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已經整整一天了,科恩少爺還沒有出來。 —層散發著五彩光芒的光幕覆蓋在龍洞的洞口處,像水波般輕輕的蕩漾著,完全隔絕了洞里洞外。在這一天的時間里,孤孤單單坐在一旁的利普表現出非常的耐心,他的眼神只在腳下與光幕之間游動,從不亂瞟亂看。 白衣少女站在洞口一側,雖然一站就是一天,可她臉色還是那麼安詳嫻靜。除了微風吹拂起她的衣角和金發之外,她根本就沒有移動過。 利普知道自己不能睡著,因為少爺隨時會走出來。像少爺這種身分的人,他一出來自己就得伺候著,要是惹到少爺不高興,自己可就完蛋大吉了。 但是困倦就偏偏在這時一陣陣的襲來,緩慢的、卻又讓人無法抵制的困倦,終于讓他閉上了雙眼。 自從利普遇到科恩以來,他每時每刻都在挖辛心思的討奸對方,那些隨時出現的殺戮場面更讓他倍受折磨,讓他的神經始終處于高度緊張的狀態。而現在,好不容易有個松弛下來的空隙,他入睡了。 但在夢中,他卻是滿瞼的仇恨,雙拳緊握,身體還在微微抽搐:在利普睡著之後,白衣少女奇怪的盯著他看,因為好奇利普的怪異睡態,少女試著用魔法探知了利普的夢境。不久之後,少女輕輕的歎—口氣,看著利普的眼神也逐漸變得憐憫,她輕輕抬手起來,讓幾抹淡淡的光帶圍繞住利普,讓他的情緒穩定下來。 利普不知自己睡廠多久,直到被一陣聲響驚醒,抬頭看去,洞口的彩色光幕已經消失,再抬頭看頭頂上發出聲音的地方;!有一道迷蒙的白光拖著長長的尾跡,正飛向遙遠的蒼穹。 正在驚異,洞里又傳來了腳步聲,原來是科恩少爺出來了,浚面還跟著妤幾個老者。利普看白衣少女下跪行禮,連忙也跟著跪了下去。 “干!人家跪族長,你跪什麼?”科恩少爺罵他:“眼紅人家行得跪啊?” “啊……”利普馬上醒悟過來,臉都不紅的撒謊:“我在跪少爺。” “我的朋友,這個人類跟你是什麼關系?”科恩身後的一位老者一邊發問,邊抬手讓白衣少女站起來。 利普滿”歡喜的看著少爺,希望少爺能藉機會給自己一個明確的身分,像是侍者之類的。可就沒料科恩想都不想就回答老者:“他?跟我沒關系。” “他叫你少爺。”一旁的雷插話進來:“在我的記憶中,只有與你關系密切的人才會這樣稱呼你吧!” “他叫歸他叫。”科恩哼了一聲,一句話就把還存一絲希望的利普打下了地獄:“你有聽見我答應他嗎?” 雷淡淡一笑,以龍族超越常人的智慧和洞察力,他當然知道科恩在調教手下。 “少爺啊;”利普大驚,重新施展出看家法寶,身體向前一撲就抱住了科恩的腿:“您不要拋棄我啊……” 科恩腿一抖,讓他的身體平平的滑出去,然後跟身邊的人說起什麼。 利普爬起來試著跳了跳,見自己沒受傷:心里就明白科恩不是真的要把自己拋棄,于是臉上掛起一副無辜的表情,很可憐的站在原地。看到科恩和老者們順著一條小道邊走邊談,他就遠遠跟著,暫時不敢靠近。 他心里很委屈,也很想不通,難道少爺僅僅只是不要自己靠得太近嗎?那樣的話,少爺只用拿眼角一瞟自己,自己就能領悟啊…… 利普不知道,自科恩從洞中走出的那一刻開始,就不是原來的少爺了。 科恩,他覺得跟棉花糖見面之後,自己就重新回到了這個世界,眼中所見到的一切,變得是那麼的清晰鮮活。 時近黃昏,天邊掛上了豔麗的晚霞,但在此刻的科恩看來,那晚霞只有美麗,不再有淒涼的意味。遠處的海岸線上過來的微風在他身邊輕柔環繞,一陣陣潮水拍擊礁石的聲音順風飄來,輕輕撞擊他的耳鼓,海鳥從頭頂掠過,發出悅耳的嗚叫飛向遠方,也一並將他的思緒帶向遠方。 