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黑暗城總督府,清晨。 各部司的主管官員們昨天很難得的休息了一天,今天都起了個大早,坐著馬車來到總督府參加會議。他們不知道昨天休假的原因,但人人都明白夏收在際,皇帝陛下和圃柏大人肯定會有所安排。 人太多,議事樓坐不下,內侍長這次學聰明了,不待上司開口就把會場設在了花園里。好在天氣逐漸轉溫,在花園開會也不會覺得冷。 枓恩非常罕見的穿起一身深色禮服,面容平和的在人群里晃來晃去,跟各位官員閑聊。國相大人也出現了,顯得神采奕奕。倒是以往開會前必定到場的幾位內政監督還沒出現。 皇家學院院長的馬車也到了,羅倫佐院長走進大門,立即就被國相大人拉到一旁。 “院長啊!”國相大人拉著羅倫佐院長的手,微微皺起眉頭:“昨夜我跟科恩談了很久,看來他還是不願意登基啊!你也知道,眼前這個情勢……這怎麼辦才好?” 一聽維素說這話,羅倫佐院長脖子上的血管就清晰的顯露出來。 “國相大人,這事交給我。”羅倫佐院長的目光在會場中掃來掃去,像是在尋找某人:“你們畢竟是父子,很多話不好說……我就不同了,我沒什麼好顧忌的。” 目光銷定科恩,羅倫佐院長一聲失陪,留下國相在一旁“苦笑”。 圍在科恩身邊的眾官員看到羅倫佐院長怒氣沖沖的向這邊來了,都不約而同的往後退,誰都知道,這位官員一找上皇帝陛下那准沒好事。 羅倫佐站到科恩面前,用凶狠的目光盯住他,很有點咬牙切齒的意味。皇帝陛下卻左顧右盼的找人說話,完全沒把這個小老頭放在眼里。而國相大人就在那邊一拍手掌,埋怨自己忘記帶了某樣東西。轉身回房間去了。 “科恩·凱達——”羅倫佐一字一句的開了口:“皇帝陛下……” 花園形勢驟然緊張,露西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來報信,而幾位內政監督正聚在迪爾的房間里說悄悄話。 “各位皇妃。”露西跑到門口:“皇帝陛下跟羅倫佐院長吵起來了,非常激烈,沒人敢勸。” “父親不是在外面嗎?”凱麗驚訝的問。 “國相大人不在。” “那我們快去吧!”凱麗站起來就要往外走:“他們說不定會越吵越凶的。” “慢點走。”菲琳微笑著站起來:“如果太快出現,我們會壞事的。” “難道是……” “是啊!”迪爾笑咪咪的走過去挽起凱麗的手:“科恩故意的呢!” 幾位皇妃悠閑走向會場,繞過幾個彎,就聽到前面會場傳來的激烈爭吵聲,當走到會場邊的時候,看到科恩站在自己的座位前,羅倫佐院長站在科恩前面幾步遠的地方,兩個人吵得渾然忘我。 “一日不登基,就一日無法以王室名義討伐叛逆!”羅倫佐院長非常激動,一張臉漲得通紅:“討逆之事是眼前第一重要的大事!難道要多犧牲士兵的生命,你心里才高興嗎?” “少說廢話!”科恩用手指著院長大人的鼻子,非常氣憤的喊:“你們叫我什麼我不管,我已經說過多次,我今天當著眾位官員的面再說一次——最後一次!不打下聖都,我絕不登基!想讓我早日登基?可以啊!打下聖都我就登基!” “你這是在敷衍我們!” “敷衍你?本少爺是頂天立地的男兒,說到做到!敷衍你這個糟老頭子不算本事!” 幾十名官員正襟危坐,目不斜視,仿彿不知道眼前正在發生什麼。這其實也怪不得他們,吵架的兩位根本不聽人勸,而且吵架的內容又是如此重要。 “這是怎麼了?”菲琳看他們吵得也差不多了,立即插上話:“都冷靜一些,一位皇帝?