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小公主的“魔化”過程進行到一半的時候,被人打斷了。 真的是人,一隊衣著華貴的武士找到了這個地方,其實說衣著華貴也不准確,只能說他們的披風很華貴,除了身體上緊裹著的披風,他們沒有其他的衣服顯露出來,甚至頭上都戴上了面罩。在確定眼前這個衣不蔽體的人類是誰之後,這對武士就圍著科恩而站──呈包圍狀態。 一天一夜,科恩睡得香甜之極,以致于包圍他的人不得不換班休息。 這讓小公主很惱怒,但也沒有辦法。魔化殺戮之魔是一件很隱秘的事,有人打擾當然就不好做了,更別說這件事實際上已經轉變了性質,她更不願意在其他人類在場的時候現身出來。 夕陽西下,天邊一片緋紅。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科恩的眼睛已經睜開了,他的雙眼直直的看著天邊,看著那片既豔麗、又悲淒的晚霞。 看起來像是首領的武士向一個手下點點頭,手下立即回身拿來一套衣服,放在科恩身邊。首領點點頭,向科恩做了個“請”的手勢。 科恩站起,幾把撕下身上破爛的外衣,抖開衣服看看,隨即換上。 “科恩.凱達將軍。”看科恩穿得差不多了,首領也開了口:“體力恢複得怎麼樣?” “少說廢話。”科恩掛上黑鐵劍,又往靴筒里插好匕首。 首領取下面罩,撩開披風,露出一身魔屬聯軍軍服。 “本人是魔屬聯軍軍人,坎普帝國是我的祖國。”首領沉聲說:“科恩.凱達少將!大戰之日,你手上染滿我國民鮮血,現在就跟你算清這筆帳!” “沒差別,都是想來殺我吧!”科恩活動一下身體:“看在這身衣服的份上,我會讓你死得乾淨些。” “我們不是為了賞金,我們也知道不一定能殺了你,但是……”首領後退一步,抽出了武器:“無數的人抱著和我們一樣的信念,你死在誰手上不是問題,但你總會死在這里的。” “開始吧!”科恩一臉無所謂的表情。 首領行了一個軍禮,帶著手下的武士逼近。科恩看一眼這些軍人的配合,腳步一動,身體迅速的躥了出去,包圍他的圈子立即做出反應,組成包圍圈的軍人也快速的移動著腳步,依然把科恩圍個水泄不通…… 戰斗、無盡的戰斗,混著血和痛。敵人一批接著一批,打垮一隊,旁邊還有一隊在等著。跟神屬聯盟那邊的殺手比起來,他們沒有多余的話,也沒有那麼多私念,他們只是要殺死一個值得自己尊敬的敵人,這就是全部的目的。 和這樣的敵人搏殺是一件愜意的事──如果沒有死亡出現。 軍人不是殺手,他們沒有華麗細膩的殺人技巧,但是他們比以前的獵殺者更犀利、更無畏、更懂得配合,上手就是以命搏命。 幾十件武器一起向科恩身上招呼,他們不在乎自己的安危,哪怕是為了給科恩的刀造成一點阻礙,他們都願意用自己的命去墊。很快的,消耗性的戰斗令科恩陷入苦戰。 只一個晚上,科恩完全康複的身體再一次傷痕累累。 以小公主的犀利眼神,她看出科恩時不時的會手軟一下,特別當對方是年輕軍人,而臉上又露出坦蕩表情的時候,他受傷的機率就大幅增加。 “真是有趣。”她還跟自己的侍女探討:“他的情緒又有變化了嗎?” “他有沒有變化我不知道。”侍女回答:“但如果公主你不救他的話,他就真的要死了。” 小公主笑笑,沒有什麼表示。 地面上,科恩想跨越一條寬闊的河流,但他的敵人不想讓他得逞,靠著河岸組織起一條堅固的防線,人潮湧動,血霧飛濺。 “噗”的一聲,科恩小腿上中了一枝弩箭,身體倒了下去。 圍在身邊的幾個武士一湧而上,刀劍齊出,科恩雖然架住對方的兵刃,但震開之後背部又中一枝弩箭。 科恩吐出一口血,勉強站穩,臉上掛著笑。他已經沒有多大的力氣,渾身上下全是傷口,成了一個血人。 