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數十名精靈魔法師在十位精靈長老的帶領下,嚴密守衛著一間花園中的房屋。 門緊緊的關閉著,一塊巨大的魔法水晶矗立在房間正中。 淺藍色的晶體正向周圍散發出一陣陣寒冷的白色霧氣,菲謝特的身體被晶體所包圍,栩栩如生,尤其嘴邊那一抹微笑,是那麼的清晰。 科恩站在房間里,眼神凝視著晶體中的菲謝特。靜靜的站在那里,很久沒動。 “無論你能不能聽到都好……菲謝特,我要借你的王位來用一用,也許一、兩年,也許五、六年。用完了還給你哦。”好半天,科恩才開口:“如果不是為了你,本少爺才不理會爭霸天下這種狗屁事情,要記住,你又欠我一次……” “嗯,我也說不上為什麼,反正。”科恩上前兩步,手掌撫摩晶體,“反正有你在身邊,我心里就覺得踏實。你要好好保重,還要保佑我,不可以偷懶。不然把你複活之後,我會先把你打個半死。” “不反對?那就這樣說定了。”科恩拍拍晶體,回身向門外走去。 “對了,那位喜歡你的公主,還有你喜歡的那位公主,我不會讓其他人得到,你放心好了。”走到門口,科恩又轉身過來,“走出這個門,我就是一個要爭霸天下的瘋子呢——所以呢——你就不要怪一個瘋子出手段陰她們。” 菲謝特依然微笑。 “這也不反對?你真是一個大度的家伙,就這樣說定了!”科恩笑笑,打開門走了出去。 走出了房間,巡視一遍防衛,科恩這才順著花圃小徑離開。 花園已是今非昔比,以前繁茂的花草全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野生木薯,這些丑陋的植物得到充分的滋潤,一株株盤根錯節的瘋長著。 “真是可惜,好好的花草都被鏟了。”科恩看著小徑兩側的野生木薯,心頭有些不自在,“全檀上這玩意。” “可別小看這個。”不遠處有人接過話,“全靠這種植物,我們才能養活三個行省的軍隊跟領民。” 科恩淡淡一笑。轉過拐角,一身便裝長裙的菲琳就映人眼簾。她雙手疊放身前,臉上也微笑著,正用關切眼神看著自己的丈夫,臉上的神情里沒有一絲賣問的意思。 雖然科恩不時常的出狀況,但菲琳從來沒有像這次這麼擔心。 以前的科恩經常置身險境,可是他總顯得那麼生氣勃勃、銳氣逼人,也令她有足夠的信心相信科恩能夠化險為夷。但是這次,她看得出來,自從菲謝特倒下之後,科恩一直處在狂亂的狀態中。他那種不顧一切的私自行動,讓菲林相信他打算毀了一切,同時也毀了自己。 尤其是近衛隊傅來科恩失蹤的消息時。菲林差點昏倒。但是身為內政監督,她身上的責任太重,同時作為姐姐,她還要給三個妹妹心理上的依靠……白天撐著一副鎮定自若的假面具,晚上輾轉難眠。 她擔心科恩的安全,對未來有一種無法把握的恐懼。沒有一點浩息,她只有靠阿布的情況來判斷科恩是否出了事。但是為什麼會失蹤呢!受了重傷?被捉?遇到了麻煩?再如何安慰自己也難有個樂觀的假定。夢魘一次次的抓住她,把她的心撕得粉碎,每天天一亮,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確定阿布的情況…… 她的心變得脆弱了,夜深入靜時瘋狂的在記憶中翻找從前的點點滴滴。她開始為自己的不夠珍惜自怨自艾,開始一次次反思自己的言行。 