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前鋒的這份情報以極快的速度傳到總指揮官手里。 中將一面聽著參謀官的彙報,一面無意識的搓著雙手,閉目沉思中的他,臉上的表情顯得很陰沉。 “閣下,前鋒遇到的阻擊很頑強,似乎跟我們先前預料的一樣。”參謀官小心翼翼的說:“這樣看來,科恩·凱達是以進攻康森城為主。而我們的部隊需要兩個鍾頭的時間才能通過山谷,是不是應該准備了?” “別急,再等等看,前鋒幾千人的傷亡不算什麼,命令他們繼續進攻。”中將睜開雙眼:“我們身後的情報怎樣了?” “偵察范圍已經達到極限,我們身後沒有發現敵人。” “奇怪,這太安靜了。就算沒有安排精銳部隊偷襲我們,也應該派小股的部隊迷惑我們啊!”中將又陷入沉思:“部隊主力保持不動,後方繼續警戒。給前鋒指揮官傳令,猛攻!攻不下來我要他的命!” “是的,閣下!” 此命令傳到前鋒軍中時,前鋒新一輪的攻擊隊形已經准備好了。 叛軍參謀官們繪制了詳細的攻勢計劃圖,正召集中下級軍官開會,針對黑暗軍隊的防禦手段,為己方各部隊下達了詳細作戰指示。 從後方增派的步兵也已經抵達,工兵為他們臨時制作了些抵擋箭矢的器械。攻擊方向和第一次相同,此路線上的陷阱大多已被發現,可以避免再次出現恐慌情緒。 “上次攻擊,最近的地點離敵軍坑道不到五十臂,但卻功虧一簣!”指揮官在會議上揮舞著拳頭:“這一次,步兵騎兵要緊密的配合,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沖過陷阱區。占領前沿之後給我信號,後續梯隊馬上就接替你們!” “是的,長官!” “歸隊——准備攻擊!” 與此同時,黑暗軍隊第三軍團指揮部里,也有很多參謀官在傷腦筋。 是讓前方假陣地再抵抗幾次還是立刻撤軍,參謀宮們有些舉棋不定。而他們的指揮官莫亞准將,這時卻在陪皇帝陛下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 “我們不是把撤退標准下達了嗎?這就交給前線指揮官自己去判斷。”在得知手下的顧慮之後,莫亞准將當著皇帝的面開始訓人:“你們距離戰場幾十里,如何得知詳細情況?戰場局面瞬息萬變,等命令到達早起了變化,這種事不用你們指手畫腳——去做好你們的事!” “哎呀哎呀!莫亞准將發火了。”科恩呵呵笑著:“我很少看到你生氣。怎麼?一進指揮部,你的脾氣就見長啊!” “為了多培養中上級指揮官,我也是不得已啊!”莫亞准將憨厚的笑著:“長官,你不覺得指揮官們依賴性很重,缺乏自主和創新;而參謀官們又把手伸得太長,什麼事都想插一杠子嗎?” 科恩看著莫亞,心里樂開了花。如果這話從其他人嘴里說出來,他一點都不會覺得驚喜。但對於莫亞來說,這樣的想法證明他已經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軍事上了。 莫亞是個淳樸青年,一直以來對軍人的身分都隱約有些抵觸的情緒,他只是想照顧、守護弟弟而擔當著這樣的職務,以不思進取來評價以前的他也不過分……但在他淳樸的本質之下,卻隱藏著不遜於總參謀官的才智,科恩早想把他的天分激發出來。 “你變了呢!莫亞。”科恩輕聲說:“變得犀利了,但卻沒有丟棄你的本性。” 莫亞微低下頭,半天沒有出聲。 “老大,菲謝特陛下他……也是我的朋友。”很久之後,莫亞才抬起頭來,用哽咽的聲音回答:“雖然這樣說對他不怎麼尊敬,但是我、我的確是把他當成我另一個弟弟來看待的,我沒有保護好他……” “莫亞,別這樣。”科恩扶著兄弟的肩,以溫柔的語氣說:“被你當成弟弟守護,菲謝特會很高興的。” “在菲謝特陛下倒下之後,悲痛的不止老大一個人,我也認識到,對重要的人,僅僅守護是不夠的。”