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光明曆二二三三年五月二十九日,斯比亞帝國第十七任皇帝——科恩·凱達皇帝陛下親率大軍包圍聖都。 參與此戰役的是第一軍團大部、第二軍團一部、第三軍團一部以及參謀部所屬部隊,兵員共計八萬人。 靠近黑暗三行省的所有行省均被收複,叛軍重兵駐守的幾個靠近聖都的行省也已被凱達家族軍隊占領。 著眼整個帝國的范圍,凱達家族已經陸續收複了九個行省,另幾個行省沒有大規模的叛軍,討逆戰爭順利進入收尾階段。 聖都——叛軍的旗幟,討逆戰爭的關鍵。 如果聖部攻擊戰打得乾淨俐落,那麼就可以成為整個討逆戰爭的句點,以此戰果搭配政治外交方式,完全可以強迫還未歸附的行省向凱達家族低頭。 如果打得不好,不能讓所有行省總督和貴族階層感受到凱達家族的實力,進而歸順的話,那麼就算殺了魯曼,也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魯曼冒出來。這場內戰也有可能無休止的拖下去,成為斯比亞帝國國民揮之不去的噩夢。 有鑒于此,維素·凱達親王以自己和內政廳的名義寫信給科恩·凱達皇帝陛下,陳明利害,要求科恩陛下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拿下聖都。 各部主管官員也陸續寫了信來,皇家學院院長在信中甚至表明,皇帝陛下完全可以使用猛烈的攻勢,只要能早日結束戰斗,哪怕是把聖都打成一片廢墟也行,重建方面的事絕不會讓皇帝陛下操心。 行進途中的科恩陛下看完了這些信,止不住的一陣心煩,隨手把信放在一旁。 “陛下,你怎麼了?”一旁的總參謀官轉頭看著科恩:“我們坐著如此豪華的馬車,道路也不崎嶇,大白天的,你生什麼悶氣?” “看看這信,我老爸教訓我也就算了。”科恩抓起一把信箋揮舞著:“看看這些大臣們在怎麼教唆我!” “不用看,我也收到了,大臣們都請我多敲邊鼓,讓陛下下狠心打。”卡羅斯臉上露出由衷的微笑:“想不到我這個可憐的參謀官,也還有被人看重的時候。” “你這家伙哪里可憐了?整個軍隊里,除了馬丁爺爺就是你的軍銜最高!”科恩冷哼一聲,把信箋拍在桌子上。 旁邊的白影看他一眼,朝貼身侍衛打了個手勢,示意侍衛過來把散亂的信箋收好。 “我怎麼不可憐?”卡羅斯苦起臉,掰著手指訴說著自己的委屈:“想我堂堂少將總參謀,還要被人罵、被人吼、被人調侃、被人無視,我甚至還要說笑話給人解悶,文學修零分還要念詩歌給人聽……” “好啦——誰容易啊!你這就算是痛苦嗎?算是悲慘嗎?如果這些算是悲慘,那我算什麼?”科恩當然知道卡羅斯口中的那個“人”是誰:“下次再看到你掰手指,我就要你好看!” “又被人威脅了……” “有你的。”科恩看看周圍,要找個評理的人,但周圍沒有誰的份量適合,于是他面向一條龍:“白影,你說誰悲慘?” 白影平靜的站立著,本來不打算開口,可是科恩陛下的目光已經牢牢的把她套住,白影知道,再不開口的話,自己就會成為最悲慘的那一位。 “兩位現在都很幸福,擁有被人嫉妒得想要立刻奪取的幸福。”雖然開了口,但龍族的驕傲性格不允許白影說出討好某人的話:“你們接近聖都,勝利在望,所以表現得過于興奮。” 聽完白影的話,科恩裝模做樣的點點頭,轉頭就吼卡羅斯:“看吧!白影都說你過于興奮!” 承擔了所有罪名的卡羅斯心有不甘,還不知死活的接過話:“小小一個參謀官,白影不可能用‘你們’來稱呼……我知道錯了,是我一個人太興奮。” “算你識相。”