兩個人的情感,畢竟還是要由兩個人一起努力來維護。還好,丈夫安全的回來了,而且看起來還變了很多。她決定重新建立和丈夫的關系,自己主動去了解科恩的心,而不再像以前那樣,只強調科恩要達到自己的某一個標准。 “可這是花園,說得嚴重點就是禦花園。”科恩哪知道這些,上去拉住菲琳的手走到旁邊的涼亭坐下,“就算糧食再缺,也不缺這麼一塊地吧?” 菲琳的眼光變得很溫柔,對枓恩親熱的舉動也不向以前那樣矜持,“這是為了樹立楷模啊!讓大家都知道:為了填飽所有人的肚子,皇帝陛下不遺余力。” “嗯,這倒是個理由,但是看到這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心里還是不怎麼舒服。”對菲琳的話,科恩點頭表示贊同,“我說夫人,能不能為你的夫君營造一個比較賞心悅目的環境。” 菲琳掩嘴輕笑。 “不行嗎?” “行。”菲琳點著頭,拖長聲音遷就科恩,“現在到四月了,夏糧就快成熟。到夏糧收成前,我就讓他們再做出一個漂亮的花園還給你好不好?” 科恩哈哈一笑,站了起來。 “夏糧成熟之日,就是我揮軍討逆之時!”科恩說出這句話之後停頓了一下,然後轉頭看著菲琳,不解的語氣中還略微帶著失望,“親愛的夫人,你為什麼不給夫君我的豪言壯語來點掌聲鼓勵?” 科恩的表情既認真又無辜,讓菲琳差點笑彎了腰,“又不是小孩子了,還想要鼓勵?” “說吧!你的鼓勵充滿愛意與關懷。”科恩走過來,雙手搭上菲琳的肩,輕聲細語的說著話。把菲琳整個人都籠罩在自己的溫柔眼神之中,“擔心我從菲謝特那出來心情不好,所以在這等我——你的關心體貼,我能察覺得到。” “科恩,我……” “你不用解釋什麼,以前我總覺得很忙,事情繁雜而無頭緒,又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麼,做了一件又一件!結果卻不怎麼樣……而你又把感情藏得那麼深,被我忽略了。但在這里面,也有你的賣任。”科恩微笑著說,“好在一切都還不太晚……美麗的小姐,讓我重新追求你怎麼樣?我會給你一個完美的戀愛時光。” 看到夫君這亦真亦假的表情,菲琳覺得時光在倒流,自己仿彿又回到未成婚以前,忍不住就像家長一樣的抬起手來,輕拍一下科恩的手背叢不懲罰,“討厭,不要亂說話了。” “亂說什麼?誰亂說了?”科恩認真起來,“告訴你,本少爺肯定把你追到手。如果你不主動開口,我上了你的閨床就算我無賴。” “還說!”菲琳紅透了一張臉,“我們都已經是夫妻……再說你早就是嫵賴了!” 科恩昂頭哈哈,一笑,再把腦袋湊到菲琳耳邊,“本少爺現在不滿足做無賴了。” 菲琳饒有興致的看著自己的丈夫,輕聲間,“那要做什麼?” “瘋子呢!”科恩親一下菲琳的耳垂,說出的話更讓菲琳嚇一跳,“要仿一個爭霸天下的瘋子。” “爭霸——天下?”菲琳吃驚的問,“有神、魔兩個聯盟在,怎麼可能?不要亂說話,被人聽去就麻煩了。” “兩個聯盟算得了什麼?那只算是附帶的,一個借口而已。”枓恩收起笑容,一臉的正經,“放心好了,這里沒有第三個人。住所有人里面,就數你最沉得住氣、有將帥風范,所以就先說給你聽聽。” 