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晚飯時,所有人全體出席,這是近段時間來總督府少有的一次團聚。 聽說了科恩下午“破壞”懲罰的事跡,維素。凱達親王直搖頭,而科恩也免不了被偉大正確的母親大人教訓一通。唯一倍受誇獎的是阿布,凱瑟翎當眾宣布,以後吃飯的時候要給阿布留出座位。阿布剛想翻個斛斗以示慶祝,就被科恩用凶狠的目光嚇得縮回迪爾懷里…… 飯後,女士們互相邀約著要去後面說話。維素親王微笑著給一個眼神,科恩心領神會,找個借口跟父親上了後議事樓。 後議事樓頂層原來是菲謝特處理公務的地方,親王殿下選這個地方作為談話的地點也是有用意的,觸景生情,他可以借此機會觀察自己的兒子是否恢複了心態。看到科恩神色坦然,親王殿下懸著的心也算放了下來。 在現在的科恩的看來,這層樓已經變成摯友複活的希望之地,當然不會傷懷,就連黑暗城的夜晚在他眼中也愈加美麗起來。夜風在樓邊緩緩吹過,拂起兩人額前發絲,兩父子憑欄遠眺,嘴里說些瑣碎小事,但心里都是各有想法。 維素心里想的是要用什麼方式勸科恩早日登基,而科恩心里在想要告訴父親多少已經發生,或者在將來要發生的事情。在這刻,兩父子各動腦筋,根本就沒把帝國內的叛軍放在眼中,如果魯曼知道了,可能會大叫冤枉吧! “這就是我斯比亞帝國,大奸河山啊!”看著城中的燈火,親王殿下一時感慨萬千:“科恩,我們可不能頁讓叛軍如此盤踞下去了。” “當然。”科恩點點頭:“不但要收複國土,我還會為他們的退場准備好節目。” “好!這才是好男兒的氣概。”親王殿下心中寬慰,也被科恩激起滿腔的豪情壯志,接著再問:“大軍幾月進聖都?” “現在剛到四月,下月中旬收夏糧。”科恩低頭想想:“五月底用兵,六月入聖都,七月平複帝國全境!” 親王目光發亮:“你有把握?” “魯曼身邊人才凋零,軍心全靠金錢維持,已經不足為慮了。打上一兩個大勝仗就足以撼動他的根基。”知道父親一向謹慎,科恩也仔細的回答著父親的問話:“麻煩的倒是其他地方行省,冒然用兵的話,會把帝國打成一個爛攤子。如果我們用懷柔手段去拉攏,不但是民憤難平,就連我心里……也會不好受。” 親王拍拍科恩的肩,長笑一聲:“這是個小難題,就讓我來為你解決好了。” “有什麼辦法嗎?”科恩問:“怎麼做?” “內政這東西就如同是纏成一團的絲線,你想解開困難,如果你想把它弄得更亂,那就容易了……但最奸的辦法,就是丟掉它,重新做一個線團。”維素微笑著:“就是幾個小小的總督,如果這點事都沒辦法做到,那我這個親王不是白干了?” “那個……老爸,能不能說得明白點?” “現在說出來不太合適,總之我會辦好這件事,既要平息了民怨,又不會讓他們的管轄地遭到破壞。”親王沒有對科恩說出詳細辦法:“其實啊!不止是我一個在想,這些事情大家早就想到了。所以人都鼓足了干勁,就等著你回來主持大局。” “我不會讓大家失望的。”科恩用堅決的口氣保證:“絕對不會。” “以後要跑出去玩,至少要向母親說個時間。”維素看著自己這個最令人頭疼的兒子:鳥一個孩子都不在身邊,母親會非常擔心。” 科恩不知是計,老實的回答:“好,我下次。定照辦二“你果然還要跑啊!”這回答讓維素一陣苦笑,但他也清楚科恩的性格:“那麼,你知道自己這二個月的成果嗎?” “有什麼成果?”科恩不奸意思的笑笑:“老爸,你也知道啊!我這個性格悶在一個地方久了會出亂子的,老爸,你就看機會放我出去透透氣奸嗎?” “跑的事!以後看情況再說吧!你現在地位特殊,定整個正統勢力的核心人物,你一出事就不會是小事。”