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就如同第一軍紀監督說的那樣,不出三天,聖都各階層都在流傳關皇帝陛下打人的小道消息,而且越傳越神,最後居然衍生出了數十種起因和結局。但不管怎麼樣,各位高級軍官被打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貴族們有些不安,他們通過各種渠道了解事件的真相,但從皇宮歸來的那些貴族軍官們都對此事閉口不談,大多數軍官被逼急了,乾脆跑去軍營躲著不見面。有那麼幾位在軍部供職的軍官躲不掉,但誰一問到他們這件事,他們就橫眉豎眼,要拔劍決斗。 這里所指的貴族,並不是斯比亞帝國里全部的貴族,而是在討逆戰爭中沒怎麼出力的貴族,他們占貴族總數的一半以上。其他的貴族,有的是戰爭未開始之前就投奔了凱達家,有的是被叛軍拉攏,爾後又投降凱達家,這些人知道自己的待遇浮動都不是很大,根本沒什麼好爭的。那些原本在三位親王手下,于討逆戰爭中盡了力的自然也心態平和。 所以,這些貴族只能硬起頭皮,推舉出代表去幾位親王那里了解情況。他們最擔心的是皇帝陛下現在的態度,如果科恩陛下這次是對這部分貴族不滿,那問題可就大條了。 “皇帝打臣下,有什麼好奇怪的?他們是軍官,又不是弱不經風的文官。”三位親王都統一了口徑,父子的回答都是一樣:“放心放心,所有的軍官都挨打了,不光是貴族軍官。沒聽說嗎,挨打之後還和皇帝吃飯來著……” “是的,殿下。”打聽消息的貴族堆起笑容,小心翼翼的問:“可是……皇帝為什麼要打人呢?” “真的很想知道嗎?”西夫塔親王的回答最簡單:“不如你去問皇帝這句話吧!我保證你會第—時間知道答案。” “皇帝為什麼要打人啊!”力克親王的回答是這樣的:“你應該知道,任意處置自己的屬下是皇帝的基本權利之一,就如同貴族可以任意處置自己的奴仆一樣……當然,我們不能奢望皇帝為自己的每一個行為做出解釋……你能想像你的廚師跑來問你為什麼要吃飯嗎?” 貴族們得不到明確的答案,只得灰溜溜的回家,但他們還是有收獲的,至少知道皇帝打了所有的軍官。在隨後的私人聚會上,貴族們決定更改一下原先的方法,決定在皇帝登基前,任職務提升這件事上采取更溫和的態度,爭取在皇帝陛下的心目里留下好印象……在目前這個節骨眼上,別再去惹科恩陛下了。 但這就出現了一個問題,因為溫和的態度與強硬的態度都是相對的,就算是具備一般意義上的溫和態度,如果有人的態度比他們更溫和,那麼貴族們也還是屬於強硬派……所以,決定裝扮溫和派的貴族們就陷入了危機。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讓皇帝陛下明白自己是溫和派呢?最快、最方便的辦法莫過於找出一個態度比已方強硬的勢力了,雖然難找,但也得去找啊!不然自己的利益就得不到保證。 貴族們迅速統一意見,眾多不懷好意的目光逐漸聚集在另一群貴族身上,就是那些在討逆戰最後階段投降過來的那些貴族,雖然同為貴族,但為了自己的幸福,他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總之一句話,想盡辦法也要讓這些人強硬起來。 有困難要上,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要上不是嗎? 對這類貴族的異動,帝國內政監督和幾位親王知道得一清二楚,在他們的“強硬計劃”制定出來的當天,這幾位就拉著皇帝陛下開了個會。 “我沒意見。”科恩陛下懶洋洋的說:“你們看著辦吧……” “夫君,這樣的態度可不好。”雖然已經改變了很多,但菲琳在政務上絕不會讓步:“這可關系列很多重大的事情。” “我知道。”科恩收起懶洋洋的表情:“我也知道各位准備用這件事做點什麼文章,既然你們都已經有了對策,又何必再拉我下水呢?” “你……”菲琳恍然大悟:“原來這件事是你故意傳出去的?” “我沒有這樣說過。”