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高空中,恢複本來面目的白影有些興奮,飛得又快又穩。但白影畢竟跟科恩混了這麼久,多少上沾染一些人類才有的壞習慣,所以她也不介意偶爾來個驚險刺激的花式夫演,比如說把科恩從背上丟出去之類,特別是在他睡著的時候——除了科恩,誰還能在這個高度上睡覺? 可就算情況再怎麼驚險,科恩都是一副懶洋洋的模樣,連叫喊都沒發出一聲,因為沒有預想中的激烈反應,所以丟了幾次之後白影自己都煩了。 在科恩的取笑之下,白影還會停下來跟他辯論一番,一人一龍飛飛停停,停停飛飛,數日之後才到達神魔分界線。 最後一次辯論的結果卻是以白影的投降而結束,于是白影被迫變成一只鳥,屈尊降貴的停住科恩的肩頭。 “魔屬聯盟,少爺我來了——哈哈哈!”科恩站在一個小山頭上放聲狂笑。 他身穿黑色長袍,手持藤木魔法杖,背負內裝黑鐵開山刀的長木盒,這副打扮不倫不類、不文不武,就像是……一個跑江湖賣藝加小偷小摸混飯的。 “能不能稍微安靜一點。”白影非常不滿意科恩的行為:“我們的打扮已經很奇怪了。” “這就叫怪?”科恩完成了呐喊,開始邁步向前:“我告訴你,魔屬聯盟里怪人才叫多,過幾天你就會見識到了。” “我去過魔屬聯盟,我知道那里是什麼狀況。”白影沒有被科恩蒙騙:“他們的打扮跟你此起來不算什麼你把我帶出來干什麼?” “願賭服輸啊!別婆婆媽媽的廢話。”科恩哼了一聲:“我是你的主人。” “那是暫時的,而且我受命保護你,你必須跟我說明此行的目的,不然我就找你要工錢。”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科思揮揮手:“我來接一個不認識的小女孩,順便考察一下這邊的情況。” “小女孩?”白影好半天才確定自己沒有聽錯:“為了一個不認識的小女孩,你跑到魔屬聯盟來?” “你覺得很奇怪嗎?”科恩停下腳步:“這是我的誓言,我得去完成,如果秋季之前還不去接她,她就會遇到麻煩。” “真是服了你。” “其實也不是這樣。”科恩笑著說:“最近情報上顯示,魔屬聯盟那邊出現了一些怪事。” “什麼怪事?” “在大戰之後,出現了很頻繁的暗殺活動,對貴族來說幾乎算是屠殺。”科恩抓抓頭:“各個國家都有,而且是同時進行,我的情報人員不會帶假消息敷衍我,所以很有必要文搞清楚,我置身于魔屬聯盟里,這就是最好的刺探。” “如果是魔屬聯盟出了這樣的亂子,你憑什麼認為神屬聯盟里不會出現同樣的事?你手下的官員怎麼辦?他們的安全怎麼辦?” “放心好了,所有的一切我都安排好了,他們絕對不會有事。”科恩拍著胸脯說:“天羅地網已經張開手,只要有刺客一露頭,他絕對是跑下了。我們也可以繼續去接人,反正時間充足。” “真是拿你沒辦法,那後你要怎麼向大家解釋?” “我是皇帝,我要加封這個小女孩為公主!”科恩冷哼一聲:“我根本不用向誰解釋。” “我是說你半途開溜的事,難道就沒有好一點的辦法了嗎?”白影在科恩肩頭保持著平衡:“你在紀念儀式上說的那些話很隨意,這可不是一個好皇帝的做法。” 科恩輕笑一聲、 “沒辦法,有幾件事必須跟老爸說,但時間又來不及了。隨意一點又怎麼了?我說的是我內心的真實感受,你認為我上去長篇大論一番就會有什麼好結果嗎?沒用的……官員們心里已經做好享受一切的准備了,我還不如提醒他們一下。” “真是麻煩。”白影冷淡的回答:“他們還不知道你要當瘋子的事。” “是啊!站在他們的角度,最大的危機已經過去了,多年沉積下來的習慣讓他們認為二十年之後才會有戰爭。”