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康森城下的薄霧已經散去,一組組體形巨大的投石車、巨弩車在原野上顯露出來,它們正面向城牆整齊的排列著,其數量之多,足可以讓守城的叛軍心底發涼。 “各投石車陣地注意——攻擊准備!”指揮戰位上,傳音魔法讓指揮官的口令清晰的傳到每一個陣地上。 陣地上的軍官號令一聲,士兵們立即動作起來,絞輪“卡卡”飛轉,繩索“吱吱”亂響,直指天空的堅韌木臂在向大地彎曲,巨大的石塊已經放置完畢。 “投石車——攻擊!” 在康森城城牆外,黑暗軍隊一共設置了八個投石車陣地,在這一聲號令之後,同時飛出的巨石共計一千二百顆! 而康森城的防禦魔法屏障壁只能防禦魔法,對這種純物理攻擊愛莫能助。 漫天的飛石呼嘯著奔向城牆,破碎的石片四下飛揚,直砸得城牆上的叛軍鬼哭狼嚎,幾處城門衛所更是打擊重點,一眨眼的工夫就被砸得千創百孔。 一輪發射完畢後,操縱投石車的士兵不待長官下令,立即開始再裝填。雖然他們只是普通士兵,但他們在戰前進行過完善的訓練,動作非常嫻熟。 為了這次戰爭所需要的裝備,矮人族的工匠可是忙壞了。科恩在落跑之前曾經給出了各種武器的圖紙,今天使用的攻城武器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處於運輸狀態下的投石車可以分解偽裝,看上去就和一輛加蓬馬車沒什麼區別,進入戰區之後,五個人只用一刻鍾的時間就可以組裝調試完畢。因為是在工場里遵循嚴格的標准統一制造,所以從根本上就避免了各輛投石車打擊威力不同、射程長短不一的毛病。 每輛投石車只需要三個士兵操作,一人負責絞輪與瞄准發射,兩人負責裝填,發射所需要的石頭由後勤馬車直接送到戰位上。這比其他帝國的投石車少用了五個人,但發射效率卻提高一倍還不止。 在矮人工匠手中,這些武器被再次修改,最終制造出來的武器完全滿足科恩的作戰要求——突然、猛烈、持續! 康森城那看似威武的城牆,戰戰兢兢的經受“巨石暴雨”的洗禮,叛軍士兵們躲在城牆後面,連頭都不敢抬,再也沒了叫囂“我們不怕”的勇氣…… 雖然躲得不錯,但偶爾還是有堅硬的石頭擊穿相對薄弱的垛口,順帶把幾個叛軍砸成肉醬。 不到一會,十輪攻擊完畢,城牆上的垛口基本上已經被打平,放眼望去,目光所及的地方不見一個活物。這時候,科恩也帶著總參謀官來到指揮位置,這位皇帝陛下向指揮軍官做了手勢,走上去接替了他。 卡羅斯用手輕碰指揮軍官的手臂,悄悄說:“學著點。” “第一、三、五、七陣地待命!第二、四、六、八陣地提升半個刻度!”科恩站在指揮位,嘴里大喊一聲:“十輪急速攻擊!” 半數投石車開始延伸攻擊,黑呼呼的石頭幾乎是擦著牆頭掠過,接連打在城內緊靠城牆修建的建築上。 這些建築可遠不及城牆堅固,一時間,城里房倒屋塌、號哭震天,待在房間里散亂的叛軍頂著一身浮塵,三三兩兩的沖到街道上,開始向城里逃散。 街道上的叛軍督戰隊費了很大勁才穩住局勢,可黑暗軍隊又一輪石頭丟過來,城里再次混亂不堪。 “皇帝陛下想用投石車攻擊什麼?”黑暗軍隊指揮部里,當值指揮官正輕聲問卡羅斯:“不怕傷到平民嗎?”“多用點腦筋揣摩,陛下是在找叛軍的投石車。”卡羅斯面色如常的指點著缺乏攻城戰經驗的軍官:“凡是這種戰斗,城牆附近的民房一定被軍隊徽用,這樣的攻擊傷不到民眾。” 