一位重臣,有什麼問題不能商量解決?” “恭迎各位皇妃。”官員們站起來,向幾位內政監督行禮,可能心里更是在感激幾位來得正是時候. 幾位皇妃向官員們點頭致意,走到科恩身旁的座位上坐下,身為侍女的白影站到科恩身側,面無表情。 “還以為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呢!”菲琳問了羅倫佐院長吵架的原因,輕聲笑著:“這個好辦,兩位,就交給我來處理好嗎?” 科恩點了點頭,接著冷哼一聲別過臉去。 因為一向尊敬菲琳,羅倫佐院長也不好再說什麼,平複一下心緒:“願聽皇妃安排。” “登基的事情關系到方方面面、就個人情緒來說,皇帝陛下已經做出了諸多讓步。”菲琳向官員們輕聲解釋:“在大家的努力之下,我們解決了一個個的難題,近況也好起來。我更理解大家急切的心情……但。我們是否也應該留給皇帝陛下一個空間呢?” “這個當然。”剛回到座位的羅倫佐院長“呼”的一聲彈起來:“可是已經過去四個月了!” “院長先請坐下。”迪爾手一抬,接過了話頭:“我夫君重情重義,曾經立下誓願,一日不收複國土替摯友複仇,就一日不登基。這是我夫君的願望,也是你們的皇帝的願望,你不應該要求一位品格高尚的皇帝違背他自己的誓言。” “當然,院長的顧慮也不無道理,您也是在為陛下著想。”菲琳再接過話安慰起院長來:“但這是皇帝陛下用來鞭策自己的誓言,也是對朋友的一片忠誠,我們……就別再做過多要求了吧?” 羅倫佐院長已經逐漸冷靜下來,這時說話也放松了語氣:“這點我也明白,但是一日不登基,行事就有諸多不便之處。整個帝國的人民,都在翹首期待啊!” “這個不難。”引起事端的國相大人終于出現,他從會場的一側穿行過來:“我們可以昭告帝國全境,把今天的決定告訴帝國的民眾——我們不日即將發起討逆戰爭,大軍攻占聖都之日,就是科恩.凱達登基之時!” “可是國相大人。”羅倫佐院長固執得很:“要是那個時候,皇帝陛下又找理由不顧意登基怎麼辦?” 維素.凱達淡淡一笑,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既然是幾位皇妃在處理這件事,如果又出現什麼事端,我們當然可以找皇妃們理論。” “是的父親。”菲琳無法不正面回答這句話,只好應承:“我等保證,皇帝陛下會在打下聖都之後登基,如不能做到這點,我們甘願接受處罰。” 這一下,連帶所有官員在內,所有人都心懷大慰,誰都知道皇帝陛下最緊張幾位皇妃,哪舍得她們被處罰?有幾位皇妃的保證,這事就算足鐵定的了。 “奸了,沒意見的話就開始會議了。”國相大人滿意的點點頭:“後勤部,報告軍需物資准備情況!” 這是第一次以皇家政權形式召開會議,原來只需管理數個行省的管理機構已經全面升級,管理目光已經擴展開來,關注著整個帝國疆土。 管理機構暫時分為十大部,分別是軍務、警備、財務、司法、民政、建設、交通、學藝、人事、後勤。同歸國相大人管轄。其他的事物。例如與異族的交流、商業管理、農墾之類,全部劃給四位內政監督在管理。幾個情報系統分別掌握在科恩、國相和總參謀官手里,特別是天照和瑪法這兩個系統,除了科恩,別人根本碰不到。 天照向瑪法發展的隱藏勢力網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員直接轉到各部的編制之下,每日送回大量相關情報,使得在黑暗城的官員們了解到叛軍地盤上的很多實際情況。