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各位,這地方還不錯吧?已經是聖都最豪華的玩樂之地了。”二樓的大廳哩,一位老貴族舉起了手里的酒杯:“來吧!為給各位接風,讓我們滿飲此懷!” 一位年紀大點的總督連忙拿起酒杯回應,看樣子他應該是被各位總督推舉出來的代表:“多謝各位的盛情款待,我等初到聖都就得到各位的關照,真是很過意不去。” “閣下這話就見外了,雖然我們身處聖都內外,但貴族都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自從叛亂戰爭以來,我們很少有機會見面,今天好不容易見了面,招待一下是分內的事。”老貴族微笑著,放下手里的酒杯:“總之今天在這里,大家就盡情玩樂。” “是這樣。”與他對話的總督放下酒杯,看了—眼身邊陪酒的美女:“但是……” “閣下放心,各位都是身分高貴的貴族,我們在招待上自然是盡心的。這些女子那是我們府邸里來的,我們的談話絕無泄密之憂,各位就不必拘束了。”老貴族知道總督們的憂慮,于是笑著解釋:“大家也知道,皇帝陛下目前剛平定帝國,如果冒然請各位到我們府邸中去,難免會有非議,可能會對各位大人造成困擾。” “我們明白的。”總督們連連點頭。 “給各位大人續上酒啊!”老貴族吩咐著各位陪酒的女子:“今天一定要讓各位大人高興。” 陪坐的美女們答應一聲,嬌滴滴的把酒杯送到總督們的嘴邊。 “嗯,這倒是大手筆。”閣樓中的科恩端著酒杯,留意著下面的一舉一動:“凱麗,下面著都是些什麼人?” “看你這個皇帝當的,連自己的官員都不認識。”凱麗又好氣又好笑,伸出手來狠捏科恩的手臂:“知道錯了沒有?” “知道錯了。”科恩呵呵笑:“好凱麗,給我介紹一下吧!” “那個老貴族你要留意,是聖都貴族派系的元老人物,席加伯爵,他的影響力很大,戰爭期間避禍國外。”凱麗露出勝利的笑容,為科恩介紹著主要人物:“而那位回答他的總督也是個很有名的人物,早年還在軍隊里有職務,叫維綸。” “維綸……”科恩回想著自己前幾天看過的資料:“我想起來了,他上次沒有應魯曼的要求出兵去攻打暗月,算是個有遠見的人。對,馬丁爺爺也提起過這個人。” “多虧你還記得。”凱麗白了夫君一眼:“你猜他們要說些什麼?這麼久都沒談到正題,真是急人。” “慢慢等著好了,他們總是要說的。”科恩微微一笑:“再說我們也很久沒有單獨待在一起了,趁這點時間說些悄悄話不是很好嗎?” 凱麗跟其他人的性格不一樣,相比之下要直爽得多,聽科恩這樣講,又笑著坐近了些:“原來你還知道啊!我還以為你忘記我了呢!” 閣樓上的兩人才說笑幾句,下面的樓層中已是笙歌豔舞,場中的美女不住勸酒,幾位總督相十來位貴族們大多都喝得滿面紅光,只有幾個領頭的人物對杯中紅酒淺酌即止。 席加伯爵站起身,拿起酒杯挨個勸酒,最後來到維綸總督身邊坐下,對飲之後並未離去。 “有戲了。”科恩微微一笑,在凱麗腮邊親了一口:“注意看。” “維綸總督,各位遠道而來,一路上很辛苦。”席加伯爵揮揮手,讓身邊的美女離開:“聖都的景象,各位路上也應該多少看見一些了吧?” “聖都比以前更加的繁華。”維綸總督也不是個簡單人物,在不清楚對方意圖的情況下把話推了回去:“在科恩·凱達皇帝陛下的領導之下,我相信帝國會越來越好。” “這是當然,科恩陛下是舉世難尋的奇才,統軍才能無人能比。而且在政務方面,還有三位親王和四位內政監督相助,我斯北亞帝國想不發達都難。”席加伯爵呵呵—笑:“請閣下恕我冒昧,我請問問,各位的聖都之行……有什麼想法嗎?” 雖然歌舞在繼續,可在場總督、貴族的耳朵都豎起來了。 “席加伯爵是指的那方面呢?”