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巨響聲中,兩扇會議廳雕花鑲金的大門被人一腳踢開,一條黑影里帶著凌厲的勁風飛掠進來!爭吵中的軍官吃驚的轉過頭,正好看到這個黑影踢飛第一個迎上去的少校! 一個位置靠門的貴族軍官一步搶占在過道上,左手前伸,右拳擺在腰間,擺出一個沉穩的架勢,再很有威嚴的一聲大喊:“什麼人——停手!” 黑衣人一撩身上的披風,一聲不吭的大步走了過來。他體形高大,穿著老式的黑暗士兵軍服,臉上還罩著面巾,露出的雙眼里精光閃爍,和整個人的雄渾氣勢混雜在一起,給人一種詭異而又有壓迫感的感覺,濃重的殺機更是讓人打心里發涼。 貴族軍官所處的位置和其他軍官有一段距離,身為一個貴族,身為一個軍人,榮譽和使命不允許他後退,看到黑衣人越走越近,他知道這時候只能靠自己——他微低著頭,把目光聚集在黑衣人的雙肩上,心里計算著他的腳步,准備出拳。 其他軍官見勢不對,哪里還付閑心爭吵。皇宮之中來了個刺客,那還得了? 早有人沖到外面報信,更多人是三三兩兩的圍了上來——都是摸爬滾打慣了的軍人,誰打正面、誰側面支援、誰外圍待機,幾個眼神就分配好了。 離貴族軍官還有七八步的時候,黑衣人腳下的步伐一變,旁邊的軍官只看他身體一晃,人已到了貴族軍官面前——貴族軍官早有准備,大喊聲中,一記重舉當胸打去! “噗”的一聲輕響,黑衣人用左手抓住了軍官的拳頭,側身微蹲,一拳把對方打得凌空飛起。接著左手用力,把飛在空中的貴族軍官拉了回來再加一腳……可憐的貴族軍官在空中就已經暈了過去,身體無助的翻滾著,把後面趕來的人沖得七零八落。 黑衣人快速跟上,一路拳打腳踢、肘撞膝頂,十來個沖在最前面的軍官應聲倒地。 “抓住他,一起上——啊!”站在講台上的准將正在發號施令,卻被一路飛掠而來的黑衣人一事打飛,然後,黑衣人轉過身來,一眼就把台下的眾軍官掃過,眼神中的蔑視連三歲小孩都能感受得到。 “啪!”的一聲,有個平民軍官拆了椅子,把椅腿分給身邊的人,或者是無意,他身邊有兩個貴族軍官得到了這種“武器”……幾十名同仇敵愾的軍官陰沉著臉,把講台圍了個水泄不通。 “做了他!”有人發令。余下的人一湧而上,手里的椅腿桌面劈頭蓋臉的向黑衣人砸下去! 黑衣人竊笑一聲,聲音又尖又冷,兩手同時打開,在身體兩邊劃個圓弧,沖上去的人全部籠罩在一團紅色的煙霧中,濃烈的藥味順著講台彌漫開來……前面的人瞬間倒下一大片,一個個淚流滿面的卡著喉嚨,咳個不停,最後被黑衣人一個個踢下講台。 余下的人被眼前的景象搞得莫名其妙,但黑衣人卻並不打算放過他們,在這個巨大的會議大廳里,到處是顏色各異的藥粉紛飛,軍官們奇怪的慘叫聲此起彼伏,一直沒個完,有人在叫癢,有人在喊麻,有人軟綿綿的倒在地上連一根手指頭也動不了…… 但不得不說,這些軍官的意志力是十分堅強的,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從地上爬起來,握緊雙拳再沖上去。特別是那些平民軍官,雖然被黑衣人打得血流滿面,卻根本不在乎自己倒下多少次,看得貴族軍官是自愧不如。 黑衣人就地取材,揀了兩根椅腿,耍得虎虎生風,不論貴族平民,從頭頂到腳踝、一路“噼里啪啦”的打過去,間中怪叫一聲,誓要打到他們站不起來為止…… 終于,全部軍官都倒在地上,再沒人能爬起來,大廳里一片狼藉,沒有慘叫,沒有哀號,有的只是沉重的喘息,還有那近百雙憤怒的眼睛。 