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聖都戰役結束之後的五天里,軍隊和警備隊在情報系統的配合下,把聖都城里的所有建築不分大小貴賤翻查了二十次以上,在確定城內絕對安全之後,帝國內政管理機構才紛紛遷入聖都辦公。 第六天,維素·凱達親王和四位帝國內政監督入城,皇家學院院長以及帝國軍隊總參謀官出城迎接。因為國相一向行事低調,所以除了必要的警備人員外,並沒有安排其他人去迎接,盡管場面是這樣簡單,但國相的車隊規模還是很龐大。 看著正在重修中的聖都城牆,國相大人顯得很高興。他一把就將要下跪行禮的學院院長攙扶起來,欣慰的拍拍這位頭發花白的老頭的肩。 “難為你!”國相臉上露出真摯的微笑:“跟著科恩辦事,一定很辛苦吧?” “只要是為了帝國,我個人付出一切都值得,再說皇帝這次的表現有所進步。”羅倫佐院長苦笑著搖搖頭,事實上以他的這種性格,跟著科恩陛下辦事,心里的感受哪里只是一個辛苦能夠形容的? “聖都的形勢如何?”國相轉頭看著總參謀官:“民心穩定了嗎?” “回稟國相,聖都門前民心穩定,普通平民都非常擁戴皇帝。”一旁的卡羅斯問答說:“之前的戰斗也順利,城市遭受的破壞輕微,只是城牆附近的毀壞比較嚴重,皇宮幾乎沒有損失。” 那就好,我還一直在擔心這個:”國相安慰的點點頭:“皇帝進皇宮了嗎?” “科恩陛下沒有進入皇宮,陛下說他得等您來了再商量。” “這孩子,他這些天在干些什麼呢?” 總參謀官和學院院長對看一眼,都沒答話。 “他又做什麼奇怪的事了?”國相大人立即就明白,科恩一定又在干讓人無法理解的事。 “第一、皇帝陛下扣押了聖都神殿的祭司,從地位最高的大祭司到看門的見習祭司,一個也沒落下。”好半天,院長才開口:“第一,我們捉到了魯曼,皇帝陛下命令每天用好幾桶牛奶給魯曼沐浴……” 這下,連國相大人都驚訝了:“牛奶沐浴?為什麼?” “因為陛下答應了大祭司,要讓魯曼笑著死。”總參謀官接過話:“一日三餐都很講究,皇帝陛下甚至把自己的膳食讓給了魯曼,還天天跟魯曼聊天。” 聽參謀官說到這里,國相大人原本優雅的表情中出現一絲冷酷。 “魯曼啊!如果是別人我會希望他自求多福。不過既然是你,我還是第一次這樣期待科恩的胡鬧……”狠厲的眼神一閃而逝,維素又恢複了平時的雍容氣度:“兩位,到我的馬車上來,我們一起進城好了。” 近衛軍的軍營就設在靠近皇宮的廣場上,在科恩居住的帳篷旁邊就是關押魯曼的地點,此時,神情頹廢的魯曼被浸泡在一木桶的牛奶里,只露出一個頭來,他的雙眼正呆滯的看著坐在一旁的科恩。 自從被抓來後,魯曼的話就很少,除了科恩的問話之外,他基本上不跟其他人說什麼。 科恩翻閱著手上的文件,作為一個勝利者,他臉上並沒有狂傲和欣喜,反而是一種少見的平和神態。 “除了波塔帝國給你的兩個軍團,還有哪個帝國給了你部隊?”科恩查看著文件上的清單,頭也不抬的對魯曼說:“班塞帝國很有錢嘛!簡直是不惜血本的資助你,已經好幾天了,如果你能爽快點一次說出來,我們都會節省不少時間。” 魯曼看著科恩,目光依舊呆滯,嘴唇抖動幾下卻沒有回答。 “不用這麼驚訝,你心里也明白我不會放過你。雖然我答應了大祭司讓你‘笑著死’,但如果你不能讓我滿意,我也可以隨時改變主意。”科恩微微一笑:“如果你想隱瞞點什麼,我可以專門為你女兒在軍中設立一個妓寨,沒聽過這玩意吧?那些臭烘烘的異族大兵一定會喜歡你女兒的,聽說她的皮膚很細嫩。” 魯曼的眼珠轉動一下,艱難的開口:“你……不能這樣……” 科恩用淡淡的語氣繼續打擊魯曼:“你什麼死法,你全家怎麼死法,這完全取決于你的態度。