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遠方的朋友2  
   
篇外篇 黑暗傳說─遠方的朋友2

人一旦有了依靠,就能讓自己的特長超常發揮,利普的行為就證明了這一點。 其實要說句公道話,利普不是個很善良的人。對于比他厲害的人,他會馬上去巴結;跟他差不多厲害的人,他會想辦法拉攏;而一旦遇到比他弱小的人,他會毫不猶豫的欺負──當然,前提是這個人值得欺負,也就是說,欺負這個人能得到好處。 現在,這個標准明顯升高了,變成所有比他老板弱的人他都去欺負。而這一路上,好像也沒有什麼人能比他的老板厲害。 他的老板親口告訴他,自己名叫科恩.凱達,他以前聽說過這個名字,也知道這個名稱代表著什麼。但他有自己的打算,更沒想過要去出賣自己的老板,事實上,他倒是想把整個世界貼上標簽,賣給他的老板。 他很會察言觀色,知道老板是個習慣享受的人,于是出重金雇了真正魔屬聯盟第一舒適的馬車,還有魔屬聯盟第一的向導,讓老板能一路上好吃好喝,舒舒服服的前往目的地。 科恩看著利普做這些事,從不發表任何意見,當錢被揮霍得差不多了,科恩就會走下馬車去做一票,然後再把裝滿金幣的袋子丟給利普。科恩這種含糊的放縱態度,無疑讓利普的行為變本加厲…… 以前見人就抱大腿喊英雄的利普不見了,現在的利普說話氣宇軒昂,走路精神抖擻,甚至嘗試著把自己打扮得像個紳士。 剛開始的時候,利普也不分好壞俗雅,是昂貴的東西就往身上掛,雖然穿得像個小丑,但他還一臉的燦爛笑容……每當這個時候,科恩會叫他下車,脫光了衣服跟在馬車後面跑。 如果買對了東西,科恩就會讓他保留在身上,反覆幾次之後,聰明的利普就知道了科恩的喜好,知道什麼東西應該用,什麼東西不應該用,下次也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要讓利普這樣的人學會用不同的眼光注視不同類型的人,以不同的態度去待人接物,這對別人來說應該是一很困難的事,但在科恩手里卻變得異常簡單。只要科恩做一次,利普就能完全做到……對利普來說,科恩現在已經變成他世界的中心。科恩的意志,就等同于他自己的意志,他不會違背科恩的意願,因為他明白──只有自己做到科恩希望他做的事,他才有存在下去的價值。 而科恩心中也明白,利普在看到自己力量之後的轉變是有原因的,這個普通的中年人心里一定隱藏著什麼,這個動機深深的隱藏在他的馴服行為之下。 想想看,一個成年人,他的生活習慣早已定型,即使是想做些表面功夫的難度都很大,更不要說徹頭徹尾的變。而利普卻正在這樣做,而且還做到了,這讓科恩感到驚異。 科恩不點破這點,也是想看看這個普通的中年人能做到什麼程度的改變。因為科恩在心里,同樣驚異于自己的改變。 科恩以前沒想過,可以僅從一個人的行為去推測出他的內心,或者說,科恩從不知道可以這樣做。但自從清醒過來之後,這已經變成了他的一項技能,他能很自然的從一個人的行為,分析對方的內心世界。 第一次的嘗試,還覺得蠻好玩。 有了充足的資金,行進的速度自然就快起來,甚至有望提前趕到科恩希望去的地方──那也是一個偏遠的小鎮。 馬車穩穩的停在鎮上唯一的客棧之外,利普走下車來環顧一下四周,這些天來,他已經變成一個真正的紳士。 他的頭發梳理得一絲不苟,一條手工、布料、圖案都很講究的圍巾在脖子上打了一個便結,整套服裝素雅而不失高貴,凸顯著一個中年男子特有的成熟魅力,隨身佩帶的幾樣精致的飾物,更點綴出他整個人的穩重風格。 “少爺。”他回過身說:“我們到了。” 