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聚散、約定2  
   
篇外篇 黑暗傳說—聚散、約定2

“……巍峨的山崗,奔騰的激流,挺拔的樹木,柔軟的青草,都是自然的恩澤。”科恩抱著只可以用皮包骨頭來形容的琴倫走在通道里,還很小心的單手撫著她的頭,不讓周圍噴灑的血腥進入她包含驚恐的眼睛,同時以溫和的語調在她耳邊詠頌苦龍族詩歌,那些白影想讓他記住的詩歌:“我們要以敬畏謙虛之心對待這一切,在生存于世的每一天,我們謹記自然的恩澤,並努力融于其間……” 烏鴉飛掠在狹小的空間里,速度快得肉眼難以追上,通道前後全是他白色的影子,從各個人口趕來的數十名護衛連眼前什麼狀況都沒弄清楚,就已經被他攪成粉末。 當科恩推開一扇鐵門,踏上通向地面台階的時候,烏鴉的身影又從他頭頂飛出,院子里的護衛轉眼之間就沒剩下幾個。 不知是什麼原因讓烏鴉發怒,但在他手下沒人能逃掉,科恩剛走出沒幾步,最後一個護衛也倒下了。夜風里,烏鴉飛移的身影毫無預兆的停下,低頭閉眼,收劍佇立。 “雖然很下願意承認,但你發怒的樣子真的很帥。”科恩走到他身邊站住:“拜托你一件事,幫我把那幾個孩子弄到這里來。” “你憑什麼指使我。”烏鴉沒有抬頭,低聲回答科恩:“什麼都沒做的廢人。” “從現在起,我不會讓琴倫離開我的視線。”科恩也沒轉頭:“僅此而已,沒有其他理由。” 烏鴉很不滿意的“哼”了一聲,似乎有些不情願,但身體還是一晃,倒著飛回了通道,下一刻已經把兩個小女孩放任科恩腳邊。 “一共七個,全在這里。”把小女孩們都救出之後,烏鴉的聲音里又多了一分冰冷。 “這個修道院還有什麼?”科恩看看烏鴉:“是什麼東西讓你更加憤怒?” “在那個房間旁邊……”烏鴉面容一緊:“你不會想知道的。” “他們應該發出警報了,我們應該離開。”科恩看看修道院樓頂燃起的火焰:“白影!” 小鳥模樣的白影扇動著翅膀,飛到科恩身邊。 “把這幾個孩子送回營地,我們在通道會合。”吩咐完白影,科恩又看看烏鴉:“如果沒有別的事,跟我一起走好嗎?” 烏鴉的怒氣來得快,冷靜下來的速度也同樣快。此刻已經完全冷靜的他回望著科恩,正在心里驚異著這個“見習朋友”的變化。 在抱起這個小女孩之後,原本那種嬉皮笑臉的神情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他以前還從未兒過的神情。 那是什麼神情……是威嚴?是淡泊?是凌厲?是堅定?仿佛是這些的混合,又仿佛什麼部不是。 但有一點烏鴉可以肯定,自己這個見習朋友已經表露出他的本來面目,或者說,他正在將他的本來面目一點點表露。 “看完了沒有?”科恩出言催促:“我們的時間不多,離開這里你再慢慢看好了。” 烏鴉沉默著,片刻之後點了點頭。 “白影,把這里燒了。”科恩向外面走去:“有能力的話,你把這山推平我都個怪你。” “那跟你念的詩不相符。”鳥鴉上在後面,毫不客氣的挑毛病:“別在孩子面前說這個。” “抱歉,我的寶貝。”科恩親親琴倫的臉,又轉頭對烏鴉一笑:“謝謝提醒。” 烏鴉呆了呆,科恩的這個笑容很真摯,而且跟以前那些“真摯的笑容”完全兩回事,令烏鴉幾乎想用微笑上回應,雖然在那一瞬間以殺手的冷靜制止了自己,但他心里卻有點內疚。 走在下山的通道上,琴倫的身體還在不停的發抖,兩只小手緊緊的護在頭頂,根本不敢抬眼看一看科恩或者烏鴉,科恩心痛得不行,後來找了條小溪,給琴倫洗手洗臉。 “小寶貝不怕,哥哥給你洗手,洗乾淨了哥哥給東西吃哦!