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討逆之戰  
   
篇外篇 黑暗傳說-討逆之戰

五月上旬,斯比亞帝國出現了連續十多天的晴好天氣,這讓田野上一片歡騰。 在凱達家族管轄之下的三個行省中,在連綿不斷的農田中,被肥沃土壤滋養的作物已經成熟了!這就意味著,制約凱達家族進軍的唯一障礙已經消失。 跟以前不同的是,這時候的邊界被完全封閉,所有試圖穿越邊界的人都會被邊界守備隊截殺。所以有關凱達家族糧食豐收的情報並沒有泄露多少,盡管各方勢力都有能力根據一些零星消息推算出凱達家族的收成,但這點情報也並不足以判斷出凱達家軍隊確切的進軍日期。因為這里面還有一個加工和運輸的流程。 農夫們毫不吝嗇體力,正努力在農田里收割,灑落辛勤的汗珠,換來滿倉的收成。三個行省的後勤系統聯合起來之後效率極高,在各地官員的配合下,第一批收獲的糧食立即被送進作坊加工出來,袋子上打上“軍糧”的標記,再被源源不斷的運去前線。 這個運輸隊伍的龐大、完備,不是其他家族勢力能與之相比較的。凱達家族在三個方向上有十五萬人的參戰部隊,而後勤體系就出動了總數五萬的後勤人員。 押運的後勤官員們和手下的這些民夫一樣,嚼著木薯制作的粗糙食物,灑落汗珠,把這一車車來之不易的糧食運上了路。 運去前線的物資並不單單是糧食,還有大量其他的戰爭輜重,從武器工坊里出來的武器、從秘密訓練場調來的攻城器械、從黑暗森林種植場運來的急救藥品……此外還有一隊隊特殊兵員和巫醫。在通向前線的所有商路上,前行的運輸隊完全擠占了路面。 除了情報人員和傳令官,回程的就只有兩位親王的馬隊--力克·凱達親王,還有西夫塔·凱達親王,他們剛剛跟皇帝陛下見了面,身負使命,正在前往黑暗城的路途中。 與其他帝國的親王大不一樣,這兩位年輕的親王可都是行伍出身,早年在軍隊里已經做到了少將軍銜,又因為家族傳統的關系,內政上也遠比一般人要精通,所以在這次戰爭期間,力克親王將完全擔負起後勤調配,而西夫塔親王就負責占領地區的戰時管理。 這其中的任何一樣都不是輕松的差事,也只有同時精通軍事與內政的人才能做好,看來科恩這次是選對人了。 抵達黑暗城總督府之後,維素·凱達親王第一時間接見了他們。 因為糧食的收割非常順利,維素親王的興致很高,整個內政系統也相當興奮,官員們忙而不亂,大多數的人居然還有閑暇掰指頭數數日子,看自己的軍隊什麼時候能打下聖都。 “坐吧!”看到自己的兒子來到房間,維素親王很快處理完了手上的事:“你們已經跟科恩見了面吧!還好嗎?” “是的父親,一切都還好,科恩的精神也不錯。”力克親王恭謹的回答:“可怎麼說呢!科恩給我的感覺……他變化太大了。” “人人都得有變化,你們又何嘗不是?”維素親王微笑著:“再說了,在我們這一大家人里,也就出了這麼一個善變的孩子,不多。” “父親,我們從科恩那里領受了任務。”西夫塔親王坐到維素對面:“時間太緊,後備官員應該出發了。” 維素點點頭,拿出兩個卷軸給西夫塔親王。 “這是後備官員名單,你隨時可以去各部司提人,藍色卷軸上的人你可以放心使用。”維素親王小聲對兒子說:“但紅色卷軸上的你就要小心調配了,那是學院方面的後備官員。因為時間關系,他們還沒能經過情報體系的篩選。他們本身也沒有軍隊背景,是直接從學院學習畢業的,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在這些人之中有沒有混進奸細。而軍隊的進軍日期是絕密,如果有人泄露官員調派時間,這個日期就會被敵人知道。” “這事的重要性我明白。”西夫塔親王低頭考慮了一下,想出了一個辦法:“至於學院方面的官員,我會讓他們先集中,就說是戰前訓練好了。當他們明白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上任了。” “你的辦法是不錯……嗯?”轉念一想,維素親王有些吃驚:“科恩的進軍步驟怎麼這麼急切?一時之間就需要這麼多人手?” 力克親王和西夫塔親王相視一笑。 “父親,您還不知道科恩嗎?這個家伙根本就不滿意一般的戰爭手法。”