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魔屬聯盟,布盧克帝岡,日落平原。 一隊馬車行進在商路上,護衛神態威武,馬車裝飾豪華,在夏日豔陽映照下,隊列正中馬車車廂上的貴族徽記閃閃發光——那是布盧克帝國皇族的標記。 一只手拉起車窗上的流蘇簾子,斯維靳·赫本開始打量起窗外的景色來。 遼闊的平原上,一條奔騰的河流蜿蜒穿過,大河兩岸全是茂密的紅樹林,再近一點的地方,灌木、野花、蘆葦、還有各種各樣的動物……這種種野趣都不是在國都能夠看到的。 路邊,一群光著屁股的小孩子在追著馬車跑,他們的皮膚被陽光曬得黑黑的,手里揮舞著不知從哪里摘來的樹枝,嘴里還在興奮的大叫。 “這不是福克靳堡,不要趨趕他們。”赫本公爵告訴自己的護衛隊長:“給他們些糖果。” “是的,大人。”護衛首領點頭回答:“外面陽光猛烈,請大人小心。” “這有什麼好小心的?陽光也是魔王的恩惠。”赫本公爵少有的哈哈大笑著解去外套,順手就打開車門,站到車夫身後。 護衛首領笑著,沒有阻止公爵的行為,只是更加小心路邊的警戒。 出了福克斯堡,出了一向厭惡的貴族圈子,赫本的心情很明顯的好轉,他抄起雙手,開始感受著夏日的真切,如果可能,他還想讓自己的皮膚被曬得黑一點。不去介意陽光,不去介意禮儀,不去介意身邊一切,心情是如此的放松。 “快看啊!那個阿姨好漂亮哦!”路邊的孩子們叫嚷著:“好美哦!像新娘一樣!” 赫本公爵歎氣、低頭、沉默,然後鑽進車廂。 “吉倫特子爵的封地快到了嗎?”很久之後,公爵大人才開口問身邊的侍女:“什麼時候能到?” “回稟公子,我們現在正走在吉倫特子爵的封地上。”乖巧的侍女為他送上紅酒:“再過一會,最後一次跨越河流之後,我們就能看到吉倫特子爵的府邸。” “那就沒多久了吧!”赫本拿起外套,慢慢的穿上:“關于我們提前脫出游曆路線的事,你有寫信告訴我母親嗎?” “沒有公子的吩咐,奴婢不敢私自寫信。” “別說得這麼嚴重,你寫信告訴我母親好了。”赫本看著窗外,輕聲說:“母親讓你陪我游曆,正是這個意思吧?” “公子……”侍女臉上露出為難的表情。 “我的記性不錯,我記得平時沒見過你,而且你的氣質修養也不像是一個侍女。”赫本微微一笑:“您到底是那家的千金?為什麼要自甘以侍女的身分來我身邊?” “我……我……”赫本的微笑帶有致命的誘惑力,侍女徹底迷失在這笑容里,覺得自己呼吸都急促起來,她用手按住胸口,眼光一刻也舍不得離開赫本的臉,好半天開不了口。 赫本回望著她:“回答我好嗎?你應該知道,我不能接受一個身分不明的人待在我身邊。” “我……說了的話,您會趕我走的……” “可如果你不說,我更有理由趕你走。”公爵大人用手托起下巴,很理智的把眼前的形勢分析給身邊的女孩聽:“不知道你怎麼看,但對於我來說,我更願意坦誠的對待別人。換句話說,我不喜歡——或者說我憎恨別人用謊言欺騙我。” “我沒有欺騙您。” “不說實話,就是欺騙。”赫本公爵的溫柔眼神中透露出堅決:“您到底是哪家的千金——您還想讓我問第三次嗎?” “我……我是……”侍女咬了咬下唇:“我叫愛麗·弗蘭,是弗蘭伯爵的女兒。” “原來定弗蘭伯爵的女兒……皇帝陛下的教女?”赫本一口紅酒噎在喉頭,這—驚可下小:“小姐,請原諒我的失禮。” 弗蘭伯爵是一位帝國重臣,地位相當顯赫,跟赫本的伯父、帝國皇帝的關系也很好。但因為他人並不在福克斯堡,所以赫本公爵沒有見過他本人,風評中,這位伯爵似乎是個很有魄力的貴族。 “您其實不用這麼在意我的想法,這些都是我白己願意的。”愛麗小姐急切的說:“您不必有負擔,游曆一結束我就回家去,如果您討厭我的話,我—到驛站就下車。” “我還沒那麼惡劣吧?把一位美麗的小姐拋在路邊?給我點時間考慮。”赫本搖搖手:“這件事是誰一手策劃的呢?您父親?皇帝陛下?還是我母親?” “是……他們三位一起決定的。”