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在跟維素親王簡短談話後,科恩回到自己的房間,在經過秘書室的時候沖里面喊了一聲:“我要寫信,來個人!” 新任的皇帝書記官嘴里答應著,俐落的抓起紙筆,一溜小跑跟上皇帝陛下。 進了房間,科恩一指桌子,明白過來的書記官趕緊搶上幾步坐下,先以極專業的速度跟姿勢擺好了家什,然後抬眼看著自己的主子。 科恩叉著腰,在金碧輝煌的房間里來回走動,還時不時的咬咬手指。 “這是私人信箋……致、偉大正確睿智光榮的光明神殿樞機庭,我尊敬的各位樞機祭司們。”到最後,科恩總算站到落地窗前,說出了信箋內容:“請允許我以斯比亞帝國第十七任皇帝的身分向各位表達我善意的問候!真他媽肉麻!” “書寫完畢。”書記官自然分得清什麼才是該寫的,為皇帝修訂信箋並拿捏文字本就是他最重要的職責。 “前些天,我榮幸的接待了第一樞機祭司,我們在友好的氣氛下達成了多項對兩方來說都很重要的協定,我很高興這中間的過程順利,斯比亞帝國會遵守自己的諾言,請不必擔心。因為我們依舊是光明神族的堅定信仰者,依舊接受光明神殿的指引,這點毫無疑問。” “書寫完畢。” “帝國一切都在緩慢的恢複,相信不久之後就能擔負起自己的職責,但在那之前,我不得不告訴各位一個壞消息,我們遇到麻煩了。之所以不在第一樞機祭司到來時提起這件麻煩事,一是擔心這件事破壞氣氛,二來帝國內的統計報告還未完成。”目光眺望遠方,科恩考慮著自己的說辭:“叛軍作亂,時間幾乎長達一年,國庫存金被瘋狂的叛軍官員揮霍殆盡,至光複時僅余一個銅板還在是磚縫里找到的。” “陛下,這句……”書記官用很無辜的眼神看著科恩,他知道,事實上打進聖都時國庫余金不少。 “就這樣寫,那是我的幽默。”科恩看了他一眼,堅持著自己的話:“而我方為避免戰爭破壞,已將手上現金的大部分用來賄賂叛軍軍隊及指揮官。所以,我現在沒錢去維持一個帝國的正常運轉,雖然有些鹵莽與失禮,但我還是得就此向神殿樞機庭申請援助。” “書寫完畢。”書記官已經預見到自己的下場,當這封信到國相手里之後。 “因為叛亂,國民已苦不堪言,作為一個皇帝,我不能再增加他們的負擔。另一方面,領主們也人心惶惶,向他們加收賦稅就難以維持帝國穩定的根基,所以在目前,我只能向神殿尋求幫助。”科恩轉身過來,抄起了雙手:“同時,我將隨信附上一份神殿感興趣的資料,那就是在叛亂時紅衣祭司資助叛軍的款項及物資數額。白影,紅衣祭司給了魯曼多少錢?” “現金及物資,折合金幣共計兩千七百萬枚。”站在門口的白影想都沒想就回答出來。 “好吧!書記宮,你在信後擬一個五千萬金幣的清單給他們。”科恩眼也不眨的給這數目加了倍:“接著寫——我方的正統地位與叛逆有天壤之別,各位尊貴的樞機祭司當然會衡量這點。我不要借款,因為我不想付利息,更不想付本金;我也不要施舍,因為我的驕傲和榮譽不允許;我需要的是來自神殿的真誠關心,我想各位一定明白我的意思。” “書寫完畢。” “希望我的信不會讓各位感到為難。落款,你們真摯的朋友、斯此亞帝國第十七任皇帝。科恩·凱達!”科恩呵呵一笑:“就這樣了,把信拿給國相看看,一個月之後以普通方式送抵天堂島神殿。” 書記官收拾好東西告辭而去,白影就迷惑的看著科恩。 “一個月之後才送出?那神殿的祭司們不是要兩個月後才能看到?” “是啊!在那個時候,我的登基大典已經在舉行了,在既成事實的情況下他們就得給我這個面子。”