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身為第三軍團指揮官,莫亞准將這兩天忙壞了。 根據科恩陛下的命令,第三軍團在距離康森城一百里的地方構築防線,因為情報上有敵軍數量及兵種的詳細介紹,所以這兩塊針對性的防禦陣地耗費了全軍上下大量的精力——步兵阻擋騎兵,這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從軍官到士兵,第三軍團里每個人都把自己的智慧發揮到了極限,一條防線、兩塊陣地,耗盡了數萬將士的心血。 軍團參謀部在陣地選址上大傷腦筋,最後在通向康森城的必經之路上選定了這里。 這是一片狹長的原野,周圍被山嶺包圍,前方三十里處就是通向聖都的大峽谷,一條從聖部附近經過的寬闊河流從峽谷中出來,把原野一分為二,叛軍肯定會保護著物資從這里經過。 防禦陣地也被河流分成兩塊,各自防禦河岸至山邊的距離,左邊陣地寬五里,右邊陣地寬三里,縱深八里。到目前為止,地面上看不出什麼異狀來,但地面以下機關重重,陷阱密布。 工兵還在陣地後方搶修了十幾座浮橋,供兩個陣地調集兵力用。陣地之後就是第三軍團簡陋的野戰營地,所有的後備兵力在這里,包括莫亞准將手里唯一的突擊力量——兩個騎兵團。 其他的部隊,包括野戰步兵、突擊步兵、特殊戰斗團、偵察團都已經進入陣地,工兵團現在還在地下拚命的挖。 已經是第三天了,莫亞准將帶著副官穿梭在各個陣地之間,細心檢查著防務,順便鼓勵士氣。 “長官——莫亞長官!”衛兵在上面叫。 一身普通軍官制服的莫亞答應一聲,從地道中爬出來,抖抖身上的泥上走了過去。 “莫亞長官,科恩長官來了。”衛兵雖然壓低了聲音,卻難以掩飾自己的興奮:“他在營地呢!” “知道了,注意保密。”對於皇帝陛下的突然到訪,莫亞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當莫亞回到營地的時候,科恩陛下看著他一個勁的笑,就連一向不大開玩笑的總參謀官也跟著笑。莫亞不明就里,因為有白影在,當場鬧了個大紅臉。 “我說莫亞啊!你好歹也算是個准將軍團長,很多事情應該放手讓屬下去做啊!”科恩對白影做個手勢,白影轉身去拿來一條毛巾,科恩幾步走過去,親手遞給他:“看看你這臉,花成什麼樣子了。” “我視察陣地去了。”莫亞不好意思的笑笑,接過毛巾使勁擦著臉:“這些事情很重要,我不親自看看心里沒底。” “你的近衛呢?”科恩眉頭一皺:“長官灰頭土臉的,近衛們都是干嘛吃的?” “近衛啊!我把他們下放當低級軍官了。”莫亞憨厚一笑:“現在的形勢這麼緊張,他們的軍事素質又都不錯,留在我身邊多可惜。” “你……”科恩瞪著莫亞,最後還是無可奈何的歎口氣,轉頭叫:“岩石!” “到!” “近衛營里調一隊士兵給莫亞准將,再從皇家近衛隊調撥五十名預備隊員貼身保護莫亞准將。” “是的,長官!” “這些可是我的人,算是借給你的。”科恩威脅莫亞:“你再把這些人下放試試看,我會扒了你的皮。” “嗯,不會了。” “陣地准備得怎麼樣?”科恩走到陣地地圖前:“叛軍馬上就要到了,有信心嗎?” “防禦方面沒問題,但第三軍團的突擊力量不夠,五千人的騎兵是無法擴大戰果的。” “我帶了騎兵來,他們就快到了。”科恩笑笑:“你在陣地里留了通道嗎?到時候可別掉到自己的陷阱里。” “留了。”莫亞問:“長官,你到底是什麼打算?” “總參謀官也一直這樣問,呵呵,現在就說給你們聽吧!來,坐下。”