親王鄭重其事的告戒著科恩,看科恩若有所思,也就不再深究,轉了話頭:“你的刺殺行動,某種程度上讓敵我兩個派別變得更加清晰,多數中間派別的貴族都到其他帝國避難去了。” “這樣的情況對我們來說,到底是好是壞?” “好事,他們會待到戰事平定之後再回來,那麼我們在以後的軍事行動中可以少很多顧忌。”一說到重要的事,親王就習慣性的壓低了聲音:“當他們回來之後,我們還可以借口他們沒有為討逆大業付出努力,將帝國的貴族階層來個‘小小’的清理。”科恩呆了呆:心中大呼——還是老爸狡猾啊! “聖都上次騷亂,也是你的手筆吧?我認為你應該接受軍法官的懲罰,但你身分不一樣,免了。”親王在旁邊的長椅上坐下:“雖然你的行動是鹵莽的,但燒掉了叛軍三分之一的後勤儲備,更將他們的偷襲行動流產,算是功過相抵——但你要記住你現在是誰,無論你的行為能達到多大的效果,那都不能和你的生命安全相提並論!” “遵命——老爸,我知道我現在是一杆大旗。” “但你是否又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聚集在你這面大旗之下?”維素輕笑一聲,指點科恩:“他們拋家棄業,冒死偷越叛軍封鎖而來替你做事,這是為什麼?” “他們……”科恩想了想,腦子里閃過一個個下屬官員的面孔:“他們是在追求著什麼吧?” “是啊!人當然是有追求,你明白這個就好。”親王贊許的點點頭:心里暗自為科恩清醒而慶幸:“在菲謝特陛下中箭之後,有兩名官員放棄效忠你,還有數名官員潛逃。當然:大多數官員留下了,但在他們當中,因為忠誠王室而效命鈐你的畢竟是少數。” 科恩歎口氣,眼光放到窗外,淡淡的說:“我明白,多數人是在賭博,他們把一生的富貴押在我身上,希望我勝出,之後能給他們加官進爵。” “是人就有欲望,這很正常,而一個君王就要會利用這種人性。”親王笑笑:“我們手里現在沒有多余的錢,現在這個關鍵時刻,我們用什麼來讓這些官員保持旺盛的活力呢?” “哎呀!老爸。”科恩轉還身來笑著說:“你有話就明說吧!” “登基吧!反正這是遲早的事了。”維素看著兒子,輕聲規勸:“讓官員們知道自己是在為皇帝陛下效力,這樣才能給他們以希望。” 科恩抓了抓頭,一臉的無奈。 “怎麼?還不想登基嗎?”雖然心里著急,但維素的語調仍然很平和:“這本來應該在三個月前就舉行的,拖上一天,實施的難度就增加一些。” “老爸,其實……我剛剛去跟菲謝特談過了,我向他借了王位來呢!”科恩拖過一張椅子,坐到父親對面:“什麼時候登基,對我來說已經不是問題了。但我想既然是登基大典這麼熱鬧,我們不如利用這個機會做點什麼,所以……我想把登基大典放到聖都舉行。:讓各國王室都來參加。” 維素靜靜的聽著:心中卻在仔細品位科恩的話,對科恩與菲謝特“談話”這事他能理解,因為到現在為止,維素也有些不願意接受陪伴自己半生的朋友死去這個事實……但對科恩後面的話,他倒是非常感興趣,如果科恩有考慮過什麼,那就說明科恩已經完全恢複,正在為成為一個皇帝做准備。 “這倒有點意思,你想通過這個典禮做些什麼?”親王把身體向前靠了靠:“說給我聽聽看。” “太早說破就沒意思了。”科恩神秘的笑笑:“老爸你就看著好了,絕對有效果。” “那你怎麼解決現在的事?”維素兩手一攤:“名不正,言不順。” “呵呵,現在他們不是都叫我陛下嗎?”科恩呼出口氣:“這樣好了,我找時間跟院長大人吵上一架好了……一來可以告訴人家我登基的時間,二來可以激勵士氣,三來可以打破我和院長大人之間不說話的現狀,四來、四來還可以提高院長的身分。”科恩剛說完,維素已經開始大笑。 “好吧!既然你這樣決定。”笑完之後,親王臉上露出淡淡的邪惡表情:“院長這人我了解,他現在對你是一肚子氣,幾乎是一點就燃……你要在什麼時候吵這一架?” “我想明天會有會議。”