科恩步下車來,帶著利普直接走進了客棧。 科恩剛坐下喝了點東西,利普就帶著探聽到的情況回來了,他坐到科恩身邊,輕聲的把這個傭兵團的情況講給科恩聽。 在他彙報的時候,科恩跟以前一樣沒有表示任何的意見,仍然一心一意的跟手上的飲料過不去。 “那艘船上,載著他們全部的主力干將。”利普繼續說著:“我以談生意的口吻打聽清楚了,他們今天下午晚些時候到。” 科恩點點頭,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准備好離開的馬車,辦完這里的事,我們會去首都。” “是。”利普回答著,雖然科恩的命令都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也從不跟他解釋什麼,但他絕不會多嘴去問。 他抬眼,但是看不到科恩眼中或者臉上有任何的情緒波動──這可不是好兆頭。 下午,傭兵團駐地。 這是個中等規模的傭兵團,大概百多人,人員分散居住二、三十個帳篷,占據了很大一塊土地,一邊是訓練用的場地,另一邊緊靠河流,還建了個小碼頭。 一艘中型貨船遠遠的駛來,緩緩靠上泊位。 此時,也有一輛豪華馬車也順著道路過來,就停在門外,幾個小傭兵走上去迎接,被從後面趕來的首領喝退,匆匆趕來的首領急走幾步,堆出滿臉的笑容迎接貴客。 把貴客迎進帳篷之後,首領立即為客人介紹起傭兵團里“最出色”的傭兵,就是那些剛剛乘船歸來的武士,表面文章做足之後就把話語一轉,委婉的詢問起客人想要托付的任務。 “其實,這個任務是很簡單的。”被尊為貴客的利普看了一眼身邊的科恩,站了起來:“我先要說明的是,我家少爺為人相當正直和善,但卻有那麼一兩個不欣賞的人。” “當然當然。”首領陪笑回答:“再正直的人,都會被壞人纏上,這個……我們懂。” “對方的行為相當惡劣,我家少爺相當氣憤。”利普走前兩步,大義凜然的陳述著理由:“但身為一個名聲顯赫的貴族,很多事情是不好直接出面去做,雖然直接出面也能處理的很好,但過場上卻不免麻煩些。” “是的,尊貴的貴族會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的確不用在一些小事上傷腦筋,但這正是我們傭兵存在的意義──我們樂意為您效勞。” “你倒是個開明的首領。”利普走上前,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事情很簡單,目標是一個女人,年輕的女人。她不是貴族,但是家世不算差,除了普通守衛還雇了二十幾個傭兵。你們得明白,我們少爺想要乾淨俐落的解決這件事,所以才出大價錢來和你們談生意。” “明白了,要我們怎麼做,您才會滿意呢?” “我們少爺相信你們能鏟除讓他不高興的人,但是對這種不識好歹的女人,僅僅一個死──就太便宜了。”利普哈哈一笑,大聲對帳篷里的人說:“她應該悲慘的死去,應該嘗盡一個女人所能嘗到的所有苦頭……酬金不是問題,問題是你們能辦到這一點嗎?” “能啊!這個我們拿手。”當即就有一個最出色的傭兵站出來:“在回來的路上,我們就這麼玩了一次,那個女子是個妓女呢……” “一個妓女?”利普攤攤手:“抱歉,我的勇士,我想像不出你們能對一個妓女做出什麼事來。” “老爺,您聽我說啊!”眼看到手的生意就要泡湯,這個傭兵急了,連忙把一大串當日的血腥場面說出來,他在說,旁邊的傭兵不住的點頭以加強其可信度。 利普平靜的聽完,轉頭去看科恩。 “沒錯。”科恩緩緩站起來,點點頭:“就是你們了。” 