科恩呵呵笑:“但我不能阻止你這樣想。” “好了。”國相大人插進來:“這件事是個機會,如果好好利用,會省下我們很多精力。” “那我就不參與了哦。”某人站起來,大搖大擺的走出去:“一到夏天就懶洋洋的,我要去睡午覺了……” 就在這個中午,那些遠道來參加皇帝登基典禮的各行省總督已經來到了聖都。因為彼此立場相同,所以這些總督們在聖都外碰了面,然後才結伴而來。當然,他們也怕皇帝陛下對他們有什麼不好的想法,所以一路上也是比較低調的,連衛隊都沒帶多少。 力克·凱達親王出城迎接,讓他們人住維修一新的帝國驛館,這待遇可不算低了,可這些投降的總督們還是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科恩陛下要怎麼安置他們。 “皇帝這幾天在忙軍務,實在是抽不出身來,所以委托我接待各位。各位有什麼需要的,盡管來跟我說。”力克·凱達親王離去前,曾這樣對人家說:“大概在三天以後,皇帝會接見人家,跟各位共商大計。各位放心好了,雖然事情比較複雜,但皇帝肯定會體恤大家的。” 有人擔憂的問:“親王殿下,我們……我們可以外出嗎?” “為什麼不行?各位,你們早無已經得到了皇帝的委任,現在就是帝國的臣子,帝國全境都可通行,怎麼會不准你們外出?”力克親王哈哈大笑:“說得淺顯一點,你們可以拜訪朋友,也可以隨意到喜歡的地方去放松,不會有人監視你們的,凱達家不干那齷齪事……” “謝謝親王殿下。”有親王的保證,總督們懸著的心放下不少:“請親王殿下向皇帝陛下轉達我們的謝意,我們還為皇帝陛下准備了禮物,請親王殿下幫我們轉呈皇帝……” “禮物你們自己交給皇帝吧!這可是個大人情,皇帝陛下一定會高興的。”力克親王和善的拒絕:“趁著這幾天時間,大家好好休息一下,別想那麼多。” 在親王離開之後,總督們居然有點不知所措,不管怎麼說,皇帝陛下避著不見面,這態度很不明朗啊!現在大家又是戴罪之身,不敢有絲毫的輕舉妄動,所以整個下午的時間里沒有一個官員外出,他們都聚在大廳里,一邊喝悶酒一邊暗自揣測著皇帝的心意。 但在晚飯前就有客人到訪,都是帝國貴族中一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而且還非常熱情。總督們驚異—陣之後,已經被盡數拉出國賓館,來到聖都最繁華地段的風月場所。 這情況很快就傳到皇帝耳朵里,當然,力克親王的保證是有效的,科恩陛下的確沒有派人監視這些總督,但他……他有派人監視貴族。 “怎麼,聖都還有風門場所?”科恩陛下正和琴倫公主拿著畫筆在紙上塗鴉,聽到這個消息大吃一驚:“我怎麼不知道?” “你是皇帝呢!這種小事就不用知道了吧?”迪爾皇妃不滿的盯著自己的夫君:“怎麼?還想去喝喝花酒?我陪你去好了……” “有你陪著我,那就不叫喝花酒了。”科恩哈哈一笑:“那叫風月場所大作戰,我怕那條街都被人拆掉……” “我把你拆了就是。”迪爾皇妃哼了一聲:“我才不會拆那條街,畢竟是露西的產業。” “露西?”科恩陛下看著他的內宮總管:“是你的?” “是的,陛下,整條街上有十五家店是。”露西行了個禮:“在黑暗時期開的,已經很久了。” “自己人開的,那當然要去看看。”科恩呵呵一笑:“我說老板,你給打個折好了……” “陛下,這些店都是您的,一個銅板都不用給。”露西微笑著說:“您忘記了嗎?您才是最大的股東。” “對哦,那麼就當是巡視自己的產業好了。”科恩抓抓頭:“誰要陪我去?除了迪爾之外。” 房間里就只有四個人,迪爾氣得差點就沖上來扭科恩的耳朵了:“為什麼我不能去?” “因為你要留下來陪著琴倫公主畫畫。”科恩壞笑著:“這個理由夠正當吧?露西,我們走吧!” “等等。”正要出門的時候,門口卻跳出一個人來:“迪爾姐姐不能去,我總可以去吧?” “嗯?