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黑暗行省、黑暗城、總督府。 春天已經漸漸過去,夏天就要到來,黑夜變得越來越短,天氣也轉變得更加溫暖。雖然早晨還有點薄霧,但在晨風的吹拂下,已經慢慢敞開。 時間還早,總督府前這條寬闊的街道上沒幾個行人,等待晉見的官員也沒有來。指揮守衛總督府大門處的特納西正在門口來回踱著小步,享受這一天中最清新的空氣。 “啊——啊——啊——救命啊——啊——”突然,像是有什麼東西從天上掉下來。 自從上次的事件之後,總督府周圍的戒備就算得上是飛鳥難渡了。異態一現,當值的軍官一聲喝令,下面的守衛就刀劍齊出全神戒備,一個視力最好的弓箭手舉弓一瞄,目不轉睛的大喊一聲:“是個人類!” 幾名魔法師踏前一步,手掌輕托,一片巨大光幕罩在大門上空。 “救命啊——”那個分不清是敵是友的人類眼看就要撞在光幕上,但在這—瞬間,他卻像是被一根無形的繩子拉住一樣,身體在空中一頓又給拖了回去。 來一回,這個家伙都在很誇張的張牙舞爪,驚叫聲更是不斷:“啊——救命啊——啊——少爺我錯了——啊——” “少爺?”手持巨劍站在大門正中的特納西一楞,少爺這個稱呼在別處非常的少見,當然,黑暗行省總督府除外:“難道是科恩?” 總督府後院的房間里,維素。凱達親王一早就起來了。 現在他正坐在兒子的房間里,一邊審閱著公文,一邊看四位總督夫人圍繞著變成人形的阿布,向可憐的阿布灌輸今天要處理的公務。 正虛心的點著頭的阿布突然一臉驚喜,身體一抖就開始變小,身上的盔甲也開始“劈里啪啦”的往下掉。 “阿布,不准頑皮!”迪爾舉起手掌作勢要打。 但阿布已經搶先一步變成小狗模樣,興奮的扇動著一對肉翅,“撲撲”的從窗口飛了出去。 維素。凱達抬頭看看,變得更加清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興奮的笑容,他隨手放下公文,站起身來伸展幾下手臂掩飾著自己的激動。 “我回房了。”維素親王對四位呆立的內政監督說:“通知下去,今日休假一天。” “休假?”菲琳驚訝的問:“父親,還有很多事等著處理啊!” “那些事不重要啊!”維素哈哈大笑:“你們還是准備一下,要怎麼向某人解釋花園里為什麼會種木薯好了。” 溫絲麗歪著腦袋想想:“某人?……科恩!”難道是科恩回來了嗎? 自從科恩離家出走之後,可憐而溫柔的溫絲麗干什麼事都想著科恩,每天早上起床的時候,要向森林精靈祈禱,讓科恩能好好休息;而晚上睡覺之前,又向黑夜精靈祈禱,保護科恩不被人發現。白天更是一有空閑就向各種各樣的精靈祈禱……用情之專一,不但是菲琳自認下風,連迪爾都要甘心認輸。 “是的父親。”菲琳送維素出門,再一把抓住正想往外沖的妹妹:“跑哪里去?不能顯得著急,要去的話要鎮定自若的一起去哦。”雖然菲琳強自控制,微微漲紅的雙頰和微抖的聲音卻已經泄露她內心的秘密。 大隊人馬護衛著一輛馬車停在總督府大門外,前面開路的就是岩石。他跳下那匹快被他壓垮的戰馬,急走幾步,向站在大門正中的特納西行禮報告,“總督近衛隊指揮官岩石,護送長官回府!” “了解。”一身戎裝的特納西還了一禮,看看風塵仆仆的岩石,“軍官岩石,總督近衛隊在解散之後,自你以下,全部在第一時間去軍法官處報到。” “是的長官!”岩石簡短的回答著,去向軍法官報到自然不會有什麼好事,但他甘心接受。而旁邊警戒的護衛們就有點奇怪,總督近衛隊不是去執行一項特殊任務了嗎?怎麼一回來就被叫去跟軍法官談心? “砰!”的—聲,車門被人一腳踢開,一個全身黑衣的年輕人步下馬車,他先搖晃了幾下腦袋,接著伸一個大大的懶腰。清晨的陽光穿過那一絲絲僅余的薄霧,照耀著他一頭的黑發,微笑的臉上,一雙黑色眼睛炯炯有神——科恩長官! 門邊的護衛們整齊的立正,盔甲“嘩”的一聲響。 