在軍官們不服氣的眼神里,黑衣人搖搖頭,發出一聲意猶未盡的歎息,然後丟下手里的凶器,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就在軍官們眼中燃起屈辱的火焰時,他才拍拍手掌,好整以暇的拉下了頭罩……在看清此人的面目後,近百名軍官瞼上的表情都凝固了,一個個張口結舌的說不出一個字來。 半刻鍾之後,帝國第一軍紀監督提夫.羅倫佐在幾個軍官的陪同下,急急忙忙的進入正宮。 “到底怎麼回事?”提夫.羅倫佐本來在前宮主持一個會議,半路被人拖來讓他很不高興:“那些開會的軍官怎麼了?為什麼不讓軍部的人去解決?” “軍部的長宮被皇帝陛下召去後宮,聽說是很重要的事需要處理”陪同的軍官小心翼翼的回答著:“會場上出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而且不適合讓其他人知道。” “是不是有人被暗殺了?”幾個人正好走到會議樓正門前,提夫.羅倫佐被那些進進出出的魔法師嚇一跳,他倒吸了一口涼氣:“都到門口了,你們最好老實告訴我。” “不是不是。”陪同的軍官搖著手否認,但嘴里還是在閃爍其辭:“這個不能說是刺客,但的確很多人受傷了,但是沒死人,連殘廢都沒有……” “說真話!”羅倫佐眼睛一鼓,火氣就上來了:“你腦袋出毛病了?” “是這樣,在會議時有人沖進了會場,共計一百零七人受傷。”軍官挨了罵,心想的確也瞞不過去:“是皇帝陛下干的——或者說,是一個長得跟皇帝陛下一模一樣的人干的。” “皇帝陛下?”羅倫佐眉頭一皺:“你確定。” “是,陛下大搖大擺的走進走出。”軍官覺得這件事讓自己很沒面子,眼睛直直的看著地面:“打人的時候換了衣服,還在臉上蒙了黑布,打完了人也是在門口換了衣服才走……” 聽軍官這樣說,羅倫佐倒不急于進去了,而是背起手來在門口來回走了幾個圈子,他知道,科恩陛下雖然比較混蛋,但還不至于無緣無故的打人。 “是誰讓你來找我的?”好半天,羅倫佐才開口問。 “皇帝陛下臨走時吩咐的。” “陛下還說什麼了嗎?” “陛下還說……”軍官呆了呆:“陛下還說‘好爽”來著。” “好爽?在皇帝陛下沖進去打人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羅倫佐轉過身來看著軍官,眼神專注,不怒而威。 “似乎有爭吵發生……” “如果你不想去吃牢飯,就痛快點全部說出來。”羅倫佐哼了一聲:“再不讓我知道詳情,我會給你好看。” 帝國第一軍紀監督負責檢察帝國所有軍人,這句話可不是開玩笑,小軍官立即就竹筒倒豆子,說了個干乾淨淨。這一說不要緊,第一軍紀監督的眉頭是越發的緊了,當聽到軍官們幾乎干架時,羅倫佐臉上的表情已經壞到了極點。 “走吧!進去看看。”院長大人甩甩衣袖,領頭走進了大樓。 會議大廳里,凌亂的場面已經收拾得差不多了,三分之二的豪華桌椅變成粉碎的木材,被掃到一個角落里堆著,剩下的椅子桌面上躺滿了衣服破爛的軍官,幾十個魔法師們正在治療他們。 “軍官們情況怎麼樣?”羅倫佐走過去問帶隊的大精靈:“會不會有麻煩?” “傷勢看起來嚇人,但其實沒什麼,都是皮外傷,稍微治療一下他們就又會精神抖擻了,連傷痕都不會留下。”大精靈微微點頭致意:“我們馬上就好。” “辛苦各位了。”