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茫茫大海中,有一片終年被霧氣所籠罩的海域。 穿過半空中濃密的云層,一座巨大的島嶼就會在一片碧綠的海面上顯現出來。大體橢圓的島嶼上有連綿不斷山脈,有大大小小的湖泊,有平原、有密林。最奇特的還是那一塊漂浮在島嶼正上方的巨石,作為一塊石頭,哪怕是一塊發光而怪異的石頭,它都大得太過分…。巨石散發著和煦的光亮,緩緩的旋轉著。 這就是龍之島,一個連神魔都不了解且未曾進入過的地域,遠古龍族粗魯野蠻,這就是當初的流放地。 —直被龍族視為神聖之地的龍洞內,此刻正沉浸在一片寂靜里。科恩的情緒難以自制,差不多在地上呆坐了兩個鍾頭,身邊只有化身為金龍的棉花糖陪伴。 棉花糖眯起眼睛不說話,她跟科恩相處過很長一段時間,非常清楚科恩的性格,知道在這個時候發出任何聲音都會被科恩無視。 好下容易,科恩的眼睛恢複了靈活,他先深深呼吸了幾次,然後幾步走近金龍,靠著她的脖子坐下來。 “來吧!說說看。”科恩兩腿曲起,雙手搭在膝蓋上,整個人看起來很輕松:“這他媽到底怎麼回事?金龍——啊?這個體形適合你嗎?” “金龍是龍族長老,我用很多時間才找到他,在這個大陸上所有的生命之中,也只有他能暫時承載我的思維。”棉花糖解釋說:“這次是耗盡了我某一種能力才能來到這里,以這種方式跟你見面——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只能用一次?”科恩一楞:“你不要耍我。” “的確是這樣,這對你對我都不是好消息,我沒有隱瞞的必要。”棉花糖搖晃了一下腦袋:“我的能力不足以維持太久的時間了,你要不要聽我說?” “好!”科恩盤腿坐好:“你說!” “你清楚我是怎樣的一種生命,也能理解我的存在方式。事實上,我從沒遇到過與我同類型的生命。無盡空虛的宇宙之中,我只是個孤獨的存在。”棉花糖的聲音頓了一下:“在遇到你之前,經過漫長的漂泊尋找,我終于找到了另一個能跟我交流的生命。” “誰啊?”心態完全放松下來的科恩笑著問:“你們是曆史性的相遇嗎?散發出絢麗的光芒沒有?” “那是平淡而真實的相遇,我漂流到這幾顆星球外圍,感覺到她的存在,鈐是就在附近停留下來……你對孤獨應該有體會,能理解我的這種行為。” “我能理解,所以你不把菲謝特給我複活了,我就不饒你……” 棉花糖用不滿的目光盯住科恩,後者立即換上一臉友好的笑容。 “她就在這顆星球上,就在這塊大陸上,跟一些類似你的生命在一起。我和你的這種交流方式,就是她教會我的。”棉花糖在回憶著:“我們相互依存,相互交換記憶,她就是我的伙伴,對我來說不可缺少一就像菲謝特對你一樣。” “然後呢?”科恩問。 “然後,我失去了和她的聯系。”棉花糖的聲音很平靜,但這過于平靜的訴說中卻承載了她所有的痛苦:“我又回複孤獨,已經數萬年了……” “我能體會。”感應到激蕩在棉花糖平靜聲音中的悲愴,科恩點著頭說:“沒有這種經曆的人很難明白。” “我再得不到她的消息……我想過各種辦法,始終不能得到一點消息。我可以輕易的毀滅這個星球,卻不能進入這個星球來尋找,雖然後來能通過龍族來這里,但我能量有限,在沒有線索的情況下又不能輕易使用。”棉花糖又伏下了頭:“時間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直到你,在那一刻闖入我的領域。” “你……”科恩明白到了什麼。 “不錯,安排你重生,我的確有讓你替我找到這個生命的意思。只不過那時的你太柔弱,不可能完成這個使命。