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作為一個皇帝,科恩辦公的地點很多,但諸如軍隊調動這類的事,科恩還是更喜歡在皇家議事樓九樓辦理。因為那里空間夠大,而且還有很大張的地圖可以使用。 當總參謀官閣下到了九樓之後,發現自己的皇帝正跟制作沙盤的幾位“軍官”待在一起。那些先前被強征入伍的學院教師們又有了新伙伴——聖都學院里其他的地理、水文、甚至是園藝教師,他們都是由羅倫佐院長送來的,以軍人的身分為皇帝工作。 皇帝陛下手里拿著書,站在幾座制作了一半的沙盤中,正旁觀著“軍官”們的一場爭吵。一個地理教師對一座山的高度及走向提出了異議,而雕塑教師就揮舞著自己手上的地圖,用強硬的口氣堅持自己沒錯。他們吵得很投入,連總參謀官的到來都沒有察覺。 科恩向卡羅斯點點頭,然後心平氣和的說了一聲:“都閉嘴。” 場面立即恢複平靜。 “站在我的立場,你們吵翻天都沒關系。”科恩把自己手上的書丟到一旁,輕聲說:“但你們要注意,留給你們的時間可不多了,在我登基之前,你們必須給出正確的斯比亞帝國全境沙盤。” “皇帝陛下,我們還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 “那是你們的事,你認為我會事必躬親嗎?我已經給了你們最齊備的資料,剩下的事情就由你們完成。”科恩微微一笑,轉身向卡羅斷定過去:“就,這樣。” 在場的人知道科恩的話已經說完,連忙行禮:“送陛下。” “總參謀官,我們換個地心吧!”科恩一拍卡羅斯的肩:“這地方馬上又會吵起來。” 卡羅斯笑笑,跟著科恩來到外麗的花園。 九樓外的花園經過了修整,完全恢複了舊日的景觀,一條人工小溪流淌在花園中,各種珍稀的花草錯落百致的分布在兩旁,姹紫嫣紅、芳香縈繞。 “這花園還不錯吧?”科恩走在前面,用一種很不滿意的口氣說:“不過我就想不通,為什麼要在樓頂上修這玩意?就那條溪流里的水就得花不少人力才壓得上來,花園每年的維護花費更是不少,難道只有用這樣的方式才能彰顯皇族的不凡?” “或者是吧!”卡羅斯打量著周圍:“陛下,你要知道皇族跟貴族是截然不同的待遇。” “沒人的時候,你還是叫我長官好了。”科恩在旁邊的藤椅上坐了下來:“我這幾天一直的學習,雖然才翻了幾本書,但卻發現皇族的陋習多得像夏天的蚊子。” “長官,你不是想根除這些傳統吧?”卡羅斯在藤椅的另一邊坐下來。 “不是我不想,而是根本行不通。”科恩搖了搖頭:“如果我不想享受這些皇族待遇,那麼貴族們怎麼能心安?只有我享受了這些東西,他們才能去享受屬于貴族的各種待遇……現在的帝國里,從最低級的候補爵士到最高的一等公爵,擁有貴族頭銜的人數是一千多人,其中有不少是顯赫的家族。不管要做什麼事,我必須得先考慮他們的感受。” “長官能想到這點,我就覺得很安心了。”卡羅斯呵呵一笑:“至于貴族的事,長官你可以慢慢來嘛!” “我這里有一大堆急需頒布的法律跟公告,但我知道貴族們會反對,所以不得不把這些東西先擱置起來,但我不會讓這情況持續太久。”科恩呼出一口氣:“卡羅斯,在這次討逆戰爭中,我們有多少軍官有資格晉升將軍?” “現在看來,有將近十人能晉升少將或以上,還有將近二十人能晉升准將。” “想想辦法,我們要盡快擴軍。”科恩看著卡羅斯,加重口氣:“兩個月之後,我需要二十名少將,四十名准將。在兩年之後,我需要十名中將,五十名少將,一百名准將,你幫我安排,靈活一點。” “這有點麻煩,就算提升了軍官,我們現在也沒有那麼多軍隊啊!”卡羅斯抓抓頭,為難的說:“長官,這麼多的士兵是變不出來的。” “我不需要你變,我馬上就要和帝國內的貴族打交道,需要大量新貴軍官來達到與貴族方面的勢力平衡。”科恩另有深意的看了卡羅斯一眼:“先把各支部隊的番號設立起來,人員可以容後補充。” “是的,長官。這沒問題。” “盡快完成。”