傭兵首領大喜,以為這票任務已經拿到手了──還沒等他說上一句表達謝意的話,就看到科恩的身體一抖,左右出現了兩個一模一樣的幻影。 “這……”首領的一句話中斷在慘叫聲里,他被一個幻影擊中,身體在空中散架。 幻影一分再分,瞬間殺盡帳篷里的其他人,只留下那幾個歸來的“最出色”的傭兵,然後破開帳篷向四周沖去,在傭兵團的營地里攪起一陣陣血雨腥風。 帳篷里一片狼籍,到處是濺在地面的液體,紅的白的觸目驚心,那幾個最出色的傭兵癱在地上,眼看著含笑的科恩一步步走過來。 “饒、饒命……” 雖然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突然翻臉,但肯定的有原因的,以對方的能力看來,傭兵們知道自己沒有抵抗的能力,只能求饒。 “那個女子,也曾經向你們求饒了吧!你們是怎麼回答的?”科恩越走越近,溫柔的聲音回響在每一個傭兵的耳邊,伴著那遠處傳來的聲聲淒厲慘叫,就如同是死亡的宣告。 “是怎麼回答她的?乖,說給我聽。”科恩繼續向前,在傭兵們面前停下,他的笑容很親切,卻在傭兵們眼中逐漸扭曲,他們冷汗淋漓,睜著驚恐的眼睛,無助的看著這個死神靠近自己。沒有反抗的力量,更沒有逃跑的勇氣…… “我、我……我們!我、我……” 被科恩凝視著的傭兵正在努力的張著嘴,但心底那種強烈的恐懼感卻讓他失去了說話的能力。 “活著,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科恩笑笑:“讓我來幫你。” 利普再也看不下去,幾乎快要瘋掉,急忙幾步跑出帳篷──身後的帳篷里立即傳出一陣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不是慘叫,也不是哀號,而是一種怪異的、抖動的、濕漉漉的、時斷時續的喘息聲。 利普用雙手掩住耳朵,但那聲音仍然不可阻擋的傳來,讓他心里發毛,讓他渾身發抖……他想放聲大叫,可是叫不出來;他想狂奔逃離,可是沒有一點力氣。 他明白,這些人該死,但這樣的死法,太可怕了一點。 他一定要結束科恩的這種行為,再這樣下去,自己真的會瘋。終于,他找到了藉口,盡管他前一刻還想放那些人逃離。 “少爺……有人跑了!”利普指著碼頭那艘正在離岸的貨船,大聲叫喊著:“他們跑了!” 無聲無息的,科恩在他身邊出現,但下一刻已經站到了碼頭上──利普在後面狂追,正在想科恩會用什麼手法對待這些逃離的人,毫無預兆的,天空掉下來一個巨大的火球,直接命中貨船。 “轟!”的一聲巨響! 整艘貨船炸裂開,連帶上面的生命一起四處飛散,下一刻就成為漂浮在水面上的殘骸,無力的燃燒著。 “誰!”科恩怒了,猛的轉過身來大喊一聲:“是誰!” 被科恩的眼光掃過,利普的身體在戰栗,連一個字都講不出來。 一陣狂風呼嘯而來,卷起了滿天揚塵,利普被風頭掃到,身體不由自主的旋轉著向外退去,想大叫救命卻又被灌了一嘴泥沙,正在心慌意亂、突然覺得飄忽的身體一穩,原來是站到了科恩身後。 利普眼里一片迷茫,風嘯塵揚中,科恩的身體巍然不動,而風眼的中心在這時隱約出現一片白色。 風塵慢慢的消散,一頭白色巨龍逐漸呈現在兩人面前,巨龍驕傲的昂著頭,正在收攏背上的雙翼,一對明亮的眼睛注視著科恩,目光平和而深邃。 很顯然,科恩怒氣未消,他踏步、躍起,一拳就向白龍頭上砸去。巨龍探出前爪,一一化解科恩的攻擊,科恩在空中翻轉騰挪,陣陣激烈的撞擊聲傳出。 這情景讓旁邊的利普看得一頭霧水。科恩出手攻擊傳說中的龍在他意料之中。