科恩拉過一張椅子:“其實,叛軍和我方的局面都很簡單,在以前的幾個會議上,我是把這次戰斗故意的複雜化,讓各級指揮官——特別是聯隊長一級的軍官自己去思考,看看,已經有兩個聯隊長寫信提醒我了。” 坐一旁的卡羅斯問:“怎麼個簡單法?我個人覺得這局面很複雜。外圍防線有殘余叛軍,內防禦圈的叛軍全是精銳,我們稍微大意就會泥足深陷。” “外圍叛軍戰斗力低下,情報與後勤聯系中斷,完全不了解外面發生的事,他們是不敢出來的,所以不足為慮。”科恩用手指敲擊著桌面:“而內圈呢!康森城和聖都是兩個最重要的點,各有守軍五萬,相距四百里,這兩個孤城翻不了天,而整個戰局唯一的變數——就是這十萬反擊部隊!” “這倒是,四百里的距離不長,騎兵急行軍的話二天就到。”莫亞順著科恩的思路說下去:“而四百里的距離完全不用擔心後勤,他們可以隨時增援某一個城,甚至逼急了還可以在野外跟我們決戰,他們有這個實力。” “等等長官——第二軍團危險了!”卡羅斯突然站起,眼睛直直的盯著科恩:“叛軍被我們吸引出來,第二軍團突襲聖都,可是聖都不可能在一兩天內被攻破啊!這時候叛軍留下萬把人牽制我們,大部分兵力回援聖都的話……” “是啊!如果我們突擊,那麼叛軍大部隊就回頭打我們。”科恩笑著:“參謀官閣下,你的腦筋倒不壞。” “我先前還以為長官有別的打算,所以才沒有阻止。可是……”卡羅斯急壞了:“改變吧!現在還來得及!” “別急嘛!我自然有安排。”科恩輕松的擺擺手:“離開的時候,我向各位軍官下達了一份命令,你現在被任命為康森城包圍戰的總指揮。回去擔負你的職責吧!這里就交給我了。” “可是……” “可是什麼?難道你不信任我的能力?”科恩站起來,哈哈大笑幾聲:“放心好了,這里是叛軍的埋骨之所。我擔心的反倒是康森城下,就用那麼點兵力圍城,也只有你才玩得轉。” “那麼……”卡羅斯看了莫亞一眼:“莫亞准將,長官就交給你了。” “切!你說什麼呢?”科恩對參謀官的話很不滿意:“難道我是小孩子嗎!” “放心吧!參謀官閣下,長官不會有事的。”莫亞站起身來:“而且長官說得沒錯,這里注定是叛軍的埋骨之所。” “我注定命苦才是真的,跟著這樣一個老板,我的青春會飛快的流逝。”總參謀官歎口氣,抱怨著走到白影身邊:“白影女士,我想你應該明白皇帝陛下的重要性,不管如何你也要保護好他,帝國興衰全在皇帝身上。” 看白影微微點頭,總參謀官這才唉聲歎氣的出了門。 聖都城,皇宮。 渾身上下穿戴得一絲不苟的丞相正向魯曼彙報己方軍備情況,現在站在魯曼的身邊的人,全是魯曼自己培養的心腹,像這樣生死攸關的會議,以前的官員大都沒資格參加。 “……凱達家族軍隊於兩日前到達了康森城,最後傳來的情報上說,他們已經開始攻城了,科恩·凱達的主力部隊全部在康森城下,僅投石車等攻城器械就達兩千具以上。”丞相看著手里的情報:“經過一系列的戰斗,凱達家族軍隊應該很疲憊了。” 魯曼輕輕搖晃著手里的酒杯:“康森城的情況怎麼樣?能堅守幾日?” “皇帝陛下,康森城有五萬守軍,物資又充足,我想他們守上半個月是絕對沒問題的。”一位將軍上前一步:“而我們准備的十萬反擊兵力已經出發,四百里的距離兩天就到,到時候會師康森城下,內外夾擊,科恩·凱達就只有哭的份。” “不可小看科恩·凱達啊!他用兵確有獨到之處。”魯曼放下酒杯,神色有些凝重:“你們想過沒有,如果他安排一支軍隊突襲聖都呢?” “陛下,這個方法我們想到了。聖都的防禦不是半個月就能被打破的,如果科恩·凱達安排部隊襲擊聖都,那麼我們的十萬騎兵就可以立即回援,合殲這支偷襲的兵力!” “你確定我們的騎兵能掉頭?”