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聖都被凱達軍包圍,這已經是第三天了。 清晨時分,陸陸續續發射了一個晚上的投石車停止了攻擊,那些射通告的弓箭手也不見了,聖都周圍的曠野上陷入一片安靜之中。 趁此機會,叛軍士兵們躲到角落去看夜里揀到的通告。毫無疑問,這份通告給迷茫中的叛軍士兵指明了方向,特別是防守西門的部隊,聽說出路在自己這邊,他們很興奮。 這也難怪,眼下叛軍是這麼一副慘樣,想翻身是不可能了。有哪個士兵不想活命啊!自己又不是魯曼的親爹,何苦搭著他一起送命? 就連督戰隊的人看了通告之後都有點三心二意。 在叛軍每天早上的例行會議上,軍官們對凱達軍越來越掹的攻勢很擔心,將領們用“其他行省的軍隊正在開來,守住就有希望!”的話來鼓動部下,但效果並不明顯。安排完一天的防務之後,會議草草結束。 叛軍上下,此時沒有一個人想得到,凱達軍在今天就要發起總攻,而且科恩·凱達要求部隊在一天之內結束全部戰斗。 凱達軍的中軍大營里,九位龍族長老正站在科恩陛下身邊,聽從他的安排。 “各位長老。”在事情談完之後,站在旁邊的白影走上前:“既然各位長老都來了,就請在今天揭去衣服上的封印吧!” “說的也對,下次見面還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雷點頭贊同,對科恩說:“我的朋友,你站著就行。” 科恩並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但想來龍族也不會害自己,于是就安靜的站著。 九位長老圍站在科恩身邊,雷又開口問:“我的朋友,你希望這身衣服平時是什麼顏色?” “白色好了。” “以龍族長老的名義,以我之血、魂為媒,喚醒隱藏在龍族至寶中的力量。”長老們嘴里詠唱著,同時伸手出來對著衣服不同部位:“龍之祝福。” 科恩所穿的套裝被五彩光點覆蓋著,衣料上顯現出金黃色的細密線條。線條彎曲著、環環重疊,如同龍鱗。 突然一聲脆響,光點被一一吸附到衣料上,黃色線條也逐漸褪去。原本有些暗淡的套裝主體這時呈現出柔和的白,邊角卻是黑色和金黃色。 “這是什麼魔法?真的很有效果。”科恩用手揮揮衣角:“我的肚子已經不餓了。” “這是龍族特有的魔法,能讓你擁有更強大的力量,使用魔法也更加快捷。”雷知道他是開玩笑:“當你使用我們所賦予你的力量時,衣服的顏色會有變化。” “這衣服是什麼料子的?”這個問題已經困擾科恩很久了。 “抱歉,我不能告訴你。”雷微微一笑:“我們去准備。” 龍族長老們一出帳篷,等在外面的卡羅斯就走了進來。 “長官,一切准備就續!” “擊鼓。” 三十輛馬車在中軍營門外一字排開,車上插著火紅的戰斗旗幟。領鼓一響,群鼓跟進,各部隊聽從鼓聲指揮,在營區外列隊備戰。除了聖都西門之外,凱達軍隊把聖都三面圍個水泄不通。 在整個討逆戰役中,這還是第一次響起鼓聲,鼓手是小嘉德南的三十個親傳弟子,這些家伙精神抖擻的敲擊著戰鼓,沉重的鼓聲直接穿透聖都城牆。 城牆上那些不知死活的叛軍還懶洋洋的看著凱達軍集結,猜想敵人今天又會玩什麼花樣。