就算一向是天塌下來都不會皺眉頭的菲琳,在這時也不由自主的伸出手來,拍拍胸口鎮定了一下心緒……她決定聽完了科思的話再發表意見,“你、你仔細說說看。” 科恩在菲琳身邊坐下,攬住她的肩,長出一口大氣,“其實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不過就是現在的我找到人生一大樂事。雖然是暫時的,但山可以將就一陣——親愛的夫人,你要不要聽聽看?” 菲琳先做了深呼吸,然後抓住丈夫的手,“說吧!我准備好了。” “聽好了,人生二大樂事就是。”科恩湊過去,用陶醉的語氣低聲說,“與神斗,其樂無窮;與魔斗,其樂無窮……” 瞬間,菲琳的臉色就白了下來,手掌微微顫動,盯著科恩發楞。 “你很驚訝嗎?跟你說了是我在當瘋子,你還保證說准備好了……”科恩關切的回望著妻子,愛憐的用手撫摩她的面頰。 但菲琳畢竟還是菲琳,沒過多久就從震驚之中回複過來,有條不紊的求證著科恩話里的可信度,“你這話是真的?” “當然,你看我現在像是在說假話嗎?”科恩臉上露出最純潔的笑容,“為了行事方便。我剛才還去向菲謝特借了王位來用,暫時借用幾年,以後再還他——他默許了。” 的確,菲謝特沒有表示反對,科恩真沒撒謊。 “你!”菲琳又氣又急,把手背貼在科恩的額頭上,“神智不清醒是嗎?”“我沒事,真沒事,我現在是前所未有的清醒。”科恩把菲琳的手拿下來握住,“當然,這些都是要分步驟的,我計劃好了就會告訴你。” “你不要命了?”菲琳急得幾乎快哭出來,“你是一個人類,怎麼跟神魔斗啊。” “怎麼不能斗?”科恩呵呵笑著,趁菲琳心慌意亂,一把把她摟進懷里,而此時的菲琳已經完全忘記了一貫的矜持。 “已經斗過了,先是一對一,差不多十天的時間,那個小賤貨沒能贏了我……後來一對四,那叫一個熱鬧,看著不妙我只好跑路了……”科恩把在神魔分界線上的遭遇,有減有加的對菲琳說了一次,完了還將菲琳一軍,“就是這四個臭女人,竟敢把你夫君我當成玩具耍弄。請問深愛丈夫的菲琳皇妃,你心里怎麼想啊?” “不能饒恕——絕不饒恕!” 菲琳聽到科恩被魔族公主折磨的時候已經攥緊雙拳了,當聽到後面更是氣憤到了極點,再加上科恩的語氣完全把這四個公主當成一般女性處理……這時冷不防被科恩一問,大逆不道的憤慨話語幾乎是脫口而出,說完自己也嚇一跳。 “總算有共同語言了。”科恩雖然奸計得逞,但臉上並沒得意的神情,而是用輕柔的語氣說,“我們並肩,不會失敗。” 菲琳握住科恩的手,久久無言。 “想什麼呢?” “我不會想那麼遠。”菲琳搖搖頭,“先告訴我,你的第一步安排是什麼?” “第一步自然是收複帝國。”科恩想也不想就回答:“這在這個夏季,我要掃平一切叛軍。” 菲琳鄭重的點點頭:“現在我還不清楚一切的事情,但我先准備這第一步好了。到差不多的時候,你再把下面的步驟告訴我。” 說完這話,菲琳伸出手來,把鑲嵌著天使羽毛的頭飾從頭上摘下,狠狠丟在地上,再一腳踩上去,嘴里罵著:“什麼東西,也敢欺負我夫君!” 菲琳是個敢愛敢恨的女性,這一腳踩下去,象征著光明神族少了一位忠實信徒。至于科恩嘛——他好像從沒有信仰過光明神王。 科恩心里滿意極了。”邊勸菲琳不要生氣,一邊彎腰把頭飾揀了起來。說把這首飾拿去賣了換軍糧……充分顯露自己的節儉本性。菲琳對他無可奈何,心里也只當他真的會拿去賣掉。 “正事談完了。”科恩拍拍手掌,“親愛的姑娘,讓我開始追求你吧——老實說我已經等不及了。” “可以啊!”菲琳略帶羞澀的回答“但是你先要答應我,以後不准在談正經事時開玩笑。也不准在追求我的時候說其他重要的事,免得被你一驚一乍的。” “好,我答應。”科恩站起來,“送你回房間。我可夠殷勤了吧?” “算你會做。”菲琳跟著站起,笑意盈盈的挽起科恩的手,“怎麼,不送花給我?” “花?”科恩看看滿院的木薯,臉上苦笑一下,“日落前送到!” 菲琳笑笑,給科恩講起自他走後黑暗這邊發生的事,沒過一會就走出小徑,來到菲琳的房間前。 “對了,凱麗她們哪里去了?”科恩問。 “和迪爾、溫絲麗一起,都在你書房呢。”菲琳說:“正纏著白影講龍族的故事。” “好事啊!我也沒聽過。”科思想想,“要不然我們也去聽吧?” “送到房門,紳士就應該告辭哦。”菲琳用手指點點科恩的額頭,“再說,我現在是被追求的女士,我需要更多的時間打扮——待會見。” 枓恩啞然失笑,知道這是菲琳給自己時間去哄其他人,于是不再堅持,轉身向書房走去。路上偶遇前去詢問國相今天為何放假的學院院長羅倫佐,兩個人迎面撞上,想避開已經是不可能。于是科恩眼神凶狠,羅倫佐滿面憤怒,互相瞪著眼擦肩而過。 才剛走到書房外,就有一個嬌小的女性急沖沖向外跑,一頭撞向科恩懷里。 科恩看清楚是迪爾,一把抱緊。 “啊!你是科恩。”迪爾抬頭,急切的說,“快去勸勸溫絲麗,她在處罰近衛隊里的精靈,” “她處罰精靈而已,又不是精靈處罰她。著什麼急啊?”科恩沒想出這有什麼好勸的:“一會再去不行嗎?” 迪爾急得剁腳,“溫絲麗說:“精靈犯了錯,她也有督導不嚴的賣任,要一起受罰!” “什麼!”科恩大吃一驚:“在哪里?” 問清了地方,科恩一躍而出,嘴里叫囂:“反了,這是誰的主意!” 總督府里一個僻靜的院落里,包括溫絲麗在內,三十多位精靈全部盤坐在地上,都微閉著雙眼,正等著一旁的精靈族長老釋放魔法懲戒。因為足在總督府,其他的懲罰手法不好用。 過橋跳過,遇牆飛躍,科恩一路心急火燎的趕來——但在沖進院落的前一刻,他卻緩行兩步,深吸一口氣後把臉上的急切收了起來,換上一副平靜的表情。 “啊?你們怎麼在這里啊?”微笑著走進院門。科恩裝模做樣的問精靈長老:“好多精靈啊!有什麼好事?” “陛下日安……”看是科恩,長老停下手里的魔法,過來問安。 “少來啊!還沒登基呢!”科恩眼睛一轉,“溫絲麗?你怎麼也在啊?快起來,坐地上可不好。” 說完走上去,直接就把溫絲麗拉起來。 “別鬧。”被深愛的人抱住,溫絲麗的眼睛是無論如何也閉不下去了,“長老會生氣的。” “啊?生氣?”科恩轉頭,無限真誠的看著准備要釋放魔法的精靈長老,“尊敬的長老,您會生氣嗎?” 精靈長老想一想怎麼回答都不好,干脆歎口氣、沉默起來。 “科恩,別打擾我們。”溫絲麗還真以為是自己沒把地方選好,被科恩一不小心撞上了,“我們在領罰。” “領罰?溫絲麗你做錯什麼了?”科恩抱住溫絲麗不撒手,還故做驚異的間著後面的隊員,“你們!不都是今天才回來的嗎?一會的功夫你們偷跑出去干了什麼壞事,連累我的溫絲麗?” 後面的隊員被科恩搞得哭笑不得,一旁的精靈長老已經想好了說詞。走上來把前因後果解釋給科恩聽。 