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環境清幽的禦花園一角,幾個大型的燒烤架上燃起熊熊火焰,十來個侍者和廚師正擺弄著待燒烤的食品。在後面一點的草地上,順著園林中的假山,面向花園里一個最大的湖泊擺了百多個小凳和十多張桌子。 衣衫破爛的軍官們走了過來,沉默著坐下,他們在等待著皇帝陛下的到來,局促不安的神情難以掩飾。 不大一會,皇帝陛下抱著琴倫公主出現在湖邊,在幾位皇妃的陪伴下,他們順著堤岸慢慢的走了過來、皇帝陛下臉上是一副悠然自得的表情,就連皇妃們都個個面帶微笑,一點也看不出什麼異狀。 “皇帝陛下中午好!”軍官們連忙站起:“各位皇妃中午好!” “還有還有。”科恩陛下把琴倫公主高高舉起:“可愛的琴倫公主沒份啊?” 雖然還沒得到通知,但陛下說琴倫是公主,那絕對錯不了,於是軍官們再次行禮:“琴倫公主中午好。” “都坐下吧!”科恩陛下看著這群狼狽的軍官,點了點頭,臉上也露出些許笑容:“怎麼都這個樣子啊?被人打啦?” 科恩陛下—說這話,大部分軍官就立即低下頭去,一個個用哀怨的眼神盯著自己的腳尖,不知要怎麼回答。好在後面的迪爾皇妃站出來主持正義,走上前推了夫君一把,科恩陛下這才乾咳一聲坐了下來,不再戲耍軍官們。 “各位軍官先生午安,”淡妝便服的菲琳皇妃也走上前說:“各位都是我夫君的助手,連日征戰—身風塵,我們早就想見見各位,可是一直沒有機會。聽說今天各位在皇宮會議,就請皇帝把各位找來了,希望各位不會覺得冒昧。” “不會不會,得到皇帝陛下及各位皇妃的邀請,是我們的榮幸……”有貴族軍官惶恐的回答了。 “放心啦!也就是吃點東西,順便聊聊天而巳,沒什麼大不了的。”科恩陛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大大咧咧的說:“你們在緊張什麼?都給我抬起頭,笑一個來看看。” 皇帝陛下都下令了,軍官們不得不抬起來看著陛下,給出—個尷尬的笑容。 迪爾皇妃吩咐廚師們:“人都齊了,開始吧!” “我們也很久沒見面了,坐近一點好了。”科恩陛下把琴倫公主放下,拖著椅子來到軍官們中間,大聲指揮著軍官們:“坐過來,圍個圈子。” 廚師們烤制著食物,侍者們送上紅酒,看到這的確定一個燒烤宴會,軍官們心里也稍微安定一點。加之有四位神態親切的皇妃在親自分發食物,一直籠罩在軍官們心里的那種不安氣氛很快就被淡化下去。 “人挺多,官街也都不小了。”陛下的目光在各個軍官的肩上掃過:“誰能說出來,我們有多久沒見了?” “回陛下,我們有一年沒見了!”一個軍官站起來說。 “那這一年你死哪里去了?”科恩笑罵:“坐下回話,這是非正式的聚會,不用做得那麼死板,所有人都一樣啊!” “是。”軍官笑眯咪的坐下:“小的在第三軍團野戰步兵團當官,沒機會見著陛下,有一次倒是看到陛下了,可陛下沒看到我……” “看到了,那次是你屁股上中刀,躺在擔架上吧?”科恩陛下哈哈大笑:“還不好意思,跟個小媳婦似的。” 軍官們哄然大笑,僅余的緊張氣氛蕩然無存。 “這里的人,誰最早跟著我?”科恩陛下喝了口紅酒:“自己供出來。” “是我——”立即就有人舉起手搖晃:“我最早啦!我是黑暗第一批新兵!” “你不是最早的,我才是。”另一名軍官大聲喊:“我是暗月總督府侍衛。” “我才是啦……”軍官們嚷成一片。 “好了,別爭論了。”陛下揮揮手,笑著對各位說:“我只想告訴你們,大家在什麼時候加入,干了些什麼,我心里都記得,就連後期加入的各位,你們的戰績功勳,我心里都記得清清楚楚。” 