維綸總督面露迷惑神情:“皇帝陛下命令我等來聖都參加登基典禮,並沒有說別的,我們是帶著無限謙卑的心,前來分享皇族的光榮啊!” “這句話是不錯,不過啊!各位總督請聽我一句肺腑之言……”席加伯爵把玩著手上的寶石戒指,嘴里輕聲說:“皇族的容光就是再怎麼燦爛也有限度,不可能人人都有份啊!” “閣下的意思是?”維綸總督是鐵了心的裝糊塗。 “大家都是聰明人,我說話就不繞圈子了。”席加伯爵覺得時機已經成熟,將了對方一軍:“皇帝陛下不追究各位以前的所為,這是各位的幸運,更是貴族階層的幸運,我也替各位高興;但陛下手里有大把人准備提升,都是些在戰爭中靠蠻力爬起來的平民……您難道不認為這樣的情況很麻煩嗎?各位的職位,現在可都是搖搖晃晃的。” “我們來到聖都,—方面是祝賀皇帝登基,另一方面是來向皇帝懺悔。”維綸總督盯著眼前這只老弧狸,滴水不漏的回答:“在目前,我們只能請求皇帝原諒我們以前的過失,不敢再向皇帝陛下要求什麼,我們似乎沒有這個資格。” “何必說的那樣肯定?難道那些愚民的資格就高過了貴族?閣下多慮了。”席加伯爵搖著頭說:“不管這世道怎麼變化,貴族永遠屹立不倒,斯比亞帝國說到底還是貴族在支撐著,皇帝陛下不可能不考慮貴族的正當要求,平民永遠要排在貴族後面。” 維綸總督尷尬的笑笑:“我們是罪人……” “皇帝陛下已經原諒你們了,你們在最後關頭歸附了皇帝,避免了更大規模的戰爭,對帝國而言是有功的。”席加伯爵的手指輕敲著桌面:“我在聖都,各方面的消息比較靈通,加上近段時間的接觸,我們了解糾科恩陛下是個仁慈的皇帝,而各位避免了戰爭的蔓延,科恩陛下他心里自然有想法。” “請閣下恕我愚純。”維綸總督目光低垂:“皇帝心中……是什麼想法呢?” 樓下的席加伯爵還沒答話,閣樓上的凱麗卻已經開口罵:“什麼貴族總督,這兩邊都不是好人,讓我下去掀了他們的桌子!” “喂——”科恩一把將凱麗攔腰抱住,哭笑不得的說:“你忘記這是哪里了?下去之後怎麼解釋?” “我叫人去掀總可以了吧?”凱露氣鼓鼓的說:“你還真坐得住,他們在想辦法算計你啊!” “誰算計誰還不一定,你不要著急。”科恩抱著凱麗不放:“看他們還說什麼。” 科恩又哄又勸,凱麗總算安靜下來,而樓下的談話也愈加深入了。 “……目前我們輾轉打聽到的消息,關於這次提升,皇帝陛下為貴族准備了三種方案。”席加伯爵輕聲說:“在最優厚的方案里,各位的待遇是升一級,外加賞賜若干;次一點的方案里,各位官複原職;最次的,各位會被罷免官職,奪去爵位,並被皇帝發文訓斥。” “皇帝陛下會發文訓斥?”就算是在官場打混了一輩子,聽到這話,維綸總督還是心里一慌,差點就拿不住手里的酒杯:“那不是要我們……要我們全體自盡以謝帝國嗎?陛下真打算這樣做?” “你不要急嘛!都還是方案,不一定真正准確,但也絕不會是空穴來風。”席加伯爵鄭重其事的說:“按我們的看法,皇帝陛下還沒有做決定,我們還有時間……” 旁邊的幾個總督圍了起來:“我們要怎麼做?我們已經盡了全力支持皇帝了,皇帝不能這樣對待我們!” “別急嘛!各位都是貴族成員,我們不會坐視不管的。”看到總督們已經上鉤,席加伯爵壓底了聲音,臉上的表情也越加慎重:“這件事,關鍵得看各位的態度。” “我們的態度?”幾個總督面面相窺:“這是皇帝決定的事,我們的態度頂什麼用?” “這很簡單,皇帝陛下眼下要順順利利的舉行登基大典,所以帝國必須保持穩定。”席加伯爵不動聲色的把這張網鋪開,慢慢引總督們上鉤:“皇帝陛下要做的,是讓各股勢力達到平衡,換句話說,皇帝不希望平民勢力大漲,也不希望我們權侵朝野。” “這個我們懂,我們沒有非份的打算,維持現狀就可以了……”沒等維綸總督答話,另一個心急的總督已經開了口。 “但你們沒有考慮到一條,就是目前的平民勢力已經大漲了,提夫·羅倫佐自從當上軍紀監督之後,就已經徹底投降平民勢力,所以在這階段,平民伸手要權的事例很多,沒聽說嗎?前些天皇帝陛下大為生氣,把一干平民軍官打得滿地找牙……” “不是說也打了貴族軍官嗎?” “那是掩飾,不這樣說的話,平民軍官們哪能服氣,如果真打了貴族,我們還怎麼能在聖都自在?”席加伯爵微微—笑:“在平民勢力的呼聲面前,皇帝是不能出面反對的,畢竟平民在軍隊里勢力很大,如果讓他們的鋒芒蓋過了貴族,我們倒是沒什麼,但各位就得回家吃自己了。” 這句話才真正戳到總督們的肉,讓總督們們感受到鑽心的痛。 “我們還能怎麼樣?”維綸總督極力讓自己保持理智:“在這個節骨眼上,如果我們鬧,說不定立即就掉腦袋。” “不一定吧?那得看你們怎麼個鬧法。”席加伯爵眼珠一轉:“如果你們敢反對皇帝,第一個容不下你們的就是貴族。” “當然當然,我們絕對不會反對皇帝。”各位總督立即表明心跡。 “那就好了嘛!政見不同是很正常的事,我們的要求也不高,就要皇帝一個發文嘉獎,嘉獎各位在緊要關頭迷途加返嘛!這是很正常的嘛……就算科恩陛下下考慮發文嘉獎各位,那麼陛下也就只會退一步,各位的官職算保住了。”席加伯爵微笑著,繼續慫恿總督們:“如果連各位自己都不說話,那麼皇帝陛下迫於平民勢力的壓力,只能把你們的位置空出來,而你們卻是被連累的,我恐怕平民勢力會步步緊逼,到時候會發生什麼就不好說了……” 總督們陰沉著臉,—時之間誰都不知說什麼好。 “如果我們鬧,人身安全沒有保證不說,得利的也不是我們吧?”眼見各位同伴已經泥足深陷,維綸總督只好說:“好處最多的,只怕的閣下。” “錯,得利的是整個貴族。”席加伯爵大義凜然的表白:“你們說話,我們也不會閑著,我們也會提出相應的建議——各位放心,為了保護各位,我們的聲音要北各位強硬得多,我們會把矛頭直接對准某些人。” 很明顯,各位總督已經動心,才一轉眼的工夫,他們的腦袋已經越湊越近,開始商量起細節了。 “貪婪的人啊!真是太愚蠢了。”閣樓上,凱麗重重的歎了口氣:“明明已經給了他們機會,可是別人一慫恿,他們就會暈頭轉向。夫君,不如先把他們抓起來吧!” “不用。”科恩對這樣的狀況同樣感到心煩,他搖搖頭平躺下來:“讓我想想——如果我抓了這些總督,就必定要放過那些貴族,我們不能把這些人全部趕下台,那樣干的話會引起貴族恐慌,帝國也會跟著亂起來。” “你別著急。”看科恩為難,凱麗心里也很擔心,她握起科恩的手,柔聲安慰:“我們回去告訴姐姐她們,一定會想出辦法來的。” “不行啊!”科恩再搖搖頭:“菲琳她們身上的擔子已經很重了,這件事就由我來解決。” “可是,這樣好嗎?”凱麗低聲問:“總督與貴族的關系,一向都是非常複雜的。” “嗯,正在想。”科恩閉上眼睛:“讓我抱抱,我有預感,一抱你就能想出辦法。” 照慣例,凱麗是要嗔目相向的,但她想了想,還是紅著臉躺到科恩懷里:“不准亂動哦,否則不饒你。” 科恩正要回答,傳聲的紙張猛的一震,維綸總督的聲音傳出:“好!就這樣辦,簽字據!” “簽字據?”科恩眼睛一睜:“貴族們會答應簽字據?” 但接下來的發展卻出乎科恩的意料,席加伯爵只稍加推辭,之後就爽快的答應了維綸總督,叫人拿來紙筆,兩個人在眾目睽睽之下寫了—份共同進退的協議,之後遞簽名畫押,這情景讓科恩覺得非常奇怪……貴族們應該是要讓總督去打前鋒,怎麼會留下證據呢?有這樣一份字據在,出了任何問題大家都是要倒黴的。 樓下的人已經達成協議,現在正舉起酒杯互相慶祝。沉思中的科恩冷哼幾聲,一抹淡淡的笑容在臉上彌漫開。 “怎麼?”凱麗乖巧的問:“科恩,你想到辦法了嗎?” “辦法暫時還沒有,但明白了他們的策略。”科恩低聲說:“這里面有問題……” “當然有問題。”