科恩的心活了,他又有了未來,這一切都建立在一個消息上——只要自己努力,只要自己能找出生命之源,就能讓菲謝特複活!菲謝特對他而言,是太重要了。在心情如此舒暢的時候,他也就不介意搞幾個惡做劇。 “說起來,這個島嶼以前還有個別名,遠古之前,這里是被稱為龍之煉獄。”雷一邊走,一邊向科恩解釋:“因為在那時,這里是關押犯下巨大罪行的龍族的地方。島嶼上方漂浮著的那塊巨石,就是為了遮蔽這個島嶼。巨石蘊涵著巨大的魔法能量,它所制造出來的屏障,讓所謂的神魔兩族都無法探知或者進入這里。” “所以你們就這樣活下來了?” “或者是這樣吧!我們現在所知的也只是一些片段,很多記憶都遺失了。”龍族的族長點著頭:“我們不知道是在什麼時候,整個龍族都遷徒到這里,也不知道被現在的人類稱呼為神魔的本來面目。” “我倒是見過。”科恩冶哼一聲:“而且印象深刻。” “不用擔心,我的朋友。”族長親切的微笑著:“有關你與那位生命的談話內容,我並不知道。” “是嗎?”科恩聽後嘿嘿一笑:“但願是這樣啊!” 幾位老者也跟著笑,笑容里透著那麼一點點怪異。 “好了,你們去忙,我並不習慣跟老人打交道。”也不管是不是在自己的地方,科恩就下了逐客令,手指指白衣少女:“有她陪我走走就行。” “也好。”族長點頭同意:“反正其他的事也談的差不多了,就讓白影陪你走走。” 白衣少女也就是白影,雖然她有些不情願,但還是不能違背族長的意思,只得留了下來。 而在另一邊,懂得見縫插針的利普一看到老者們離開,就明白重要事情談完了,立即拉近自己與少爺的距離。這一拉近距離卻把利普嚇出一身冷汗,他看見少爺臉上已經掛起笑容——那種只有在殺戮時才會出現的純潔無邪的笑容! “白影,嗯!這名字倒不錯。”科恩繞著白影兜圈子:“這是我第二次聽到這個名字。”白影微低著頭,不理科恩。 “問你個問題啊!”科恩繞到白影身側,停下了腳步,湊過頭去小聲說:“上次見你的時候,就是你可憐兮兮的趴——在地上那次,你當時在想些什麼?”白影橫了他一眼:“什麼都不想。” “嗯嗯!撒謊可不是好習慣。”科恩繞到另一邊:“你不知道吧!你的族長和長老已經把你賣給我了……” “你才撒謊。”白影盯著科恩,很不滿意的反駁:“族長和長老們不會這樣做,只有你這樣的人類才會說賣。” “我就是撒謊了。”科恩真誠無比的說:“但我對你說謊可以,你對我說謊就不行。” 白影又好氣又好笑,也不好爭辯什麼,再次低下頭去。 但科恩心情一好起來,行為千奇百怪,僅以沉默應對顯然不是一個好辦法。 “其實我真正不明白,而且不明白的地方有很多,例如說……”科恩臉上是一種神秘與疑惑混合外加虛心求教的表情,又把腦袋往白影身邊湊了湊,白影按捺不住心中的那種好奇,湊過頭仔細聽。 就聽科恩接著問:“我救你的時候所留下的那個傷口,現在在什麼地方呢?” “你……無賴。” “我早就是無賴了。”科恩的臉色變得很正經,還故做遺憾的一聳肩:“你現在才知道嗎?” 白影暗暗的歎口氣:心里同樣不明白科恩為什麼變得怎麼快,他來的時候明明是一副要死不活的德行,可沒現在這麼誇張。 “陪我走走吧!去那片平原。”看起來,科恩游玩的興致還很高:“那個什麼,跟著來。” 終于被科恩記起的利普連忙答應著,驚喜萬分的跟了上來,行動時的步伐非常輕盈,仿彿少爺的這一聲招呼就給他渾身上下注滿了活力一樣。 順著小道走向那片平原,一路上樹林茂密,花豔草綠,還有不少奇特的小動物停在路邊向他們張望。 “哦,它們倒不怕生,也不怕龍啊!”科恩笑著問白影:“難道你們從不吃肉?” “海里有魚,也有一部分龍是吃草的。”