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五天之後,聖都大祭壇准時向民眾開放。 關于處決魯曼的事,聖都居民早已得到通知,甚至幾百里外的地方都知道,他們也有派代表到聖都來看。這天一大早,湧入的人潮就把祭壇四周圍的嚴實。 好在科爾特的准備做得比較充分,居民進入祭壇之後也遵守警備隊員的管束,前排的就地坐下,後面的才能站著,每十排之間還留出了通道。 祭壇頂上用布幔圍成一個小圈子,外邊放置了一圈座椅,那是留給各國代表的。在與叛軍進行戰爭時,各國或貴族世家都在兩軍中派駐了代表。 太陽才升起不久,監督行刑的大法官就到了祭壇。隨後到來的是各方代表,他們在全聖都居民的注視下一一就坐。不過,代表們對這樣的安排多少有些費解,那種被稱為“笑著死”的刑罰,的確不合適有民眾圍觀。 對于任何一個帝國來說,一般情況下極少對貴族使用死刑,只有極端嚴重的罪行才會處死貴族。就算是死刑,因為身分的原因,貴族們也不會受到身體上的折磨,他們都會面帶微笑的走完自己人生中最後一步。 這是一個傳統,一般情況不是在一個隱秘的地方,把發作緩慢的毒藥混合在美酒中,再給上幾個容貌美麗的女子,由魔法師釋放幻景魔法,讓貴族忘卻自己身在何處,胡天胡地之後拿起美酒解決自己。 布幔之中的一張大床引人注目,那是為魯曼准備的,但祭壇下那幾百只羊是用來干嘛的?這些羊一直在圍欄里叫著,讓人心神不定。 祭壇的一旁,人群不擁擠的地方,有一輛處于重重保護下的馬車,車簾低垂,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是誰,就連一般的官員都不知道里面是何方人物。 一個近衛軍軍官跑到馬車邊,敲了敲門。 “稟告內政監督,大法官說,馬上就要開始行刑。” “知道了,退下。”菲琳,羅娜皇妃的聲音傳了出來。 馬車里,除了四位內政監督還有一位女性,那是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 她在討逆戰爭進行到後半段時就從皇宮偷跑出來,要親眼看到自己的仇人死——實際上,她只是找到了凱達家族留在金沙薩的情報系統頭子,上次她把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不讓敵人靠近,不過這次,她把匕首架在脖子上,是為了要挾別人把她帶走。 至于金沙薩隨後的慌亂,她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能看到魯曼被處死,對她來說比什麼都重要……此刻,緊張的公主殿下正緊緊抓住菲琳的手。 大路上,押解著魯曼及其心腹手下的車隊正向祭壇緩緩行駛而來。看清第一輛車上的魯曼,民眾群情激憤! 人群中有無數的拳頭在揮舞,“殺了他!”、“碎尸萬段!”等等的怒吼聲此起彼伏,好幾排近衛軍組成的人牆被沖得歪歪扭扭,軍官們費了很多口舌才稍微安定了躁動的人群。過不久,更多的聲音帶著哭腔響起。 “你這魔鬼,還我女兒!” “你賠我媽媽來……” 無數的爛菜葉、臭雞蛋、小石子向魯曼所在的馬車飛去,發泄著民眾對魯曼的怨恨……到最後,士兵們不得不用盾牌護住馬車,以防有人混水摸魚,把魯曼提前給殺了。 好不容易來到了祭壇下,士兵把一干人犯從馬車上提下來,讓他們先在祭壇下跪成一排。名義上是為了讓民眾們確認,實際上是讓旁邊那輛馬車上的公主殿下看個清楚。 