莫亞准將手撫著窗口:“我要把守護對象的敵人,消滅在繈褓之中!防守只是手段,而不是我的目的。” “你能想到這點,我已經很高興了。”科恩點點頭,與莫亞並肩站立著:“我們都是笨蛋,非得經受了血的教訓才會反省自己。’ “那麼,老大,我去對岸准備指揮了。”莫亞轉過身體:“這里是很安全的,你行動前記得通知我。” “去吧!”科恩淡淡一笑:“我也很久沒有活動,這次就幫你訓練一下各級軍官好了。” “告辭——長官。”莫亞站直身體,行了個利落的軍禮。 科恩還禮,久久凝視著莫亞的背影,眼光逐漸變得如白影般的深邃。 叛軍再一次組織了強大的攻勢,黑暗軍隊假陣地前殺聲震天。 叛軍騎兵在步兵的掩護下,在河流兩岸同時發起了連續不斷的沖擊,叛軍士兵源源不斷的湧上來,給黑暗軍隊的防線造成很大的壓力。 箭矢消耗得非常快,前沿的陷阱基本上已經報廢,部隊也開始出現傷亡。在冷靜的分析了形式之後,前線指揮官下達退守二線陣地的命令。 三顆熊熊燃燒的火球射上天空,旋轉著砸在叛軍的進攻隊伍里,草地上爆開三朵豔麗的火花。在這之後,接踵而至的火系魔法把陣地前方變成一片火海。 爆裂的火球、寬闊的火牆,突然而又猛烈的打擊暫時阻止了叛軍的攻勢,也擾亂了叛軍指揮官的視線……趁著這個機會,黑暗軍隊從十來條坑道中撤離,來到後方一里處的二線陣地。 “趕緊把馬車與馬匹准備好!”撤到這最後的防線,黑暗軍隊指揮官也緊張起來,大聲喊著:“各部隊再次確認自己的行動路線,做好全部撤退准備!” 等陣地前的火焰稍微平息,叛軍指揮官就命令部隊接著攻擊,雖然眼見部隊沖入並占領陣地,但他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僅僅只是一道防線,這傷亡也太大了。 “報告長官——我們突破第一道防線,但在第一道防線後一里處再次遭遇阻擊!”參謀官大汗淋淋的跑來:“比第一道防線的抵擋更加猛烈。” 聽到這個消息,指揮官心里一抖:“有沒有抓到黑暗軍隊的俘虜?” “沒有俘虜,他們後撤的坑道里全是血跡,隔上幾步就是倒斃的士兵,陣地坑道里也還有一千多具沒來得及運走的黑暗軍隊士兵尸體,看來他們的損失不比我們小……” “報告上去,突破敵人第一道防線後再遇阻擊,我軍損失慘重,請求增援。”前鋒指揮官沖地下來了口唾沫,提起了戰刀:“操他媽的,打著打著人就死了差不多一半,再這樣打下去連建制都沒有了!牽馬,跟我上!” 前方打得熱火朝天,但後面的叛軍總指揮部里一片寂靜,所有人都默不作聲的看著中將,而這位閣下還是在不緊不慢的踱著步。 “閣下,前鋒部隊損失慘重,這樣下去難以維持攻擊勢頭……”他的副官心急如焚。 “你慌什麼?就那麼寬的地方,能讓多少人展開隊形?前鋒足夠用了!”中將嘴里罵著:“騎兵部隊沖不破步兵防線,還有臉說話!” 一個情報官沖過來,在參謀官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閣下,前鋒突破第一道防線後再次遭遇敵軍激烈抵抗,前鋒部隊損失過半,指揮官已經親抵一線指揮了。”參謀官的語氣里帶著驚訝:“同時確定敵軍為黑暗軍隊第三軍團步兵,他們損失也很大。” “是這樣。”中將不置可否的回答著:“再等等。” “可是長官……不能再等了啊!” “我說了——再等等!”中將把手一揮,提高了聲音:“加派一萬人的部隊給前鋒,保持住攻擊勢頭!如果凱達家族是在猛烈攻擊康森城,那麼阻擊所用的人手就不會太多!” “是的,閣下。” “命令偵察兵,再次偵察我軍後方!” “是的,閣下!” 叛軍援軍主力按兵不動,這情報不久之後就傳到科恩·凱達手里。 “看來,這也是個謹慎的指揮官。”在一群手下的注視中,科恩把寫著情報的紙張慢慢撕成細紙條:“吩咐下去,維持原計劃,前面的部隊作戲要用心。” “是的,陛下。” “再過一會,康森城的狼煙也應該點起來了吧!”