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跟著皇帝陛下,指揮部也搬進城里。 聖都城大體上是個圓形的城市,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各開一個城門,除了北門之外,三個城門延伸出來的道路交彙于皇宮門前的廣場上,和兩條環路一起組成聖都城里的主要道路。北門在皇宮背面,道路直達皇宮後門,是皇家專用道路。 城里一共是二十個城區,除了靠近城門的八個城區里戰事已經平息之外,余下的十二個城區還在不斷爆發遭遇戰。 指揮部里嘈雜不堪,參謀們拿著筆,在地圖上標明各個城區的進度。好在各個主要道路被打通之後,兵力調度也順利多了。 更多的部隊陸續入城,他們按照事先的安排,趕去清理自己負責的區域。 午飯時間之後,城里再也聽不到大規模的搏殺聲,城牆附近的火也被撲滅,只剩下滿天彌漫的煙霧。戰事平息之後,廢墟上出現大把平民,他們看著自己的產業,哭天搶地捶胸頓足——誰知道他們剛才藏到哪里去了。 直到這時,科恩陛下才有時間坐下來休息一下,當白影把一盤食物遞到他眼前,他才記起自己三天沒吃飯了。 “還是白影好啊!”發出一聲感歎,皇帝陛下拿起一塊蛋糕塞進嘴里,誰知下一刻就給噴了出來。 “報告皇帝陛下。”一個傳令官急急忙忙的跑來:“軍紀監督和大法官要晉見陛下!” “提夫·羅倫佐?”皇帝陛下非常意外,抓起水杯來了一口:“他來干嘛?不見!” “我是第一軍紀監督、皇家學院院長、帝國一級大臣,可以隨時晉見!”一個衣著光鮮卻風塵仆仆的老頭站在門口,理直氣壯的嚷嚷著:“皇帝陛下不能拒絕我,我一路從黑暗行省趕來的。” 科恩抬眼看去,一臉笑容的大法官杰克正站在提夫·羅倫佐身後向他揮手。 “既然都站到門口,那就進來吧!”科恩陛下吃著剩下的蛋糕,不想破壞自己難得的舒暢心情:“長話短說。” “好的,皇帝陛下,我需要一支部隊。”提夫·羅倫佐的話的確有夠短:“我有急用,時間晚了就來不及。” 科恩瞟了院長一眼:“部隊有的是,你的用途?” “我要帶部隊去保護學院,還有大圖書館。”羅倫佐院長急切的說:“不用太多,五百人就夠了!” “皇家學院,皇家大圖書館。”科恩點點頭:“難為你從黑暗行省趕來,我都沒想到保護這些地方……卡羅斯,給院長兩個近衛營。” “是的,陛下。”總參謀官拿出軍令遞給院長:“近衛軍第七、第八營,就在這條街後面。” “陛下也給我軍令,我要去干我的事了。”大法官走上來,笑著說:“我自己帶了執法隊來。” “笑笑笑……都快成笑面虎了。”科恩把軍令塞到杰克手里,小聲叮囑:“注意點安全。” “沒問題。”年輕的大法官答應著,笑嘻嘻的走出去,一路上沒有一點帝國大臣的樣子,不是拍拍這個軍官的頭,就是踢踢那個軍官的屁股。 科恩陛下無可奈何的搖搖頭,吞下最後一塊蛋糕。 “陛下,可以開始清理皇宮了。”總參謀官走過來:“你要去看看嗎?” “當然,備馬。” 近衛軍的小股部隊分布在城中的大街小巷里,他們正在向導的指引下挨家挨戶的搜索叛軍殘兵。 向導們手拿記載著每戶居民人數的文冊,仔細比對清點。那些換上平民服裝的叛軍被一個個指認出來,押到街面上,當一條街清理完畢之後,叛軍殘兵被集中起來處死。 皇家衛隊排成嚴密的人牆,護衛著科恩,從皇家專用大道抵達皇宮廣場。 