每個人都看出他現在是強弩之末,攻勢毫不放松。 “噗”一枝長槍刺中肩頭,科恩的身體歪了一下,又被一枝長劍掠過背部。 “該我出場了。”小公主的話里帶著一絲不滿:“真是亂來的人啊!” 一道柔和的白光從空中籠罩下來,只是瞬間,包圍科恩的人都不見了。 空蕩蕩的草地上,科恩仍然在固執的揮舞著武器,一個人不停的在轉著圈子。 “好機會呢!”小公主飄近科恩,看看他透出迷亂表情的臉:“就是現在了。” 左手伸出,控制住科恩的身體,右手上洋溢著耀眼的光線,而一臉迷惑的科恩還是無力的揮舞著武器,點點鮮血灑落,絲毫不知曉即將降臨在自己身上的命運。 “住手!”空中,一個清脆的聲音在阻止小公主。 小公主前移的右手停住,不滿的抬頭看去,一個同樣身著白衣的少女正從遠處的空中飄過來,頭戴桂冠,腰系一條純白腰帶,俏麗的臉上,一雙眼睛正冰冷的看著自己。 “哦……是妳啊?”魔族小公主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想必妳心里也明白吧!妳沒資格阻止我做什麼,夏洛特.克納赫。” “艾妮.伊薩伯安特,放下我的神佑騎士。”神族小公主的身體停了下來,嫻靜的把雙手放在腰間:“雖然妳是魔族公主,但如果妳一意孤行,我一樣會讓妳後悔。” 魔族小公主輕聲笑著,左手高抬,把科恩的身體抓到空中。 “真是可笑,妳現在想起科恩.凱達是神佑騎士了嗎?”艾妮小公主的左手起伏著,科恩的身體在空中亂晃:“看看這個可憐的人類,他真的是神佑騎士嗎?妳神族什麼時候保佑過他了?” “這是神族的事。”神族小公主抬起頭,輕聲說:“神族的事,無論大小,都輪不到妳插手。” “少來了,發生在魔屬聯盟的事,妳也管不了吧?”魔族小公主那輕蔑的眼神在神族小公主身體掃來掃去:“可憐的科恩.凱達被妳拋棄了呢……現在他是我的,我的!” “就算是我一時丟棄,科恩.凱達依然是屬于神族的子民,他所信仰的依然是光明神族,要想擁有他的話,想辦法讓他信仰妳吧!”神族小公主輕描淡寫的指控:“不過,這對于妳來說顯然是困難了一點。只知道悠閑玩樂的公主,也只能設下圈套讓他跨越分界線。” “設下圈套?笑話,妳抓到我了嗎?”魔族小公主不慌不忙的撇清自己:“今天啊!我就讓妳看看,魔族是怎麼樣培養殺戮之魔的。” “妳如果要這樣做,必定要承擔相應的後果。”神族小公主抬起手來:“再次警告妳,不要試圖傷害他。” “嚇唬誰呀?”魔族小公主冷哼一聲,抬手把科恩高高的丟上天去,右手的銀色耀眼光球跟著射向科恩。 神族公主手上慢了半拍,手心射出的紅光只擊中銀色光球的尾端,銀色的光球大部分依然擊中的科恩的腦袋。 處在迷亂狀態中的科恩發出一聲令人驚悚的號叫,身體在空中一滯,隨即翻滾著掉進河里。 “妳……大膽!”神族小公主的權威遭受了極大的打擊。 “這要怪妳呢!”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魔族小公主拍拍手:“如果妳不來打擾的話,他至少能留下點自己的意識。但現在,他再也不能保持自己哪怕是一點點的意識了……他一醒來,就會去地獄島,雖然山高水遠,可他此志不渝,就算是爬,他也會爬到我的座下,等著我的命令!” “妳破壞神魔兩族的協定,我要懲罰妳。”神族小公主沒有再多話,雙手手掌交疊,對准了魔族小公主。 “想打架?”魔族小公主滿不在乎的樣子:“妳跟我?” 這句話幾乎算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兩位公主的侍女已經在一邊打起來了。 