但在聖都城里的凱達方情報系統,卻在緊張的解讀鼓聲中的資訊。 “先攻南門,再佯攻北門,以東門為進攻重點,西門放棄,一個鍾頭之後開始……”資訊彙集起來,再傳達下去,各個方向的接應人手立即就位。 凱達軍隊排列好隊形之後,鼓聲突然平息。接著中軍營門大開,一身白色禮服的科恩·凱達騎著戰馬,在衛隊的簇擁下奔馳而出。 馬後高舉著一面軍旗,就是那面經曆過土城之戰的,黑底金邊的軍旗! 這面軍旗,可以說是所有士兵的靈魂之旗。老兵們用生命和誓言守護過它,那些壯麗的故事,新兵們聽說過無數次。 軍旗之下的陛下騎著神俊的戰馬,英武的面龐上神情堅定,黑後的長發系腦後,一襲純白的披風飄逸……士兵們突然發現,科恩陛下現在的形象竟然跟記憶中的菲謝特陛下一樣,在這一刻,他們幾乎完美的重合在一起。 策馬奔馳中的科恩陛下將右臂一伸,刹那間軍隊里歡聲雷動! “科恩陛下萬歲——我們必勝!” “萬歲——萬歲——萬歲!” 直到這時,叛軍才明白大事不好,凱達軍今天是玩真的! 科恩陛下的馬隊一直沖到隊列前方,陛下勒住缰繩,戰馬嘶叫著,在雷鳴般的歡呼聲中人立轉身。在無數崇敬的目光注視下,科恩陛下將手放下,部隊的歡呼也平息下來。 “在我眼前的,是我英雄的部隊!而你們,都是勇敢的軍人!”在短短的沉默之後,科恩陛下開口說話:“我們一路走過很多險阻,就剩下眼前這座城市還在苟延殘喘!你們說——我們要怎麼做?!” “打下來!”數萬將士的回答聲震長空,雄壯的聲音讓人熱血沸騰。 “如果討逆戰爭再拖下去,等待我們的只是更多的死亡。為了逝去的親人和戰友,為了斯比亞帝國的光榮,更為了世間的公道、這屬于我們的公道!我們要怎麼做?!” “打下來!”無數支手舉起武器揮舞,軍隊的豪邁氣概被徹底激發出來。 “我們這就去聖都城里走一遭!不計得失一殺到底!”科恩陛下說到痛快處,猛的抽出長劍,沿著隊列縱馬奔馳:“不容辯解、沒有赦免,人擋殺人、魔擋殺魔!” “人擋殺人、魔擋殺魔!”士兵們扯著嗓子吼叫,雙眼已經紅透:“殺、殺、殺!” 叫喊聲彙集成重重疊疊的聲浪,聖都城就在這怒濤一般的呼喊聲里顫栗著,連地皮都在微微顫動。 總參謀官見時機成熟,忙向後面的當值指揮官打手勢。 “魔法攻擊!” “投石車攻擊!” “巨弩車攻擊!” 能用的手段全都用上了,魔法屏障外面銀蛇飛舞,火星四濺,巨大的轟鳴聲擠壓著守軍的耳膜,撞擊他們的心髒。 龍族長老們分散在城外,暗地里制作了一個龐大的魔力場,使得進攻方的魔法打擊效果成倍增長,也讓叛軍的城防魔法陣再次遭遇前天的情形。 頭上的魔法屏障震顫著,眼見無法支持,魔法陣指揮官只有狂呼一聲:“加派人手!” 還在冥想的魔法師們被叫出來,進入魔法陣幫忙,慌亂的士兵根本沒在意貝爾蒂娜穿著一件顏色顯眼的袍子。而她一進魔法陣,躲在遠處的情報員就把這資訊發送出去。 聖都上空,翱翔著一條紅色的巨龍。在得到白影的訊息之後,紅龍立即來了一個翻滾,身體直直的向下沖去,在能清晰看到聖都東門的時候,它把巨口一張,向下噴出連串的巨型魔法火球——火球夾帶著雷霆萬鈞之勢,狠狠的砸在魔法屏障上! 打擊引發一連串的爆響,巨大的柱狀魔法火焰向四處噴濺,閃現出來的強烈紅光照後整個城市,魔法屏障被砸到的部位當時就深凹下去,東門守軍嚇得魂飛天外。 