我雖然很急切,但也不能告訴你這件事。” “那現在呢?現在的我就能完成了嗎?” “以前的你,似乎沒把什麼東西放在眼里吧?你有什麼事認真過嗎?但現在不同了——你、和我,”棉花糖拖長的聲音,以少有的、幸災樂禍的口氣說:“我們的命運緊密的聯系在一起了。” 科恩面露很無辜的表情,用詢問的眼光望著棉花糖,而棉花糖的神態卻非常悠閑,好半天都不開口。 “喂!是你說時間有限的!” “現在,這事情發展到一個讓我們都很尷尬的地步。”棉花糖慢條斯理的解釋:“從根本意義上講,我無法幫你複活你的朋友——我僅僅是知道一個解決這件事的辦法。” “喂喂喂!”科恩當即就從地上彈了起來:“你要搞清楚,這件事不能開玩笑!會死人的!” “不開玩笑,你想複活你的朋友,完整的複活,那就必須先找到我的伙伴,”棉花糖的語氣非常鄭重:“就是被遠古大陸上的人尊稱為神的生命。” 科恩後跳一步,一手插腰,一手指著棉花糖,嘴里又開始不干不淨起來。 “操!遠古的神跟我什麼相干?”他的樣子幾乎說得上是張牙舞爪,但棉花糖卻明白這是小不點太過激動的緣故:“棉花糖,你不要唬我,馬上給我把菲謝特複活的話,我們還是朋友,要不然的話……” “你必須找到她,”棉花糖以不變應萬變:“我只能保存你朋友的靈魂,他的靈魂現在就在我的保護之下——你想讓我告訴他,你所有的事嗎?” “哎呀!我們關系那麼好,這種事就免了吧?”科恩立即一個前撲,雙手抱住金龍的脖子搖晃:“菲謝特真的在你那里嗎?他、他還好吧?” “如果你不快些找到我的伙伴,你的朋友就不可能回到你的身邊了。”棉花糖微微掙紮了一下,但的確不是無良胚子科恩的對手,只得讓他抱:“這次見面的代價太大,我以後無法再注視你,甚至不能像今天這樣,通過第三者來跟你說話。” 棉花糖的話讓科恩張目結舌:“那……就是說,我的好運氣到頭了?” “恐怕是這樣,我再不能在你危急的時候來幫助你,也再不能知道你的消息……直到你找到我的伙伴為止,只她有辦法、有途徑跟我聯系。” “干!這麼大的地方,我哪知道你那個朋友躲在什麼地方?”科恩再次大喊大叫起來:“你那什麼朋友,連個名字都沒有!就算有名字也一定是氣阿貓阿狗’這種不入流的……” “她有名字,”棉花糖的目光變得有些憂郁:“她曾經告訴我,遠古大陸上的生命都叫她——生命之源。而你,我的朋友,我已經感覺到了,你身上有她的氣息!雖然微弱,但那就是她的氣息。” 科恩站直了身體,面無表情:“操,你又要我,我什麼時候跟一個自稱生命之源的家伙遇到過?” “不一定要遇到,”棉花糖對自己的感覺非常執著:“或者是你們擦肩而過,或者是她曾經長久的注視過你。” “這樣就行?”科恩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棉花糖,就好像棉花糖欠他很多錢一樣。 “她的生命力量是開放形態,和她比起來,我的封閉就顯得很自私。”棉花糖委婉的提醒著科恩:“找到她,聽從她的安排,才能複活你的朋友,這是唯一的辦法。” 找生命之源,這已經不是科恩第一次接受的托付了。但他卻命令自己不要去想這件事,棉花糖有閱讀他人思維的能力!為以後打算,怎麼著也得取得多一些的主動吧! “這就是你所說的很艱難的事情?”科恩奸半天才開口:“不是我叫苦,人海茫茫啊!就一個名字,這資料也太少了點吧?到處是我的敵人,我不能到處去找。就我那塊小地方還有成千上萬的人等著我去養活他們!到時候找到你朋友,我的人全部餓死?” 棉花糖歎了口氣:“你的壞習慣越來越多了……在我的記憶里,你似乎不是一個滿腦子陰謀的生命,那時的你雖然傻,卻還有很多可愛之處。” “我可愛嗎?”科恩一本正經的反駁:“就算我曾經可愛過吧!