一紅一白,兩個明亮奪目的碩大光球浮現在半空中,縮小、凝聚、移動、撞擊! 地面在震動、天空在顫抖,飛沙走石,高大的樹木被颶風連根拔起,寬闊的河流中激起滔天巨浪,接著才是巨大的爆炸,轟鳴聲攆壓著地面傳開,圓圈狀的聲波再次激蕩起浮塵…… 地面出現一個直徑幾百臂的深坑,坑的邊緣中斷了河流,奔騰的河水從河床上直沖下坑底,發出陣陣激蕩水聲。 半空中的兩位公主卻毫發無傷,連帶她們的侍女都毫發無傷。不過兩位侍女似乎很驚訝,各自飄飛回主人身邊,緊張的盯著對方。 “不怎麼樣嘛!”魔族小公主表情輕松:“我還以為我的對手有多了不起。” “做為對手,我本不應該提醒妳什麼,但看你一副天真幼稚的模樣,我再勸妳一句,”神族小公主平靜的注視著自己的對手:“趁早解除妳的魔化魔法,不要引起神魔的直接戰爭。” “妳真的會有誠意規勸我嗎?”魔族小公主撇嘴:“至于說解除魔法什麼的,傷腦筋啊──我還沒學呢!” 神族小公主一陣憤怒:“那樣的話,戰爭在所難免。” “戰爭啊……”一陣嬌柔的笑聲越過冷清的夜空,又有一個媚惑的女聲加入進來:“魔族怕過誰嗎?” “大姐!”魔族小公主大叫一聲,嬌小的身影快速的向一個面容比她成熟得多的女子飄飛過去,但飛到中途又忽然停下,臉上驚喜的表情混雜了三分慚愧、一點尷尬。 “過來,站那麼遠做什麼?”魔族長公主輕舒玉手,把妹妹擁入懷中,一面打量著小公主,一面關切的問:“玩具好玩嗎?” 聽她的話,一點也沒把神族小公主放在眼里。 “好玩!”小公主回答大姐,接著俏臉四望:“怎麼不見了呢?” “小傻瓜,回去等他不就好了。”長公主輕聲指點:“魔化魔法都用了,還怕他跑掉?” 說完,魔族長公主再抬頭看看神族小公主:“夏洛特公主,神魔大戰之前,神屬聯盟和所謂的光明神殿都是妳在管理?” “是的。” “聽說妳們姐妹不怎麼和睦?” “再怎麼樣,也比魔族姐妹間的關系要好吧?” “是嗎?那為什麼輸給魔屬聯盟了呢?”魔族長公主笑笑:“妳們姐妹聯手,實力也僅此而已嗎?” “下次神魔大戰再說吧!”神族小公主粉臉冷峻:“現在說不嫌早了點?” “生氣了吧?這也難怪,這次大戰枉費我一番心血了呢!”長公主大度的擺擺手:“今天的事就這樣了,妳走吧!回去之後要替我向妳姐姐問好。” “今天的事就這樣算了?”神族小公主遭受冷遇,心里很不樂意:“這是妳全部的話?” 魔族的小公主依偎在姐姐懷里,沖這邊做鬼臉,已經完全拋棄了一個公主應有的儀態,更讓神族小公主氣湧喉頭。 “依妳的意思,難道還要我留下些什麼嗎?”魔族長公主阻止了妹妹的惡作劇,看著神族小公主:“科恩.凱達的事既成事實,沒什麼好說的,如果神族為此要做些什麼,我魔族應了就是。回去吧!不要成為我欺負的對象。” 神族小公主知道自己和對方不是一個級別,但又極不情願就這樣離開,心緒紊亂,一時之間對這句話不知怎麼回答。 她沒回答,可有一個清亮、嫻靜的聲音幫她回答了,這是今夜蒞臨此地的第四個女聲。 “原來這樣啊!那麼無論神族做出什麼,魔族都應該應承了吧?” 在此刻,這個聲音成了神族小公主的救星,自從執掌神屬聯盟的管理大權以來,小公主心中從來沒有這樣期待過自己的姐姐出現在身邊。 “回答我,我親愛的魔族長公主。”麗瑞塔.克納赫的纖纖身影無比清晰的顯露出來,純白的羽翼在身後緩緩起伏著,長發隨風輕飄,承載著銀色華月。 魔族長公主放開妹妹,一臉的謹慎:“今天晚上真是熱鬧,麗瑞塔公主也來了。” “是呢!”麗瑞塔.克納赫溫柔的笑著:“再不來的話,妳就要欺負我家小妹了呢!” “說說而已吧!畢竟有神魔協定在。” “是嗎?真的是說說而已啊?害我白擔心一場,還真怕妳們打起來呢!”麗瑞塔.