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早飯後,接到命令的高級軍官陸續來到皇宮,參加軍部全員大會的籌備會議。很久沒碰面的軍官們聚集在一起,前宮門口一片熱鬧,戰馬嘶鳴,人聲鼎沸。 自開戰時起,三大軍團的各軍團長官們就奔赴各自的戰場,如今作為戰爭的勝利者重遇,又是在皇宮前,場面熱烈得可以用來生火。 雖然這些軍官們都穿起了威武筆挺的軍裝,但還是喜歡玩鬧,戰爭中管得住自己是因為在打仗,現在嘛……他們的行為舉止和一般的小兵沒什麼區別。“哈哈!你這臭狗屎!”幾個軍官大呼小叫的抱在一起。 “我靠——色鬼,你還沒死啊!”兩個軍官你捶我一拳、我踢你一腿的鬧開了。 “快來快來,我剛看到察台大哥了,跟我來……不要挖鼻孔了啦!”又有幾個人東鑽西竄的在人群里擠來擠去。 “我們是光榮的戰士,我們是熱血的男兒,我們浴血奮戰……啊……三十六部族的男人,強壯之至……”還有軍官抱成一團,用五音不全的嗓子唱起了歌,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想把皇宮變成歡樂的海洋。 這也難怪,在科恩陛下的軍隊中,這一大批的軍官都是直接從士兵和奴隸轉過來的,而戰爭從未停止過,科恩陛下自然沒有閑心安排他們去學習禮儀,事實上,他們能遵守軍法已經很不錯了——這還是因為軍法官特別能干的關系。 至于其他人對自己怎麼看,他們哪有時間想過?自己開心不就好了?但距離他們不遠處的另一批軍官卻和他們不一樣,這些軍官氣度不凡,也很注重自己的形象,穿著更是一絲不苟,軍服上連一條褶皺部找不出來,高筒馬靴擦得可以當鏡子用,配劍保養得像是工藝品……他們先把戰馬交給自己的衛兵牽走,再輕聲跟同僚們問好,然後很安靜的待在宮門一側,等待進入的命令。這些軍官,就是被科恩陛下的父親維素一凱達親王保留下來的帝國原體系軍官,都是帶有貴族背景的軍官。 除了二人軍團之外,科恩陛下的軍隊中多是這樣的軍官,是與科恩陛下本人培植的軍官體系同樣重要的一股力量。 做為貴族,絕不能允許有人的失禮的行為,而對與那些“活潑到粗野”的平民軍官的種種行為,貴族軍官們此刻只能裝著看不見。當然,他們心里會很不滿意,但人家卻是戰功卓著,再說了,連偉大的科恩陛下都不管,自己出頭也不算個事……說起科恩陛下啊!他好像特別喜歡這個調調。 好在不久之後,皇宮當值軍官就來了。 “全體注意——立正!”這個高大的准將嘴一張,用雄厚的嗓聲大聲發令:“各部軍官先去存放武器、然後按編制進場,因為前宮在舉行軍部會議,所以今天的會議地點是正宮聯絡部會議樓!” “是!”全部軍官以洪亮的聲音回答,然後分成兩個涇渭分明的群體向宮門移動。 貴族軍官們很快辦完了登記、存放武器的程序,很有次序的進入皇宮,而平民軍官們就麻煩得多。也不是有人刁難他們,只是他們的武器比較多而已,每個人的長劍就不說了,此外還有什麼短刀、匕手、手弩、投石索、繩套……天知道他們剛才把這些東西藏在哪里,反正每人都能給你掏出一推東西。 當值軍官走過去,站在一個正在往外掏武器的中校軍官身邊,這家伙已經套出六件武器了,正在掏第七件。 “你帶怎麼多武器干嘛?”准將又好氣又好笑:“這里是皇宮,是皇帝陛下的家,又不是戰場。”“報告長宮,科恩長官!不科恩陛下以前說過,我們永遠都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所以要隨時做好必要的准備。”年輕的中校軍官努力的從褲兜里掏出一把匕首,放到登記員的桌子上,如釋重負的呼出一口氣:“總算是齊了!”