魔法陣里,防守東門的五個魔法師當場就吐血暈倒,指揮官連忙叫貝爾蒂娜等人頂替。 可叫了一聲沒反應,指揮宮轉頭看去,卻看到貝爾蒂娜手里捧著一個“滋滋”作響的銀白色電球——自己的幾個手下早已經尸橫就地。 “你要干嘛?”指揮官呆呆的問,伸手去抓配刀。 貝爾蒂娜微微一笑,雙手同時外拉,電球裂開——粗大的閃電在魔法陣中控位縱橫飛掠,在這不大的空間里攪起一陣血雨腥風。那些閉著雙眼、盤坐在地上的魔法師怎麼也不會想到身後有人下黑手,一個個死得不明不白。 “護著我!”貝爾蒂娜上前一步,摳出魔法陣中鑲嵌著的幾顆寶石:“向外沖!” 魔法陣外面,接應貝爾蒂娜的突擊隊已經和叛軍殺起來了。 這幾顆寶石就是總魔法陣的鑰匙,一離開相應的位置,供應給魔法陣的能源立即中斷,聖都上空那巨大的白色光幕閃爍幾下,慢慢的淡薄、消失……失去了魔法屏障,整個聖都城都在尖叫! 科恩·凱達陛下等的就是這刻! “士兵們——”他把手中的長劍指向聖都,嘴里大喊一聲:“我們最擅長是什麼!?” “殺!” “我們打仗的目的是什麼!?” “殺!” “我們愛這塊土地嗎?!愛這個帝國嗎?!” “當然!當然!” “全軍——沖鋒!” “殺啊!” 一聲令下,前軍疾速推進,把近千具攻城器械頂在最前面,這不再是昨天那種兒戲,也不同以往的攻擊,這是怒濤、這是鐵流、這是來自黑暗的懲罰! 身體中奔流的是熱血,嗓子里發出的是聲聲雄厚的喊聲,第一目標是突破城牆! 進攻方的魔法師早巳改變戰術,天空中同時降下無數的連鎖閃電,聖都城牆上白光閃耀,在城牆上方又編織出一道密集的電牆。 留守在城牆上,還有那些待在牆腰的叛軍,早被這水桶粗的閃電打成粉末…… 九位配合默契的龍族長老此時同時施展撼地術,聖都城牆開始了劇烈的震顫,多處城牆開始大幅度的搖晃,最後在轟然巨響中垮塌,紛飛的石塊砸得前來支援的叛軍血肉模糊。 在前軍還沒沖到城牆之前,龍族長老們已經用撼地術在城牆上制造了十多個寬達百臂的破口,加之昨夜用石彈在護城河里填出通道,進攻路線上已經沒有障礙。 在已經破開的地段,魔法攻擊立即中止,凱達軍隊的前鋒一路加速,風馳電掣的從城牆破口處沖了進去——與他們同時跨越城牆的,是空中排列密集的翼人部隊,他們要為地面部隊開辟路線。 空中響起尖利的呼嘯聲,翼人開始俯沖,弩箭、標槍、甚至還有火油石彈,這些東西雨點般落在城牆後面,叛軍的弩車陣地、弓箭手陣形化為一片火海,連趕來封堵缺口的叛軍部隊也被打得七零八落,潰敗不軍。 一進城牆,就是肉搏戰。 城牆附近的叛軍本已遭到巨創,面對潮水般湧來的凱達軍,殘余的叛軍根本抵擋不住,不是慘死當場便是拔腿就跑……轉眼之間將城牆附近拱手。 真正慘烈的戰斗,是發生在城牆之後的臨近城區。在越過一小片開闊地之後,凱達軍的突擊步兵對上叛軍的督戰隊。 如果說科恩的精銳是近衛軍,那麼叛軍的精銳就是督戰隊,他們來自魯曼的家鄉,被魯曼視為嫡系中的嫡系,在整個叛軍的部隊之中,就數督戰隊待遇最好、戰斗力最高。 督戰隊三個團,依據臨近城牆的高層建築和街道嚴密防守,與沖上來的凱達軍展開肉搏。在狹小的空間里,長槍一類的武器完全派不上用場,兩軍都用上短兵器,在弩箭支援下忘我的厮殺著。 