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沒有道歉,也沒有大叫“小生怎麼怎麼樣”,黑衣女子忿忿不平的牽著馬離開了,生性淡薄的赫本也沒有跟她較真,帶著愛麗小姐來到河岸邊准備過河。到這個時候為止,這件偶發事件算是告—段落。 在馬車一輛輛的渡過河之後,公爵大人護著愛麗小姐上了渡船。 “這條河好寬啊!”依著船邊的圍欄,愛麗小姐發出驚歎聲:“但在船上看起來,河面就變得更寬了。” “因為視角不一樣,而且在自然面前,人類始終顯得很渺小。我們以敬畏之心面對這一切也不是壞事。”公爵大人站在她身後:“帝國里有五條這樣的河流,正在因為有了這些河流的滋潤,我國才能這樣富足。” “為什麼這樣說呢?不是每一年都有洪水嗎?”愛麗小姐看著身邊的俊秀男子,不無好奇的問。 “雖然有洪水,但時間卻很短,而且在洪水退去之後,河流兩岸的土地就變得更加肥沃,所以日落原的農產是很豐富的,他們為帝國提供糧食保障。”赫本說起這些頭頭是道:“身為帝國的貴族,應該對這片土地多了解一些。” “我明白了。”愛麗小姐有所感悟:“公爵閣下,我很喜歡聽您說這些。” “那是我的榮幸。”赫本點頭回答著,只要能讓別人不注意自己的俊雅外表,進而產生一些不好的聯想,他也不介意說點枯燥的話題。 “就要到岸邊了,閣下,我們就要到吉倫特子爵的府邸了。”說到這里,愛麗卻低下頭去:“我出現在您身邊,子爵大人會不會覺得奇怪?” “我想不會吧!吉倫特子爵是個和藹可視的長輩。”赫本一臉的正經:“你的出現再怎麼奇怪,也不可能比我還奇怪吧……” 愛麗知道他在說笑,看著赫本的臉正要回答,他卻突然伸手摟著她的腰——下一刻,她已感覺自己飛在空中! 轟的一聲巨響,一股龐大的水柱從船身中央直沖上天,船身在劇烈的搖晃中逐漸散了架。 一聲呼喊,拔刀在手的護衛們也騰空而起,跟著赫本向河岸掠去,在空中組成一道防禦,警惕的注視著水面,而天堂就隨手脫下外衣,帶著幾個護衛一頭紮進水里。 赫本踏足河岸,放下手里驚魂未定的小姐,回身看看河面和周圍,說了聲:“對方不是刺客,不要傷人。” 護衛們齊聲答應著,他們在武技上差公爵一大截,都落在半個身體深的水里,濕漉漉的很是狼狽。 水面一陣劇烈翻滾,再次爆起幾股水柱,漫天的水花里,兩條人影裹在水柱里突飛出來,一陣短促的打斗,兩個人影也已經踏足河岸,確切的說,另一個人是被天堂逼上岸的。 愛麗小姐看清了人,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低呼,因為那個被逼上岸的人,就是先前的黑衣刁蠻女! 她換上一身黑色水靠,顯露出曼妙的身材,濕透的長發不斷掉落著水珠,胸口起伏著,調整著自己的呼吸。雖然處境不妙,但刁蠻女臉上還是一副無所謂的表情,不過目光掃著赫本和愛麗小姐的衣服時,眼神中隱隱透露出一點失望。 “坦白的說你很頑劣,如果是在國都做這樣的事,你的小命就沒了。”赫本用冷淡的口氣說:“天堂,讓她交出賠償船只的錢,我們前面等你。” “是的閣下。”天堂回答著,眼光依舊籠罩著黑衣女。 “你最好別激怒我的護衛,他的武技我和相差無幾。”赫本走了兩步,回頭過來說:“如果你讓他臉紅,你就再也沒機會刁蠻了。” “呸,誰怕你!”黑衣女做個鬼臉,還沖赫本的背影吐口水。 “給我錢。”天堂一步跨進黑衣女子的視野,冷冷的說:“以上。” “以上?什麼以上?”黑人女甩甩頭發,一臉的蔑視表情:“說出這種讓人聽不懂的話,是欺負我是女人嗎?” “在我眼里,只有戰友和敵人。”天堂的表情有了些變化,語氣也變得冰涼:“沒有男人女人的區別——給錢來!” “不、不給!”黑衣女就算再怎麼刁蠻,還是涉世不深,當場被天堂的眼神嚇了一跳:“你能怎麼樣?打我嗎?” 天堂手腕一轉,把刀插到地上,按著踏上一步,猛的一拳揮出!黑衣女嬌喝一聲,刀身一轉,用刀背猛擊天堂的拳頭。 “噗!”的一聲,黑衣女手中的刀斷為兩截,人也搖搖晃晃的倒退幾步,最後摔倒在岸邊的泥沙中。 天堂又踏前一步:“給錢!” 