皇宮前的廣場已經是凱達軍的地盤,行事招搖的士兵們還從城外推來幾具樓車,供各個方向的指揮官使用。 一隊隊翼人盤旋在皇宮上空,時不時的向里面射幾箭。還有人在用傳音魔法向皇宮里喊話。 “……皇宮里的雜役、內侍、廚師、技師們聽好,待在自己的房間里,不要出門,不要收留、藏匿叛軍士兵,違令者死。當近衛軍進入皇宮時,要第一時間大聲說明自己的身分,提供叛軍隱藏線索,違令者死。保護皇宮財產,不得偷竊、哄搶、破壞,違令者死……” 科恩·凱達登上正門外的樓車,看著緊閉的宮門,有點皺眉。雖然嘴上說打爛了不心痛,可這畢竟是菲謝特自小生長的家,舍不得。 “接上頭了沒有?”總參謀官問包圍皇宮的聯隊長:“什麼時候開始進攻?” “剛才聯系了一次,里面發生了一些事,情報員又進去了。”聯隊長一個立正:“約定的時間就快到了。” “魯曼人呢?”科恩問了一句。 “魯曼在情報人員的嚴密監視之中,絕對跑不了。”聯隊長回答:“我們把那些逃跑大臣的腦袋給他送了回去,讓他明白自己逃不掉的。” “再不能拖了,時間一到就要開始進攻。”總參謀官看了一眼科恩陛下的臉色:“派你最精銳的部隊,盡量減少破壞。” “是的,長官。”聯隊長行了個軍禮,趕緊去安排了。 廣場上響起成片的口令,近衛軍士兵卸下身上多余的東西,輕裝列隊,進入突擊區域准備強攻。天上的翼人慢悠悠的兜著圈子,不動聲色的完成一切准備。 “陛下,一切准備完畢。”聯隊長請示說:“時間到了。” 科恩正俯瞰著皇宮,雙唇一開,輕輕吐出一個字:“打。” 樓車上的旗手搖晃著旗幟,早巳排列好隊形的翼人從各個方向飛來,在皇宮上空交錯而過——這一刻,所有還在皇宮空地上活動的人都會被射成刺帽。 號角鳴響,殺聲再度響起。 幾百具輕便云梯同時架上皇宮牆頭,精銳的近衛軍士兵從幾個方向同時攻擊。幾處宮門有完善的防禦設施,防守的叛軍兵力又多,立即陷入激戰。 科恩站在樓車上,眼睛注視著戰局,臉上神色陰晴不定。 “陛下,有件事忘記告訴你了。”總參謀官靠過去,很神秘的把聲音壓低:“我們抓到了一個俘虜,是督戰隊少將。” “那又怎麼樣?” “到目前為止,這是唯一的俘虜啊!”卡羅斯露出了狐狸尾巴:“他們已經把這個俘虜帶來了。反正打皇宮也不怎麼好看,陛下不如去審問俘虜吧?” “也好,帶他上來。”科恩似笑非笑的看著卡羅斯:“你來審,我來看。” “又是我?” “少將審少將,這很合適。”科恩陛下已經找了一張舒適的椅子,先把自己放了上去,再命令近衛:“去把俘虜押上來。” 兩個身材魁梧的士兵架著一個雙手反綁的中年男子,從階梯一路飛奔上平台。立正之後,一個士兵抓住俘虜的頭發,把他的臉展示給在場的人看。 落到凱達軍手里的人沒什麼好待遇,俘虜的軍服早就被扒掉,僅剩的內衣也破破爛爛,從頭到腳的皮膚不是紅腫就是青紫,顯然被很多士兵關照過。一張臉倒是乾淨,五官也還端正,可惜嘴角牽出的些許血絲破壞了整體美感。 在眾人的目光中,俘虜微喘著,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還用輕蔑的眼神掃視著所有人……很快他就清楚了自己的處境,目光變得尖銳,直直的罩定黑發黑眼的科恩陛下。 科恩安靜的坐著,一點也不心急,仿佛把這個俘虜當成視野里的一顆普通的沙礫。 “沒什麼嚴重的傷吧?”看到陛下真的不出面,卡羅斯只有自己開工,他先上前一步,不無關心的問:“督戰隊少將總指揮官,你可能想自己站著吧?” “一點小傷,不算什麼。”