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遠方的朋友1  
   
篇外篇 黑暗傳說─遠方的朋友1

中午的時候,鎮子外的一條生僻的小路上,有一個人影遠遠的走來。 他是個年輕的男子,一頭金黃的頭發,一對金色的眼睛,英武的臉上有微微的笑容,不緊不慢的走著。身上的衣服雖然破爛,但從高貴的料子和特殊的精致繡紋可以看出他的身份非同一般──是一位軍官。一個長長的木盒被他斜背在肩上,盒子上印著一套長裙的圖案,看來是裝名貴長裙的包裝。 幾個髒髒的孩子站在路邊,吮著大拇指,好奇的盯著他看。這條小路平時都沒什麼人走,除了一個可以任由他們耍弄的妓女外。 他走過來,站在孩子面前,對他們微笑,那笑容高貴優雅。 “哪里賣衣服?”他親切的問:“告訴我,我給你們糖。” 一個孩子驚喜的用手指著遠處的裁縫店,詳細的說明了路線,接著就把自己的手心攤開,臉上露出期待的表情。 他微笑著彎下腰來,向這只手心里吐了口唾沫。 就算是再笨的小孩,也知道唾沫與糖果的差別,男孩大哭,手拚命在地上擦,又抓了一大把泥沙,舉著手要丟──而他微笑著揮手,給了小孩一個響亮的耳光。 “痛嗎?”他微笑著問。 小孩尖聲嚎叫,向父母哭叫,可久久沒有人來。一位軍官,誰敢招惹呢? 而他抓來了所有一起玩耍的小孩,臉上親切的微笑著,挨著個把他們打得鼻青臉腫。到最後還扒光小孩們的衣服,讓他們光著屁股操練正步,但幾個來回之後他就煩了,直接把小孩丟進了旁邊滿是汙泥和垃圾的大坑。 走在街道上,年輕男子向遇到的每一個人親切的微笑。 然後他走進裁縫店,用溫柔的口氣說:“我要一套衣服,最好是黑色。” 店主抬起眼,看了看他的身型。當他辨認出他身上的服裝,便殷勤得略嫌過分的把客人讓進店里:“有的、有的!現成的,馬上就好。” 換上乾淨、合體的衣服,年輕男子還試穿一件黑色的法師袍。 “這件也要了,還要一個這樣大小的盒子。”年輕人指指櫃台上的盒子,順口問店主:“我來的時候,看到路上倒斃一個女人,怎麼沒有人管?” “先生是路過的吧?”店主忙東忙西,張羅著年輕人所要的東西:“這事我知道,昨天晚上,有一隊武士路過我們鎮子,就留宿在客棧里,好像跟客棧主人很熟的樣子。後來他們叫了幾個妓女去陪酒找樂,誰知道把這妓女怎麼了?” “武士啊!”年輕人點著頭:“可以隨便殺人嗎?” “死個妓女像死只小蟲,沒人會在意這個。”店主笑著,用針縫合著袍子上要修改的地方:“看得出來您需要好好放松一下,不過這里的土*可是配不上您的,鎮子北方有適合您玩的地方。” “哦,是這樣啊!”年輕人看著自己一身的新裝束,平靜的點了點頭,從原來的盒子里取出一把作工精致的長劍,放到一個窄一點的木盒里。 “你劍上的花紋可真是奇特,風格樣式都像是神屬那邊出來的。”店主貪婪的注視著他:“戰利品嗎?” “是。”年輕人背上盒子,微笑著回答,然後伸出手來扭斷了店主的脖子。 搜刮了裁縫店里所有的錢,年輕男人走到街上,微笑著向人打聽客棧所在的位置,途中順便洗劫了更多的店鋪。 騷動很快就蔓延開了,有人沖過來要抓住這個微笑的男子……最後在去往客棧的方向,一路上躺著鎮民的尸體。 不明就里的客棧的老板還想在這個年輕人手里表現一些英雄氣概,可不到一個回合就敗下陣來,跪在年輕人腳邊,驚恐萬狀的說出了這隊武士的來曆、去向和目的地──他們是一個傭兵團,這次是去分界線上做一件什麼事,因為沒有達成目的,所以心情都不是很好。昨天夜里已經走了,包船走的。 “嗯,有個年輕女人死了。”年輕人微笑著問:“你清楚嗎?” 老板點著頭,為年輕人完整的覆述當時的情況,他們怎麼把她綁上,怎麼用金屬在她身體切割,怎麼舔食她的鮮血…… “她開始還笑著呢……”滿臉是血的老板說。 接著,客棧里就傳出一聲巨響──老板整個人都不見了。 年輕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跨出了客棧大門。 