黑衣女抬起頭來,清楚的感覺到天堂身上散發出來殺氣,憤怒里帶著的更多的震驚,但轉眼之後,她已經“噗噗”的掉起眼淚來,一副受盡委屈的樣子。 天堂再踏前一步:“就算是你哭死在這里,也要給錢!” “我沒錢,我死也不給!” “那你就此吧!”正要給這個刁蠻女一個厲害看看,就有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從身後傳來,天堂冷哼一聲,轉過身後卻呆住了…… 而在此時,赫本公爵的車隊駛進一座規模龐大的莊園,莊園里張燈結彩,主人正站在大門下遠處歡迎貴客。 馬車剛剛停下,赫本公爵就走了下來,臉上露出爽朗的笑容,伸出手和吉倫特子爵握手。吉倫特子爵一副農夫打扮,頭上戴著一頂普通的遮陽帽,嘴里叼著一支大煙斗,伸手拍赫本的肩,呵呵笑。 “很久不見,子爵先生。”赫本看著吉倫特子爵古銅色的皮膚:“近來身體怎麼樣?” “只要一回到家鄉,我就會精神百倍。”吉倫特子爵豪邁的大笑著:“倒是閣下你啊!一路上的勞頓很辛苦吧?” “我可是二十出頭的軍人,沒有那麼嬌貴,再說一路上的風景也能消除疲勞。”公爵大人轉過身,為吉倫特子爵介紹身後的人:“這位是我的妹妹,愛麗小姐,跟我—起游曆的。” 愛麗小姐微笑著上前幾步,盈盈行禮:“吉倫特子爵日安。” “吉倫特莊園歡迎你,美麗嫻靜的小姐。”子爵撫胸還禮:“我有個孫女,和你差不多的年紀,希望你們能成為朋友。” “對了,還沒見列吉倫特小姐呢!”赫本這才記起吉倫特子爵有個孫女:“她在哪里呢?” “她在導師那里,我已經送信通知地了,應該是在今天回來。”吉倫特子爵回答說:“如果不在路上惹事生非的話,現在就應該到家了。” “惹事生非?”赫本心里小吃—驚:“子爵,您的孫女長什麼樣子?” “長什麼樣子?”吉倫特一愣:“模樣還過得去吧!打扮得像個小子,舞刀弄棒的,大白天也喜歡在臉上戴個黑面罩……” 這樣的打扮,太像赫本閣下先前遇到的某個人了……還沒等赫本說話,大門處就穿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跟著就是一聲嬌喝:“來人啊!關上門,別讓這些人跑了——把本小姐的魔犬放出來!” “你們——”吉倫特子爵疑惑的問:“見過面了?” “恐怕是的。”赫本心里叫了一聲苦:“我們有過一次偶遇。” 大門外的路上,天堂正艱難的行進著,之所以說艱難,是因為他身上爬滿了小孩——足足有二、三十個小孩在拽他的衣服,抓他的頭發,咬他的大腿,旁邊還有小孩一邊叫“壞人、壞人、打小姐的壞人”一邊用石頭丟他。在不能傷人的情況下,甩也不敢甩,打又不忍心,他幾乎可以說是寸步難行,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扯得七零八落,活像個乞丐…… 當天,雙方費了不少的口舌才化解了這場“誤會”,不過,氣呼呼的吉倫特小姐似乎還不是很開心,因為赫本公爵的道歉在她看來不過是勉強的應酬,當然了,她不會立即把自己的不滿表露出來,畢竟知道了對方的身分,來日方長嘛!有的是機會找回面子來。 而且有了這樣一個有名的“哥哥”,她也覺得比較滿意……拐去賣了的話,能值很多錢吧!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她先要和愛麗小姐做個朋友。 吃過晚飯,赫本公爵和吉倫特子爵在院子里散步,一老一少順著花園中的小徑,穿行在怒放的夏時花卉之中,吉倫特子爵還教赫本享用本地產的香醇煙葉,可惜赫本不好這個,被嗆得直流眼淚。 “閣下現在是在游曆期間嗎?我的莊園應該不在名單上。”吉倫特招呼赫本坐在花鬧的涼亭里,再吩咐下人送上紅酒:“怎麼會突然改變行程來日落原呢?出了什麼事嗎?” “是的,我的游曆行程是皇帝陛下安排,空閑時間不多,我本來是想回程中來您這里。”赫本笑笑,也沒對吉倫特隱瞞什麼:“因為出了一點奇怪的事,所以我才提早出發,所以現在也不算是違背皇命……就算是有一點違背,皇帝陛下也不會把我這個侄兒關起來的。” “我倒是忘記這一層。”