俘虜用輕蔑的態度回答,沉穩的目光還是盯著自己的目標。 “不錯,夠硬朗。”卡羅斯沖押解俘虜的士兵一揚頭:“讓他跪著回話。” 膝彎被踢,俘虜的膝蓋重重的撞在地板上,地板“砰”的一聲響,俘虜也把目光投在卡羅斯身上——這才是他目前的對手。 “你的姓名、軍銜、職務、所知魯曼的一切,全給我說出來。”卡羅斯依然保持著微笑:“說重要的。” 俘虜驕傲的笑笑。 “高等級軍官,是貴族吧?”卡羅斯拿過一張椅子:“從軍隊里混出來的,我就不用提醒你——拖延問候會有什麼後果了。” “既然你也是少將。”雖然是跪在地板上,但俘虜還是試圖抬高自己的目光:“那你也應該知道,我會怎麼回答你。” “事實上你知道的東西,我們未必就不知道,戰爭進行到現在,你腦子里那點東西還有什麼價值?”卡羅斯呵呵笑著:“怎麼說你也是個有名有姓的軍官,我不過就走走過場而已。如果以後有人不小心問起,大家面子上過得去就成……落在軍隊手里都一個樣。” “那我們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坦白的講,是我對你沒什麼好說的。”卡羅斯收起笑容,毫不留情的說:“從你被俘到現在也有點時間了,我也聽說你被人群毆過。如果你沒話想對我們說,為什麼不自殺呢?我們雖然看管著你,但你咬舌頭撞牆的機會總有吧?如果那樣的話,我們都免得尷尬。” “如果你沒話對我說,又怎麼會帶我來這?”俘虜哈哈一笑:“凱達家的逼供手段我聽說了,我也想知道自己能撐多久。” “我剛才已經說了,就目前的局勢而言不值得在你身上使用逼供手段。”卡羅斯口氣平淡的回答他:“你我都是軍人,因為你之前的戰斗打得不錯,所以才留個說話的機會給你。如果你真的不想說什麼,我們也不勉強。” 俘虜稍微楞了一下,隨即輕哼一聲:“凱達軍什麼時候出了大義凜然的人物?” “我這大義凜然的人一直就待在凱達軍中,只是你現在才發現而已。你身處的環境是這麼汙濁,有這樣的感受我不奇怪——等等。”卡羅斯在一份傳令官遞來的文件上簽了字,然後再轉頭說:“對待敵軍的將領,我們通常的手法很單純:以敵軍的戰績來決定它指揮官的待遇——如果你的部隊是窩囊廢,你會被一個剛入伍的新兵以殺雞的刀法處死。” “那麼我現在呢?被你以殺龍的刀法宰掉?不都是一死?還講究這麼多?” “在宰你的時候,至少你能穿上整齊的衣服,條件允許的話還能和家人見面。’卡羅斯一本正經的回答:“當然,你不能要求有人觀禮。” “我還沒聽說過落在凱達家手里的人能有過體面,你的欺騙手法並不高明。” 這次換卡羅斯用上輕蔑的語氣:“謊言與欺騙是你主子的專利,你以為凱達軍中頂天立地的軍人跟你主子一個德行?” “魯曼陛下的名聲再怎麼壞,他依然是我等願意以性命去保護的皇帝,什麼欺騙與謊言,對待敵人就應該這樣做!”俘虜反駁說:“而你們,什麼頂天立地的軍人,不過是屠夫!” 卡羅斯抬手阻止了要打人的士兵,用凌厲的目光盯著俘虜:“魯曼謀反弑君,顛覆帝國,把國民置于水深火熱之中!你認為魯曼的所做所為是正確的?你應該知道,僅僅一個聖都大亂,死了多少平民,又有多少家庭被拆散!” “沒錯,我們是造反了,但我們是推翻夏麥家族的統治,而不是國家的叛徒!”俘虜毫不示弱:“如能改變統治,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真是很新鮮的言論,謀反卻不是國家的叛徒——你心智還健全嗎?