但你要了解,人是會變的。” “我沒有看到變的強大的小不點。”棉花糖毫不留情的打擊他:“我只看到墮落的科恩、!你把小時候的自己偽裝在表面,下面的本性變得更加暴烈凶悍。不過,也正是因為你有兩個人格,那所謂的魔化才會失敗。” “好!我就是暴烈了,那又怎麼樣?”軟處被棉花糖說中,科恩怒了:“你有失去朋友的經曆又怎麼樣?了不起啊——你有沒有被一個小賤貨沒日沒夜的玩弄?你沒有!我是裝瘋才逃回來的,我啊——名揚天下的科恩。凱達要裝瘋啊!到最後,一共有四個小賤貨搶著玩我,你知不知道裝瘋變成真瘋的感覺!我真正的瘋了!” “我……我……我……救我的那個女人,她人是那麼善良,卻死得那麼慘……”科恩頹然坐下,痛苦的扶住了頭:“我看著她死,我眼睜睜的看著她的生命消失,我卻一點辦法都沒有……你知道她為什麼而死?被一群雜碎取樂殺死的!這是什麼世界?吃人的世界……我為什麼還要表現出另一個我的善良純真?為什麼?這個世界上的人,他們不配!” “雖然你說的是實情,但這不能成為你墮落的理由。”棉花糖緩慢的說:“這道理其實很簡單,救你的那位女子,她也生活在這個世界里,但她卻依然善良。而正是因為有無數這樣善良的人,生命才能得以延續下去,善良是無罪的,純真也無罪……至于有罪的,我並不反對你以任何手段去處罰。但你有沒有想過,即使是最善良的人,也有邪惡的念頭呢?” 科恩抱著頭,沒說話。 “你的朋友,你的家人,包括你自己在內,甚至包括是我,誰能完美?”棉花糖感慨萬千:“善良與邪惡的斗爭,同時在每個生命體內存在,還將繼續存在下去。而你,你卻不應該灰心、放任直王墮落……小不點,你身上有蔑視一切權威的可貴性格存在,你能為迷蒙中的生命指出方向。” “你少來了!”科恩昂起頭:“我只是個普通人,我沒你想得那麼偉大!” “其實我不用說太多,很多事情你自然會做到。”棉花糖笑笑:“在我看來,你的善良一直存在,而且會永遠存在下去,如果你一直否認自己的本性,你會活得比現在還痛苦……你太容易被人感動,你無法接受一個救你的善良女性死去,你更無法接受更多這樣的事出現。” 科恩又再次低下了頭,他當然知道自己的心,但還是忍不住在棉花糖面前發泄出來……跟失意的人找朋友傾訴是一樣道理。 “說出來,你心里會好受點,這我了解。”棉花糖表現得相當大度:“但說完了、低落完了,就要讓自己勇敢起來,就像你說的那樣,有很多人還等著你去解救和領導。” 科恩出了口大氣:“這個以後再說。” “好,我們說說眼前的事吧!你朋友的靈魂我會好好照顧,但你要燼快找到生命之源,我們合力才能讓你的朋友複活。”棉花糖正色說:“關于這個大陸的事情,我與龍族的眾長老交流過了,也得到一些提示。現在的所謂神魔,他們跟生命之源的失蹤一定有關系。” 科恩抬起頭來,有點泄氣:“我怎麼跟神魔斗?人家一個小丫頭片子都能把我玩得團團轉。” “你現在不用跟神魔發生直接沖突,我知道你在領導一個國家,你現在先回去,鞏固你的國土,積累力量後進行擴張,找出生命之源的蹤跡。”棉花糖指點科恩:“此外,我知道你在宇宙中吸收的能量也覺醒了,這種力量可以用被稱為魔法的技能發揮出來,雖然你現在還不能完全掌握,但熟能生巧,你總能做到的。而我用時間研究了神魔的所謂魔法……你有抗爭的實力。” “就這麼簡單?” “要有多複雜?你一直沒能有所長進,是因為你用的方法下對,而且你吸收的能量也很少,多花點時間……冥想吧!”棉花糖淡淡的說:“但唯一要注意的,就是時間,時間!時間一久,我很難保證你朋友的靈魂不會出問題……” “我有多少時間?” “這時間最好不要超過五年,早複活,你朋友的靈魂就會完整、所受到的傷害也就越少。” “我懷疑你在耍我。”