叛軍近日新增多少士兵、調撥多少軍糧、士兵的裝備如何……這些事,官員們了如指掌。 出兵的日期,科恩並沒有當眾公布,只要求官員們彙報准備的情況. 從科恩落跑開始算,經過差不多四個多月的准備,除去糧食一項,出兵所需要的其他後勤物資基本完成儲備。當然,這多虧了有一個朧大的走私系統,某一個帝國的小公主也功不可沒。 四月中旬,第一批早熟的夏糧就可以收割,如果直接向前線運輸的話,可以勉強支撐十一萬大軍的日常消耗,但這需要後勤部各司具備相當程度的配合,因為糧食收上來,要加工、儲存,更別提運輸所需要的人力……好在通往前線的道路還算通暢。 但這是打仗,戰場的情況瞬息萬變,軍隊不可能完全依照後勤的要求決定進軍路線.科恩叫人拿來地圖,大手一揮,給後勤部劃出一個大致的進軍方向和區域。 幾位高級官員把腦袋湊到地圖前,一陣協調之後,最後總算湊齊一支三萬軍人的運輸隊。 “除了這些之外。”科恩最後還說:“你們還要在短時間內准備相當數量的精細糧食,送至萬普城,我有用處。” “陛不要多少?” “兩萬人,十天的口糧。”科恩說:“要求隨身背負,不能太累贅。” “陛下,那需要宰殺一千頭隕家畜,還要二十萬斤豆類。”後勤官員一愣:“這是個大數目,我們哪里去找?” “不要問我。”科恩眼一瞪:“你就是干這個的。” “可是陛下……” “好啦好啦,不要再跟我叫苦。”科恩一揮手:“其他的事情放著,先做好這件事,你指定一個副手督辦……如果實在難以完成,可以在萬普就地收夠,萬普城主會幫上忙的。” “是的,陛下。” 科恩現在對陛下的稱呼已經麻木了,也不像以前那樣嚴詞拒絕,因為再怎麼罵都沒用。 “軍械被服又怎麼樣?”科恩轉頭問另一個人:“這是連場惡戰,消耗會非常大。” “是的陛下,這個保證沒問題。”那官員保證說“矮人族又接連送來好幾批工匠,我們的鑄造場連日爐火不息,完全可以滿足供應。” “傷員救護?” “我們准備有足夠的藥品和巫醫,只要陛下一聲號令,人員藥品都能裝上馬車隨大軍行動,絕不耽誤事。” “先向前線調撥一部分。”科思想了想:“軍隊馬上就要加強突擊訓練,讓這些人早點熟悉戰場。” 幾個部門的頭腦在商量著軍備,後面的副手就拿筆記錄命令跟任務,當場就分派下去,有什麼不明白的馬上發問,簡單直接,效率相當高。 當軍備告一段落,所有官員都松了一口氣。 大家都覺得這次雖然是很重要的一戰,但皇帝陛下給出的任務實在算不得多,以前可不這樣,一到打仗大家就忙得雞飛狗跳。 “輕松吧?”科恩笑呵呵的站直了身體:“跟以前比起來,你們都覺得很輕松哦。” 官員們不明白,也就跟著笑。國相大人跟院長在小聲說著什麼,根本不加入進來。 “要打仗啦,我們的軍隊會攻城掠地,掃平一切叛軍!”日下一城、一鍾取一鎮!”科恩豪氣干云的揮舞著手臂:“那麼多的城鎮鄉村,那麼多的職位空缺——你們給我准備好接任的官員沒有?” 官員們的笑容凝結在臉上,張大了嘴,整個人呆住。 “笑啊!占領那麼多地方,一天沒有人管理,那些散兵游勇、土匪流盜就能給你搗個底朝天!軍隊打下來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我們自己的,不能留下任何空隙讓人破壞!打成一片焦土要花多少時間精力去重建?又要花多少錢?”科恩的眼光在官員們臉上掃來掃去,嘴里冷哼幾聲:“你們倒是給我笑出來啊!