“你剛才把東西放哪里?”准將打量著眼前的軍官,瘦瘦小小的個頭,表面上完全看不出來什麼異狀:“屬于那一支部隊?” “報告長官,下官是近衛軍第三聯隊第十七團副團長。”小個子軍官嘿嘿一笑:“藏武器的方法是科恩陛下教的,不能外傳。” “那就進去吧!”准將歎了口氣,知道和陛下拉上關系的事,自己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在小個子軍官走進宮門的時候,准將突然想起什麼,回頭問:“中校,你身上也有藥粉嗎?” “恩……有。”中校眨巴著眼睛,真誠的回答:“長官你指哪一類?” “不管哪一類,給我統統留下來!”一聽這個回答,准將心里那個火啊!但想到自己在當值,還是穩定住自己的情緒:“前面過去的人,把藥粉都給我交出來,這是命令!”軍官們是很聽命令的,所有通過的平民軍官急忙又跑回來,把身上的藥粉交出……居然人人都有。 看到桌上的藥包堆,當值軍官心里一陣後怕,讓這玩意進了皇宮還得了,想想自己擔負的責任,他直想哭。 這樣的情況同樣被貴族軍官們看在眼里,他們大多只是搖搖頭,三三兩兩的走向正宮,不是不想關心,是因為心里牽掛著更加重要的事,而這件事,就是未來新職務的分配! 根據消息靈通的人透露,這次有一個行省總督、六個副部級職務、近十所軍事學院院長、十七個行省駐軍指揮官、三十多個軍團指揮官人選要在軍隊體系中挑選,最主要的是,還有數十個將官軍銜正虛位以待! 就算對貴族軍官來說,這些職位和頭銜也是很誘人的,特別是行省總督和駐軍指揮官,那簡直就是一方的小霸王。就算學院院長也不錯啊!職務清閑,將來弟子滿天下,自己說話就算得上是一呼百應了。 但看眼前的形勢,似乎有更多的平民軍官來參加會議,如果按照人數分配的話,貴族軍官這邊明顯偏少,那不是吃虧了嗎?這次職務提升很不簡單,其結果將直接關系到帝國以後的權力分配,因為叛亂的關系,貴族階層的勢力受到不小的傷害,急需在這次職務提升中擴大貴族人數,重新站穩陣腳。按照科恩陛下的一貫表現來看,他似乎更願意與平民軍官混在一起,雖然自己出身貴族,但政策上根本看不到有優待貴族階層的地方……加之三位親王的態度一直都是模棱兩可,這就讓人更加擔心,基于以上的原因,聖都內外的貴族階層早巳行動起來,他們互通消息,下定了決心要在此次職務調整中重振雄風,讓整個帝國貴族重拾榮耀。 就算是這批平民軍官的提升不可阻擋,也要盡全力遏止這股勢頭的蔓延,貴族軍官們並不擔心皇帝陛下的想法——這和皇帝的意願並不矛盾,因為皇族怎麼也算是貴族的一分子啊!在現在的情況下,陛下當然會不方便出面。 一邊是憂心忡仲,一邊是嘻嘻哈哈,兩個陣營的軍官走進了聯絡處會議樓。禦花園里,科恩陛下和幾位皇妃止住逗琴倫公主玩,從皇帝輕松的表情來看,眼下沒有什麼東西值得擔心的。琴倫的公主身分也已經計劃好了,維素親王再過一天就會向皇家總書記官提交一份正式聲明,承認琴倫是自己的女兒——也就是皇帝陛下的妹妹,琴倫將會被授子凱達的姓氏,成為皇族的一員。 除了哥哥姐姐們,琴倫最喜歡和可愛的動物待在一起。這下可好,科恩陛下一大早就抱著她到皇家動物園,挑了一大堆可愛的珍稀動物回來,還叫白影跟動物們交流,如果不陪琴倫公主好好玩就把它們宰了吃……阿布是幸福的,被迪爾皇妃寵愛,現在也同樣被琴倫公主寵愛,唯一不好的就是琴倫公主一直喂它吃東西,而身為幻獸的阿布是不需要吃任何東西的,平常陪著大家吃飯也就是喝一點點果汁而已。 “皇帝陛下早安。”