哥哥這里有熏肉,有魔腸,有小小的白面包,還會有糖果的……” 琴倫呆呆的看著科恩為自己洗手洗臉,連一點點的反應都沒有。 “烏鴉,琴倫這是怎麼了?”科恩看著琴倫深凹下去的臉蛋,想到她以前可能遭受的折磨,覺得自己心都要碎了。 “她才七歲,一時還不能適應環境的改變。”烏鴉坐在溪邊一塊大石頭上:“一直生活在那種地方,你突然出現,突然對她這麼好,她哪能立即適應?” “那要怎麼辦?” “別問我,我是一個殺手,只會給人死亡,不會照顧人。”烏鴉面無表情的說:“我只知道一點,如果你要想讓她幸福,就得很有耐心才行。” “雖然你一直在要酷,可我知道你心中也並不是一潭死水。”科恩用小布條擦著琴倫臉上的汙跡,笑嘻嘻的說:“再說了,我是一點都不喜歡你現在的表情,在這麼溫馨的時刻,你又何必要掛著一副冷臉呢?我們和小琴倫一起唱歌念詩不是很好嗎?” “如果你還想繼續做見習朋友,就不要試圖討論這個話題。”烏鴉站起來:“我們會有客人上門的,你帶若琴倫走前面,我來打發客人。” “不要那麼急嘛!反正你對付他們還不是小菜一碟,我們這樣耀眼的組合怎麼能破這些小雜魚嚇倒?”科恩仔細的清洗著琴倫的手:“我們的小公主可不能再髒髒的,我們要漂漂亮亮的,是不是啊琴倫?” “我早應該明白,你這樣的人是正經不了多久的。” “這才是我真實的一面啊。”科恩呵呵一笑,把琴倫抱到石頭上:“我是一個普通人,我不能做到讓任何人都滿意我,能在某一時刻讓某一部分人滿意,這已經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了,而現任,我得先讓我們的小公主滿意當當!豐盛夜宵來啦!” 飄散著香味的熏肉放到琴倫面前,琴倫的直接反應就是向後縮,離這些東西遠一點。 “小寶貝,吃一點,多吃東西會讓你健康哦……”科恩還想說些什麼,可琴倫就一直往後縮,始終被籠罩在恐懼中。 “你覺得瘦成這樣的孩子,她平時有機會吃熏肉嗎?”烏鴉對科恩的遲鈍反應嗤之以鼻:“一直處在那樣的環境中,當然對什麼陌生的東西都很恐懼。搞不好她還會以為你要對他怎麼樣,你得吃給她看。” “說的對啊……看來你比我了解小孩。”科恩一拍腦袋:“要不然你來陪她吃東西?我拿著你的劍幫你站。” “你覺得我合適嗎?一個殺手哄小女孩吃熏肉?” “對其他人來說,你是一個殺手沒錯,但對我來說,你是我朋友。”科恩笑著坐下,把琴倫抱在懷里:“對我們的小公主來說,你是救她出修道院的一個大哥哥,站過來一點啦!你站那麼遠是嫌棄我們嗎?” “我不嫌棄你們。”烏鴉站近了一點:“我只是對你的表現有些失望而已。” “你對我的表現有期待我很高興……拜托,我以前可沒做過這樣的事,你要給我時間讓我學習。”科恩盯丁烏鴉,眼:“別站著啦!坐吧!” “來,開始吃肉,這肉非常香哦!”科恩拿出小刀,把熏肉切成小片,分別遞給烏鴉和琴倫,自己也塞一塊到嘴里,吃給琴倫看。 琴倫面無表情的看著科恩吃東西,拿著熏肉的手一直放著,什麼反應部沒有,枉費科恩做出很享受的表情。 “吃吧!小寶貝,明天哥哥帶你去吃其他更好吃的東西……”科恩一直說到嘴干,琴倫才戰戰兢兢的放了一丁點的肉塊到嘴里。 “嚼、嚼一點試試看。”科恩和烏鴉都松了一口氣,科恩立即嚼給她看。 也許琴倫是真的餓了,她先試探著嚼了嚼,然後將手上一大把肉片全部塞到嘴里! “慢點慢點——我的公主,你會噎著的。”科恩哭笑不得,接過烏鴉遞來的水袋,倒了點水給琴倫:“慢慢吃,我們有很多,慢一點啊!” 琴倫大口的吃著,眼神雖然從恐懼中解脫出來,但卻沒多少靈性,她只是盯著科恩,生怕他搶走自己的食物……這樣的吃相,再配上那樣的眼神,與其說她是個饑餓的人,不如說是頭饑餓的小狼。 “我覺得不能再給她吃了,我怕她會撐壞。”科恩苦笑著對烏鴉說。 “很好理解,修道院不會讓她吃飽。”烏鴉搖搖頭:“她能在那樣的環境中活下來,本身已經很了不起了。” “看著她。”科恩站起來:“我離開一下。” “干嘛去?” “找東西引開她的注意力,幫她擦擦嘴。” 科恩跳進的旁邊樹林中,不一會的工夫就抓到一只體態笨拙的小長絨免,還有一只羽毛很漂亮的小鳥,三更半夜的,虧他還有這麼好的眼神。 “小公主,我回來了哦!”科恩走了回來,把手放在身後,臉上笑容可掬:“還帶了禮物回來——當當!漂亮的兔子和乖乖的小鳥!” 看是乖巧的小動物,琴倫終于從饑餓中擺脫,她的眼睛在發亮,嘴里“啊啊”的叫著,不停的搖晃著兩只小手。 科恩笑呵呵的把兔子和小鳥放到她手上,得到自己喜歡的東西,琴倫的臉上終于有了點笑容,她輕輕撫摩著長絨兔,然後把兔子放到腿上,又捧著小鳥看個沒完,最後還從熏肉上剝下一點肉絲,放到小鳥嘴邊…… “小寶貝,鳥不吃這個……”科恩攤開手心,露出幾只小飛蟲:“用這個喂她。” 小心翼翼的在科恩手里拿過蟲子,琴倫的眼神里帶著點感激,不再對科恩那麼害怕,而看著琴倫臉上的笑容,一旁的烏鴉臉色也變得很平和。 “跟她姐姐一樣,自己的遭遇再怎麼悲慘,內心卻還是那麼善良。”科恩低聲說:“就算再怎麼艱難,我都要她臉上的微笑永駐——” “咻——”的一聲,兩枝弩箭向這邊射過來。烏鴉閃電般伸出手,把兩枝射來的弩箭抓到手心,手腕再一轉,將弩箭反擲回去——灌木中立即響起兩聲慘叫! 小琴倫的身體在這哀嚎聲里掹的一抖,呆滯的眼睛充滿了恐懼,“啊啊”叫著撲進科恩懷里,她一只手抱著小免,另一只手緊緊的摟住科恩的脖子,身體又開始抖個不停。 “為了她的微笑,你得努力。”說完這句話,烏鴉向上飛起,矯健的身影在空中一折,滑入小溪對岸的樹林中,在他落地的地方,立即又響起一聲淒慘的哀號。 “小寶貝別怕,有哥哥保護你,那些汙穢、丑陋的東西將永遠無法靠近你。”科恩伸手抓回驚飛的小鳥,再抱起琴倫,把小鳥放到她手里:“你也要鼓起勇氣,把小鳥和小免保護好,她們好害怕的。” 琴倫睜開眼睛看著科恩,雖然臉上還帶著淚,但還是堅決的點了點頭。 “好的琴倫,我們出發了哦!無論走到哪里,哥哥永遠在你身邊,永遠不離開你。”科恩站起來,人喊了一聲:“烏鴉——走了!” 話音剛落,烏鴉白色的身影就飛過科恩頭頂,一聲尖嘯里,落地處又有數人在血霧中化為粉末。 “你是歡樂的精靈,你像飛鳥,你從自然的懷中飛來,毫不吝惜地傾倒著歡樂,為我們唱出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的心靈的曲調。”科恩走在烏鴉開辟出來的通道中,在琴倫耳邊輕聲說:“你就像一朵火云,從地面升騰而起,上升又複上升,飛到藍色的天際,歌唱中不斷翱翔,翱翔中歌聲不止……” 白影為打消科恩心里的殺機,而在戰爭中詠頌的詩歌,終于在這時派上了用場。 科恩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記憶力會這麼好。能一字不差的念出來,但不管怎麼說,琴倫的身體不再發抖,眼睛只看著微笑的科恩,身邊的殺戮一點也不能吸引她的注意力。 只是辛苦了烏鴉,他得不停的飛來飛去,一個人獨力截殺前後左右靠近的敵人——不過照情況看,他應付這些人真的只是小菜一碟,他甚至還常常有空閑停下來看看琴倫的情況。 