科恩鄭重的向護衛們還了禮,再向大門處走過來:“喲!是特納西大叔啊!早上好啊!” “早安,托您的福。”看著眼前這個跑路時間長達三個多月的科恩,特納西心里是又好氣又好笑,深看科恩一眼,“除了陛下你,其他人也不敢在這里仲懶腰。” “是嗎?那您給來一個。”科恩嘿嘿笑著:“這是命令。” 頓時,特納西臉上就掛起哭笑不得的表情,不清楚科恩這又是想干什麼,大門上守衛指揮伸懶腰是很不妥當的行為,但皇帝陛下的命令又不能違背。 “夫君回來了。”就在這時,有人為特納西解了圍,淡妝打扮後的菲琳已經走到門邊,“昨天秘密出去巡查了一晚,真是辛苦了。父親等你好一會了。” 阿布笨拙的飛來,一頭撞到科恩懷里。 “知道了,我這就去!”科恩答應著,轉頭往天上喊:“你們玩夠了沒有?都下來。” 一陣白色旋風在半空中顯露,慢慢降下來,快到地面時拋出個“哇哇”大叫的物體,岩石早有准備,在一邊伸手接過,再甩動幾下手把這物體伸展開來——護衛們這才發現岩石抓著的足個很普通的中年人。 白色旋風也逐漸平息,從中走出一個體態高雅的少女來,一身的白衣,清秀的面孔,讓人看了精神一振。少女和站在大門下的菲琳相對而立,都是白色長袍,都是衣帶輕飄,一位秀外慧中,一位清純可人,美貌旗鼓相當,又相應成趣。 菲琳轉頭看著科恩淡淡一笑,眼神中帶著詢問。而科恩一心一意的逗著阿布,裝做沒看見。 “這位小姐好嫻靜,光看著就讓人心情舒暢。”菲琳是什麼樣人,馬上就笑呵呵的走到科思身邊,“夫君,這一定是你新認識的朋友,哪家的小姐啊?怎麼也不介紹一下?” “想知道啊?就不告訴你。”科恩看看菲琳,然後笑著回答:“進去再說,走。” 當下也不管菲琳是不是願意,摟著她的腰就走,菲琳又不能表現出不情願,本想上去跟白衣少女寒暄幾句的打算也讓科恩給破壞了。 走過前院,科恩才放開菲琳,先抱住等待他的溫絲麗輕聲問候幾句,再顯露無賴本色,當眾強吻了凱麗和迪爾。四位夫人都是一臉紼紅,心里想妤的各種“懲罰”方案早已被拋之腦後。 “看看啊!”科思站到夫人們身邊,指著白衣少女說:“這一位呢!凱麗和菲琳應該認識哦,老早的朋友了。” “是嗎?”凱麗好奇的走上前,仔細的打量著少女:“可是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啊!” 菲琳也走上去,拉起少女的手,一面盯著少女,一面在心中仔細回想著,當與少女的深邃眼神對視之後,突然醒悟過來:“我記得了,小時候在回暗月的路上見過的,你的身體好了嗎?你、你叫白影對嗎?” 白影微笑著點頭,但凱麗還在努力想:“回暗月的路上,哪有遇到這位姐姐啊?” “你忘記了?”菲琳提醒妹妹,“半途折回聖都那次。” “那次——只遇到一只飛龍啊!”凱麗驚訝的間,“龍?就是姐姐?” “我是白影。”白影笑著回答這對姐妹:“兩位別來無恙。” “倒是沒什麼大問題,除了偶爾被某人氣倒之外。”菲琳嘴里回答著,挽住白影的胳膊說起悄悄話。 “喂,我親愛的大夫人,你為什麼要對一個侍女那麼親熱?”另一邊,某人摟夠了溫絲麗和迪爾的腰,轉頭沖這邊說,“要敘舊的話到飯桌上再說好不好?本少爺肚子餓了,早飯准備奸沒有?” “我的夫君大人,您不跟我們一起進膳。”菲琳淡淡一笑:“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還等著你呢!” “慘!怎麼把這事忘了?”科恩急沖沖的掉頭:“去晚了會被老媽修理的……” “少爺!”剛從暈眩中清新過來的利普看到科恩要走,急忙開口間,“我怎麼辦啊?” “你,你是干嘛的?”科恩摸摸下巴,“岩石,過來把他帶走,先教他點規矩。” 科恩這話讓岩石高興,岩石幾步走過來,抓起利普就走。利普一路掙紮,又不敢大聲呼喊——誰叫這是科恩的命令呢?誰叫利普第一次見到岩石就玩陰的? 