又是幾輪攻擊過後,城牆附近完好的房子僅余半數,叛軍囤積的物資遭受巨大損失,油桶被打裂,火油流得到處都是,一捆捆的羽箭被砸得奇形怪狀,受到驚嚇的馬匹拖著馬車在街道上狂奔不止…… 數萬顆石頭從天空中呼嘯而至,每一塊地皮上都遍布彈坑,黑暗軍隊這種密集的攻擊不是要攻下這座城市,他們是要毀滅城市! 終於,叛軍指揮官決定還以顏色,幾百具形狀各異的投石車被推上戰位,裝石發射。 按說這些投石車的數量不算少,質量也還過得去,但在城里發射就要受狹小空間相近在咫尺的城牆影響……叛軍丟出的石頭,全都有氣無力的掉在黑暗軍隊的陣地前面,除了在泥地上留下一個個深坑之外,什麼用都沒有。 但叛軍投石車的大體位置卻被空中的翼人偵察兵發現,情報立即送到指揮部,科恩眼一掃,在心里計算出調整數據。 “第一陣地左加五、前加三;第三陣地右加一、前加四;第五陣地前加六……”科恩快速下達命令,然後把手一揮:“十輪急速攻擊!” 黑暗軍隊里,另一半閑置的投石車立即發威,呼嘯的巨石飛上天,與叛軍投石車丟出的石頭擦肩而過,下一刻就從天而降,打得叛軍投石車陣地上一片狼藉! 眼看著一輛輛投石車被打成木柴,叛軍指揮官急忙下令:“快撤——把投石車推回去!” 可現在的陣地上,除了縱橫穿梭的石頭就是四下逃竄的叛軍士兵,哪有人敢頂著雨點一樣的飛石去推動那笨重的玩意?投石車不是三、五個人就能推走的,更別說現在的陣地上布滿了雜物…… 科恩再下達了一次命令,轉身走下指揮戰位,對一旁的指揮官點點頭:“接著砸,砸到叛軍連內衣都丟不出來為止。” “是的,陛下!”指揮官把胸一挺:“您就瞧好吧!” “告訴後勤,石頭絕不能斷。”說到這里,科恩回過頭去看看遠處的城牆:“你們把這四面的城牆全給我拆了——先用亂石把城門外的通道堵上,然後再和他們慢慢玩。” “是的,陛下!” “總參謀官,你吩咐下去,讓各支遠端攻城部隊輪著上。”科恩再轉身看著卡羅斯:“給投石車准備的新玩具到了沒有?” “您是問那些特殊石頭嗎?”卡羅斯回答:“下午就到。” “我很期待。”科恩淡淡一笑,最後對指揮部里的人說:“你們慢慢來,我可一點也不急。” 走出指揮部,科恩直接返回中軍營帳,一路上悠閑的哼著小曲,神態非常輕松,旁人竟看不到一點戰爭期間應有的緊張情緒,就好像對這位皇帝來說,戰爭已經結束了。 當卡羅斯安排好一切、進入營帳的時候,正好看到自己的皇帝陛下圍著一張地圖轉圈。 “你來得正好。”科恩連頭也沒抬,依然專注的看著地圖:“卡羅斯,把第一軍團的騎兵從營地中抽調出來,趕往這個地方待命。”卡羅斯湊上去看著地圖:“這里是……這里不是第三軍團後方嗎?” “是啊!第三軍團防禦陣地後方。”科恩點頭說:“大概要五個近衛騎兵團。” “我們是去支援第三軍團?”卡羅斯不解的問:“那麼這里呢?抽調了兵力,這里怎麼辦?” “這里有投石車攻擊、有突擊步兵預防叛軍反撲就夠了,騎兵用在這里很明顯,是大材小用。”科恩臉上露出一絲溫和的笑容:“卡羅斯,我們的目的是消滅叛軍,而不是圍著這個死城白白的浪費青春。” “明白了,我立即安排抽調部隊。”卡羅斯明白老板當上皇帝之後心情不好在裝怪,但也只能在心里暗自歎口氣,嘴上極力配合:“我說長官,這跟青春有關嗎?” “這是我發自內心的感觸。”科恩呵呵笑著:“我突然發現自己有做詩的沖動……” “饒了我吧!長官。”一聽科恩這話,卡羅斯馬上認輸:“早在皇家學院的時候,我的文學就是零分。院長大人對我的評價是——此學員行為惡劣,竟然用軍事報告冒充詩歌。” “那麼你的畢業一定就充滿了懸念,皇家學院可不是善良之地。” “是啊!幸好我還有一向刻苦的評價,此外武備科目是全優。”