外面的街道上站滿了手持武器的鎮民,都緊張的看著他──他臉上笑容那麼迷人,讓看到的人不自覺的感到幸福。 年輕人身上的衣服干乾淨淨,背著一個長長的木盒走出了鎮子,臉上滿是溫柔的微笑。 他的身後是烈火濃煙,一群妓女蜷縮在路邊,驚恐萬狀的看著他離去。他微笑著走進妓女工作的地方,可憐的女人們緊閉著眼,渾身顫抖著擠在牆角縮成一團。 輕柔的腳步聲離開了*院,這些連逃跑的勇氣都沒有的可憐女人,每人手里都多出了個沉甸甸的錢袋…… 天快黑了。年輕人出現在另一個鎮子里,冷冷清清的街道上沒有幾個人。 他要追那個傭兵團,卻找不到一艘船。這些鎮子不怎麼富裕,連輛像樣的、肯出賣的馬車都沒有,這些馬車快不起來,更不能長途跋涉,這是他始料未及的。 就在這時,一輛看起來很不正常的馬車停到了他的面前。 “先生!”一個充滿了活力的聲音在叫他:“您需要馬車嗎?我的馬車將會滿足您一切的需要!” 年輕人微笑著回望,看到一張憨厚的中年男子的臉。 “您別看這馬車樣子不怎麼樣,可它是魔屬里最快的馬車!”中年男子跳下車來,手腳麻利的拉開了車門:“兩匹快馬,再加上我這個最好的車夫,它會如風般的飛馳。此外,我收費便宜,又不多嘴……” 年輕人說出一個地名,中年人立即拍起了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證,一定會把他安全的送到──盡管那地方距離這個鎮子差不多一千里地,一路上所要經過的地方也非常荒涼。 “好吧!”年輕人點點頭:“就用你的馬車,拿著這些錢,先去備辦食物。” 車夫歡天喜地的去了,年輕人進了車廂,等待著這段即將展開的旅程。 車夫沒說錯,他的馬車的確是魔屬聯盟里最快的,但同時,這也是魔屬聯盟里最破的一輛馬車。為了達到最快的速度,車夫發揮出相當高的水准,達到了令人咋舌的驚險程度。 終于,在一片一望無際的荒原里,破舊的馬車再也挺不下去,“喀嚓”一聲散了架。車廂里的科恩破頂躍出,順手接住正在空中張牙舞爪的車夫。 兩匹快馬在前方停了下來,無辜的看著後面那堆“廢柴”。 “最快的馬車。”科恩看看四周那以荒蕪形容都算是贊美的土地,沖車夫伸出了大拇指:“好樣的。” “英雄啊……”車夫立即抱住科恩的腿,大聲的號哭起來:“請饒恕我吧!請不要趕我走,請讓我留在你身邊為你做事吧!我願意為你鞍前馬後,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你要我往東我絕不往西,你叫我偷牛我絕不偷雞……” “我沒說要把你怎麼樣。” “還用說嗎,英雄!”車夫抬了一下眼,讓科恩看到他眼中真的有淚,然後又繼續著號哭:“我一看到你,就知道你是我的救星,你光輝、你偉大、你英武、你全能萬能……請不要把我丟在這里,我會餓死的……” 科恩低頭想想,覺得自己也需要一個向導……或者是仆人。 “認識路嗎?” “認識!肯定認識!”車夫立即爬起來,兩把抹干了臉上的淚水,又大包大攬的拍起了胸脯,順便改變了自己的身份:“我是魔屬聯盟里最好的向導!您選我絕對沒有錯,我知道每一條路,我清楚每一條小道,有我在您身邊,迷路這個詞就是一個遙遠的傳說一樣……” 在車夫……不,在這個向導吹牛的時候,科恩一直用溫和的眼光看著他。科恩沒說把他怎麼樣,而他的求饒是習慣性的,下跪、抱腿、哭喊、流淚……是那麼的迅速流利。科恩覺得在腳下苦苦哀求的向導很像坦妮。 他們都是在為生活苦苦奔波、苦苦忍受、苦苦哀求。盡管方式不一樣,但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活下去而已。 “把馬牽過來,我們出發。”科恩原諒了他:“你叫什麼名字。” “是的,我叫利普。”向導一溜煙的跑過去牽馬,邊跑邊回頭喊,轉頭的時候一個不小心撞上了馬屁股:“哎呀!” 科恩笑笑,沒有管他。 騎著馬,拋棄了多余的東西,兩個人重新上路了。 