聽皇帝陛下這樣說,軍官們心里很高興,都笑嘻嘻的期待著下文。 “我們在一起的日子都不短了,從黑暗行省初期的那場保衛戰,一直到最近才結束的這場討逆戰爭,你們一直是跟著我南征北戰,沒過上一天安穩的日子。這些事情,我都記在心里,”說到這里,科恩陛下歎了口氣:“我也知道,我這人脾氣不算好,生起氣來誰都拉不住,也讓你們受了不少委屈……” “別這樣說啊!老板……” “進了聖都之後,我也想過很多,最後還是決定做這個皇帝,”科恩舉起手來,阻止了其他人插話:“既然當這個皇帝,我就得當好,當到最好,但我一個人是干不好這件事的,你們要知道,斯比亞帝國仁義之名傳遍整個大陸,國民已經是數千萬……要管理一個這樣龐大的國家,我一個人累到死都不可能。” “放心吧陛下,還有我們呢!”軍官們嚷嚷著:“只要陛下一句話,我們豁出命去拼!” “不是那麼簡單的。”科恩陛下微微一笑,輕輕搖頭說:“我們雖然是用武力奪回了帝國,但我們不能用武力來管理一個帝國啊!” “來簡單的聊聊吧!我們先放下—切的成見跟身分差別。”科恩陛下放下酒杯,跟軍官們掰起了指頭:“在一個國家里,有貧民、有富民、有商人、有貴族,不管他們人數多少,不管他們以往如何,他們都是我的子民,他們都希望生活得更好。此外,我們還有政府官員、有警備隊、有軍隊、有異族、有部落,他們要薪金、要吃飯、要穿衣,這一堆又一堆的問題,我們僅憑武力是不能解決的。” “那我們軍隊干什麼?”有軍官問:“我們不就沒用了嗎?” “誰說軍隊沒用了?在任何時候,軍隊都是一個帝國的立國之本,穩定的保證。就算朝廷里的官員們吵翻了天,只要軍隊穩定,那麼國家就會保持基本的穩定。”陛下微笑著說:“所以啊!既然是身為軍官,你們的第一要務是保持好軍隊的穩定,就得有堅定的意志,下為其他因素所影響。換句話說,你們絕對不能卷入朝廷的政治紛爭。” 軍官們專注的看著科恩,把他說的每—個字記到心里。 “軍隊對於國家而言,是一個很特殊的存在,不打仗的時候,大家會覺得那龐大的軍隊是在浪費金錢,可我們一旦削減了軍隊,戰爭發生的時候就會自吞惡果。”皇帝陛下和顏悅色,用話家常的方式談論著國家大事:“但國民們可看不到這麼遠,他們雖然善良,但受能力限制。而我們又要怎麼去面對貴族、怎麼去面對平民的各種言論呢?大家想一下……” 很明顯,皇帝陛下的談話已經到了重點,圍坐在他身邊的軍官們聚精會神的聽著,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連那些貴族軍官們也是如此。 作為一個貴族軍官,從小就要接受各方面的教育,更別說投身軍旅前的學院教育。這次提升的事,他們也正是受了自己家世背景的影響,而科恩陛下的談話里,似乎要帶給他們很重要的信息……以往沒有人跟他們說過的信息。 他們跟皇帝的接觸並不多,只有少數軍官在戰爭期間跟皇帝見過面,相互之間的了解也不深。大多數人以前受流言的影響,認為皇帝不過是個普通的武夫,遠比不上先皇的睿智。但在今天,這位有著“流氓”稱呼的皇帝陛下,卻帶給他們很不一樣的感受。 是的,他跟先皇不一樣,但他的魅力卻不遜色于任何一個皇帝,而且在科恩陛下的言談舉止之中,還另有一種皇者風范。更加重要的是,當各位貴族軍官看著科恩陛下的時候,心里—點都不緊張,也沒有懼怕的感覺,他們甚至被他吸引,不由自主的生出尊敬之情。 就算剛剛被皇帝陛下打得慘兮兮,他們心里也提不起絲毫的恨意,不少人回想當時的情形,還覺得皇帝陛下的扮相很帥……他們畢竟當了這麼多年的軍人,諸如小家子氣這樣的貴族毛病已經淡化很多了。 “我們的帝國才剛建立,一切還處於一種探索狀態,這是一種挑戰,更是一件大好事。”看起來,皇帝陛下的興致非常好,把政務掰碎了說給大家聽:“通常,一個傳了十幾代的帝國為什麼會沒落?那是因為包袱太重,而各方面的設置已經很陳舊了,遠不能滿足國民的要求。各位可以去圖書館查一下,看看曆代以來新帝國建立後的政務變化,無一例外都會有一個大的進步。” 這是新鮮事,流氓皇帝開始賣弄學問了。 “而在這變化之中,總有一部分人的利益受到沖擊,這點毫無疑問,可我們換一個角度來看,在帝國經曆一系列變化之後,最後得利的卻是全體國民,包括此前被沖擊的那一部分人在內。”科恩說到了重點,這正是貴族軍官們目前最關心的:“就像現在,帝國里的貴族階層正在擔心自己的利益被沖擊,所以就有各種言論出來,你們或多或少也被影響到。” 因為明白皇帝陛下不是在追究責任,也不是在嘲笑,所以貴族軍官們以坦然的心態接受了陛下的話。 “可我們既然是軍人,那麼對政治紛爭就要有一種超然的態度,軍隊的穩定和中立,雖然不能把事情變得更好,卻能保證事情不會變壞。”科恩陛下微笑著:“說簡單一點,把事情放到每一個人身上……比如你的家人因為某個政治紛爭而被罷免了官職,可你的家庭里還擁有你這樣的軍官啊!你就為這個家庭提供了一個穩定的基礎,你的家人可以休息、准備,直到下一次的東山再起。” 因為皇帝的話說得很明白,軍官們都在呵呵笑。 “看來你們都明白了,那我們就來說說這次的職務提升,我知道你們都等急了。”科恩拿起酒杯來泯了一口:“在目前,帝國各體系的職務空缺非常多啊!皇家學院那邊的學生資曆不夠,聽從一些文職官員我也只能在你們當中選人。不管是什麼出身,不管家世背景,我依然希望你們能以軍人的心態去面對新的職務……說白了,就是除了我的命令,誰的話也別聽!” 聽皇帝這樣說,軍官們大笑起來。 “是,你們對軍隊有感情,有的人還可能會舍不得離開軍隊,但這卻是帝國的需要。我們在人選的挑選上花了很多心思,可不是亂來的。”皇帝陛下並不阻止軍官們的笑:“而在以後的日子里,你可能會跟貴族共事,也可能被平民出身的官員領導,怎麼去調整自已的心態呢?打架的話,大法官肯定會去找你談心的。” 說到今天打架的起因,軍官們逐漸安靜下來。 “我本人出身貴族,因為是貴族,所以我接受了一定的教育……當然,某次不成功的求學不算在內。”出人意料,對這個問題,皇帝陛下是這樣說的:“我能帶領大家光複帝國,與我的貴族身分有很大的關系,所以,我本身對貴族階層沒有任何成見。” 這話很中肯,也說到貴族軍官心坎里。 “再來看平民,大家知道,我是個閑不住的人,我常常跑東跑西,看到了很多貴族一生都沒有機會看到的事情。”科恩沉默片刻,正色說:“平民苦啊……貴族們也許不知道,你們使用的每一件東西上面,都沾滿了平民的血淚。我曾經見到一個以人骨制造的酒杯,前一刻還是活生生的少女……當然,我說這件事並不是要責怪貴族,我只是想讓你們明白,你們以前所聽的、所見的、所想的,並不一定是真實的。” 軍官們已經聽入了迷,連情緒也被皇帝的話左右著。 “毫無疑問,貴族有貴族的優點,平民有平民的優點,這兩個階層之中都有大量的優秀人才。而此刻,我正被這些優秀的人包圍著。”引發一陣笑聲之後,皇帝陛下輕松的說:“帝國,是大家的帝國,我希望每一個優秀的人才都為我所用,我會為你們提供舞台,讓你們發揮出最耀眼的光芒……在我眼中,在內政部眼里,是不是貴族並不是一個官員的評判標准。” 說到這里,科恩點了一個熟識軍官的名:“你覺得怎樣?” “那個陛下,我想通了,我盡量和其他官員們好好相處。”