吉倫特拿起酒杯:“乾杯,為日後的帝國重臣!” “為您的健康。” 吉倫特放下酒杯:“您在出發之前出了什麼事,可以告訴我嗎?” “是這樣,我在出發前連續遇到了幾次暗殺,當然在眼下的局勢里,我這種敏感的身分很容易遇到這樣的事,這也是游曆的一個原因……”赫本抿了一口酒 “但這兩次暗殺,刺客的身分非常奇怪——” “奇怪的刺客?”吉倫特向前伏伏身體,小聲問:“閣下是說……” “根據從各方面的分析,刺客不是本帝國或者魔屬的人……是從對面來的,個人能力的話,幾乎相當於低級毒蠍武士等級。” “那就是說,他們是神屬的光明騎士。”吉倫特晃了晃手里的酒懷,一臉的凝重:“我的朋友,你的處境不太妙啊!怎麼還到處跑?” “小小的刺殺還能應付吧!但如果我現在留在國都,那就更加危險。”赫本被吉倫特認真的表情逗笑了:“再說,能從國都那種汙濁的氣氛中擺脫出來,哪怕是暫時的我都很高興。” “國都局勢複雜,這點我也明白,但你在游曆路上會有更多的危險。” “靜靜的坐在家里,危險也不會遠離。”赫本搖搖頭:“雖然被聯軍踢回家,但我好歹還是個軍人吧?貪生怕死算不得好軍官。” 聽了赫本的話,吉倫特子爵叫了聲好,之後再大笑數聲。 “其實也沒那麼危險,只要你熬過這半年的時間,來自神屬的暗殺行為自然就會中止。”迎著赫本疑惑的眼神,吉倫特子爵解釋說:“多年之前,我奉命保護一名世家子弟,他遇到和你一樣的麻煩。我們日以繼夜的守護著他,足有半年的時間,在這之後,再沒有神屬的刺客來暗殺他了。” “可這是很奇怪的現象,為什麼會這樣呢?”赫本開口問。 “這是個私下才能探討的話題,但幸運的是我曾經與人討論過。”吉倫特眨眨眼睛:“當然了,以我的智慧不可能清楚整件事,我只不過知道一些現象而已。” “請告訴我。” “好吧!據我所知,這種現象已經出現很久了。”吉倫特吐出一個煙圈:“每次神魔大戰一結束,神屬和魔屬都會出現這種大規模的暗殺活動,目標全部對准了貴族和軍隊高級將領……原因方面不知道,但我們知道一點,除了混水摸魚之輩,殺手里的中堅力量定屬于神殿和魔殿的人。” “神殿和魔殿?”赫本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說,魔殿也派人去暗殺?” “是這樣,神殿派人來魔屬暗殺,魔殿就派人去神屬暗殺。在這半年的時間里,分界線上到處都是來來往往的殺手。”說到這里,吉倫特子爵歎了口氣:“被殺的都是貴族,不是聲名顯赫,就是財雄勢大……你的名字在殺手名單上,這本身就說明了你的能力。” “我應該覺得榮幸嗎?”赫本聳聳肩:“這是哪一方先挑起的?” “具體是哪一方挑起的已經不可查證了,不過,我更願意把這種暗殺活動歸咎于報複。”吉倫特又眨眨眼睛:“戰敗的一方想挽回顏面,而勝利的一方當然也會還以顏色,就這麼簡單。” “真的是這樣嗎?子爵先生,我發現您好滑頭。” “我說過了,一回到家鄉我就精神百倍,畢竟在外面鋒芒外露會很危險。” 吉倫特呵呵笑:“閣下是我見過的,少有的頭腦冷靜的人,你必定會有自己的答案……而我這個老頭子,你又能讓我說出個什麼道理來?” “答案……有一點了吧!”赫本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閣下,真心的對您說—句。”吉倫特子爵眼中出現了長輩的慈愛:“命中注定,你以後會是帝國內舉足輕重的官員,而有很多事情我們無力上抗爭,活得太明白是一種很沉重的負擔,為了自己、為了家人、為了家族……糊塗一點吧!” 赫本苦笑一下,別過頭上看著身邊的花,好半天才說:“糊塗的活著,也很痛苦呢!” “閣下,這件事上你有能力自保,就別去碰那種所謂的真相了,我年輕過,我知道你的心情……”吉倫特子爵語音低沉:“人生就是這樣的,平淡的活著就是恩賜了,別去想那短暫的燦爛光華。再說,你肩上還有更重要的使命啊!” 赫本公爵沉默著,微微點了下頭。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