秘書長找准一個空隙走到科恩身後,輕聲說:“陛下,參加會議的軍官們已經來了,請問皇帝陛下還有什麼要囑咐的?” “去告訴總參謀官,讓他派人去主持會議。”科恩陛下正在喂琴倫公主吃東西:“打了勝仗,軍官們難免興奮一點,不必介意,宣布升遷名單之後盡量收集意見——干脆讓總參謀官和軍部的幾位來我這里好了。” “是的,陛下。”秘書長正要離開,又想到什麼:“陛下,海爾特准將和莫亞准將也來嗎?” “還有瑪法和杰克,都叫來。”皇帝陛下點點頭:“我有事找他們。”“是的,陛下。” 秘書長走後,菲琳皇妃走到皇帝身邊:“科恩,你在想什麼呢?為什麼把他們都叫到後宮來?有事發生?” “放心好了,現在還沒什麼事。” 科恩轉過頭,向菲琳露出一個誠摯的笑容:“我說各位,我們今天早上放假好嗎?我和海爾特莫亞他們好久都沒聚聚了。”菲琳還沒說出點什麼,一旁的凱麗就大叫:“好啊!夫君回來天天都放假!” “凱麗你先別歡喜,皇家哪有真正的假日?夫君大概是讓總參謀官等人回避什麼。” 迪爾向自己的侍女說:“去把今天要處理的公文拿來這里。” “科恩,是這樣嗎?” 抱著琴倫公主的溫絲麗擔心的看過來:“事情嚴重?一點都說不上嚴重,只不過我讓這件事提前發生而已,不能再拖下去。”科恩站起來:“我的老天,我的妻子們好厲害,三下兩下就猜到我的意圖……你們不知道嗎?女人太聰明的話,會過得很辛苦哦。” “怎麼?你認為我們現任過得不辛苦嗎?”迪爾臉上掛著壞笑,挽著衣袖走過來:“臭小子,你欠扁啊!” “辛苦、辛苦還不成嗎?”科恩哈哈笑若,趁著迪爾放松警惕,抱著她就來了個長吻,然後一溜煙的跑了,遠遠的喊了聲:“我去接海爾特他們!”“壞胚子!”迪爾又喜又氣,又不好追上去,只有跺著腳說:“當了皇帝還像是個流氓!”她的話,當場就讓其他幾位皇妃笑彎了腰。 聯絡部的會議樓里,參加會議的人已經落座,雖然人數不少,但只占去寬大會議廳的一小半——這個會議樓是以前的帝國元老會議樓,規模大得有點過分。主持會議的官員走上前台。分坐兩邊的軍官們已經安靜下來,平民軍官五分之三,貴族軍官五分之一。 一個穿著筆挺軍服,佩帶少將軍銜的軍人解下披風,站到了講台上:“各位,因為軍部官員今天有更加重要的事,所以這個會議就由我來主持。” “是的,長官!”軍官們齊聲回答著,但郡在心里疑惑,怎麼不見熟悉的長官來主持?這名少將應該是剛剛獲得晉升,前幾天看他的時候還是上校呢……不過這個少將,在貴族和平民軍官眼中,他都算是一個順眼的人物,因為他是隨著總參謀官一起來到科恩陛下身邊的:在貴族軍官看來,他有貴族身分是個白己人。在平民軍官看來,他自黑暗行省創建初期就跟大家並肩作戰,一口鍋里吃過飯,一個杯里喝過水,是個值得信任的家伙。 “那麼,現在我宣布會議開始。”少將點點頭:“今天會議的第一項議程,是討論新近創建三十個軍團的事情,我們知道,現在三大軍團的編制早巳是超規模的,一個聯隊的編制甚至都大過了一個軍團,而對一個帝國來說,這樣的編制顯然很不靈活……” 貴族軍官們齊剛刷的低下頭去,拿起身前的文件看起來,而平民軍官們就把眼神聚焦在主持會議的少將身上,耳朵了收集著他說出的每一個字——他們不識字,跟本就看不懂文件。 “三十個軍團的編制,將配屬在全國各地。”少將讓人掛上巨幅地圖,拿出地圖講解著:“在這其中,戰略要地、交通要道與資源大省將是重要的駐地,邊界的防務也是職責的一部分……” “對不起長官。”一個貴族軍官舉起手:“我想問個問題。” “允許,問吧!”秉承了科恩陛下的傳統,任何會議上都允許隨時提問。 “這些軍團的編制大概是多少人?兵員的情況又如何?”貴族軍官問:“指揮系統?