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科恩陛下才視察到陣地前方,叛軍增援主力的前端已經抵達陣地不遠處。當科恩返回指揮部時,軍團長莫亞准將已經帶著大批軍官在地圖前等著了。 “皇帝陛下,敵軍大部隊已經抵達。”莫亞准將側轉身體,為科恩介紹身後的軍官:“這里的軍官都是以後第三軍團的中堅力量,我帶他們來觀摩皇帝陛下的戰爭指揮技術。” “第三軍團指揮官是你,莫亞准將。”科恩搖搖頭:“我現在是皇帝。” “我明白皇帝陛下的身分,但我也知道在攻陷聖都之後,皇帝陛下更不會有指揮這種級別戰斗的機會。”莫亞准將以堅定的語氣懇求著:“就算是皇帝陛下給我們上一堂戰爭課,請吧!” “皇帝陛下,請吧!”上百名軍官齊聲懇求。 “莫亞准將,你這話讓我很為難。”科恩摸摸下巴:“被人知道了又是麻煩,軍紀總監是什麼德行你們又不是不清楚。” “皇帝陛下不是說了嗎?這只是訓練而已,況且也沒人會泄露。曾經見過皇帝陛下指揮戰斗的人都成了很稱職的軍官,就算是為了以後戰斗的勝利,請陛下再指揮一次吧!”莫亞又上前一步:“長官的陣地指揮,我們期盼已久了。” “長官這個稱呼,還真是讓人懷念啊!”科恩轉頭看看窗外:“好吧!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見皇帝陛下答應,指揮部里立即爆發出一陣歡呼。擔負“看管”科恩的白影,這時就裝做什麼都沒看見,她從勤務兵手上接過飲料,安靜的站到科恩身邊。 “參謀官就位、情報官就位、傳令官就位!”莫亞讓出指揮位置:“長官,我現在是你的副官。” 科恩點點頭走過去,下達了第一個命令:“一線陣地准備接敵,情報!” “是的,長官。”情報官大聲回答著:“敵軍騎兵人數六萬,另有輔助軍種兩萬,沿河岸進逼,少數地段已有小規模交戰!” “敵軍進軍隊形?隊伍長度?” “基本保持奔襲攻擊隊形,階段式推進——隊伍長達十里!” “陣地前後通道全開、前沿陷阱全開、投石車陣地准備。”科恩伸手接過白影遞來的紅酒:“翼人部隊待命,聯絡第二軍團!” “是的,長官!” 數十名策馬奔馳在最前面的叛軍偵察騎兵,已被陣地前沿的精靈弓箭手瞄准。 康森城,叛軍部隊與外部聯系全部中斷。 黑暗軍隊里那一千多具投石車依然在持續著攻擊,原本巍峨的城牆已經被打得殘破不堪,城牆外的石彈不斷的堆積著,在個別地段上,石彈的高度已經累計到城牆的一半,幾處城門更是被完全掩埋在亂石之下。 第一天,叛軍的後勤系統就有數百人死在城牆附近,此後再沒人敢冒著密集的石彈向前送飯菜。就隔著這麼幾條街,可士兵們居然還要啃干糧,這真是莫大諷刺。 如果說這是諷刺,那麼後面的事就可以說是悲哀——有的藏兵洞入口被石彈封堵,在士兵們試圖清理的時候,堆積的石彈突然坍塌,整個藏兵洞里的人全被活埋在里面,隱隱約約的呻吟聲持續了好幾天才逐漸平息。 叛軍也曾經組織過兩次突擊。第一次的目的是想掩護部隊情報人員突出包圍,把這里的真實情況上報,因為黑暗軍隊的人數、戰法以及攻擊手段複雜,這些資訊不是點幾堆狼煙就能傳達的。 然而沖出城外的部隊卻很窩囊,他們連陣形都沒來得及展開,黑暗軍隊早巳布置好的巨弩就發射了。 以單薄鐵甲包裹的脆弱肉體,與足有拳頭粗細,擁有金屬箭頭的巨弩箭發生猛烈撞擊…… 在連片的血光與慘叫中,數千叛軍精銳倒在城門附近,以自己的血肉之軀擺出一個尸橫遍野的淒慘造型,為雙方的將士詮釋了“沙場”的深刻含義。 