科恩哼哼幾聲:“我複活的時候怎麼一點都不麻煩?” “那時,你已經是一個能量體,不但完整而且強大,複活的話只需要壓縮你的能量。”棉花糖解釋說:“而我花了很多時間才收齊你朋友的靈魂,剛剛修補完畢,此外,他的身體被一種怪異的傷害弄得完全無法複原……” “好了!”科恩再次從地上跳起來:“你就諶讓我去打天下就好了!” “這是為了你的朋友,也是為了我的朋友。”棉花糖搖搖頭,歎息一聲:當然了,打天下——你也可以這樣理解。” “說話婆婆媽媽的,不知道你在想些什麼東西!”科恩在棉花糖面前來回走著:“我只有一個人,沒辦法打天下!神魔當中隨便來個什麼東西,就能把我大卸八塊!” “關于這點,我向龍族的長老們傳授了一些方法,他們會在適當的時候告訴你,自保有余。”棉花糖沒好氣的回答,她當然知道枓恩會講條件,所以老早就准備好了:“還有其他一些事情我也告訴了他們,但這些都是輔助性的,所有事情的關鍵是你這里!在找到生命之源前,你不能讓第三人知道你真正的目的。你可以裝做是一個要奪得天下的瘋子。” 科恩哼哼兩聲:“不是說我的力量不夠嗎?把你的給我點……” “我很樂意奉獻力量。”棉花糖很真誠的回答:“但你的身體會炸開,靈魂也會消失——這就是強弱的差距。” 科恩已經無計可施,只能耍起了無賴。 “不管,你要我去對付那麼多東西,沒有一技防身,我出去就是個死……” “不是我要你對付,是你自己選擇的道路就需要對付他們。” “我不管,我就是不管……” “好啦!”棉花糖放大了音量:“找到生命之源,她會幫助你的!” “生命之源?那多虛無縹緲啊……”科恩嘴里哼哼著:“沒見過你這樣的,騎馬還得喂把草呢……還得揀嫩草呐……做好事也得有力氣才成啊……你上次不是說如果我做得好會得到獎勵嗎?現在你撒手不管,我要預支獎口叩!” 棉花糖不由在心里再次懷疑,自己當年是不是做了太多壞事,才有今天的科恩來收拾自己;當然她此刻這樣的想法,顯然是受了科恩記憶中的因果定理影響。 “好吧,讓我想想。”棉花糖終于妥協了,每次跟科恩見面,她都覺得自己的意志變得非常軟弱:“或者,我可以給你一丁點東西試驗一下。” “早說麻!害人家擔心……”科恩立馬就眉開眼笑,—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你也說了,這次見面之後就會很長時間不見,要是我出了點什麼問題,根本就沒有重新再來的機會。我這要求其實很合理……” “行了吧!”棉話糖打斷了科恩的洋洋得意:“我也不容易,想想看,我居然把找回伙伴這麼重要的事托付給一個不負責任、而且時常鬧脾氣的小不點身上……” “你後悔還來得及。” “似乎是你在求我辦事,語氣不能謙遜點嗎?” “你不是一向沒什麼感覺的嗎?”科恩嘿嘿笑:“怎麼會有這樣感性的要求7。” “有思維就有感情!”棉花糖大聲反駁:“只不過我不善于表達而已!” “好啦好啦,知道你面冷心熱是個好、好、好龍了。”科恩毫不客氣的走上去,摸著棉花糖的腦袋:“乖啊……” 棉花糖閉上眼,然後猛然睜開,兩束蔚藍光線射進科恩胸前,科恩大叫一聲,身體開始抖起來…… 同時,正在黑暗行省總督府里處理公務的阿布也大叫一聲,身體倒下去,也開始抖著不停……但當驚慌的內侍們沖上去把他扶起來之後,他又漸漸的恢複了平靜。 “沒事。”他搖晃一下腦袋:“我們繼續。”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遠方的朋友2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