面對民眾們憤怒的呼喊聲,魯曼臉上的表情很麻木。他頭上滿是菜層蛋黃,任憑士兵把他提來提去,毫無反抗的意思,對自己的現狀也沒有什麼異議。 “姐姐,這就是魯曼?”看到仇人,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的手顫抖著。 “是的,他就是魯曼。”菲琳拿出手帕,愛憐的擦擦公主殿下眼角的淚水:“他馬上就要伏法了。” “可是,為什麼不能直接砍頭呢?”公主殿下憤憤不平的說:“那樣的壞人,為什麼還要讓他笑著死?吊死他也好。” “說到恨,沒有人比夫君更恨他。”坐在對面的迪爾,梅林輕聲勸說:“我的公主寶寶,你就看著我們夫君用什麼辦法懲治他好了。” “迪爾姐姐。”貝爾妮公主迷惑的眨著大眼睛:“處死魯曼的事,科恩陛下跟你說超過嗎?” “最近太忙了一個帝國好多事呢!我們都沒時間見上幾面。”迪爾,梅林搖搖頭:“不過就科恩的性格,你想他能輕饒了魯曼?魯曼會死得很慘……” 在這個時候,外面的民眾突然發出陣陣巨大的歡呼,因為一身皇家禮服的科恩·凱達正騎著一匹黑色的戰馬,在衛隊的簇擁下從另一端的大道上奔馳而來。 “皇帝陛下萬歲!萬歲!萬歲!” 聲勢浩大的歡呼聲如同潮水一般湧動在聖都上空,在一系列利民政策公布之後,民眾們對科恩的擁戴逐日遞增,在這個時候,他們一點也不吝嗇自己的熱情。 聽著耳邊這雷鳴般的歡呼,科恩心里卻是有些惱怒,他恨這個奪去朋友的地位,但他也清楚民眾的心靈是脆弱而敏感的,民眾們希望在此刻看到皇帝對自己的擁戴有所回應……所以,科恩不得不強顏歡笑,還伸出手來小幅度的揮動。 好不容易下了馬,科恩幾步走過人犯身邊,看到魯曼的慘樣,吩咐人拿水給他洗了臉,才從馬車旁的台階走上祭壇。 “科恩陛下好奇怪啊!知道姐姐們在這里都不看一眼。”貝爾妮公主對科恩的行為做出了評價。 “你沒注意,夫君已經向我們招過手了。”溫絲麗輕聲說:“是那種只有我們幾個人才明白的手勢。” “啊?科恩陛下說什麼?”貝爾妮公主奇怪的問! 四位內政監督的俏臉一紅,都沒答話,最後菲琳才好歹說句“一般的問候”敷衍過去。 科恩走了祭壇,各國代表統一來見禮,大家說些無關痛癢的客套話。不一會,傳音魔法布置完畢,一名軍官過來請科恩陛下講話。 “皇帝陛下講話,安靜!”威武的軍官喊完這句,立即退出傳音區域。祭壇上下,全場一片寂靜。 科恩陛下一臉的嚴肅,他背著手,緩緩走到祭壇的圍欄邊。陽光照耀下,他的一頭黑發特別顯眼。遠近各處,數十萬民眾的目光從不同的角度追隨著他的身影,他們站住祭壇廣場上,站在街道兩旁,甚至站在房頂圍牆上……他們在期盼著皇帝第一次講話: “對我個人來說,這祭壇並不令我感到親切,盡管它修得不錯,盡管它是讓你們第一次聽說我的地方。”但誰也沒想到,皇帝的開場白是這樣的:“但你們,我的子民們,你們讓我感到親切在經曆了一段昏暗無光的日子之後,你們、斯比亞帝國的國民又重新聚集在這里!親眼見證正義公理、親眼見證罪人伏法!” “皇帝萬歲!萬歲!萬歲!”無數帽子丟上天空,民眾紛紛向祭壇彎腰行禮。而在馬車里,內政監督正在為公主殿下講述那件令科恩揚名帝國的“聖都祭壇事件”。 皇帝陛下把手一舉,民眾逐漸安靜下來。 “叛軍謀逆,聖都大亂,你們失去親人,家庭破碎,而這一切的起因,只為那一小撮叛逆的私心!”科恩在圍欄邊慢步走著:“在今天,我們要讓所有人明白這樣一個道理,不管是誰、也不管他做了什麼事,他都要承擔相應的責任和後果,把叛逆魯曼給我帶上來!” 