但叛軍指揮官的戰斗意志非常堅定,于是城牆附近再添數千冤魂,而那些要呈報後方的情報也在同樣的地點慢慢的腐爛著…… 此後,叛軍部隊被極度悲觀的情緒所籠罩,士兵臉上掛著絕望的神情,木訥的蹲坐著。在每天上午發銀幣的時候,他們再也沒有領取餉金的欲望。 城里的景象更是淒涼,黑暗軍隊的投石車不斷延長射程,靠近城牆的房子被全部摧毀,半里、一里,打擊面越來越廣。 雖然實質上的人員傷亡並不大,但在這無休止、無差別的猛烈打擊下,幾天之前還顯得那麼“眾志成城”的民心,正以一種難能可貴的速度下滑著。 因為他們都明白了,黑暗軍隊不是想要奪取這個城市,他們是想把這個城市徹底毀滅,而那個可怕的科恩·凱達,他僅用廉價的石頭就能辦到這點。 逃到城市中心位置的難民越來越多,在這幾天時間里,眼看著自己的產業和住宅毀于戰火,民眾的號哭聲根本就沒有中斷過。 除了使用這種“擺不上台面的卑劣手段”,黑暗軍隊沒有采取任何其他攻擊。而叛軍一方卻不敢大意,大批部隊不得不龜縮在藏兵洞中,提心吊膽的數指頭。 另一方面,黑暗軍隊總參謀官卡羅斯少將,這幾天一邊安撫將領們的急燥情緒,一邊以及其干練的手腕處理繁瑣的事務。 他想多留下些時間來思考,對于眼前的事態,他並沒有完全想明白。 皇帝陛下用第一軍團少量部隊圍城,應該是對這些部隊的鍛練,同時也想找出進攻聖都的妥善辦法,畢竟聖都城地位特殊。聖都不但是以後的國都,而且是先皇的生長之地,如果被打成一片廢墟,科恩陛下在感情上無法接受。 但把第三軍團頂到前面也是訓練嗎?這種重要的戰略防禦需要攻守兼備,第三軍團所擅長的單純防禦並不能完全消滅叛軍,叛軍完全可以脫離戰線轉身逃跑…… 科恩陛下又調集了十個近衛騎兵團過去,這又是為什麼? 卡羅斯拿過地圖,仔細研究了伏擊地點的位置,斷定此地形並不適合騎兵決戰,如果在狹長的平原上糾集十個近衛騎兵團,再外加叛軍的十萬騎兵,人數就太多了,那點地方根本就施展不開。 難道說這十個近衛騎兵團有別的用途?不會是要一路殺到聖都去吧? “這完全是人為的複雜局面嘛!”卡羅斯的目光在地圖上流連:“老板到底在想些什麼?” “報告——前方戰報!”情報官在門口喊了一聲,把戰情通報遞了過來:“第三軍團跟叛軍打起來了。” “終于開打了,情況如何?”卡羅斯接過文件,隨手翻看著。 “第三軍團打得挺順利,叛軍的增援部隊尸橫遍野,我們也繳獲不少戰馬。”情報官擦擦頭上的汗,語氣非常興奮:“以步兵阻擋騎兵,第三軍團這下出名了。” “是嗎?”卡羅斯問:“皇帝陛下的情況怎麼樣?” “一切正常。” 情報官走後,卡羅斯還是想不通老板的用意,只有歎口氣站起來,接著去指揮他的圍城戰役了——想不透,干脆就去直接問老板好了。 同日,聖都城。 軍部的將軍們用慷慨激昂的語氣為魯曼陛下講解了目前的局勢,讓在場的人都相信了“目前局勢一片大好,援軍已抵達康森城下,正在准備與凱達家族決戰。”的真實情況,大殿上一片喜氣洋洋的情景。 丞相大人在適當的推波助瀾之後,以身體不適為藉口向皇帝陛下告辭,然後心滿意足的回了府邸——而他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訴侍妾,馬上收拾東西走人。 “為什麼?”很顯然,侍妾對丞相的話缺乏准備:“聖都還沒開打,現在走不是太早了嗎?” “一點都不早,一旦聖都周圍出現科恩·凱達的部隊,我不是又得看魯曼的丑臉,每次他一發火,我都恨不得親手捏斷他的脖子!”