力克親王笑著為父親解惑: “這次他先派了個什麼外交大臣出去,戰爭雖然還沒開打,但科恩實際上已經拿下好幾個城市了。” “他新收的那個……叫利普的?”維素親王恍然大悟:“我就說,他不會收留一個毫無用處的人,還讓我指點這人的社交技巧。” “是這樣,這個什麼外交大臣的一張嘴可比一萬人還厲害。到我們離開的時候為止,利普已經拿下了五個城。”西夫塔親王在一旁補充:“這五個城市連成一線,互相倚重。我們仔細算過,如果強攻的話會至少傷亡五千人以上,再加上戰斗消耗、撫恤、戰後重建等等,我們得花上三十萬金幣。但現在,我們僅僅只花了五萬金幣就拿下了,而且最重要是避免了人員的損失。” “在我看來,這件事的好處還不僅是這些。”維素的手指輕輕敲擊了一下桌面,隨即興奮的站了起來:“好!好樣的,科恩表現是越來越成熟了。” “是啊!都快讓我們不認識了。”力克親王叫苦:“雖然科恩對待我們很熱情,但我是找不回他小時候的影子了。那個隨時隨地都顯得很冒失的小家伙,我心里還真是懷念啊!” “那麼你呢?”維素轉頭看著西夫塔親王。 “我嗎?我只是不習慣讓人叫我親王殿下。”聽到父親的問話,身材壯碩的西夫塔親王愣了一下,然後搖搖頭才說:“這身分變化真大,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沒有准備好嗎?應該說,我們之中誰都沒有准備好。”維素走上前去拍拍兒子的肩膀:“科恩是這樣,我是這樣,你們也是這樣。但我們有什麼好辦法?事到臨頭,還不是要咬緊牙關上?” 兩位親王像是在這個問題上有過溝通,這時聽了父親的話,都在點頭。 “我們也想過了,雖然這是一大串不幸的事引發的,但我們會做好以後的事。”力克親王國答說:“父親,關於職責方面你完全可以放心,我們有信心完成好這一切。” “是啊,跟軍務沾點邊的事我做起來也拿手。”西夫塔親王一向隨大哥:“至於跟科恩的關系,我們慢慢會適應過來的。我們可不是其他帝國里的帝王兄長,一天到晚就想著要奪取王位。” “你能清楚的看到這一點,足見你的長進。”維素欣慰的回答:“其實啊!你們、還有我們大家,以及所有為科恩做事的人,這就是科恩最大的助力。只要我們團結,又不排外,不斷的吸納傑出人才,不斷的為科恩構建雄厚的基礎,那麼科恩就能在這基礎上做出前人所不能做到的事情。” 西夫塔親王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抓抓頭:“這個我倒是沒想過……” “科恩是個很特殊的人,這個不假。他的行事手段和謀略都有他的特點,一言一行常常出人意料,讓人想防都無處著手。”維素笑呵呵的坐下,靠近兩個兒子:“但是你們不能忽略自己的作用,科恩也沒有忽略你們的重要性。可以這樣說,我們所有的人是一個整體,是一把利劍!而科恩,他就是我們的劍尖。” “我明白了!”西夫塔親王兩手一拍:“我們在後面表現得越好,科恩帶給敵人的殺傷力就越大!” “就是這個道理,簡單吧?”維素點著頭說:“但有很多人不明白這一點,他們的勢利眼光只看到了皇帝的榮耀,卻看不到隱藏在皇帝榮耀下的責任與付出。 再往深里想,科恩是個善良的人,他這皇帝難當。每當他做出一個決定,當中的過程都是很艱難的,有時要甚至要在傷害別人和傷害自己之間選擇一個。” “會有這麼痛苦嗎?”力克睜大了眼睛問。 “科恩以前之所以拒絕當皇帝,就是因為他看到了這點。”維素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但眼前這局勢卻輪不到他推辭,也可以說是為了我們大家,他才決定當這個皇帝。而旁人每叫他一次皇帝陛下,就是在他心上多添一道傷痕,所以你們兩位當哥哥的,還是在沒外人的時候叫他科恩,給他一些溫暖好了。” 兩位親王打心里很關愛自己的小弟,連連點頭。 “你們明白就好啊!這些話我不能對別的官員說。”維素歎口氣:“你們兩人是親王,科恩僅有的兩位同輩親人,特殊的地位任何人都不能取代,也只有你們能做到這件事。” “明白了,父親,我們會盡力照顧科恩的。” “至於你們的手下人,也要嚴格的管束才行。科恩和我商量了多次,我們一定要遏止內政體系里派系的產生,不能讓好好的一個管理機構衍生出各種派系來。”說到正事,維素收起了笑容:“軍隊那邊科恩親自來辦,內政這邊我們來辦,一定要把這種苗頭徹底掐掉!