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次日清晨,皇宮正門處。 准備參加陣亡將士葬禮的官員們已集合完畢,武官上了馬,文官上了車,但官銜最高的帝國總參謀官卡羅斯少將並沒下令出發。 今天是官員們第一次以帝國官員的身分出席正規儀式,所以後勤部已經在昨天向文武官員們發放了新的服裝。文官們一色的藍色束腰長袍,沒有過多裝飾物,僅以綬帶和胸標題不具體官階和職務,顯得非常簡潔、有精神。 依據黑暗行省的傳統,軍官們的制服式樣更加簡單,以黑色為主要色調,加上銀白滾邊和組扣,寬肩、窄袖、東腰的上裝搭配長褲。軍銜在雙肩,軍種標志戴在上臂。 從官職最小的尉官到目前軍銜最高的中將,以後大人都會穿這個,准將以上的軍官在服裝上闊氣點,多了一襲帶領的披風……當然,因為皇帝是軍人出身,所以軍官們在皇宮里都獲准佩帶長劍,一 “總參謀官閣下,人已經到齊。”等了一會,卡羅斯的副官提醒他說:“我們是不是應該出發了?” “是嗎?”卡羅斯少將一揚頭:“你認為那一輛向我們駛來的馬車是誰的?” “馬車?”副官回頭看上,皇帝的專用馬車和衛隊正從正宮中門處開出來。 “你就待在這輛車上,我去迎接。”卡羅斯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新式軍服:“准備出發。” 皇宮正門緩緩打開,清脆的馬蹄聲里,近衛軍騎兵護著車隊出發。 “皇帝陛下早上好,親王殿下早上好。”而在那輛巨大的馬車里,卡羅斯正眼皇帝父子問安:“對了陛下,你不是說你不去了嗎?” “當然我說過這樣的話,但你要明白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穿戴整齊的科恩一本正經的回答:“更何況我是一個皇帝,我得抓緊每一刻時光以完成我的曆史使命……” “這話已經足夠唬人了。”眼看科恩就要長篇大論,卡羅斯連忙點著頭說:“陛下你就饒了我吧!” “我很高興你明白我的意思。”科恩臉上的正經表情在瞬間就崩塌下來:“事實上是我昨天晚上的行為觸怒了某位內政監督,她肯定在飯桌上等著找我算帳。” 一邊看著公文的國相在這時抬了一下頭:“怎麼回事呢?” “後宮的房間太多,我昨天晚上找錯了窗口……”科恩微笑著解釋:“結果繞來繞去沒找到要去的地方。” “然後呢?”國相大人又看著手里的公文。 “然後就糊里糊塗的跑到凱麗那里,然後早上才找到去禦書房的路……” “據我所知,凱麗和菲琳的房間是門對門。”國相毫不留情的揭穿科恩的謊言。 “事情的重點就是在這里,門對門而我卻上錯了,這已經成為一個解釋不清的錯誤。”科恩繼續著自己的謊言:“菲琳絕對不會讓我好看,我至少要避過她最生氣的早餐時間。” “那麼,我只能祝你晚餐時走好運。”國相批閱著公文:“我會和你母親兩個人在房間里吃,給菲琳留出生氣的機會。” “我親愛的老爸,我是你兒子呢!” “菲琳是我的兒媳,更是地位特殊的第一皇妃、後宮之首,而且她的表現一向很好,我憑什麼要幫你這個只會惹麻煩的兒子?” “了解,現在不說這個。”科恩點點頭:“卡羅斯,老爸,有一件事我們必須做。” “什麼事?” “你應該記得,我們有一個讓水族逐步內遷的計劃吧?” “有,但是因為經營的原因已經暫時中止了,水族到目前為止還沒能上岸。”維素親王抬起頭來:“我們預計在明年可以實現這一計劃,現在只能支援他們糧食。” “昨天晚上我想到了一個問題。”科恩皺起了眉頭:“不是說神魔兩族都在追殺他們嗎?如果帝國內有大批水族人出現,我們無法向光明神族解釋這種情況。他們甚至會要求我們殺光這些人,到那時我們就麻煩了。” “的確如此,那你准備如何做?”維素親王考慮了一下:“這個計劃知道的人並不多,僅限于找們最高層的人了解。往來物資全在內政監督的帳上,官員們甚至不知道,我們和水族有來往。” “停止內遷計劃,過段時間再說,我們繼續支援糧食給他們,但要更加隱蔽才行,派去水族那里的軍事人員就不用回來了,籌備中的港口全用我們的人……” 科恩轉向卡羅斯說:“我想,帝國境內偶爾有幾個水族人出現,神族應該不會為難我們,他們只對大批水族人有反感。” “這倒是真的,在其他帝國的奴隸市場上,類似于水族這樣的奴隸很搶手。” 卡羅斯同意科恩的看法:“那我立即就給他們去信。” “好的。”科恩義想起什麼:“對了,你再告訴山德,讓福爾娜來聖都。” “福爾娜小姐?以什麼身分呢?” “什麼身分?你問我她以什麼身分來?我是皇帝,要操心的事數以萬計,這種小事不要來煩我好不好?”