說出這種牽強的話不覺得臉紅?” 俘虜昂起頭,不甘的吼道:“難道夏麥家族就是國家嗎!斯比亞帝國又是什麼時候成了夏麥家的私產?夏麥家族自從成了皇族,只要是其血脈就天生有特權……哪怕是一個蠢才,只要碰巧生對了地方就可以享用一切!這樣的傳承,難道不可以反?夏麥家若真的賢明,我家怎會就剩了我一個人?這樣的皇族難道不應該反?你們殺了我又怎麼樣?如有來生,我依然會追隨魯曼陛下!” “意志很堅決啊!”卡羅斯不置可否的點點頭:“你這樣死忠的例子很少見,完全可以編入學院教材,為世人所警惕。” “無所謂了,反正在你們手上也由不得我。”俘虜看著卡羅斯,用顫抖的聲音大笑著:“正統?王朝?都他媽騙人的——你們標榜的夏麥王朝又是什麼好路數?他們四百年前若不是滅了眾多勢力能有今天?!為了國民?國民不過就是爭霸的附加品而已,殺得乾乾淨淨,十幾年後又像野草一樣瘋長出來……” “四百年前的帝國被魔族摧殘,各個貴族互相紛爭,民不聊生!夏麥家族靠著勇武仁政平定亂局,白手起家,靠著自己十幾代的努力才建立了繁榮的帝國。”卡羅斯以堅定的目光回望著俘虜:“是非曲直,國民心中有數,我可以把你的話公告天下,讓國民自己來判斷。” “愚昧的國民怎麼會明白這些?他們只要衣服、只要食物!”俘虜毫不示弱:“只可惜魯曼陛下的宏圖偉業毀在你們手里!現在,凱達家族成了皇族,科恩·凱達應該心懷感激才對!” “這就是區別所在了,你認為這世上誰都想當皇帝嗎?對我們的皇帝來說,當上皇帝才是一件痛苦的事。”卡羅斯爽朗的笑起來:“睜開你的小眼睛看看吧!你們敗在誰的手上!被最看不起的國民打敗,心里不會憋得慌嗎?” “我不服!” “服也好,不服也罷,你反正是沒機會重新來過了。你聽見這歡呼聲了嗎?總攻就快結束,這是整個討逆戰爭的句點,也是你生命的終點。跟你的這次見面沒有什麼收獲,我很遺憾。”卡羅斯來回走了幾步:“你剛才說,你不服皇族的人天生有特權是嗎?如果你和你的王子真的認為夏麥家族沒資格坐皇位的話,可以!但是你得證明自己的確比夏麥家要強才行。你不是覺得國民只要衣服相食物,才不管什麼正統之類的嗎?也許你是對的,可是你的主子並沒有讓你口中的愚民們滿意。” “假以時日,我們必定比夏麥家要強得多!可惜我等無用,反讓凱達家占了便宜……” “那就沒辦法了,現在是我們勝利了,這說明凱達家比你的主子更有資格做這些事。如果你心里實在不能平衡的話,就當你主子造夏麥家族的反,凱達家造你主子的反好了。”卡羅斯輕蔑的搖了搖頭,對押解俘虜的士兵說:“帶他去見軍法官,先收押。” 俘虜剛被押下去,負責指揮戰斗的聯隊長就沖上了樓車。 “報告陛下,我們拿下了皇宮,除了宮門之外叛軍防守薄弱,主要官員全部被毒死在大殿里。”聯隊長急切的說:“但我們找不到魯曼。” 科恩轉頭看著這個聯隊長:“你確定他沒有逃走?” “沒有!我們的情報人員一直監視著他,但負責中間聯絡的情報員也被毒死,所以暫時失去聯絡。” 科恩想了想:“聖都完全拿下了是嗎?” “是的!” “那麼魯曼能去的地方就不多……”科恩淡淡的回答:“等等吧!他跑不了。”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久違了,聖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