科恩湊過頭去,跟親王大人擠眉弄眼:“我們就在明天的會議之前,當著官員們的面大吵一架奸了,還可以活絡會議氣氛。” “不錯不錯,這是個好辦法……” 兩父子又密談了一個多鍾頭,安排了下面要走的路線,在幾件緊要事務上也取得了共識,這才下樓分手。 黑暗城的這個夜晚是平靜的,而聖都的這個夜晚則充滿了瘋狂。 沒有別人在的時候,恐懼、絕望、不甘……各種情緒就會混成一團圍繞著魯曼,讓他對前途一片迷惘,讓他歇斯底里。魯曼開始害怕一個人獨處,害怕待在黑暗的角落。 但在人前,他依舊要振奮精神,哪怕是打耳光也要維持住滿臉紅光。一杯杯烈酒流入他的胃部,融入血液之後支撐起魯曼抗爭的意志,讓他處于一種莫名其妙的亢奮之中。 這一切的起因,都只是因為沒有得到一個人的死訊。盡管魯曼為此開出了六百萬金幣的巨額賞金,但到現在為止,他沒能得到科恩。凱達的人頭|哪怕是有一點點消息傳來也好啊! 唯一能倚仗的光明騎士團回去了,神毀的祭司再也不肯來皇宮做客,紅衣祭司的來信不冶不熱,這些都不是什麼好兆頭。雖然每個夜晚都在皇宮舉行舞會,燈火輝煌、人潮湧動,可魯曼清楚,一旦自己失勢,這些人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如果不是靠著那批被自小收養的官員,魯曼早就撐不住這個局面,而不久之後,還要依靠他們跟凱達家族大干一場…… 年輕的丞相從舞池中穿行過來,找到斜靠在王座上的魯曼:“陛下,您又喝酒了?還請您保重身體啊!” “是你。”看清眼前的人,魯曼欣慰的點點頭:“有事嗎?你很少在晚上進宮來。” “好消息…丞相微笑著遞上一份奏折:“就在今天下午,陛下所需要的全部戰備物資已經准備齊全。” “真是個好消息。”翻看了一下奏撂,魯曼立即來了精神:“真是辛苦你了,這麼短的時間就完成……他們不是不為我們運送物資了嗎,你是怎麼做到的?” “回稟陛下。”丞相有些靦腆的說:“臣下使用了一些……不怎麼正當的手法,通過走私和恐嚇,總算湊齊了這些。馬上就起運嗎?” “馬上起運!”一絲笑意在魯曼的嘴角邊蔓延開來:“至于手法,不要在意這些啦,相比其他帝國,我們的行為並不算齷齪。累壞了吧!快回去休息,你明天還要主持會議。” 丞相辭別魯曼,一臉輕松的回了府邸,悠閑的享用起晚餐來。 “咦?又高興起來了?少見啊!”侍妾把一杯紅酒放到丞相面前,邊說話邊坐下:“又發生什麼事了。”丞相笑而不答。侍妾裝作生氣,搶過丞相手里的刀叉:“不說就不准再吃——” “還記得上次的事嗎?”承一相端起酒杯:“我當時還在感歎,那位變成殺戮之魔後就不會再記得我們了。” “記得。”侍妾點著頭:“你有他的消息了?” “早上接到長公主大人的命令,我從中得知……”承一相竊笑著把頭湊過去:“小公主大人的魔化魔法不到家,那位逃過一劫。” 侍妾一楞,隨即明白過來,伸手拍打丞相:“你要反啦,讓大公主知道你這麼高興還得了?” “這有什麼?”丞相哼哼幾聲:“又不是我把事情搞砸了。” “那麼……”侍妾若有所思:“你是有他的消息了罷。” “聰明,下午又得到消息,他曾經在魔屬聯盟內小現過,但幾天前不知去向,我想他應該是回黑暗行省去了。”丞相一副洋洋自得的表情:“所以啊!我就決定推魯曼一把,替他解決了物資問題。” “我說你怎麼會高興呢!原來是為這個。”侍妾用于指點丞相的額頭:“可憐的魯曼啊!被你賣了還不知道。” “喂,怎麼說你跟我也算親近了,我換個順眼的人類打交道不行嗎?”丞相把胸一挺:氣身為魔將,這點選擇權利應該有吧?” “可以啊!。我沒說不可以。但是……你就那麼確定以後是你跟科恩。凱達打交道?萬一長公主心血來潮換一位魔將呢?” “不要說這樣敗興的話好不好?”