科恩收回凶惡的目光,把頭靠上椅背,閉上眼睛問卡羅斯:“聖都城里有什麼消息?” “有,天照和瑪法已經聯合行動,他們做好了一切准備。”說到正事,卡羅斯也收起了戲謔的表情:“滲透計劃比較順利,除了城防魔法陣之外,其他的都已完成。” 科恩站起來,在寬大的車廂里走著圈子。 “陛下,其實你不用這麼煩惱,憑你的想法去做就好了。”卡羅斯知道,科恩現在的心里不怎麼好受:“雖然聖都是先皇的故鄉,但先皇也一定恨透了這個城市,先皇更喜歡黑暗行省。就算把這地方打爛了,緬懷先皇的地方依然很多……” “所有的地方打爛了我也不心痛,一個菲謝特出生的地方算什麼?菲謝特在這里。”科恩指指自己的心口:“我顧及的無非是聖部的幾十萬人口,他們在聖部叛亂時已經受夠了欺凌,如果再狠心來這麼一把,我還有什麼面目見菲謝特?” “見、見先皇?”卡羅斯張口結舌,表情像個白癡。 “是啊!見菲謝特,你要不要去啊?”科恩輕描淡寫的把這個最大的秘密掩飾過去:“魯曼那個老雜碎還有什麼戲唱?無非就是想死守,拚個魚死網破而已,就這老雜碎,還想來個千古名將大對決?我呸!” “聖都的城防魔法陣倒是厲害,在上上次的神魔大戰里,魔屬聯軍打到聖都城下,可就憑著這個魔法陣,聖都硬是守了三月。”卡羅斯搖搖頭:“陛下的擔心不是沒道理,我們要想拖到魔法陣失效,聖都城里的平民都得餓死。” “所以才煩,我能讓投石車不丟石頭丟糧食進去嗎?”科恩猛的轉過身:“那個老混蛋院長建議我把聖都徹底摧毀——他也不想想,聖都一毀,國民不把我當成第二個魯曼?我凱達家族憑什麼打仗?不就是有國民支持嗎?” “院長也是心急嘛!擔心影響整個戰爭。” “好,脾氣發完了。”科恩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總參謀官,魔法陣的時效靠什麼支持?” “靠各種修建城市時布置的魔法寶石,還有中心魔法陣內控制一切的魔法師。”卡羅斯解釋說:“陛下,這個你應該知道啊!” “一邊聽別人說一邊想辦法,這是我的思考方式。”科恩想了想:“魔法師在操控的時候會消耗大量法力吧?” “正確,消耗的法力與受到的打擊成正比。”卡羅斯點著頭回答:“如果我們有一到兩萬名精靈魔法師,就可以在很短的時間之內把敵軍魔法師累趴下,可我們手上最多只有兩千魔法師。” “呵呵,你別說,這還不失為一個好辦法。”科恩笑了幾聲,把頭轉向白影:“我最最信賴的白影啊!我有話跟你說。” 車廂里一陣沉默,卡羅斯一臉迷惑的看著科恩和白影——他們的眼光對視著,閃爍不止。 護衛著皇帝陛下的車隊,就在這個時候進入了中軍大帳,營區中有一座專為科恩陛下指揮作戰而修建的高塔,距離聖都城牆剛奸是十里。 聖都城上的天空,正被一面巨大的白色拱型光幕嚴密覆蓋著。那就是城防魔法陣所構築的魔法結界——杜絕一切魔法攻擊的堅固壁壘(禁忌魔法除外)! 科恩陛下沒有休息,直接帶著將領們上了高塔。 “看到聖都城了嗎?”科恩陛下走到圍欄邊,手指著前方的城池,大聲問將領們:“對你們來說,看到這個城意味著什麼?” 很顯然,皇帝陛下的將領們打仗沒得說,但嘴上工夫欠佳。 有人說:“意味著戰爭快結束了!”結果被皇帝陛下用眼睛瞪。 有人說:“意味著皇帝陛下正式登基!”結果被皇帝陛下敲腦袋。 最後,還是一向沉穩的莫亞准將說出了正確答案:“看到聖都,就意味著要更精確的作戰,不能在任何細節上出現失誤。” “莫亞說得對,但你們這些家伙都在想什麼?這樣的話,我能放心的讓你們當上將軍嗎?”科恩陛下委婉的把打下聖都的獎勵透露給這些軍官們:“更精確的作戰、更精細的作戰,這是你們未來唯一的追求目標。” “是的,陛下!”因為皇帝的話,將領們受到了極大的鼓舞。 “整個作戰計劃已經擬好了,都在我腦袋里裝著,所有的命令你們都要一絲不苟的執行。”科恩陛下面對聖都城,嘴角掛著冷酷的笑:“情報里說聖都糧食匱乏,居民們已經沒得吃了,但他們是我的子民,我有義務照顧他們,如果我沒本事拯救我的子民,那唯有跟他們一起忍受。” “一起忍受?”軍官們沒聽明白,齊聲發問。 “是啊!一起忍受。”皇帝陛下轉過身來,臉上掛著大義凜然的神情,輕聲回答:“你們聽好,從現在起我也不吃,我什麼東西都不吃。你們什麼時候打下聖都,我就什麼時候吃東西。” “陛下!” “老板——不能不吃飯啊!” “長官,聖都算什麼啊?” 軍官們沒想到皇帝陛下會想出這麼一個狠毒的招數,一時間都慌了,稱呼也亂叫一通,唯有莫亞和卡羅斯在心里發笑。 “你們說個屁啊!還不去准備。”科恩陛下神態堅決的把手一揮:“先把聖都城牆給我拆了!” 軍官急沖沖的下塔,各自奔向自己的部隊,一路上都發出“魯曼這個老雜種、扒了他的皮”之類的咒罵——因為自己的無能,連累到皇帝陛下不吃東西,這是他們絕對不能接受的。 高塔頂層,白影走近科恩,擔心的問:“情報里,真有說聖都糧食斷絕的消息?” “沒有啊!說是魯曼發了點糧食,能吃上個十天半月的。”科恩神態輕松的回答。 “那你剛才說……”白影眨著眼睛,有點不能肯定。 “我騙他們的。”科恩用很純潔的眼神看著白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你不明白?” “我不明白。”白影垂下了頭:“在我的種族,欺騙是重罪。” “別死腦筋啦,皇帝是什麼?”科恩興致很好,笑著對白影說:“皇帝就跟流氓頭一樣,是個肮髒的職務,都要靠騙人混飯吃,那陰謀是一個接著一個,誰的陰謀最多、最有效,那麼誰就是最傑出的皇帝。” “已經發生的,我阻止不了。”白影抬起眼來,目光中透露出無比的堅決:“但正在發生的我卻不能不去阻止,我會監督你的,在聖都被攻破之前,你別想吃東西。” 科恩的笑容凝結在臉上:“白影,不用這麼認真吧?” “除非我死去,否則我不能對欺騙視若無睹。”白影回答:“這是龍族的悲哀。” “是我的悲哀吧?我現在就有點餓。” “你自找的。” 科恩深知龍族的毛病,唯有怪自己不小心,居然在白影面前說這樣的話。 雖然皇帝陛下不是心甘情願的餓著肚子,但“不打下聖都,皇帝陛下就不吃飯。”這句話卻在極短的時間里傳遍了所有的陣地。 在後來的帝國最高管理層,這個謊言被稱為“代價慘重的謊言”,而科恩陛下並沒有因此而收斂,反而從此開始走上一條制造謊言陰謀的道路,而且樂此不疲、樂在其中、樂不可支。 可不管怎麼說,站在一支以皇帝陛下為偶像,把皇帝陛下當神對待的軍隊的角度看,科恩陛下的一根頭發都比聖都城里所有人加起來更有價值,士兵們不能容忍科恩陛下受任何一丁點的委屈…… 士兵們不清楚需要多少時間才能攻進去,也不知道人餓多久會完蛋,但他們知道,如果不想讓科恩陛下餓肚子,那就要早點打下聖都! 這沖天的怨恨在陣地上不斷累積著,很快,攻擊行動就發動了。 “操你媽的魯曼。”前線指揮宮一口唾沫向城牆方向噴去:“投石車——發射!” 情急之下,投石車部隊使用特殊制作的石彈——里面全是火油,外面是一層石殼,再外面包裹了一層滲著火油,還被點燃的破布! 伴隨著惡毒的咒罵,一千多顆著火的石彈騰空而起,向著聖都城牆飛掠而去,火油燃燒殘留的黑煙在空中留下大片的痕跡,黑呼呼的。 這不是魔法攻擊,所以石彈順利的通過了魔法屏障。 那一層單薄的石殼僅能保證石彈在起飛時不會破裂,在接地撞擊的時候,石殼保證會破裂——于是城牆上下到處都在噴濺火油,火焰瞬間蔓延開,燒得城牆上的士兵哭爹叫媽,燒急了直接跳牆的可不在少數。 “好、打得好!”營區高塔上,有一位餓著肚子的男子在大喊:“燒死這些狗日的!” 這邊沖天的黑煙剛剛升起,那邊的魔法師也已集結完畢,是凱達家族軍隊里所有的魔法師,但軍官們並不滿足,他們還在部隊里搜索著任何一個能使用長距離魔法的士兵。 “打!連續不斷的打擊!”指揮官們是第一次沖這些地位特殊的魔法師大喊大叫:“用最厲害的魔法打!” “不能用最厲害的。”領隊的大精靈反駁:“打擊魔法屏障,只能用最熟練、最實用的魔法。” “科恩陛下餓著呢!” “我知道。”領隊大聲下令:“分為兩組,使用閃電,不間斷的打擊同一點。” 魔法師們躬身行禮,然後開始了集體詠唱。 城牆上,石彈在繼續著火勢,火油不斷流淌,帶動著熊熊燃燒的大火,逐漸覆蓋了整個牆面。 彌漫的濃煙嗆得城牆附近的士兵一把眼淚一把鼻涕,聖都城里的居民嚇得魂不附體,城區里響起成片的慘厲哭喊,就連潛伏在聖都城里的各方情報系統也被這景象嚇一跳,真以為凱達家族軍隊要屠城。 天空中,醞釀了閃電魔法的云層聚集起來,經過不斷堆積扭曲,形成一片濃密的黑色云層,幾乎斷絕了聖都城的光線。 在聲聲巨響中,無數銀白色的閃電閃耀著刺眼的光芒,向著魔法屏障直劈下去! 這是數量極為可觀的魔法打擊,雖然單個傷害力不是很可怕,但閃電魔法有延續效果,加之是落在同一區域,實在不可等閑視之。 叛軍嚴密保護的魔法陣里,負責維護這片區域的魔法師是個老頭,這攻擊來得突然而猛烈,他身體猛一哆嗦,額頭上立即出現一片細密的汗珠。旁邊的魔法師發現事情不對,連忙叫人過來幫手。 可凱達家族軍隊的指揮官們不打算放過這些魔法師,他們把軍中所有能使用長距離打擊魔法的士兵全部編隊,依次上前釋放,展開魔法防禦“干擾戰”! 不是有一句話嗎?有壓力,才會有動力,在皇帝陛下餓肚子的壓力下,中層軍官們的想像力跟創造性被徹底激發出來,他們指揮著士兵進行多批次、多方向的魔法打擊,各部隊配合得天衣無縫。 聖都城上空閃現著各種顏色的魔法光芒,如果不是其中殺氣沖天的話,那簡直就是流光溢彩、美豔不可方物。 而叛軍魔法陣里卻是手忙腳亂、一片恐慌,本來是三個鍾頭換一次魔法師,可現在還不到一刻鍾,就有人在開始嚎叫了。 “換防——換防啊!吃不住了,沒有法力了!” 皇宮大殿里,一個叛軍軍官把這消息報告給了魯曼陛下。 “陛下,他們這種打法,我們准備的魔法師數量不足啊!多來幾次的話,魔法師根本沒有時間恢複魔力,魔法屏障會出現漏洞的啊!” “不要怕,你怕什麼?”魯曼瞪著發紅的眼珠子,慢條斯理的說:“徵召魔法師,加強戒備,再向神殿求援去,跟他們說,聖都破了,也沒他們好果子吃!” “是!是的,陛下!我們馬上去辦!” 但神殿早就接到命令,不能再跟斯比亞帝國的叛亂有瓜葛,于是只象徵性的派了三位白衣祭司出來充場面,差點沒把等在外面的軍官給氣死。 于是,叛軍軍官只能病急亂投醫,求助聖都的各大魔法師公會。說是求助,其實是用刀頂著脊背押出門的。在這里面,就有一個十分特殊的人物。 這就是全大陸第一個看到並擁抱科恩·凱達的人,一位女性。集萬惡于一身的科恩·凱達就是藉著她的手,才降臨在這個世界上。 貝爾蒂娜。 因為和凱達家族的特殊關系,聖都魔法師公會的聖女貝爾蒂娜也是叛軍盯住的重點人物。 自從叛亂開始,她一直喬裝改扮,隱藏在魔法師公會里躲過了一切搜捕,卻沒料到叛軍士兵挨著房間抓人,深居簡出的聖女也給帶了出來。 她和她的幾名親傳弟子,被叛軍押上了魔法陣。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