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後宮禦花園里少有的熱鬧,大家都陪著琴倫公主在草地上玩耍,小琴倫戴上幾位皇妃為她編織的花環和皇妃們追逐著,還很快就跟陪她玩的侍女護衛們混熟了。 科恩在一旁照看著燒烤架,一邊大呼小叫的給皇妃們加油,一邊給人家烤制食物,倒是少有的乖。 傍晚時,維素.凱達夫婦川宮,聽說又多了個女兒,夫妻倆樂呵呵的跑去花園里看琴倫。 琴倫還有點怕生,一頭沖到科恩懷里,牢牢抱住科恩的衣服不放,科恩放下性子勸說了很久,琴倫這才怯生生的讓維素親王抱一下。 維素夫婦只有一個兒子,兩人很想要個女兒,但一直沒能如願。雖然有了貝爾妮公主,但那畢竟是別人家的女兒,而且快到待嫁的年齡,哪有漂亮的小琴倫來得親切?清楚了琴倫來曆的凱瑟翎非常高興,才剛親了琴倫的臉,轉身就問起兒媳們有沒有為琴倫准備好穿用的東西。 “有,連科恩登基時穿的衣服我們都想到了。”細心的菲琳回答:“科恩一離開她的視線她就要鬧,我擔心科恩登基的時候都要抱著她。” “沒有關系,只要我們把琴倫公主的身分確定下來,那就不算是問題。”維素親王剝著水果,喂給琴倫吃:“乖女兒,你以後要叫我父親。” “父親,琴倫現在還說不了話。”溫絲麗解釋說:“我們在想辦法,她會好起來的。”又聽到大人們談論自己說不了話,琴倫臉上的笑容消散了不少。 “沒關系的,乖女兒”維素安慰著情緒低落的小琴倫:“我們慢慢來,一定會想辦法治好你,你以後的聲音會非常好聽,是整個大陸上最悅耳的聲音。” “好了好了。”科恩舉著烤好的食物:“大家吃東西,我做的哦。” “你這麼乖還是真是少見,想讓大家忘記你的惡劣行為嗎?”維素呵呵一笑:“過來,有點事情跟你說。” “小琴倫慢慢吃,哥哥離開一下。”科恩摸摸琴倫的頭,就要轉身跟父親離開。可小琴倫一把抱住科恩,皺起眉頭,兩眼很專注的盯著他。 “抱上她一起好了,我們帶琴倫去看湖里的彩魚。”維素哈哈大笑:“有她在你身邊,你的壞毛病會少很多。” “好吧!”科恩刮刮琴倫的鼻尖:“小公主殿下,你要怎麼走?” 琴倫歡呼一聲,搖晃著雙手退後七八步,一手叉腰,一手指著科恩“啊”了一聲,一副雀躍的興奮樣。 “來吧!”科恩拍拍手,單膝跪下:“我准備好了”琴倫“啊啊”叫著沖向科恩,臨近時縱身一跳,踏足科恩的膝蓋,抓住科恩的衣服,俐落的騎到科恩的脖子上!這就是琴倫公主為騎到科恩和烏鴉的脖子上而專門發明的姿勢。 “好身手,不傀是揚名天下的女英雄。”科恩扶好她,再搖頭晃腦的站起來,毫不在意旁邊的女士們已經笑倒一片。 順著湖面上的回廓,三個人一直走到湖心的平台上。維素拋灑著魚食,引來大群色彩豔麗的彩魚給琴倫公主看,小琴倫一路上都很乖,穩穩的騎在科恩脖子上,心滿意足的微笑著。 “老爸,你有事要跟我說嗎?”科恩坐到圍欄上:“我離開沒多久,在這麼短的時間里,應該不會有什麼亂子吧?” “應該是以前就存在的,我剛好想跟你說時,一轉身你就跑了。”維素親王丟完魚食,拍拍手坐下來:“被你這樣一鬧,我們處理問題的時間又變得緊迫了。” “到底什麼事?”科恩有些奇怪的問:“需要我出面去解決?” “是軍隊內部的事.卡羅斯跟我說過好幾次,以他的立場是不好開口跟你說。”維素微微一笑:“是你的軍官們。” “軍官們不是一直都乖乖的嗎?他們怎麼了?” “你也知道,你的軍隊一直是個出人才的地方,而我們眼下有很多職務空缺,軍部和內政這邊聯合做出了新的人事安排:”維素歎了口氣:“但這個人事命令一公布,你軍隊里的軍官們就會炸了窩” “怎麼會?