凱達軍的突擊步兵是巷戰的老手,打起這種仗顯得相當狡猾;但是叛軍的督戰隊這時卻體現出整場戰爭中叛軍從未顯露過的英勇氣概,他們穩守防線、甯死不退 事實上,這支部隊是退無可退,他們不是一般叛軍,他們與凱達家族的血海深仇早就結下,凱達軍能放過其他人,但追到天涯海角都不會放過他們! 除了仇恨之外,這支部隊還有一句口號——永遠效忠皇帝! 督戰隊總指揮官親臨前線,命令部隊放過凱達軍的攻擊前鋒,看准機會,以潛伏的精銳力量突襲城牆破口,想要重新奪回對城牆的控制權。 裝備精良的督戰隊士兵從廢墟下的地道里湧出來,夾雜著數量龐大的零散叛軍,瘋狂的叫喊著向城牆破口殺去,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在局部戰線上居然形成優勢兵力! 城牆入口的部隊處場地狹窄,被叛軍封閉的話後果會十分嚴重。 “血戰到底——不退半步!” 指揮官一聲令下,凱達軍在廢墟上排成兩道防線,緊緊護衛入口。沉穩的老兵們紛紛擠上去,把新兵放在身後。 滿天飛矢中,兩軍殺成一團,戰線上血雨縱橫,殘肢亂飛。 叛軍督戰隊的士兵叫喊著“保護皇帝!”,然後瞪著一雙紅透的眼睛沖上來,前仆後繼,早把生死拋擲腦後。 有的士兵拖著斷腿向前爬行,有的士兵雖然渾身上下插滿了箭,還是一樣呼喊著口號向前沖! 凱達軍在這時沒有防禦陣地,也沒有優勢陣形,全憑一副血肉之軀。 老兵們在前面浴血搏殺,新兵們在後面用肩膀死死的抵住老兵的身體,重心下移、雙腳牢牢的釘在地上,絕對不後退一步! 兩軍糾纏在一起,翼人部隊無法使用火油石彈,他們只有降落在搖搖晃晃的城牆上,向叛軍沖擊部隊發射弩箭,減輕己方部隊的壓力。 箭雨中,督戰隊再次出了風頭。幾個被射成刺蝟的叛軍軍官手挽著手,站到沖擊隊伍的側翼,以自己這苟延殘喘之軀為手下士兵抵擋箭雨。 事實上,對站到高處的翼人來說,這樣的保護形同虛設,但在叛軍看來就不一樣,被激勵超斗志的士兵們流著熱淚,同樣挽起手來,嘴里高呼“保護皇帝!”如同潮水一樣的湧過去。 這無疑是個亮點,也是三十萬叛軍在整個討逆戰爭中打出的唯一一次高潮。公平的說,就是在魔屬聯軍中這樣的例子也不多見,如果換了是其他部隊,很有可能在這種攻勢中崩潰下來。 但叛軍的對手卻不是一般的軍隊,他們的前身,就是那個讓魔屬聯軍都聞風喪膽的魅影軍團! “操你媽!跟老子玩狠的是吧!”凱達軍指揮官把手上的地圖一摔,嘴里大喊一聲:“兄弟們,當兵就有拚命的時候——殺啊!” 叛軍要封閉入口,凱達軍要保護通道。在各個入口上的戰斗都已達白熱化,連雙方指揮官都帶著衛隊殺上去。 金屬與血肉構築的戰線在幾臂的空間里來回移動著,就像是一條不斷扭曲、蕩漾的線條……但在凱達軍士兵的浴血奮戰之下,戰線形狀無論怎麼變化,卻始終沒有斷掉! 尸體在活人腳下不斷累積,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倒下,就倒在滲透血液的地面。每一聲鋼鐵的碰撞聲里,都有鮮血噴射出來,雙方的士兵從頭到腳都被淋成紅色…… 這個戰爭中唯一的亮點,消失在凱達軍第二梯隊進入之後。