祭壇下的士兵答應一聲,抓起魯曼就向祭壇上沖去,長長的階梯沒用多少時間。 “他,就是魯曼,叛軍禍首!”科恩指著身後的魯曼:“至于他所犯下的罪行,我看也沒有必要再說了,我只想讓大家記住一點,帝國的所有敵人,我們絕不放過!” “絕不放過!絕不放過!”民眾再一次爆發出巨大的聲浪。 科恩陛不在歡呼聲中走回座位,年輕的大法官手拿文件走上去。 “叛軍首領魯曼,原神殿下派官員,深得皇家信任,官至帝國左相,但此人狠心狗肺,糾集叛黨作亂,更是帝國內戰元凶,犯下滔天罪行!”杰克一臉的威嚴,平常的輕浮樣子不見一絲一毫:“經過帝國內政大臣審議,報經皇帝陛下批准,現決定將魯曼及其手下全部處死!” “魯曼將在祭壇之上完成死刑,其余人等在祭壇下受刑。”杰克合上手中文件,大喊一聲:“驗明魯曼及其手下身分,全數押上刑台!” “殺了他們!”民眾再次爆發出呼喊,不少人的嗓子已經喊啞了,這些人盼星星、盼月亮,總算盼到這一天。 最後一次,魯曼被推到科恩面前跪下。 科恩打量著他,十來天的牛奶浴已經讓魯曼原本就細嫩的皮膚變得更加細嫩,只是知道自己離死不遠,魯曼的精神有些頹廢罷了。看著眼前這個罪人,科恩本想消遣幾句,但這時卻一點心情也沒有。 “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要說的沒有?”科恩輕聲問。 “放、放過我女兒……求你……” “我想不出有什麼理由放過她,特別是在這祭壇上。”科恩搖搖頭:“誰也不會放過一個心腸歹毒的女人。” “我、我已經把我所知全部告訴你了……並沒有……一句假話……”魯曼流著芒淚:“求求你,放了她……” “看我的心情吧!”科恩露出一個笑容:“她有一半機會。” “如果你願意在各位使者面前保證,放過我女兒,我就告訴你一件最重要的事。”魯曼的嘴角逸出一絲得意的笑容:“我……我在神殿混跡多年,深知其中內幕,還有很多隱秘事件,我願意把這些都說出來,這對你日後的統治極有好處。” “你是說,你知道這些事,卻沒有告訴我嗎?”科恩不氣不怒,面色如常:“那麼,我可以告訴你,你女兒的命運將很悲慘。” “科恩·凱達,雖然你我互為敵手,但我一直認為你是個聰明人。”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為了挽救女兒,魯曼可以說是不遺余力:“不錯,你贏了我,你已經是斯比亞的皇帝,但你要怎麼去統治這個帝國?你怎麼去管束這些國民?我知道,你根本就沒有想過這些……這比打敗我要艱難得多!” “是嗎?你認為我會答應?”科恩明白,魯曼挑選這個時機披露內幕,就是想讓自己措手不及,從而答應他的條件。 “在這個問題上,你完全可以信任我,如果我所言不實,你可以隨時處罰我女兒。”魯曼覺得自己的條件能讓科恩動心:“我謀劃了那麼多年,自然對什麼事情都有准備,我願意把這一切都交給你……請你放過她,她還年輕,根本就不懂事,她以後也絕對不可能給你的統治帶來麻煩。” “我拒絕。”科恩微微搖頭:“你就等著帶上你的女兒,還有你的內幕消息去死好了。” “你!你要知道,這些都是對國家大大有利的事情!”不知道是擔心女兒的性命,還是自己將要交出的資科被科恩所輕視,反正魯曼是激動了:“就算你是一國之君,也不能忽視這些東西!這些東西會讓你揚名大陸,國事昌隆!” “我本已揚名大陸。”