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皇宮,對於這些總督而言並不陌生,但在後宮舉行的宴會他們還是第—次參加,更別說宴會地點是在洗心湖中的小島上,在以前,那里可是皇族獨享的地方。 科恩陛下給出的待遇不低,派出力克親王來接待各位總督,態度和藹的親王帶著他們直接來到禦花園里的洗心湖邊,最後乘船來到湖心島。 臨近水邊的一座涼亭里早巳擺好了座位,小島周圍彩燈處處,涼亭內外風景怡人,加之拂身而過的夏夜柔風,都讓總督們緊張的心情放松不少……這地方,怎麼看都是用來招待朋友的,而不像是處置對手的地方。 沒等多久,一陣爽朗的笑聲從遠處小道上傳來。 “皇帝陛下來了。”力克親王招呼著各位總督站起身來,之後略一偏頭,卻發現身邊的維綸總督站起的比自己早一些。力克親王微微一笑,心里對這個人的心智又加了點分。 一行人出現在小道拐角處,站住涼亭外的內侍立即抖擻精神,高聲通報:“皇帝陛下駕到。”“皇帝陛下晚安!”總督們急忙單膝跪地:“罪臣等參見科恩陛下,願陛下身體健康,我帝國國運昌隆!” 科恩向站著的大哥看過去,力克親王的眼光一瞥維綸總督,指出這個人在總督中的地位,科恩微微點頭。 “這是很普通的宴會,大家都不用太拘謹,我只是想看看各位而已。”科恩走向自己的座位:“各位請起,請坐吧!” 總督們沒有起來,只是一個個掉轉方向,保持頭沖著科恩,嘴里高喊:“陛下沒有饒恕臣等的罪過,罪臣等不敢起身。” 向來都只有科恩向別人耍賴,還沒有別人向科恩耍賴的,皇帝今天算是第一次領教到了別人的無賴手段,感覺非常新奇, “好好好。”科恩哈哈大笑:“既然你們不願意起來,那麼都抬起頭,直起腰板說話好了。” “是的,陛下。”雖然皇帝沒有答應饒恕自己,但總督們還是從皇帝的語氣中知道他心情很好,所以並不驚慌,一個個直起了腰板,做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眼巴巴的看著科恩。 “今天高興,本不想提過去的那些事情,但各位已經提過了,那我也說上幾句,省得你們每回見我都賴在地上不肯起來。”科恩不慌不忙的拿起水杯來了一口:“我知道,各位都是響當當的男兒,心里有這麼一個結,當然會寢食難安,好吧!我今天就為各位解開這個節……” 科恩滔滔不絕的說下去,諸位總督是不明就里,在場的人中只有力克親王心里明白,皇帝拖時間,無非就是要他們多跪一會。 “……身為貴族,大家當然知道要為自己做過的事情負責,雖然這事情說起來久遠,而且我跟你們都會覺得不自在,但還是說開了好。”覺得廢話已經說得差不多,各位總督的膝蓋也充分享受了地面的堅硬之後,科恩才把話一繞,說到了正題上:“各位以前在魯曼手下做過事,給他籌集物資訓練軍隊,還有個別總督派兵攻打過黑暗行省,這些我都清楚。” “請陛下原諒。”維綸總督又低下頭:“請饒恕我等的罪孽。” “你先別急著請罪,我還沒說完你們的過失。”科恩擺擺手:“你是維綸總督吧?” “臣下是維綸。” 科恩看著維綸,嘴里淡淡的說:“在魯曼叛亂初期,你並沒急著改變旗幟,魯曼曾經連派三次特使游說,但結果都是無功而返。除了我凱達家族,你是堅持到最後的幾個行省總督之一,這是你吧?” “是的,陛下。”維綸總督已經把頭放到了地面上,泣不成聲的說:“魯曼當時派十萬大軍圍住了我的主城,而臣只有萬余軍隊,城中更有逃難而來的十幾萬百姓……更有神殿搶在臣前面擴散流言……臣是不得已才、才鑄成大錯。” “這個我也知道。”科恩微微一笑,說出—段別人不明白的話:“明日如不投降,我大軍將屠盡城中所有居民,貴家族也將萬劫不複……” “陛下……”維綸總督當場就呆住了,因為科恩剛才所說的,就是當天他被圍困時魯曼給他的最後通牒,皇帝遠在數千里外,可他居然會知道這個! 