就這樣走出幾里地,最後烏鴉被連續不斷湧來的敵人激起怒氣,回身來了個一鍋端,回來之後,他也沒說殺了多少人,反正這天晚上再也沒有人追上他們…… 天亮之後,科恩和烏鴉一陣飛跑,在中午時分到一個小鎮上買了所有需要的東西,先帶琴倫去看了醫生,還順便請一位大嬸幫琴倫洗了澡,換過衣服。 在三個銀幣的酬勞誘惑下,大嬸盡心盡力,琴倫也終于露出自己的本來面目。清秀的五官與溫和的眼神,都隱約可見姐姐的輪廓,雖然臉上還是那麼消瘦,但精神已經好了很多。 “你是我的公主。”科恩抱起換了新衣的琴倫,連續轉了幾個圈子:“我要向所有人宣布!” 琴倫呵呵笑著,濕漉漉的頭發往空中晃動。 “她身體還很弱。”烏鴉站在一旁,神情冷淡的喝著白開水:“你小心點。” “我們不要理他,他嫉妒我們:”科恩笑嘻嘻的對琴倫說:“小公主,我們出發了哦!” 烏鴉冷哼一聲別過臉去,卻在科恩視線所不能看到的角度笑了笑。 “小寶貝快看,那是幽藍草!”科恩讓琴倫坐在自己的肩上,不住的指著路旁的景物給她看:“說一遍吧!如果我們大聲叫它的名字,它也會高興的,幽——藍——草!” “啊——啊!啊!”坐在科恩肩膀上的琴倫手舞足蹈,但還是不能說話。 “說的好好,看向那邊,闊葉火焰樹!”科恩一點都不灰心:“我們大聲叫闊葉火焰樹!” “啊啊啊啊啊!” “布谷鳥!” “啊啊啊!” “好樣的,小公主,我們大聲喊,我們很快樂!” “啊啊啊啊啊!咳咳!” “慢一點。”烏鴉出現在科恩身邊,出口喂琴倫喝著水:“我們慢慢來,你個用急著說話” “對啊!我們得休息,找個地方吃飯去。”科恩呵呵笑著:“前面有個鎮子,我們去買糖!” 一路上,科恩對琴倫都是本著一種極度溺愛的態度,琴倫雖然不會說話,但看到感興趣的東西,她的眼睛卻會閃光,不消說,下一刻那東西就會到她手上。 當然,有些東西用錢是買不到的,但琴倫身邊有當世第一殺手。只要琴倫想要,只要科恩說一聲,烏鴉飛一樣的就出去了。 可是麻煩來了。科恩大叫著:“你不是很了解小孩嗎?她在那個鬼地方受了這麼多罪,再讓她看見暴力怎麼行!” 對于烏鴉這樣冷冰冰的人來說,要想說服對方拿出東西來可是萬分痛苦。而科恩就抱著琴偷在旁看熱鬧。 烏鴉抗議,被科恩嬉皮笑臉的一句:“我要把全一副精力放在小公主身上,這是你的要求。”給駁了回來。 烏鴉破兩個人吃得死死的,被噎得說不出話是常有的事,而新奇的經曆讓鳥鴉學會了很多東西,比如:威脅、開空頭支票。 每當被氣的冒煙時,只要琴倫給出一個微笑,烏鴉就立刻沒了睥氣。 最可氣的一次是烏鴉費盡唇舌“搶”來對方的手鐲時,科恩和琴倫已經蹲在地上玩起了泥。 “你們……”烏鴉第一次在說話的時候結巴:“你們……” “我們在玩泥巴。”科恩說:“你不要跟我說你從來沒玩過。” “其實……”一身雪白衣服的烏鴉低下了頭:“我沒玩過。” “那你還站著干麻?”科恩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烏鴉:“一起來玩啊!” “你叫我玩這個?”烏鴉幾乎氣炸了肚皮,但琴倫已經揮舞著一雙髒兮兮的手沖烏鴉去了。 烏鴉正要閃避,卻被科恩一句:“別動,她喜歡你。”給定了身……烏鴉下忍的閉上眼,任憑琴倫抓自己的衣服,最後歎口氣,在琴倫的“啊啊”聲中把她抱起來放到自己肩上,雖然衣服上到處部是泥,但卻一點兒脾氣都沒有。 “哈哈哈哈……琴倫做得好。”科恩拍拍手上的泥,不懷好意的盯著烏鴉的衣服,又說了句讓烏鴉氣得乍死的話:“朋友,你被我們的小公主拉卜凡塵了。” 在科恩囂張的笑聲里,烏鴉搖著頭,也不爭辯就上路了。 