所以一直打個平手,雙方累得腳步輕浮,殺到斗氣耗盡也沒能分出個勝負來。 勝的走人,負的挺尸,就這麼簡單。 這里距離魔屬一側還不到十里地,可科恩在這四人的糾纏下,每往前挪動一步都變得艱難無比。 按照一個人類的體質,科恩早應該倒下才對,但他頭上那個殺千刀的魔族公主偏偏不讓他倒斃,時不時仁慈一下,丟個治療魔法給他,讓科恩疲勞不堪,心力交瘁。 除了身體自然的反應,科恩現在唯一保持著的,就是一股不甘失敗的信念,不能失敗,走出這里,他才能有機會為某人報仇。 ……但為某人報仇之後呢?以這樣的身體和思想活著還會有意義嗎?還是死了吧……不,不能死,死了一切就完了,要活著……活著,可自己為了什麼而活著,難道就是單純為活著而活著嗎……還是死了方便…… 在毫無知覺的情況下,科恩的思維陷入了一個回圈,無法再思考任何有深度的問題。 “再向前走,就是魔屬的地盤……”四人中的魔法師提醒同伴:“不能……再走了,就在這里定生死!” 用刀的武士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再緩緩的吐出來,然後慢慢提起手里的彎刀,刀尖直指科恩,眼神變換不定。 另兩位武士也同時提起武器,一個武器是劍,另一位用兩柄短小的匕首。 一天滴水不沾的科恩舔舔干裂的嘴唇,咽了口唾沫,雙眼看著地面,表情麻木。 站在科恩身側的長劍武士雖然隱勢不發,卻在無聲無息的靠近。 “上!” 空中響起一聲厚重的呼嘯,武士的彎刀當頭劈到。 科恩迎面沖上,右手的長劍後發先至。 刀劍相交,發出“當”的一聲巨響,兩人的身體都同時一震,再各自退開。用刀的武士嘴里罵了一句,心有不甘的坐倒在地,而科恩乘勢回轉身體,又跟接著沖上的用劍的武士殺成一團。 兩枝長劍在空中交刺撞擊,劍光閃閃、劍勢翻轉,攪起了團團紊亂的氣流,吹得地上草葉四飛。手握匕首的武士看准機會,身體高高躍起之後雙臂平伸,從空中滑翔而下攻擊科恩。而魔法師就雙手撫胸,正在低聲吟唱著咒語。 科恩架住正面敵人攻來的長劍,左手的短刀同時劈在從後方刺來的匕首上,借力回刀,再劈歪另一柄匕首,然後微轉身體,以背部的劍鞘硬接一記魔法師發出的風刃! “叮!”風刃魔法擊打在劍鞘上,發出一聲清脆的如同金屬的撞擊聲,科恩的身體晃動一下。 科恩的這個舉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連釋放風刃的魔法師都沒想到這個試探性質的魔法會擊中他。就乘著對方這一瞬間的驚訝,科恩與用劍的武士再拼一劍,底下一腿踢出。 對方來不及躲避,左手下滑格擋,“喀”的一聲,他當場被科恩踢斷手骨,不由自主後退兩步。 科恩猛的回身,向著剛剛落地的匕首武士殺去,一連串的凌厲劈刺,劍鋒刀口寒光閃閃,刺耳的金屬撞擊聲充斥全場,在極短的時間里,兩人的武器相互砍劈不下三十次! 科恩搶奪來的短刀是普通武器,對手的匕首雖然是精鐵打造,但畢竟也是刃利脊薄。在最後一次劈砍時,科恩的短刀與對手右手的匕首終于同時斷裂。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科恩立即手腕一轉,還剩半截的短刀向對方臉上捅去。千鈞一發之際,對方讓過了頭臉,右肩卻“噗”的一聲讓科恩的短刀來了個對穿。 直到這時,用刀的武士才爬起來,又被沖上的科恩一劍劈得再一次坐倒在地。 腳下毫不停留,科恩向自己的目的地沖去。 “追!”用劍的武士抱著斷臂大叫。 幾個人一路飛奔,緊追不舍,地上留下一條醒目的血跡…… 又一次短促的打斗暫時停止。 科恩乏力的身體搖晃兩下,雖然手中的黑鐵劍斜插到地上,但還是穩不住,不得不單膝跪倒。 這里,離分界線魔屬一側還有不到一里的距離。 身體上有各式各樣怪異的疼痛,傷口已經增加到七處,劍刺的、刀砍的、魔法打中的……科恩每邁一步都牽動著傷口。如果不是心中的那份驕傲支撐著他,科恩甚至走不到這里來。 就連插在肩上的那柄匕首,他都沒有力氣去拔。 對方還剩下兩個人,用匕首的那位早就身首分離,用劍的也被科恩一拳打爛了臉。 魔法師被削去一只手臂,無力的靠坐在十步之外的樹干上,臉上顯露出無比的痛苦。而用刀的那名武士雙手空空,正在努力的想從地上站起來,他胸前的甲片上有三道長長的劍痕,鮮血不住的湧出。 “我說,我說了。”武士掙紮著站起,嘴里噴出一口血霧:“你……跑不了。” “有種的……”雖然科恩也在大口喘著粗氣,但他還是歪著腦袋,以蔑視的眼神看著武士:“就過來。” 武士遲疑了片刻,還是決定再等一下,他知道魔法師還沒緩過勁來,而自己現在沒有把握能拿下科恩。 科恩同樣起不來,他能保持住目前的姿勢已經是萬幸。這場長達三天的追逐戰打成現在這個樣子,已經從單純的身體搏殺變成了意志的抗爭,就看誰撐不到最後一刻。 時間一點點過去,魔法師嘴里不斷向光明神企求力量,以無與倫比的毅力,慢慢的站直身體。 “可悲的人,你還想活下去嗎?”魔族小公主適時出現。 為了成功俘獲自己的玩具,小公主表現出極大的耐心,雖然科恩微低著頭,但她還是堅持跟他臉對臉的說話──這需要把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沒入土中,是個高難度的動作。 “求我。”小公主第一次在科恩眼前露出清晰的微笑:“放下你的另一只腳,哀求我搭救你。” 小公主妖異的微笑讓科恩神情恍惚,他的嘴唇微張了一下。 “聽不到,大點聲。”眼看勝利在望,小公主不禁心花怒放,纖纖手指輕點,為科恩瀕臨崩潰的身體注入一絲活力。 “我……我曾經……”科恩吃力的睜了睜眼皮:“對我的參謀官說……” “說什麼?”小公主好奇的湊近了一點。 “如果……要被……魔化……我,我就……”科恩的聲音再次微弱下去。 “你就怎麼樣?”小公主再為科恩注入些活力:“自殺嗎?” “強……強吻!”科恩邪邪一笑,嘴一張,咬向小公主的面部。 雖然是芳齡千歲的魔族,可小公主從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不要說是人類,就是魔族男性見了她也是跪迎跪送,誰有一親芳澤的膽子? 她被科恩的大膽驚呆,幾乎失去思考的能力,就差失聲大叫了。 眼看科恩就要得手,卻有一雙手從背後伸過來抱住了他,就是那個用刀的武士──在被拉起之前,科恩的嘴唇離小公主的臉只有一指寬的距離。 武士轉了一個身,讓科恩面對魔法師。 “殺了他!”武士雙手緊箍住自己的獵物,用盡最後的力氣向魔法師狂叫一聲:“就是現在!” 魔法師嘴里唸唸有詞,胸前出現一個燦爛奪目的光球。 科恩“嘿嘿”冷笑著,腳尖一挑,從地上挑起一塊滿是菱角的岩石,再猛的一腳踢向魔法師──這塊岩石帶著“呼呼”的風聲,打塌了魔法師的半邊臉! “轟!”未完成的魔法球在魔法師胸前爆開,把制造自己的主人炸個粉身碎骨。 目瞪口呆的武士看著那滿天飛騰的血霧,無法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事情是真實的,科恩顯然也不會給他再考慮下去的時間,一個漂亮的過肩摔,武士整個身體被砸在地上。激起的塵土還未散開,科恩的拳頭已經接二連三的飛去。 一陣“劈里啪啦”的聲音,科恩一口氣打碎了武士胸部以上所有的骨頭! 到此為止,這個“神屬聯盟內最厲害的獵殺組合”已經全軍覆沒。 科恩坐倒在地,大口喘著氣,雙眼驕傲的、挑釁似的看著魔族小公主,而那位小公主俏臉蒼白,回望的眼神中包含了滿腔的憤怒。 “你竟敢對我無禮!” 小公主的自信心再次遭受嚴重打擊,其實她心中更氣憤的是自己為什麼又中了眼前這個半死不活的人的計,前後兩次為他輸入反敗為勝的生命活力。要是讓其他魔族知道了,自己肯定成為笑柄。 半死不活的人冷笑著,拔起黑鐵劍,搖搖晃晃的繼續向前。 科恩的無視讓小公主幾乎瘋掉,如果不是侍女及時現身,她差一點就親手結束這男子的性命。 “小公主。”侍女拉住她:“別這樣。” “讓開!”小公主大叫:“我要殺了他!” “您當然可以傾瀉您的憤怒,但他太卑微、太渺小也太愚蠢,承擔不起您的憤怒。”侍女勸解著:“他已經撐不了多久了,您不用著急。” 小公主憤憤不平的收回了手。 看著那個掙紮著前進的背影,冷靜下來的小公主有了辦法──這個男人,已經有四天沒睡覺了,而人類,都是需要睡眠的……這回,換小公主冷笑。 科恩終于跨進魔屬聯盟一側,找了條小溪狂灌一通之後,倦意就鋪天蓋地而來。剛閉上眼,突然又覺得自己的身體活力無限。 