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久違了,聖都2  
   
篇外篇 黑暗傳說—久違了,聖都2

“大膽!”神殿前院通向大殿的通道上,站出來一個地位稍高的祭司,他義憤填膺的大吼著:“你們眼里還有沒有神殿、還有沒有光明神族!” 這句話是用傳音魔法喊出來的,連包圍在神殿周圍的士兵都聽得清清楚楚。隨著他的喊叫,十幾個地位低下的祭司正吃力的挪動著一尊光明神王的雕像,他們把雕像從殿里搬來,放在喊話的祭司身後。 “你凱達家要翻天了,進入聖都之後,你一不晉見,二不請安,這本已失禮。到現在居然帶兵闖神殿!”祭司背靠著光明神王的雕像,他越發的理直氣壯,猛力拍打著胸口叫囂:“來啊!打這踩過去啊!” 科恩仍然不緊不慢的邁著步子向前,衛隊在岩石帶領下提前湧上。看著士兵們猙獰的臉色,祭司們大驚失色,等覺得事情不妙想要開溜的時候,卻已經晚了。 “別跑。”一個翼人近衛軍官拉住想開溜的祭司頭子,一拳就把他打翻在地:“我們會滿足你的。” 然後大隊人馬真的打他們胸口上踩過去了,躺在地上的祭司們到死都沒明白,為什麼事情會演變到這一步,神殿的地位是無比崇高的,祭司的地位也是一樣。平時一個眼神都能讓人嚇得魂不附體的祭司,為什麼今天會落得如此下場?難道這些士兵不是神屬聯盟的人嗎? 科恩站到大殿後的廣場上,輕聲對岩石說:“找他出來。” “長官命令──抓魯曼出來。”岩石大喊一聲:“挖地三尺也得把他翻出來,要活的!” 部隊回應一聲,分做一隊隊散開,提刀拿槍的翻查起每一個房間。 士兵們粗魯的動作引發各種東西碎裂的響聲,就連大殿的雕花玉石門都給士兵們砸得粉碎…… 神殿向來是極盡奢侈的,現在的每一聲異響,都能讓躲在後面的大祭司心里滴血。 在近衛軍士兵成功的拆毀了大殿之後,大祭司打發人來請科恩陛下“入內堂說話”。 “不好吧!”可恨的科恩還裝模做樣的推辭:“神殿內院是神殿高官起居之地,世俗官員進入不大方便……” “皇帝陛下開恩啊!還請看在往日熟識的份上,放過神殿吧!”來請他的祭司苦苦哀求:“神殿積累的這點家當不容易啊!還請皇帝陛下高抬貴手。” 科恩立即就高抬貴手──抬手就是一耳光! “你們的架子見長啊!”旁邊的學院院長一看苗頭不對,立即就跳出來:“神佑騎士到來,大祭司居然不出迎──儀仗也沒有!” “馬上就來、馬上就來──”挨打的祭司捧著高腫的臉,慌張的跑向內院。 科恩又好笑又好氣的看了羅倫佐一眼,對這老頭的堅持也有點無可奈何。 如果是換了在其他地方,羅倫佐院長肯定第一時間跳起來跟科恩吵,但在外人面前,羅倫佐院長還是得極力維持皇帝的威儀,盡自己的全力彌補皇帝行事方式里的錯誤。 在以前的日子里,院長都是站在科恩陛下的對立面,被科恩陛下以強硬的手法對待。今天跟在科恩身後,看科恩以特有的手段對付別人,心里也總算找到點平衡。 再說對這些祭司,院長心里同樣沒有好感。 不大一會,服軟的神殿大祭司帶著儀仗出迎,把科恩陛下一行人畢恭畢敬的請進內院。 在神殿豪華的大議事廳里,科恩不慌不忙的坐在主位上,一點也不急于開口。祭司們招待的茶點被白影一一檢查之後,才被允許擺放在科恩面前。 穿戴得體的大祭司坐在科恩陛下對面,他那帶笑的臉上,表情不無尷尬。 “神佑騎士遠道而來,想必非常辛苦了。因為光明神族的命令,戰爭期間沒有派祭司到軍中為將士們祈福,還望神佑騎士不要怪罪。”說過了開場白,大祭司小心翼翼的問:“不知神佑騎士夜里來訪,這是為了什麼事?” 科恩微微一笑,並不回答。站在他身後的總參謀官輕咳一聲,示意某人出面。 “大祭司閣下,這里在座的都是有身分的人,也是斯比亞帝國里舉足輕重的人物,當然不用把話挑得那麼明白。”羅倫佐院長笑咪咪的開了口:“我們得想個辦法,避免神殿的名聲受損。” “是,是,那是當然。” “國賊魯曼是在你手上吧!”羅倫佐院長端起水杯,抬起眼睛看了看裝糊塗的大祭司:“你可以讓手下把他交給外面等候的士兵,那麼我們今天的到來就算是一個普通的拜訪。” 