聽說眾軍官沒事,羅倫佐心里的石頭總算放下:“這件事情行些特殊……” “院長放心,魔法師們並不善于傳播流言。”大精靈用話讓羅倫佐寬心:“我們更習慣于沉默。” “謝謝。”院長不再說話,背起手來查看著軍官的傷勢。 不久之後,魔法師們完成了治療,收拾好東西走了。羅倫佐第一時間叫人關上大門,走上了講台。 挨了打的軍官們勉強坐直乏力的身體,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挨打,所以都耷拉答腦袋,沮喪到極點,甚至有個別貴族軍官非常不滿。 看到軍官們這樣樣子,羅倫佐的脾氣又上來了,他是文人,在他的心目中,帝國軍人都有一副鐵錚錚的骨頭,絕不可像現在這樣垂頭喪氣。而一個連皇帝陛下都敢頂撞的人,發起火來的確有些可怕。 “抬起頭來看著我!”羅倫佐一巴掌拍在講台上:“你們這是什麼樣子!帝國軍人的臉面都讓你們丟盡了!” 軍官們一驚,眼神中有了更多的疑惑,剛才莫名其妙的挨打,現在又莫名其妙的挨罵,今天這是怎麼了? “還不明白?在皇宮正宮舉行的會議上,你們居然敢相互對罵,進而差點發展成為毆斗!”站在軍官面前的羅倫佐,跟站在學生面前的那個院長簡直是判若兩人:“你們真是了不得了,打下了聖都、光複了帝國你們就要翻天了!身為軍紀監督,我要怎麼處理這件事?了不起的軍官們,你們來教教我。” 派出羅倫佐來解決這件事,這安排本身也很微妙,他門生滿天下,不少貴族就是他的學生,現在的各部官員哪一個不是出自他門下?就算是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三十六部族族豪,見了羅倫佐也得行禮叫老師好,更別提平民軍官了。 “如果今天的結局是你們分做兩派群毆,那後果將是什麼?不出十天,國民們、士兵們就知道偉大的帝國軍隊分化了!這對軍心,對民心是多大的打擊?!”羅倫佐臉上的肌肉抽搐著,氣得身體發抖:“這是敵人一直想干,但是沒能干成的事——托你們的福,你們今天就辦到了!” 這話要是換個人來,那是一點效果都沒有,但從院長嘴里說出來就很不一樣,現在軍官們眼里出現的更多是震驚。 “我常在想,今天早上我還在想,我是皇家學院院長,肩上的擔子已經很重了,我干嘛要來當這個軍紀監督?雖然是先皇遺命,但如果我要請辭的話,皇帝陛下一定會高興的。”畢竟是執掌了數十年教鞭的人,羅倫佐的攻心手段用得是恰到好處:“可每當想到這個,我眼前就出現第一次看到黑暗行省,看到黑暗軍人的情景……” 羅倫佐走下了講台,穿行在軍官中,軍官們的目光滿是愧疚,不敢跟他對視。 “那個時候,黑暗行省的士兵們穿的是衣不遮體的獸皮布片,幾十人吃一鍋面糊,干的是掉腦袋的事!不錯,任何敵人都比他們強大,任何敵人都可以鄙視他們,但他們硬是挺過來了!”羅倫佐歎了口氣:“小小的黑暗軍隊,低賤的第九軍團,什麼樣的戰士啊!竟然能攪得魔屬聯盟天翻地覆!” “我忘不了,忘不了他們回到黑暗城的樣子,那一張張烏黑消瘦而又年輕的臉!我也有孩子,我也是一個父親……摸著良心說,身為一個官員,我覺得讓這些孩子上戰場,我心里很不安。”院長昂起頭來苦笑著:“我不來教育他們,誰來教育他們?我不來指導他們,誰來指導他們?不為權勢,不為其他,只為責任和道義,我當了這個軍紀監督……但是在今天,你們的所作所為卻讓我寒心。” 無論貴族平民,軍官們都羞愧難當的低著頭,都恨不得鑽到桌子下面去躲著,比起流箭飛石,院長的話更有殺傷力。 “你們不是一般的士兵了,你們已經是戰功赫赫的高級軍官,應該考慮很多事情了。”院長環視全場,輕笑一聲後隨即提高了聲音:“你們之中,有誰能說出皇帝陛下今天打你們的原因來,我就恕他無罪!” 軍官中沒人抬頭,大多人現在都還在埋怨自己,或者處于羞愧和聽講狀態,有些人倒是在心里想了想……生怕說錯不敢開口。 “皇帝陛下一言不發的進來就打人,打完之後又一言不發的走了,你們就沒有想過這是為什麼?不用在心里懷疑了,打你們的人就是皇帝陛下。”羅倫佐慢慢的邁著步子:“誰想到了?我允許你們發言。” 四周沒人搭話,誰也不是真正的傻瓜,在這個時候出頭,說錯了固然是倒黴,說對了也不見得還有什麼好果子吃吧? “一直以來,我反對皇帝陛下的諸多決定。但在今天,我得說,皇帝陛下打得好!”院長冷哼一聲:“看看你們都在干什麼?想在會議廳斗毆,目無王法,眼里還有軍隊嗎?幾天之後,國民們、士兵們只會知道皇帝陛下無緣無故的打了你們,而不會知道在你們身上發生的事!皇帝陛下這一次是犧牲自己的名聲為你們做掩飾,一個皇帝的名聲——你們對的起自己的皇帝嗎!?” 這話就像是鋼鐵打就的,重重的丟到在座軍官的心底。 “皇帝陛下是個重感情的人,居然肯用自己的名聲為你們掩蓋過失,這是你們的幸運,如果你們真的打起來,那麼結果只能是一個,全體罷官、免職、吃牢飯!”羅倫佐這話吋不是在嚇唬人,如果事情真發展到那一步,後果將會很嚴重:“你們要知道,維護科恩陛下的名譽是你們的天職!而你們呢?結果不但幫不上忙,還為了一己之私拖皇帝下水!” 聽著院長的話,軍官們回想起科恩陛下的一言一行,面紅耳赤,心里愧疚到極點。 “我知道,貴族階層對這次職務提升很眼熱,就差明刀明槍跑來皇宮搶官了,你們也不在心里衡量一下,平叛的時候你們出了多少力,憑什麼來要宮搶官?如果皇帝陛下多分官職給貴族,我就第一個不同意。”羅倫佐話鋒一轉,矛頭直指問題的根源:“而在這個時候,面對邀功的貴族,科恩陛下最需要的就是一支團結穩定的軍隊!你們記住了,你們不是對不起我,你們是在往科恩陛下的心口上插刀子。” 一個軍官終于忍不住,沙啞若嗓子說:“我、我錯了……” “別啊!跟我說什麼也沒用,皇帝陛下插了手,我也不好處罰你們。”院長大人沒好氣的說:“各位,大道理講多了也沒用,記住你們效忠的是誰就可以……做人要知足,錯事也不可一犯再犯,科恩陛下這次是離得近,如果是離得遠……你們好自為知吧!” “我真知道錯了……院長,您就處罰我們吧!” “說過了,我今天不處罰你們……”羅倫佐說著話,眼角余光瞟到岩石的身影:“近衛長,你有事?” 身材極高大的岩石上前兩步,向院長行了一個標准的軍禮,嘴里朗聲說:“長官命令!” 誰都知道,岩石嘴里的長宮,就是指皇帝陛下。百名軍官們唰的一聲齊齊立正,面向岩石、抬頭挺胸,聽皇帝陛下對自己的處罰命令。 “全體參加會議的軍官,在會議結束之後進入禦花園,參加皇帝陛下的燒烤宴!解散!” “是!” 岩石再行一個軍禮,轉身走了出去,剩下一群軍官面面相覷,不知道皇帝陛下想做什麼,燒烤宴?那是一種新的懲罰手段嗎? “會議實際上已經結束了。”院長在後面敲敲桌子:“都去吧!祝你們好胃口。” 軍官們徹底傻了眼,而為他們帶路的侍衛已經站到門邊了。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