科恩點點頭:“對了,還得向其他那些剛剛歸附我們的行省派駐軍隊。先期派的人個要大多,免得那些總督們提心吊瞻。” “這樣的話,我們可以派出不滿員的新編制,每一個行省至少可以派出一個聯隊,但只去兩三千人。”卡羅斯想了想:“先把架子方起來,以後再逐步補亢兵員,這樣就不會讓地方上起了戒心。” 科恩低頭考慮了一下,然後叫人拿來地圖。 “我們現在有多少軍隊?他們分布在什麼地方?”科恩攤開地圖。 “我們有三個軍團,還有其他一些部隊。馬丁·路德中將的部隊在防衛里瓦帝國一線的邊境。”卡羅斷指著地圖說:“第一軍團全部三個聯隊都在聖都;第二軍團一個聯隊分守與各行省的道路,一個聯隊追殺叛軍,一個聯隊作為總預備隊:第三車團一部在聖都附近,一部間暗月,一部在趕往與波塔帝國接壤的邊境布置防務。” “看吧!我們的部隊全部被分散下去了,這樣搞法肯定不行。”科恩搖著頭:“三大軍團完全被打亂。如有戰事,各支部隊之間通信不暢、主從不明,很容易陷入混亂。” 卡羅斯這幾天被這個問題搞得焦頭爛額:“長官,我們現在還拿不出更好的方案來。各軍團擅長的東西不一樣,我們保留完整的第一軍團就已經很困難了。” “我倒是有一個辦法把三大軍團從防務中解脫出來,但目前還辦不到。”科恩靠上椅背,玩弄著手上的戒指:“我要在與其他國家接壞的地域設立戰區。” “我上次好像聽你說過……” “是,但是這個溝想還不成熟,大概只想到了一半……每個戰區大致是兩到三個行省的范圍,戰區指揮官完全管轄此區域內的所有部隊,包括防務、訓練、戰備等等。”科恩指指地圖:“就目前來說,我要先設立兩個戰區,與里瓦帝國接壤的地方一個,與波塔帝網接壤的地方一個……至于神魔分界線方向我還不怎麼擔心。” “長官,照你的說法,這個戰區指揮官的權力會很大。”卡羅斯抬眼看著科恩,說出了自己的顧慮:“當然了,我們的軍官現在沒什麼問題,但是在以後,這樣人的權力將給帝國的統治帶來很大隱患。” 這個問題我想到了,你看,戰區所有的軍事力量全是防禦性質,我並不會輕易給任何戰區配備進攻部隊。”科恩釋然一笑:“後勤在我們手里,軍法也在我們手里,還有完善的情報系統,所以我用不著擔心有人會掉轉刀口對著我。” 卡羅斯搖了搖頭:“長官,我不是很明白……” “我打算把三大軍團獨立出來,作為純粹的戰略進攻力量。在一年之內,我要你征召二十萬新兵。”科恩拍拍額頭,重新為自己的參謀官解釋:“同時,我要把邊界防務這個沉重的包袱丟給地方行省,我不能養那麼多兵。” “可是長官。”卡羅斯兩手一拍:“地方行省同樣養不起軍隊啊!” “但他們有很多的壯年百姓,你也知道民眾在一年之中有八個月的空閑時間,這些時間已經足夠用來訓練,我要他們被組織起來,一年內至少要去軍營值勤四個月。”科恩直接說出重點。這樣的話,打起仗來我們有足夠的後備兵員,向內地逃跑的人也會少很多——更重要的是這些兵員有家有業,絕不輕易作亂。” “我只能說,讓我們試試看吧!”卡羅斯干笑兩聲:“長官,這些人要給軍餉嗎?” “保衛自己的家園還想要軍餉?”科恩眉頭一挑:“給糧食就不錯了,他們使用的武器裝備也不必太好,先用我們繳獲叛軍的那些,防務器械稍後再逐步移交。” “好吧!我建議先把波塔的戰區建立起來,因為叛軍散兵部逃去了波塔,那里多半會有麻煩。”卡羅斯同意了皇帝的想法:“長官,關于軍事院校的事情,我們籌備的差不多了,一共是十二個院校,院長及教官人選已經落實,你需要現在聽我彙報嗎?” “暫時不忙,這件事登基之後再說。”科恩擺擺手:“先讓負責的人來聖都,院長們給少將軍銜……對了,你們的新軍裝不是做好了嗎?怎麼不見穿?” “參謀部那叫一個忙,我們哪有時間去穿新的軍服?”卡羅斯很努力的睜大眼睛:“長官你看看啊!我眼睛里全是血絲……” “你少給我來這套,現在還能忙過打仗去?我看你老毛病犯了,又想把事情一把抓。”