白影回答:“並不是所有的龍都像我們這個樣子。” “吃草?那麼大的身體吃草?那還有睡覺的時間嗎?”科恩隨手抓過一只小動物,毫不客氣的把玩著:“說來聽聽看啊!你是主人,有介紹的義務。” “你所見到的族長、長老、還有在廣場上迎接你的,都屬于龍族里數量很少的一支,可以隨心所欲的使用各種魔法,也可以變化成人形。”白影無奈,只得為科恩詳細的解釋著:“比這個等級低的,也就是另一支,雖然它們也能飛,但魔法的使用有限制,也不能變成人形。” “不能變為人形,那就是說沒有智慧?” “有的。”白影驕傲的笑笑:“不但有,還遠比一般人類優秀。” 正在說,冷不防的從路邊樹林里伸出一個巨大的腦袋,下俯的腦袋擋在科恩等人的前面,但身體的大部分還在樹林里。因為有濃密的枝葉遮住,科恩也看不清楚,只覺得這種動物應該有兩匹健馬高。 “你怎麼跑到這里來了?被長老看見又會挨罵了。”白影走上去,輕輕撫摩著這個足有酒桶大小的腦袋,轉身對科恩說:“這“這是不會飛的地龍,它們負責監管這片平原上的類龍,也有智慧哦。” “這個是地龍?”科恩摸摸下巴:“那類龍又是什麼龍?” “你看!”白影指著遠方的平原:“那邊的就是類龍,其實嚴格來說並不是龍。它們沒有多高的智慧,但體形跟地龍差不多,應該是很早以前就生活在這里虼,它們吃草。” 科恩抬眼望去,一群雄壯的動物進入眼簾。 它們的大小跟眼前的地龍差不多,體形非常壯碩。一條粗短的尾巴很顯眼的拖在身後,因為有這條尾巴平衡身體,它們多數時候是人立行走,僅靠後肢就能奔跑如飛。還有幾只靠得近點的類龍正在打斗嬉戲……科恩觀察了一會,發現這些類龍皮糙肉厚,被同類重重的摔在地上卻根本不會受傷,而且前肢相當靈活。 “呵呵。”科恩笑:“數量真是夠多的。” “的確有很多……”白影醒悟過來,雙眼盯著科恩:“你又想怎麼樣?打什麼壞主意呢?” “什麼壞主意?”科恩又呵呵一笑:“這是一個好主意!這些類龍是天生的好坐騎,我要去跟你們族長說,先送千把只類龍到黑暗行省。” “送去幫你打仗?你又是何苦呢?”白影皺起眉頭:“讓它們這這里無憂無慮的生活不好嗎?為什麼堊讓它們去制造殺戮?” “你認為我不懂得這個道理?整個大陸,你倒是去找一個比我更不想殺戮的人出來看看?”科恩走前幾步,淡淡的說:“以殺止殺是句屁話,但弱勢的人卻沒有太多選擇。不錯,類龍今天的生活是無憂無慮,可是明天呢?後天呢?你知道神魔兩族會在哪一天突然降臨龍島,把你們殺個一干二淨?” “雖然不忍,雖然無奈,卻不能不抗爭。” 白影看著科恩沒有說話,而科恩卻還在看著類龍:“而我,就剩下這點抗爭的勇氣了。” 白影撫摩地龍的頭,怨言的沉默著,她當然知道這是真話,但面對剛才的科恩:心中卻忍不住想要爭辯幾句。 白影跟科恩雖然見面很少,但機緣巧合,她卻見過科恩最誠摯的一面。她因為科恩而活下來,科恩也因為她的關系而活下來,所以彼此之間的關系算是非常特殊,屬于被強迫拉近距離的近親好友…… “我的話怎麼樣?還能嚇唬住你吧?”科恩突然轉過身,沖她大大咧咧的笑:=坦是對你那天情願踢石頭都不肯跟我說話的懲罰,哈哈!” “你!”白影氣得說不出話來。 “我滿足了,現在陪我回去。”科恩嘿嘿笑著,轉身就往回走,速度快得可以說是腳下生風:“我發現欺負你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我要去向你們族長要了你,你以後就是我的侍女了,哈哈哈哈……” “不行!”