令行禁止一直是軍隊的傳統。”科恩把琴倫抱到懷里,思索著父親的話:“這些家伙不會連這點自制力都沒有吧?誰會鬧?” “軍隊系統表面上看是抱成一團的,可你也知道軍官們實際上分成兩大派,一方面是你一手培養的那些從奴隸、從士兵成長起來的軍官,三十六部族的人也包括在這里面。這些人以你的意志為自己的意志,只要你在,他們不會主動生事。”維素撫著圍欄,為兒廣解釋目前的形勢:“但那些從帝國軍隊中轉到你手下的軍官就不一樣了。” “老爸的意思是說,跟著卡羅斯來的那些軍官……還有哥哥們的手下?”“跟卡羅斯來的不在此列,他們跟著你的時間長,早就被你同化了……是我轉給你的手下,還有在討逆戰爭期間投奔你的人,在他們的腦袋里,傳統的烙印相當深,而不管是根據什麼樣的傳統,眼下都是你大封權貴的時候,你覺得他們在想些什麼?”維素微微一笑:“要注意到目前的環境,環境一轉變,人心自然也就跟著變。” “這個好簡單,誰適合干什麼就干點什麼去,有什麼好鬧的?”科恩滿不在乎的回答:“不滿意的就去看廁所。” “雖然現在你已經是皇帝了,但你也不能忽視貴族的影響力,這些資深軍官因為家世的原因,跟現有的貴族階層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任何人事安排都要權衡利弊。現在的情況是我們權衡好了,需要你出面時你卻跑掉了……而目前時間緊迫,已經來不及讓你去一一說服他們。”維素瞪了科恩一眼:“琴倫,幫我敲你哥哥的腦袋,他不聽話。” 一聽科恩氾了錯,琴倫立即從科恩的懷里掙脫出來,拉住維素的手,把小腦袋搖個不停,哀求維素不要懲罰科恩,眼見眼淚就要掉下來,維素連忙抱起她好生安慰。 “可是老爸你還沒有說到關鍵呢!他們鬧些什麼呢?”科恩好奇的問。 “這還有什麼好說的,當然是不滿意另一派系的軍官升遷,特別是三十六部族的人升遷。”維素解釋說:“已經有很多軍官在私下里跟卡羅斯打聽,卡羅斯很吃力才把這股風頭壓下去,但怨言是會積累的,所以近來軍官們的關系比較緊張。” “是這樣啊……讓我想想。”科恩站起來,沉思著說:“讓他們接受新的安排就可以嗎?” “趁這個機會,你想辦法把兩邊的怨氣都化解了吧!他們是你的軍官,當然由你出面才是最好,我們的辦法不多,讓大法官出面法辦的話會傷害軍隊的實力。”維素抓住這個機會給科恩加碼:“你以後還有那麼多大事要做,當然不能在這些小事上浪費心力。” “知道了,這些兔崽子交給我來收拾,保管他們服貼。”科恩回過頭來:“老爸,各個行省方面來人了嗎?神殿來人了嗎?” “行省總督們已經有回信,他們會來參加登基大典的,我們把禮數盡到就好,在典禮之後,主要就是要收拾這些人。”維素輕聲說:“至于神殿嘛!他們說人派早了不好,在你登基前幾天才會到。” “奇怪了,神殿這是什麼打算?是想讓我們沒有反應的時間嗎?”科恩眉頭一皺:“還是來的人很奇怪?” “這個先不用理會,先處理好眼前的事。”維素抱著琴倫站起來:“我們吃晚飯去……她們一定是等急了。” “好的。” “我說,好不容易有個空閑,你得跟菲琳她們好好相處才行。” “知道了,我正有這個打算:” “是嗎?如果你敢在這件事上騙我,我就會讓你好看。” 晚飯時的氣氛很溫馨,離家多日的枓恩也沒有被大家修理,這倒是出呼他自己的意料。飯後,科恩照例抱著琴倫跟幾位親王閑聊,順便讓琴倫認識力克和西夫塔,而女士們在小聚之後就先行離開了。 