科恩跟大家道聲待會見,然後就大大咧咧的走去父母的房間吃早飯,一如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但凱瑟翎女士立即就顯示家族女性首腦的氣魄和強硬手段,于是,從親王夫婦的房間里傳出一陣陣帝國皇帝夾雜求饒的鬼叫聲。 而在這時,親王大人卻好整以暇的抱著本書簡在房間外翻看著,一點也不在意里面的“虐待”行為。對于妻子這種母愛的體現手法,他是抱著相當支持的態度。 在母親大人的威嚴目光中,眼淚汪汪的科思陛下紅著鼻子、紅著耳朵,慘號兮的好歹吃完這餐早飯。又彙報了自己這段時間的行蹤、聆聽了親王大人的教誨,這才小心翼翼的離開。 凱瑟翎看著兒子的背影消失在門外,不無擔心的走近自己的丈夫,輕聲問:“親愛的,以你看來,科恩真的恢複了嗎?” “你還沒看出來?”維素放下手里的書,微笑著回答妻子:“科恩啊——他現在挺高興的。” 正在總督府洋溢著喜悅氣氛的時候,卻有一隊人從側門悄然離開。 岩石和黛納走在前面,後面幾個隊長級的軍官帶著全部八十來名隊員,黑壓壓的一大片。雖然所有的人心情都比較沉重,但身為總督近衛隊員,那份鐵血榮耀卻還存在。”隊人踏著整齊的步伐,走去最高軍法官的辦公地點,很有點悲壯的意思。 軍法官杰克的辦公地點就在黑暗城里,有四個院落組合起來,還有被建築包圍的兩片空地,別看地方不大,這里起碼駐紮了一個執法營。 前面的空地上停著幾架馬車,那是跟隨軍隊出征時使用的逼供刑具。馬車旁邊有很多一人多高的木架,上面血跡斑斑,那是鞭打犯人用的——這些都不算什麼,岩石以前聽手下閑談時得知,軍法官最恐怖的東西全在後面那個院落里。 轉進後面的院子里,只看到空空一塊場地,其他什麼東西都沒。 一個軍法處的軍官走過來,招呼隊員們在空地里站了,幾個隊長級別的站到台階下面。近衛隊員們有些怨言,但前面有幾個長官在,也不好出聲——堂堂的總督近衛隊啊!全員被送到這里來,這也夠丟人的了。 他們難受,站在旁邊看著他們的軍法處軍官也不好受。 眼前這八十多個來自各個種族的近衛隊員,隨便點到哪一個人的名字,站山來的都是戰功赫赫的軍人。平時想見還見不到,誰知一見就是在這種場合,誰知道某人一個不高興,用拳頭打出去也不是不可能——人家幾乎是滅了一隊光明騎士,真要是對著干,自己這幾個人實在是不夠瞧。 全部的人之中,只有一個人最高興,他就是大軍法官杰克。” “站好站好,站好!”杰克不聲不響的從後面出來,毫不客氣的一腳踢出,正中一個近衛隊員的屁股,“當這是什麼地方呢?” 近衛隊員一轉身,雙眼立即就被杰克肩上的准將軍銜晃花,自己就把這口氣忍了。 “嘿嘿,岩石?少見啊!”杰克一步三晃的走上台階,嬉皮笑臉的哪里有半點軍法官的樣子,“怎麼,我這地方還不錯吧?” “立正!”岩石一個立正,帶領手下的隊員們向杰克敬禮:“軍法官好!” “免了吧!你們這會嘴上跟我間好,心里還不一定在想些什麼呢!”杰克—把從副官手里拿過卷宗,一邊翻看,一邊就地坐到台階上,“真是熱鬧了,總督近衛隊全員報到啊!有意思,自從我組建軍法處以來,這還是第—次整建制的處罰人,我個人其實是很期待這麼一天……” 台階下,包括岩石在內的一群人都在沉默著,大家以前倒是常常見到軍法官,可那時大家也沒犯事啊!從今天的情況看來,這位軍法官還不是一般程度的詭異。 而站在別處的軍法處的士兵就暗自得意。就算是如此厲害的近衛隊員,他們遇到軍法一樣要低下頭來啊! “嗯,大概就是這些了。”杰克翻看了手里的文件,然後又丟還給副官:“各位近衛隊員,有關你們違反職責,將長官置于危險境地這件事呢!現在就由我來處理。” “啊?將長官置于危險之地?”一個隊長平時跟杰克淚得爛熟,一見這麼大頂帽子抑下來,張口就開始反駁,“我說軍法官……” “叫大人!”旁邊的副官大喊一聲。 “是,軍法官大人。”