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天色才蒙蒙亮,凱達家族軍隊第三軍團營地就已經完全進入戰爭狀態。 中軍營帳空無一人,所有人都已進入陣地指揮部,分布在幾十上百個地點的偵察團不斷傳回最新情報,參謀官們跑進跑出,一個個忙得腳不沾地。 “報告——敵軍前鋒兩萬人抵達山谷出口,正在警戒中!” “繼續監視!” “報告,敵軍前鋒一萬人向前推進,於山谷出口前一里建立防禦,少量偵察騎兵進展迅速!” “知道了!” “報告——敵軍工兵開始架設浮橋,少量兵力分至河岸另一側!” “明白。” “報告,敵軍主力出現——和前鋒相距十五里,數量龐大,全是騎兵!” “終於出現了。”莫亞准將點點頭,轉頭看著科恩:“長官……” 而身為皇帝的科恩,此刻正專心致志的研究著自己禮服的衣料,完全不把眼前的局勢當回事,對傳回的情報也漠不關心,這時聽到莫亞的話,才勉強抬起頭來“啊?”了一聲。 “長官,叛軍主力出現了。”看著科恩迷惑的眼神,莫亞不得不把情報複述一遍:“你有什麼意見?” “這關我什麼事?你才是第三軍團的指揮官。”科恩伸個大大的懶腰,打著哈欠說:“能偷懶的感覺真的太好了……” 雖然科恩這樣回答自己,但莫亞准將臉上的表情卻沒有任何變化,他轉頭吩咐自己的副官:“繼續監視,啟動一線假陣地,游騎兵開始獵殺叛軍偵察兵。” “是的,長官!”副官嘴里答應著,跑了出去。 “你不是做得挺好嗎?干嘛每件事都要問我?”科恩陛下研究衣料失敗,此刻正索然無味的微閉著眼睛:“我現在是皇帝,不再是你的保姆了。” 聽了這話,莫亞准將臉上露出一絲溫馨的微笑,他心里明白,就算是科恩現在什麼都不做,只要他人在這里,這就是對戰爭最大的幫助——以科恩為中心,這支軍隊的戰斗力、凝聚力會空前強大,也將讓所有對手仰天長歎。 “報告,偵察團第九游騎兵小隊於假陣地前三里與敵遭遇,敵小隊九人全滅!” “哈,開始了。”畢竟靈魂中還帶有軍人的烙印,前一刻還懶洋洋的科恩這時候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白影,拿酒來!” 因為科恩·凱達及其軍隊的威名,叛軍將領心里不敢有絲毫大意,怕在山谷里中埋伏,所以突前偵察的騎兵加了三倍,山谷左右的偵察范圍闊寬兩倍,前鋒主力之間的距離也可以互相照應。 出了這個山谷,前方的平原可直達康森城,那就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而這時,叛軍前鋒兩萬人已經盡數出了山谷,正在山谷前列隊警戒,掩護大部隊通過。山谷無埋伏的情報也讓叛軍指揮官放下心里的大石。工兵正在架設浮橋,一半的部隊通過浮橋轉移到河流一側,做出要齊頭並進的架勢。 當主力部隊前端出現在山谷出口時,前鋒指揮官下達了前鋒部隊繼續前進的命令,他個人對現狀很滿意。 河岸兩邊各一萬人,分為前後兩隊,以戰斗隊形展開,在偵察騎兵引導下前進。放眼望去,河流兩岸軍旗成片、騎槍似林,厚重的馬蹄聲悶雷般響起,源源不絕回蕩在平原上……叛軍前鋒指揮官昂著頭,仿佛在質問凱達家族用什麼抵擋這支騎兵! 就在這時,他的副官縱馬靠近:“報告長官,發現凱達家族小股部隊,他們在獵殺我們的偵察兵!” “嗯?”這條不合時宜的情報讓前鋒指揮官有些惱怒,凱達家族軍隊就會干這種偷偷摸摸的事。 