科恩一時之間想不出合適的理由來,于是把這個問題又踢給總參謀官。 “明白了。”而總參謀官只能點頭,自認倒黴。 車隊出了車門,駛向郊外。 跟叛軍比起來,在此次戰爭中帝國軍隊的傷亡很少,但激烈的聖都戰役仍然讓六千余名士兵失去生命,或者在別人看來這代價微乎其微,但站在科恩的角度,這就是一個巨大的損失,他手里總共才十五萬軍隊,失去一個士兵都會覺得心痛。 工兵團花了五天時間,在郊外一處風景秀麗的地方修建了陵園,六千多將士的還體已經全部下葬。六千多門色墓碑排列成一個巨大的圓形,圓形中央樹立著一座巨大的士兵雕像,犧牲將士的名字密密麻麻的刻在雕像基座上。 每一個墓碑旁都站苦一個軍官或者上官,這些人是犧牲將士生前最好的朋友,他們手里拿著朋友的武器和軍服,靜靜的站立在沉睡的朋友身邊。 換上新裝的近衛軍士兵在陵園內外戒備著,一個個精神抖擻、表情肅穆。看到車隊到達,主持儀式的軍官一點頭,軍樂隊開始演奏軍樂,這是皇家軍樂隊第一次亮相。 長長的車隊停在陵園外,官員們在門口等著皇帝。 皇帝穿著一身白色禮服,在國相和總參謀官的陪同下走下馬車,順通道進入大門。官員們跟在後面,穿越飄揚在頭上的數十面帝國旗幟,來到雕像下的空地上站好。 一系列莊嚴凝重的儀式之後,典禮進入尾聲,皇帝走到前面,對他的大臣和將領講話。 “我們今天來這里,是為了緬懷在此次戰爭中犧牲的所有將士,一共是六千四百七十三人。”科恩看著這些手下,目光很平和:“我想在我們之中,我更熟悉他們,我能說出他們何時加入軍隊,何時完成訓練,何時在何地戰斗,還有,他們在何地犧牲。” 這算不上一個好的開場白,有的大臣甚至在心里埋怨起皇帝的秘書都是混飯吃的蠢材。 “我能記得他們,我甚至記得他們中的某些人跟我說過話,我還能永遠記得他們!但是,這對他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他們已經長眠于此。”說到這里,科恩搖了搖頭:“我沒來得及給他們說說我的人生目標,我也沒能讓他們過上幾天舒服的日子,我只能在他們犧牲之後給他們一塊長眠之地——而他們!他們卻為我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皇帝突然提高了聲音,讓所有在場的大臣心里一驚。 “今天,我們已奪回了帝國!今天,帝國里已經沒有戰爭!今天,我們穿著新的制服來到這里……我們之所以有今天,是因為有無數士兵的奉獻和努力,但他們連新制服是個什麼樣子都沒機會知道!”皇帝終于說到了正題:“僅僅因為少數人的錯誤,我們失去了這些士兵,我請你們想一想,在我們把帝國從叛軍手里奪回之後,自己應該做些什麼、應該怎麼去做,我們用什麼回報,這些甘願犧牲生命的戰士……你們不用急著回答我,好好想想。” 這些天以來,我接觸了不少人,也接觸到很多公文,大家對帝國日後的發展提出了很多意見和看法。在這里,我也不想說誰做得對,誰又做得不對,我只是要求你們凝視一下這些將十的墓碑,想一想他們的容顏,然後考慮自己的建議,重新寫出一份公文交給我。”科恩的目光籠罩著大臣們,表情依然平靜一些犧牲的將士,我衷心希望他們能得到安息,但活著的人卻應該繼續努力,沒價錢可講。” “雄壯的軍樂、正式的儀式、有皇帝參加的葬禮,這真的不算什麼。”科恩昂起頭,他有些激動,語氣停頓了一下:“我心里真的很愧疚,我不知道以後的日子里,當我想起他們的時候,我能拿出什麼東西來慰祭他們的靈魂,我們大家能拿出什麼東西來?” “他們犧牲了,他們成為英雄烈士,他們的名字載入史冊,我們盡可能的給了他們這些……但我甯願讓他們活著!我甯願讓他們以普通人的身分活著,並享受生活的樂趣。”科恩恢複平靜:“查清每一個犧牲將士的家人,替我照顧好他們。” 大臣們還沒從皇帝的話里體會出更多的意思,科恩就把儀式交給國相主持。在後者站在雕像前講話的時候,皇帝陛下已經回到自己的馬車上。因為皇帝的脾氣一向如此,所以大臣們除了有一點點不滿之外,並沒有誰多加留意。 但是,當儀式收場的時候,國相大人在馬車上卻沒有看到科恩,等著他的又是變成科恩,一臉沮喪的阿布——皇帝又溜了! 國相大人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從阿布手里接過幾封信,嘴里自言自語的說: “真是會找麻煩啊!這次又得跑多久呢?” 馬車輕輕晃動,車隊正在回城。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