科恩順手摘下一個野果,在衣服上擦擦就放到嘴里嚼起來:“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讓他們改正這種觀念……” “說真的,我對你手下的大部分官員不抱希望,因為你真正的對手很強大,雖然你不怕,但你的官員們會怕。” “我會逐步改進這一點,當然最快、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找出東西來替代……”科恩搖了搖頭:“可惜那家伙不在我身邊,不然他應該有辦法的。” “我有點不明白。”白影雙翅一震,盤旋在科恩頭上:“你和菲謝特·夏麥的關系很奇怪,在一般人類來說,只有情侶才行這麼深厚的感情吧?但你們都是男性……” “喂!你!”科恩一副又好氣又好笑的表情:“不懂不要亂說好不好?你真的清楚什麼是愛情、什麼是友情、什麼定親情嗎?” “我正在學習,請指教。” “真是被你打敗了。”科恩停下腳步:“你現在學習到哪一步?” “嗯!龍族天生就懂得感受親情,此外我對愛情也能理解。”白影飛到科恩身前:“請為我解釋友情。” “既然你懂得愛情,那麼友情就好解釋了。”科恩點點頭:“說白一點,愛情最原始的出發點是欲望,是身體的本能,這你同意吧?” “同意。” “愛情是獨占、是爭奪、也是不平等的,某一方被吸引,需要絞盡腦汁要手段打敗其他對手得到另一方,這是一個竟爭的過程,也是非常自私的行為,中間還伴隨若陰謀和功利,整不過程很緊張,是這樣吧?” “有這樣的情況,但不完全是。” “從一見面就互相愛慕的情況很少,大多數仍然是我說的這種,愛情時間長了會變得平淡,而友情卻是相反。”科恩哈哈一笑:“愛情讓人緊張,讓人疲勞,柏亙的關系常常搖擺不定……想想我那四個夫人,當她們同時要求我獻殷勤的時候我是多麼緊張。” “那麼友情又如何?” “友情、朋友、兄弟,這些詞聽著都讓人覺得放松。”科恩抱起雙手想了想:“這樣說吧!我們常常會向愛人隱瞞很多事,但不會對朋友隱瞞。有些想法能跟明友說,但是不能跟愛人說。我們可以同時擁有很多朋友,但無法擁有那麼多愛人,無論人們把愛情說的多麼偉人崇高,其基礎動力和最終目的依然是身體接觸。但朋友可以伴隨你上天人地、縱橫四海,朋友可以為你做任何事但絕對拒絕身體接觸。” “如果真像你說的這樣好,為什麼女性卻不沉醉于友情?” “價值取向不同吧!都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東西,但男人對于友情,就相當于女人沉迷于愛情一樣。”科恩瞄了一眼白影:“或者就像龍族沉迷于閃亮的寶石那種情結,這都是天生的。” “胡說!”白影飛在空中:“你並不是一個好老師,我聽得似懂非懂。” “你懂了哪部分?我看你什麼都不懂。”科恩笑笑:“我們現在這樣的關系就是朋友,但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在某一天摸上你的床並占有了你,那麼我們之間就沒有友情了。” “好濫的比喻……”白影發現了什麼,飛高了點:“有人類靠近我們。” “當然是人類。”科恩打了個響指:“那是我留住這里的護林員。” 一隊臉上塗滿偽裝的士兵自密林中湧出,圍住了他們的長官。 近半年來,特拉法帝國境內的暗殺活動出現得太多,已有近百名貴族或者繼承人被殺,連帝國王子都在一次暗殺中受了重傷。余下的貴族們自然是心驚膽戰,正在紛紛大招護衛,以至于到處都是夾槍帶棒、濫竿充數的“護衛”在找事做。 在這種時候,出現些打扮怪異的人也就不奇怪。 特拉法帝國,一個人煙稀少的邊境小鎮。 科恩順著保留的峽谷通道穿越神魔分界線,並且繞了個小彎,從威爾斯帝國進入魔屬領土。威爾斯帝國一片混亂,根本無人仔細查驗這個“見習游曆魔法師”的詳細來曆,他只用一瓶劣質紅酒跟幾句廢話就騙取了全套證件。 因為一身尊貴的黑色服裝和奇怪的打扮,一路上沒有人敢招惹科恩,而且各方面的待遇都很不錯,收費也很便宜,所以科恩的這次“游曆”算是比較愜意。 