科恩沒好氣的說:“你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早上代我去出席犧牲將士的葬禮,告訴軍官們穿戴整齊些。” “那長官你為什麼不出席呢?” “我這里才叫一個忙,你沒看到我眼睛里的血絲嗎?” “看不出來。” “那是因為你還不夠聰明,滾蛋吧!” 卡羅斯走後,科恩悶在花園里思索了很久,直到晚飯之前才起身下樓,去了內政監督們的房間! 帝國內政監督辦公的房間在七樓,為方便交流,四位皇妃都在一個大廳里,再加上二十位秘書跟內侍,這層樓顯得很熱鬧。 科恩走進大廳的時候,內政監督們正在聽取財務部主管的彙報,這位官員手捧著帳冊,嘴里吐出一串串長長的數甯。其中的任何一串都可以讓科恩頭暈,好在科恩有四位皇妃幫手,根本不用為這些事情操心……他向妻子們做個繼續的手勢,然後找個地方坐下來,面帶微笑,觀摩她們處理公務。 “登基大典需要三千面帝國旗幟,還需要三千面皇族旗幟,因為以前的用不上,所以都要重新做,每面旗幟的費用三到五枚銀幣不等……皇宮所用旗幟比較大,每面的造價足七枚銀幣……” “倉庫里不是有帝國旗幟嗎?應該是全新的。”迪雨·梅林打斷財務主管的話:“為什麼不用呢?” “那些是先皇克里默·夏麥在位時制作的旗幟,還能用嗎?”財務主管一頭的霧水。 “皇帝有命令,雖然現在是凱達家族執政,但斯比亞帝國仍然是原來那一個,所以帝國旗幟還是保持原樣。”迪爾解釋說:“你只需要訂做三千面凱達家的旗幟。” “是的,那麼下面是官員的薪俸、服裝,為各國使臣准備的回禮……” “好了,這些事情我來處理,你再這樣滔滔不絕,我要等到什麼時候……”科恩忍不住走過去:“官員薪俸此照舊例,登基之前不做調整,服裝先給做上兩套,各國使臣的回禮嘛……給他們幾面魔屬聯軍的軍旗就好了,分享神屬聯軍最完美的勝利,這是多人的榮耀啊!” “是的,陛下,用魔屬聯軍的軍旗回禮當然是榮耀,但我們繳護的敵人軍旗肯定不夠……”對這位吝嗇的皇帝,財務主管知道自己沒什麼講價的余地。 “不夠?不夠你不會新做幾面?”科恩隨手就敲了財務主管的腦袋:“其他的回禮少說也是幾百枚金幣,可做上一面旗幟才三五枚銀幣……你會不會算帳?” “皇帝陛下,您是皇帝啊!”聽到科恩的話,財務主管都快要哭出來了:“我們去做魔屬聯軍的軍旗,這事讓人知道了還得了?” “的確,這事讓別人知道了後果會非常嚴重,所以我決定一旦消息泄露就讓你去頂罪。”科恩對他這種哀求表情無動于衷:“記住了,以後辦事不但要少花錢,還要在道理上站住腳,別讓人家抓住痛處。” “明白了。” “明白了就去辦。”科恩揮手打發了財務主管,來到四位妻子的桌前:“我親愛的妃子們,我們談談吧!” 四位內政監督都在笑剛才的事,一個個還沒有緩過氣來。 “要談些什麼呢?”好一陣之後,菲琳才輕聲問。 “我想知道近期內政上的重要事務,這樣我才能安排好幾件事。”科恩抓過一張椅子來,倒騎在上面:“除了登基大典,還有什麼重要的事?” 菲琳微笑著,讓侍女去關上廳門,以免皇帝的不雅動作被別人看了去。 “我們最近要做的事里,最重要的莫過于重新建立稅收體系,把黑暗行省和暗月行省的稅收辦法稍做修改後向全國推行。”凱麗翻著厚厚的公文:“這事的難度很大,操之過急的話會讓很多貴族不滿。” “難在哪里?帝國一舉一動都需要很多錢,當然是早點頒布稅收制度才好。”自入主皇宮以來,科恩聽到的任何數字都比以前大了十來倍,所以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錢,一聽錢有麻煩馬上就急了:“黑暗的稅收體系不是很完善了嗎?” “夫君啊!黑暗的民眾只需要向總督納稅,會有很不錯的節余。而就整個帝國來說,民眾和君主之間還隔著一層領主呢!”凱麗沒好氣的解釋著:“皇家稅、總督稅、領主稅,而一個人民在交完這些之後,自己還能留下多少東西養家溯口呢?我們至少要讓民眾留下足夠生活的錢吧!” “我明白了,問題出在領主身上。”