科恩轉過身子,面對著白影:“可以換盔甲嗎?” 白影淡淡的笑著,態度堅決的搖頭。 叛軍前鋒在陣地前繼續傷亡,以血肉之軀填塞著密密麻麻的陷阱,雖然只是咫尺的距離,但叛軍士兵卻無法跨越。在能看到黑暗軍隊士兵的時候,就意味著他們已經踏上了死亡地帶。 由叛軍前鋒指揮官親自帶領的沖鋒,也在鋪天蓋地的箭雨中敗退下來,可憐的指揮官不但失去了心愛的戰馬,還差點被魔法火焰燒成焦碳。 有了一萬生力軍的加入,叛軍恢複了信心,在兩次攻擊之間幾乎不留下空隙。 黑暗軍隊一方的指揮官一直冷靜的注視著戰局,這時看條件成熟,立即下達了全軍撤退的命令。各部隊在叛軍攻擊間隙,有組織的進入通道撤退。運載傷員的馬車早巳出發,這時還留下的馬車上堆滿了尸體。 趁叛軍還沒沖上來,黑暗守軍在陣地里倒了幾百桶火油,以此作為最後招待叛軍的禮物……在成群的叛軍士兵驚喜的沖上陣地時,幾百枝火箭從遠處飛來,把陣地變成一片火海。 沖天烈焰中,黑暗步兵們撒腿就往後跑,一路上笑嘻嘻的丟盔棄甲。後面的馬車還不斷把穿著雙方軍服的尸體拋下地面,留下一路鏖戰的景象,不過穿黑暗軍服的尸體是對方的三倍以上……看起來還真有點狼狽逃竄的模樣。 陣地上的大火燒了很久,濃煙嗆得處於下風處的叛軍士兵睜不開眼,等到火勢稍微小點,叛軍派出的幾隊士兵還是從河面上繞過去偵察的。 在陣地之後,他們看到了敵軍“延路敗退,七零八落”的情形,大量尸體凌亂的散布在陣地後方,並一直向前蔓延,滿地的殘破兵器、歪倒而被踐踏的旗幟……他們還找到了幾個己方的傷員。 “他們——跑了。”傷員們要死不活的說:“我們剛沖過一大半人,他們就放火,長官帶著兄弟們追上去了……” 有了這個稍息,叛軍前鋒軍心大振,指揮官一揮手,命令全體士兵上馬追擊!在這之後,一份情報飛呈後面的中將——“凱達家族軍隊傷亡慘重,數道防線告破,我軍正追擊中!” 面對手下眾軍官渴望的神情,中將閣下還是准備要說:“再等等。” 就在這時,黑暗軍隊總參謀官卡羅斯依照科恩陛下吩咐,在康森城下代替叛軍守衛部隊點燃的告急狼煙已經一路傳了過來,這顏色怪異的狼煙表明,康森城的守衛已經很成問題了。 看到這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能點燃的狼煙,中將閣下的眼神變得凶狠起來。 “主力通過山谷,向前推進!”中將閣下終於開金口:“後勤輜重稍後起運!” 叛軍增援部隊主力行動起來,再次通過山谷向前進發。和前鋒部隊一樣,他們在出了山谷之後也搭了不少浮橋,分出一部分兵力到對岸,然後保持著同樣的速度向前推進。 叛軍大部隊在後面行動,而他們苦命的前鋒卻在“黑暗敗軍”的引導下一路前進,狂奔十多里地之後一頭紮進第三軍團的主陣地。 此戰,是黑暗軍隊第三軍團、以及第三軍團指揮官莫亞名揚大陸的開端。 追溯起來,第三軍團的前身應該是神屬聯軍第九軍團第三聯隊,在某個不良指揮官帶領下,這個聯隊在神魔大戰中逐步成長,最終在殘酷的戰爭中成熟。 就是這個聯隊在上城之戰中修築了迷宮陣地,讓三十多萬戰斗力強悍的魔屬聯軍遺恨沙場。 在現在的第三軍團指揮部看來,眼前這些叛軍實在不算什麼。如果不是科恩陛下授意要在這次戰役中鍛練新兵,他們才不會命令士兵去修築這個工程浩大的陣地。 當為數眾多的叛軍蜂擁而至的時候,第三軍團指揮部重演土城戰役,主陣地前端關閉、放敵軍進入——雖然兩者的戰斗強度不可相提並論,但對黑暗軍隊里的新兵而言,這場面已經算是相當殘酷。 沒有使用最新式的大型器械,也沒使用剛剛運抵的石彈,更沒有出動獵殺小隊,第三軍團僅出動由老兵帶領的新兵團,以普通陣地戰方式迎戰——這已經足夠了。 戰斗號角響起的時候,白影應科恩的要求,為他詠誦龍族世代相傳的詩篇。科恩陛下神態安詳的傾聽著,對外面的喊殺聲不管不問。 