凱麗撇撇嘴:“不然我們來干嘛?” “我不是說他們見面,我是說他們這個協議。”科恩抬頭看著天花板:“我敢肯定一點,貴族們絕對不會讓這份證據保留下去,他們沒這個膽子,敢提出此總督們還強硬的意見——這些總督是替死鬼當定了。” “那他們還簽協議干什麼?” “我想,他們會接著收買維綸總督,讓他銷毀這份字據,讓其他總督來我這送死吧!”科恩想了想:“或者,維綸總督本身就是他們一伙的,他們正做戲給其他人看。” “我覺得不會。”凱麗搖了搖頭:“如果維綸總督不說話,那總督們的意見就基本上沒什麼影響力,你覺得其他總督的意見會對你造成困擾嗎?” “這正是我還沒有想通的,這事有點不對勁……讓我再好好想想。” 凱麗專注的看著自己的夫君,而樓下的盛宴已近尾聲,貴族們正做主,把陪酒的美女一一送給各位總督,各位總督當然是大方的接受……之後一群人就在互相告辭。 科恩把頭轉向門口:“白影。”白影走了進來。 “我要他們簽定字據時所用的東西,你幫我想想辦法。”科恩的手向下一指:“紙、筆、墨汁、每樣一件。” 白影點點頭走了山去,不大一會,貴族們簽定協議所用的東西已經擺在科恩的面前。 “有什麼異狀嗎?”科恩隨手拿起—支鵝毛筆,仔細的觀察著:“這些東西上面,有什麼名堂嗎?” “沒有。”白影搖搖頭:“我已經仔細看過,墨汁、紙張,還有這筆都沒什麼問題,如果有問題,絕對會被發現。” “這就很奇怪了。”科恩丟下手里的筆:“如果有人要在文件上做手腳,他們有什麼辦法?” “如果要作假而不被當場發現,最好就是用一種特殊的墨汁,用這種墨汁寫的字會在一定的時間之後會變得一團模糊!”白影解釋說:“但這種墨汁非常稀少,堪稱無價之寶,而且剛書寫的時候跟普通墨汁的顏色不一樣,各位總督在簽定文件的時候—定檢查過。” “這就是說,不能當面書寫?”科恩站起來,在房間里走了兩圈:“明白了……這麼奇怪的東西,是誰制造出來的?” 凱麗回答:“誰制造的就不知道,但卻是神殿在賣。” “知道了……”科恩點點頭:“讓我想一想,如果我的貴族,我會怎麼做。” 回到皇宮之後,科恩並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人,還吩咐凱麗不要說出去,之後就一個人去了正宮大殿。路過秘書室的時候,科恩還叫秘書拿各行省總督的資料進房間。 秘書們都覺得很奇怪,因為皇帝好幾天都不來辦公了,但既然是皇帝的命令,所有的資料當然會在第一時間准備好。 科恩陛下從秘書手里接過資料,轉身吩咐岩石:“叫聯絡官到我這來,還有總參謀官。” 兩位高官到了之後,皇帝陛下和他們密談了一刻鍾的時間,然後宣布在第二天晚上宴請幾位在戰爭後期投誠過來的總督。 這不是一件需要保密的事情,只要有人想知道,這消息就會在第二天傳到他耳朵里。 皇帝當然不會無緣無故的請人吃飯,謀劃好一切的貴族方又有些不安,他們派出的人又開始到處亂竄,想打聽到皇帝的意圖。但這次的事實在不好打聽,想想也是,皇帝要請誰吃飯是皇帝自己的事,如果有人表示出過多的關心,那別人就會懷疑了。 總督們也有些奇怪,皇帝陛下不是說好第三天才接見嗎?怎麼第二天就請吃飯了呢? 面對各位總督的疑問,力克·凱達親王殿下是這樣回答的:“這有什麼好奇怪的?第二天是正式會議,十八個總督一起接見。皇帝陛下是有感於各位當初的正確選擇,才決定先行宴請,皇帝是想多了解一下各位。” 因為和貴族們先有約定,所以親王這話沒有達到什麼效果,總督們很是擔心。別人不清楚,但他們心里有數,皇帝陛下一定是知道自己和貴族碰過頭了! 懷著這樣的心情,總督們早早的做好准備,在黃昏時分進入後宮赴宴。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