底下的官員們眼光看不到這麼遠,思考也不會這麼深,所以單憑解釋和勸導是無用的,一經發現,立即法辦!” “是!”兩位親王同時站起身來,大聲回答自己的父親。 “力克,西夫塔,你們是科恩的兄長,這個改變不了的身分注定了你們要比其他人付出更多,我是你們的父親,我最大的希望就是你們三個人更互相理解,互相扶持。”推素拉起兩個兒子的手,語重心長的說:“科恩很辛苦,多給他關懷,以任何方式體現出來都不要緊,科恩很聰明,他能感受得到。我和科恩的幾位妻子已經商量過了,我們盡量為他營造一個溫馨的氛圍。” “好的,我會注意。” “去看看你們的母親,我們一會吃飯。”吩咐完正事,維素笑著說:“你們還沒有見過四位皇妃吧?我們晚上會見面,可不能失禮。” “知道。” 當天晚上,兩位親王帶著自己的未婚妻和四位內政監督見了面,在飯桌上敲定了一系列的緊要公務。 到最後一道甜點送上之前,幾件直接關系到戰爭成敗的大事已經在國相大人的斡旋下圓滿解決。 皇家的一切都是那麼特殊,就連飯桌都似乎注定了要比普通人家的飯桌承載更多東西。 第二天天還沒亮的時候,等待在皇家學院的幾百名後備地方官員就接到提夫?羅倫佐院長的命令,說是為了讓大家更好的完成使命,要去某個地方進行為期一個月的軍事和政務訓練。 後備官員們沒有廢話,立即就登上了馬車。在一絲曙光中,車隊離開了黑暗城。 但在行進途中卻不允許任何人下馬車,連車窗都不允許打開。出發一天之後,一支騎兵與車隊彙合,有軍官挨著個為車廂里的官員們分發圖紙資料,後備官員們看著手里的圖紙,才明白自己不是去訓練,而是在上任途中。 到了第三天,龐大的車隊又跟各部司的後備官員車隊彙合,到了邊界之後又分為幾部分,分別前往不同的區域。 “難道,討逆戰爭已經開始了嗎?”出了自己的行省之後,有人這樣問隨行的軍官。 “當然,在兩天之前,戰爭就已經開始了!”軍官驕傲的回答著,用手一指天邊那模糊的股股煙柱: “看!那就是叛軍的報警狼煙,在向他們的主子報喪呢!可惜已經晚啦!” 叛軍的防線上,從當天清晨起,幾乎每個城市都有點燃狼煙,股股里還升騰而起,在白天看起來是那麼的醒目。沒到一天的時間,聖都城牆上的衛兵就已經看到了。 傍晚時分,魯曼帶著一干文武大臣上了城牆,雖然臉上擺出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可他心里卻在驚異凱達家族軍隊的戰斗力與攻擊勢頭。不但是魯曼吃驚,連魯曼手下所有的大臣,包括新任丞相在內的人都很吃驚--這支軍隊的戰斗力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攻擊勢頭太猛烈了! 照狼煙傳遞的資訊來看,魯曼精心構築的防禦圈受到了兩面夾擊,外圍防禦圈大多數城市已被攻擊,不少據點被破……可凱達家族哪里來這麼多軍隊?如果要在這麼大的攻擊面上同時攻擊的話,這需要起碼三十萬人的精銳軍隊啊! 魯曼手下的“將軍”們正站在一旁,小聲議論著什麼。魯曼瞄了一眼這群“廢人”,壓制自己想發火的情緒。 “陛下,您也別擔心了。”年輕的丞相把魯曼的反應看在眼里,走過來輕聲安慰:“雖然凱達家的攻勢猛了點,但這情況也是在我們意料之中啊!” “說的是。”魯曼無意識的搓搓手,又看了一眼天邊那連綿不斷的黑煙:“外圍防禦圈的那些城市,本來就是用來消耗的。” “對啊陛下,凱達家族現在的攻勢越猛烈,他們的消耗就越大,傷亡就越多,我們的反擊就會很順利。”丞相淡淡一笑:“到那時候,他們想翻身可就難了。” 魯曼點點頭,輕聲問:“我們的反擊部隊都准備好了?” “聖都附近的十萬鐵騎已經准備好了,就等時機成熟。”丞相靠近了一點:“凱達家族的軍隊到了康森行省就得停下腳步,他們會被堵在康森城下。陛下,我向你保證,凱達家族的軍隊絕對看不到聖都城牆。” “不要這樣說嘛!”魯曼臉上露出一絲殘忍的笑意:“還是要給這支軍隊一個舞台,讓他們漂亮的退出這個時代。” “那可難了,您也說過凱達家族軍隊是擅長防守,這支軍隊要到康森城下,就起碼得打上三十仗。” 丞相很會逗人開心,至少現在他讓魯曼很開心:“連續不斷的三十仗打下來,他們還能剩下幾個人?