直接聽命于皇帝陛下還是聽由軍部指揮?”“嘿,怪了。”少將還沒回答,就有個平民軍官說:“軍隊不聽命于皇帝,還要聽誰的命令?” 他的話音未落,立即就有第二個聲音在角落里接嘴:“聽第二個魯曼的。” 在平民軍官看來,這是個玩笑,或者還不是有意的,可在貴族軍官看來,這是赤裸裸的挑釁,特別是第二句,那是對全體貴族的羞辱! 全體貴族軍官“嘩”的一聲,馬上就站起來了,對平民軍官一方怒目而視,而大多平民軍官還對他們的行為不很理解……干嘛?抽風啊?但對方都不懷好意的站起來了,他們也懶洋洋的站起來裝個樣子好了。 “你們干什麼?我說過起立的命令了嗎?”在科恩陛下身邊待過的人都有一種特別的魅力,軟硬態度的轉換也相當迅速,少將溫和的眼神掃過會場,立即變得威嚴無比:“給我通通坐下!” 有少將的嚴厲訓斥,軍官們慢慢坐下,但不安的氣氛已經在會場擴散開來。“你們不要忘記自己的身分,你們效忠凱達家族,效忠帝國。為了以上原因你們才浴血奮戰,我不想再聽到剛才的言論。”少將敲敲身前的講台:“回到剛才的話題……我們每個軍團的編制將視具體情況而定,每個軍種都十一樣,人數在一萬到兩萬人之間。指揮系統與三方接軌,和平時期在人員調派上與駐地位置聽從軍部的安排,訓練以及防務聽從戰區長官的安排。而在戰時,多個軍團將組成一個集團,由皇帝陛下派出指揮官……皇帝陛下可以隨時越級指揮。”因為少將的話里包含了太多重要的信息,所以場面的緊張氣氛有所緩解,又有貴族軍官問:“那麼請問長官,駐軍與地方的關系?我們對地方承擔什麼義務和責任?” “地方治安不用你們插手,他們有警備隊。” 少將回答:“與地方的事務聯系,皇帝陛下將設立戰區指揮機構,屆時一切有戰區指揮宮為你們下達命令——如果地方上遇到小規模的暴力事件和自然災害,在地方內政官員的要求下,你們吋任職權范圍內及時處理。” “那麼部隊調動呢?” “就是有一點你們要特別注意,這是最重要的,沒有皇帝陛下的命令,你們絕不可以把部隊帶出戰區。” 少將以非常鄭重的語氣說:“如果帶出去,就將被軍法官視為謀反,誰都救不了你,包括皇帝陛下都救個了你——極刑赦免令也不能赦免謀反的人。” “嘿嘿,聽說貴族出門很麻煩。”那個攪起一切事端的聲音又在角落里幽幽響起:“可別為了耀武揚威而多帶衛兵,結果掉了腦袋。” “到底是誰!”這個提問的貴族軍官終于受不了,站起來一聲暴呼:“身為男人,有話就站出來說,偷偷摸摸的像只臭蟲!” 也許他只是說那一個接話的平民軍官,但他卻用錯了詞,臭蟲,一向是貴族對賤民或者奴隸的統稱。平民軍官們最受不了的就是這個……這下熱鬧了,當時就有平民軍官跳起來。 “貴族雜種,你們在說什麼?”這是個矮個子軍官,他直接站到了椅子上:“有種不要罵,來和爺爺打一架,輸了的光著屁股爬出去!” “一群愚昧的蠢貨。”因為有升遷這件事哽在喉頭,大多數貴族軍官也是難以抑制自己的情緒:“來吧!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貴族!”“安靜——安靜!”少將拍打著講台:“給我安靜下來!” 可惜,火氣上來的軍官可下聽他的。 “你們這群臭狗屎,不是我們打仗你們早他媽玩完了!” “皇帝陛下讓你們當軍官,這本身已經是天大的榮耀了!你們不知圖報、沒有廉恥!” “干你X——活得不耐煩了!” “貴族榮譽不可被玷汙,我們要保護自己的聲譽!” 兩邊摩拳擦掌,就要沖上去開打的時候,會議室的大門在一聲巨響聲中被人踢開!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