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老板會只用拳頭,而那頭白色巨龍居然也不用魔法,就用一只前爪抵擋。一人一龍打得倒是激烈,攻擊威力可就大打折扣了……這不像老板的風格,而龍的表現也和傳說中的大相逕庭。 利普眼皮都不眨的盯著,腦袋轉的飛快,他知道這件事一定有古怪。乘著一人一龍暫時分開的時間,他嘴里大喊“停手……”,身體“電閃”般的沖入場中把他們隔開。 “少爺您休息一下,龍英雄您也休息一下。”利普點頭哈腰的團團轉,在一人一龍之間大拉關系:“兩位都消消氣,大家有矛盾可以坐下來談談嘛……只要有心,總能談得攏,但這里卻不是談事情的好地方,我知道一處地方山青水秀……” 白龍嘴一張,一口氣把他吹出老遠,利普悶哼一聲,在地上摔了個結實。 利普搖搖晃晃的爬起來,發現白龍已經不見了,先前站立的地方現在是一個白衣飄飄的少女,她五官秀美,身材高挑,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盯著科恩看,神色平和。 看著這位面目純潔得不像是人類的少女,利普白癡一樣的張著嘴,發不出任何聲音。 “不要對我用心靈交流!我厭惡任何東西進入我的腦袋!”突然,科恩一聲大喊:“說話,妳又不是啞巴!” 白衣少女賭氣似的偏過身,踢開一顆小石子,不再正眼看科恩。 看到白衣少女的行為,利普心頭一陣狂跳──在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人敢不理老板,他簡直不敢想像少女接下來的命運。 利普一路上已經看過了太多的殺戮和血腥,變得前所未有的善良,而白衣少女的出現,很大程度上淡化了他可怕的記憶,她的目光就像是一道充滿魔力的清泉,能夠洗去人心中的塵垢。 他絕對接受不了,接受不了這位少女轉眼之間化成一灘模糊血肉!管她是人是龍,落到少爺手里沒她的好果子吃…… “哈、哈……”利普心里排除萬難,手腳並用的爬了過去,鼓起無比的勇氣開了口:“少爺,您休息一下。” 科恩的眼光沒有注視他,聰明的利普明白了,這件事的關鍵人物應該是白衣少女。 “這位……女英雄啊!我是利普,您是來找我家少爺的嗎,您可真是英姿颯爽啊……”利普好歹站了起來,滿心虔誠的向少女傾訴著自己對英雄的仰慕,看少女沒有表現出抵觸的情緒,利普立即就直奔主題:“您是來找我家少爺的嗎?我家少爺年少英武、威風八面又心地善良……當然,偶爾的強硬態度更是我家少爺無窮魅力之中不可缺少的一小部分……” 少女嫣然一笑,輕揮小手,一股小小的旋風讓利普掉進河里。 “女英雄……請聽我說……我家少爺……” 當利普濕淋淋的爬上岸,卻驚喜的發現少女正邁著不緊不慢的步子走向科恩,雙手輕放身後交握,模樣既俏皮又可愛,背影清麗得讓人窒息。 利普出了口大氣,知道兩人間的冰冷氣氛成功的被自己攪和了。 少女站到科恩面前,微微仰起下巴。 “每次看你,你身邊總是有些怪人。”她開口說話,聲音清清脆脆的,如同玉石輕撞。 “少來。”科恩的目光也柔和了些,不再那麼惡聲惡氣:“妳總共就見我兩次。” “為了找到你,我飛越高山峽谷,穿過風雨雷電。”少女偏了一下頭:“你就這麼歡迎來自遠方的朋友嗎?” “既然妳在找我,那妳就應該知道我心情不好。”科恩依舊冷著一張臉,沒人能從他的回答里揣摩出他的心意:“最近腦袋還讓人打了,而某條龍又炸了我要的船。” “那是我做的,你要我賠嗎?” “最好是這樣。” “嘻……”抿著嘴輕笑,少女低頭在原地轉了個圈兒,衣角旋出雪白的漩渦。 “不說這個。”