這天,他騎著一匹買來的黑馬,興致勃勃的進入了特拉法帝國。過了關卡之後,一路上的風景相當不錯,連一路上跟科恩斗嘴的白影都被這景色吸引,不住的要求停下來玩賞。一人一龍在一系列談判之後,終于在前進路線上達成共識,選擇了一條行人比較少的通路——這道路是在貴族聚集地之間穿行,一路上的景覲很多。 只是花費比較多而已,不過白影一路上找到了好幾塊寶石,已經夠花消了。 其實這怪個得白影,龍族生來就對自己周圍環境有極高要求,特別是自然環境:很多龍族終其一生都在保護自己的私地不受侵犯,在人類來看,這習慣就有些難以理解。 但現在,至少白影已徹底陶醉在這青山碧水之中了,她佇立在科恩肩上左顧右盼,嘴里更是說個不停,連一向對環境不甚敏感的科恩都不可避免的被白影的情緒所影響。 湛藍潔淨的天空上飄著淡淡的云絲,柔柔的清風環繞在身邊,帶走夏日的炎熱,清涼的河水在路邊流過,滋潤著繁茂的灌木,道路兩旁的樹葉在風中翻轉,發出陣陣輕響,遠處、近處、身邊,長滿了各種陌生而又色彩豔麗的植物。 緋紅的樹葉,明黃的花朵,碧綠的枝條,繽紛的色彩讓人沉迷。 “這是小欖樹,那是風鈴草、你左邊還有一株幽藍丁香花……長絨兔!看到了嗎?很稀少的品種哦!” “嗯……嗯……嗯……”科恩的頭轉來轉去,已經目不暇給:“好家伙……價值不少……” “你這樣的人很少見,什麼東西在你眼里都能變成錢。”白影無奈的歎口氣:“難道你真的感受不到它們本身的價值所在嗎?” “我正在感受。”白影很少機會能這麼高興,科恩也不想掃她的興,當下微微一笑:“事實上,我只是在心里用另一種東西來衡量它們的價值,這不算冒犯。” “好吧!反正你總是有道理:”白影對科恩的回答很滿意:“看看那邊的樹林,我能為你介紹每一種樹木哦!我們從第一種開始,那是有紅色葉片的烈火樹,……” 白影如數家珍,科恩含笑聽講,氣氛極為融洽——但在不久之後,一陣急促的馬蹄聲自身後傳來,毫十留情的打斷一人一龍的游興。 對某人來說,這就猶如在長期的失眠期之後,好不容易剛剛入睡,卻又被人粗暴的叫醒……心里當然是相當的不爽。 科恩的臉陰沉下來,讓到路邊,讓這隊飛奔的騎士沖過。 “干,什麼玩意,趕著去死啊?”身體完全籠罩在馬蹄帶起的塵土里,科恩更加的不爽,于是高聲叫罵:“我干你……” 隊尾的騎士回過頭來瞟了科恩一眼,並不回罵,而是別過頭去繼續趕路。 “看起來,他們可能真的有急事哦!”看到白影用譴責的目光看著自己,科恩嘿嘿一笑:“不然的話,他們肯定會轉過來捍衛自己……的尊嚴……” “好濫的話題。”白影被他徹底打敗,小腦袋一低:“我們趕路吧!” “收到!”科恩一夾馬腹,繼續向前, 走了不到十里,到達一個小規模的鎮子,科恩看看癟下去的水袋跟行囊,在唯一的一家小店前下了馬。才剛拴好馬,卻看到路邊散布著十幾個看似悠閑的武士,科恩是什麼角色?眼角一瞟就知道他們的站位有問題,這很明顯是個包圍圈。就連停在路邊的三輛馬車也很奇怪。 “這些人是來找我們的?”白影的疑問直接傳到科恩腦海里。 “不是,他們的對手應該在店里。”科恩不動聲色的回應:“我們看看熱鬧先。” 把門口的布簾一挑,科恩舉步跨進店里。 這店面比較小,但裝飾得不錯,店堂里擺放了六張作工考究的方桌,靠里的位置還隔出兩個單問。現在整個店里已經擠滿了人——不,不能說全部都是人,還有少見的狼人、野蠻人、蜥螞人,甚至還有那些科恩不知道是什麼人的人…… 他們部是清一色的武士,有的站,有的坐,把其中的一個單間分層包圍。武器雖然沒出鞘,但都放在最順手的位置。店里的幾個侍者龜縮在牆角,動都不敢動一下。 科恩的進店在這些人中引發一絲不安,第一時間內,就有數人將很不友好的目光鎖在他身上。但科恩是什麼人?