迷路──這個遙遠的傳說,在下一路口就降臨,這傳說來得也太快了點。 科恩抬眼一看利普,他就會跳下馬大叫英雄……就這樣,利普帶著科恩轉了一大圈,終于在日落前找到了一個鎮子。看到遠方的鎮子,兩個人都松了一口氣。 遠離了原來那個給自己很多悲傷的城鎮,科恩心里開始考慮著其他事情,臉上也不再時時都保持著笑容。 “不知道黑暗怎麼樣了?”他在心里想著:“應該怎麼跟他們解釋這件事?一會去搞張地圖,想想怎麼回去……” 身下的馬踏著碎步,慢慢的進入鎮子。落日的余暉鋪在街道上,鋪在兩邊的屋頂上,一片迷人的桔黃色。順著風,還飄來烤肉的香味。 “先生,這是個大鎮子呢!”利普左右四顧:“有酒館、飯店,還有客棧!” “第一次來?”科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走遍了魔屬聯盟的向導?” “英雄……”利普的嘴口沫橫飛開合著。 “閉嘴。” “是!”利普馬上照辦。 可就那一聲“英雄”,還是驚動了街邊的幾個人,一個面相凶惡的高大男子站到路中,擋住兩人的馬。 “外頭來的?面生啊!”他摸著腰帶上的刀柄,一步步踱了過來:“第一次來的話,知道這的規矩嗎?” 科恩看了一眼利普,利普立刻用他那張肌肉發達的嘴奉承起對方,科恩悠閑的待在一邊,看著利普用非常快的速度翻動那兩片干裂的嘴唇,用大串的廢話把擋路的男子捧上天…… 一個打扮妖豔的女人從左邊的酒館門口出現,拿著一個酒瓶,另一只手牽著裙邊,搖搖晃晃的走向街對面的一棟房屋,走到中途的時候還向科恩飛吻。 科恩淡淡一笑,女人放浪的大笑,拋了個媚眼,走了。 “看什麼看!”擋路的男子一步跨過來,大叫:“她是我們老大的女人!” “看一眼,那並不代表什麼。”科恩態度和藹的回答他:“自己的女人漂亮,能吸引別人的目光,你的老大應該會很自豪的。” 擋路的男子楞了一下,科恩的打扮讓他不敢妄動──黑色法師袍不是人人都能穿的,還有背後的那個盒子,可能藏著什麼厲害的東西。 “陌生的法師,這里沒有官員,一切都由我們說了算。”擋路的男子退開:“想平安經過,你們最好老實點。” 利普立即在一邊拍著胸脯,大聲保證自己不會給對方帶來任何麻煩,那男子終于順著先前女人離去的方向走了。兩人走進一家酒館,去補充旅途所需要的東西,順便休息一下。 正在享受溫熱可口的飲料,卻隔著窗子看見先前那名攔路的男子帶著幾個人,怒氣沖沖的走了過來。 科恩沒什麼反應,利普卻嚇一跳,趕緊放下酒杯出了門,滿臉堆笑的迎上去──但那男子抬手就是一個耳光,打的利普一個趔趄。 “英雄啊……”就跟以前一樣,利普的哭號立即響起。科恩卻還在慢慢的喝著手上的東西,他知道對方不會對利普怎麼樣。 “滾開,大爺沒工夫理會你!”對方把利普踢得滿地打滾,拔出刀來利落的砍殺了兩人的馬匹──科恩繼續喝東西。 “你們都聽好了,我們老大說的──不准賣馬給這兩個陌生人!誰要是敢頂著干,會後悔的!”對方揮舞著帶血的刀站到街中,一邊喊著狂妄的話,一邊斜著眼看科恩的反應。 但科恩還是一心一意的喝著手上的東西,仿佛身邊發生的一切都與自己無關。幾個人只好冷哼一聲,進入街對面的房屋。灰頭土臉的利普從地上爬起,在其他人鄙夷的眼光中,搖搖晃晃的回到桌位,一臉委屈的看著科恩。 “喝東西,都快涼了。”科恩招呼他。 “我們沒馬,走不出這片荒原的……”利普苦著一張臉:“他們是想讓我們去見他們的頭,您坐著,一會我去跟對方求饒吧?” “求饒就不用了。”科恩淡淡的回答:“至于馬,我會讓他們老大賠出來。” “賠?”利普雙眼睜得圓滾滾,結結巴巴的問科恩:“對方可是這里的頭兒,我們怎麼讓他們賠?” “慢慢談嘛!”科恩笑笑,放下杯子:“努力的話,總能談到一塊去。” 在利普迷惑的注視下,科恩起身取下背上的木盒遞過去:“拿好,不要偷看。” 利普呆呆的看他脫下法師袍,去老板那里問了幾句話,然後空著雙手走出酒館。他心想自己這個同伴是不是瘋了? 