不過說起來,你家的二小姐倒是跟我有些淵源,她差一點就成了我的夫人……” “放、放過她……”魯曼身上被施了魔法,說話的速度非常慢:“所有的罪……是我一個人犯下的……” “大家都知道你的罪行,你也明白自己逃不了一死。”科恩放下手里的文件:“不過你女兒的命運,我還在考慮中。” “我如實說的話,你會放過她嗎?” “你必須明白,此時此刻你並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所有的事情都得看我的心情而定。這個,就是權力的迷人之處。”科恩站起身:“因為聖都打得很順利,我才有這份好心情讓你多活幾天。” 這個時候,總參謀官走了進來,在科恩耳邊說了句什麼。 “晚上我會再來一次,你最好能給我全部的答案。你現在有這份好待遇,但並不能說明你下一刻不會遭受酷刑。” 科恩叫侍衛收起桌上的文件,自己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空曠的帳篷里,就剩下魯曼和幾個看管他的魔法師了。 維素親王已經開始辦公,他跟四位內政監督毫個客氣的征用了皇帝的帳篷。 “科恩啊!你還想在這里待上多久?”看見兒子走進來,親王笑呵呵的說:“你的母親也和我一起來了,她想早點進皇宮。” “我已經安排了,今天就進吧!”科恩坐到菲琳身邊,拿起她正在批閱的文件看看:“母親為什麼要急著進宮?” “傻孩子。”親王搖搖頭,正色說:“你母親想早點去祭奠先皇夫婦。” “是我的疏忽。”科恩懊惱的敲敲自己的腦袋:“事情太多,我都忙昏頭了。” “不怪你,這麼煩瑣的戰爭已經讓你很疲倦了。”親王非常體諒自己的兒子:“聖都及其附近的情況我都了解了,我對戰斗結果很滿意,部隊表現的很好。” “我方的傷員也不少,僅城牆附近的戰斗就犧牲了三千多人。”科恩轉頭看著菲琳:“我想把這些將士集中安葬,墓園要修好一點。” “好的,這事交給我。”菲琳按住科恩的手,神情關切:“你這幾天沒怎麼休息嗎?” “還好。”科恩看著自己的妻子們:“長途跋涉,你們累不累?” 幾位內政監督多日沒有看到科恩,心中都很牽掛,但因為有親王在場,誰也不好把自己的思念表露出來。科恩這時輕聲問起,四個夫人都很開心,紛紛含笑搖頭。 “對了,父親,我前幾天給你的信你看了嗎?”科恩又想起什麼:“時間上是否來得及?” “請各國使者來觀禮的事嗎?我已經做了安排,信使已經出發了。”維素一邊批閱著文件,一邊回答著科恩:“你就放心吧!他們早就在注視著我們的一舉一動,這次不但會派大臣來,我們還有禮物可以收。” “本來這個登基大典可以簡單一點,但我仔細考慮,還是隆重些好。”科恩解釋說:“光明神族那里,我已經以神祐騎士的身分寫了信。” “以神殿祭司那件事為借口嗎?” “是的,我想刺探一下神族的態度。”科恩點著頭:“目前有很多事不明朗,神族的態度在很大程度上會影響帝國後面的發展。” “這個借口是找得不錯,反正你也容不了這批人,為了以後行事方便,把這批祭司換了也對。”親王考慮了一下:“但你這個刺探行為本身就不很理智,神族不會不明白你的意圖,對于你這種刺探行為,他們肯定會以其他的手法回應。” “這個我已經想到了。”科恩笑了笑:“我選擇的方法是比較露骨,但這事可大可小還留有余地。神族就算會對我有些不滿意的地方,但也不會嚴重到哪里去,他們最多就是給我本人一點難受。” “你能忍受的話,我也沒什麼意見。”維素親王收起自己面前的文件:“准備進宮吧!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 “父親。”聽說要馬上進皇宮,菲琳起身問:“進皇宮的時候,我們需要舉有什麼儀式嗎?” “儀式就不用了。”