我們還安排了那麼多小股部隊偷襲敵後,他們這次真的是麻煩了。” “有你在我身邊幫忙,真是好很多。”魯曼欣慰的對著丞相點頭,大聲招呼手下:“回宮,我們得開個會。” 當夜,魯曼和手下將領定下了反擊方案,當凱達家族軍隊的攻擊緩下來,集結在聖都周圍的十萬騎兵就兵分兩路襲敵後路,同時還有一部分步兵協助正面進攻。所有人都認為,經過了外圍防禦圈的大量消耗,凱達家族軍隊的前進步伐會在康森城停下來,對魯曼陛下的這個反擊計劃也充滿了信心。 安排完一切,魯曼在大殿里喝了杯酒走了出來,他將身邊的侍衛趕遠,獨自走在禦花園里。魯曼需要一些獨處的時間好好思考一下,他在想他的對手:科恩?凱達。 第一次見到科恩時,他只看到一個十來歲的普通孩子,單純,甚至有些靦腆。 第二次見面,科恩簡直換了一個人一樣,讓他頗有些驚異。之後,這個人就一次次給自己帶來“驚喜”。但是自己並不擔心,科恩表現得太張狂太銳利,這樣的人不會活多久的。果然,神魔大戰中科恩被當成代罪羔羊。 可是太多不可能做到的事他偏偏做到了,他不但死里逃生,而且還帶回龐大的軍隊,明明把他逼入物資枯竭的絕地卻沒有人餓死。費盡心思終於打探得知科恩的手段時,自己竟然覺得渾身冰冷。好像都是巧合,又好像理應如此,這種詭異的感覺讓魯曼覺得自己永遠都抓不住局勢的關鍵。而在絕對的劣勢下,科恩不僅頂住了壓力,甚至還慢慢的壯大。現在,科恩的力量已經很接近自己了…… 思索著,魯曼來到二女兒的寢宮。而盛裝的麗沙公主和夫婿正在吃晚飯,對魯曼的到來沒有一點准備。 “父皇?”麗沙公主急忙站起來:“您有事嗎?” 魯曼擺了擺手,示意兩人不要客套,然後坐到桌邊,低頭想著什麼。麗沙公主跟自己的夫婿,也是她表哥列卡對看一眼,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魯曼正在想最讓他心悸的對手,太多不可能完成的事,科恩?凱達偏偏都做到了。 “你們兩人成婚也有段時間了吧?”好半天,魯曼才開了口。 麗沙公主低聲回答:“是的父皇,我們成婚已經半年了。” “身為皇家人,就得為皇家效力。”魯曼抬眼看了看列卡:“你有這個覺悟嗎?” 列卡已經不是當年的冒失少年:“一切都聽陛了安排。” “我是這樣想啊!大戰在即,你們兩呢也幫不了我其他什麼忙。但是可以出去走一走,幫我穩定一下後方各個行省的民心。”魯曼把自己的真實意圖隱藏起來:“今晚就動身好了。” “是的陛下。”列卡當然明白魯曼的意思:“我會好好保護公主的。” “我為你們准備好了護衛跟財物。”魯曼用溫柔的目光注視著自己的女兒:“不在父皇身邊時要記得,不要任性胡為,一路上要多加小心。” “父皇!”麗沙公主眼淚汪汪的撲到魯曼懷里:“我不想離開你……” “好了好了,我會沒事的,小小凱達家還不能拿我怎麼樣。”魯曼輕輕拍著麗沙的肩膀:“等戰事平息了,你們就回來。到時候父皇去城外接你好不好?” “那……” “時間不多了,快收拾收拾出發吧!”魯曼加重了點語氣:“車隊在等。” 在幾位投降將領的陪同下,穿著一身正式貴族服裝的利普正站在城牆上,注視著己方軍隊入城。 這位苦命的大使先生終於成功了,但卻是有代價的,他曾因為說錯話而數次被人吊起來毒打,也被人關進過地牢,最危險的一次是在刀頭下被自己人救出來。 但他畢竟是個聰明人,懂得記取教訓,經過初期的磕磕絆絆,他的手法也逐漸熟練。 前有金幣開路,後有雄兵撐腰,在近二十天的時間里,利普憑藉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外加利用多位已投降將領的親筆書信,連哄帶騙連奪叛軍一十七座城市。 魯曼所精心打造,要用來消耗凱達家族的外圍防禦圈實際上已經土崩瓦解,叛軍做夢都想不到,本應該帶給科恩?凱達巨大傷亡的二十來個城市完全淹沒在“外交大臣”的唾沫里。 經過這二十天的艱難考驗,處普的外交手段更加圓滑,現在的他,嘴里吐出顆唾沫星子都能開花,而對方卻還相信他所說的是真話。 但隨著軍隊進城,雖然利普還是一臉的平和神情,但站在他身邊的降將就越來越惶恐。 進城的部隊軍容嚴整,士氣高昂,後勤物資充足,攻城器械完備……有理智的人都看得出來,這樣的軍隊是無法被阻擋的。而自己的投降也只不過是免去一死,實在談不上有什麼功勞。 