白影心里也明白,在自己輕柔聲音響起的同時,外面正有無數的殺戮發生著,但她卻無法拒絕科恩的要求——眼前這個男子至少還不沉醉於殺戮。 而在前方的戰場上,有人被尖樁刺中,掛在半空的身體正怪異的扭曲。 有人被戰刀腰斬,半截身體在血泊中爬行抽搐。 有人發了瘋,因為眼見自己的伙伴接連倒下。 有人下跪求饒、有人痛哭流涕…… 有人因為第一次殺人而發抖、有人因為第一次看到尸體而嘔吐、有人興奮、有人癡迷…… “爭斗中不可能有美好的東西存在,用血肉之軀與鋼鐵撕咬,以殺戮葬送生靈……”科恩陛下在聽完詩歌之後這樣評價:“我喜歡這段,這就是戰爭的本質。” “如果你真能記住,我會非常高興。”白影淡淡的回答著:“我討厭像現在這樣,被血腥味圍繞。” “雖然驕傲是龍族的天性,你卻要明白一點。”科恩走近一步,輕聲對白影說:“你還不夠資格教訓我。” 然後他趕在白影生氣之前,以巡查的藉口出了房間。 一萬五千步騎混合的叛軍被整個陣地分流、吸收,全部戰斗在一個鍾頭之內結束。在新兵的歡呼聲中,八千多名驚恐萬狀的俘虜被押解到陣地後方的曠野。 “既然是俘虜身分,就應該有相應的待遇和義務,他們的唯一用處,就在於提醒世人不要跟我作對。”——在軍隊的謠傳中,皇帝陛下是這樣說的。於是俘虜們被押解去康森城。 科恩陛下一身華麗的禮服,帶著貼身護衛走進陣地,白影在飄散著血腥氣味的坑道外躊躇了一下,最後還是跟了進去。 一行人在坑道里轉了幾個彎,首先進入陣地醫療區。 站在拐角處的一個小軍官如同被閃電擊中,身體在瞬間繃得筆直,大喊一聲:“皇帝陛下駕到——全體起立、敬禮!” “傷員不用行禮——醫師繼續工作!”科恩克服了自己還禮的沖動,以和煦的眼光掃視各處做為替代:“傷員多嗎?” “報告陛下,傷員不多。”醫師頭領急忙小跑過來,垂手站立一旁回話:“多數屬於輕傷,還有就是從前線陣地運回來的一些傷員。” “檢查仔細一點,能繼續作戰的讓他們回部隊,無法繼續作戰的全部送回後方。”科恩檢視了幾個士兵的傷勢:“新的治療藥劑有效果嗎?” “跟原生地相比,效果有些下降,似乎是土壤方面的問題。”醫師頭領拿出一小瓶藥劑:“不過,陛下,這也比一般的藥劑好很多了。” “有效果就好!”科恩點點頭,走入醫療區巡視一遍,問了幾個重傷員的情況。 “本來我給攻打聖都的部隊准備了勳章,但現在看來,你們這些受傷的蠢蛋只有回去養病了!”科恩突然提高了聲音對周圍的傷員說 周圍的傷員全都傻眼,難道勇敢的受傷也是一種過錯? “看見了吧?這個就是給攻擊聖都的部隊准備的。”科恩從岩石手里拿過一枚閃著銀光的勳章:“這枚象徵著勇氣與智慧的勳章怎麼樣?漂亮吧?” 傷員們又傷心又委屈,部分新兵已經在醞釀悲酸的淚水了。 “怎麼?不服氣啊?跟著我的士兵不能是蠢蛋!”科恩把勳章丟還給岩石:“打仗要靠腦袋,不能一味的死拼——你們經過了系統的訓練,有全大陸最好的盔甲武器,依托完善的陣地抗擊這股菜鳥叛軍,居然會受傷?別丟我的臉了!” “可是老板,”一個趴在床上的營長抬起頭來叫屈:“我們是完全按照參謀部的計劃在打啊!” “明白告訴你們,這場戰役是我精心設計的,其目的是借用這股叛軍來鍛練你們。戰場形勢變化快,你們這些笨蛋就不能隨機應變?”科恩走過去,一巴掌甩在這個營長頭上:“按照我的預想,傷員應該是現在的五分之一!” “是的,老板,我錯了……”這個營長心滿意足摸著自己的腦袋回答。 “你們還有幾天的時間養傷,給你們個機會。”科恩突然提高了聲音問:“有沒有信心提升戰斗力!” “有信心!” “你們靠什麼打仗?” “靠腦袋!” “想不想得到勳章?” “想!” “那好吧!”皇帝陛下微微一笑:“勳章有,我等著你們來拿。”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