不過身為指揮官,基本的軍事理智還是存在,他不經考慮發出了這樣的命令:“兩邊前隊各分出一千人,配合偵察騎兵火力偵察,強行推進。首先要確定敵人的規模,摸清他們的意圖!也將此情報傳回本部,就說我們和小股敵軍遭遇。” 但黑暗軍隊的游騎兵在獵殺幾支偵察小隊之後就消聲匿跡,再沒和叛軍照過面。 叛軍前鋒繼續向前推進,沒過多久,河岸兩邊的部隊同時靠近黑暗軍隊的第一道防線——也就是莫亞准將口中的假陣地,此地距離山谷出口剛好十里。 雖然是假陣地,但也做得有些規模,防禦設施應有盡有,駐守此地的是四個野戰步兵團,全部輕裝。 山坡上,有偵察兵向陣地指揮部傳遞叛軍距離情報,就在叛軍的觀察死角里,一棵又一棵的樹木被放倒——陣地中,藏匿在地面坑道下的兩千多名弓箭手正全神貫注的聽著指揮官的口令。 “標定十節加——准備!” 兩千枝閃著寒光的箭頭同時上仰,弓身忽的彎曲,絞線“吱吱”亂響。兩軍士兵相距不遠,已經能聽到叛軍前進的馬蹄聲,坑道邊沿上的浮土也逐漸在輕微的震動中滑落下來。在弓箭手焦急的等待中,在軍官們犀利的目光里,那棵象徵敵人踏入弓箭射程的樹終於被放倒。 “發射!” 叛軍突前的一個偵察騎兵已經快踏上陣地了,他隔著一個小土包聽到了這聲令他膽寒的號令,接著就隱約看見一片灰蒙蒙的東西從眼前飛過——這之後才聽到密集的弓弦震動聲。 驚嚇當中,坐騎一聲長嘶人立而起,把他掀翻在地,才恍恍惚惚的爬起來,一片冰涼的刀鋒就劃過他的咽喉。 連片的羽箭飛上半空,拖著完美的軌跡,在叛軍軍官嘶啞的“散開”呼喊中、在叛軍士兵驚恐的眼神中從天而降——在陣地前方激起陣陣血光,叛軍隊伍前列當即就整齊的塌陷下去。 黑暗軍官們的目光依舊鎖定在山坡上,嘴里繼續高喊:“標定十節——發射!” 弓箭手們此刻顯示出極高的戰斗素質,閃電般的取箭、勾弦、揚弓、左推右拉——放! 轉瞬之間,叛軍突前偵察的騎兵遭受五輪箭雨,整個隊形大亂,士兵尸橫遍野。中箭的馬匹嘶叫著墜地,在地面上翻滾的士兵慘叫著被後面的戰馬踐踏,有的地方馬匹擠成一團,有的地方沒有一個活物。 綠油油的草地上,長長的血跡橫七豎八的分布著,頂端血肉模糊的尸體讓人觸目驚心!存活下來的少數騎兵頭頂著盾牌,掉轉馬頭向後方逃跑。 數百名散布隱蔽在各處的精靈弓箭手揭開頭上的草皮,開弓就射,一道道拖著白色光尾的魔法箭痕在河岸兩側縱橫穿梭,每一道箭痕顯露出來,必定會有一個叛軍中箭落馬…… 如果不是有命令讓他們放幾個活口回去,恐怕沒有一個叛軍士兵能在這種超長射程的攻擊下逃掉。 當刀斧手檢視了陣地,干掉叛軍傷員之後,黑暗陣地中整齊的發出三聲歡呼。這時,陣地前無主的戰馬被牽了過來,相對完整的尸體也被拖回坑道,山頭上放倒的樹木重新樹立,一切恢複平常,等待叛軍第二次光顧。 “前方遭遇凱達家族軍隊的堅固防禦陣地,突前火力偵察的四個營被殲。”在叛軍本部里,參謀官正向援軍總指揮官,叛軍中軍銜最高的一個中將彙報著:“中將閣下,前鋒指揮官正等待著您的命令。” 中將面無表情的看著地圖,有些迷惑凱達家族軍隊的布置。 “他們在這里阻擊我們,到底是什麼意圖?”中將的手指在地圖上來回摩擦:“這里距離山谷出口十里地,位置不上不下、不好不壞,科恩·凱達用兵真是邪門。” “閣下,他們可能會覺得這是好地方。”參謀官上前幾步,小聲說:“距離出口十里地,他們會覺得十萬騎兵無法展開,部隊擠成一團,最後導致軍心渙散吧!” “科恩·凱達會這麼笨嗎?”