科恩淡淡一笑:“有我科恩·凱達在斯比亞一天,不依靠你所謂的內幕,國事也自然會昌隆。” “還有……還有神殿!有了我的這些消息,神殿將不敢再跟你作對……”魯曼嘿嘿笑:“你可以輕視他們嗎?就算神殿動動小指頭,你都會無比的難受。” “事實上,我一直在輕視他們,而且會繼續輕視下去。” “哈哈哈哈哈……你忽視民心、輕視神殿,不會有什麼好下場!”明白科恩不可能答應自己的條件,魯曼放肆的狂笑著:“愚蠢、愚蠢之極!我等著看你的下場!” “你認為你還有機會看到?你所謂的治國大計算什麼?”科恩一把抓住魯曼的頭發,把他拖離地面:“看看下面的這些人,他們在等著看你的下場,什麼內幕?什麼隱秘事件?去他媽的,本少爺要統統打個稀爛!跟我講條件?不怕告訴你,本少爺要跟所有人算清這筆帳!所有讓我難受的人,我都會百倍的報答!” “你你你……你居然敢這樣說話……你不可能戰勝他們……”魯曼驚恐的看著科恩,終于明白了科恩的意思:“你……你才是真正的叛逆!” “你說對了。”科恩放開魯曼,哈哈大笑著做出手勢,兩個士兵拖著魯曼就走進布幔,把他丟到床上,用布條摑了起來。 當時就有代表發出疑問:“陛下,笑著死不用綁著吧?” “這是我的方法,你看就是了。”科恩慢條斯理的回答:“作為一個皇帝,我當然實行我的承諾。” 一個士兵脫下魯曼的鞋,讓他的腳板光著,然後拿過一桶半透明膠質的東西塗抹上去。一旁又有人帶上來幾只羊,各國代表們疑惑的看著,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蜂蜜?塗的是蜂蜜嗎?”一個代表聞到了氣味。 魯曼被綁得死死的,還有魔法師仔細的釋放了小魔法,讓魯曼的牙齒不能合上,以免他咬舌自殺——各位代表看到這里,心里已經明白等著魯曼的是酷刑,因為只有在使用極端痛苦的刑法前,魔法師才會用這樣的手段。 魯曼也明白過來,身體開始掙紮,但這一切都已經晚了,士兵已經撕下他身體好幾個部位的衣服,在皮膚上塗上蜂蜜。 羊被牽到魯曼身邊,餓了好幾天的羊聞到蜂蜜的氣味,紛紛伸出舌頭舔食,粗糙的、濕漉漉的羊舌任細嫩的皮膚上來回摩擦——魯曼立即就開始狂笑!他的身體在極力掙紮。布帶發出一陣輕響,如果不是綁得緊,他早就跳起來了。 祭壇下的民眾這才反應過來,原來笑著死的死法不只一種,這是真正的活活笑死!一時間人們眉飛色舞,也從側面領教到皇帝陛下的手段。 魯曼的笑聲在持續著,各國代表的臉都白了,但看到科恩冰冷的面容,誰部不敢上前求情。 才過不久,魯曼的笑聲就開始上調,從中氣十足變得上氣不接下氣,聲調也開始抽搐起來,但羊舌實在太厲害,他甚至抽不出空閑來咒罵。 科恩聽得厭煩,站起來准備離開,最後一眼瞟過去,魯曼的身體正抖得厲害。 祭壇下,魯曼的手下可沒那麼好的待遇,他們全部赤裸身體被綁在木樁上,軍法處的逼供專家們正在准備小刀,要把他們千刀萬剮。站在近處的民眾們已經等不及了,高喊著報仇,激動萬分的揮舞著拳頭。 科恩左右巡視一下,敲敲馬車的車門,坐了進去。一抬眼,就看到幾位女士臉色有些白。 “怎麼了?” “那聲音聽著真不好受,讓入骨頭里都在發癢。”凱麗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夫君,我們還是回宮吧!” 這就受不了啦?他還得笑上兩天才會死,我專門安排人給他加持活力,還每隔一段時間讓他休息。”科恩淡淡的說著,但看到幾位女上更加蒼白的臉色,連忙換了話題:“我說公主,你也想回去嗎?” 