走出房間時,小琴倫已經開始揉眼睛打哈欠,這小家伙今天玩得太高興了。 “陛下,菲琳皇妃說琴倫公主的房間不好安排,所以今晚請陛下帶琴倫公主到溫絲麗皇妃那邊去休息。”走出房門時,等在門外的露西走過來對科恩說:“溫絲麗皇妃已經回去了。” “那她休息了嗎?”科恩擾擾頭,自言自語的說:“這麼晚去的話,會打攪她吧?” “陛下。”露西掩嘴笑著說:“如果陛下不嫌我多嘴,我有一句話想說。” “直說好了。”科恩點點頭:“你又不是外人。” “做為陛下的妻子,就算是時間再晚,只要夫君去找她,她都不會生氣的吧!”露西輕聲說:“陛下去吧!溫絲麗皇妃會很高興的。” “是這樣。”科恩笑笑走出一步,又轉回頭來問:“露西,你覺得我這丈夫合格嗎?在那麼久的時間里,我的表現一直部很遲鈍。” “這是陛下啊!真正的陛下。”露西輕聲說:“越是豔麗的花朵,越需要小心培養。” “或者是我過于緊張了,好,我現在就去照看我的花。”科恩哈哈大笑:“你也去找一個值得你愛的男子來照顧你,我會遵守諾言,把他搶來給你的。” “謝謝陛下,我不會客氣的,或許我挑選的人對陛下來說是個難題呢!” “會嗎?我有不能解決的難題?”科恩心情很好,說笑間抱著琴倫離開。 因為要共同處理政務,所以四位皇妃都住在一個規模較大的院落里,溫絲麗的房間就在菲琳房間旁邊,只隔了一條溪流,一小片樹林。 在幾位近衛的陪同下,科恩走近房門,站在外面的守衛剛要稟報,已經被科恩以手勢制止。 “皇妃在干什麼呢?”科恩輕聲問。 “向偉大的精靈祈禱。”同是精靈的女性守衛回答:“具體的內容就不知道了。” “你們守在外面。”科恩吩咐了自己的近衛,再整理了一下衣服,輕輕走了進去。 既然是皇妃的住所,當然不會是兩三間房舍那麼簡單,實際上,這里比一戶普通人家的院落還要大很多。好在科恩早已和溫絲麗的侍女護衛們熟識,他抱著小琴倫,在侍女的指點下來到樓上,找到溫絲麗祈禱的地方。 溫絲麗跪在樓邊平台上,穿著一身樣式簡單的淺藍色裙裝,流光異彩的雙翼一在身後展開,夏夜涼風吹拂衣角,絲絲秀發不住拂動,只是這一個背影就看得科恩整個人呆住。 “精靈的祈禱不需要說出來嗎?”看祈禱儀式差不多結束,科恩才輕聲說:“我親愛的精靈夫人。” “當然要說出來,但是你來了,就不好說了。”溫絲麗款款站起,望過來的眼神熠熠生輝。 “難道這祈禱與我有關?”科恩呵呵笑著:“給個面子,說來聽聽看啊!你也知道我好奇心比較重。” “過來坐。”溫絲麗沒有回答科恩,笑著把科恩讓進房間。 “對了,這是你休息的房間嗎,給這小家伙找個睡覺的地方。”科恩坐下,看著懷中已經睡著的乖寶寶:“她一醒來就要看到我,如果轉上幾次頭還找不著,那我們的皇宮就熱鬧了。” “沒為她准備好房間嗎?”溫絲麗湊過頭來:“好可愛的睡態。” “沒辦法,我看只能在熟悉以後讓你們陪她睡了……” 小琴倫睡得不是很熟,被兩人的說話聲驚動,眼睛已經睜開,看到溫絲麗背後漂亮的雙翼,嘴里“啊”了一聲,眼里閃動著驚喜的光芒,睡意全消。“琴倫公主晚上好。”溫絲麗微笑普說:“要我抱抱你嗎?” 或許是溫絲麗非常溫柔的緣故,小琴倫使勁的點著頭,雙手伸出。溫絲麗輕拍答她,把她放到躺椅上,科恩還拿過一襲絲被給琴倫蓋上。 “要念詩她才會睡著。”科恩拖過椅子坐下:“她現在很高興呢!” “琴倫乖乖睡覺,姐姐明天帶你去看很漂亮的花。”溫絲麗握著琴倫的手,緩緩搖動:“聽姐姐給你念詩” “春雨聲響清脆,流瀉閃光的草地,被雨滴喚醒的花卉香氣四溢,雖然明澈、清新、歡愉,卻不及你的樂曲,悠然的翩翩蝴蝶,比翼雙飛著是歡悅的誓言,那翠綠的日子醒著,就像風和水的章節。