這名憨厚的軍官回答說:“但其他人……他們可能不這樣想。” “是啊!這就是讓我頭痛的問題。”科恩點點頭,接著軍官的話說下去:“貴族和平民的矛盾由來已久,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化解的。但你們以後將會是舉足輕重的重要官員,你們手里已經握有改變這種局面的權力。一點一滴的改變,這局面就會有所緩和,你們的努力,會讓貴族和平民看到希望,這就是我想讓你們做到的——有沒有信心!?” “有信心!”皇帝身邊的軍官們齊聲回答著,聲勢十足。 “但我的希望還不僅如此,你們以服從命令的心態去做這件事,最後的效果並不會很好。”皇帝陛下輕聲笑著:“這個世界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人,包括我在內。而我最希望的,是你們可以去和對方多接觸,了解對方的優點,並且容忍對方的缺點,只有具備了這樣的心態,你們才能做到最好。我要你們互相團結,我要你們彼此信任,就如同我和你們之間的關系那麼穩固……你們聽明白了嗎?能做到嗎?” “是的,陛下!”軍官們齊聲高喊:“我們能做到!” “好,我很滿意,那麼我就不讓你們賠剛才損壞的東西。等一下你們去領新的軍服,再不准在軍服里放那些奇怪的東西。”陛下站起來,高舉手里的酒杯:“乾杯!” “乾杯!”軍官們舉杯同飲,情緒高漲。 這邊的熱鬧氣氛,很明顯的影響到另外一群人。軍隊的各位高級將領們,包括大法官在內,都在相隔不遠的地方商量軍務,維素·凱達親王主持,主要是最後確定軍職人員的提升。 “看來,科恩把事情解決了。”維素微微一笑:“這樣的事情,換了誰出場都得頭痛,可皇帝干起來卻是得心應手。”“維素大叔,我也想去啊!”海爾特苦苦一張臉:“他們在旁邊吃吃喝喝,我們卻要在這里乾坐……” “你們誰也別想溜,今天必須把這份提升名單確定下來。”親王走上去,像對待兒子一樣敲了海爾特的腦袋:“你已經是堂堂的少將,怎麼還這麼貪玩?” “我才是少將啊!這位已經是中將了呢!”海爾特誇張的抱著腦袋,指著身邊的總參謀官:“這事應該交給他去做……他嘴里整天文縐縐的沒個完……” “那你覺得我這個上將應該做多少?”總參謀官看著手里的文件,跟本不搭理海爾特,反而一旁的馬丁站出來,海爾特頭上又挨一記:“是不是所有的事情我一個人來做?” “嘿嘿,不敢麻煩馬丁爺爺。”海爾特堆起笑臉認輸,這里的幾位長輩他是一個也不敢得罪:“我做,我做還不行嗎?” “可得用心做,這些人將是科恩未來最重要的班底。”親王坐下,輕聲說:“內政監督們花了很多時間,才在內政體系空出這些位置,我們一定要選出合適的人選進入。只有這樣,科恩才能達到與貴族元老派的勢力平衡,我們的政令也才能少受阻力。” “大叔,我有一句話想問;”海爾特抬起頭來說:“為什麼還要維持貴族元老派系的的勢力呢?他們沒出什麼力,我們完全可以甩開他們!” “做任何事情都得有個順序,如果我們現在就甩掉這些人,貴族階層會發生大混亂,直接影響帝國民生,帝國剛剛光複,目前最重要的是穩定。”親王解釋說:“我們想什麼,要干什麼,都要一步步的來,在不影響帝國穩定的前提之下進行……明白了嗎?” 海爾特不是笨蛋,當然知道親王的意思,笑著點點頭。 “那麼就開始吧!”總參謀官開口說:“現在討論行省總督的人選,需要幾個穩健的人物,功勳要足夠大……”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