愛麗小姐低垂著眉頭,用小得不能再小的聲音說:“要我……要我陪同您一起游曆,並照顧您的起居……對不起,我曾經躲在皇宮的廊柱後偷看過您,所以皇帝陛下提起這件事的時候,我沒有反對……” 聽到愛麗小姐的回答,赫本不由在心里苦笑,這三位、無論哪位自己都得罪不起,更別說眼前這個楚楚可憐的美麗小姐——憑心而論,她已經比一般的貴族女子好太多了,正是因為愛麗小姐的出色,自己才會懷疑她的身分。 看著快哭出來的愛麗小姐,赫本覺得自己很倒黴,每次都是這樣,自己明明是最無辜的,可結果還是得為其他人的行為承擔責任。 “既然事情都這樣了,那麼我們就學著面對吧!讓我想一想……”赫本打起精神,把自己的想法說給愛麗小姐:“貴族小姐畢竟是貴族小姐,我們要無愧於家庭名譽和信仰,所以您不能再以侍女的身分留在我身邊。” “是的閣下。”愛麗小姐的眼淚順著白淨的臉頰流了下來,哽咽著回答:“我為自己的魯莽向閣下道歉。” 她的臉在發燙,心里也很憋悶,對她來說,被人拒絕,特別是被心儀的人拒絕,是一種難以接受的屈辱。 “您別多心,我還有—個邀請在後面呢!”赫本當然知道對方的心里不好受,但他卻不介意開個惡劣的小玩笑:“您知道,我是—個被聯軍掃地出門的過氣軍人,當然有些不好的習慣——那麼,您願意和這樣的我結伴游曆—段時間嗎?我們以普通朋友的身分,不要有目的,輕松的感受聯盟的美景和風土人情?” “這個……是什麼意思呢?”對赫本的突然轉變,愛麗小姐還有些不習慣。 “就是說,我和你,是普通的朋友,我們一起出發、游曆,不以任何目標為結交的條件。”赫本慢條斷理的解釋著:“您會得到自己的房間、侍女、還有貴族的待遇……我們是朋友,就是這麼簡單。” “那,我們怎麼跟別人介紹呢?”愛麗小姐怯生生的問。 “我應該比你大那麼一點點吧?”赫本笑著說:“你可以說你是我妹妹。” “這樣可以嗎?” “當然,就這樣決定吧!”赫本慶幸自己又完美的解決了一件事:“我很榮幸能和你一起游曆,當然,如果您不干涉我的決定,我將十分感激。” “那也是我的榮幸,謝謝閣下的大度。”愛麗小姐感激的說:“請讓我繼續為您安排起居好嗎?” 對愛麗小姐的堅持,赫本也無法拒絕,只能無奈的問答:“如果是以朋友的身分,我會接受。” “謝謝。”說話時,馬車已經到了河邊,愛麗小姐向外看了幾眼:“陪我下車去看看好嗎?” 赫本點點頭,和愛麗小姐一起走下馬車。 這是一個渡口,渡船不大,一次只能過一輛馬車,待運的車輛一字排開,護衛們正分出一部分人手先過河。 赫本陪著愛麗小姐在河邊漫步,在朋友的關系確定之後,兩個人都放松下來。愛麗小姐牽著裙邊蹲下,一邊在清涼的河水里漂洗手絹,一邊問著赫本的事,赫本抱著手,看著她白里透紅的臉,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 “知道嗎?”當愛麗小姐問到赫本為什麼還不打算娶妻的時候,公爵閣下一本正經的說:“日落原的河水里有一種小龜,它們只有面包屑那麼大,會沾在人的手上,從皮膚進入身體里,吸人的鮮血哦。” “啊——”愛麗小姐一臉驚慌的站起來,仔細看著白己的雙手,早已忘記自己的問題。 “騙你的。”赫本微笑著揀起手絹遞給她:“果然被騙了呢!你的反應真是可愛。” 愛麗小姐哭笑不得,正想用點自己拿手的手段還以顏色,路邊卻有一陣爭吵聲傳了過來,兩人對看一眼,舉步走向路邊,站到護衛身後。 —個體形嬌小的黑衣人騎著一匹戰馬,正跟赫本的護衛對峙。戰馬極為神俊,馬上的騎上打扮俐落,臉上蒙著一龔黑色面巾,腰上還掛著長刀,一副很不好惹的樣子,只有露在外面的眉毛說明她是個女性。 如果是一般的平民武士,護衛們應該可以輕松打發,可奇怪的是一面本應佩帶在胸前,現在卻掛在這位女士腰上的貴族徽記,那上面用來裝飾的絲帶,不論是綁定式樣、顏色、還是角度都按特殊規定安排的中規中矩,顯然不是偷來或者搶來的…… “小姐,我已經告訴您了。”