雖然是抱怨,但丞相卻是一臉的歡喜:“別告訴我,你沒准備好藏身的地方,現在是大白天,我可不想飛在天上。” “放心好了,房子早就准備妥當了。”侍妾看著丞相忙里忙外的跑,還不停的找著他平常喜歡的東西,心里就更加迷惑了:“急也不急在這一時啊!你快跟我說原因。” 丞相放下手上的東西,突然間神情變得有點頹廢。 “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是我小看了科恩·凱達。”好半天之後,丞相才輕聲說:“你還記得我上次跟你的談話吧?我原打算拿守衛堅固的康森城以及那十萬騎兵考驗他。” “現在呢?現在怎麼了?”侍妾小聲問。 “我派出的魔獸陸續回來了,它們向我彙報了各處戰場交戰的全部過程。照它們的描述,科恩·凱達軍隊的戰斗力比魔屬聯軍最精銳的部隊恐怕還要高上一截。”丞相歎了口氣:“再加上漂後的戰術和獨到的指揮,圍攻康森城的軍隊還沒死一個士兵,但康森城已是危在旦夕。而那十萬騎兵,也被科恩·凱達牽著鼻子玩了個通透……海運至聖都背面的軍隊掐斷了叛軍的退路,他們要逃的話只能逃向國外了。愚蠢的魯曼還不知道,他的女兒已經落到科恩手里。” “打仗就是這樣啊!誰的計謀高就是誰贏。” “可從眼前的整個局勢看來,科恩·凱達根本不用走那麼多彎路,以他軍隊的實力,他完全可以單軍長驅直入。就算他在聖都城下宰了那十萬騎兵,魯曼都奈何不了他……”丞相臉上露出一絲苦笑:“本來是簡單的局面,卻被他攪成一團。我們都被他迷惑了。” “他攪亂局面迷惑你?難道他知道我們的身分嗎?這些事我們又不參與。” “他的本意不是想迷惑我。”丞相搖著頭說:“他是在迷惑自己的軍官,以達到訓練部隊的目的。他的軍隊已經是這麼厲害,但他還想再次提升部隊的戰斗力……而此戰結束之後,斯比亞帝國就盡入他手,還要那麼厲害的軍隊干什麼?你說說看他是想干什麼?” “他——他不會是想和其他帝國開戰吧?”侍妾驚訝的掩上嘴:“對象是誰?” “可能是那些幫助魯曼叛亂的帝國,什麼里瓦、波塔、班塞……誰知道呢!” “他怎麼敢向神屬聯盟的帝國下手?”聽了這話,侍妾就更加吃驚了:“神族能放過他?” “如果是稍微摩擦一下的話,神族只會安撫他吧……”說到這里,丞相的面色一變:“科恩·凱達,他不會是想攻打魔屬聯盟帝國吧?” “那他不是瘋了嗎?這又不是神魔大戰時期。”侍妾一巴掌打在丞相肩膀上:“他絕對沒有那樣的膽子,你在想什麼呢!” “不管了,反正這些事情也不用我們傷腦筋。”丞相站起來:“走吧!” “等等。” “怎麼?你還不想走啊?” “你想用這個身體走出去嗎?我的丞相大人,聖都誰不認識你啊?” “終于可以恢複本來的身體了……我好高興。” “魔將閣下真是的,你只是借用這個身體,怎麼染上這個身體的壞毛病了?” 兩個人收拾好一切,帶著心腹手下憑空消失。 因為有戰爭,所以聖都城門的盤查比平常要嚴格很多,所有進入的人都要被查清祖宗三代、家族宗譜才能被放行,街道上也到處是士兵,盤查旅店、盤查聖都住戶……沒有正常理由而在街上“流竄”的人已經把監獄塞得滿滿的。 就算是這樣的力度,可除了能嚇到老百姓之外,也沒能見到什麼成效。而凱達家族的地下力量卻依舊在聖都蔓延著,它衍生到各城區、各階層、各機構,形成了一張無形的大網,把聖都緊緊的包裹住。 為了順利攻打聖都,科恩·凱達動用了聖都周邊地區所有的情報力量。 