他眉毛都不挑一下,大搖大擺的走到一張坐滿了武士的桌子前, 隨著科恩的腳步,幾個武士的眼神已經從不友好變成敵視,威嚇的氣勢已經演變成凌厲。但科恩心里卻是非常興奮,因為這種場面他已經久違了,諸如跟流氓斗氣的事情自轉生之後還沒機會複習一下,機會難得啊! “砰!”的一聲,科恩先把子里的藤木杖丟到桌面上,桌邊的幾個武士一驚,震怒表情中又帶著三分疑惑。 “挪挪。”科恩微歪著腦袋,給出一個極囂張的眼神:“聾啦!叫你挪挪!” “卡卡卡卡……”周圍響起一片機簣聲,幾乎所有的武士都把武器往外抽了點。 也許是猜不透科恩的來曆,也許是不想節外生枝,一個年紀大點的武士按住了同伴抽了一半的長刀,說句:“不要多事。”然後遞眼色讓幾個人起身,把這桌子讓給了這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小霸王。 “店里的人死了沒有?沒死就出來一個!”科恩很沒品相的坐下,繼續扮演囂張的角色,也繼續往店里的緊張氣氛里攙雜著詭異:“你……,為什麼不招呼客人?” 一個面色如同白紙的侍者哆嗉苦,很小心的繞過一個個壯漢,站到了科恩面前,過度的驚嚇讓這個可憐的家伙滿臉足汗,身體也搖搖晃晃的。 “客、客人,您要、要點什麼?” “水和紅酒,還有食物。”科恩看了侍者一眼,開始裝怪:“我、我現在、好、好、好、好餓哦……” 白影氣得差點暈過上,武士們的憤怒情緒持續上漲著。但科恩樂在其中,拍桌子踢板凳還大聲叫喊。催促著侍者快些拿東西來。 “哦呀!東西還不錯。”科恩一把抓住侍者的領子,把他拖過來:“老實交代,你有沒有在食物里吐口水?” 被科恩凶巴巴的喝問,侍者恨不得立即暈過去:“不、不敢。” “是嗎?有沒有放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侍者已經確定自己入錯行了:“客人,我們、沒有……那些東西。” “毒藥、迷藥、春藥、瀉藥,這些你都沒有嗎?總會有一樣的吧?老實說!” 侍者已經說不出話了,只把頭亂搖,武士們冷眼旁觀著。 “都沒有?”科恩嘿嘿一笑:“我有,你要不要買點去用?” 聽清科恩的話,侍者的身體抽搐一下,白眼一翻,終于暈過去了。 “暈得真利索。”科恩放開手,拿起酒杯,找茬的眼神四處亂飛:“一只小鳥掉下水,掉下水、那個掉下水,兩只小鳥掉下水……” “掉下水——我讓你去死!” 這群武士之中,終于有人受不了科恩,銳響聲中,一支匕首直奔科恩喉頭。 科恩正要給這個毛躁的武士一點顏色看看,門口處有人咳嗽一聲,匕首在科恩身前硬生生凝住,武士往門口看一眼,然後恭順的退下。 “怎麼了?” “一個魔法師找麻煩。” “別理會,目標呢?” “單間里。” “趕他出來。” “是。” 科恩沒有回頭,門口傳來的對話足夠他了解情勢了,他很誇張的伸了一個懶腰,靜觀事態發展。 “里面的人,出來吧!這次你絕對跑不掉!”一個首領模樣的武上站到單間門簾前:“你遲早是一死,爺們可以給你個痛快!” 里面沒有回答,一片寂靜。首領再喊一次,依然如此…… “說的好。”科恩嘴里塞著一人塊肉,使勁的拍著手:“說的太對了——你們不要這樣看著我哦!重要人物說話不能冷場哦!要學著點哦……” 沒人理會他,雖然有人氣得快瘋。 首領退後一步做個手勢,數具飛爪從幾個方向擲出,尖銳的金屬爪頭直穿破牆壁,在猛力的拉扯之下,正面薄壁被整個拉垮,磚石砸在地上,灰塵四逸。 科恩“哎喲”一聲端起酒杯,左手蓋在杯口,眼睛往單間里看去,與此同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單間里。 塵埃落定,滿場無聲。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