科恩搶在親王說話前就表明態度:“弄得太繁瑣不好,況且不久之後就有登基大典。” “那就一切從簡好了。”維素親王點點頭:“反正眼下連一個主持儀式的祭司都沒有。” 雖然不舉行儀式,但學院院長還是堅持帶領文武官員在皇宮正門前列隊,迎接皇帝入主皇宮,寬大的宮門外,站滿了身穿正式朝服的官員。 在部分官員看來,科恩走進皇宮的那一刻,也將是自己這一生幸福生活的開端這時站在宮門外的人,無論官職大小、全都是帝國的開國功臣!這特殊的地位與以後的官員不一樣,將是十分穩固而高貴的。 科恩甚至來不及表露一個厭惡的表情,這些官員們祝賀的聲音就整齊的響起:“恭賀皇帝入宮,皇帝萬歲!” 好歹在臉上擠出點笑意,科恩向官員們頻頻點頭致意,但他心里卻恨不得把這些人一腳一個踢出城外,當上這個皇帝有什麼好祝賀的? 維素親工夫婦站在科恩身後,四位夫人站在科恩兩側。 “大開中門。”羅倫佐院長走出隊列:“迎接皇帝陛下入宮!” 重新修建的皇宮中門緩緩大開,露出一條直通皇宮大殿、專供皇族行走的玉石大道一道路兩邊,站著一排排盔甲鮮亮、軍容嚴整的近衛軍士兵。 科恩伸出手來,向羅倫佐院長打了個手勢。院長在跟科恩交談兩句之後,臉上顯露出幾絲慚愧的表情,倒是科恩陛下還在安慰他。 一輛包裹嚴密的大型馬車從後面駛了上來,停在科恩陛下身邊,停穩之後,車夫立即卸下馬匹。 科恩陛下和羅倫佐院長走過去,一左一右扶住了馬車。既然陛下和院長都扶住馬車了,官員們也不能不去。 聰明一點的人已經知道馬車上是誰了,那上面是先皇——菲謝特·夏麥。 “菲謝特,我們回家了。”科恩輕聲說,眼睛不由得濕潤起來。 聽到皇帝陛了的這句話,想起先皇菲謝特的面容,那些經常與菲謝特共事的官員立時兩眼通紅,愧疚之意油然而生。車輪慢慢的轉動著,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馬車被眼含熱淚的大臣們用手推著進入了皇宮大門。 “立正!敬禮!”道路兩邊的士兵行著禮。 馬車一直被推到大殿之後,才由魔法師接手,移入禦花園里一處防衛嚴密的建築中,在奪取聖都之後的這幾天里,精靈魔法師們在白影的指導下,以皇宮為防禦范圍,修築了一個全新的魔法陣。 科恩全程監督,一直到包裹著菲謝特身體的魔晶石被安置完畢。 其他人都退出去之後,科恩才拍拍魔晶石跟菲謝特話別:“烏鴉,我得出去幫你管理國家了,夜里再來看你。” 回到大殿時,官員們正在向國相和內政監督回報帝國現狀。科恩向他們做了個不必中斷的手勢,很隨意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官員們的說話聲立即就中止了,從他們的眼神看來,不少人被科恩打擊到了。 雖然在科恩的心目中,這金色鑲滿寶石的王座與其他座椅並沒什麼區別。但在一十官員眼里看來就不一樣了,他們還為科恩陛下坐上王座設計了一系列的小儀式呢! 科恩看看哭笑不得的官員們,不解的問:“怎麼了?繼續說下去。” “是。”正在說話的官員行個禮:“就眼前的局面來看,帝國境內已經不存在成規模的叛軍了,因為我們的軍隊封堵了其他方向上的道路,大多數零散的叛軍逃向波塔帝國。當然,這里面也有一些自知必死的貴族敗類……我們的建議是,能不能派一支騎兵去追剿?不然他們會在波塔帝國重新集結,未來的日子里有可能擾亂我們的邊境。” “沒那個必要,我們的軍隊連日作戰已經非常疲憊,再說現在的重點是穩定國內,軍隊更不能分散,要留在聖都附近,繼續威懾那些還沒有明確歸附我們的行省。”國相已經代替皇帝回答了:“至于那些散軍,我們可以通過其他方式與波塔帝國達成協定,讓它替我們解決。” “國相大人的話很對,但下官擔心的也就是這點。”