早在凱達家族軍隊行動之前,兩位重量級人物就已經進入聖都潛伏下來。一個是凱達家族軍隊總聯絡官,擔負高層策反;一個是斯比亞帝國內最大的黑幫頭子,負責下層策反。 為了協調兩個情報網的行動,瑪法和天照,這兩個情報頭子在一所民居碰頭,此地點距離丞相府邸只隔了半個街區。 都是精明能干的人,見面沒一句廢話,連寒暄都免了。他們用一整天的時間,把聖都一個城區、一條街道的劃分下來,還有策反軍隊、維持治安、保護糧食,總攻前期的破壞及向導人員……全部事務詳細劃分,最後一統計,聖都城里的情報聯絡人員、行動人員加起來人數上千。 “這此次行動中,我方只有一個地點沒能得手。”事情辦好之後,天照遺憾的說:“城防魔法陣,他們不要流氓,連送飯打雜的都得是魔法師才行。” “我這邊也一樣,好幾次都沒能滲透,百多位造詣高深的魔法師全部被保護起來了,威脅手段也用不上。”疲勞的瑪法用手指按著腦袋:“想冒名頂替吧!可我手下年紀最大的才三十五歲……” “城防魔法陣不被破壞的話,我方軍隊損失會很大吧?” “是,有可能傷亡加倍,能想的辦法都想了,只有用最後的手段。”瑪法低聲回答:“我們准備突擊隊吧!在如此關鍵的地方,不能沒有付出犧牲的准備。” “那好,我出一半人手,外面接應也歸我。”天照點點頭,然後站起來:“我先告辭。” “我們都要趕緊實施。”瑪法起身送客:“時間太緊,在行動之前我們只能再見一次面。” 天照走出門外的時候,街道上正有一隊快馬狂奔向皇宮,騎士的神情焦急慌亂,就跟死了老爸一樣……天照、瑪法對看一眼,就此分手。 馬隊直達皇宮,帶隊騎士直接沖去了大殿。 “皇帝陛下,前面有緊急軍情傳來。”內侍走進大殿,向悠閑的陛下通報著:“您現在就見嗎?” “緊急軍情?見!” 騎士跌跌撞撞的跑進來,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張開乾裂的嘴唇。 “皇帝陛下,大事不好了!”他的眼神里透著絕望:“聖都通向帝國各地的交通都被凱達家族的軍隊截斷了——目前僅有通向波塔帝國的路還在我們手里!” 這話就像一道來勢猛烈的閃電,非常准確的擊中了坐在王位上的魯曼,他呆了呆,身體立即就從王座上彈起來,幾步沖過去抓住騎士的衣領,大吼一聲:“你說什麼!?” “是凱達家族的騎兵,他們從海上來,把聖都與帝國其他地方的聯系切斷了,我們的總督和領主里有奸細接應他們……”跪在地上的騎士抬起恐慌的雙眼:“二公王殿下的馬隊……也失蹤了。” 魯曼的手指無力的松開,臉上的肌肉抽搐著,臉色也變得蒼白。 大殿里靜下來,只有大臣們緊張的呼吸聲。他們不知該如何是好,這消息雖然很令人吃驚,但他們更怕眼前這個即將陷入瘋狂狀態的“陛下”。 魯曼的身體微微搖晃了幾下,然後強自忍住,緩緩轉過身,走回王座前坐下。他閉上眼睛思索著,把發抖的雙手收入袖中。 沒人敢出聲,生怕驚動魯曼,更怕魯曼拿自己當出氣筒。 很久之後,魯曼的眼睛睜開,他正用充滿“威儀”的目光掃視著自己的部下。 “傳令,關閉聖都,布置防禦。”魯曼用一種很奇怪的聲調說:“聯系所有能聯系上的軍隊,命令他們向聖都靠攏——丞相呢?” “丞相上午回家,現在應該在府邸。” “讓他馬上來這里,召開會議!”魯曼盯著天花板:“你們出去,讓我清靜一下!”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