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白衣人不緊不慢的走在小道正中,身體始終保持著一份高度警惕,這讓他行走的姿勢看起來單調。冷漠的雙眼盯著道路盡頭,目不斜視,風景宜人的山谷根本無法吸引他的目光。 英俊的臉上沒表情,或者說連一絲屬于人類的感情都不曾流露,連先前凌厲的氣勢現在都沒有了,以其他人的角度來看,與其說他像一個人,還不如說他像一塊孤獨的石頭,或者像一塊冰冷的鋼鐵。 “兄台……留步啊!兄台……”遠遠的,白衣人身後傳來熱情的呼喊,呼喊聲的尾音拖得又長又局,就像是一個看到心愛玩具的小孩。 白衣人停下了腳步,他當然知道這個人已經圍著山谷跑了好幾圈。現在,既然這個人已經追了上來,那麼為了早點擺脫麻煩,他想一次打發了這人。 “嗨!”一個黑色衣袍的年輕人從前面樹林中跳到小道中間,做了個巧遇的驚喜表情:“好巧哦兄台!我們又是面了!” 白衣人沒有回答,連淡薄的目光也不曾聚焦在黑衣人身上,直接就縱身向前,毫無花巧的一劍刺出——他知道這個黑衣人移動的速度很快,所以用他剛好不能避開的速度出劍,但黑衣人剛才顯然沒有用出全力,他哇哇大叫著翻身避過了。 “不要這樣嘛兄台,我不是壞人:”他避開這一劍之後就用很無辜的眼神盯著白衣人:“我是真心要跟你做朋友……” 沉默的白衣人把劍身一抖,比剛才更快的劍勢出現在黑衣人的眼簾之中。 但黑衣人注定要帶給他更多驚訝,他大叫著那些毫無意義的話,又避開了這一連串的攻擊。這讓白衣人不得不重新評估他的實力,並在心里分析他這種奇怪行為的動機。 “不要這樣、不要這樣,我已經閃過很多次攻擊了,能有跟你談話的資格了吧!”黑衣人號叫著:“我的心都被你傷透了……兄台!” 如同毫無預兆的進攻一樣,白衣人突然收劍,飛移的身形停佇在路中。因為慣力的原因,在這一刻,他金黃的長發,還有飄逸的白衣在激蕩著,無比熟悉的景像讓某人的心跳都幾乎停止。 白衣人已不止一次看過黑眾人這奇怪的眼神,黑衣人的眼神中帶著驚訝、帶著迷惑,熱誠中又仿佛混雜了悲切,就算心如上水的他也對這眼神充滿了好奇。 “有話就說。” “我……我……那個……”黑衣人一點不敢大意,整個身體保持著隨時縱身起跳的樣子,臉上露出一絲尷尬又無賴的笑容,把一只手舉到身前並攤開掌心:“我是來給你送錢的,你剛才在那家店吃了三個面包,白開水免費,打賞伙計一個銅板之後一個銀幣還有找。我本來想替你省下那一個銅板的打賞,但又怕破壞你的形象,你也知道你帥嘛!希望你不會怪我大手大腳……” 白衣人看著他手心里的幾個銅板,一時竟不知如何回答他好。他的身分隱秘,應該沒有人清楚,更別提魔屬人了;而黑衣人本身的武技已經很好,也沒必要以這樣的手法來拉攏、利用他,更何況他所用的手段實在很愚蠢,應該是沒有計劃的。 “給我。”好半天,白衣人才說出一句話。 幾枚銅幣被擲出,在空中翻轉著,直到被白衣人伸手抓住。 “我應該殺了你。”在接住銅幣之後,白衣人眉頭一挑:“你果然是有目的。” “我、我、我有什麼目的?”黑衣人結結巴巴的問,一臉的惶惶。 “你在銅幣上塗上毒藥出沒有用。”白衣人張開手指,把銅幣丟在腳邊:“毒藥對我無效。” “哎……別、那不是毒藥,真的不是。”黑衣人迷言又止,表情看來十分的無辜:“那個,只是一點汗而已……” “撒謊。”