站在身邊的外交大臣雖然一句話沒說,但投降將領明白,對方的部隊里多一個士兵進城,自己的優勢就減弱一分,那份還想為自己爭取優厚待遇的心意也就淡了很多。 這也是利普邀請他們觀看部隊入城的主要目的,早就有人告訴過他,威脅別人的手段要委婉一點。 科恩?凱達的王旗終於出現在商路的盡頭,利普堆滿笑容的臉上也出現鄭重的神色,他在心中再次核對著這次勸降的幾個目的……城防早已被近衛軍突擊步兵團接管,叛軍投降部隊也交出了武裝在城外紮營,連陪伴利普的叛軍將領都脫下甲胄,換上平常服裝以示降伏,應該沒有問題了吧!“好吧各位先生,我很榮幸的宣布,大家的使命都完成了。”利普轉過身,微笑著對幾位投降將領說:“現在嘛!請各位下去休息吧!應該在不久之後就有新的任命下達給各位。” “怎麼?我們不晉見皇帝陛下嗎?”駐守此城的最高叛軍將領一愣:“這不對啊!我們不晉見皇帝陛下是很失禮的行為。” “各位將軍,我只是一個外交大臣,我可不是禮儀大臣,不能擅自決定誰能晉見皇帝陛下。”利普送上一個無限真誠的笑容:“不過請各位將軍放心,你們的請見要求我一定會向皇帝陛下轉達的。” “這和你先前說的不一樣!”叛軍將領的副官提高了聲音:“我們的晉見請求你是答應過的!你身為貴族難道想反悔嗎!” “抱歉,我認為以您現在的激動情緒不適合晉見皇帝陛下。”利普正色回答:“皇帝陛下不比平常人,身分是何等高貴?在各位證明自己的絕對忠誠之前,能讓各位見嗎?我答應過讓你們見陛下,我也絕不會失言,但我並沒有保證各位能在第一時間晉見陛下啊!放心吧各位,到了我認為合適的時候,我自然會盡量為各位先生安排。” “你這明明就是推脫……”副官還待說點什麼,但利普的侍衛隊長已經站到他和利普之間,這位侍衛隊長手按刀柄,一臉的鄙夷表情。 “別說了。”叛軍將領心里一陣悲涼,伸手拉住了自己的副官:“今時不同往日,我們現在是降軍。” “可是……” “別說了。”將領歎了口氣,目光注視著利普:“外交大臣閣下,我們應該去哪里?” “皇帝陛下也有可能要見見各位,所以我已經為各位在城里安排了住處,那地方絕對的舒適。”利普照舊微笑著回答:“請各位先去休息吧!一有消息我立即通知你們。” 城防交了,武備交了,軍權也交了,幾個叛軍軍官已經無話可說,只有垂頭喪氣的跟著“衛兵”去了新的住處,從此與自己的部隊告別,並且老死不相往來。 等著幾位投降將領下了城牆,一直沒說話的聯絡官一轉身沖利普豎起大拇指,利普也沖聯絡官豎起了大拇指,在這段勸降的日子里,聯絡官和副外交大臣已經成為利普的左右手跟好朋友。最後,三個人在笑聲中下了城牆。 “這二十天來,我們過得是什麼日子啊!但這個尾聲總算是干得不錯。”副手長籲一口氣:“每次一進城門就被他們用武器指著,一直到最後的卑躬屈膝,他們怎麼都一個德行?” “能完成這個艱巨的使命,都是皇帝陛下知人善用的結果。”聯絡官笑笑:“是不是?我的外交大臣。” 利普笑而不答,關於他自己的事,那是只能意會不能言傳。三人又說笑幾句,走到城門下站定,等著科恩?凱達的馬車進城。 不一會,科恩?凱達的馬車在城門前停了下來,護衛在旁的岩石面無表情的沖利普一揚頭:“長官要見你。” “是的!”利普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幾步登上這輛配有十六匹禦馬的巨大馬車,站到門前小聲通報:“少爺,利普晉見。” 立即,一位精靈魔法師開了車門,先用謹慎的目光上下打量他幾眼,這才放他進去。 “不穿這東西也不見得會失去威儀,穿我的盔甲不行?” “不行,皇帝陛下不能穿著盔甲出現在大家面前。” 這就是利普聽到的第一句對話,他驚訝的抬頭,看到白影手頭抱著一套華麗服裝,臉上顯露出堅決的表情,正要科恩脫下盔甲。 “兩個人又頂上了。”心里這樣想著,利普跪下見禮。 “起來吧!”隔著一面齊胸的屏風,科恩沖他點點頭:“你現在身為外交大臣,也應該多點威儀,以後在非正式場合就免跪了。” “是的少爺。”利普心里明白,這是少爺對自己這次完成使命的一個嘉獎,於是滿臉歡喜的站起來。 “你這次干得不壞。”科恩看了他一眼:“十七座城,經曆了不少驚險場面?” “都還好,沒誰真敢對我動刀動槍,畢竟我後面有軍隊撐著呢!”