卡羅斯抓抓頭皮:“其實最重要的一次是我在街上大動拳腳,抓住了幾個為害地方的地痞……” “啊!激烈嗎?” “當然啊!對方可是一個團伙,而我是孤膽英雄……” “兩位。”一旁站著的白影實在看不下去了,不得不出來提醒這兩個行為惡劣的男子:“你們專心一點好不好?” 兩個人把頭轉向白影,神情都有點迷惑。 “我們身處軍營,現在好像還在打仗。” “沒有打仗。”兩個行為惡劣的人異口同聲說:“敵人沒打,只有我們在打敵人。” 白影氣結,連做三個深呼吸才穩定了自己想揍人的沖動:“聖都的叛軍出動了——有一位長老自高空看到行軍的騎兵部隊。” “是嗎?你們的長老都很悠閑啊!”科恩對她有些不滿意:“怎麼你現在才說?” “因為我也是剛剛知道。”白影一點也不害怕,大大方方的回答:“就在你們討論詩歌的時候,長老從營地上空經過。” “卡羅斯,打起精神做事吧!中午要運來的特殊石頭直接送去第三軍團。”科恩的一根手指戳到地圖上:“而我們抽調的部隊要趕到這里,立即行動。” “要開作戰會議嗎?” “幾個聯隊長和騎兵團長,還有後勤部主管參加就可以了。” “是的,長官!”卡羅斯行了個軍禮,跑出了帳篷。 圍城的遠端打擊部隊繼續攻擊,康森城叛軍指揮部里一片愁云慘霧,守城部隊傷亡數字不斷上升,物資損失也很可觀。因為缺乏相應打擊手段,他們只能安慰部下,希望敵軍步兵早點攻城。 然而一個白天過去之後,他們所期盼的步兵攻城戰並沒有出現,而叛軍一線的士兵幾乎被石彈的呼嘯聲逼瘋。 這樣的打法讓康森城的叛軍指揮官有些迷惑,按照攻城戰慣例,投石車最多進行三個鍾頭的攻擊,然後就輪到步兵上了,這是因為投石車經不起大強度的頻繁發射,另一方面,進攻部隊也得顧及敵方的援軍…… 如果不能在援軍到達之前拿下城市,就會陷入兩面作戰的危險局面。 而科恩。凱達也算一個有作戰經驗的指揮官啊!怎麼會在這種事情上犯錯。是不是有其他的陰謀?但他手上的那點軍隊,撐死也玩不出什麼花樣來啊! 其實,不但是叛軍方面迷惑,連黑暗軍隊里的那些資深軍官,他們對皇帝的作戰思想也有些費解…… 到應該吃晚飯時,投石車的攻擊停止,攻擊由巨弩部隊和精靈弓箭手接替。士兵們抓緊時間維修保養器械,准備著明天的戰斗。 總參謀官也已經從圍城部隊中抽調出兩個騎兵團,下午運來的物資有大部分直接轉運第三軍團。 正式的作戰會議在晚飯時召開。 科恩長官就是怪,越是重要的會議,場面就越是輕松隨和。而長官當上陛下之後也沒有改變多少,參加會議的軍官照例不需要解下武器就可以進帳,照例是圍坐在一張超長餐桌邊,唯一不同的是各人面前擺放了食物和飲料。 侍衛一聲通報,身著禮服的皇帝陛下從內帳走了出來。軍官們連忙站起,有的叫長官好,有的叫陛下晚安,鬧了個手忙腳亂。 “都來了,精神不錯嘛!”科恩陛下也不生氣,微笑著和大家打招呼:“都坐下吧!沒必要這麼客氣。” “以前是長官,可現在是皇帝陛下了。”騎兵聯隊長是總參謀官的戰友,屬於老字號的軍官,比後來黑暗行省培養的軍官更看重禮節,這時站起來回話:“我們可不能亂叫了。” “這里是軍隊,我既然待在這里,那麼我唯一的身分就是你們的指揮官,我們是一起浴血奮戰過的伙伴,世俗的虛名在我們的情誼面前是蒼白的。”科恩笑著回答:“再說了,我以後被政事弄得心煩了,還打算到軍營來避難呢!你們這麼在意稱呼,我還怎麼來啊?” 這名聯隊長指揮打仗一流,可嘴上的功夫不及卡羅斯的十分之一,再說軍人生性直爽,又被長官誇獎,當下也不再說什麼,笑一笑坐下。 “好了,我們說點正事吧!你們對今天的攻擊行動有點奇怪是嗎?”