科恩的手指敲擊著椅背,兩眼左顧右盼,“照現在的進度,我們今年能節余多少經費下來呢?” “如果控制得好,我們今年的節余……沒有節余,我們會倒貼五十萬到七十萬金幣,明年才能略有節余。”迪爾給出了一個最迷人的微笑:“我們已經盡最大的努力了,甚至算上夫君你剛才為我們節省的五千枚金幣。” “什麼?還要虧錢!”科恩當即就從椅子上竄起來:“告訴我,領主們收了多少錢走?” “嗯!確切的數字我們當然有。”迪爾輕輕搖晃著腦袋,藍寶石的耳環璀璨生輝:“如果你保證你不激動的話,就說給你聽。” “好的!我絕對不激動!”科恩非常激動的表訴自己的想法,力圖讓大家相信他現在很冷靜:“菲琳,我親愛的,你今天的發型是我最喜歡的,凱麗,你配上短劍顯得那麼風姿卓越:迪爾,你戴上藍寶石首飾的典雅形像足我的最愛;溫絲麗,你的翅膀上哪去了?” “收起來了,好看嗎?”溫絲麗很高興夫君注意到自己:“白影教我的魔法哦!” “漂亮,不過展開翅膀又是另一種美麗!”科恩呵呵一笑:“迪爾,告訴我他們拿走多少錢?” 迪爾和菲琳對看一眼,都有些奈何不得的神情。 “今年的收成雖然好,但因為有戰亂的禍害,領主們大概會從中收走九……百萬金幣。”迪爾出了口大氣:“這是樂觀估計,我們希望在明年可以把這個數字減到七百萬……科恩?你保證過不激動的。” “我不激動,我一點都不激動……”科恩干笑幾聲,腦袋左右搖晃著:“叛亂戰爭之後,他們還要拿走九百萬金幣,而我的妻子必須用私房錢來填補收支中的漏洞……在我當總督的時候,口袋里的錢從沒超過十枚金幣,難道說我當了皇帝之後,口袋里連一個銅板都沒有了嗎?我甚至沒給我的妻子們買過什麼禮物……” “我的夫君。”凱麗高舉著手,笑眯咪的揭穿科恩的謊言:“我認為最後一點與錢無關。” “我同意。”溫絲麗一邊在文件上寫著什麼,一邊出聲附和。 “抱歉,是我的疏忽。”科恩點點頭:“但我不能饒了他們,我一點都不激動!”吼完這句之後,科恩陛下轉身開步、摔門而去。 四位內政監督相視而笑,搖搖頭繼續自己手頭的事,但還沒來得及寫下幾個字,科恩陛下又大步的走了進來。 迎著四位妻子疑惑的目光,科恩擠眉弄眼的搖晃著手里的一大束花。 “各位女士,這是來自夫君我的問候。”科恩分發著鮮花,嘴里的恭維話大把:“菲琳,你的美已經把我的心震撼;凱麗,你的容顏比任何鮮花都要嬌豔;雖然迪爾你已經是我的妻子,但我還是想再次把你奪走……溫絲麗,快給我一個吻,不然我就無法呼吸了。” 內政監督們接過鮮花,感受苦夫君很少流露的溫柔,笑意盈盈。 “看,我不激動。”科恩領受了皇妃們的熱吻後退開一步,做了個萬事大吉的姿勢:“我還沒登基,我要慎重行事……我不會在現在為難他們,各位放心好了。” “你冷靜下來就好。”菲琳點頭說:“我們能想出好辦法的。” “那我上樓上寫點什麼,晚上見。” “晚上見。” 當科恩再次出去之後,菲琳才長歎一聲,氣餒的坐下來。 “怎麼了,姐姐,不是沒有問題了嗎?”凱麗聞聞手里的鮮花:“這花好美。” 菲琳再次苦笑一下,搖搖頭沒說話。 “知道這花為什麼這麼漂亮嗎?這是精靈幽思之花。”溫絲麗微笑著解釋:“是我送給菲琳,菲琳又從黑暗帶來的,菲琳照顧這些花三年了,今天早上才第一次開呢!還說要今天晚上帶給母親,讓母親開心一下。” “難道說,科恩走出去隨手就摘了嗎?”迪爾驚訝的說:“我就說這些花看起來有點眼熟,原來是早上見過。” “那姐姐你為什麼剛才笑那麼開心?” “科恩那麼投入的做一件事,我舍不得破壞這難得的好氣氛。” “為什麼呢?” “你們沒有注意到嗎?夫君整個人從里到外都如同是在發光,他的話,他的動作跟姿勢都是那麼流利順暢,我許久沒有看到他這樣了,非常懷戀,只要他高興就好,一盆花又算得上什麼?”說完這話,菲琳拿起了筆:“做事吧!夫君還等著和我們吃晚飯呢!”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