利普當然不會提那些不愉快的事,恭敬的回答說:“不過那幾座沒有被勸降的城市怎麼樣了?真的打起來了嗎?我很擔心這個。” “那幾座死城,不用費工夫,留了點部隊圍而不打,等我騰出手再收拾他們。”科恩又看看白影,轉頭問利普:“你覺得我現在穿什麼好?” “這個……以少爺現在的身分。”利普看了一眼白影,狠狠心一咬牙:“為了彰顯國威,少爺還是穿套裝合適。” “那麼理由呢?”科恩饒有興致的看看他:“你不是在學別人說話吧?” “少爺現在是一國之君,目光深遠、俯視全國,戰場勞碌自然有各位將軍代勞。”少爺一考問,利普腦門上的汗立刻就出來了:“再說了,少爺身穿套裝就是對整支軍隊的信任,有無敵的軍隊在身邊,少爺又何需穿盔甲呢!” “你這張嘴倒是進步了,希望你的心智也有長進。”科恩淡淡一笑:“好,你這幾天就留在我身邊,睜大眼睛看著。” “是!” “穿吧穿吧!”科恩搖頭晃腦的看著白影:“不過要說好,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龍族八在長老親手制作的套裝,更花費無數心血加持了魔法。”白影義正詞嚴的回答:“這是整個龍族的心意,你准備拒絕嗎?” “有這樣的工夫做套盔甲多好?”科恩笑嘻嘻的舉起手,讓隨身魔法師解除穿著的盔甲:“雷這人也太不會做事了。” “怎麼說你才好?這是曆代族長的……”白影沒好氣的一癟嘴:“便宜都讓你一個人占了,還桃三揀四的!” “誰讓我是一個皇帝呢?”科恩套上衣服,雙手做擁抱天空狀:“現在還是一個瘋子……” 白影顯然是生氣了,再不理會科恩,一邊為科恩穿衣服,一邊小聲跟貼身伏待科恩的魔法師交代著什麼,而馬車也在一陣輕微搖晃中停了下來。 “少爺,您穿這衣服可比穿盔甲威風。”利普看著換裝後的科恩,由衷的贊歎著:“真是好看。” “少在我這耍嘴皮。”科恩哼了一聲:“去看看,參謀官到了沒有?” “回稟陛下,總參謀官到了,在等您。” “我們前面應該是康森城了吧!”科恩拿起配劍掛上,仿佛是自言自語:“聽說這就是什麼內線防禦圈了……走!” 步下馬車,科恩帶著一群將軍上了城牆,除了第一軍團的各位指揮官,還有負責情報的總聯絡官與親王派來負責第一軍團物資的後勤官。 “各位,到現在為止,我們的部隊還沒見血,但前面這個康森行省就得真刀真槍的干一場了。”科恩站到一張覆蓋著紅布的台子前,看看手下的將領,沒有一句客套話:“打開,讓我們來看看叛軍的布置。” 一個少校應聲上前揭開台子上的紅布,一座康森行省的全境沙盤顯露出來,高山河流、城市平原都做得惟妙惟肖,在場的將領們都是看過無數次地圖的,一眼就認了出來,齊聲“哦”了一聲。 “康森行省,這是我們通向聖都的必經之路,一場硬仗。”總參謀官站到前面,為大家解說:“叛軍康森行省的防禦以康森城為中心,總兵力大概是五萬,我軍一部現在已進入康森行省的原野,主攻部隊後天可以抵達康森城下。” “聯絡官,說說叛軍的兵力布置。” “是的陛下。”小個子的瑪法回答一聲,從後面站出來:“在開戰之前,我們終於知道全部叛軍的總兵力是三十五萬。” 軍官們愣了一下,驚訝全寫在臉上--科恩以十五萬的兵力攻擊三十五萬叛軍,做出這個決定需要很大的勇氣。 “叛軍外圍防線近十萬人,通過外交官的努力,光我們這一線就瓦解了近五萬,至於其他的叛軍,就得來硬的。”瑪法話一轉:“內層防線十萬人,我們即將和他們遭遇,這些部隊應該是叛軍的精銳。餘下的聖都守備部隊大概五萬人,叛軍還准備了兩三個反擊用的軍團,就在聖都附近。我們下一個目標康森城,聚集了大概四萬叛軍。” “目前的形勢就這樣,而我們需要保持一個完整的軍團殺到聖都。”科恩接過話:“大家好好看看這地形,說康森行省是聖都的軍事屏障並沒有誇大。我們這邊通路不好,兵力調動不很靈活。但叛軍一方是恰好相反,不但陸路好,連水運都很發達。康森城城防堅固,兵力又夠,一旦我軍攻勢受阻,他們從聖都出來的騎兵就會抄我們的後路。康森城距離聖都--只有四百里。” “所以說,時間是關鍵?”一個上校軍官發問:“陛下,我們要在多少時間拿下康森城?” 科恩看了一眼卡羅斯,總參謀官心領神會的回答說:“兩天。” “兩天?”各位將領心頭默算了一下:“那我們部隊的傷亡會很大。” “既然是在打仗,傷亡在所難免。”