貝爾妮公主早已不堪忍受,這時連連點頭。 “那好,我們回去吧!留下他在這里慢慢笑。”科恩打開門吩咐幾句,皇家近衛們護著馬車離開。 祭壇下,活剮正式下了第一刀,民眾一片歡騰。 馬車里的科恩看著車窗外的民眾,一臉無動于衷的表情,這讓幾位女士有些奇怪。溫絲麗開口問,科恩只說自己這幾天有點疲勞而已。 事實上,科恩心里是在想其他的事。 如果戰爭結果是自己失敗了,今天在此地破魯曼處決,民眾們會是什麼樣子? 如果魯曼大派好處,他們也會像現在這樣歡呼戰爭的結束吧? 對于這些民眾來說,正義與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有得吃、有得穿、有得玩……他們只懼怕一種東西,權力,絕對的權力! 神權如是,皇權如是,軍權如是,沒有任何東西例外…… 激動的民眾們並不知道,正是他們圍觀死刑的熱切反應,讓這位皇帝陛下心里起了波瀾,這件事,對日後的帝國治理方略有不小的影響力。同時,科恩陛下也放棄以前一些不符合實際的想法,不定決心要制定出最適合國民的法律與權力機構。 有什麼樣的國民,就有什麼樣的法律加以管束。想通了這些,科恩的臉上也恢複了笑容。 “公主,你父王那里,我已經派出了專使去解釋這件事,你就不必擔心了。” 科恩看著依偎在菲琳懷里的貝爾妮公主:“此外,你還可以作為我登基大典的觀禮貴賓,再留在聖都玩上兩個月,你覺得怎樣?” 這樣最好,我也想在這里跟幾位姐姐多聚幾天。”貝爾妮公主勉強坐直身體:“謝謝陛下。” “不用謝。”科恩又說:“此外我還有個想法,你要聽聽看嗎?” “陛下請說。” “是這樣的,你知道我只有兩個哥哥,我父母也沒有女兒。”科恩微笑著說:“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做你的哥哥……也就是說,你將多一個斯比亞帝國公主的身分,相互走動的話也方便一些,如果什麼時候想散心了,直接過來就是,皇宮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 “這……”這事對貝爾妮公主來說有一些突然:“我是沒問題,但我不知道父王會不會答應。” “那麼,我們立刻派出專使去你父親那,他會帶著由我父親親筆寫的信箋,也會帶上足可表示我們誠意的禮物。”科恩笑笑說:“我想啊!就算是只為了兩個帝國的和睦,你父王也會答應的:” “如果是我父王答應,我當然不會有異議。”貝爾妮公主也笑著回答:“那樣的話,我就可以不叫你陛下了,我也喜歡相姐姐們住一起。” 車廂里的人,只有菲琳知道科恩的建議動機不純,但她身為科恩的妻子,胳膊自然不會外拐。 “看看你,這兩天都沒睡好。”菲琳撫摩著貝爾妮公主的臉頰,不無憐愛的說:“等會回去要好好休息一下,姐姐做飯給你吃好不好?溫絲麗姐姐的湯會讓你忘記一切煩惱的。” “我哪有那麼好的廚藝。”溫絲麗反倒不好意思起來:“看你說的。” “不管怎麼都好,只要大家高興就可以。”科恩看著眼前的幾位女士:“各位,過去的事在今天告一段落,以今天為起點,大家要准備好迎接以後的挑戰。” 不等菲琳幾位回答,貝爾妮公主已經舉起手來說:“好,小小間諜公主我會把科恩哥哥這句話寫到密件里上呈父王的。” 馬車里的笑聲傳到外面,讓走在車邊的白影嘴角也掛上一絲笑意。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