丞相癟嘴:“雖然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但我做了這麼久,又跟科恩。凱達見過面,長公主應該不會派其他魔將來接替我。” “誰知道呢?做好眼前的事吧!如果科恩。凱達回到黑暗行省,那麼戰爭就迫在眉睫了。”侍妾笑笑,安慰丞相:“前幾天我去外面轉了轉,居然找到一所奸房子,打仗的時候我們搬去那邊住好不好。” “隨你安排。”丞相點頭回答著。有點心不在焉,又仿彿有點期待:“在五月,那位朋友就可以出兵,以他的實力,這個夏季攻進聖都應該不成問題。明年吧……或者今天年末,我就可以以一個新的身分見到他了。” “你忘記了?”侍妾掩嘴輕笑:“人家要你以本來面目見面……” 丞相干咳兩聲,眼睛望向別處。 黑暗城總督府。 科恩躺在迪爾的床上,握著溫絲麗的小手假寐,幾位皇妃坐在旁邊,正在聽白影講龍族的故事。凱麗和迪爾的問題非常多,坐在菲琳旁邊的白影只有——回答。 龍族的智慧比人類高得多。也遠比人類驕傲。以白影的性格來說,如果這幾位不是科恩的妻子,她早就別過瞼走了。 但今天親眼見到科恩對妻子的態度,知道這幾位女子都是科恩的心頭肉,怠慢不得,也只好強打精神給她們講故事……白影雖然看起來是個少女,若以人類的標准看,年紀也不小了。 “陛下,各位皇妃。”露西走到房間門口,解救了苦難深重的白影:“夜深了,請安歇。” “終于等到了這句話。”科恩睜開眼睛嚷嚷:“露西你來得可真晚,我都聽了一夜的故事了。”露西笑,桌邊的白影氣個半死。 “回房吧!。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菲琳站起來招呼大家:“科恩就留在迪爾這里好了。” “白影姐姐去我那邊講。”凱麗已經被龍族的故事吸引住了,拖著白影就走:“今晚我們一起睡。” “凱麗要小心啊!”科恩壞笑:“白影夜里會變身為龍,把你壓住的……” “不怕。”凱麗已經拉著白影走掉了:“白影姐姐不要理他。” 眾人離去之後露西拉上了門,而迪爾走到床邊,盯著科恩怪怪的笑。 “怎、怎麼了?”科恩知道要糟,但是不敢動。 “還跑嗎?”迪爾笑咪咪的看著他,手放在背後。 “看、看情況啦……”科恩陪著笑,小心翼翼。 “你知不知,對一個新娘來說,新婚之夜新郎不見了……”迪爾輕聲問:“這意味這什麼?” “我……認罰,請重重的懲罰我吧!”科恩非常爽快的舉手投降:“不過我今天已經被懲罰過一次了,可以高抬貴手嗎?” “沒問題呀!”迪爾把手拿到胸前,搖晃著一個魔法卷軸:“只要你賠我一個甜蜜的新婚之夜就可以了。” “喂,這是魔法啊!不能亂來的……” 白光一閃,科恩的聲音戛然而止…… 科恩被某位強悍的女士折磨到半夜,然後科恩又奮起反擊,到天快亮時,這對夫婦的戰爭才宣告結束。 房間里的燈光重新亮起,迪爾把頭靠在科恩胸上,紅發散亂,一臉羞澀。 “呵呵,我是第四位妻子。”好半天,迪爾丁輕笑一聲:“但我第一個擁有了夫君。” “這個好像不值得誇耀吧?要是傳出去,本少爺還不被人笑掉大牙?”科恩捏了捏迪爾的鼻尖:“要起床了,今天有很多事。” “不管,你要抱著我到天亮。”迪爾傭懶的翻過身子:“這算是賠我的新婚之夜。” 科恩無奈點頭,伸手抱住迪爾:“那你跟我說說,這幾個月黑暗有什麼變化。” “變化啊!”迪爾沉迷在科恩的懷抱里:“現在不是太想說啦……” “不想說啊!”科恩笑笑:“怎麼樣,現在還恨我嗎?” “什麼啊?” “那次把你丟到海里,你不是叫囂著對我只有恨意嗎?” “是啊!一直恨到現在呢!而且還要一直恨下去。”迪爾閉著雙眼輕聲說:“不但有恨,還要有愛……”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