押後的護衛常跟赫本公爵走南闖北,見過世面,正手按刀柄,不慍不火的跟這位女士交涉:“請您稍微等一下,我們馬上就好。” “廢話什麼,趕緊給我讓開!”那位女士玩弄著手上的馬鞭,一點也沒把這個強壯的護衛放在眼里:“你們上百匹馬,十來輛車,本小姐要等到日落去了!” 就算是這樣惡劣的語言,她的聲音都顯得非常好聽,公平的說,如果她的脾氣不是這麼壞,她的聲音一定會更加悅耳。 “我們先來,應該我們先過。”護衛壓制著自己的脾氣:“這個道理人人都應該明白。” “哦?你是在說我不懂規矩?那又怎麼樣?你還打算教訓我嗎?”馬上的小姐哈哈—笑,—身的匪氣,把後面的兩位看了個傻眼。 “我沒有這個意思,如果我的話讓小姐你不快,我會道歉。” “道歉?這你個知天高地厚的笨蛋,竟敢指責貴族!”馬上的小姐冷哼一聲:“過來,以武士的方式來一決勝負!” “小姐,我想提醒您,我也屬於貴族。” “看你的徽記那麼小,就算是貴族也是小貴族,不怎麼樣。”那位不良女士已經下了馬:“看我的徽記,大過你十倍下止,我說打就打,你是不是男人啊?” “小姐,你那個是正式徽記,我這個是便攜徽記,貴族徽記不能這樣分……”護衛有些哭笑不得的解釋,遇到這樣刁蠻的小姐,誰都會頭疼吧! “怎麼?要打起來了?”愛麗小姐驚慌的看著赫本:“這位小姐也是貴族啊……我去勸勸好嗎?” “你確定你能勸住?”赫本不置可否的回答。 “游曆麻!總要經曆一些特別的事。”愛麗小姐微紅的臉回答:“再說,有你在,我也不擔心……” “好的,我會在你身後。”赫本自信在自己眼前還出不了什麼大事:“這名護衛是右手刀,你要站在護衛的左邊,記住哦。” 愛麗小姐點點頭,鼓起勇氣走了上去。 “這位小姐,日安。”愛麗小姐脆生生的聲音插進了爭吵中:“請停止爭吵,聽我說好嗎?”“啊……好漂亮的小姐。”黑衣女子眼睛一亮,靠上一步大叫:“芊芊身影悠然出現眼簾,你從哪里來?為何要驚顯小生的夢中?” 雖然明知對方是年輕女性,可這樣怪異的話還是讓愛麗小姐當場鬧個大紅臉。而後面的赫本卻在心里暗笑,這樣的說話方式是不久前才在國都貴族女子中流行起來的,被貴族女子專門用來調笑閨中好友。 “人家……不要吵。”愛麗小姐還是說完了自己的話:“好好商量不行嗎?” “成啊!小姐的話,小生當然會聽……不過,”黑衣女子又靠前—步:“可以知道小姐的芳名嗎?家住哪里?家中還有什麼親人——以甜蜜的婚姻為目的,我們開始交往吧!” “我、我、我……”愛麗小姐微張著嘴,已經不知該怎麼應付了,她對這樣的游曆事件顯然不能適應。 “小姐你不用慌張,小生我可是會很溫柔的對待你。”黑衣女已經抱起手來壞笑:“反正四下無人,你不好就從了我吧……” 就算是女性,可對陌生人說這樣的話已經屬於過分,赫本不能再保持沉默。他走上去,站在愛麗小姐的身後,先靜靜的看著對方,給她—個心理上的威懾。 “你們……”黑衣女移動著眼光:“什麼關系?” 愛麗小姐回頭看了一眼赫本:“我、我是他妹妹。” “哈哈哈哈哈哈——”黑衣女眼中閃過一絲不易被人察覺的狡黠,突然昂頭望頭、誇張的大笑起來:“今天真是好運氣……哈哈哈哈哈!” 兩人都有點不明白,這算什麼好運氣? “不錯,真是不錯,我的斗志開始澎湃,我的熱情已經燃燒。”黑衣女搖晃著拳頭,大聲的宣布:“兩個人美人,我要大小通吃!” 赫本低頭歎氣,愛麗小姐目瞪口呆。 “不過你姐姐喜歡穿男裝,這倒是個麻煩事,一點都沒有淑女風范。”黑衣女隨後大度的擺擺手:“算了,小生的心胸是很開闊的,我會給你姐姐時間改正。” 似乎她沒有注意到,此地是誰更沒有淑女風范。 “可能會讓你失望,我不能讓你吃。”赫本站到愛麗小姐前面,嘴里淡淡的說:“至于我妹妹嘛!我也會拒絕你的求婚。” “為什麼要拒絕小生呢?我可是光榮的武士!”某位不良少女還在演戲:“兩姐妹不行的話,單娶一個也可以啊!” “不管你的眼睛是不是有問題,我都是一名男子,而你想娶我妹妹的話……”赫本撥撥金黃色的長發:“這原因也很簡單,做為一個男性,你有身體上的缺陷。” “你這個粗魯的人!”