科恩指著沙盤說:“雖然叛軍總兵力多,但是總不會一起出現在我們眼前。如果我們靈活一點,爭取到廣闊的空間,就能打時間差,把他們各個擊破。我們是在進攻沒錯,但你們心里要有准備,說不定會有很慘烈的戰斗。” “是!”所有的將領同聲回答,他們跟著科恩南征北戰,對科恩的判斷和命令從沒二話。 “後勤怎麼樣?” “保證把物資送到軍隊手里。” “情報?” “隨時保待通聯!” “好!我們後天到達康森城,之後用一天的時間來准備攻城,第三軍團的部隊保護側翼,第一軍團發動攻擊。”看各位將領都領會了作戰意圖,科恩開始下達命令:“聖都的叛軍會伺機而動,計劃有可能會更改,所以你們不但要做好用兩天時間拿下康森城的准備,實際做戰時還要特別注意我的命令。” “是!” “不用擔心,我們在這麼短約時間里點燃近二十個城市的狼煙,康森城早就嚇破膽了。”科恩哈哈一笑:“各位,聖都城下見,一個也別少。” “是的陛下!”十來個高級軍官齊聲回答:“聖都城見,一個不少!” 科恩轉身就走,卡羅斯急忙跟上。 “第二軍團出發了沒有?”走在城牆階梯上,科恩小聲問。 “昨天晚上有消息傳來,說是會在今天准時出發。”卡羅斯回答說:“因為您批准了海爾特軍團長的請求,所以他顯得特別興奮。” “是嗎?那以後得多憋他些日子。”科恩輕聲一笑:“命令第三軍團隱蔽前進,在第一軍團兩翼展開,我們要送一份大禮給聖都的那些狗崽子。” “是的長官。”說到這里,卡羅斯少有的結巴了一下:“我說長官,要在兩天之內拿下一個守備完好的城市,這代價是不是過大?” “是很大,所以我向大家說了,要特別注意計劃的改變。” “難道長官您的目標是……”科恩的話把卡羅斯嚇了一跳:“是聖都那十萬反擊部隊?” “你的確能體會我的用意啊!”科恩淡淡一笑:“這十萬騎兵一垮,叛軍僅餘的那點斗志也就沒了。” “可長官的計劃是……” “第三軍團呢!”科恩臉上保持著微笑:“也是時候讓莫亞出出風頭了。” 卡羅斯若有所思的點著頭:“是莫亞軍團長啊……” “覺得遺憾嗎?”科恩拍拍卡羅斯的肩:“那我讓你第一個進聖都好了,你這體重對投石車來說不算什麼。” “長官,我蹲在投石車上有損軍威……” 第一軍團的近衛軍部隊連綿不絕的打城牆下經過,士兵們都抬頭向這邊看過來,因為行軍途中有禁止講話的命令,所以士兵們在經過時全部是無聲的行禮。 雜亂的馬蹄聲中,全身被盔甲包里的軍人向皇帝陛下顯露出無限崇敬的眼神。 科恩停下腳步,一邊鄭重其事的向經過階梯下的部隊還禮,一邊問:“卡羅斯,聖都的夏天很美麗,你懷念嗎?” “怎麼會不懷念。”卡羅斯的話停頓了一下:“陛下,您還欠我一個舞會。” “等著吧!事情多著呢!” 皇帝陛下的命令以極快的速度傳到第三軍團,莫亞軍團長在第一時間施行,於是,很久不曾出現過的怪異現象重新出現在康森行省。 “在最短的時間里抵達作戰區域,做好一切准備!” 此命令一下,第三軍團化整為零,以團營為單位,各顯神通向自己的目標區沖去,士兵們扛著自己的武器和三天口糧,跟著自己的長官,瘋了一樣的狂奔。 各部隊的行單線路全是一條直線,逢山爬山、遇林鑽林,早把後勤系統遠遠的拋在後面,同時也超過了第一軍團的前鋒。 在第一軍團大部隊抵達康森城下為止,第三軍團已經在第一軍團兩翼構築了堅固的防禦地帶,所有部隊隱匿待命,偵察系統全員出動--就等著叛軍送上門了!因為第一軍團的工兵團提前完成了攻城准備,所以科恩?凱達決定提前進攻。 而與此同時,叛軍指揮部斷定凱達家族軍隊已經被大量消耗,集結在聖都附近的叛軍反擊力量已經出動。 第三天清晨,康森城下。 康森城,已經被凱達家族的軍隊圍了一夜,城里的人渡過了一個不眠之夜。 早已升起的魔法屏障雖然在散發著柔和的白色光芒,但卻不能給守衛者一點信心,叛軍士兵們心驚膽戰的站在城牆上,注視著那薄霧後面的恐怖景象--那一片黑色的海洋!為了鼓勵士氣,康森行省新任總督打開府庫,把一箱箱的銀幣抬上城牆,每個士兵三十枚。就連城里的普通居民每人都領到五枚,幾乎是見者有份。 “凱達家族不算什麼。我們不怕!我們有武器、我們有力量、我們是軍隊!” 督戰隊的軍官爬上高處,向所有人狂噴唾沫:“我們要守護皇帝陛下、守護這座城市、守護我們自己!為了皇帝陛下、為了我們自己、為了美好的明天--戰斗吧!” “戰斗啊!”