白影連忙放開地龍,追了上去:“不准去……” “龍族侍女,帥……”某人埋頭前進,對白影的呼喚充耳不聞:“但是要命令她不能隨便變身為龍,本少爺沒那麼大的房子給她住……再說了,萬一她變身的時候跟本少爺距離較近,一個不小心或者故意把本少爺壓住就麻煩了……” “站住!你敢說我饒不了你——” “你不服氣?你敢咬我試試?” “你再走一步我就真咬你!” “喲呵——咬我?你知道我是誰?” “科恩。凱達!” “錯!” “—個無賴!” “又錯——我告訴你啊!我只說一次!本少爺是一個要爭霸天下的瘋子!” “爭霸你們家廚房去吧!” “連你家廚房也在本少爺的爭霸范圍之內!”利普笑著,乖巧的跟在後面。這場爭論一直持續到龍族洞穴前,科恩一路大笑著,放肆的進了洞,白影因為身分的限制不能進去,只能在外面生悶氣。 沒過多久,科恩得意揚揚的走出洞來宣布,飛龍白影被正式納入自己的管轄范圍之內,一舉一動、—言—行都要聽自己的話,這消息差點沒讓白影暈過去。 但利普心里卻很高興,在他的認知里,這已經是少爺對白影最低限度的懲罰了。而且,以後還能常常看到那種深邃的眼神,這可是好事。 正在白影鬧情緒的時候,科恩不知又想起了什麼,再次轉身進洞,去跟長老們談了好長一段時間…… 當科恩出來的時候,臉色已經恢複平靜。而洞里的長老們就在傷腦筋,要怎麼把科恩需要的類龍運去黑暗行省,這路途可不短。 “好了,我們走,回去看看老朋友們。”科恩活動了一下身體:“龍啊!變身吧!”斯比亞帝國、聖都、郊外。一身便裝的岩石陰沉著臉,走進藏身的密林之中,身後跟著幾名近衛隊員。其他近衛軍官看到他回來,連忙站起身,低聲詢問消息。 “屁的消息……”岩石丟下手邊的武器,一臉憔悴的宣布最新的打探結果:“沒有一點消息。” “已經到四月了,那我們還要找下去……”一個近衛隊長問。 當然是繼續找,你腦袋里長什麼的?”自從長官失蹤時起,岩石就開始學著獨當一面,可惜半獸人的性格天生就不夠細致,言語之間也不免多了些霸道:“我們是近衛隊,長官丟了能不找?你死了這條回黑暗的心,給我找——找不到昕有人一起自殺!” 那名軍官被一通臭罵,一臉的委屈。 “好了,大家冷靜下來。”黛納走過來:“仔細想想,總會有辦法的。” “有什麼辦法?”岩石坐下,生起悶氣。 “長官。”一個隊員跑過來:“我們在林邊抓到個人,從天上掉下來的,外面的警衛都沒發現。” “天上掉下來的?”岩石也想找個人出出心里的悶氣:“拉過來!” —個衣著得體的中年男子被推到岩石面前,看樣子他很看得開,一點不為自己的命運擔心,還對著這位面相不善的半獸人微笑點頭。 “你是誰?來干嗎?” “我是魔屬;不是,我叫利普,我帶給你一個消息。” “什麼消息?” “我家少爺說,你的臉沒洗乾淨,所以他給你一點時間,如果過了時間你的臉還是髒的,我家少爺就讓你回去種地……”岩石一把抓過利普:“你家少爺是誰!” “我家少爺叫做科恩。凱達……少爺說時間由我計算,一共數五十下。”利普笑咪咪的說:“你的時間不多了,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 岩石一慌,一把將利普推翻在地,回手就搶過一個水袋——跟長官的第一次見面,他的臉就是花的。 利普摔在地上,不叫罵也不喊痛,不過嘴里的數字馬上從三十四跳到四十五——當然借口已經想好了——不識數。 “長官!”岩石驚喜的叫喊:“真的是你!” “靠!搞了半天還是花臉!”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