科恩聽完,敲起眉頭,心痛的間溫絲麗,“真的要一起受罰?” 溫絲麗點點頭,神情堅決得讓人疼惜。 “也對,國有國法,如不依照執行,怎麼服眾?雖然我握有最高權利,但也不能破壞……”科恩點著頭。說完一半把話一轉,“不過這樣。總督近衛隊失職之罪,我身為最高長官,也難逃縱容及管束不嚴的罪名——反正也趕上了,就連帶我一起處罰了吧!” 精靈長老哪知道他會來這招,連忙告罪,“陛下身份尊貴,我等不敢冒犯。” “您忘記了嗎?我在精靈族學習的時候,長老您哪天不是把我打得哇哇叫?”科恩淡淡一笑,“觸犯軍法,我不要求您放過誰,您是長老,當然明白這道理。” “我覺得,”長老看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腦袋一轉有了辦法,“不如改天執行,或者換一種方式……” “不行。”科恩懷里的溫絲麗微微掙紮一下,“那不可以。” “是啊!溫絲麗說的有理,法不容情。”科恩心里苦笑一下,順著溫絲麗的話向下說,“但我是溫絲麗的丈夫,我與我的愛人同擔罪責,這不過分。我是總督近衛隊的最高長官,我與我犯錯的手不同甘共苦,這也合乎軍法。” “現在。”頓了一下,科恩接著對長老說,“我以皇帝的名義命令你,開始處罰,不得私自減輕處罰力度。” 既然是以皇帝的名義下命,精靈長老們當然再沒意見,告罪一聲,雙手平舉。 開始施展懲戒魔法,科恩站在原地。雙手把溫絲麗緊樓在懷里。溫絲麗輕掙了兩次,後來也只好把頭靠在丈夫胸前,紅了雙頰。余下的精靈還是盤坐在地,被一絲絲如線的綠色光芒圍繞,不少精靈臉上出現細密汗珠。 科恩小心的護衛著溫絲麗,還有閑心東張西望,完全無視這對他來說只算“輕微”的痛苦。後來看精靈們表情痛苦,干脆把近衛隊員身邊的魔法光芒吸收過來。 雖然科恩的實力已經大幅度提升,伹這畢竟是專為處罰而發明的魔法。時間一久,科恩也覺得有些不自在,背部尤其難受,但做都已經做了,也只有咬牙堅持著。 兩個鍾頭之後,當長老們收回魔法之後,科恩頭上也冒出汗來。當然了。這還是精靈長老們手下留情,畢竟科恩現在是皇帝,讓皇帝臥床不起就不好了。 “陛下,已經好了!”長老向科恩行禮。 “辛苦幾位了。” 科恩先回答了長老,因為疼痛的緣故,他笑得有些生硬。然後轉身對其他精靈,“沒事了,該干嘛干嘛去——下次啊!下次再犯錯就沒這樣的好事了。” 溫絲麗掏出手帕,為科恩擦汗,有科恩的細心呵護,她一點事都沒有,站在旁邊的迪爾等人也走過來。 “嘿,這個東西不好玩。”被妻子們圍繞著,科恩搖頭叫苦,“真的是很刁鑽的魔法,如果換了其他人,可能臥床十天吧!” “那你呢!”凱麗一邊扶住裝模做樣的科恩,“臥床幾天?” “我還敢臥床嗎?”科恩嘿嘿笑著,“凱麗,晚上不要太早睡著啊!我會好偷襲你的。” “你敢——” “那好。”科恩不等凱麗說完,“我偷襲迪爾和溫絲麗去。” “偷襲什麼?”迪爾狠扭一下科恩的胳膊,“給我乖乖的躺下休息一會!” 科恩可憐兮號的回答,“可是?我也要聽故事……” “好啦——”凱麗拉著白影“我們去床邊講好了。” “非常榮幸。”科恩又笑,“白影,這可不是我說的哦。” 白影笑笑。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