魯曼站起來,眉頭都擰成一團:“他們不會被科恩·凱達的軍隊拖住?” “陛下,要想拖住十萬騎兵,除非是光明神族出面。”將軍笑著回答:“我們的作戰計劃曾經多次修改,十萬騎兵的規模不是隨便定下來的,丞相大人都有參與。” “哦?”魯曼轉頭看著丞相:“你說說看。” “好的,陛下,其實這不難理解,我們仔細研究了敵人的戰略,他們最多能有十萬人的部隊進攻康森城,能跟我們增援部隊一拚的騎兵最多只有五萬人。而除了聖都周圍,就剩下康森城周圍的地形能展開騎兵會戰,他們先天上就吃虧了。”丞相仔細為魯曼解釋:“在聖都到康森城一線,我們的十萬騎兵不必擔心最要命的後勤,在任何地點上都有一拼的實力。” “這樣說來,我們能勝?” “這是當然了。陛下,我們的騎兵能走能戰,以聖都為支點,我們能在任何一點上形成兵力優勢。”將軍興奮的回答:“這一仗,科恩·凱達的路就算到頭了!” “這樣當然好。”魯曼長出一口氣:“凱達家族畢竟是根基淺薄,實力不足啊!一共就十五萬軍隊,居然敢發起進攻?” “如果他們再不進攻的話,凱達家族就會被世人所遺忘。”丞相接過魯曼的話:“這樣也好,讓凱達家族就此退出曆史舞台吧!我們也可以省很多時間。” “嗯,軍事上我不是很懂。諸位務必通力合作,好好打完這仗。”魯曼重新坐下:“勝利之後,各位就成為帝國的開國元勳了,待遇當然會跟其他官員不一樣!” “多謝陛下!” “下去好好准備吧!榮辱就在這一戰,要打好!” “是的,陛下!” 丞相辭別眾官員,一路上神采飛揚的回到府邸,送他回去的護衛們看在眼里,都覺得這是個好兆頭,這位帝國舉足輕重的大臣都不擔心眼前的局勢,自己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一進內院,丞相就嚷著要暍酒,神態表情不再老成持重,與科恩那天晚上在花園中所見的怪異丞相完全一樣。 “看你手舞足蹈的樣子。”侍妾放下酒壺,沒好氣的數落他:“又遇到什麼高興的事了?” “枯燥的生活到頭啦,我的小親親。”丞相笑著回答,一邊為自己倒上酒:“我很滿意凱達家族目前的發展……你的東西收拾好了沒有?” “你在說什麼?我們有什麼東西好收拾的?”侍妾不明不白,疑惑的問:“到底什麼事?” “科恩·凱達大軍來犯,魯曼陛下如坐針氈。”丞相一口喝干杯中美酒,滿意的呼出一口氣:“真是期待啊——聖都就要易手了!” “做夢吧?你是魯曼手下最重要的官員,居然為敵軍有進展而高興?”侍妾白了他一眼:“再說了,我也不是孤陋寡聞,科恩·凱達目前的局勢不容樂觀。” “怎麼不容樂觀?”丞相雙手一攤:“在我看來,這局面發展得很好啊!” “科恩·凱達再厲害,手下士兵也都是普通人,在經曆多次戰斗之後又沒時間休整,哪還有余力攻打聖都?難道他能一人屠殺十萬騎兵嗎?”侍妾指著丞相的鼻尖:“你啊!好好想想吧!” “我們來打個賭吧!”丞相也不氣餒:“我說科恩·凱達將在十天之內兵逼聖都,而部隊傷亡並不嚴重。” “你是不是聽到什麼消息了?”侍妾奇怪的問:“或者科恩·凱達的兵力不止十五萬?” “我所知的並不比你多,但我對這個人有信心,其實這十萬兵力是我的安排。如果科恩·凱達是個庸才,他就會滅亡在這支軍隊手上;如果他是個人才,他就會毫不客氣的收下這份大禮……我們就要趁早收拾東西搬家。”丞相收起笑容:“怎麼樣,要賭嗎?” “賭。” “那好,我們三天後的晚上搬家好了,那個時候事情應該就有結果。”丞相站起身:“聖都啊!