科恩驚訝的睜開眼睛,看到小公主盤腿飄在自己面前,臉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左手手心射出的一道白光正沒入自己胸口。 “想睡覺?沒那麼容易!”小公主咬牙切齒:“你就准備好瘋了吧!” 任何魔法都不可能不對身體造成負擔,科恩前後四天沒有睡覺,這已經是超常發揮了。再被小公主這麼折騰幾次,當累積的睡意再次襲來的時候,可能再怎麼堅強的意志也得垮掉。 科恩意識到了這問題的嚴重性。 一時也想不出對策,他禁不住的心慌意亂,只得拿出看家法寶,嘴里不斷問候小公主全家。 “我就看你有多橫!殺幾個人了不起嗎?我就讓你健健康康,我就讓你生不如死!” 身體的傷口以驚人的速度在愈合,這種程度的恢複魔法會進一步加重科恩身體上的負擔,最終轉變成精神上的痛苦。 “我就看你還能耍出什麼花招。”小公主很滿意的看著自己的成果:“沒想到這麼簡單!” 一束柔和的白光把她的手掌和科恩的身體連接起來,白光一變弱,科恩就眯起眼睛立刻要睡著的樣子;白光一強,他馬上就精神十足;白光再弱,科恩又眯上眼睛…… “你睡啊!你倒是睡啊!想睡啊?求我就讓你睡……”小公主甚至伸出另一只手來控制科恩的眼皮,就像對待真的玩具那樣:“要睡著啦……又醒啦!要睡著啦……又醒啦!” 如此反覆多次,科恩的腦袋已經差不多麻木,最後連罵都罵不出來,一心想死掉算了…… “想求我了嗎?” “……” “求我吧……我很善良的……” “……” “求我!”白光又強了些,小公主第一次感覺到這玩具的好玩之處。 科恩抬起頭來看著小公主,眼神非常複雜,包含著很多的情感。 “嗯?” 小公主眨眨眼睛,她那該死的好奇心又在作怪了。 趁著這個一轉即逝的瞬間,科恩右手緊握成拳,重重的打在自己腦袋上,終于讓自己成功的暈了過去──不管如何,他只想讓自己閉上眼睛。 小公主張口結舌的盯著科恩,最終氣惱的跺了一下腳,沒再出手弄醒科恩:“好吧!既然是這樣,就等你醒了我們換個玩法!” 既然棋差一招讓他鑽了空子,再弄醒的話就有作弊的嫌疑。 一個不要命,一個不認輸,現在的結果是不要命的先得一分。 就在小公主傻眼的這一刻,地獄島黑暗魔王的宮殿與光明聖山的光明神王宮殿,幾乎是同時回響起了笑聲……但小公主卻沒有察覺到什麼,她還在考慮,下回要用什麼辦法才能避免再出現這樣的情況。 可憐的科恩緊閉雙眼,人事不醒,如果他不能在昏迷狀態下想出對策,那麼在醒來之後,將會有更殘酷的事情在等待著他。 果不其然,科恩醒來之後,馬上享受到了“溫暖”的招待,當然,招待所用是東西,是從“溫暖”這個形容詞所延伸出去的東西──火。 之後,接著來“嚴寒”。 之後,接著來“癢”。 之後,接著來“麻”。 之後,接著來“酸”。 …… 小公主的行為,早已不是在魔化一個殺戮之魔,事實上,小公主現在和眼前這個人類展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她要他認輸,但他就是不願低頭,一個手段用盡,一個意志堅定,相持不下。 很顯然,除了苦不堪言的科恩,所有關注這件事的神魔,包括魔族小公主在內,他們都在這件事里感受到了快樂。 小公主一次次的發揮著自己的聰明才智,結合大陸人類從古至今的刑罰記錄,一次次讓科恩的肉體以及精神游離在崩潰邊緣。這件事本身是如此的好玩,她甚至已經忘記自己的本來目的。 而科恩,在大多數的時候,他的腦袋是一片空白,中間只存留著一個字──不。 沒有反抗的能力、沒有掙紮的必要、沒有慷慨激昂的想法、也沒有進行陰謀詭計的興趣……只有一個不,如此單純,如此簡單。在這個時候,他的整個人生,整個思想,就由一個不字支撐著。 “求我。” “不。” “求我饒恕你。” “不。” “你真的不想活下去?” “不。” “那好吧!我們接著來……” 小公主興致勃勃的繼續著讓自己快樂的事,她不知道這會給自己以後帶來怎樣的災難。科恩繼續經曆著痛苦的事,仿佛沒有盡頭…… 而其他觀望的神魔,他們也繼續在這件事里感受著快樂。他們也都認定,在以後的日子里,這個人類將帶給他們更大的快樂。 科恩.凱達,永遠都是神魔兩族共同擁有的玩具。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