聽完院長的話,大祭司不置可否的微笑著,他欠了欠身子,眼睛看著科恩陛下:“神佑騎士殿下,就神殿的立場而言,世俗中人的罪行再大,他也是光明神族的子民。身為祭司,我們有救贖他的義務。” 科恩偏了偏頭,沒搭理他。 “大祭司閣下,這個人罪行滔天,已不是神殿所能庇護得了。”羅倫佐院長放下手里的杯子:“你心里應該明白眼下的事態,我們也不想與神殿有什麼不愉快。” “院長的話很對,我完全同意,事實上神殿與凱達家族的關系一向很密切。”大祭司看科恩根本不說話,只得把頭轉向院長:“是,這個人眼下是在神殿。對于他的所作所為,我們也多少了解一些……但神佑騎士能不能聽聽我們神殿的建議?” “如果僅僅是建議的話,當然多多益善。” “不知神佑騎士准備怎麼處罰這個人?”大祭司笑笑說:“是的,他有罪,但他仍然是一名貴族。我們當然希望他能保持一個貴族的尊嚴。” “您的意見我們會鄭重考慮。”院長點著頭回答:“但我現在無法承諾什麼,你知道,這最後的決定權是在神佑騎士手里。” “還請神佑騎士閣下賣我個人情。”大祭司請求科恩:“這話是他──他托我轉告您的,如果您要結束他的生命,他想‘笑著死’。我個人當然希望能得到您肯定的答覆。” 科恩用疑惑的眼光看著大祭司,大祭司不明就里,只能閉上嘴。在場的所有人里面,也只有總參謀官知道陛下疑惑的原因。 “陛下,所謂的‘笑著死’,就是沒有痛苦的死法。”總參謀官靠上前,跟科恩咬耳朵:“具體的做法多種多樣……” 科恩這才釋然,向院長點點頭。 “好的,神佑騎士答應了。”羅倫佐院長心里的石頭落了地:“交人吧!” 大祭司轉身吩咐幾句,一個小祭司飛跑著離開。不一會,昏睡中的魯曼就被交到了近衛軍手上,總參謀官親自去辨認過,確實是魯曼。 隨同魯曼被交出的人足有三十個,除了三個侍妾和貼身近衛之外全是魯曼的心腹官員,其中有五個還是科恩這方潛伏在魯曼身邊的情報人員。 他們全部都昏迷不醒,看來是白祭司們用魔法催眠──到最後,魯曼還是被他的主子出賣了。 “哎喲!大祭司就是聰明。”看到昏迷在地上的一大片人,科恩第一次說了話:“早就知道我們要來,把一切都准備好了。” “哪里,哪里。”大祭司嘴里還在謙虛:“我怎麼可以和神佑騎士對著干?” “好,有你這樣的大祭司,以後的事情就好辦了。”科恩親切的拍拍大祭司的肩膀:“早知道這樣,你叫人通知我一聲多好,剛才多有得罪了。” “沒事沒事……” “你給我面子,我當然要給你面子。”科恩陛下呵呵笑著:“剛才士兵們不小心,在前院傷了人……這樣,你把祭司們集中一下,我來說上幾句,為他們寬寬心。” “不用了,神佑騎士事務繁忙……” “又不給我面子?” “不敢不敢,我這就安排。”事實上,有神佑騎士的道歉,這本身是一件很長臉面的事,大祭司也不是真心推辭。 “你幫我大忙,這是小事嘛!”科恩抬腿往外走:“一起走吧!” 聖都神殿編制龐大,上上下下近千名祭司,集合的話是會花上一點時間的。科恩陛下在跟大祭司閑談幾句之後,找個藉口和院長坐到了馬車上。 “陛下今天的表現非常好。”一上馬車,羅倫佐院長就對科恩大加稱贊:“舍得在恰當的時候放下姿態,這是一個了不起的進步,一會講話的時候,不要說得太露骨……” “講話?”科恩陛下邪邪一笑:“什麼講話?出發!” 羅倫佐院長大吃一驚,正要反駁的時候,衛隊已經護衛著馬車出發了。 祭司們在廣場上集合完畢,大祭司卻找不到科恩,等來等去,等到一個凶巴巴的軍官。 “不知神佑騎士他什麼時候……”大祭司上前詢問科恩的去向,卻被軍官一掌推開,一屁股坐倒在地。 “長官有令!”軍官站在講台上:“聖都神殿祭司身負神恩,卻是非不分、黑白顛倒,在叛亂中散布叛逆言論,鼓吹國賊為正統,他們違背了神族的意志,辜負了神族的信任──現決定全體收押,等待神族派員懲罰!一個不剩的給我抓起來!” 周圍的士兵猛撲過來,祭司們一片慌亂…… 地獄之島,黑暗魔王宮殿。 匍匐在地的魔將把斯比亞帝國的最新情況回報給黑暗魔王後,跪著退出大殿。黑暗魔王嘴角帶著點笑意,平靜的注視著自己的兩個女兒。 長公主看看自己的妹妹。 “因為我的任性,壞了父王的大事,還請父王責罰。”