科恩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說說,我這信寫得怎麼樣?” “這信帶有強烈的無賴風格,而且你再度編造謊言。” “誰也說不准紅衣祭司跟魯曼是不是還有私下的交易,我這只是防止萬一罷了。”科恩為自己的行為辯解:“白影啊!人的世界與龍的世界不一樣,絕對的公正在這里行不通。你看著吧!只要我順著神殿,這點要求他們會滿足我的。” “我正在了解人的世界,包括為什麼要為屠龍者加封勇者頭銜。”白影半是認真、半足玩笑的說:“這能為你要來多少錢?” “這要看樞機祭司們有多聰明。”科恩坐下,給自己倒上一杯紅酒:“神殿紅衣總祭被囚禁,這就代表著神殿上層職務有很大的變動。再從神殿在叛亂後期突然轉性不支持魯曼的跡象來看,應該是三個紅衣祭司都倒了。那麼,紅衣祭司以前的敵人,也就是我,現在就成了下任紅衣祭司必須要拉攏的對象,而下任紅衣祭司會在什麼人當中產生呢?當然他們會在職務最接近的樞機祭司中來選……” 白影抬抬手:“說重點吧!這些東西只能使我討厭。” “現在還不知道誰能當上紅衣祭司,也就是說樞機祭司里大人都有機會,他們當然不會放過與我交好的機會。”科恩笑著說:“再說了,我在信里給足了他們面子,這些人在官場中打滾,一點就透。” “可你的信還有威脅的意味,這又是為什麼?” “據我所知,龍族都具有相當水准的智慧。”科恩低頭看著酒杯,用一本正經的語氣回答:“動用你驕人的智慧吧!你當然能揣測出我的用意。” “事實上,龍族的智慧不會用在這些事情上,我們天生不會勾心斗角,我認為直接從你嘴里知道答案會很節省時間。”白影上前幾步,專注的看著科恩:“請指教。” “我聰明嗎?”酒杯停在胸前,科恩抬眼看著白影。 “當然。”白影鄭重的點著頭,又走近了點:“雖然我更願意用狡猾來形容你。” “這就對了,我做出一個粗魯、死要錢、腦袋里又沒有什麼花招的樣子給他們看。”科恩喝上一口酒,嬉皮笑臉的回答白影:“是示弱呢!我要把自己塑造成一個沒有什麼追求的皇帝,讓他們知道我沒危險,先前打贏魯曼不過是運氣而已。” 白影氣極,知道自己又上了科恩的當,好半天之後才反戈一擊:“策略雖然不錯,但我鄙夷你這種流氓手段。” “你說的不錯,我做得也沒錯,其實皇帝跟流氓頭子在本質上並沒有區別。”科恩站起來,以勝利者的口吻回應:“我就是一個稱職的流氓,一個成功的皇帝,嘿嘿!” “如果我能,我想把你從窗戶上丟出去。”僅用憤怒一詞已不能形容白影此刻的情緒:“克里默·夏麥是一個好皇帝,但他同時卻不是流氓。” “他之所以是一個好皇帝,是因為他曾經擁有我這樣的流氓。”談到受自己尊敬的長輩,科恩正色說:“他之所以被人暗算,是因為我這樣的流氓不夠多。” “那你何不做一個克里默·夏麥那樣的皇帝呢?”白影無時無刻不在想消弭科恩心中的殺機:“你可以擁有很多流氓式的手下,事實上你現在已經有很多了。” “那樣的皇帝僅僅只能守成,不夠能力開疆拓土。”科恩與白影目光對視,壓低了自己的聲音:“而你心里明白,我在不久的將來會成為一個怎樣的瘋子……放棄你那些多余的仁慈好了,想要改變就必須經曆陣痛。” “我堅持。”白影反著臉回答。 “隨便你,至少我還能容下不同見解者,這就說明我還有高尚的一面。”科恩沖她淡淡一笑:“走吧!我們吃飯去。” 走到外面通道上,兩個人的聲音雖然停止,但爭論卻未平息。一直到科恩坐上駛向後宮的馬車,白影才放棄與他的交流。 因為科恩這幾大以來的表現是少見的好,人家都覺得很欣慰,飯桌上的氣氛相當不錯。沒有人留意到在科恩說笑的時候,一向喜歡翻觔斗的阿布卻很安靜…… 飯後,皇族的女士們在回廊里聊天,男士們——皇帝和三位親王拿著酒杯進里間,打牌或者是下棋。 “父親,你看了我寫的信了嗎?”科恩向兩個哥哥做個請坐的手勢:“怎麼樣?” “沒什麼問題,你寫得不錯。”維素親王點著頭回答:“當然,書記官的幾個缺點我已向他指出,他以後會做得更好。” 科恩笑著,看看自己的兩個哥哥:“親王殿下們,我的嫂子呢?為什麼我還沒聽到你們要舉行婚禮的消息?” “皇帝,你別調侃我們。”力克親王搖搖頭:“我們可不是你,皇帝沒有私事,所以能在形勢危急時舉行婚禮,但我們必須等到登基大典之後。” “我會很期待的。”科恩嘿嘿笑:“那我未來的嫂子們人呢?” “我們在稱呼有了改變,所以婚禮各方面都有了改變,她們都在准備。因為不是顯赫的家族,所以會多花點時間。”西夫塔親王看著自己的弟弟:“父親才剛剛為他們的家族晉升了爵位,你也不想我們立即就舉行婚禮吧?” “那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彼此相愛……”科恩陛下輕聲回答:“我親愛的哥哥,你別這樣看著我,我現在可是戀愛中的男子,我今天晚上還要去愛人的窗外唱歌。” “恭喜。”三位親王早有默契,異口同聲的調侃皇帝。 “好,我們來說點其他的,我有一些想法,大家要先知道。”科恩放下手里的酒杯:“是關于帝國在幾個方向上的戰略構想。” 三位親王點點頭,目光注視著科恩。 “帝國建立之後,我們在防務上的壓力不是很大。”科恩從懷里拿出一張地圖,攤在了桌面上:“我國一面臨海,一面是神魔分界線,這兩個方面我們暫時不要去管。我國背後是里瓦帝國,旁邊才是波塔帝國,帝國防禦的重中之重是波塔。” “波塔帝國面積非常大,物產豐富、國力富足,還跟叛軍有些不清不楚的瓜葛。”力克親王看了看地圖:“不過,皇帝是想算計波塔帝國嗎?” “你為什麼會這樣說呢?”科恩真誠的問。 “因為你把叛軍散軍都趕到波塔去了。”力克親王不動聲色的說:“以第二軍團的實力,不會追不上幾個僅靠雙腿逃跑的叛軍。” “這個秘密不能讓別人知道了。”科恩點頭笑笑:“但在目前,我們對波塔的戰略是大談和平,大講友誼,一切都以情義為重!但必要的防禦卻不能不做,我會再把靠近波塔帝國的幾個行省劃成一塊,稱為第一戰區,大哥,你將是第一任的戰區長官。” “這個長官管些什麼?”力克親王摸摸下巴。 “戰區長官管轄本區域之內一切軍事力量,他們的軍務、訓練、防務都是你管。”科恩解釋說:“就算是總督的私人軍隊,從其他行省過來的軍隊,只要他們走在你的防區上,就得服從你的管轄。” “明白了,完全是防禦性質的職務,我喜歡。”力克親王喝上一口酒:“但願在我的任期之內,波塔帝國不會找我什麼麻煩。” “麻煩肯定會有的,但只要波塔軍或者叛軍敢找麻煩,你可以狠狠的打擊,在事後我們自然會出面擺平一切。”科恩的手在胸前一切:“但你得做到一點,不管倩勢如何變化,至少在三年內讓波塔帝國不敢對我們用兵。” “好,這樣的話我就有足夠的時間做准備。” “大哥的事說完了,下面到二哥。”科恩嬉笑再看看二哥,大人都看得出他是在開玩笑:“西夫塔親王殿下,當當內政官好嗎?” “你做夢。”西大塔親王故做驕傲的把頭一甩:“我天生就是軍人。” “早知道你會這樣說,我跟父親商量過了,你這位天生的軍人也會有一個戰區。”科恩笑笑:“在聖都往神魔分界線的方向上,一共有七個行省最近才歸附我們。根據傳統,我無法立即調換這些行省的總督。但我不信任他們、不願意信任他們、更不想給他們翻身的機會。” “然後呢?”西夫塔親王的性格已經變得穩重。 “我以准備下次神魔大戰的名義把這七個行省劃成一塊,歸到你的名下,你直接以戰區長官的名義節制這七個行省總督,你要幫我看緊他們。”