可令總督們驚訝的還在後面,科恩陛下一個個的點著人名,把他們在叛亂期間所做的事都說了出來,包括跟魯曼往來的信箋內容在內,連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都被皇帝說了出來,一千人等嚇得冷汗直流……如果皇帝真的要追究,有的人死上十次都不夠。 “看,我都很清楚吧!”科恩陛下好整以暇的說:“在大法官那里,各位的卷宗堆了一櫃子,有不少的人要求我嚴懲你們,但我一直沒這麼做,大家知道為什麼嗎?” “臣等愚鈍,請陛下明示。”總督們在這個時候哪敢有廢話? “因為在坐的各位,你們畢竟在戰爭的最後關頭幫了我的忙,沒讓戰爭波及到全國。”科恩站起來:“雖然當時我也有實力攻打各個不歸附的行省,但有什麼說什麼,我認為這場戰爭止于聖都,各位都是出了力的,這是帝國之幸、國民之幸。所以各位這一功,算是立得恰到好處。”聽皇帝這樣說,各位總督這個算是緩過一口氣。 “正是因為各位的表現,我才會讓大家來聖都,做為一個登基大典的見證人。”科恩繞過桌子,慢步走到各位總督中間,動情的說:“從另一個方面來講,你們都是為官多年的官員,治下經驗自然是很豐富的,這也是帝國的財富,所以我希望和各位見面,我希望和各位共商大計,我希望各位扶助我科恩·凱達治理國家!” “陛下……”皇帝的話太驚人,總督們看著科恩,腦袋幾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這哪是以前那個流氓總督,這樣的話,只有菲謝特殿下才講得出來啊! “不相信嗎?我近來也很驚異自己的改變呢!”皇帝彎下腰,先把維綸總督扶了起來,而被皇帝的手—抓,維綸根本就沒有反抗的余地:“對於我的這個決定,大臣們也不是沒有反對意見,憑心而論,他們的擔心也有些道理……多虧幾位親王分別勸說,朝廷里的各部大臣們才認同了我的看法。” 看看皇帝的態度,再想想自己昨天和貴族方簽定的協議,總督們心里湧動著另一種不安。 皇帝卻把總督們一個個的從地上扶起,還說話打趣:“……你是杜朗·西索總督,你的兩個女兒曾經在我府上做客,跟我的夫人們成為了好朋友,她們還好嗎?” “啊!回皇帝陛下,她們都好,眼下正在聖都。”杜朗·西索當然不會放過一個與皇帝拉近關系的機會:“她們都嚷著要來看陛下,我怕陛下事多,就沒答應。” “我邀請她們參加我的登基大典,多日不見,這對姐妹花一定會更加的漂亮。”科恩心中好笑,不過還是鄭重的對各位總督說:“我邀請你們所有的家人,只要是能趕來的,我立即發請柬……” “皇帝陛下。”站住後面的維綸總督終於下了決心,他鼓起勇氣,打斷科恩的閑聊:“請陛下聽我說句話。” 科恩轉過身體面對著他,和藹的說:“當然可以。” “我等都是罪人,承蒙皇帝陛下恩典,我們才能被招來聖都共商國事。”維綸總督嘴角抽動著,面色沉重的緩緩跪了下去:“但我等來聖都後,不知報效皇帝,反而受流言蒙騙,以至於私人猜測皇帝陛下的用心,實屬罪大惡極——請皇帝陛下重重處罰!” 有他牽頭,總督們又再次跪下,但這次下跪,似乎和剛才那次耍賴不大一樣,至少他們都帶了點誠意。 “你是說。”科恩摸摸下巴,裝做毫不知情的樣子:“你們來了聖都之後,有所行動?” “是!”維綸總督知道錯過眼前這個機會,自己這些人就真的危險了,於是把心—橫:“請陛下重重責罰!” “你們的行為會傷及某些人的性命?”科恩低聲問:“又或者會影響帝國統治?” “不會……臣等雖然混帳,但這點良知還是有的。而且在這件事上,我們還能想辦法挽救的!”想起簽定協議的情景,維綸總督不由在心里罵自己愚蠢。 “那麼,我寬恕。”科恩點點頭,說出—句誰也想不到的話:“我寬恕你們。” “皇帝陛下……” “因為我們沒見過面,彼此之間並不了解,所以才對我有懷疑。”科恩歎了口氣:“這也算是人之常情,你們可以起來了,我答應各位不再追究這件事。” “我等銘記陛下大恩,從此肝腦塗地以報陛下!”一向聰明的維綸總督,在這時卻找不出更合適的辦法表達自己的心情,只得挽起衣袖,咬破指頭在左臂上畫了—個凱達家的家族徽章圖形:“從現在起,我維綸就定您的仆人,如有異心,人神共棄!” 維綸總督態度堅決的發著誓,看得其他人直發愣,但既然身為首領的維綸都這樣做了,其他的總督不跟著來就顯得很不上道,于是他們有樣學樣,全都照辦。 “起來吧!你們的心意我已經明白,就不要再廢話了。”科恩照舊拉維綸總皆起來,小聲對他說:“我給你一天時間,把這事情解決了,能辦到嗎?” “是的,陛下!我一定做到最好,挽回這個結局。” “好好,都坐下——上酒!今天晚上,你們全得給我喝醉了!”科恩再一次哈哈大笑,接著轉頭吩咐內侍長:“去告訴秘書處,就說總督們喝醉了,明天休會一天!” 一旁的立克親王心里好笑,但為了把這出戲演得更好,他立即向某人遞個眼色。 “祝皇帝陛下合家安康,祝我斯北亞帝國蒸蒸日上。”得到暗示的杜朗·西索急忙舉起酒杯:“人家乾杯!” “乾杯!”在場眾人齊聲高喊,一口飲盡杯中美酒。 前嫌盡釋,賓主盡歡,這場宴會在兩個鍾頭之後結束,各位總督被皇帝灌得東倒西歪,要被內侍們扶著離開。 知道解決了一個棘手的問題,科恩陛下心情舒暢。他剛送走大哥,一轉身,發現菲琳皇妃站在自己身後,—臉微笑的看著自己。 “你怎麼過來了?”科恩伸出手來:“我特別跑到這里來,就是不想打擾你。” “還說呢!”菲琳一身淺碧的衣裙在晚風中輕輕飄蕩,她攏攏耳邊飛揚的秀發,把手放到夫君掌心里:“你們拼酒的聲音那麼大,隔著湖面都能聽到,母親要我來看看。” “既然來了,就陪我散步好了,這麼好的景致,當然要找人分享。”科恩拉著菲琳的手,向湖邊走去,還回頭吩咐近衛:“離遠點。” “今天的晚餐怎麼樣?”菲琳輕聲問:“照我夫君的性格來看,如果沒有事情發生,不大可能請陌生人吃飯啊!” 科恩嘿嘿一笑,把發生在總督和貴族之間的事情說了一遍。 “科恩,這件事你應該早點告訴我們。”菲琳聽完後:“這些人我們比較熟悉,解決起來會快捷—點。” “我當然知道這個,但既然是我碰上了,就應該由我來辦。”科恩停下腳步:“再說這些日子以來,你們為登基的事情都忙壞了,我怎麼忍心再加重你們的負擔,雖然我不算能干的人,但能幫多少就幫多少吧!” “誰說你不能干啦!”菲琳拍了夫君的肩頭,心里也為夫君的改變而感到高興:“跟這些總督見面的結果怎麼樣?” “這些總督啊!”說起這些總督,科恩不由搖了搖頭:“情況不太好哦。” “怎麼?”菲琳驚訝的問:“他們不願意解除跟貴族的協議嗎?” “協議都是小事,而且他們也答應我在明天解決這件事,我是說他們的為人,太靠不住了。”科恩解下身上的披風,鋪在湖邊的一塊青石上,自己先坐下,再向菲琳做個“請”的手勢:“本來我還想放棄成見,多了解他們—點,可通過這次是面,我算知道了他們的真面目——如果有機會,他們會毫不猶豫的背叛我。” “你就這麼肯定?”菲琳坐在科恩身邊:“難道一個稍微好點的人都沒發現嗎?” “就他們的表現來看,沒人值得一用,特別是那個維綸,外表忠厚,其實是個很圓滑、很懂得投機的人。對他而言,忠誠不過是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科恩歎口氣:“這情況使我重新審視現有的官員,傳統貴族雖然有很多毛病,但人才也不少……再反觀總督這邊,實在沒什麼可取之處。” “我同意你對維綸的看法,這個總督的心機很深,這樣的人放住哪里都不會讓我們放心。”