整個天空和大地都響徹著你的歌聲,恰似夜空明淨之時的月亮與孤云,銀光落下,讓清輝漫溢于整個森林。綿延唱著不止息的樂章,夢想將永遠沒有盡頭,我們是森林的寵兒,歡笑相擁、相眠、相愛,我們是一生的家人……” 在溫絲麗柔和悅耳的聲音里,琴倫逐漸閉上了眼睛,嘴角還掛著淺淺的笑意。科恩看著溫絲麗的側臉,心情放松之極。 “真的睡著了……”科恩搖搖頭:“我就奇怪了,我哄她睡覺得念上半個鍾頭,怎麼你一段詩就讓她睡著了?” “或者因為我是精靈吧!她心里依然有很強烈的恐懼,單念詩的話效果不大。”溫謎緩為琴倫蓋好絲被,睡眠中的琴倫均勻的呼吸著,小瞼蛋紅樸樸的。 “是哦,她很喜歡你,你出很會哄小孩。” 科恩抓抓頭:“讓你當內政監督真是浪費人才。”在聽到枓恩這句話俊,本來微笑著的溫絲麗,情緒明顯的低落不來,她站起身,走到外間窗邊站著,雙翼一逐漸收起,背影變得單薄而寂寞。 “溫絲麗,你怎麼了?是我說錯話了嗎?”科恩跟著走過去,小心翼翼的問:“如果我說錯了話,那肯定是無心的……” “你沒說錯話。”溫絲麗搖搖頭,輕咬著唇,回答的聲音低弱:“我自己也知道,我這個內政監督很不稱職,她們三位都比我強,我在其中完全幫不上什麼忙。” “別這樣說自己,溫絲麗,你是我的妻子啊!”科恩坐到窗沿上:“有你在我身邊幫我分擔,這就足夠了。我只要每天能看到你就心滿意足,你甚至可以像哄琴倫那樣哄我入睡。” “你心里也充滿恐懼嗎?” “當然了,我怕你不高興嘛!”科恩笑著說:“別這樣低落,笑一笑。” “我常常這樣的,從小就這樣。”溫絲麗低不頭去,幽幽的說:“你是不是覺得很麻煩?考慮好了再回答我。” “如果換了以前的我,可能會這樣想”科恩伸出手,輕輕托起溫絲麗的臉:“但是現在不一樣,你就等如是我身體與心靈的一部分,我怎麼會覺得自己很麻煩?在外飄零的每個夜晚,我看著頭頂的星空,你的臉龐就會在心里浮現……” “在說謊吧!”溫絲麗露出一絲微笑:“我的面龐是什麼樣的?” “我可沒有說謊。”科恩接著說不去:“溫絲麗有秀麗清逸的面龐,不像菲琳那麼冷峻,也不像迪爾那麼火爆,是親切的、是溫柔的,在你身邊我可以立刻完全放松。你知道嗎?溫絲麗,如果沒有你在我身邊,我恐怕會隨時發脾氣,你的眼神很清亮,被你看上一眼,就會覺得很舒服……” 聽到夫君這樣誇獎自己,溫絲麗的失落心情早跑個干乾淨淨,雙頰一片紅暈,只是凝神注視著眼前的科恩,仿彿其他事物都不存在一樣,心里盼望著夫君就這樣說不去,哪管他的話是真是假。 “說起來,倒是很少和溫絲麗說話。”科恩抓起妻子的雙手:“心里有責怪我嗎?”溫絲麗笑而不語,但眼神已經把答案告訴了科恩。 “今晚補償你好了。”科恩把溫絲麗往懷里拉了拉,瞼上露出了招牌笑容:“如果你不答應,我就哇哇大叫。” 想了想才明白科恩話里的意思,溫絲麗大驚,但雙手已被科恩握住,想掙脫一下以示矜持都不可能,下一刻就被夫君抱了個結實。 “我不在的時候,想我嗎?” 溫絲麗不知說什麼好,只能微微點頭,連耳根也紅了個通透。而聞著她發間不住飄散出來的香氣,科恩情難自持,低頭吻上溫絲麗的雙唇。 溫絲麗低喘一聲,伸出雙手把科恩抱住,身軀微微顫抖,整個人已經迷失在夫君的懷抱中。 科恩心里一陣激動,攔腰抱起溫絲麗,走向床邊。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