到時候拿不出人來管理,看你們跟我怎麼交代!” “那、那可是一個巨大的數字啊……”人事部的官員心里發虛,眼光不由自主的看著國相大人和學院院長:“我們手上哪有那麼多閑置官員?” “沒有就去找,發什麼楞啊?”科恩沒好氣的數落他:“你以為各部司升級是升來玩的?” “可是……”人事部的主管都要哭出來了。 “這個急不來的。你先確定主要官員。”另一邊的國相大人終于發言了:“你可以先准備三個行省管理體系所需要的官員,學院那邊有幾期學員畢業了,此外還可以在各部抽調熟手。凱麗內政監督那里培養了大批的警備隊員,可以先配給這些官員,暫時維持住局面。” “多謝圃相大人指點。” “各部司也要注意,這件事關乎大局,不僅是人事一個部門的事。”國相再說:“只要是人事部需要,你們都要拿出來人來,不得拖拖拉拉不願意給。整支軍隊在前面拚命,誰要是拖了軍隊的後腿,國法不容,杰克大法官正等著拿犯事的人消遣哪!” 這一下,全部官員的臉都青了,全場只剩下杰克一個人在笑,這位身兼數職的法官在幾個月里名聲遠揚,在國相大人和學院院長的指點下,教訓了很多官員。 重任在身,在會議結束,向科恩行禮之後,大多數官員是一路小跑著出門的。 看著這些腳不沾地的官員,科恩嘿嘿直笑,在大戰之前的確需要有這樣一種氣氛,這有助于官員們提高注意力,讓他們發揮出最大的潛力。 內政這塊算是解決了,科恩接著要做的,就是召開小規模的軍事會議。 “老爸。”科恩擠到國相身邊,輕聲說:“這里的事您先盯著,我要去各個訓練場看看兵員的情況,順便繞下個彎,去跟卡羅斯等人碰個頭。” “路上小心。”國相大人拍拍兒子的肩,小聲囑咐。 “沒問題,我下午出發,帶著白影。”科恩點頭,又轉頭去沖羅倫佐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羅倫佐氣極,覺得這位皇帝極端惡劣,但自己又毫無辦法。 吃過中飯,科恩讓岩石集合近衛隊,准備出發。 岩石等人前天挨了軍棍,雖然有治療過,但還是有一些隊員走起路來姿態有點不自然。杰克那一百軍棍的確狠了點,如果是一般人的話早就玩完了。很多魔法師連五十軍棍也沒打完,全部欠在帳上。 在早上開會的時候,總督近衛隊已經完成了更名,正式變成皇家第一近衛隊,還補充了一批新隊員,扣除被軍法官降去的那一級軍銜,所有老隊員的軍銜還是提升了一級。 因為國相大人把聖都新年大火的功續記住近衛隊身上,很多隊員胸前又多出一枚勳章。” 科恩正在跟幾位皇妃告別,正在他信誓旦旦的保證絕不跑路,一定按時回家時,一位負責馬匹的隊員遠遠的跑過來。 “陛下,您以前的馬匹在上次行動中遺失了。”隊員行著禮:“岩石長官說,請您去挑選新的坐騎。” “知道了。”科恩點了頭,又對幾位皇妃說:“我這就出發了,這里的事拜托你們。” “白影姐姐,幫我們好好看著他。”凱麗這兩天跟白影的友誼突飛猛進,拉著白影的手央求著:“第一,不准他到處亂跑。第二,不准他拈花惹草,第三……” “好啦好啦。”科恩拉起白影的手就走:“再說下去我就不用出去了……” 馬廄就設在總督府後院靠圍牆的地方,隔著老遠就能聽到馬匹的噴鼻聲, 穿著軍服的馬夫早就等在一旁.看到科恩等人來了,立即上來問好,再帶領著科恩去馬房挑選。 “陛下,您先看看這匹白馬,新近才送來的,高大神駿,全身上下一點雜毛都沒有,腳程又好。”馬夫一匹匹的介紹過去,如數家珍:“這匹花馬也很不錯,耐力極佳啊!跑起來速度又快又平穩……” 聽著馬夫的介紹,看著熟悉的景象,科恩心里不禁又想起上次和菲謝特來這里挑馬的情形。