菲琳點點頭:“但夫君你如果注意—下,應該能在總督里發現些人才,畢竟是為官一方幾十年的人,不會連一個能上台面的人都沒有吧?” “你不如現在就告訴我?”科恩呵呵笑:“也省得我東想西想。” “不可以,誰叫你一個人跑去處理這件事?現在有麻煩才知道跑來找我。”菲琳故意一揚頭:“好好做完吧!夫君,你會發現這個人的。” “好啊!”科恩當然知道這是菲琳的玩笑:“自己來就自己來,難道我會解決不了嗎?” 菲琳如水波般清澈的雙目注視著自己的夫君,掩嘴輕笑著,直笑得科恩一頭霧水。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越來越像菲謝特殿下了,特別是在處理政務方面,簡直就是他的翻版。”菲琳笑夠了之後才解釋:“看得我好嫉妒呢!” “這不一樣啊!斯比亞帝國本來就是菲謝特的,我在處理很多事情的時候,都會想到如果換了菲謝特來處理,他會怎麼做……”說起菲謝特,科恩又搖搖頭:“也不是刻意去想,總是不經意的想起。” “會不會不經意的想起我呢?”菲琳把頭靠在科恩肩上,羞澀的問:“會不會?” “你就在我心里裝著,當然會想啊!”科恩說:“而且,我現在不是還在追求你嗎?親愛的小姐。” “閣下追求的方式雖然略顯笨拙,但看在頗有誠意上……就算你勉強及格吧!”菲琳優雅的輕扇羽扇,作出一個貴族少女接受追求的傳統姿態。 “剛及格?我還覺得我的追求方式十分新奇,能夠快速打動美麗高貴的女性的芳心呢……”科恩的賴皮又上來了,故作不滿的嘟噥:“看來我要追求的女子是一位肯定傳統的淑女,唔——我應該念贊美她的詩歌才是!” 羽扇虛掩小口,菲琳顯得更加嬌美柔媚。受到菲林的鼓勵,科恩清清喉嚨作出捧心狀:“哦,你是我的小鳥,你是我的陽光,你如同清泉一樣淨化著我周圍的空氣,我心愛的姑娘在少女中如同荊棘中的百合……” 看著科恩念著情詩作出的滑稽樣子,菲琳笑倒在丈夫懷里。科恩張開手臂輕輕環抱住菲琳繼續念著,菲琳慢慢平靜下來逐漸沉醉。 “……你的愛撫多麼甘甜,你的愛撫甜過美酒,心愛的姑娘,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我的心事不是你的心事……” 兩人靜靜的依偎在一起,任漏過樹陰的光斑溫柔的灑在他們身上。 當天晚上,斯比亞帝國某地山中。 山谷里的一小塊空地上,點著一堆篝火,山風吹動,火焰飄搖。 “他會來嗎?”篝火邊,—個黑袍籠罩全身的人正低聲問著同伴:“不會不來了吧?” “會來的,他會收到消息。”同樣打扮的同伴點點頭:“雖然不敢肯定在什麼時候,但今天晚上他一定會來。” “你怎麼知道呢?聽說是個很怪的人。” “這是他的使命,他必須來……如果不想死,你最好閉上嘴。” “混蛋!我的職務比你高,跟你一起來已經是很不容易了,你憑什麼命令我?他難道不怪嗎?我有說錯嗎?他跟你一樣的蠢!” “沒錯。”第三個聲音在兩人背後響起,沒有一丁點的感情:“你說的沒錯。” 大言不慚的人沒有回答,身體軟軟的倒在草地上。 “你終於來了。”另一個坐在篝火邊的黑袍人低聲發問,一點也不介意自己的同伴死去,甚至不回頭看一下:“我帶了一封信,非常急,相當重要。主上還說,如果這次行動順利的話,你就能得到你一直想要的東西。” “放下信,離開。” 黑袍人照吩咐放下信箋,頭也下回的沖出。 一個全身白衣打扮的人走到篝火旁,揀起了信箋。 “聖都嗎……”看完信箋,白衣人把信箋丟進篝火:“很近。”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王座