叛軍們揮舞著錢袋,這種富有的感覺真是太好了。 “兄弟們……到明天,每人再發三十個銀幣!”軍官們向人群大把投擲銀幣:“守住啊!守住一天,就等於辛苦五年!” “守住!守住!守住!”混亂中,督戰隊的人帶頭高喊,巨大呼喊聲煽動著士兵情緒,明亮的金屬光芒迷惑了士兵們的神智,士兵們跟從了,開始呼喊起來。 軍官們揮著手:“握緊你們的武器--殺他媽的!” 叛軍士兵們鼓起斗志:“殺他媽的!” “上城牆去吧!”看時機成熟,軍官高喊:“告訴科恩?凱達那個雜種--我們不怕!” “上城牆--我們不怕!” 不大一會,四面城牆上都響起叛軍囂張的呼喊聲,倒還有點聲勢。 叛軍軍官們起頭喊:“科恩?凱達--” 叛軍士兵們跟著叫:“你這個雜種--我們不怕你!” 城牆下,淡薄的霧氣之中,數萬身著黑甲的士兵安靜的站立著,巡視的軍官檢查著手下的裝備,所有人對城牆上的喊聲充耳不聞。 突然,中軍營帳響起幾聲長長的號角,整支軍隊立即變得精神振奮,哪怕是再普通的士兵,在聽到號角聲之後眼神都變得凌厲起來。 內穿黑甲,外套罩衣的近衛隊員出現在營門處,前隊幾十匹矯健的戰馬一路奔馳,沖到城邊一個小山頭上。 近衛隊長岩石那巨大的身體跟著出現,他和手下圍成一個圈子,護衛著幾匹健馬上了山頭,後面跟著一群參謀部的軍官。當他們到達山頭,近衛隊員兩邊一分,騎著一匹黑色的戰馬,一身黑色禮服的科恩?凱達,出現在數萬將士面前。 “皇帝陛下駕到--” “萬歲!萬歲!萬歲!”無數雙握著武器的手在晨風中搖晃,就連康森城那無比堅固的城牆,此刻也在這怒濤般巨大的呼喊聲中微微戰栗,城牆上的叫囂也已停止。 “我光榮的土兵們!”在呼喊停止下來、整個原野寂靜無聲之時,科恩的喊聲響了起來,傳音魔法讓這聲音清晰的回響在康森城外:“在你們面前的這個城市--叫什麼名字!?” “康--森--城!”數萬個洪亮的聲音在回應著。 “沒錯,就是這地方!”科恩?凱達一揮手:“自從成為我軍隊中的一員,你們經過了那麼多戰爭殺戮,受了那麼多的苦難,家人、朋友被傷害,國家被篡奪!歸根究底這都是叛逆的所為!在今天,我們複仇的一刻終於到了!” “是的陛下!”土兵們呼喊著,眼睛里燃燒起火焰。 科恩那兩道如同閃電一般明亮的目光在隊列中掃過:“從今天開始,你們已經不再是我科恩?凱達的私人部隊!你們是屬於我斯比亞帝國的光榮軍人!以這樣的身分去戰斗……你們高興嗎!?” “是的陛下!”無數長槍舉向天空,巨大的聲浪襲向四方。 “你們即將與凶惡的敵人戰斗、即將與這座城市戰斗!是贏得勝利走向輝煌,還是輸掉一切背負恥辱,這樣的結果只在一線之間!”說到這里,科恩忽然縱馬沖下山坡,奔馳在隊伍前列,嘴里大聲喊著:“怎麼樣?你們--興奮嗎!?” “興奮!興奮!”黑色的海洋起伏著,火焰越來越盛。 “嗆!”的一聲,縱馬疾奔的科恩抽出長劍,嘴里大喊一聲:“全軍--戰斗准備!” “樓車准備完畢!” “擋箭車准備完畢!” “發石車准備完畢!” “攀牆車准備完畢!” “弓箭部隊准備完畢!” “魔法師部隊准備完畢!” “很好!我--科恩?凱達,以斯比亞帝國皇帝的名義在此宣布……”科恩一拉缰繩,座下戰馬一個人立:“斯比亞討逆戰爭--開始!” “殺!” 轟的一聲巨響,第一塊石頭砸在康森城的城牆上。 城牆上的叛軍士兵早已喊不出來,在他們驚慌失措的眼里,那清晨的天空已被巨石羽箭所占據…… 下期預告: 雙軍對峙,各逞奇謀,感覺形勢大好的魯曼一方,渾然不知科恩是以更高一等的角度俯視這場戰爭。 疾如風,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科恩運籌帷幄,將他的軍隊演出最高等的戰爭美學,即使精明如魔將,也被這場戰爭的真意所驚駭。 八面網七,後援斷絕,黑暗軍一口氣把魯曼從金色王座上打落到泥穢的泥潭里。對于魯曼群黨最後依靠的聖都,科恩又如何在最小傷亡的前提下,漂亮的取得最終勝利?久違了,聖都。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沒有硝煙的戰爭     下篇: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