科恩掃了一眼在座的諸位軍官:“隨便說。”突擊步兵今天沒機會上場,他們的聯隊長立即站起來回話:“是的,長官,我們想知道你僅以遠端攻擊的目的以及整個作戰意圖,攻擊行動不能老把我們晾在一邊啊!” “不要急,攻擊已經開始,你還怕沒事情做?”科恩站了起來:“這就是叫你們來開會的目的,我們的攻擊一層開就不會停止——我們要一鼓作氣的打到聖都城下,橫掃這四百里縱深之內的所有叛軍!” 如果這些不是長久跟隨科恩的軍官,科恩話里表達的意思會令每個人大吃一驚,但在座的所有人,聽到這話只是略微感到意外而已。 總參謀官向站在旁邊的侍衛微一點頭,一幅巨大的布幔就在科恩身後拉開,顯露出帝國全境地圖。 “各位,我在這里告訴你們,我們今天這樣的攻擊方式至少還會持續兩天。”科恩走到地圖前,回身對各位軍官說:“這樣做的最根本目的,是要盡可能的把叛軍吸引過來——我們是在為第二軍團直撲聖都創造條件!” “原來是這樣……”軍官們互看幾眼,神情也逐漸興奮起來。 “我們整個作戰計劃是根據叛軍的計劃調整的,在叛軍的計劃里,康森城是個關鍵,是他們預定的決戰之地。”科恩接過侍衛遞來的長棍,指著地圖解說:“而在我們的計劃里,包圍康森城只是煙霧,真正的決戰之地是第三軍團構築的兩塊防禦陣地。” “第三軍團能守住嗎?”一名軍官急切的問:“叛軍增援部隊不會少。” “他們的增援部隊當然不會少,而迎戰的可不止是第三軍團。老實說,我並不擔心他們守不住,我只擔心他們的突擊力量不夠,吃不下這十萬叛軍。”說到這,科恩臉上的表情很慎重:“所以,第一軍團將抽調五到七個騎兵團,秘密增援第三軍團。” “那康森城這里呢?” “這里交由步兵負責,做出隨時進攻的架勢,不斷發起遠端攻擊。”總參謀官站起來說:“當叛軍增援部隊被解決之後,他們就只有投降一條路。” “明白了。”騎兵聯隊長興高采烈的問:“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因為這是決定性的一戰,所以情報必須要保密,後勤上也要有保證才行,好在我們還有兩到三天的時間准備。”科恩用手里的長棍指指地圖:“今天早上的情報指出,叛軍的十萬增援騎兵已經出動,是來找我們的——到明天這個時候,他們就會跟第三軍團接火,而以第三軍團的實力,是絕不會讓他們跨過防線的。他們一被粘住,另一方向的第二軍團就能像觀光一樣前進。” “十萬!是騎兵嗎?大場面啊老板!” “身為帝國軍人,面對這樣的戰斗實在是熱血沸騰啊!” “帶上我吧!老板——我還沒有勳章呢!” 軍官們眼中流露出激烈的渴望,白影看在眼里,心里覺得自己不是待在軍營而是在土匪窩。 “不要廢話,這次戰斗舉足輕重,誰也不能大意!”科恩用長棍敲敲桌子:“我們最終目的是讓第二軍團以雷霆之勢殺到聖都城下,給叛軍士氣造成難以挽回的打擊!而在這個時候,他們會在聖都點燃狼煙。不管康森城的情況怎麼樣,情報傳到這里,你們也給我點上狼煙……前後狼煙一起,我們就對叛軍增援部隊下殺手!此後一鼓作氣,兵逼聖都!” “是的,長官!” 軍官們站起身來,哄然回應著,但總參謀官閣下卻還保持面色冷靜,他心里明白,皇帝陛下嘴里說出的並不是計劃的全部——或者說,這只是計劃里注定要改變的那一部分。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討逆之戰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