這是個美麗的城市,但願科恩·凱達會手下留情。” “如果他能贏,這里就是他的國都,誰會把自己的國都毀掉?” “不,你想錯了,科恩·凱達是個單純的人,他恨魯曼也恨得單純,單純得沒有任何條件可講,一切的妥協手段都對他無效,而魯曼心里也明白這點,聖都之戰必定會很慘烈。”丞相歎口氣:“如果魯曼的軍隊不投降,聖都變成一片瓦礫也不是不可能。” “你憑什麼認為科恩·凱達會贏?十萬騎兵呢!就算是不抵抗讓你殺,也能讓你殺到手軟。” “就眼下的局勢,科恩·凱達有三個選擇,城下決戰、分進合擊、誘敵圍殲。”丞相靠近侍妾,為她詳細解釋:“城下決戰傷亡太大,科恩·凱達承受不起,而分進合擊風險太大,科恩·凱達不會做這傻事——所以他選擇了誘敵圍殲。魯曼這十萬騎兵走上的是一條不歸路,他們看不到康森城,他們也回不了聖都。” “科恩·凱達……真的這麼厲害?” “可能吧!他擺出一副城下決戰的姿態,又隱約透露出分進合擊的意圖,正是要引誘這十萬騎兵出動。”丞柑低聲說:“軍部的那些傻瓜們已經上當了,我也樂得順水推舟,他們還夢想著打垮科恩·凱達呢!” “戰爭就這麼好玩?看你興奮的樣子。” “就我而言,戰爭不好玩。”丞相淡淡一笑:“其實魯曼對自己的命運也有覺悟,他偷偷把自己的女兒送走了。” “這樣看來,科恩·凱達這人還有點意思。”侍妾點點頭:“好吧!我把你喜歡的東西收拾一下,免得到時你又怪我。” 魯曼之女,二公主的車隊,在這天已經出了佛露行省的邊界,當夜抵達一中等城市。從這里再往前,就是斯比亞帝國最寬廣富饒的平原地帶了。 車隊在城主府邸前院停下,城主夫婦已經等候多時,恭敬的把公主夫婦迎進內廳。 “房間已經准備好了,兩位請先用晚飯。”城主在前面帶路:“晚飯後就可以休息了。” 身為公主的麗沙禮節性的點著頭,在列卡的陪伴下走向宴會廳。門邊的侍者躬身行禮之後,打開了廳門。 “有點怪。”列卡小聲說了句。 “什麼?”麗沙望著自己的夫婿,兩人邊走邊說,已經踏進廳門。 “我是說侍者,不是應該先打開門再行禮嗎?”列卡笑笑:“他們弄反了。” “小地方的侍者,沒見過世面吧——” 兩人的談話突然中止,因為他們看到靠窗的餐桌邊坐著一個身穿金黃色盔甲的魁梧男子,他正一邊用餐刀切著肉,一邊似笑非笑的盯著這里。 列卡一個箭步沖上,抽劍護在麗沙身前,幾個貼身護衛不待主人吩咐,也在兩人身邊圍成圈子——此人這麼詭異的出現,絕對不是好來路! 宴會廳的大門,已經無聲無息的關閉,空曠的大廳里誰也沒說話,只有餐刀與叉子相互摩擦的細微聲音,麗沙公主從來不曾察覺,這種聲音響在耳邊也會讓人心寒。 “你是誰!”列卡一邊觀察著廳里的環境,一邊出聲:“大膽,還不退下!” 那人並不急於回答,而是把一塊肉放進嘴里細細嚼了幾口,這才放下刀叉站起來。一身精致的盔甲反射著周圍的燈光,身形更顯得偉岸,列卡在身高上比他起碼低了一個頭。 “我有一個兄弟,有一次,他穿著神族盔甲,在一群貴族面前吃烤肉,挺和氣的一個人卻嚇得貴族們六神無主,於是我也想試試。”男子上前一步:“但我發現,這刀叉真他媽難用,半熟的肉味道也差。” “你到底是誰!” “你不認識我,但我認識你,還有你身後的那個賤貨,還他媽公主?”男子嘿嘿冷笑著,手按劍柄繼續靠近:“這也算你們的劫數,老子剛到,你們也就到了。栽在我海爾特手里,算你們倒黴!” “海爾特?”麗沙尖叫一聲,只覺得眼前金星直冒、身體搖搖欲墜。這個名和這個名字所代表的意義,不是她此時此刻所能承擔。 前院里,傳來了淒厲的慘叫聲……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