克納赫小題大做的拍拍胸口,仿佛真的相信對方“只是說說而已”,可眉目之間全是失望,哪有一點“真怕”的樣子? 接著她還把明眸一轉,盯到魔族小公主身上:“哎呀!沒見過的小妹妹,快過來讓姐姐瞧瞧。” 魔族長公主覺得這下問題大了,過去吧!妹妹肯定吃不了兜著走;不過去吧!神族長公主肯定又要借題發揮,沒有誰能想像得出來,這位神族長公主生氣之後,接下來會做出什麼事。 她對自己對手的能力非常了解,輸在對方手里那麼多次,她也不過勉強扳回一兩次……正面沖撞,還是能免則免。 魔族小公主很顯然不想過去,對于這個常常讓大姐吃虧的神族,她早知道對方的可怕之處。 神族的兩位公主聚在一處,以坐姿飄浮在空中,手拉手的說起體己話。具有惡劣性格的神族長公主,她間中還會毫無顧忌的大笑數聲…… “哎,商量好了沒有?”跟自己的妹妹還沒說上幾句話,神族長公主就等得不耐煩,毫不客氣的說:“要不要過來聊天啊……” “下次吧……”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魔族長公主踏前一步,委婉的謝絕:“謝謝公主的好意,我們趕時間。” “被蔑視了,我被蔑視了。”神族長公主面露“非常痛苦”的表情,雙眼“淒苦”的看著妹妹:“本公主被蔑視了……” 這哪是端莊神聖的神族長公主?這明明是科恩.凱達在玩笑時的標准表情之一啊! “開打吧!因為妳拒絕本公主的好意。”她站直身體,而且面無表情:“魔族的,要開打了。為了表明我不是欺負妳,所以給妳點時候准備一下,就……就三次呼吸的時間好了。” 雖然很早就知道自己的對手性格變幻無常,魔族長公主還是被她弄個措手不及,長公主級別的一開打,那今天晚上就真的無法收場了──不打個十天半月的,還真是分不出勝負。 更重要的是,自這兩位第一次見面以來,魔族長公主跟對方的戰績──輸多贏少,總的來說是這樣。 如今神族長公主說要打,苦命的魔族長公主也只有做出應戰的架勢,畢竟代表了兩個對立的種族,不能在氣勢上吃虧,至于打輸打贏那是以後的事。 當魔族長公主做好了准備,神族長公主卻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打著哈欠,以慵懶的口氣說:“跟妳開玩笑的,妳還當真呢?” 一向冷靜的魔族長公主,她此刻心里那個憤怒啊…… “怎麼怎麼?真生氣啊?”神族長公主又加注:“真要打?那就開始了。” “妳……”魔族長公主知道對方是在為剛才的事進行報複,手一揮,招呼妹妹和侍女:“我們走。” “站住!” 魔族長公主硬是被這個多變的對手整得沒了脾氣,轉過身體,等她說話。 “不是我小氣,科恩.凱達可是我的開心果呢!”神族長公主的眼睛狡黠的眨動兩下:“什麼時候還給我啊!” “我們不稀罕這樣的人類,妳想要就拿回去好了。”魔族長公主沒好氣的答覆:“當他到了地獄島,我就解除魔法讓他走。” 神族長公主臉上劃過一絲情緒變化,低聲問:“這麼說來,魔族是有解除魔化的魔法了?” 魔族長公主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一時啞然。這中間牽扯到一件往事,神族長公主一直耿耿于懷。 “是在那件事之後才……” “不用說了,妳也不用解除這個什麼魔化魔法!”神族長公主面若寒霜:“科恩.凱達如果真去了妳的地獄島,那也是他命運中的一部分!” 說完這句狠話,神族長公主牽著妹妹的手,轉身離去。 魔族長公主眼神複雜,仰望著頭頂的星空,長長的歎了口氣……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