黑衣女猛的後跳,“唰”的一聲抽出腰間的長刀,刀尖在空中拉出一道漂亮的圓弧,語氣已經變得冷峻:“以貴族武士的名義,我向你挑戰,不敢應戰的人是爬爬狗!” “本人不與無名之輩交手。”赫本照舊以淡泊的口氣回答:“報上你的名字和爵位,心情不錯的話,我會給你一點時間。”“哈——”黑衣女子把手中的長刀一抖,刀鋒挽起一團耀眼的光華:“打贏了我,自然會把名字說出來!” “是嗎?不如這樣,如果你輸了,就大喊十聲‘小生無禮、請小姐原諒’好了。”赫本看了一眼身邊的愛麗小姐:“別擔心。” “好——拿出你的武器,以男人的方式決斗!” “我有段時間沒用劍了,對你算是特別禮遇。”赫本笑笑,向護衛招手,立即有人送上他的配劍:“但願你能在我劍下堅持一會,不要讓我失望。” “不要多說廢話,本小姐還得趕回家去吃晚飯呢!”黑衣女子緩緩吸入一口氣,眼神變得異常清亮:“看刀!” “神殿標准刀法,用得還不賴。”在心里這樣想著,赫本的長劍出鞘。 “當!”的一聲,刀劍相擊,架在空中。 “你得小心了。”赫本輕聲告戒:“刁蠻女子、注定要受懲罰。” “是嗎?你認為你有這個權利?”黑衣女子並不認為自己會輸:“到時候你可不要哭鼻子。” “你是不是該受懲罰,由我來審判。”赫本退後幾步:“不過對付你這種程度的刁蠻女,我更得心應手。” “當當當!”倆人的刀劍在空中接連相擊,發出極清脆的碰撞聲。 兩條人影在場中飛躍,刀劍相擊的金屬銳響不斷傳出,愛麗小姐擔心得不知怎麼辦才好,急得頭上冒汗,但那些圍觀的赫本公爵的護衛卻不怎麼擔心。 “您別擔心。”一位站在她身邊的年輕護衛首領還安慰愛麗小姐:“公爵大人絕對不會有事的。” “可是,這是武斗啊!”愛麗小姐可不想一直當赫本公爵的妹妹,怎麼能不擔心? “雖然是武斗,但也是實力相差非常懸殊的。”年輕的護衛首領說:“以公爵大人的能力,他隨時可以結束這場比試。” 聽了這句話,愛麗小姐拍拍胸口,心里稍微安定一些。轉頭看看身邊的護衛首領,卻被他臉上的傷疤嚇了一跳,嘴里“啊”的一聲低呼——以前雖然見過幾次,但卻沒注意到這令人害怕的傷口。 “抱歉,嚇到您了。”護衛首領關注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場中,只是向外挪了幾步。 “沒有,是我失禮了……”愛麗小姐極力掩飾著自己的過失:“能知道你的姓名嗎?” “您可以叫我天堂,三名護衛首領之一。”護衛首領依舊是那副冷靜沉穩的樣子:“隨時願意為您效勞。” “你的臉色很蒼白,是生病了嗎?”愛麗小姐低聲問:“如果可以的話,我馬車里帶了些常用的藥。” “您不用擔心,我沒事。”天堂回答:“我的臉色生來如此。” 既然已經表示善意,愛麗小姐也不再多說什麼,場中的打斗才最吸引她——那個在刀光劍影中優雅飄逸的男子,才最吸引她。 “日炎——極光破!”黑衣女一聲厲喝,身體騰空,刀鋒拉出一條刺目的光華,迎頭劈下,凌厲的勢頭讓愛麗小姐一聲尖叫。 “破不了。”赫本一劍刺出,點開刀鋒,然後左手輕抬,兩人錯身而過。 “不錯的料子,用來做面罩可惜了。”赫本轉過身,抬起手,輕搖著黑衣女子的面罩。 “無賴——還給我!”黑衣女子粉臉緋紅,怒睜雙眼,氣鼓鼓的叫喊著。 “不還。”赫本冷冷的說:“這是戰利品。” “你……”揚起手中刀,黑衣女子就要沖上來搶。 “你已經輸了哦,再打下去我就再取一件東西走?”赫本用懶洋洋的口氣說:“按照約定,你應該怎麼做?請你以貴族的身分兌現自己的承諾。” “你這個無賴!”黑衣女子跺著腳,牽起馬就走:“我們走著瞧!” 公爵大人聳聳肩,走回愛麗小姐身邊。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聚散、約定2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