小公主低著頭,向黑暗魔王跪下:“沒能順利魔化,是我的錯。” “第一次施展魔化,出點錯誤不算什麼,一個小小的斯比亞帝國,也算不得什麼大事。”黑暗魔王平靜的回答:“但你選擇了魔化他,就一定要做到。做事半途而廢有違魔族的傳統,你的身分高貴,更應該注意這點。” “謝謝父王指點。”沒有魔王的話,小公主不敢起身:“女兒一定會做完這件事。” “起來吧!”魔王點點頭:“一個人類從你手上逃脫,對你來說是一個教訓。好好跟你大姐學習,下次再努力。” “謝謝父王。” “父王。”小公主退出大殿之後,長公主才向黑暗魔王發問:“斯比亞帝國的局勢可說已經塵埃落定,我們以後要怎麼做?” “不需要我們做什麼,科恩.凱達自然會做些什麼出來,他是個不甘寂寞的性格。”魔王微笑著擺擺手:“失去了菲謝特.夏麥的約束,又手握帝國權力,神屬聯盟會出大亂子。” “父王的意思是說……他會找聯盟內其他帝國的麻煩?” “這個可能性會很大,任何人類登上王位都會迷亂一陣,科恩.凱達又會有什麼反應?他會怎麼玩弄手中的權杖?我很想知道,神王那邊想必也是這樣的態度。”看來,黑暗魔王的心情非常好:“找個恰當的時機,讓魔將去接觸一下,了解一下細節。” “是的,父王。” “神魔大戰之後的事情總算告一段落,你也輕松一下吧!”黑暗魔王最後囑咐一下女兒:“到處去走走,散散心也好。” “是。” 長公主一走出宮殿,就看到小妹一臉索然的徘徊在走廊上。 “大姐……”看到姐姐走來,小公主欲言又止。 “好了,不用擔心,大姐會教你魔化魔法的。”長公主撫摩著妹妹的頭:“父王那里,不是也說原諒你了嗎?” “可是……很丟臉呢!”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下次做好不就得了?” “那我學會之後就能去魔化他了嗎?” “不行,現在科恩.凱達是一國帝王,按照協定是不能魔化的,這件事就得看時機了,手法也得巧妙才行。” 同日,天堂之島,長公主宮殿。 光明神族的兩位公主殿下在花園里相對而坐,公主們的神態都很祥和,看來上次與魔族公主會面的事件讓她們盡釋前嫌。 中間的幾案上擺著一封拆開的書信,兩位公主的目光都停留在信箋上。 “沒想到,科恩.凱達還有當皇帝的潛能,居然用這件事來刺探神族對他登基的反應。”好半天之後,小公主才開了口:“以前討厭他是沒有原因的,現在總算找到一個。” “小事而已。”長公主用手腕托住下巴,輕聲說:“對于新即位的皇帝,一向的慣例是要給予關照。” “可這次不一樣。”小公主皺皺眉頭:“關照了他,神殿的上千名祭司就得掉腦袋。” “那些廢人還要來干嘛?留著他們的命只能壞事。”長公主淡淡一笑:“你不想讓神殿的名聲受損,這我能理解。但說到底神殿只是用來統治的工具,本身並沒有什麼舍不得的。只要有利于統治,就值得做。” “可是姐姐,就算我們這樣做了,這個科恩.凱達又會老實多久?”小公主又拿起信箋看了看:“姐姐你不是說,他的性格很張揚,當皇帝會出問題嗎?” “殺了這些祭司的話,會讓他老實個一年半載吧!就算他想找些小麻煩,也得用心去找個好藉口,你不覺得這樣很好玩嗎?”長公主的目光在花園各處流連:“事實上,父王正等著看他的表演呢!你什麼時候看父王這麼高興過?” “明白了。”小公主點點頭:“那麼,我就讓紅衣祭司去一趟吧!” “這是個好主意,你讓剩下的那兩位紅衣祭司去好了。”長公主的手指在桌面上畫著圈:“科恩.凱達恨紅衣祭司的程度甚至超過了魯曼,想想看,看著自己的仇人來傳達命令,那將是多麼有趣的場景。” “姐姐,這多不好啊!不是說不能刺激他嗎?” “不,這不算刺激,這是一個小小的考驗。”長公主給了一個甜蜜的微笑:“他都敢試探你,你就不能考驗考驗他?” “考驗完了不是要給獎品嗎!我哪有什麼甜頭給他?” “笨丫頭,自己想去吧!”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久違了,聖都1     下篇: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