一路上,烏鴉共為琴倫“搶”了三枝頭花、兩對耳環、五不會閃光的魔法卷軸……成績斐然。 當科恩聒噪著對烏鴉大加贊美,說他宛如是琴倫的救世主時,烏鴉通常會惡狠狠的盯著他,並一直維持到琴倫露出擔心的眼神為止。 所以,烏鴉心里的悶氣只有一個發泄的途徑。當琴倫看到馬鞭、棍子之類的東西時,眼中又會露山恐懼,會害怕的往科恩懷里躲。那麼,這些東西就會在第一時間化成粉末。 此後的幾天,只要琴倫高興,她隨時可以爬到兩個殺人狂的肩上坐著玩,她甚至發明了從助跑開始,到最後坐上肩膀一整套連貫的動作,既方便又快捷當然,事先她會站到某人身前用手指指自己,然後“啊”一聲。 在溫馨的氣氛里,三個人都很快樂,雖然大家都不提分手,但這卻是注定的結局,又過了幾天無憂無慮的日子,分手的話終于還是破提出來。 “是嗎?”烏鴉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科恩正在喂琴倫吃東西:“我還是不能說服你跟我們在一起啊!加上琴倫也不行?” “我的命運不在我手里。”烏鴉恢複了一向的淡薄:“讓你知道我的名字,而且還讓你活著,這已經很離譜了。” “你涉足的不是一個好職業,和琴倫的姐姐一樣。”科恩把手里的小勺遞給烏鴉:“但我這次不想留下還憾……離開你的職業,無論你想做什麼,我都會幫助你。” “做什麼職業,不是我能決定。”烏鴉搖搖頭,接手喂著琴倫吃東西:“再說,我根本沒去想我要做什麼,現在這樣很好。” “如果有一天,有人讓你殺我呢?難道在殺了我之後你才肯回頭嗎?” “不會有那一天的。”烏鴉淡淡一笑:“你算個什麼人物?不會排在我的行程之內。” “我是說如果……你會怎麼做?” “殺手不會去設想如果。” “這是見習朋友的要求,我們來假設一不如果。” “如果有那麼一天……我也不清楚。”烏鴉把小勺遞回科恩手中:“我要殺的人,還沒有逃脫過的……” “什麼時候走呢?”科恩注視著烏鴉,低聲問。 “現在。”烏鴉苦笑一下:“我不想拖拖拉拉。” “琴倫,烏鴉哥哥餓了。”科恩把小勺遞給琴倫:“喂烏鴉哥哥吃東西好嗎?” 琴倫乖巧的點點頭,爬上桌子,把小勺舉到烏鴉嘴邊,科恩東張西望,盡量不去看他們。 “琴倫要乖乖聽話,做個好孩子。”烏鴉把手伸進懷里,掏了好半天才掏出一個頭飾,留戀的看上幾眼,再插到琴倫頭上:“烏鴉哥哥身上只有這個東西可以送你,哥哥是個不潔的人,沒有資格祝福你,但烏鴉哥哥永遠都會喜歡你……” “啊啊……” “我告訴你……”在烏鴉向外走的時候,科恩突然說了一句:“沒有人有資格說其他人不潔,誰都沒資格這樣說!” 烏鴉停住腳步:“大人都這樣說的話,你也沒辦法。” “是嗎?那就打個稀巴爛好了,只要你留下來,我才不在乎這個!”科恩努力到最後一刻:“你心里也並不承認這個吧?白色的夜行衣已經把你的掙紮告訴我了……別走!告訴我,我們還能見面嗎?” “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嗎?”烏鴉再次停下腳步:“如果你有空,明年的今天,我們再見。” “不見不散!” “不見不散……我的朋友。” 轉過一個拐角之後,烏鴉從懷中掏出一塊蒙臉的面罩戴上,呆立很久才邁動腳步離開。 而遠處的科恩抱著琴倫,從另一個方向把身影沒進落日余暉中。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聚散、約定1     下篇: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