中將冶哼一聲,轉頭看著負責情報的軍官:“科恩·凱達手下,哪個將領最善於防守?” 情報軍官一個立正,朗聲回答:“凱達家族軍隊中,最善於防守的應該是第三軍團長莫亞准將。此人是科恩·凱達的兒時玩伴,很得他信任。在神魔大戰以及我軍兩次對黑暗行省的進攻中,此人均有上佳表現。” “第三軍團有多少人?” “根據我方戰前的情報,第三軍團有四萬多人,步兵為主,少量騎兵為輔,機動性不好。” 中將單手托著下巴,慢慢的走了兩個來回,最後又回到地圖前,一邊用手在地圖上比畫,嘴里一邊低聲念叨著:“四萬人,扣除騎兵閑雜後勤,投入一線作戰的步兵能有三萬就不錯了……准備時間、防禦寬度、防禦器械等等……我軍有優勢,他們防不住……難道科恩·凱達是有其他打算嗎?” “傳令下去,主力部隊轉向退出通道,後衛擴大偵察范圍,密切監視我軍身後。”中將抬起頭來:“傳令前鋒,給我猛攻!” “閣下,這樣的安排是為什麼?”副官示意傳令官出發,又問中將。 “科恩·凱達是個很陰險的人,他在距離山谷十里處設下陣地為誘餌,目的是要引我軍主力攻擊。”中將面色如常的解釋:“而我軍占據的數量優勢在這十里的狹長空間里不能發揮,他還會同時揮軍襲擊我軍身後,把我們堵在山谷里打。目前的局面,科恩·凱達的選擇太多了……” “那我們退出山谷,就安全了吧?”副官看著地圖:“那前鋒部隊怎麼辦?” “對方是步兵,兩萬前鋒再怎麼不行也不會被他們一口吃掉,如果前方戰況激烈,那麼敵人的主力是用在阻擊戰線上,我們就必須加大力量沖破防禦,趕到康森城下決戰。”中將回頭看著山谷的另一端:“如果敵人是想襲擊我軍身後,那麼這支軍隊就差不多要出現了,我們正好回頭把他們一口吃掉——先解決精銳,然後再支援康森城也不遲。” “原來是這樣,科恩·凱達可以在打擊我們和打擊康森城之間選擇。”副官點著頭說:“如果我們身後沒有敵軍出現,那麼康森城就很危險了。” “他們如果是打擊康森城,當然就會拚命的阻擋我們,看看我們前鋒所遭遇的抵抗就會知道他們的意圖。”中將笑了笑:“當然了,步兵想在平原地區阻擋騎兵,這行為有點瘋狂。雖然是這樣,可我們不能對敵人顯露破綻,哪怕一丁點的破綻都不能顯露!” “是的,長官!” “給前鋒調集裝備,告訴他們,破了這道防線就是大功一件,給我撒開了打!” “是的,長官!” 而在這時,一直無所事事的科恩陛下終於下了個命令,他叫人通知康森城下的總參謀官,合適的時候在康森城外點燃告急狼煙——在無孔不入的情報系統滲透下,他早已獲悉叛軍所用的聯絡手法。 為了這一戰,叛軍在康森城至聖都一線設置了十幾個秘密地點,專門用來傳遞這一個生死攸關的資訊。但要在科恩·凱達眼皮底下玩情報戰,似乎過於勉強了。 叛軍前鋒全數趕到假陣地前,稍微花了點時間准備,然後展開了猛烈攻擊。以先前遭受攻擊的地點為標志,叛軍糾集了包括重裝步兵在內的一系列兵種,在河流兩岸同時發起沖鋒。 在加持了各種魔法之後,前列的步兵們高舉大盾,依照輕、重、輕的排列順序,向黑暗軍隊防線緩慢的向前移動,後面的騎兵部隊保持不動,等待著突擊的命令。 眼看著步兵就要進入弓箭射程,叛軍指揮官一聲大喊:“前軍突擊!” 步兵們“呼啦”一下散開,以凌散的隊形沖擊過去,這是逃避對方弓箭齊射的有效方法,至少同一時間倒下去的不會那麼多,看起來也不會太恐怖。 “發射!” 