白衣人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今天這麼多話:“你武技了得,跑這段路身體不會出汗。” “我沒撒謊。”對方傻呼呼的回答:“那是我手心的汗,我不知道你對這不過敏,我故意跑出汗的,我圍著這個山谷跑了好幾圈……” “理由。”就算是在問話,白衣人臉上都不帶任何表情,語氣中更是聽不出一絲疑惑: “我想,這雖然是件小事,但我能出點汗的話,至少表明我很有誠意……”說這句話的時候,黑衣人突然變得很靦腆,肩頭那只小鳥還一頭栽下地。 兩個人相距十臂的距離,對視、沉默,都不知道對方內心的真實想法。很久之後,白衣人屈膝彎身,把腳邊的銅幣一一揀起。 “錢我收下,你可以離開。”白衣人轉過身,准備繼續趕路。 “那個——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烏鴉。”白衣人的身體凝了凝:“我叫烏鴉。” 在知道他的名字之後,身後那個多話的人在這時卻沒有說話,走出幾步,白衣人絕佳的聽力聽到兩聲極為細微的聲音——液體滴落草葉的聲音。 他轉身看,黑衣人臉上掛著兩行清淚,目光中包含的感情更加奇怪……但那其中的一絲類似癡迷的東西卻把白衣人激怒! 幾乎是自然的反應,白衣人無聲無息的一劍刺出,劍尖瞬間就出現在黑衣人胸前。黑衣人根本無視這銳利的劍尖,直到長劍凝在黑衣人胸前,他都沒有任何動作。 從對方的眼神中,白衣人也知道他根本沒有想過要躲避或者反擊,但自己這隨手的一劍卻始終刺不下去。 黑衣人的表情很複雜、也很真實,他慢慢的低下頭,眼神中似乎糾纏著無盡的悔恨,是人看了都會覺得心不忍。好半天之後,他才抬起頭來,雖然眼角還有淚光,但神情中的悲傷已經淡去,取而代之的似是一種感激…… 白衣人甚至覺得,如果有人能在這短短的時間轉換出這麼多表情,那麼自己被騙也是活該。 “烏鴉……”黑衣人用沙啞、顫抖的聲音說:“我叫白云。” “你不怕死?”第一次,門衣人的話里帶了一點語氣。 “我怕,我真的伯。”黑衣人回答:“可我更伯我一躲,又是一追一逃……如果那樣,還不如中你一劍。” “你很無聊。”烏鴉收起長劍:“到底想怎麼樣?” 白云的臉皮不是一般的厚,因為他立即就做了個誇張的驚喜表情:“做個朋友好了……” “我沒朋友,也不需要。” “凡事都有第一次嘛!你不試試怎麼知道你個需要呢?我有預感,我們一定會成為朋友,任何事都阻止不了……” “就算我需要試試。你也不是合適的人選。” “沒試過你怎則我不是?”某人是不達目的絕不罷休:“反正你打也打不走、甩義甩不掉,還沒辦法下手殺我,那就試試好了。” “我可以試著再殺你一次。” “不要掃興嘛……你看這樣好不好?我們以半個月為限,如果到時候你覺得我下台適做你的朋友,我立即消失,我說到做到哦!” “……” “那就這樣定了!我們就以見習朋友的身分一起出發,烏鴉,你的目的地是在哪里?” “特拉法帝國首都……” “天意!我的目標也是那里!哇哈哈哈哈哈哈!這下想不一起走都不可以啦!”某人顯露出狂傲的本來面目:“烏鴉你等一下,我去牽馬來——你不要想偷溜!我告訴你,本少爺追蹤功夫一流,你是絕對甩下掉我的!” 烏鴉(讓我們暫時這樣稱呼他一靜靜的站在小道上,心里正在後悔,不知道自己剛才那個心血來潮的決定是對是錯,那個叫白云的黑衣人蹦蹦跳跳的跑去牽馬,他毫不掩飾自己的興奮,嘴里還吼著不知流傳在什麼地方的小調。 “哇哈哈!烏鴉,這匹白馬給你騎!”馬缰被硬塞進手里,連拒絕的機會都沒有:“喜歡吧!我已經准備好了一切!” 烏鴉搖搖頭,沉默著上了馬。 “我說烏鴉,你幾歲啦?有沒有二十?”白云目不轉睛的看著他,一刻也不轉移開視線:“回答我嘛!我們現任是見習朋友呢……” “二十五歲。” “說謊是不道德的……到底幾歲?” “我就說我猜對了嘛!那麼,往事一直都記得吧?有沒有失去過記憶之類的事情發生?說嘛!告訴我嘛……” “沒有。” “沒有嗎?你沒有騙我吧?一年前你在哪里啊?” “……” 在白云永遠都沒完的廢話之中,黑夜慢慢的降臨了,兩個人也到達了下一個城鎮。因為烏鴉要繼續趕路,所以白云匆匆的補充一大堆的食物,跟著一起出發了。” 到半夜時分,烏鴉突然一拉馬頭,拐上一條小路。白云雖然不明白他要做什麼,但卻跟了個寸步不離! “要去哪里啊?這小路通向什麼地方?”白云嘴理說個沒完。 “我要做事,你可以在這里等我。”烏鴉指著遠處的一大片建築:“你也可以跟著去。” “我當然是跟著一起去了!”白云把胸口拍得啪啪響:“為朋友兩肋插刀是本分……不過,我們文干什麼?” “去殺人。”烏鴉淡淡的回答。 “好啊……殺人?”白云傻呼呼的問:“為什麼要殺人?” “我存在的目的就是殺人,僅此而已。” “是這樣嗎?那我還是跟你去好了。”白云收起笑容:“雖然不幫你殺人,但能在你失手的時候搶了你走人……” “你認為我會失手嗎?” “總會有失手的時候吧!這並不是一份好職業。”白云適可而止:“我們先准備一下,這只笨鳥可以幫我們看東西,先把披風脫下來,身上累贅的東西也拿下來,會發出響聲的東西也拿下來……你怎麼不做准備?你當你是去觀光嗎?” “我沒有什麼好准備的。” 位兄台,既然你是殺手,那麼請你專業一點好不好?”白云非常老到的樣子:“至少換上夜行衣!” “夜行衣。”烏鴉眨了眨眼:“我一直穿著我的夜行衣。” “雖然你很帥,但是請你搞清楚你的衣服是白色的!” “誰說白色不能當夜行衣?” 白云看了看烏鴉的純白色衣服,一巴掌拍在自己額頭,緩過來之後沖他晃晃大拇指,覺得沒什麼話好說。 看著白云氣悶的樣子,烏鴉心里不禁有一種報複成功的快感,雖然他的確除了白色以外絕不穿其他顏色的衣服!但他馬上就為自己有這樣的感覺而大吃一驚,自己內心不是一向波瀾不驚嗎? “嗯!有好幾個門呢!你打算從哪個門進去?”在烏鴉胡思亂想的時候,白云已經站到了高處:“正門的話,守衛的人應該不少,我看我們直接從塔樓進入好了,那里有一個窗戶,高度角度都很合適……目標是誰啊?” “目標是一個四十來歲的貴族,今天晚上是他的生日。”烏鴉抄起手,很有興趣的看著白云:“你的一舉一動倒是專業,難不成你也是個殺手?” “不,其實我只是一個游曆魔法師。”白云訕笑著:“但是有時候,我會缺錢花……所以我出不介意兼職做個小偷什麼的。” “了解,那麼我們開始吧!”烏鴉拿起自己的劍:“晚會上的客人,一個也不能放過。” “我不會幫你殺人哦……那是暴力,我會遠離暴力的……” 一白一黑兩道身影躍上樹頂,向遠處那片建築飛掠而去……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聚散、約定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