凱麗啊!你什麼時候在這里的?” “哈哈,早知道你會這樣,所以我是和迪爾姐姐一起來的。”—身男裝打扮的凱麗正誇張的笑著:“科恩,你就認輸吧!迪爾姐姐你放心,我會好好看管科恩的,他別想跑去偷吃……” “切,我還用偷吃嗎?”眼見是中了妻子們的圈套,科恩也只能表現得大方一點:“走啦走啦!換衣服啊……迪爾你要教會琴倫畫小貓哦,我畫出來的都像小豬……” “知道了。”迪爾走過去,代替科恩拿起了畫筆:“早點回來,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你呢!” 不大一會,科恩換裝完畢,帶著男裝打扮的白影和凱麗,坐上一輛普通的帶篷馬車,從—個不起眼的小門出了宮,之後繞去一位高級軍官的府邸換了另一輛馬車,這才轉向駛去聖都城里最熱鬧的地方——云舞大街。 馬車行駛得比較慢,因為科恩一路上都在觀察著街市上的景象。 因為戰爭創傷並不嚴重,所以聖都恢複得很快。時近黃昏,各條街道上的行人卻還很多,有從其他地方趕來聖都做買賣的商人,也有出外找樂子的居民,孩子們在街沿邊奔跑著,還有很多平民圍觀流浪藝人的表演。離天黑還有一段時間,可盞盞彩燈就已在各家商戶門前升起,五顏六色的燈光把聖都的繁華點綴得更加多姿多彩。 “夫君快看,那邊騎馬的人。”凱麗抓著科恩的肩膀,獻寶似的的說:“夠威風吧?” 科恩的眼光順著凱麗指著的方向看過去,一個騎著戰馬在街上巡視的武士出現在眼簾里,他身穿著黑色鑲銀邊的軍服,頭戴白色鳥羽裝飾的寬邊帽,配在腰間的短劍和凱麗腰里的短劍一模一樣,後面還跟著一隊同樣打扮的武士。 從這些武士軍服的裝飾上可以看出,他們都是警備隊員,負責每個城市的日常治安,受法官和警備司的雙重管轄。不過他們最高的長官,就是科恩身邊的這位內政監督,凱麗皇妃。 “知道了,你辛苦了。”科恩微笑著,拍拍凱麗的臉:“對第三內政監督的工作,我表示最由衷的感謝。” “算你識相。”凱麗很滿意科恩的表現:“今天就不罵你了。” “少爺。”一旁的露西門指著窗外,對科恩說:“這里就是云舞大街了。” “是嗎?”科恩撩起—點窗簾:“看看,果然是風月勝地啊!好多當鋪。” “街角是這個樣子,因為街道兩端有好幾家大賭場。”露西解釋說:“街道的中間部位,就是風月之地了。” “喂,臭小子。”凱麗推了推科恩:“不是說要做一個開明的君王嗎?那你怎麼不取消這些場所?” “這不是簡單的事情,因為妓女和刺客是兩個最為古老的行業,再英明的君王都不可能杜絕這樣的事情發生,只能把他們控制在—定的范圍之內。”科恩一邊看著外面,一邊正色回答凱麗:“再說了,關掉這些地方倒是簡單,可這些人靠什麼生活?本身以這樣的職業為生活來源就已經很可憐了。” “你還有理由了,都是你們這些男子……”凱麗微紅了臉:“呸,不說了。” “我很冤枉啊!這里是有錢人尋歡作樂的地方,可我什麼時候又過零花錢了?”科恩叫苦連天:“我說大人,你也得體恤我一下啊!我得養那麼多人……” “不聽不聽……”凱麗掩上耳朵:“反正就是你們壞。” “凱麗啊!親愛的夫人……”科恩不懷好意的笑著湊到凱麗耳邊輕喃:“你今天怎麼這麼興奮?毫不吝嗇的展現你熱情的光芒——是不是難得和夫君我一起逛街喜不自勝,迫不及待的想讓我沉醉在你的魅力之下?” “可惡!你……你說誰興奮!”凱麗瞪圓美麗的眼睛伸手就要掐科恩,連脖子都紅了。科恩誇悵的求饒,在狹小的空間里盡情笑鬧。 “露西。”與凱麗玩夠了,科恩轉頭問:“這條街上除了你的店之外,還有誰開了店?” “開店的人很多,但都是很有背景的人物。”露西稍微想了想:“在前面撐台面的都是一些普通的油滑商人,背後的勢力是絕對不會出面,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一些顯赫的貴族的背後撐腰。” “你的店呢?是用誰的名義在後面開的?” “因為少爺以前的吩咐,我們的十五家店都依附於不同的勢力。”