那隊長點著頭:“我們可是去保護長官的,怎麼能說足將長官置于危險之地呢?” “你人頭豬腦啊?”杰克笑罵:“沒聽我說嗎?我來處理,還沒給你們定罪呢!” “知道了。”那隊長點頭,“軍法官大人。” 杰克滿意的點點頭,慢條斯理的開口,“根據我的判斷,你們的確是這樣做了,罪名成立啊……” 一群人全傻眼了,這罪名定死了,這里的人可得上絞架啊! “哦?你們都沒什麼說的啊?都認罪啦?”杰克驚訝的間了一句,立即提高了聲音吩咐外面的隨便,“外面的——准備絞架喲!” “等一下——軍法官大人。”剛剛說話的那位隊長站出來:“這是怎麼個說法?哪條哪款讓我們也明白明白啊!” “不明白,你還有不明白的?”杰克拉下臉來,笑罵立即變成喝罵:“干你娘的,長官跑路不拉住,還跟著一起跑!你以為你一個總督近衛隊幾十號人了不起?結果怎麼樣?把長官跟丟了吧?一群笨蛋傻眼了吧?” “我們勸了,可是長官不聽……” “我靠!你以為總督近衛隊的名稱是叫來玩的?你們在職責是讓長官遠離危險!”杰克指著這個隊長的鼻子,“長宮的命令要聽是沒錯,但是不能超出你們的職責!你清楚你的職責嗎?跟長官鑽樹林好玩吧?夜襲貴族住宅很好玩是嗎?長官有個三長兩短的你全家死上一萬次都不夠!” “軍法官大人……”岩石站出來,攔住杰克的話:“隊員們是聽從命令去的,罪不致死,希望軍法官大人考慮。那些命令——是我下的。” “你也是個笨蛋!”杰克哼哼幾聲,吩咐外面的士兵把近衛隊員們全拖出去,每人五十軍棍——精靈除外。然後再轉頭盯著幾個隊長級別人物笑,笑得幾個人心里發毛。 “精靈族的士兵啊!因為你們種族特殊的關系,所以我不好直接處罰你們。” 杰克來了大清場,“這樣,你們現在就會總督府去,向第三內政監督溫絲麓皇妃領罪。” “是的,大人。”二十幾位精靈族的近衛隊員向外走去。 “別別別、就是你啊!”杰克叫住轉身的黛納:“你也是軍官,留下一起受罰。” “為什麼精靈族的可以不挨軍棍而我們翼人就要挨軍棍啊?人家都是有翅膀的……”另一個隊長在自言自語——用那種剛巧能讓杰克聽到的音量,他是翼人,現在的同族士兵正在外面挨打。 “少跟我要嘴皮,你也不看看自己,長得那麼丑,能跟人家精靈比嗎?”杰克當然知道這名軍官的小算盤,擺明了一副徇私舞弊的口吻,“不服氣?不服氣你當軍法官哪!干什麼近衛隊啊?” 先盛氣凌人的罵啞了這名隊長,杰克未了跟了一句,“精靈那麼單薄的身子,五十軍棍下去就能掛起來當肉松賣了,你長點腦子妤不好?精靈、翼人部足黑暗的兵!再聽見你這族那族的,我就撕了你的嘴!” “啊——還有以後啊!”這名挨罵的翼人隊長一點都不在意,反而一臉驚喜的表情,“這麼說不用被砍腦袋了。” 杰克又笑。 “追究起來的話你們罪大了,每個人都夠上絞架的——不過呢!”杰克頓了一下:“考慮到你們是皇帝陛下一手提拔的,而且皇帝陛下的極刑赦免令也剛剛到達,所以你們每人軍銜降一級、領二百軍棍、扣軍餉一年,外加訓練場裸奔十圈……黛納的軍棍免了,去向皇妃領罪,裸奔改為禁閉十天。” “大人,二百軍棍啊!”翼人隊長可憐兮兮的告饒:“這一打下去,我也得成肉松啊!” “今天先打一百,另一百記著。”杰克站起來拉拉衣服,“嫌重啊?嫌重你就不要干軍官,回去種地。” “是……” 幾個隊長只有認倒黴,但這位惡劣的軍法官似乎還不願意放過他們。 “好啦,公事處理完了。”杰克嘿嘿笑,“你們幾位,先在這給我來圈兔子跳……” “大人!”岩石反對,“我們是軍官!” “少來了,在我手上都一樣。”杰克笑咪咪的,“快點跳,後面還有很多節目!” 幾個隊長一直被杰克折騰到傍晚,這個後園終于顯露出可怕之處。里面發生了什麼事,岩石等人一個字都沒對人說,反正是再也不想去了……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