再次和科恩臉對臉時,少女的表情已經很鄭重:“帶你去個地方。” “不去。” “不去的理由?” “不順路。” “還沒說去哪里你就知道不順路?”少女輕笑著堅持自己的意見:“很重要的事。” “再重要也不去。” “嗯,那可就麻煩了。”少女想了想,抬頭再說:“雖然我對你沒什麼好感,但你就不能謙讓我一次?” 利普遠遠的一拍腦袋,覺得少女太不會說話了……沒好感,誰還謙讓妳啊! 但出乎意料,科恩沉默了一下,讓步了。 高空中,一條白色飛龍在云間快速穿行著,寬大的背上仰躺著一個黑衣人。飛龍前爪上還抓著什麼東西──那是縮成一團的利普。 當苦命的利普覺得自己要凍死的時候,飛龍開始盤旋下降,幾聲清越長鳴之後,白色飛龍穩穩的站立在一個超級廣場之中。 利普哆嗦著站起來,看到廣場上站了一圈人,男女老少百多個,他們都有和白龍少女同樣清澈的眼神。 “我的朋友,你終于來了。”一個白發老者健步上前,張開雙臂迎向科恩:“知道你的事了,很高興你沒事。” 科恩既不期待也不拒絕,懶洋洋的讓他擁抱自己。 “振奮精神,我的朋友。”老者扶著科恩的肩膀:“事情會變好的。” “你的話一點作用都沒有,雷。” 雷爽朗的笑著,拉起科恩的手,順著一條玉石鋪就的道路向廣場邊走去。看白衣少女跟在後面,利普也急忙跟著。 來到一個巨大的洞口前,雷停下了腳步,對身邊的科恩說:“我的朋友,進去吧!你應該感到榮幸,你是第一位進入龍族洞穴的人類。” 科恩本來還想調侃一句,例如什麼“第一次”之類的,但洞中卻有一股無比熟悉的感覺擴張出來……他一楞,然後大叫一聲狂奔進去! 雷再次放聲大笑,跟著走進去。 利普看了看站在洞口的白衣少女,始終沒敢動腳,老實巴交的坐到一邊去。 “棉花糖……”科恩沖進洞里,暴躁的聲音的空曠的大廳里來回激蕩:“妳給我滾出來!” 一頭趴在地上的金色巨龍抬起了頭。 “如果你再不來,我們就錯過了。”金色巨龍緩緩的開口:“小不點。” “操!說這個干什麼,快跟我去救人!”科恩幾步沖過去:“我的朋友、兄弟!就是那個菲謝特……操!妳什麼時候變成龍了?” “安靜,安靜。”金龍面對語無倫次的科恩,幾乎沒有辦法,只得比起了音量:“安靜!” 科恩楞住。 “你所說的人,是菲謝特.夏麥。”金色巨龍放低了聲音:“我知道了。” “那……” “你想複活這個生命。” “是!” “保留全部記憶,以現在的身體。” “是!是是是!!!” “小不點,那很艱難。” “很艱難!很艱難?很艱難的意思是什麼!難道是在敷衍我嗎?!等等,很艱難……就是說可以?” 科恩的聲音逐漸低落,自從菲謝特倒下後,所有累積在他心中的痛苦、悔恨、酸楚,都在這一瞬間化做兩行晶瑩的淚珠,緩緩從眼中滑落。 “菲謝特……”科恩虛脫般的坐倒在地上,口中喃喃低語:“可以……真的可以。” ∼下期預告∼ 是形勢所逼,還是命中注定?所有的一切,化成了一條未曾有人走過的坎坷道路。科恩對最親密的好友許下一個鄭重的承諾。 回到黑暗城的科恩,一掃過去之風,國事家事種種問題迎刃而解。因為有了瘋狂的目標,也開始有了一起瘋狂的盟友。 上下一條心的黑暗數省,全民的努力贏得最重要的先機。而比別人多一次生命曆練的科恩,以神魔戰爭中從未有過的方式,將他的軍隊推到最有利的位置。 聖曆二二三三年春,斯比亞帝國討逆戰爭,正式開打!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遠方的朋友1     下篇: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