露西回答說:“克里默陛下時期,我們的後台是民政大臣和聖都駐軍將軍;在叛軍時期,我們名義上依附于軍部的一個將軍和吏部大臣……現在嘛!暫時還沒行找到合適的人選。” “我替你找好了,省得有人說我只拿錢不做事。”科恩笑笑:“這樣,你叫你管理這里的手下去找海爾特這家伙,反正他不在乎這個……還得找一個人,對了,以前的三十六部族總首領,這個家伙的官職是最穩固的,也沒人蠢得會跑去得罪他,我回頭告訴他們一聲。” 露西笑著回答:“謝謝陛下指點,我最近還在為這個傷腦筋呢!” “不用謝他,本來他就是老板。”凱麗說:“露西你放心吧!有誰跟你搶生意,我就叫人抄了他的家。” 露西只能笑著點頭,科恩也只能笑,事實上,手握帝國警備隊大權的皇妃要踩平一家妓院,那真是太簡單了。 馬車拐了個彎,進入一條小巷,從一個不引人注意的偏門進到一座院落里。 “露西,盡管展現你老板的風范。”科恩看到院子里站了好幾個人,知道這是露西的手下:“我們只是你的客人而已。” “是的,少爺。”露西微微一笑:“那我下去打點一下。” “一起去?”雖然一向膽子大,但這畢竟是妓院,凱麗還是有點緊張,她一把抓住科恩的手:“我們要在一起,我要看著你們。” “好吧!”科恩轉頭說:“不過你得記住,你現在可是男子,不能抓著我不放手啊!” “誰想抓著你啊?”凱麗立即放了手,身體向白影靠過去:“你這臭小子,真是不知好歹。” “下車吧!”看到便裝的近衛們已經進來了,科恩呵呵一笑,跟在露西後面下了車。 從接到老板要來的消息時起,幾位經營此地的人已經在園子里等了很久,這時看到露西下車,立即上來問好。後面的科恩眼睛一掃,認出其中一個人,那家伙是露西很早以前的手下了。 露西跟手下寒暄幾句,就把科恩等人請進了院子前面的主樓。這所妓院占地很大,但所有的主要建築都有廊橋相連,不用經過庭院就可以很方便的到達每一處。這樣的設計,既方便了客人行走,又使得科恩這樣的客人不會被人發現身分。 迎賓主樓三層,那些貴族們就是在三樓宴請總督。而露西直接帶著科恩等人來到三樓上方的小閣樓,打開一扇小門,走了進去。 “這里裝飾得還不錯嘛!”科恩四下看看:“也是用來接待客人的嗎?” “這個院子是我很早之前買下來的,這里是原來的老板日常處理帳目的地方。”露西笑著說:“沒人知道這個地方的,少爺請坐,他們就在我們腳下。”“你也很久沒來了吧?”科恩坐在房間正中的臥塌上:“去處理你的事好了,我們自然有辦法知道想知道的—切。” “是的,少爺。”露西從門外的侍女手上接過果盤,輕輕放在桌上:“那我告退了。” “去吧!”科恩擺擺手:“凱麗公子,如果不嫌棄,就坐在小生旁邊好嗎?” 凱麗先橫了科恩一眼,然後才拖著白影過來坐下。 “白影。”科恩打個眼色:“想想辦法啊!我可不想趴在地上聽牆角。” 白影笑笑站起,從旁邊的架子上取過水盆,注滿水後,白影閉上眼低聲念詠了幾句咒語,盆里的水一陣蕩漾,等水波平靜下來的時候,三樓大廳里的一切都清晰的顯露在水面上。白影再取過一張紙,用魔法讓它浮在空中,紙張輕輕顫動著,樓下的聲音也通過這小小的震動傳了出來。 “他們聽不到我們說話。”做好了一切,白影起身告退:“我去門外守著。” 科恩點點頭。 “啊,這些家伙都在呢!”凱麗湊過頭來看看:“熱鬧啊!什麼爵位的都有,真是給足了這些總督的面子……可是夫君,這些家伙為什麼要來這里呢?這些事應該是秘密吧!” “沒聽露西說嗎?這幾家生意還沒找到人撐腰。”科恩觀察著水面上的影像,解釋給凱麗聽:“如果事情暴露,有人追究的話,倒黴的是這家妓院。” “好啊!這樣想起來,其他的妓院—定跟這些貴族行牽連……”凱麗眉頭挑了挑:“我想,我應該整頓一下聖都的治安了。” “那由你說了算。”科恩微微一笑:“讓我們來看看,看看他們在干什麼。”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