這個官員擔憂的說:“波塔帝國內部的權力斗爭很複雜,各階層與叛軍的關系一向曖昧,他們極有可能敷衍我們。” 國相轉過頭看著科恩:“皇帝,你的看法呢?” “就我看來,這不算什麼問題。”科恩歪著身體坐在王座上,單手撐著下顎:“雖然波塔帝國以前與叛軍穿一條褲子,但那畢竟是一個帝國,我們應該以平和的手段對待鄰居,不要剛收複帝國就派兵在邊境上搞七撚三,別人會說我們做人不厚道。” “但是陛下,這些人存在一天,對帝國而言始終是個隱患。” “不用擔心,我們應該相信其他帝國。”科恩陛下懶洋洋的回答:“其他帝國信不過,不是還有公正、偉大的光明神族嗎?” 一聽科恩這樣說,眾官員都知道陛下心里有鬼注意,也就不在這個問題上繼續討論。 “陛下,其他未歸附我們的行省,我們應該怎樣對待?” “這個好辦,你們不是在准備登基儀式了嗎?” “是的,陛下。”院長站出來回答:“因為要等候神族以及各國的特使,登基儀式大概要一個月之後才能准備好。” “我的院長,這可是件大事,別那麼心急。我們最好在兩個月之後舉行典禮,我要所有的行省總督都來參加。”科恩微微一笑:“對那些還沒有歸附的行省,我會派代理外交大臣去,你們就不用擔心了。” “那即將下達各行省的政令?” “同時向所有行省下達。”國相大人再次代替皇帝回答:“還不明白嗎?皇帝已經承認他們行省總督的地位,一有凱達家族的承諾,他們不會有異議。就憑手上的那點實力,他們也無法興風作浪。” “父親大人說的很對。”皇帝笑咪咪的總結:“他們沒實力造反,只好熱愛和平。” 聽到皇帝這樣的淺白評價,官員們的冷汗全下來了,這叫什麼理論嘛? “藉這個機會,我得宣布一些事。”皇帝才不管官員們的感受,他接著用一種懶散的口氣說:“以後的大殿會議三天舉行一次。國相和內政監督就在樓上處理公事,聖都的官員每天上午可以請見,特別事務隨時請見。各部副主管以上、各族族長、軍團聯隊長以上,可以隨時見我——當然,我心情不爽的話可是會拒絕的。” “是的,陛下。”官員們的冷汗更多了。 “那麼,各部都要補充官員,但你們要注意,官員選拔甯缺勿濫,我們不能讓昏庸的人掌握權力,好在眼下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各位可能要忙上一陣子。”陛下站起來:“在登基的時候,我希望看到一個運作良好的內政系統。” “是的,陛下。” “聖都城總督科爾特來了沒有?”科恩的眼光在官員中一掃。 “在。”科爾特急忙站出來:“請陛下吩咐。” “再過五天,我會處決叛軍首領魯曼,就在聖都祭壇上,你准備一下。”科恩笑著說:“根據他本人的要求,他要笑著死。我想讓聖都居民和各國隨軍代表都來看。” “是的,陛下。其他叛軍俘虜也是同時處死嗎?” “一起一起。”科恩點點頭:“不需要在這些汙穢的人渣身上浪費太多時間。” “陛下,所謂笑著死是一種特殊的處死手法,不適合平民圍觀。”院長站出來反對:“民眾看到魯曼有這樣舒服的死法,會對我們不滿。” “為什麼?”科恩抓抓頭。 “因為那種……是要給魯曼幾個女子……讓他們一起服下毒藥……” “不用!雖然都是笑著死,但我這個方法比較特殊。”科恩嘿嘿一笑:“科爾特,你准備三百只羊,把它們餓上三天就好。” “是的,陛下。” “那麼各位,今天的會議就到這里。大家剛來聖都,官邸也剛剛安排下去,你們也需要些時間安頓家人,快回去收拾一下吧!我也要處理一些私人的事。” “謝謝陛下關心,向陛下告辭。”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久違了,聖都2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