而酒館里,包括酒客和老板在內的所有人都從各個角落湧出,小心翼翼的把腦袋放在窗後,交頭接耳的低聲議論著什麼。 一陣風吹過,帶起他的衣角,利普眼看著他敲響房門,進了對面那棟房子。酒館里響起一片歎息,他們看到房門被人關了…… 這是一間很大的房間,十來個面目可憎的大漢散坐四周,手都放在刀柄上把玩著,用很不友好的眼神看著科恩。 一張不知哪里弄來的豪華躺椅被安置在房間里的顯要位置,那位扮相庸俗的老大級人物打橫睡在上面,而那個引起一切事端的女人正在給他按摩。 科恩走到房間正中停下腳步,和藹的看著那位老大。老大不會沒有聽到科恩的腳步聲,但他仍然沒有睜眼,看樣子他是等著科恩開口。 “喂!說話!你來這當啞巴的?”這場沉默的對峙沒有維持多久,一個忍不住“寂寞”的大漢踏前一步,沖科恩喊。 “我……”科恩笑笑:“我來這里,是要跟你們談談。” “談什麼?”老大終于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心不在焉似的問:“生意?” “我的馬被你手下……”科恩做了個砍殺的手勢:“沒馬,我們不能離開。” “殺了馬,他真是不小心。”老大轉過頭,盯著科恩嘿嘿直笑:“可那又怎麼樣?” “你應該賠給我。”科恩說。 “賠給你?好、好主意──我喜歡!”老大的眼中閃過興奮的光,身體從躺椅上撐起來:“寶貝,過來拿,你得自己動手。” 周圍響起一片譏笑聲。 “要我動手?”科恩用真誠的眼光回望這個老大:“我動手的話,你會痛。” 老大拎起放在一邊的武器,一聲大喊在房間里回蕩,連外面酒館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我就是想知道什麼是痛!” 酒館里的利普雙手抱著那個木盒,正在擔心著自己的命運,就恍惚看到對面的房屋震了一下。他一驚,以為是自己的錯覺,但立即就有東西告訴他看到是真實的──有個魁梧的身體破開了完好的牆壁,鮮血淋淋的掛在那,跟著窗戶被震破,一只粗壯的腿飛了出來…… 隨著聲聲巨響,腳下的地面在微微震顫,那棟房子也在痛苦的扭動著,不斷發出“吱吱”的響聲…… 集中在酒館窗戶邊的人呆住了,一個個的表情活像白癡。 終于,一切都平靜下來了。 房門發出一聲難聽到極點的呻吟,門邊出現一張被鮮血掩蓋的臉──從身形來看,正是先前攔路的那個男子。他還提著刀,一步一晃,喘息著向酒館這邊走來,走到街中,困難的張了張嘴。 “救……”他的嗓子好像有點漏,這話還沒說完,就一頭栽到地上抽搐起來。 圍在窗口看熱鬧的人一哄而散,刹那間,該喝酒的在喝酒,該賣酒的在賣酒。 利普呆呆的看著那扇門,直到他出現。他面帶無邪的微笑,衣服干乾淨淨,渾身上下哪都沒傷,跟剛才一樣邁著不緊不慢的步伐,走進了酒館。 “收好。”科恩將兩個大大的錢袋放到桌上,紮口處不緊,掉落幾枚金幣。然後他坐下來,給自己倒了杯飲料,神態輕松得就像剛才只是出去小個便一樣。 “你、你、你不是……”利普看著他,第一次覺得說話是如此的艱難:“不是說,只說去談談嗎?” “談崩了。”他輕描淡寫的回答。 利普閃電般的伸出手抓過錢袋,十指翻飛,立即就打好紮口處的結,然後把錢袋緊緊抱在懷里,再不願意抬頭。 利普怕,利普真的怕。 他見過無數被殺的人,也見過很多殺人的人,但沒有任何人能像他眼前的同伴,讓他從心底里產生這麼強烈的恐懼。 他和藹可親,他笑容無邪,他能離你這麼近,也能離你那麼遠……和他做伴,一半是感到無比的安全,另一半則是鋪天蓋地的恐懼。 利普知道,只要他願意,任何人都逃不出他的手心……包括自己。 他將是自己的依靠,也將是自己的夢魘!

上篇:第10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遠方的朋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