有了生力軍的加入,凱達軍不但守住了入口,而且還發起了反攻。 對好戰的凱達軍而言,防守不能盡顯自己的氣概,只有進攻才是最痛快的——英勇的士兵們夾帶著凌厲的氣勢,一直殺到叛軍督戰隊的地道里! 叛軍沒有絕望、沒有恐懼、沒有悲傷,戰至最後一人也不退,但他們卻無法在開闊地上跟凱達軍比沖擊,凱達軍的攻擊就像一把燒得通紅的匕首! 而此刻的叛軍督戰隊雖然表現出頑強的意志,但還是逃脫不了被消滅的命運…… 第一個,同時也是督戰隊里唯一的俘虜,是叛軍督戰隊少將指揮官。在凱達軍士兵沖進他的指揮部時,他還想抄家伙抵抗,結果被憤怒的士兵打得只剩下半條命,還被倒拖著出了城牆。 雖然失去了總指揮官,但叛軍督戰隊仍然在其他地方頑強反抗。 依仗著熟練的配合、嚴密的布置、精明的一線指揮,凱達軍緩慢的前進著,士兵們每向前邁進一步,都得推開重疊的尸體。地面上鮮血漢篦,暗紅色的腳印跺得到處都足,周圍的牆壁塗滿汙穢但不知是什麼玩意的東西…… 叛軍督戰隊全員陷入一種狂亂的狀態,士兵們能嚎叫著發起反沖擊,支援魔法師能在敵我雙方混戰之時釋放大面積傷害魔法,軍官們也敢手持戰刀待在火線上…… 但是,這一切都晚了,他們已無法挽救叛軍失敗的命運,這時的英勇行為充其量不過是滔天巨浪里的一滴水而已。 要知道,科恩·凱達的軍隊不但英勇,而且還是一支會用腦筋打仗的軍隊! 在沖鋒時,軍官們會沖在第一個,遇到激烈抵抗時又不會蠻干,加之士兵作戰老練,意識一流,還被叛軍控制的陣地越來越少。 攻擊在逐漸深入,慘烈程度持續上升,雙方的戰線糾纏不清,相互都緊咬著不放。 每一棟房屋、每一個房間、甚至每一個窗口後面都有可能隱藏著督戰隊的士兵,他們投標槍、射冷箭、丟飛斧,還點火燒房子、拿平民當盾牌,總之是用盡一切手段阻擋凱達軍向前的腳步。 混戰,大面積的混戰,兩軍爭奪的面積是以臂來計算。一棟最普通的兩層房屋都會發生多次戰爭,往往是一樓在凱達軍手里,二樓在叛軍手里;當凱達軍攻上二樓,叛軍又爬上屋頂;最後,當凱達軍一路搏殺上了屋頂,叛軍卻又重新占領一樓 看到攻擊勢頭有所遲滯,凱達軍派出強大的魔法師陣容支援一線,以魔法和弩箭強行清空每一棟建築。重新整隊的翼人部隊再次飛回,用密集的弩箭清理那些躲在屋頂上的叛軍。 “實在不行,就把房子給我轟成廢墟!”凱達軍的前線指揮是這樣說的:“躲著不出來,就給我點火燒!” 從破擊城牆開始,戰斗經過了殘酷的半個鍾頭的時間。有了強大的支援,凱達軍隊組織的攻擊剛刀終于插上,把叛軍督戰隊防守的陣地切割開。 叛軍持有的大塊陣地變得支離破碎,從原來的整個街區,演變成現在的半條街道、十來所房屋。 凱達軍隊的攻擊箭頭並不急于前進,而是轉個彎繞回來,又從另一方向突進督戰隊盤踞的地方,用猛烈的攻勢,繼續撕扯叛軍的陣地。 幾處激戰地點濃煙滾滾,殺聲震天。 與此同時,科恩·凱達陛下本人和指揮部,正在向城牆靠攏。 有土城險勝的經曆,凱達軍隊在攻城戰中非常注意進出通道的暢通,同時在得手的地段加派部隊構建防禦。 巫醫們帶著助手跟在部隊後面,就在一線搶救傷員,之後再用擔架從專用通道運出城牆。 “命令下去,奪取外圍城區之後,進攻部隊就地布防。”