科恩輕聲說:“最多一年的時間里,我會把這些人全部換掉,之後你可以選擇你喜歡的職務,當軍官或者內政官員都隨便你。” “好吧!”西夫塔親手點點頭:“我接受。” “你們倆現在起就得准備了,要提前熟悉自己的事務,我會讓人每天把相關文件送去你們房間。”國相大人在一旁說:“這是帝國複興的第一步,時間是兩年。在這個時期里,帝國會以恢複國力為主,不會有太大規模的戰爭。” 兩個年輕的親王一愣。 “那就是說,這兩年一定會有戰爭?只是規模不太大?” “是的,我們已經有一支強大的軍事力量,但如果沒有戰爭,他們的戰斗力將無法維持。”科恩點著頭,肯定了兩個哥哥的問題:“我的想法,一年之內沒有戰事,兩年之內沒有大規模戰事,在這以後……我們就會很忙。” “我知道你的志向是要當一個瘋了。”力克歎了口氣:“先向……向哪個方向發展?” “雖然我要當一個瘋子,但我想先當一個人兒人愛的瘋子。”科恩笑咪咪的把手指點在地圖上:“那里,我會要求軍隊以相當低的代價拿下這個國家,在我登基後的兩年之內,我要把我的榮耀分給神屬聯盟里的每一個人。” “這里是……”科恩的兩個哥哥看著科恩手指點到的地方,倒吸一口涼氣:“你這是典型的撈過界,那是魔屬聯盟。” “找一個小小的借口就好,事實上我是看上了他們的土地,非常肥沃。”科恩微笑著;“再說了,攻打魔屬不是每一代神屬人的夢想嗎?我會成為一個很受歡迎的皇帝,整個神屬的目光都會聚集在我的身上。” “這目光不單是敬仰,更多的會是嫉妒和憤恨。” “說對了,那正是我要達到的效果。”科恩拿起了酒杯:“他們會激動、會行動、會滅亡……我等著這一天的到來:” “我肯定了。”西夫塔親王哈哈一笑:“現在,你已經是一個合格的瘋子了。” “謝謝你的支持。” “如果能選擇,我甯願不支持你。”西夫塔親王歎口氣:“我還沒聽到你對里瓦帝國的分析和戰略。” “好的,里瓦帝國。”科恩坐好:“我和父親商量了幾次,決定同里反帝國維持現狀,邊界上同樣設立戰區,派還穩重的馬丁中將山任戰區長官,我們同里瓦的關系一向不錯,馬丁爺爺會繼續這種關系。” “但這個前提是里瓦帝國內部不出什麼問題,據我所知,里瓦帝國最新一代的皇族成員都已經成年。而且彼此關系緊張。”力克親王把身體微微前傾:“可能會出事的,皇帝讓貝爾妮公主多上一個斯比亞帝國皇妹的身分,也是出于這種考慮吧?” 科恩和國相對看一眼,表情都有點無奈。 “你說的沒錯,我不是毫無原因的認貝爾妮當妹妹。”科恩點點頭:“情報上顯示,里瓦帝國的兩個王子都有點不務正業,而幾個駙馬又對政務表現出超越身分的熱情……我只希望他們不要在兩三年內鬧出什麼亂子。” “那我們就得行動。”力克親王斬有截鐵的說:“把這混亂的局勢再攪一攪,讓他們看不透,也許他們的行為就會稍微收斂一點。” “已經開始了,潛伏在里瓦帝國內的情報人員已達數百人,分布在各個階層,並且我們在里瓦朝廷里找到了利益代言人。”國相輕聲說:“我很高興你們注意到這點,我們絕對不會失去這個重要的鄰國。” “對里瓦懷柔,對波塔有限的強硬,皇帝的本聯盟戰略就是這樣嗎?其他國家呢?” “其他國家還不忙,情報系統會先進入,等他們的第一期報告出來了再說。”科恩收起了地圖:“基本上的戰略是這樣,在登基後會有很多人員變動,大家心里要有准備,謝謝各位。我得去愛人窗下唱歌了,明天見。” “明天見。” 當科恩走後,兩個親王看著自己的父親,眼里滿是疑惑。 “不要這樣看著我。”國相大人正色說:“皇帝有唱歌的權力。”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