黑暗軍隊陣地後方的弓箭手再次發威,白羽黑杆的羽箭帶著“咻咻”的嘯叫,不停的奔向叛軍士兵,用鋒利而冰涼的箭鏃,在他們的身體上爆出朵朵血花……伴隨著喊殺聲與哀號、伴隨著生命的消失、伴隨著靈魂的沉淪。 幾輪齊射之後,叛軍步兵的隊形也更加散亂,但生命受到巨大威脅,叛軍士兵的沖擊速度明顯加快。看到箭雨的打擊效果下降,黑暗軍隊陣地停止射箭,陣地前列的強弩手紛紛探出上身,瞄准越來越近的敵人。 而叛軍指揮官也看准時機,命令後面的騎兵開始沖擊。 悶雷般的馬蹄聲響起,騎兵的沖擊隊形也散開,馬上的騎兵身體不斷起伏著,或是馬刀、或是騎槍,武器都閃著寒光。四千騎兵來勢洶洶,直撲黑暗軍隊陣地。 黑暗軍隊指揮官一邊命令弓箭手盡量阻擋騎兵,一邊下令開啟陷阱。 精靈弓箭手彎弓搭箭,專找軍官下手,銀白色的魔法箭尾痕跡再次穿梭在陣地前。一旦被他們敏銳的目光所捕捉,絕無幸免之人。 這批叛軍是所有三十五萬叛軍中最具戰斗力的部隊,是魯曼全部希望的寄托,當然不會敗在區區羽箭之下。 沖擊狀態下的叛軍,雖然大盾上插滿了箭,雖然身邊不斷有戰友哀叫著倒下,但斗志卻還高昂。 轉眼之間,叛軍步兵與騎兵已經混在一起,他們同時沖到陣地前沿,也同時引發了強弩手的攻擊。 強弩比羽箭更具殺傷力,而且操作簡便,是人就會用。 一時之間,沖到近前的叛軍成片撲倒在地,鐵甲、皮甲,甚至是木甲包裹的身體在緩坡上無力的翻滾著,人類臨死的悲鳴此起彼伏,紅色的血液迷蒙了視野…… 黑暗軍隊陣地中,強弩絞輪的“卡卡”聲彙集起來,在軍官的喝令中形成了一股足以和叛軍喊殺聲抗衡的力量! 士兵們雙手上弦的同時也在用目光搜索著戰線,快速的動作使他們可以一個人當兩個人用,在他們或興奮、或冷酷的眼神里,無論敵人的騎兵步兵,也無論馬匹人類,全部無差別攻擊。 這是第三軍團長的信條,每一個第三軍團士兵終生都要記住的一個命令——戰斗時,絕不允許防線前有任何活著的生物! 他們記得、他們執行,一枝枝弩箭被消耗,一個個叛軍被消滅。瞄准、發射,動作快捷准確。 叛軍後續的騎兵步兵不斷湧上來,不可避免的踏入專為他們准備的陷阱,這醞釀在地面之下的危險絲毫不比弩箭遜色。 曾讓魔屬聯軍魂飛魄散的機關經過一系列的改進,今天又在叛軍身上大發利市。 綠色的草地,前一刻還好好的,下一刻卻陷了下去,陷阱一個連著一個,如同活物一般神出鬼沒。 大規模陷阱張開巨口能吞沒數十人,小規模的陷阱卻只咬住人體半截,有的地方黑呼呼的深不見底,可有的地方卻把一塊塊皮肉混著血霧向外拋…… 叛軍士兵的慘叫里帶著越來越多不同陷阱的特色,有的慘叫短暫而高亢,有的慘叫低沉而綿長,有的起伏如同高歌,有的抽搐像是低泣…… 這是殺戮之地!魔法光芒在閃現,飛斧在空中翻轉,弩箭發出尖銳的嘯叫。四千多敵軍發起的混合突擊事實上已經失敗了。 時機成熟後,黑暗軍隊的突擊步兵從坑道中躍出,對殘余叛軍做最後的清洗…… 看到這樣的情況,遠處的叛軍指揮部里,前鋒指揮官在心里暗歎了一口氣。 “各位,你們對敵人的作戰方式有所了解了吧?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他面無表情的盯著手下的參謀官們:“盡快給我拿出攻破敵軍防線的辦法,一個鍾頭之後我們再次攻擊。” “是!” “通報後方,前鋒遭遇激烈抵抗,攻擊行動死亡四千人,敵軍防線……”指揮官思索了一下:“敵軍防線完好。”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