科恩陛下帶著總參謀官,登上最高的那具樓車,直接觀察前線戰事:“攻擊居民區和皇宮的事交給近衛軍。” “是的,陛下!” 科恩的戰術相當正確,近衛軍的戰士久經磨練,戰術素養最高。換了別的突擊步兵進內城,在密如蛛網的居民區小巷里三轉兩轉,不頭暈才有鬼。 再說,情報系統跟近衛軍的合作也是最有默契的,極度緊張的新兵蛋子說不定會把前來引路的向導當叛軍射殺。 精銳的近衛軍部隊越過突擊步兵,沖入內城。 情報系統為他們准備的向導已經等候多時了,這些人身穿平民服裝,從早上開始就藏在隱蔽處,這時通通從街道拐角、居民樓頂、河流橋洞、甚至下水道里現身,跟近衛軍接上了頭。 天照和瑪法的情報工作准備得很完備,在每一條街道上,他們都配有專門的向導。在這些人的指引下,哪里埋伏著叛軍、哪里有陷阱、哪里是指揮所……進攻部隊知道得一清二楚。 攻擊行動中,凱達軍的士兵如同先知一般,盡往叛軍軟肋上捅刀子。不是從防守薄弱地帶突破,就是先來個掏心戰;—直插叛軍指揮所! 守衛內城的叛軍逐節敗退,他們的戰斗意志比不得督戰隊,再加上一直有人喊:“從西門逃啊!逃出去就能活命啊!” 久而久之,在很多戰線上出現大范圍的潰退。一人逃跑,十人跟進,數量越來越多。 到後來,這樣的局面居然發展得不可收拾,各城區通向西門的街道上全都擠滿了逃兵。 督戰隊的人站在街上砍殺逃兵,可是逃兵數量太多,督戰隊那點人手沒有用,各個主要路口都有被踩死的軍官和督戰隊士兵。 這些徹頭徹尾的“叛軍”聚集在西門,揮舞手中的兵器,叫喊著要打開城門。 有幾位高級軍官出來勸解,卻被活活打死;督戰隊來鎮壓,又被瘋狂的士兵砍成肉醬——在這生死關頭,誰不讓他們出門,誰就是他們的死敵! 在強烈的求生欲望驅使下,他們敢摧毀一切阻攔。 城堡最容易從內部攻破,這話一點也不假。很快的,叛軍逃兵們就強行打開城門,一湧而出,奔向他們希望中的生存之地。 當然,科恩·凱達皇帝說了他們不會被攻擊,那麼在十幾里的距離之內,他們是不會被人撲殺的。但出了這個距離,就不再屬于聖都地界……有一支騎兵,正准備拿他們的人頭換取勳章。 想想看,科恩·凱達是誰啊?他會放過聖都的叛軍?指揮部在戰斗打響之前就有命令,不會要准將以下的俘虜。 經過一個鍾頭的清剿戰之後,精銳的近衛軍部隊完成對皇宮的包圍。 “報告皇帝陛下!”一個上校軍官跑到科恩面前,用自豪的語氣報告:“我軍已完成對主要街道的清剿,皇帝陛下可以進城了,絕對安全!” 科恩陛下點點頭,騎上了戰馬,從清理出來的城門進入。 城牆上站滿了自己的士兵,城頭上搖晃著黑暗軍隊的旗幟,歡呼的聲浪在城牆上下滾動著,喜悅的笑容在沾滿汙跡的臉上洋溢……而科恩,他卻在進入城門的那一瞬間停下。 只有最靠近他的卡羅斯和白影,才看到他微微抽動的嘴角,還有那眼角包含的淚光。 卡羅斯向城牆門洞里的軍官打個眼色,軍官一聲大喊:“向皇帝陛下致敬——敬禮!” “敬禮!”城上城下,所有士兵同聲高喊,向他們景仰的皇帝致以最正式的軍禮。 科恩掃視著他的士兵們,緩緩的抬手起來還禮,眼中的目光無比堅定。 “陛下進城!”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