現在,雖然菲謝特暫時離開了,但總有一天,菲謝特還會和自己一起,再到這里來挑馬的!到時候,大家會再次為一匹好馬的歸屬爭執不休吧! 科恩邊想邊走,不覺已經走過一半,好馬全被放在前面的馬房里,後面的都不怎麼樣。 馬夫開口問:“陛下,您看上哪一匹?” “嗯,這個,沒什麼中意的。”科恩根本就沒注意,一時也不知哪匹好點:“再看一次!” 正要從頭再看,卻從後面的馬房里傳出一聲又急切又興奮的嘶叫,科恩轉頭一看,一只黑色的馬蹄正抬起來:“啪!”的一聲踢斷了圍欄,接著一頭全身漆黑的馬幾步跨出來,一邊看著科恩叫,一邊用力拉扯著缰繩。 全身漆黑,眼神明亮,頭頂一塊隆起,科恩一眼就認出這是自己帶回的那匹來曆不明的馬。很久不見,它已經長得很高大了。 “小烏鴉啊!”科恩大笑,走過去撫摩它,一邊間馬夫:“你為什麼把我的小烏鴉放在這里?” “陛下,這匹馬才三歲多,還未接受過長途訓練,所以才放後面。”馬夫急忙解釋:“而且這匹馬非常怪異……” “哪里怪異了?”科恩輕拍著小烏鴉的脖子,小烏鴉的皮毛光滑,摸起來手感非常好。 “它才三歲,可長得比同期四歲馬還要強壯,脾氣又暴躁,還不讓人騎。” 馬夫扳著手指向科恩告狀:“常常欺負其他的馬,搶其他馬的草料吃,還踢壞七次圍欄,加今天已經是第八次了、還好不踢人……” 小烏鴉噴著響鼻,正把頭擠到科恩懷里撒歡。聽到馬夫這麼數落自己。昂頭就向馬夫沖去——雖然被缰繩掛住,但馬夫已經嚇壞了。 “好了,我就要它。”科恩解開缰繩,把小烏鴉放開,吩咐馬夫:“取馬鞍馬鐙,裝上。” 馬夫一溜煙跑去拿東西,科恩連缰繩都不帶就向外走去,小烏鴉溫順的跟在後面,哪有一點脾氣暴躁的跡象?不過走過前面馬房時,小烏鴉的確有用眼神恐嚇其他馬就是了。 第一近衛隊已經排列好了隊形,老隊員正跟新進隊員交代著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項,就看到科恩騎著一匹全黑的馬匹過來。 科恩里穿黑色盔甲,外套黑色披風,下面一匹黑馬,老隊員倒是無所謂,新隊員就看得目瞪口呆。 “怎麼樣?”科恩有些得意,仰頭問一旁的岩石:“我這馬如何?” “嗯,長官,說好聽的我不會。”岩石考慮了一下要怎樣回答。在所有的人里,只有他和精靈不叫科恩“陛下”,他叫科恩“長官”,精靈叫“大人”,都是經過科恩特別批准的。 “說老實話。” “是,長官。”岩石放低了聲音說:“我原來以為,我騎的這匹馬已經是夠丑了,沒相到長官的才是極口品……又黑,腦袋上還有個包……” “喂,你有沒有眼光啊?小烏鴉全身黑,這顏色跟我多配啊……”科恩大不高興:“對於它腦袋上這一塊、這一塊東西,我們要用藝術的眼光來看待。” “長官,我是半獸人呢!”岩石知道長官這兩天心情特別好,也在極力配合:“您什麼時候聽說過半獸人有藝術的眼光?我們連歌都不會唱,就會跳個野人舞而已,那還是跟矮人學的……” “所以要學習嘛!”科恩一副苦口婆心的口吻:“不然以後找不到老婆的…… 我還准備介紹幾位大精靈跟你認識。” “長官你饒了我吧!”岩石愁眉苦臉:“大精靈,那是要當神供起來的。” “膽小,膽小啊!”科恩看到白影也挑好了馬,收起了玩笑的表情:“准備出發。” “全體注意——出發!”岩石一到馬頭,神情也立即恢複冷峻:“目的地,第一訓練場!”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